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这帖对比value的“朝鲜半岛三千年历史演进”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17:02 编辑

我整理了 自秦汉以来 有史可证的 所有 中原汉王朝和半岛国家的战争  发现一个规律 凡中原胜利的,无一例外 是有番将作为主角或主角之一登场(包括内部被瓦解)


汉&朝鲜

R1 天子募罪人击朝鲜。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讨右渠。右渠发兵距险。左将军卒正多率辽东兵先纵,败散,多还走,坐法斩。楼船将军将齐兵七千人先至王险。右渠城守,窥知楼船军少,即出城击楼船,楼船军败散走。将军杨仆失其众,遁山中十馀日,稍求收散卒,复聚。左将军击朝鲜浿水西军,未能破自前.... 左将军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楼船亦往会,居城南。右渠遂坚守城,数月未能下.....左将军素侍中,幸,将燕代卒,悍,乘胜,军多骄。楼船将齐卒,入海,固已多败亡;其先与右渠战,因辱亡卒,卒皆恐.......使济南太守公孙遂往之,有便宜得以从事。遂至,左将军曰:“朝鲜当下久矣,不下者有状。”言楼船数期不会,具以素所意告遂,曰:“今如此不取,恐为大害,非独楼船,又且与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节召楼船将军入左将军营计事,即命左将军麾下执捕楼船将军,并其军,以报天子..........左将军已并两军,即急击朝鲜。朝鲜相路人、相韩阴、尼溪相参、将军王?夹相与谋曰:“始欲降楼船,楼船今执,独左将军并将,战益急,恐不能与,王又不肯降。”阴、唊、路人皆亡降汉。路人道死。元封三年夏,尼溪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巳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降、相路人之子最告谕其民,诛成巳,以故遂定朝鲜,为四郡。


曹魏&高句丽

R2  毌丘俭带步骑兵万人出玄菟  讨高句丽,大胜,追擒高句丽王至肃慎南界

莫护跋之子木延,正始中追随毋丘俭东征高旬丽,因功得赐鲜卑大都督、左贤王之号



隋&高句丽

R3  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隋文帝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周罗喉为水军总管,率大军30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句丽  惨败(死者十分之八、九)

R4  大业八年(公元612年) 隋军113万3仟8佰 来侵   惨败 (主力军久功辽东城而不克,来护儿率精兵4万攻平壤大败而归 生还者不过数千 宇文述30万大军败于乙支文德 生还者仅2700人)

R5  大业九年(613年)隋炀帝御驾亲征 攻辽东城不克 攻平壤城亦不克 败退

R6  大业十年(614年)隋炀帝欲再征高丽  来护儿攻破奢卑城 准备向平壤开进 此时 隋军后方逃兵渐多  叛乱又起 隋炀帝命令撤军   


唐&高句丽

R7  645年 唐军相继攻下辽东城 新城 卑沙城 建安城  但在安市城败北

R8  661年 30万唐军 分为 浿江道行军 沃沮道行军 平壤道行军 三军自海陆攻平壤 辽东道行军 镂方道行军 扶余道行军  自陆路攻辽东诸城   但因 高句丽的外交离间计 导致铁勒族叛乱 镂方 扶余 两军队被迫解散撤退   水路军又久功平壤而不克  次年反被渊盖苏文溃灭  高句丽中央军和辽东方面军在辽东会和 势如破竹 唐辽东道行军为首的残兵不得已而撤军班师回朝

666年 渊盖苏文去世  其长子和次子在争夺权位时  长子泉男生叛逃唐朝

R9  666年 六月 唐命契苾何力(铁勒族)为辽东道安抚大使  领兵救援泉男生 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任向导 庞同善为营州都督 高侃为行军总管    庞同善在泉献诚的帮助下攻破高句丽军 于九月 顺利与泉男生会和。  高宗诏命泉男生为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    667年初  李勣兵取新城 留契苾何力镇守  并趁势将附近的16座城池全部攻下  泉男建派兵袭击庞同善、高侃在新城的营地  高侃率军进至金山(在今辽宁昌图西),与高句丽军交战不利。 薛仁贵 后又攻下南苏  木底 苍岩 扶余等四城 扶余川中40余城亦望风归降 泉男建遣兵5万 欲夺回扶余城 但败北 唐军乘胜追击占领大行城  全军在鸭绿江会师  南下平壤 途中各路高句丽军或叛或逃  唐军围攻平壤月余  668年9月 高句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率首领98人出降


