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请问论坛老人,有谁了解达罗比荼语系早期起源地

百度上说,他们是尼格利陀人种    起源有外来说和土著说两种, 外来说主张他们的祖先来自小亚细亚,土著说主张他们来自印度泰米尔纳德   但这两种说法 均和东亚大陆无关。那么 他们关于水稻植被相关的词汇,怎么会和韩语联系上的呢?  介于百度的可靠性无限接近于0的事实。  很想知道 到底这一语族  在早期(1万~5000年前) 是分布于哪个区域内?




缅甸 孟加拉 印东北 还是云南????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8 14:57 编辑

据说 哈拉帕文化 是达罗比荼人和藏人一起创造的???



《山海经》中:“身毒之国,轩辕氏居之



佛教兴起于 尼泊尔 而非印度中南部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5-13 15:39 编辑

最近在思索《汉语及汉字,语言活化石》过程中,发现一点线索,提供给你:

考虑到古代有无怀无终不屠何不令支这种组词方式,可能由导出不濊(有无相生,不并不一定都是反义,可能就是一个发语的音节):“br-hwai ”(不过不秽就是清洁,就是白),这个多音节单词在汉语中逐渐简化为单音节汉字“bai”
怀疑南亚“布拉灰人”之名就是“不秽”的意思。

难怪“濊”又叫“白民”:

huì]

濊编辑锁定

濊,汉字,是指撒网入水或水流受阻发生的声音。


中文名濊外文名huò性 质词语施 罛大的渔网通假字通“秽”。污浊
1. (豁)
①【濊濊】〈拟声〉撒网入水或水流受阻发生的声音。
“施罛(gū,大的渔网)濊濊鳣鲔(zhān,wěi)发发。”——《诗经 · 卫风 · 硕人》
②〈量〉洗衣服换水一次叫一濊。
2. huì
①〈形〉水大而深广的样子。 汪濊:水深的样子。
“威武纷纭,湛恩濊濊。”——《难蜀父老》司马相如
“泽濊濊,辑万国。”——《乐府诗集 · 汉郊祀歌》
② 通“秽”。污浊。
“河水欲清,沙石濊之。”——《淮南子 · 齐俗》
3.wèi
古地名与民族名。濊貊是东北的古老的地区民族,又称貉、貉貊或藏貊,古文献称之为“白民”,“毫人”或“发人”。
“国出铁,濊、倭、马韩并从审之。”——《后汉书 · 东夷传 · 三韩》[1][url=] [/url]
东北有巍霸山城,西南大理白族地区有巍宝山,东北有貉貊、和龙,越南有貉龙君,朝鲜半岛有黑齿国,滇南有金齿白夷,似有一条大线,研究其中尚白民族的文化,对你的问题很有意义。
我还是以为,“达罗毗荼”的“达罗”通“大陆”、“达赖”、“达拉”,跟亚特兰蒂斯遗民有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达罗毗荼人属于南印度人种,这一类型(可能)是早期迁徙的欧罗巴人种和维达人种融合产生的,其间很可能还有类澳大利亚人种的参与。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要这么说的话 四千年前 给半岛传播水稻的有可能是波利尼西亚人种?
好像现在说是 维达人和澳洲人更近一些 类波则稍远
你所说达罗毗荼语的关于水稻植被相关的词汇和韩语的联系是指?从地理上说,有无可能两者都借自南亚语?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日语        kome
达罗比荼  psar
韩语        psar


日语         i       水稻   po  旱稻      
达罗比荼 piya   水稻
韩语       pieo   水稻


日语       tama
达罗比荼   ar
韩语         ar

种子

日语          tane
达罗比荼    pi ts’i
韩语          ssi



日语         kusa
达罗比荼   bur
韩语         pur


日语       ama
达罗比荼 peyi
高丽语    霏微 (鸡林类事)  pi (现代韩语)     大雨   长ma  




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   日语中的 米 有一个词是 借自朝鲜语的 然后特指 穗   韩语中 有一个 雨 也是借自日语的 然后特指 暴风雨(大雨)  除此之外   韩语的稻作农业相关词 和 达罗比荼语同源的 均和日语是不同源的


