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亲属词汇同源能说明很大问题么?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08:56 编辑

在比较两个语言的同源关系的时候  有些人说,亲属词汇同源性很重要,但我并不这么看

比如   哥哥这个词  汉语和突厥 满 等阿尔泰语同源了   妈妈这个词  朝鲜语 满语 汉语同源了   爸爸这个词  朝鲜语和汉语同源, 姐姐这个词 朝鲜语和日语同源。 弟弟妹妹在朝鲜语里是一个 汉字组合词(同生)哥哥是汉语词(兄)  包括  中世高丽语的 母亲和 高句丽语的 也次的同源关系等



北京话里    对父亲有一个俗称 叫  老爷子   而且 大爷这个词在北京话中 指大伯


我自认为,这里的 爷  可能是来自 江淮方言的借入。 大家都知道 淮系民曾经在明代影响了北京人。 且 淮语中  父亲叫 阿爷  祖父反而叫爹


为什么 在北京话中  你大爷的! 去你大爷! 会成为比较流行且比较让人刺耳的词汇呢, 我认为,这可能是从最早的 淮系移民那里收到的影响,最早这个词有可能是用来骂父亲的。 所以淮民比较激动。北京土著受其影响也慢慢接受了 “这句话很刺耳” 这个事情

同时  大爷 老爷子等词汇 在北京土著之间也开始流行起来。  叠加在 大伯 爹 爸爸 等词汇之上与其共存



在朝鲜语中, 父母词汇 自高丽以来 就是一个汉语借词,连新罗末期的崔致远都知道这一点。  如果我们假设, 大爷 是  爹+爷 的形式   

那么  寻找  朝鲜语固有词 父亲的思路 就似乎能够发现


朝鲜语标准语中, 父亲叫  阿爸吉    庆尚道方言中  叔叔叫  阿姐  普通话中是 阿则西  咸镜方言中 叫  阿滋佰

日语中 父亲叫  吉吉


看出什么端倪里么?


在朝鲜语中 父亲这个词 抛去来自汉语的部分,就剩下 吉  且 叔叔的词根貌似和 父亲的词根是同源的,且貌似它们又和日语父亲 chichi 以及 日语的 叔叔 jiji 的词根同源


这非常类似于 在北京话中  伯和父  分别对应 大爷和老爷子  又同时和淮语的 阿爷(父)对应的情况



从很多年前开始,  关于渤海皇族的 姓氏  就有人猜测,这个 乞乞 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又叫 大     虽然论坛里的 安禄山曾经说,会不会就是 父亲的意思,但并没有展开来分析   我到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大 可能是对应的 当时渤海语中的 爹的借音 是一个汉语词(父) 对应的 渤海土著语 就是 乞   


但是有人该说了, 你这音韵完全对应不上啊, 乞的声母是 k   日语的 父亲是从 titi 变 chichi的  两者完全对不上

但我认为。  不能完全排除  乞这个字 在渤海汉字音中,已经提前 口盖音化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 乞 字 韵母中的 介音 i 在渤海汉字音中体现的很充分,导致 它这个音 从 齐齿呼kiət  变成一个 i韵音 kit   结合高句丽汉字音中 t入声被省略的特点 最后再通过口盖音化这一步 最终进化成 chi 这个音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09:15 编辑

有一个词,我觉得能说明很多问题, 就是  契丹这个词


契这个字的 声母是 k  但是 这个词在 契丹语中是 铁的意思。   新罗语中 铁叫  舍轮  句丽语中是 斯由


那么  契丹 我们认为 它应该是和句丽语以及新罗语的 铁是同源词的前提下, 契这个词的声母就不会是 k  而是  ch  或  s  



其中 我认为 是 s 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 鸡林类事中 有记载   日曰契(黒隘切)  说明 在当时 契字的声母 曾经是 h     h 和 s 音的位置是很飘忽的。 但 h和 ch  却相对比较固定