唐&百济


R10 660年 三月唐任命苏定方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  刘仁愿(匈奴族)为嵎夷道行军副总管  联合新罗军五万 围攻泗沘  义慈王和太子扶余隆 逃到熊津城 留次子扶余泰镇守都城。 扶余隆子 扶余文思叛济降唐 熊津城主 祢寔进 绑义慈王出城降唐  扶余隆亦投降


唐& 新罗-高丽联军

R11

669年 1月 (668年农历12月) 剖其地为都督府者九,州四十二,县百。复置安东都护府,擢酋豪有功者授都督、刺史、令与华官参治,仁贵为都护,总兵镇之

670年初 剑牟岑 立高句丽宝藏王的外孙 安舜为王定都今朝鲜黄海南道载宁郡

670年3月,新罗派薛乌儒与高句丽旧将高延武各率精兵1万渡过鸭绿江,进至乌骨城(今丹东凤凰山东麓), 试图和安市城高句丽军会和(安市城671年才被唐攻破)唐军以高侃 ,李谨行(粟末靺鞨) 击退之   



670年 四月,唐廷派薛仁贵去吐谷浑 --大非川之战 670年4月~8月
660~663  百济复兴运动 主导者 黑齿常之   
669~671  新罗占领熊津都护府战役
670年 七月 新罗出动大军,一举攻陷熊津都督府八十二城  
671年 九月 新罗攻占泗沘   熊津都护府被迫迁到辽东


671年七月 高侃 ,李瑾行二军 攻破安市  又在白水山击败高句丽军  安舜畏之 逐和剑牟岑在抗唐路线上发生分歧,安舜杀剑牟岑  逃入新罗  

新唐书:白山本臣高丽,王师取平壤,其众多入唐,汨咄、安居骨等皆奔散,浸微无闻焉,遗人迸入渤海....帝伐高丽,其北部反,与高丽合。高惠真等率众援安市,每战,靺鞨常居前。帝破安市,执惠真,收靺鞨兵三千余,悉坑之。

唐军在攻陷了安市城之后 坑杀了三千余白山靺鞨人



672年7月,唐将高侃与李谨行屯兵4万于平壤,8月攻破韩始城、马邑城,并在石门打败新罗与高句丽联兵。石门之战使新罗蒙受了重大损失,其将领大阿餐晓川、沙餐义文、山世、阿餐能申、都善、一吉餐安那含、良臣等战死,不得不在汉山州筑昼长城加以防御,而且新罗“是岁,谷贵人饥”。9月,新罗王遣使谢罪

673年“闰五月,燕山道总管、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大破高丽叛者于瓠芦河之西,俘获数千人,馀众皆奔新罗”,至此平高句丽叛军战斗结束。



唐& 新罗-高丽-百济联军



674年1月 唐下诏削金法敏官爵,加封其弟右骁卫员外大将军金仁问为新罗王 并任命刘仁轨为鸡林道大总管   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为副大总管,率军征伐

674年8月 新罗册封安舜为 报德国王



R12 (674年8月~675年2月之间)唐军在刘仁轨  李瑾行的统帅下 在 石岘城、赤木城  七重城 击败了  新罗,高丽 百济 三国联军  新罗王遣使请罪。 此后刘仁轨被调到吐蕃 ,而“诏李谨行为安东镇抚大使,屯新罗之买肖城以经略之”。李谨行继续率领四万人左右军队驻扎

R13 675年9月前  新罗,高丽 百济 三国联军 在 买肖城 大破李瑾行 四万靺鞨,契丹 ,汉联军。  9月 薛仁贵领一万余水军试图和李瑾行会和(军粮援助部队)被新罗击退


