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总之南方和东南亚民族跟通古斯八杆子打不着,一些黄汗非要将这两者扯上关系的目的无非是要突出自己的独特性优越性,显示自己是新亚洲征服者而南北两边的民族都是失败的老亚洲,说白了还是李大仙那一套。
其实汉族,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11:26
你想得太多了
并不仅仅是体质人类学概念,也是语言学概念,满语支是通古斯语族南支。说满语支的锡伯族东南亚成分更高,7.56%,不管百分之三还是百分之七都是值得重视的,从Y上看,你无法忽视某些Y如P164或者M188南方起源,并且对 ...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8 11:58
P164和M188在东北亚的频率很高吗?无非就是在满族的频率高一些,而我们都知道满族跟朝鲜和北汉都有广泛且长期的接触,很难说这两个单倍群就一定是通古斯固有的。锡伯更是被迁到了新疆,跟更多其他民族混合。像佟丽亚那种长相的你很难把她跟通古斯联系起来。通古斯的代表我认为还是北通古斯。

而且你也很难说P164和M188一定是在南方起源的,我看他们更有可能是在山东或华东沿海起源然后向南北两个方向扩散的。
P164和M188在东北亚的频率很高吗?无非就是在满族的频率高一些,而我们都知道满族跟朝鲜和北汉都有广泛且长期的接触,很难说这两个单倍群就一定是通古斯固有的。锡伯更是被迁到了新疆,跟更多其他民族混合。像佟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12:53
打个比方,没说一定是P164或者M188,水稻是南方热带起源,能传播到日韩东北自然不是飞过去的,日本人ASE更高,能超过10%
说“尼堪”是“牛”的大概又是网上百度了一下,看见有人说满文“牛”和“尼堪”的拼写很像就想当然了
满语牛的读音ihan,只有nikan 发音向inkan演变的,没有inkan向nikan演变的,况且在女真语里,牛的读音是魏罕,后来辅音简化变成inhan, 和尼堪没有任何联系,尼堪这个词至少出现在金代,是尼穆罕的间读,如果查找相同含义相同读音的,则追查到辽代、突厥和鲜卑,显示这个词来历久远,和什么满语的牛屁联系都没有
打个比方,没说一定是P164或者M188,水稻是南方热带起源,能传播到日韩东北自然不是飞过去的,日本人ASE更高,能超过10%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8 14:53
东北的水稻种植貌似没多少年,而且极有可能是朝鲜人带去的


目前比较被人接受的理论是水稻种植是亚热带长江流域起源然后向南北两个方向扩散的,而并不是在更南部的地区


日本人确实有一些南方成分,但跟真正的南方民族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另外我觉得还是不要那么武断的把ASE定义为南方成分,日本人虽然有一些ASE,但他们的常染可一点都不南,甚至比北汉和韩国都北。所以ASE究竟代表一种什么成分值得继续研究。个人认为应该是旧石器时期的一种成分,远在南北分化和人种特征形成之前。
东北的水稻种植貌似没多少年,而且极有可能是朝鲜人带去的


目前比较被人接受的理论是水稻种植是亚热带长江流域起源然后向南北两个方向扩散的,而并不是在更南部的地区


日本人确实有一些南方成分,但跟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15:49
不管怎么说水稻不可能是朝鲜起源的,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偏南的人群带去的,虽然现在长江流域特别是江南是南北交界稍偏南的,但不排除以前有一些偏南的南岛南亚或壮侗苗瑶族群
另外我觉得还是不要那么武断的把ASE定义为南方成分,日本人虽然有一些ASE,但他们的常染可一点都不南,甚至比北汉和韩国都北。所以ASE究竟代表一种什么成分值得继续研究。个人认为应该是旧石器时期的一种成分,远在南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15:54
马来人是一半多的ASE和一半不到的EE,ASE如何不能代表南方成分,日本的EE成分显然更高
呵呵,我是一句通古斯语也不懂,只是我这人爱较真,我查到的都是专家的文章。至于哪个专家,我不说了,一点线索也没都能瞎猛胡套,要是有点线索,比朱学渊牛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8 16:48 编辑

说起水稻起源,这篇文章很有意思。
http://www.15yan.com/topic/bian-ji-tui-jian/ex4MkF4hpUs/
至于东北水稻,据说最早是渤海国人开始种植的,当然渤海国和朝鲜半岛联系紧密,所以东北水稻种植传统确实和朝鲜半岛有密切的渊源。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朝鲜半岛的水稻来自于哪里呢?
呵呵,我是一句通古斯语也不懂,只是我这人爱较真,我查到的都是专家的文章。至于哪个专家,我不说了,一点线索也没都能瞎猛胡套,要是有点线索,比朱学渊牛了
9985916 发表于 2017-4-28 16:09
不知道你查的是哪位专家,突厥、女真和满洲皇族给自己孩子起名牛,或庄稼汉,或放牛娃的?论坛上很多人质疑朱学渊,我觉得他们有资格,能说出点真东西,你质疑朱学渊,差点劲

标题

我认为有问题,南通古斯很明显是体质人类学上的一个伪概念,所谓南通古斯跟华北并没有多大区别。
另外南方这个词也别乱用,最好更具体一些。华北和朝鲜对通古斯地区来说也算是南部,为什么不说华北和朝鲜而偏要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11:23
别动不动伪概念,更何况,华北和满洲朝鲜类型差别挺大的。
O3a3c* (M134+, M117-)
不管怎么说水稻不可能是朝鲜起源的,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偏南的人群带去的,虽然现在长江流域特别是江南是南北交界稍偏南的,但不排除以前有一些偏南的南岛南亚或壮侗苗瑶族群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8 16:06
现在的江南更偏向北方。

