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关于分子人类学误解:误读“进化树”、频率图,及与民族种族关系等问题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7-4-17 10:03 编辑

分子学误解一:Y进化树观念误区_兵策儒剑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4e1c6f0102w7ak.html


分子学误解二:误读频率分布图_兵策儒剑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4e1c6f0102wbbu.html


分子学误解三:未反映上下游支系的频率图_兵策儒剑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4e1c6f0102wbc2.html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7-4-17 11:46 编辑

分子人类学面临的最大问题是: 分子数据与民族定义关系

现代世界上的所谓“民族”概念和形成都非常晚,基本都在3000年以内,许多民族形成还不到1000年。在民族形成过程中,人类不同来源Y父系早已融合,或者在形成过程中,通过联盟征服等方式融合。因此,民族是不能用Y来定义的。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一些所谓遗传学专家对人文学和历史学知识都非常浅薄,却妄图用分子学来颠覆民族历史。当然,不可否认,不管哪个民族,Y构成比例都有不同,总有人数最多的Y,其形成原因很复杂。岂可用某个Y类型来定义民族呢?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7-4-17 11:30 编辑

分子人类学面临的第二个大问题是: Y“进化树”误导下的种族歧视和种族自卑问题



Y“进化树”是西方人刻意通过不公平分配字母而人为制造出来的,并不能反映真实客观情况。比如DE集团下,也有很多分支,他们之间某些分支的距离,甚至比NORQ之间的距离都要远得多,可是这些分支无法与CF下各个分支平起平坐,虽然实际上他们的演变是同步的,甚至很早很早就是混合在一起!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某些大专家,都没有搞明白这个问题,甚至充当了西方Y“进化树”的吹鼓手。比如爱因斯坦属于E系,按照中国某些大专家的鼓吹解读法,他是属于落后的失败的黑人系统的智商低下的种族。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7-4-17 10:15 编辑

分子人类学面临的第三个大问题是:分子数据与种族定义问题


分子数据不能来定义民族,同样的,分子数据也不能来绝对定义种族!!


把某支Y去对应某个种族,也是很荒唐的。比如C支系,简单定义为棕色种族。

实际上,从全球C分布看,假设人类走出非洲是正确的,实际上从一开始,CF人群就是混合在一起的,既有很早就与F一起向西迁徙的C支系,成为欧洲白种人的一员,又有很早就与F混合在一起向东迁徙的分支。
世界上不同种族是如何形成的,这也是一个还远远没有被揭示的问题。人种形成,是否经过各地数百万年的古人类演化,现代人类吸收了各地不同古人类的常染基因,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2# 历史的天空
同意!尤其对于族外婚的民族,Y染组成必然是开放的。这和被指定民族不同(色目人、美利坚,必然Y染色体复杂,但大家都知道这不能算传统民族,而蒙古、满洲,虽然形成过程中也包含了一些异种成份,但几百年的血缘和文化关联已经把他们结合为一体,汉族也差不多,是比满蒙融合时间更悠久的民族,日本呢,民族更古老,虽然Y-O、Y-D显然不同源,但融合成的日本民族是统一的),汉族本质上还是血缘民族文化民族,基因类型类似宗教民族一样丰富,越说明民族文化有活力有扩张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7-4-17 10:06 编辑

分子人类学面临的第四个问题:分子数据与文明起源问题
文明起源问题涉及到很多人脆弱的神经。实际上人类文明是单一起源传播的。这个问题,分子学数据或许早已给出暗示。但是很多人不敢也不愿意去面对,更别说研究了,甚至有意进行掩盖,自欺欺人。

当他们自己制造谬论,来宣扬他们自己Y优越时,当种族、民族的自私问题干扰到科学研究时,真相就会被刻意误导歪曲。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分子人类学面临的第四个问题:分子数据与文明起源问题
文明起源问题涉及到很多人脆弱的神经。实际上人类文明是单一起源传播的。这个问题,分子学数据或许早已给出暗示。但是很多人不敢也不愿意去面对,更别说研究了,甚至有意进行掩盖,自欺欺人。

当他们自己制造谬论,来宣扬他们自己Y优越时,当种族、民族的自私问题干扰到科学研究时,真相就会被刻意误导歪曲。历史的天空 发表于 2017-4-17 10:00
这个的确是科研和文化研究的大忌和大敌!所以我宁可支持空空,也不支持辉辉!因为空空不是实验工作者,也有资格利用公开的科研数据发表个人观点;但辉辉是实验工作者,甚至是专业领域领袖意义上的拿手人物,任务重大,但他却往往在非专业领域发表很多一己之见,而且明显可见态度甚为偏狭作风极不严谨,使人怀疑其专业素养是否也成问题。当然民科不是因为反对权威更不是哗众取宠才这样站立场划界限,而是因为有技术者如果不善加利用,反而捏造事实,妄加臆测,会误导甚至破坏科研氛围的,进而对需要客观真实数据的学术界都会产生毒害,这个危害太大了!民科也是热爱科学的,容不得科贼造假!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我觉得 在这个领域 最大的误区就是  旧O2 = 南方族群的固有观念


O2 因为 其 O2a  在南方高频 所以往往有人会把 O2* 也连带看作是南方基因  此外  又总是把 O2b 也看做是南方基因  。  而实际上  至少从新仙女木事件之前开始  O3 就已经是东亚大陆上 南北各地都普遍存在的基因类型了   至少从那个时候开始 O2的各下游支系 就已经和 C D 一样 被“推”到了 南北两端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