唐上元三年(676年)二月,唐不得已将安东都护府治所迁往辽东故城(即今辽宁辽阳)。


R14 676年 9月  薛仁贵率领的水军在伎伐浦被新罗军击败 唐攻略半岛的野心至此彻底被击碎



唐仪凤二年(677年)二月,唐朝将安东府再次迁治新城(今辽宁抚顺高尔山山城),同时任命工部尚书高藏为辽东州都督,封朝鲜王。史称:“(高藏)还辽东以安余民,先编侨内州者(高句丽族人)皆原遣。”金毓黼先生认为,高句丽遗民的反抗迫使唐廷在辽东采取羁縻政策。唐灭高句丽后,为防其东山再起,曾强制迁离大批高句丽族人,人数达40万之多,唐朝削弱当地高句丽势力的决心可见一斑。平叛后,据杨军先生估计,高句丽族人在辽东者,尚有10多万户。唐朝让高藏这时返回辽东,无疑是羁縻政策的具体表现。但同时将大批已迁中原的高句丽族人遣归辽东,却与当初削弱高句丽的初衷背道而驰,无疑为辽东再次增添了不安定因素,也为高藏日后谋叛埋下了伏笔。



唐(武周)& 渤海   


R15  697年 李尽忠的部下李楷固(契丹族)和副将骆务整一起投降了武周  追击东走桂娄之地的 高句丽旧将大祚荣及靺鞨酋长乞四比羽 至 天门岭 败兴而归


红巾军& 高丽

R16  1360年1月(阴历1359年12月) 毛居敬 率4万大军 攻入高丽先后占领 义,静,麟,铁 四州  而后攻占开城  2月 高丽举兵2万 夺回开京  红巾军败退 返回鸭绿江北


R17  1361年 10月 红巾军联合 潘诚 沙刘 关先生 朱元帅 破头潘等 20万大军 再次攻入高丽  11月再次侵入开城  此后 红巾军停止了脚步 长达2个月  高丽得以募集20万大军  恭愍王 任命 高丽大将郑世云为总兵管   于 1362年 1月  开始收复开京  李成桂做先锋军 率领麾下2000精锐骑兵 率先攻入开城 为收复都城立下汗马之劳 。后又追击北逃的红巾军  斩杀 沙刘 关先生等



--------------------------------------------------------
1

评分次数

  • natsuya

感谢 natsuya兄的鼎力支持    在坛里这么多年  值得敬佩的坛友我自认为没几个  其中一位就是 natsuya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07:57 编辑

在大非川之战中 战败后  薛仁贵大概于671年初 重返熊津都护府 任 鸡林道大总管  意在收复被新罗占领的地区  但同年九月 其所驻扎的 首府泗沘被新罗攻陷   后他和他的唐军去哪里了呢?

根据 黑齿常之墓志铭中的记载 :咸亨三年672年,以功加忠武将军,行带方州长史,寻迁使持节沙泮州诸军事、沙泮州刺史,……天子嘉之,转左领军将军,兼熊津都督府司马……  分析

他们在671年9月以后 肯定是退回来了   且此时 因黑齿常之 保护薛仁贵的部队撤退有功 他被授予为 熊津都督府司马(辽东熊津都督府)

咸亨三年(672)九月,新罗文武王将所俘唐兵船郎将钳耳大侯、莱州司马王艺、本列州长史王益,熊津都督府司马弥军、曾山司马法聪[21]遣返唐朝   

此事 应该是  石门之战 之后 金法敏谢罪的一部分  应该说薛仁贵是相当幸运的 不然他也得在新罗的牢房里等到彼时
  
另外在河南洛阳,发现了咸亨四年(673)五月薛仁贵造像记,也就是说,薛仁贵咸亨四年(673)五月前已回到洛阳   那么  鸡林道大总管 这个官职又由谁来继续担任的呢?


