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7-4-10 13:24 编辑

再贴几张地中海人种分支类型的图。

多瑙河类型:线纹陶文化遗址常见类型,特点是头面部比较圆滑,凹鼻背,圆鼻头。个人猜测可能参与了西北欧-日德兰地区博雷比/Borrey人种(头面部圆滑),以及东欧地区占主流的新多瑙河类型(常见凹鼻背)的形成。此外哈尔施塔特(凯尔特)类型也有头面部比较圆滑的特征,只是与前两者相比面部更窄、鼻子更长。

F2.jpg
2017-4-10 13:03

F1.jpg
2017-4-10 13:10


喀尔巴阡山类型(Carpathid):特里波耶-库库泰尼文化的人骨类型,在今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都比较常见。

喀尔巴阡山类型.jpg
2017-4-10 13:07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还有再补充一点,在国外的历史书里一般把东欧比如捷克出现的Corded Ware/线纹陶文化视为与凯尔特人起源有密切关联的一种考古文化,时代上早于中欧和西欧的哈尔施塔特文化。一般认为哈尔施塔特文化居民已经是(混血形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4-10 11:54
但关键是Corded Ware有U106没有P310啊,怀疑还是和日耳曼相关
早期欧洲的y类型也是很纷杂的,y-I是主流,同时还有y-C、y-T、y-R、记得还有y-E(不确定)。更早还有罗马尼的K2a,不过旧石器时代的常染成分很不均匀,既有高比例的WHG人群,也有混有高比例的尼人的混血种,甚至还有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9 22:57
如果各位对欧洲血缘历史感兴趣,强烈推荐认真细致地读一下付大美同志团队的欧洲ice age那篇里程碑式的力作,目前来看,还没有其他学者能出乎其右~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偶然发现一篇关于丹麦博士的介绍,很多如雷贯耳的遗骸都和他有关,有没有夸张?
http://mt.sohu.com/20160521/n450714516.shtml
willerslev博士对古人类学的热忱与付出是值得赞赏的,不过他的思辨能力似乎存在一些明显的短板,起码‘胡夫农妻’这种奇葩的想法就难以令人对这位人类学博士的含金量产生足够的信心~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还有就是你上面转发的这篇前几年的报道,既然马尔它男孩与美洲土著存在明显的血缘继承性,那为什么会贸然得出结论说‘MA1与现代东亚人不存在任何血缘关系’,这种思辨能力真的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13 22:04 编辑

西方国家的人(尤其男性)可能是因为孩提时的生活较幸福,在研究问题时有时听上去很幼稚(从童年就善于想象),感觉不如中国人(大多数)谨慎和实际,但很难说这是缺点还是优点...      
      感觉他们并不在乎说错(学术氛围宽松),也不是很在乎凭借一个理论一举成名,奠定一生的基础,对他们来说,这件事是值得一生去探索的事情,也许随着年龄的提高,他们会越来越深刻...,     

      我不是很了解马耳他村的男孩,听说好像是R2*,看了一下:


      之后,他和同事们开发出了更有效的 DNA 分析方法,于是,莱格哈文博士和她的同事重新开始研究于 Mal'ta 村庄发现的骨骼遗骸的 DNA。而研究结果表现,这块骨骼并没被污染。相反,它拥有一个超乎他们预期的基因组。
  男孩的部分基因组近似于古代欧洲人的 DNA,但总体上更接近美洲原住民的 DNA。
  Willerslev 博士称:“这真是令人大开眼界的发现, 这具被发现的骨骼遗骸竟然与东亚族群毫无关联,但却与欧洲人和美洲原住民相关。”
  看来,这具 Mal'ta 男孩的遗骸属于一个 2.4 万年前分布于亚洲各地的古代族群。在某段时间,他们与东亚族群相互接触,两个族群成员结合孕育出下一代。而美国原住民正是那些孩子的后代。



这两句话相互矛盾,是不是翻译的问题呢?得找原文看看。
willerslev博士对古人类学的热忱与付出是值得赞赏的,不过他的思辨能力似乎存在一些明显的短板,起码‘胡夫农妻’这种奇葩的想法就难以令人对这位人类学博士的含金量产生足够的信心~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13 19:01
其实,我怀疑是胡夫胡妻,他这几段文字太短,没有论文数据,不知道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光靠有无龋齿?我的疑问前面都说了。
27# lindberg
马耳他男孩所属的族群和来自东亚的族群毫无关联。
马耳他男孩所属族群和来自东亚的族群混血产生出美洲人群。

以上这两句话有什么矛盾吗?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13 23:13 编辑

29# baiyueren
不矛盾也是翻译的不够清楚吧,文章的意思是不是说“美洲人群是ANE与EA混血产生的”呢?
再贴几张地中海人种分支类型的图。

多瑙河类型:线纹陶文化遗址常见类型,特点是头面部比较圆滑,凹鼻背,圆鼻头。个人猜测可能参与了西北欧-日德兰地区博雷比/Borrey人种(头面部圆滑),以及东欧地区占主流的新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4-10 13:05
这几张能算地中海类型吗?我怎么感觉像阿尔卑斯类型的,起码是阿尔卑斯混血。
西方国家的人(尤其男性)可能是因为孩提时的生活较幸福,在研究问题时有时听上去很幼稚(从童年就善于想象),感觉不如中国人(大多数)谨慎和实际,但很难说这是缺点还是优点...      
      感觉他们并不在乎说错(学术氛围宽松),也不是很在乎凭借一个理论一举成名,奠定一生的基础,对他们来说,这件事是值得一生去探索的事情,也许随着年龄的提高,他们会越来越深刻...,     

      我不是很了解马耳他村的男孩,听说好像是R2*,看了一下:


      之后,他和同事们开发出了更有效的 DNA 分析方法,于是,莱格哈文博士和她的同事重新开始研究于 Mal'ta 村庄发现的骨骼遗骸的 DNA。而研究结果表现,这块骨骼并没被污染。相反,它拥有一个超乎他们预期的基因组。
  男孩的部分基因组近似于古代欧洲人的 DNA,但总体上更接近美洲原住民的 DNA。
  Willerslev 博士称:“这真是令人大开眼界的发现, 这具被发现的骨骼遗骸竟然与东亚族群毫无关联,但却与欧洲人和美洲原住民相关。”
  看来,这具 Mal'ta 男孩的遗骸属于一个 2.4 万年前分布于亚洲各地的古代族群。在某段时间,他们与东亚族群相互接触,两个族群成员结合孕育出下一代。而美国原住民正是那些孩子的后代。



这两句话相互矛盾,是不是翻译的问题呢?得找原文看看。
lindberg 发表于 2017-4-13 22:02
1、MA1男孩的y是R*,可视为R1与R2支系先祖的兄弟支系,不过目前应该没有直系y后裔;
2、willerslew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声称MA1男孩与东亚人毫无关系(或几乎完全没有关系),嘴大脑小十分可笑~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另外欧洲人并不都是这类嘴大脑小的‘宝货’,其实法国德国美国英国的学者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谨慎的(那两位都柏林三一之光可能除外),总之不能一概而论~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还有再补充一点,在国外的历史书里一般把东欧比如捷克出现的Corded Ware/线纹陶文化视为与凯尔特人起源有密切关联的一种考古文化,时代上早于中欧和西欧的哈尔施塔特文化。一般认为哈尔施塔特文化居民已经是(混血形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4-10 11:54
以前看过一张名画,讲的是意大利的山南高卢部落首领布伦,他得意洋洋地看着几个裸体的罗马人女俘虏(分配给他的),这位布伦和上面这位仁兄有些像,不过更凶狠和桀骜一些。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