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连百度都这么客观了?

高句(gōu)丽(lí)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民族政权, 与百济新罗合称朝鲜三国时代。其人民主要是濊貊和扶馀人,后又吸收些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由于高句丽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国土横跨今日的中国及南韩、北韩国,都声称高句丽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



渤海国(698年—926年)是东亚古代历史上的一个以靺鞨族为主体的政权,其范围相当于今中国东北地区朝鲜半岛东北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一部分。




----------------------------------------------------------------------




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地方政权  这句话居然不说了
其实  对于  渤海为什么  自称 振国   以及   为什么唐朝册封他时  名称给的是 渤海  是很值得研究的课题



虽说   振国公 (大仲象)  许国公(乞四比羽)  是武则天给他俩带上的名号 但那都应该是有原因的 比如 李楷固被封为 燕国公 是因为 当时契丹人的聚集区 古代是燕国的范围


渤海郡   有人说  中原给振国册封为 渤海郡王  是因为 镜泊湖的存在,但这是非常扯淡的逻辑,首先713年 渤海的首都还是在东牟山  其次 那个湖 当时叫不叫镜泊湖都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然后  渤海这个地名 则是早就存在的


渤海郡  汉文帝前元十四年河间哀王薨,无后,国除,分为河间、渤海、广川三郡。渤海郡治浮阳(今河北沧州沧县旧州镇)


渤海郡这个地方 我在别的帖子里也说过。 自4世纪以来  就有很多乐浪郡人 扶余人 百济人 高句丽人 曾经在这个区域内活动    后来渤海高氏兴起   高句丽高氏中 也有攀附之人出现


我认为  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延续了四百年的“传统” 存在 所以唐朝才会以  渤海之名号 册封 自称高句丽之后的振国君主


-------------------------------------------------


然后我们在来看  这个 振国 是什么情况  


结合 唐代高句丽人 高震墓志铭中 自称 辰韩令族的记载   辰这个国名 或者说是 族名 地理名称   应该是存在于高句丽人的意识之中的  当然了 这里是有一个不太严谨的前提的,就是 高震这人 699年才出生 而  振国公 这个名号是 696年出现的


但是这种所谓的不太严谨,其实也并不是毫无逻辑性的  比如 高慈 665~697  泉男生(634~679) 墓志铭中 都已经存在 三韩之称  因此  至少在隋唐以后  高句丽人或者他们的后裔 自称  三韩或 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以此为前提的话, 我们说   则天皇后 册封 大仲象为  振国公 是有逻辑线索的  而 大祚荣居然接受了 这个名号(当时双方可是敌对关系) 且以此为国名, 暗示 这个名号可能并不仅仅是 武周给他的 他们自己 应该也是有归属感的



说道这个  我又想起了 网上曾经一度非常盛行的谬论  说  朝鲜二字  是 朱元璋赐给李成桂的  因为箕子朝鲜的存在。


但事实呢?   李成桂以及当时的高丽人,其实早就对 朝鲜这个国号是有归属感的 他们接受了这个国号,并不仅仅是因为 明朝对高丽的认识。
九世纪末  弓裔 以复兴高句丽的名义起兵  建国 定国号  摩震      这个国名 似乎也暗示  震和高句丽是有某种关联性存在的       我感觉   只要是 有了 古朝鲜人后裔的意识了  那么 很容易同时接受  辰这个名称  


按照隋唐时期的东北土著的情况   肯定是 先接受朝鲜,然后接受辰 然后接受三韩   因为 史书上就是这样记载的(或者说 事实应该也是这样的 )   因此  高句丽人的墓志铭中  三韩先出 辰韩后出  不一定是因为  辰韩的概念和归属感更晚
我曾经在另一个帖子里说过  扶余人和古朝鲜人的交流应该是非常早就开始了 根据出土的文物中可以发现 是起码追溯到战国时期的


那么  三国志秽条中的  今朝鲜之东皆其地也。户二万。昔箕子既適朝鲜,作八条之教以教之,无门户之闭而民不为盗。  这句话应该怎么理解呢?

