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关于祝融氏起源的一个猜测

几年前的文章中,我用统计学方法论证了豫北是祝融八姓的起源之地。但祝融氏是不是豫北土著呢?恐怕不是。因为在新石器时代末以来,豫北附近是一座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繁忙舞台,高辛氏、陶唐氏、有虞氏、夏后氏、有穷氏都曾染指这里,直到最后被商人继承,成了商人龙兴之地。在这一出大戏中,祝融氏既不是上台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那么,本文就来探讨一下祝融氏的起源。
    史书上对祝融氏起源地的有效信息很少,连他在豫北的活动地都需要从史地琐屑中淘出来。祝融之融字作为地名也不常用,拆分法似乎失灵了。但是,祝融在典籍中又作祝庸,融庸音近,而且楚简和金文中的融字皆从庸。古籍中祝融可省称为融,祝融氏亦可省称为有融氏。由之想到屈原的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这个伯庸,很可能是指其皇祖祝融之简称而不是传统上理解的屈原之父。按先秦时皇考不一定指先父,也可泛指祖先。毕竟屈原的父亲并不出名。帝高阳之苗裔,伯庸之子孙,很可能是互文对句。
    (在这里我要补充一下,因为坛子上有人对我以前的文章不熟。在上古,始祖人名和族名地名常三位一体。比如陆终六子之一的昆吾,既是人名也是地名。祝融,既是人名也是族名。熟悉北族历史的更容易理解,成吉思汗之子建立的几个国家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就得名于成的两个儿子。乌兹别克汗国得名于钦察汗国的乌兹别克汗。)
    而庸地,则是上古常见地名。尤其是,古代三卫之一的鄘,就从庸。关于鄘地地望,传统上或谓之在殷墟南,或谓之殷墟西南。近人王国维认为鄘训东,音近奄,而后发展为鲁。此说后来被人批判,但认为鄘在东面被不少人接受。余以为,周新灭商,对商人残余势力十分警惕。当时商人残余势力,除了在殷墟,还有一处就是商奄了。为防止他们联合起来,有必要在他们中间加个楔子。郑玄等认为鄘在西而卫在东,楔子是卫国。但卫的地望更像是在西面,因为此地有古韦国,卫与韦有渊源。再者根据逸周书记载,周公东征,“临卫政殷”,这也说明卫在殷西。那么只有鄘在东了。殷墟东南面,就是大名鼎鼎的濮阳,古之帝丘!!!就是祝融八姓龙兴之地!
    这说明拆字法还是有用处的。祝融,可能与唐杜一样是复合族名。唐杜是来自唐的杜氏,由唐至杜。祝融应该就是由祝至融了。剩下的就简单了,祝,也是上古地名。史载武王灭商后,封黄帝之后于祝,吕氏春秋作铸。金文中的铸国妊姓,应该就是文献中的任姓祝国。当然,铸祝音近而混,并不意味着上古没有一个叫祝的国家,全是铸之讹。
    祝国的地望,一说是在济南的齐河县长清县,因为此地古有祝阿城。一说是在西晋之济北蛇丘县,今山东宁阳县北,当地有蛇水,西南迳铸城西。在其东有祝丘、祝其等地名。左传桓五年之“城祝丘”,古人认为是汉之即丘县,今之临沂市。不确,依当时鲁国之实力,无能力也无必要在很远的东部设立一个据点。
根据左传另一条记载,鲁庄公在祝丘建立馆舍安置其母文姜,方便其来往于齐鲁之间。很显然祝丘和祝其都在齐鲁之间,泰山山系南靠鲁国一侧的莱芜泰安一带。出土铸器分布很广,山北的青州桓台齐东,山南的泰安临沂都有,尤其后者是经过考古发掘所得。
    祝地的广泛分布,或许反映祝人历史的辉煌。在我先前文章中指出,祝鸠氏为少昊五鸠之首,地位自然十分显赫。但我并不认为祝融氏起源于少昊氏联盟。因为典籍中并没有祝融氏与少昊氏有关系的记载。两者历来并行不相交。祝融氏可能出现得不比少昊氏迟,这与史籍记载不同。如果我们认为少昊氏联盟对应于夏代山东的岳石文化的话,融出现得还要略早一些。我们可以大胆猜测,祝融氏其实是岳石文化之前的山东龙山文化人群的后裔。新石器时代末期,山东龙山文化经历了极大的衰落。随后,被岳石文化全面取代。据有些考古学家说,岳石文化是东早西晚,由东向西逐步取代山东龙山文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北部的龙山文化残余势力只有向西撤到豫东鲁西一带。不止北部,南部的龙山文化也在西撤,详情见笔者的《有穷即有夏辩》和《城鉏在哪里》。
    祝融氏进入豫东北时,与有虞氏发生关系。根据左传,卫是颛顼之墟。在传世典籍中祝融氏出自颛顼,但出土文献并不支持。或许是因为祝融氏曾是颛顼之臣,而后误会为颛顼之后。祝融氏在此融合了太行山下来的鬼方氏,然后在豫北迅速得到了发展,演化为一大集团。而后可能在水患和北方南下的商人冲击下,被迫向西迁徙到豫西北,向南越过黄河。总之当少康中兴的时候,此地已经没有了祝融八姓的踪迹了。
    豫西北的祝融氏充分和黄土高原的文化直接接触,吸收了不少东西,比如使用上了鬲,形成了辉卫文化。此时的祝融氏与夏是盟友关系,充当抵挡商人的第一道防线。诗经里商人“韦顾既伐,昆吾夏桀”,居然有三个是祝融集团的。祝融氏不但分布于夏的外围,核心地区也有分布。这里插一个先商文化的两种鬲的问题。先商文化有两种鬲,一种发展成为二里岗文化的鬲,还有一种后来消失了。研究过同样有两种鬲的先周文化的人都知道,它们往往代表了两个不同人群。张立东先生认为这第二种鬲就是辉卫文化的。由于这两种鬲往往同出于一个遗址,这使得证明其为两种不同人群所有的造成了困难。但在二里头,两种鬲截然分开。辉卫文化的鬲出土于二里头三期,而二里岗式鬲出土于四期。这就说明,两者确实有分别。
    祝融八姓的南下,有助于解释左传昭公十七年的一个记载“郑,祝融之墟也”学者多囿于这句话而认为祝融氏源于中原。其实你再看下面“宋,大辰之墟也”,按左传记载大辰本源于豫北,自相土以来被商人继承,“辰为商星”,而后又被商人带到宋。也就是说,这墟也会随着后人跑的。这下就可以发现,郑,原本是祝融八姓之妘姓郐国之地,后来被郑所灭。不但如此,郑国是南北要道,不少祝融八姓南下时会经过它。史载昆吾氏曾南下居于许,肯定经过郑。楚人先祖季连初降于嵬山,肯定经过这里。可以说,郑是祝融氏在中原的一大聚居地,故而又可以被称为祝融之墟。
3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 Ryan