这需要先了解  这个 鸡林道大总管是什么含义的官职

674年1月 在任命 金仁问为 新罗王的同时 唐朝还任命 刘仁轨为 鸡林道大总管  其目的就是率军征伐新罗

这里的  鸡林不是指 新罗地区 而是指 新罗国本身  鸡林道 可以理解为  去攻占鸡林国的道路(无论是从海路还是从陆路)

有些人误以为  674年1月 才是两国明面上 彻底翻脸的时间点,但实际上 从薛仁贵大非川 举兵返回半岛的时候开始 (671年初 唐任命薛仁贵为鸡林道大总管) 两国已经公开翻脸,其原因是 咸亨元年(670)七月,新罗出动大军,一举攻陷熊津都督府八十二城 。 但是他没有完成“收复” 任务,反而彻底丢失了 所剩无几的几个据点 和首府  不得已 在 两年之后 重新任命了 刘仁轨  而后 在七重城之战之后 迫于吐蕃的压力  唐又 调走了 刘仁轨   此后 军权基本上是由 李瑾行来统帅了
李瑾行 从 鸡林道副大总管 晋升至 大总管的背景 显而易见  

670年三月 在鸭绿江北 击退 新罗高丽两万联军
671年七月 攻陷安市城
672年八月 攻破韩始城、马邑城 石门之战 大败新罗
673年闰五月  大破高丽叛军  致使旧高句丽境内的 起义暂时停息
674年8月~675年2月之间  他辅佐刘仁轨在 石岘城、赤木城  七重城  三战三捷
高丽大败隋唐,金元奄灭大宋,满清包举蒙明,日本大胜朝华,美帝又控韩日。东北亚真可谓亚太高屋建瓴之地,故有建州。
韩始城让我想到了韩终,有始有终,三韩如今作则垂宪,维民所止。
靺鞨曾是高丽的手下败将与臣属,无怪乎承“靺鞨”之名的大美帝国(America)对于继承“高丽”之名的朝鲜(Korea)仍然心存畏惮!
东夷总让人敬佩。作为东亚唯一完全拥有独立主权尊严的国家朝鲜,依然体乾法坤,坚持社会主义,这一点,就让人由衷赞叹:“有种!”
特朗普不也赞赏那些重视自己主权的国家吗!
1

评分次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kl_david_sun 于 2017-5-4 09:14 编辑

从民族性上讲,半岛这种硬骨头,胡人的一根筋正是一物降一物(此处没有贬低之意),从朝廷的逻辑上讲,北边有胡兵可用,为何不用?能用半岛自己人打自己人还更好呢。所以实际大概是历次征半岛,或多或少都有外胡番兵,其实不光对于汉人,换个对手,也会想办法拉周边盟友,最好是用其人还治其人,内部瓦解的方式,至少嘛,山高水长还得抓个带路的(倭奴也知道啊)……所以实属正常,有点脑力的都会这么想这么做。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10:55 编辑

隋&高句丽
598年    杨谅、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周罗喉为水军总管

612年  隋朝大将军宇文述出扶馀道,于仲文出乐浪道,荆元恒出辽东道,薛世雄出沃沮道,辛世雄出玄菟道,张瑾出襄平道,赵孝才出碣石道,崔弘昇出遂城道,卫文昇出增地道,会于鸭绿江以西。

宇文述等九支军队渡过辽河时,有30万5千军人


645年 唐命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 常何、左难当为平壤道行军副总管  与此同时以李世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江夏王李道宗为辽东道行军副总管


660年 唐任命苏定方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  刘仁愿(匈奴族)为嵎夷道行军副总管攻百济



661年 30万唐军 分为 浿江道行军 沃沮道行军 平壤道行军 三军自海陆攻平壤 辽东道行军 镂方道行军 扶余道行军  自陆路攻辽东诸城

666年  高侃为行军总管

668年  唐高宗任命李世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

670年四月 唐任命高侃为 东州道行军总管  李谨行为燕山道行军总管

671年初 唐任命 薛仁贵为 鸡林道大总管   九月败退撤销

674年正月  唐任命 刘仁轨为 鸡林道大总管  李瑾行为鸡林道副大总管

675年二月  唐任命 李瑾行为安东扶大使(因为彼时 新罗王在谢罪 但还要继续打)