当然,这些单词 可能并不全面,但是介于我没别的方法可以弄来更多的 达罗比荼语词汇,所以只能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传播半岛水稻种植技术的人群,他们和 传播水稻技术到日本的人群 极有可能在语言上是并不同源的  只是他们曾经一度同时生活在朝鲜半岛中南部地区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15 09:47 编辑

泰语    米 me   雨 pon  稻 kau     卵 kai     草 ya   种子 male pan


越南语 米 met  雨 mua 稻 oryza  卵 trung  草 cho 种子 hat giong

汉语     米                     粳
你的问题让我重新审视古印度河文明。我之前有假设印度文明有东北亚因素。可能是在数千年前族群迁徙文化传播造成的。
这个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MxNjg2NDk2.html?from=y1.2-2.4.18关于古印度河文明的“印章文字”是否属于语言文字的研究很有意义。我感觉你的语言研究和历史的天空的文字研究很有用武之地,这是古文明及语言文字研究中的圣杯。连接东西方文明的桥梁。而且据说复活节岛朗格朗格文字有点像古印度文字,又据说马达加斯加岛发现过刻有古印度文字的环志的象鸟骨头(这两件我没有细查真伪,国内很多信息其实是不可靠的),如果是真的,说明古印度河文明不但跟中东的文明有关系,而且跟南岛民族也有关系。则波纳佩岛、复活节岛文明奇迹很有可以联想之处。
下面这则新闻很有意义:

《自然》撰文讲述印度河文字破译前景


刻在约4000年历史的印石上的神秘印度河独角兽在摩亨朱—达罗遗址被发现。


图片来源:Robert Harding


从约公元前2600年~公元前1900年,印度河文明繁盛了500年。随后,它神秘地衰退并从视线中消失。在近4000年的时间里,印度河文明保持着隐形状态,直到上世纪20年代,英国和印度考古学家偶然间发现了它的遗迹。经过近1个世纪的挖掘,如今可同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相媲美的印度河文明被视为印度文明的开端,并且可能是印度教的发源地。
大多数印度河定居点是乡村,有些是城镇,并且至少有5个是大型城市。其中,两个最大的城市是摩亨朱—达罗和哈拉帕。前者位于印度河附近,被联合国列为世界遗产地;后者坐落在印度河一个支流附近,以堪比20世纪的街道规划和房屋排水闻名于世。它们拥有全世界首个已知的厕所,以及复杂的石头堆砌物、精致的宝石项链和雕刻精美的印石。尤其是印石,被誉为全世界最难破译的书写物之一。
一旦见过,这些印石便永远不会被忘记。英国伦敦科学作家Andrew Robinson著有《失落的语言:世界未破译文字之谜》,最新一部作品则是《印度河:失落的文明》。上世纪80年代,当Robinson受一位著名纪录片制作人所托研究印度河文字时,他深受打击。制作人希望用一个重要的公众奖项吸引全球解码高手。最终,无论是竞赛还是纪录片,都未实现。但对Robinson来说,重要的种子已经撒下。Robinson日前在《自然》杂志撰文介绍了对公元前3000年印度河流域文明所使用文字的破译情况。
破译文字
印度河文字由部分象形文字符号以及包括令人费解的“独角兽”在内的人类和动物图案构成。它们被镌刻在很小的滑石、赤陶片上,偶尔也会刻在金属上。1968年,印度河文明最著名的挖掘者Mortimer Wheeler写道,这些设计是“有节制的现实主义的小型杰作,从某种意义上说拥有同其大小并不相称的巨大力量,但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又和它完全相关”。
1000多个印度河定居点至少覆盖了今天的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部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是当时分布范围最广的城市文化,可能拥有100万人口,以及远至波斯湾和诸如美索不达米亚乌尔城等城市的活跃海运出口贸易。在这些地方,铭刻着印度河标记的物品相继被发现。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印度河文化并未留下任何军队或战争的考古证据。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已有100多次破译尝试被专业学者和其他人发表。如今,得益于考古学家、语言学家和数字人文领域专家日益增加的合作,印度河文字的一些秘密或许有望被解开。
自从1799年罗塞达石在埃及被发现和随后19世纪20年代开始破译埃及象形文字,碑铭研究家已经学会如何阅读大量鼓舞人心却又曾高深莫测的古代文字。例如,来自印度的婆罗米文在19世纪30年代被破译;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在19世纪后半期被破译;来自希腊的B类线形文字在19世纪50年代被破译;来自中美洲的玛雅象形文字则在20世纪末被破译。
不过,一些重要文字仍让学者们抓耳挠腮。比如,来自意大利的伊特鲁里亚语A类线形文字、来自复活节岛的朗格朗格文字以及来自希腊克里特岛斐斯托斯圆盘上的符号,当然还有印度河文字。
1932年,当时最著名的埃及古物学者Flinders Petrie基于和埃及象形文字在象形规则上并不确定的相似性,提出了一种印度河文字的破译版本。1983年,来自美国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印度河挖掘者Walter Fairservis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称,他能以古德拉威语的形式阅读这些符号。古德拉威语系出自印度南部,其中包括泰米尔语。1987年,剑桥大学亚述专家James Kinnier Wilson基于对印度河符号和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账单上看上去相似的符号进行比较,发表了一份“印度—苏美尔文”破译稿。
三大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及以后,很多印度作家包括一些学者宣称,印度河文字能以早期梵文的形式被阅读出来。梵文是大多数印度北部语言的祖先语言,包括印地语。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支持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家颇具争议的观点:自公元前3000年起,便存在持续的、讲梵文的印度同一性。
不论他们的区别在哪儿,所有印度河文字研究人员均赞成,关于印度河文字的意义不会有共识。这里有3个主要问题。首先,无法得到关于背后语言的明确信息。它是梵文还是德拉威语的祖先,或者是诸如蒙达语等一些其他印度语系的祖先,又或者是一种已经消失的语言?B类线形文字被破译,是因为它最终被证实是希腊语的一种古老形式。玛雅象形文字被破译,则是因为玛雅语系仍在使用。
其次,无法从神话或历史记录中获知任何印度河统治者或名士的名字。印度河文明没有像拉美西斯或托勒密一样的人物,后者通过来自希腊的古埃及记录为象形文字破译者所知。
第三,尚未有可同罗塞达石(以埃及语和希腊语书写)相媲美的印度河双语铭文。考虑到同印度河文明之间的贸易,可以想象此类藏品或许存在于美索不达米亚。玛雅语的破译始于1876年,当时利用了一份16世纪的西班牙手稿。这份手稿记录了在殖民地尤卡坦半岛,西班牙牧师和讲玛雅语的尤卡坦长者关于古代玛雅语书写的一次讨论。
数字技术的潜力
最近几十年,印度河学者取得了很多成绩。曾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Bryan Wells坚定地认为,印度河文字是一个完整的书写体系。他同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地质信息学家Andreas Fuls合作,创建了首个公开可用的印度文字电子语料库。尽管并不完整,但它包含了来自由美国主导的哈拉帕考古研究项目的所有文本。
一个由华盛顿大学计算机专家Rajesh Rao领导的小组展示了一种数字技术的潜力。该团队计算出诸如苏美尔楔形文字和英文字母等自然语言文字以及诸如计算机编程语言和人类DNA等非语言系统的条件熵。印度河文字的条件熵看上去最像苏美尔楔形文字。“我们的结果增加了这些文字代表一种语言的可能性。”不过,目前在谷歌担任研究科学家的计算机语言学家Richard Sproat强烈反对这一观点。
在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土地上,更多的铭文持续被发现,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文本长过26个字符。不幸的是,只有不到10%的已知印度河遗迹得到挖掘。除了资金,困难还存在于该地区政局纷扰的特性。很多最有前景的未挖掘遗址位于巴基斯坦的科里斯坦沙漠地区,而此处靠近同印度关系紧张的边界地区。
如果这些遗址以及其他位于巴基斯坦和印度内部的遗址能被挖掘,则看上去对于一份被广泛接受的印度河文字破译版本的展望是合情合理的,即便它可能不完整。破译不那么具有挑战性的玛雅语文字花费了1个多世纪:最初犯过一些错误,其间有过中断,最终在20世纪得到大规模挖掘。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印度河文字的破译者在比前者早2000年的“更加光秃的小道”上行走着,而巴基斯坦内部印度河遗迹的挖掘在最近几十年陷入了停滞。(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5-10-28 第3版 国际)