就算水稻种植确实是南方民族先发明的,在传到朝鲜半岛的途中也肯定经历了很多二传手。就像青铜和战车是在西亚一带发明的,但这两者传到中原时已经经历了很多二传手,所以商周的人骨依然是蒙古人种而不是西亚高加索人种。

而且如果水稻真的是很南方的民族带到朝鲜半岛,日本,还有东北亚的,那为什么没有在这一地区留下更高比例的ASE呢?这一地区仍然是EE为主,说明把水稻传播到这一区域的民族也是EE高频的。
马来人是一半多的ASE和一半不到的EE,ASE如何不能代表南方成分,日本的EE成分显然更高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8 16:09
好,就算ASE能代表南方成分,那北方民族那么低频的ASE和南方东南亚民族高频的ASE差距还是很大的,你为何要把两者混为一谈?
别动不动伪概念,更何况,华北和满洲朝鲜类型差别挺大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7-4-28 21:16
差别很大吗?我在北方待过不少年,在我看来北方跟朝鲜和满族的区别真的不大
好,就算ASE能代表南方成分,那北方民族那么低频的ASE和南方东南亚民族高频的ASE差距还是很大的,你为何要把两者混为一谈?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21:21
没有混为一谈,只是说明某些东北亚族群确实有南方血统这样简单的事实
现在的江南更偏向北方。

就算水稻种植确实是南方民族先发明的,在传到朝鲜半岛的途中也肯定经历了很多二传手。就像青铜和战车是在西亚一带发明的,但这两者传到中原时已经经历了很多二传手,所以商周的人骨依 ...
MNOPS 发表于 2017-4-28 21:18
按上次有人传的图,江苏是稍偏北一点,但浙江很南,所以江南吴语区本身可能偏南

你举的例子和版上有人一样,想用西欧亚的例子来论证东欧亚,实际这种比较不一定恰当。从西亚到东亚得有几千公里远,而水稻的传播路线当然没有那么远,如果是渡海的话可能会更近

除了马来以外,更偏北一点的高棉人和傣族也都是EE成分更高,所以传播水稻的族群很可能也是EE更高,但是这和ASE能用来判断南方成分并无矛盾,ASE为零的外蒙自然应该认为是不含南方成分的,但许多东北亚族群不是这么一回事。日本人很喜欢找苗瑶的联系,苗瑶族群的ASE一般在25%左右,如果是这些人传播了水稻,可见也是EE更高的族群。而且从过去公布的结果看,阁下可能所属的南方汉族,如福建湖南,ASE的比例也是比苗瑶族群略低一些。可见原本南方族群就是EE高于ASE的状态。苗瑶族群ASE大概25%,南方汉族大概20%,北方汉族大概15%,日本更少一些大概10%,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状态
没有混为一谈,只是说明某些东北亚族群确实有南方血统这样简单的事实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8 23:43
但南方血统并不多,而且主要集中在受北汉和朝鲜影响较多的南通古斯人群,北通古斯就基本上没有这种影响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4-29 00:57 编辑
按上次有人传的图,江苏是稍偏北一点,但浙江很南,所以江南吴语区本身可能偏南

你举的例子和版上有人一样,想用西欧亚的例子来论证东欧亚,实际这种比较不一定恰当。从西亚到东亚得有几千公里远,而水稻的传播 ...
Lep1dus 发表于 2017-4-29 00:03
浙北还是很北的,就算是浙南也要比南方其他很多地区北一点。

水稻的传播也得有将近一千公里了,而且东亚上古先民的航海能力很值得怀疑。唐代鉴真和尚就是从江南一带东渡日本的,也有日本遣唐使带领,结果他尝试了六次才成功,前几次他的船队都被大风吹散了,吹到了岭南和越南一带。唐代的造船水平可不知道比新石器时代的人群先进了多少倍,然而从江南渡日本依然是一项十分艰巨的旅程,就更别提那些石器时代的农夫了。

唯一可能的路线只能是通过陆路向北传,然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跟其他人群混合,经历很多二传手才传到朝鲜。
南汉和苗瑶都有不同程度的北方混合。我认为壮侗和孟高棉更能代表南陆人群。傣族将近40%的ASE可以看作是南陆族群的初始状态。而且有人认为南岛也是从东亚南部沿海迁徙到东南亚的,而属于南岛语系的马来人有约60%的ASE。综合推测我认为当时南方人群的ASE成分应该在40%到60%之间。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7-4-29 07:01 编辑

上古,夏通雅,雅通鸦,自商以后,夏言改成了雅言,商,简狄为其母系,来自河北北部,故东北夷有可能用“雅”或“鸦”来称呼夏人。
这样一来,鲜卑有可能民间称呼夏人为“雅人”,也就是“粘干”,““粘”者雅也,“干”者人也。
“粘”字读音,按李芳桂、白一平之拟音,即有“黏”音,也有“沾”音,为“nrjam”。似乎与波斯语"nejab"似有相似之处。
又,上古雅通鸦,鸦者,鸟也。完颜宗翰,本命粘罕,小名“鸟家奴”,即“雅人家小孩”是也。“粘罕”者,“尼堪”也,“粘没喝”之简读形式也,正对应波斯语nejabat(高雅),波斯人记载乃蛮,皆記做“乃蛮歹”,正与“nejabat"对应,也与“粘八葛”印证。

故此,汉人被东北夷狄称为“雅人”,简称“尼堪”。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