-------------------------------------------------------------
660年末      唐命刘仁愿(匈奴族)为熊津都督府都护(百济投降)
664年         唐命扶余隆(扶余族)为 熊津都督府都督(百济复兴运动被镇压 但扶余隆怕新罗 一直躲在长安没去)
672年  初    唐命黑齿常之(扶余族)为  沙泮州刺史(只是个名号,百济已被新罗吞并)
666年  六月 唐命契苾何力(铁勒族)为辽东道安抚大使(因为他要负责营救泉男生)
666年  九月 唐命泉男生(扶余族)为平壤道安抚大使(因为他要负责离间和安抚)
668年  腊月 唐命薛仁贵为  安东都督府都护(因为已经占领不需要征讨了)
从民族性上讲,半岛这种硬骨头,胡人的一根筋正是一物降一物(此处没有贬低之意),从朝廷的逻辑上讲,北边有胡兵可用,为何不用?能用半岛自己人打自己人还更好呢。所以实际大概是历次征半岛,或多或少都有外胡番兵 ...
kl_david_sun 发表于 2017-5-4 09:13
你说的是一个客观背景   我所说的是一个客观事实。  两者我们都需要正视   过去因为没有正视这些,所以很不幸 使得很多人 误以为 半岛战五渣。全都是求饶换来的
你说的是一个客观背景   我所说的是一个客观事实。  两者我们都需要正视   过去因为没有正视这些,所以很不幸 使得很多人 误以为 半岛战五渣。全都是求饶换来的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5-4 09:27
你整理的现象,我聊一点规律,当然实际事实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只能尽量去接近 我不认为半岛是战五渣,古代不是,近代也不是,就算被满人打进去,女人也会选择自杀,而不会甘愿XX,所以很有气节,在这一点上,江南女人也有过,明清之际多有记载。而到今天,韩国军事实力很强,不用多说,就算朝鲜饿成矮人国,拉出去照样可以把非洲大陆全拿下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你整理的现象,我聊一点规律,当然实际事实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只能尽量去接近 我不认为半岛是战五渣,古代不是,近代也不是,就算被满人打进去,女人也会选择自杀,而不会甘愿XX,所以很有气节,在这一点 ...
kl_david_sun 发表于 2017-5-4 09:36
朝鲜历史上 比较看似战五渣的两个事件吧  一个是壬辰倭乱早期 还有就是丙子胡乱,但这两次 正好是 日本和满洲非常强的时候 对上了朝鲜非常弱的时候,而且兵力又非常的多(十几万到二十几万一次)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13:53 编辑

我之所以写这个帖子,也并非仅仅是因为看过value 的那边文章   此外,我还偶然的看到过 lw109在12年转载过的一篇文章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 ... =&highlight=&page=1     原文在此


这篇文章中  作者虽然看似用“比较严谨的态度”在 根据多个来源的“证据”去表述观点  但实际上 偏向性很大且很“致命”


1   他把  罗唐战争的爆发 说成是 (670)七月,新罗出动大军,一举攻陷熊津都督府八十二城  而实际上 三月 新罗高句丽两万军队 就已经在鸭绿江北的乌骨城和刘仁轨李瑾行的部队开战   论文作者在此故意隐瞒了 新罗试图帮助或利用高句丽收复辽东的事实
(他倒是写了 “薛仁贵被调走为新罗发动对唐战争提供了条件 实际上,新罗在高句丽叛乱起时已对安舜表示支持并收留了安舜及其随从百姓”  这句话 但这句话明显是不对的, 唐攻占平壤并不等于唐控制了整个高句丽  高句丽分为平壤周边和辽东地区两大块 辽东战事一直延续到了671年 辽东有刘仁轨 李瑾行等人负责继续征伐 新罗高丽联军渡鸭绿江的事情发生在 670年3月  平壤那边薛仁贵 则是670年4月调走的  )

2  作者在描述 670年 熊津都督府 无法抵挡新罗军队的理由时 说可能是和百济复兴运动那三年的激战导致兵力损耗过大有关 但百济复兴运动在663年就已经被平定  664年 刘仁愿领兵一万驻守   这是重新布置 和之前的战争已经无关了  而且他在文中还说  可能是因为 没有汉族将领统帅大军,所以战斗力下降了, 但刘仁愿作为匈奴族, 你好意思说他比汉族将军不会打仗?