“古德拉威语系”在这个名词中的“德拉”这个音节大概跟“达罗毗荼”这个名词中的“达罗”一样,是“大陆”的同源词。“威”应该通“濊”——有个类似的关联,维达人会被雅利安婆罗门认为不洁,跟“秽”也接近(汉语活化石,妙解远方词)。你也考证过,历史上秽人也被迁移到河北 分析水经注里记载河北有秽邑 秽水怎么回事,河北有威州、威县(当然卫、魏更是渊源),似乎也能说明问题。当然“秽”通“濊”,相反相成,也有清洗清洁亮白之义,则不奇怪有大小净之清而真的穆教(马韩-靺鞨-摩诃-马哈)被称作“濊濊”,这是黎民文化底层自远古就留存在文化基因里的意识(史前全球化)。
“科里斯坦”、“克里特”名字中的“克里”应该都是“句丽”的同源词,“撒哈拉”、“哈拉帕”、“喀拉哈里”、“阿拉伯”、“哈尔和林”这些名词中的“哈拉”也是同源词,这都是极古老的词,当然不止是高丽能继承的,也不一定是古高丽人传播的(这个网上造谣过头了),我认为可能是至少几万年前就有了,因为很早与文明有关,所以传播广泛(我还是归结为亚特兰蒂斯遗民的功绩)。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8# 红山人 震惊,镇静!出处?可别向壁捏造!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这里说的是哪个达罗毗荼语?查了一下“稻米”,
泰卢固语:Vari
泰米尔语:Arici
高棉语:srauv
韩语:ssal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这里说的是哪个达罗毗荼语?查了一下“稻米”,
泰卢固语:Vari
泰米尔语:Arici
高棉语:srauv
韩语:ssal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5-15 10:38
我看到的说法是 泰米尔语

此外 还有  犁      kare /  karai

furrow              salai /  salai

蚂蚱                  metuki /  meti

茅                     mo    /  mol
http://www.shabdkosh.com/
可查印度主要语言单词,泰米尔语、泰卢固语都有。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其实我也看过达罗毗荼语的稻米发为saru的文献,但不知道是哪个达罗毗荼语,没法查对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其实我也看过达罗毗荼语的稻米发为saru的文献,但不知道是哪个达罗毗荼语,没法查对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5-15 11:16
我是从2002年的一个 追溯韩语源头的纪录片中看到的,那个纪录片在YouTube上 还有视频,但现在工作地方不能翻墙。 回头我查一下,
此外 还有一些 有意思的,说 那个 泰米尔语   我叫  那   你 叫  你   爸爸叫  阿爸  妈妈叫 em ma   比...更  韩语   bota   泰米尔语 巴日
稻苗 叫  阿里西      韩语 稻苗 则是   pieob  西    这里   稻这个词 又变成 阿里 这应该就是你找到的那个 Arici
我这人讲究证据,虽然穷得做不起诗和远方的梦,而且网络难用寻章摘句也很吃力,但是每个假说基本都是有考据的,不会空口白牙黄粱梦呓!
“婆罗门”的“婆罗”反切仍然是“白”(举个远点的栗子,“白”古语有告诉的意思,俗语“吧啦”也有说的意思),“婆罗门”其实就是“白民”、“白蛮”、“白马”、“驳马”、“布摩”、“白旄”、“Burma”(八莫,这个似乎跟“不濊貊”最有语源关联)的同源词。
百度百科“白民”:
白民