如果说   存在   s 和 h 的音变发生, 那么   说明   g k h  音变为 j ch s  的现象 可能在 10世纪之前就已经发生   这给了  乞乞 发音 chichi 的可能性加码
还有一个线索,


为什么 白山靺鞨首领 乞四比羽  他的名字前缀和 乞乞仲象 那么类似呢,  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巧合, 很可能他的名字中, 这个 乞 或 乞四  也同样是  父亲,长辈的含义。 而且  四这个字的声母 s  也似乎拾暗示 前面的字 乞的声母 已经变成了  ch

七七仲象   七西比羽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09:41 编辑

我的猜测


蒙语  突厥语  满语  句丽语  高丽语  现代朝鲜语中  妈妈这个词全都是同源的


蒙语   额吉   eji   ---eti
突厥   阿娜   ana ----ata
满语   额尼   eni  --- eti   额尼也  etie
句丽   也次   eta  
高丽   ezi     ---------eti
韩语   esi -----ezi  -----eti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2:28 编辑

此外, 有人该说了, 我凭什么说  ji 这个词 在朝鲜语中 是固有词呢,也可能是借词啊  

但是 我的思路是, 如果一个词 他仅仅局限于某一两个词汇中,我们通常会怀疑他是不是借词,但是他的使用范围比较广泛,那么 反过来就会倾向于认为 这个词可能就是固有词  在这个基础上,我甚至可以怀疑,古汉语中的 母- 娘   会不会也是受到了 上面我所谓 泛阿尔泰语系中的 那个  母亲的影响而进入的借词



但是   ji 这个词 在韩语中,并不局限于 父亲,和 叔叔 伯伯这些词中存在,


我们在说   长子  时  叫   麻吉   或者  mat  兄    这里的  吉以及 入声韵t  就是 对应 尊称 吉   

咸镜方言中,  比父亲年长的 男子 叫  mat 阿伯(发音 麻它伯)    比母亲年长的女性叫  mat 阿妈(麻它买)  这里  同样 mat 是一个尊称

这里的 ma   词义是  最  非常   衍生的词有   最前面   main 前面    非常/十分  mob 西   很-mo jir
所以    mat 兄  就是  非常尊敬的兄(长兄)   mat 阿伯 就是 最尊敬的伯(爸)比爸爸更尊敬 更大
满语中的   阿混 ahun  可能是 汉语  兄 的借词    阿哥  是 阿尔泰语的 兄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1:59 编辑

那么 韩语中 有  哥这个词么?  现在没有但高丽时期有


兄曰長官    这里的 长代表的 大   官对应哥    之前有些学者搞不清这个是什么意思,以为是反过来了,长官=兄,然后说, 高句丽的官职名称中,有 太大兄,小兄等,是不是指的这个。 但是这显然是错误的,高丽开国初期,就模仿唐朝官职  因此从来没有出现过 高句丽官职的名称。


此外, 嫂曰長漢吟   女子曰漢吟   妻亦曰漢吟  姨妗亦皆曰丫子彌  叔伯母皆曰丫子彌  从这里可以看出   长在这里表示的是大的意思,  朝鲜语中  大暴雨  亦叫长麻 (麻=雨)   玫瑰  亦叫 长玫    大和长的混用 可能和 这两个字音在朝鲜汉字音中,长期是同声母的原因


此外,  如果  g k  h  变  j q x  在11世纪已经发生了,那么  漢吟  我认为 发音应该是 a-jim  对应 丫子彌


在 咸镜方言中,  嫂 叫  阿紫买   在韩语普通话和各方言中, 管 已婚妇女叫  阿zum麻  / 阿祖么你 /阿吉母/ 阿紫忙 等等

这应该是 对应 鸡林类事中的 妻亦曰漢吟 这句话的,其实 在朝鲜语中 妻 就是 读 妻  或叫  内女子 (an kai)

这里所说的 妻  应该是指  已婚妇女   同时  在朝鲜语中 舅母确实也叫 阿滋马  

因此, 这里可以肯定的是,必须要符合 吟 这个字的声母已经 从 k 变成 j 的前提下,上述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准确的吻合   