他还在文中说  当时熊津都督府 可能兵力不过数万  但 实际上 数万兵力 已经相比刚开始镇守时的 一万兵力是增加了很多的,(当然这也只是他的瞎猜)  平壤初设安东都护府时  薛仁贵仅是 以两万兵力镇守,后来刘仁轨和李瑾行他们下来 就曾兵到四万左右     这样的兵力 已经是常规的规模了


3 作者在文中提到 665年 唐试图撮合扶余隆和金法敏联盟的事情 但并没有提及 扶余隆始终没敢去百济任职的事情, 把这一切说成是 双方在唐的强大压力下 被迫隐忍,被迫成为同盟    但实际上呢   他俩至始至终没有形成同盟军, 新罗军也 仅仅是在668年 六月以后才开始行动 (九月平壤城已经被拿下了) 这才使得唐政府大怒,严责新罗“失军期”  (这句话他倒是说了,但他因为有所隐瞒和有所篡改 所以前文和结论明显相矛盾)


4  文章作者提到 671年七月二十六日《与新罗王金法敏书》 薛仁贵像金法敏求和的事情 但不忘强调 那也是“软硬兼施”而且继续拿 兵力太少做失败的借口 “如果薛仁贵带来了大批军队,他怎么可能以和解姿态对新罗,必然是大兵压境”  完全无视  吐蕃之战 唐军五万 他口中熊津此时仅数万在兵力对比中 没啥本质差异。 也和他自己所述的 当时唐军全国总兵力不过数十万,而仅对吐蕃一战就用兵五万 的论调相矛盾。  不管怎样,很遗憾  可能是因为 这个 “兼施”  到九月份时  连泗沘城也被新罗攻占了  薛仁贵只得靠黑齿常之的掩护 撤回

但 这是我所阐述的事实。 文中作者并没有这么看  他也学 薛仁贵的 “软硬兼施” 说道 熊津都护府 那时并没有被击垮  他们也没有撤退   

---------------------------

《三国史记》卷7《文武王纪》记载咸亨二年(671)十月,新罗袭唐漕船,郎将钳耳大侯及百名士卒被俘。上元二年九月(675),薛仁贵引兵攻新罗泉城。上元三年(676)十一月,薛仁贵所部在伎伐浦战斗中大败。拜根兴认为《三国史记》以上相关记载不一定完全可靠。笔者认为以上事情极有可能全部发生,只是时间有问题,因为上元年间薛仁贵“坐事徙象州”[15],不太可能在熊津地区作战。以上交战事件极有可能都发生在咸亨二年(671)九月到十一月间。理由有二:一是只有将上述战事放在咸亨二年,才会出现薛仁贵在熊津地区作战的可能。因此,钳耳大侯极有可能是在咸亨二年(671)被俘的。二是日本史书《日本书纪》记载,大唐咸亨二年(671)十一月,唐使郭务悰自百济率二千人前来,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时正是两军交战之时,熊津都督府兵少不过数万,怎么会派二千人来日本,那么有一种解释十分符合逻辑,他们是在对新罗军队作战失败后逃出来的。而只有把上述战事放在咸亨二年才能与这种推论相符


-------------------------------------------

上面是 作者的原话    我认为 他在这里 说 唐军自 671年 九月以后 各种通过海陆去逃命的事情是存在的  包括那个 被抓的 钳耳大侯  走错方向飘到日本的 郭务悰等  但他在这里 说 薛仁贵 675年 和676年 不可能再次领兵来到半岛的推测 就有点太扯淡了,为什么他不能再来呢?   他这里无非是想 否认 买肖城战役和伎伐浦海战。