(《山海经》记载古国名)

白民,神话中古国名,出自《山海经》。

《山海经·海外西经》:“ 白民之国 ,在龙鱼北,白身披发。”郭璞注:“言其人体洞白。”[1]

《淮南子·墬形训》:“白民”高诱注:“白民,白身民,被发,发亦白。”[2]

《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3]
这白民国按《海外西经》在肃慎国南边,则应为东北的不濊貊,然名号古老,流传广布,不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山海经》的记载很古老,其实很多古族名都散布很远了,类似名族不同地方都有,在记录整理时已经多有含混,“察同知异”、“见异思迁”很重要。
比如“郭璞注”和《淮南子》所说,分明就是色素极浅的白种人的样子,考虑到动词“polish”与“濊”意义接近(皆为“使变白”),而人老白发,死而为鬼,不死为魄(白鬼,鬼方,白种人),波罗的海沿岸盛产琥珀,(破烂网络,可恶至极,自己鼠标像被鬼捉着,不能随意移动、点击,是什么感觉?我是长久一直处在这种愤怒中!)北欧是全世界色素最浅的人种,波兰、普鲁士等族名良有以也,芬兰等东波罗的海地区Y-N染色体单倍群比例较高,考虑其与东北夷的渊源,不难假设史前有西迁东返的,这样西方有白衣会,崇拜昴星宿(旄头,白旄头),可以理解,东北亚有些民族也有白色崇拜,也喜欢穿白衣则更好理解。也就可以理解为何戎人一般指西方民族,东北却有山戎,胡人一般特指西胡,但是又有东胡(其实阿伊努人那样胡须毛发浓密的在东北亚真是异类,却是土著,真可怪)。更可以理解黄头室韦、曷苏馆女真等有白种人样貌着实不稀罕。而西方罗刹为何跑到东北亚之东跟肃慎、朝鲜、日本做邻居,还是东北亚的杠把子,也是《山海经》谶语一样的预示(大轮回),《海外西经》:
……
  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肃慎之国在白民北。有树名曰雄常,先入伐帝,于此取之。
  长股之国在雄常北,披发。一曰长脚。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
长股国在《山海经·海外北经》记载是挨着无启国(又名无继国):

《山海经海外北经》:“无启之国在长股东,为人无启(“无启”原作“无膂”,据毕沅注引《广雅》改)”。按:无启,即谓无继。《淮南子地形》有无继民,高诱注云...
iask.sina.com.cn/b/KOS3llVtwX.html-快照-爱问知识人
(自:无启国是指什么? - 爱问知识人
无启国(无继国)就是“勿吉”、“兀狄哈”,长股国又名长脚,应该就是最早的滑雪记载。白民、肃慎、勿吉、长股这些东北亚民族最后挨着“西方蓐收”,“脱亚入欧”了,Russia很熊气地来到东北亚(蛇,人家祖先马耳他男孩就把蛇图腾的骨牌挂在身上,龙,那就是船了,罗刹在北极一直探索通向东方的航线)坐地为王。
关于无继国,多说两句,其实可能就是因为住地穴,平时不见老幼,故而令人疑惑吧?
而住地穴,如蚂蚁、裸鼢鼠发展出社会性群体组织,所以长寿而且有战斗力,自古以来,从东北亚西征的民族有多少?上帝之鞭一次次抽向西方,刺激人类社会进步!天人感应呀,上帝把历史发展脉络都在各个“经书”、“纬书”里阐明了!天机不可泄露,阿门!关门!开门!芝麻开门,我再试试打开个小门,看能不能像阿里巴巴一样找到个藏宝洞!
说到这里,看了下百度百科“无继国”:

立马对今圣中国梦大有领会,反贪惩腐,一带一路,能不把名利看淡?计划生育,还不是为了控制人数?文章本天成呀,梦想照进现实!
回头还说“白民”,《吕氏春秋·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这里的“白民之南”很像是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地方(一年太阳高度最大的日子,正午直射时自然“日中无影”),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白族和“金齿白夷”。吕不韦的名字也很像“不濊”,最有意思的是,西南夷后世白蛮、白族、金齿白夷地区竟然在汉朝设立过“不韦县”:
不韦县

不韦县,古代行政区。不韦县始设于前109年西汉元封年间,不韦建县之前,属西南夷的国土。

中文名 不韦县 属 性 古代行政区 朝 代 前109年西汉元封年间 所 属 西南夷的国土
汉武帝时扩张了汉朝西南方的领土,设置了益州郡,不韦县成为益州郡最西端的县份。68年东汉永平年间哀牢国内附之后,不韦县从益州郡划出与其他七县合为永昌郡,不韦县成为永昌郡(今云南省保山县)的郡治。
(自百度百科“不韦县”)
白族之名,不会是从“不韦”反切的“白”吧?雷同巧合,自有天机,《吕氏春秋》一字千金,绝非戏言!今吾欲创立一字千金起名社,不知道有照顾生意的没?大家都给宣传一下吧,双创伟业,有梦同做!

再来看看360百科的“白蛮”:
……
发展演变.

它由汉、晋时期的僰人演变而来,僰是“羌之别种”,也就是从氐羌中分化出来的一部分。僰人最早分布在四川西部和云南境内。秦开“五尺道”和南夷道,都以僰道(今四川省宜宾)为起点,向南延伸经滇东北直达滇中地区。“五尺道”是西南夷沟通巴蜀和汉中地区的古代交通大动脉,“栈道千里,无所不通”。商人往来其间。沿途皆有僰人居住。《水经·江水注》引《地理风俗记》说,僰字从人,被称为“夷中最仁,有人道,故字从人”。这是由于僰族同来自内地的汉族之间,相互交往较密切,吸收了较高的汉族文化,在当时的西南夷中,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最高,而被冠以“仁”和“人道”之称,如西汉末年,朱提郡(今云南昭通)

白僰人,已修了“千顷池”,种植水稻,冶铜技术较为发达,达到了同汉族相接近的水平。
.
历史记载.

《蛮书》记载:“西爨,白蛮也。东爨乌蛮也。”这里的所谓“爨”,是指当地统治者的大姓,即爨氏家族。在南北朝以前,爨氏家族是戍边屯垦的汉族移民中的大姓,就是从汉族官僚和移民中分化出来的豪强势力。据《通典》记载:“西爨自云本河东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北)人,七世祖事晋(为)……
僰字从仁,大概跟夷字从仁一样,有君子国风度,只要不造反,华夏爱之。黑白崇拜是最朴素的阴阳哲学二元崇拜。东方族群无常雄常,天行有常,黑白二道西征,在波斯等民族宗教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其实阴阳互补不可偏废,即使分爨,黑白分明,也还是文化共同体。这爨氏本来是华夏故地之民,大概也是因俗而治,开始还是华夏,后来入夷则夷了。以爨为地名的地方我就知道北京门头沟有个“爨底下”村,“门头沟”据本人考证也跟“丸都”有关,此中有啥意思,那就不清楚了,毕竟只是小地名,那些名词拆开在汉语中也有更普通的含义。
说到白蛮,又想到“白马”、“八莫”、“Burma”,缅甸也盛产琥珀,真个造物主的安排一般!如今一带一路,尚黑可别黑白反覆太阿倒持,作为有影响力的大国,一定要主持公平正义,黑白均衡!棉被华人苦呀!贵夷狄而轻华夏,离心离德,文化凝聚力恐衰微,虽经济强盛何用?不见大宋崖山之沦亡乎?盛世危言,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忧后乐,荡悠悠,荡悠悠!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看了看侗台语中越南拉哈语呼稻米为sa:l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