  • yingchuan

O3a3c* (M134+, M117-)

标题

查文章偶然发现王震中先生认为大汶口特色标志“日火山”乃是大火星崇拜。
pic_uc_1490754418427.jpg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3-29 18:33 编辑
几年前的文章中,我用统计学方法论证了豫北是祝融八姓的起源之地。但祝融氏是不是豫北土著呢?恐怕不是。因为在新石器时代末以来,豫北附近是一座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繁忙舞台,高辛氏、陶唐氏、有虞氏、夏后氏、有穷 ...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29 01:06
对远古氏族的名称进行拆分来分析,确实会得到很精妙的结果。对于陶唐氏和唐杜氏的来源,尤其如此。

此文对于祝融氏的分析,也是很有创见的。内容很丰富,没有来得及逐一细看。以前看 韩建业先生的文章,论证 大河村文化三期和秦王寨类型可能与祝融部落有关,觉得很有道理。但对于江苏北部、鲁西南地区的祝融八姓的后裔的来源,觉得甚为不解。如果祝融部落实际上是从鲁西南迁来,那么问题就很好理解了。

如果“祝融”之得名来自于“祝人迁到融(庸)地之后形成的人群”,那么就会导致一个问题。迁到融(庸)地的,可能只是昆吾,那么应该只有昆吾拥有“祝融”的名号。为么其他的祝融八姓的后裔都被囊括为“祝融八姓”呢?

虽然我觉得此文的论证是有道理的,不过,仍然认为“郑,祝融之墟也”的记载还需要更多的解释,而不仅仅是源于楚人或其亲族南迁路过此地。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查文章偶然发现王震中先生认为大汶口特色标志“日火山”乃是大火星崇拜。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29 10:29
这条证据也很重要啊。对大火星的观测,是上古时期的历法和农业的关键。对大火星的观测和崇拜,可能也是祝融部落形成以及后世的史官家族形成的关键因素。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好像西周金文里大祝、庸记载挺多。庸似乎在宗周
湖北“庸國“與祝融氏有關?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1 11:54 编辑
对远古氏族的名称进行拆分来分析,确实会得到很精妙的结果。对于陶唐氏和唐杜氏的来源,尤其如此。