那么  事实证明     吟 这个字 在朝鲜汉字音中,并没有鄂化   因此, 鸡林类事的记录 确定以及肯定是孙穆当时用北宋的语音去记录的   而12世纪初 北宋官方语音,已经有了  g k h / j ch x  的 变音现象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2:09 编辑

无知启云,在说别人的话是谬论的同时,你倒是拿出反驳的理据啊。 一句谬论概括,那就是喷子一个。


你连我的母语是 汉语还是韩语都搞不清 居然还有脸在这里 指手画脚。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2:22 编辑

无耻启云, 既然你对我的心是否在曹营那么感兴趣   那么喜欢当当代的红卫兵。 那么 我告诉你一个很好的 符合你胃口的地方。  那就是百度朝鲜族足球吧  那个地方 你去了 肯定会发现超多的“猎物”  你不去那里 真是“屈才”了,  你去那里完成你的伟大事业吧  去看看我这样的 算不算 “身曹心汉”


还有 百度朝鲜族吧里的  吧主  幸运的李大胡子  孤独的程序员 小吧主Mr_park95   

你要是能把这些人从网络上弄没了,或者把 朝鲜族吧和朝鲜族足球吧给举报没了,我算你NB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5:24 编辑

日语中的  养父   oya    我认为 很可能和 古汉语中的  阿爷相关

从木兰诗中 父亲叫爷  可以得知  阿爷这个词在汉语中的历史也是非常久的,   

日语中   亲分 - oya-bon    亲父-oya-ji   因此 这里的 oya 其实并不是指父亲,而是指的一种类似父亲的亲密关系。 比如  黑帮的头目 相对应的 黑帮小罗罗们叫  子分-ko-bon   或者 养父 或者大叔


除此之外  就还有一个  papa 爸爸了

因此 我认为, 日语中的  父亲一词    固有词是 chichi    外来词中  papa对应爸  oya 对应 阿爷 或 大爷(o在这里可能是表示大 )
为什么 我说  oya 中的 o 是 大 呢


韩语中   哥哥 叫  ora boni    这里的  ora 表示 尊大  口语就是 欧巴

日语中   父亲 叫   oto san    这里  san 是尊称  oto 中的 o 应该也是表示 大  父亲的词根是后面的 to

日语中   爸爸 叫   to san     就是相对父亲来说,爸爸就没有把父亲抬的很尊高 所以  o 可以省略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9 16:02 编辑

我认为  日语的母亲 和韩语的 女子 也应该是同源的


韩语中  对女子的蔑称叫  eme na     韩语中 对 母亲的称呼是 ama 这个词和 汉语的 阿妈是同源的

韩语庆尚道方言中   对 女子的蔑称是  kasi-na   咸镜道方言中  叫  kan-na    西部方言中叫 kiji-bai

日语中    妈妈叫  ka-sang  /   母亲叫  o-ka-sang     母的词根在 ka

日语中的 母的词根 和 韩语中对女人的蔑称 kasi 的词根相同
汉语中的 母的词根 和 韩语中对女人的蔑称 eme 的词根也相同  



但是   也次这个词 (高句丽语的母 )  和中世高丽语的  母 azi   虽然到现代韩语中,其使用范围进一步缩小。 但是他无论在什么方言中,都没有派生出 贬义词。 这就让人非常值得怀疑,这个词 是不是就是韩语原本的  母的固有词。
古代 蒙古语  母亲  叫  eke  疑似和 日语的 oka san 同源  古代蒙古语的 父亲 abu 疑似和 汉语 阿爸同源,echige 疑似和  日语的 chichi 同源
说我是精神分裂症的那个、你才是神经病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7 17:17 编辑

清朝人所说的 额娘 其实就是 满语 额尼也 的变体 这是我推测 娘这个词本身可能就和突厥语的母亲有关联的原因
原来日语的 叔叔也和韩语同源


日语  叔   奥吉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