还有  后汉书 秽条中的  濊及沃沮、句骊, 本皆朝鲜之地也。昔武王封箕子于朝鲜,箕子教以礼义田蚕,又制八条之教。其人终不相益,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饮食以笾豆....复分领东七县,置乐浪 东部都尉。自内属已后,风俗稍薄,法禁亦浸多,至有六十余条

我认为  至少 我们应该要肯定 在三世纪的时候  中原人 已经视 句丽 沃沮 东秽为 古朝鲜国人  古朝鲜文化的继承者。  不然也不会有 内属以后  风俗稍薄,法禁亦浸多 这样的评价了

反过来说    也可以推倒出  至少在三世纪的时候  秽族在故古朝鲜疆域内的部分人群  可能已经有了 古朝鲜后裔的意识形态。
所以  我现在想说   自武帝以后 到魏晋时期   句丽  沃沮 秽  和中原王朝的那种 不停的反抗  很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存在古朝鲜后裔的意识。 因此 他们那是在为灭亡的故国复仇呢


但 扶余人 却 并没有那样仇视中原(当然也不是完全没对抗) 这可能是因为 扶余国并没有在古朝鲜国的境内发展的原因吧


我现在对  日系和韩系到底是什么情况  已经有了一定的更新认识


首先    不能排除   扶余系=秽族=倭语同源语族的可能性 (同源语族不等同于同族)


那么    以此为前提     


韩族的 初期国家 古朝鲜国   秽族的初期国家  索离国(也许不止是他)  两者的接触非常的早 文化和血统上互相融合   以至于 到了 战国时期   秽族的一部分并入朝鲜后 就已经开始产生了 朝鲜人的意识


虽然  语族共同体 可能没有形成  但 国族共同体可能在2000年前就已经形成了    高句丽好太王碑文中 并没有关于朝鲜的记载。 也许仅仅是因为  碑文的主体是  歌颂父王这一个人  歌颂他们高家这一家族。 因此 此时 只需要 语族的概念    这非常类似于 在说  清代那些王族的情况  努尔哈赤(扶余王) 虽然没有中国人(朝鲜人)的意识  但 康乾雍(高句丽王) 有    不过  雍正在给乾隆立碑的时候  只写了 自己的祖先来自白山黑水,是布库里雍顺之后代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5 13:07 编辑

其实这个逻辑是很简单的     元朝为什么没有中国人的意识呢? (虽然忽必烈接受中原文化)  因为他们乞颜部 之前并没有和中原有过什么交集    而 建州部 则是继承自 渤海白山靺鞨部  早就和中原文化有过交集  对中原也是有一定的向心力的。 在入住中原之后  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陌生感



高句丽也是同样的   有的人误以为。 高句丽在吞并乐浪郡之前 肯定是对三韩之地没有任何感觉的。 但实际上,根据记载可以得知  在太祖王时期(121年冬) 高句丽就曾联合 马韩 秽貊 万余兵力 攻玄菟郡


这说明  也许  高句丽人会意识到 自己和马韩人语言不同,但一起以 古朝鲜国人的同质感  去打击 侵略过自己的 汉朝  这也是有可能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5 13:08 编辑

所以  最后要说的是。  即使  扶余系 说着一种和韩语不同的语言  这种语言也非常类似于韩语  而且 他们既然2000年前开始 就自己承认 是古朝鲜人  是和 乐浪土著 三韩土著 有同一个 群体的概念了  那么  某些心怀恶意的所谓砖家 和一些党羽  又有啥资格 去 推敲所谓的  姊妹语等      真的   人家渤海国王 都自称是高句丽之后裔。  某些人就不要装看不见 在那里根据不准确的历史记载去强调 他是靺鞨族  这两者是一样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