此文对于祝融氏的分析,也是很有创见的。内容很丰富,没有来得及逐一细看。以前看 韩建业先生的文章,论证 大 ...
Ryan 发表于 2017-3-29 17:53
大河村三期有两拨人施加影响,一是南方的屈家岭,二是东边的大汶口晚期。

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4227&page=1#pid489295
大河村红烧土排屋的比例最高达到二分之一
查文章偶然发现王震中先生认为大汶口特色标志“日火山”乃是大火星崇拜。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29 10:29
这个标识,石家河、尉迟寺也有。
尉迟寺陶缸数量较少,数量和祭祀的规格都不如石家河。石家河陶缸标记有多种。

参见刘俊男《长江中游》一文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1 12:47 编辑
大河村三期有两拨人施加影响,一是南方的屈家岭,二是东边的大汶口晚期。

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4227&page=1#pid489295
大河村红烧土排屋的比例最高达到二分之一
guwei0001 发表于 2017-4-1 11:45
5500年前如果有华夏东夷的话应该就是这两者。

夏和东夷一直有角逐? 比如,夏启攻益、太康失国、少康中兴。
查文章偶然发现王震中先生认为大汶口特色标志“日火山”乃是大火星崇拜。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29 10:29
关于此符号的资料
1.png
2.png
3.png
4.png
5.png
石家河早期刻画符号
石家河早期刻画符号 -2.png
石家河早期刻画符号 -1.png
大汶口的此类符号基本出于南部,北部没发现。龙山时代不知还有没有了?
O3a3c* (M134+, M117-)
大汶口的此类符号基本出于南部,北部没发现。龙山时代不知还有没有了?
hercules 发表于 2017-4-1 20:22
石家河就属于龙山时代。还是指山东龙山文化?
祝融氏为什么不能是氏出多元?《山海经》里有炎帝族祝融氏和颛顼族祝融氏两支。

氏出多元在中国历史上太常见了。姜姓有帝俊之姜和炎帝之姜。豕韦氏有彭姓豕韦和刘累的豕韦。曾国有湖北曾国和泗上曾国。周有姬周和妘姓之周。看看那些百家姓的y染色体吧。氏出多元远远比氏出单一常见。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2 10:21 编辑
大汶口的此类符号基本出于南部,北部没发现。龙山时代不知还有没有了?
hercules 发表于 2017-4-1 20:22
10楼说到的三里河就是海岱龙山文化。

龙山时代的特征灰黑陶,蓝纹、长方形地面建筑(木骨泥墙排屋),貌似都源自大溪、屈家岭,这些技术的扩散把各地带入龙山时代。

之前的特征是红陶,圆形半地穴建筑。
longshan.png
longshan-1.png
longshan-2.png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
8.png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2 20:57 编辑

海岱龙山后来也流行侧装三角形扁足鼎(X型)。陶色由黑陶为主转变成灰陶为主,西部方格纹增多。
三角形扁足鼎、灰陶、方格纹这些都是石家河流行的东西。
鼎-1.png
鼎.png
鼎-2.png
鼎-3.png
shijiahe ding.png
1

评分次数

有时间我会聊聊中原龙山文化的起源
O3a3c* (M134+, M117-)
祝融八姓的祝融和那个绝地天通的“重黎”(或黎)是什么关系?
看起来好像是同一个人,但仔细看又不像是同一个人。
古书谈祝融诸姓时,一般只说祝融为火正,但却不谈绝地天通这么牛逼的事迹。而且从楚语和司马迁的自传看,周代的程氏司马氏才是重黎的嫡系子孙,但是谈祝融诸姓时,却没有程氏司马氏的影子,没道理介绍某人的后代时把嫡系后代给忘了。
而且从楚语看,楚昭王对绝地天通的事情一知半解,不甚了了,如果祝融就是重黎的话,楚王没道理对祖先的事迹无知乃至产生误会。而且观射父的解释是,楚王的误会是来自于重黎后代程氏司马氏对祖先的宣传,似乎也没有把重黎当楚国祖先的意思。
祝融氏为什么不能是氏出多元?《山海经》里有炎帝族祝融氏和颛顼族祝融氏两支。

氏出多元在中国历史上太常见了。姜姓有帝俊之姜和炎帝之姜。豕韦氏有彭姓豕韦和刘累的豕韦。曾国有湖北曾国和泗上曾国。周有姬周和 ...
巫史文明 发表于 2017-4-2 10:07
是的。
其实祝融只是一个官职,但在远古,官职通常是世袭的,久而久之就衍生出一个大族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