此外 他又写

咸亨二年(671)后,熊津都督府地域作战情况不详,史籍记载含糊其辞。《三国史记》记载,咸亨三年(672)二月,攻百济加林城,不克。从此不见新罗军在百济地区的作战纪录。《三国史记·地理志》记载,咸亨二年(671年)新罗在原百济温水郡建州,设州总管,根据《三国史记》记载,咸亨二年(671年)九月,新罗设所夫里州,按当时情况,在原百济温水郡建的州只可能是所夫里州,咸亨三年(672)新罗在所夫里郡设州总管,很明显,所夫里州迁至所夫里郡,唐熊津都督府失守。通过出土的相关人物墓志铭可以了解唐熊津都督府的一些情况。百济遗民黑齿常之墓志铭,祢寔进墓志铭对我们研究这一阶段的情况提供了重要线索。黑齿常之,百济大将,龙朔三年(663)降唐。在新旧唐书中,均没有黑齿常之在熊津都督府任职的记录,只记载他“累迁左领军员外将军、洋州刺史”。但其墓志铭却记载:“麟德初,以人望授折冲都尉,镇熊津城,……咸亨三年,以功加忠武将军,行带方州长史,寻迁使持节沙泮州诸军事、沙泮州刺史,……天子嘉之,转左领军将军,兼熊津都督府司马……”  “熊津城,应指熊津都督府城泗沘,据《三国史记》记载带方州、沙泮州亦在百济本土。这就是说从麟德(664—665)初至咸亨三年(672),黑齿常之均在熊津都督府任职,并未离开百济故地。


------------------------------------------------------------


这真是让人怀疑 他到底是研究历史的 还是创造历史的

首先  熊津城位于忠清北道公州市    泗沘城 位于忠清南岛扶余郡  一南一北 并不是一座城

其二 664~665年  黑齿常之在熊津城 不代表 他一直待到了672年  他是在  672年被赐官爵的 如果仅仅是败退, 那他算哪根葱 凭什么给他封官 ?  很明显, 他自663年投降之后 就一直替唐朝镇守熊津城  直到671年九月  薛仁贵他们的泗沘城被拿下了 他出城营救里面的一把手回国(唐)成功, 事后 给了他沙泮州刺史的虚衔

(因为此后 虽然百济再无唐朝势力了,但唐朝嘴上还没有承认自己的力量退出百济。一方面这也是因为汉江以北地区的 李瑾行等人给力 给了他底气 直到676年 安东都督府移到辽东 然后重新又在那里设 熊津都督府)


他在文中又 引 关于 祢寔进 的内容 说 他被记载 672年五月 死于莱州 他是正三品 左威卫大将军  位高权重,他这次从长安来到莱州 肯定是为了接替或指挥薛仁贵出任征讨新罗的鸡林道行军总管。薛仁贵此时是鸡林道总管  

但这又仅仅是一个猜测而已 ,而且非常扯   他何德何能 可以接替薛仁贵的位置?

这里 作者又不忘 添加这句 “然而咸亨三年(672)五月廿五日祢寔进却病故于莱州,这无疑影响了唐罗战争的进程,打乱了唐中央政府的战略部署,这也应该是熊津都督府失陷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者最后 还用  金法敏 因 石门之战惨败 而谢罪时  遣返的 部分唐朝官吏 说成是 随祢寔进前来 在渡海支援半岛的唐军途中 被俘的

文中  作者 还提到  祢军,是熊津都督府司马 新罗实在没有必要在熊津都督府战斗未结束时就将此人释放。


但是   据我了解  祢寔进 曾是 熊津城主  他绑着义慈王出城投降的,然后他就去长安当他的护卫去了  这个 祢军明显是 留在熊津城 继续为唐朝服务的祢家宗亲  他后来和黑齿常之一起 留守着熊津城  但在 营救泗沘城 薛仁贵的战役中 他作为原熊津都督府司马  被新罗军俘虏   黑齿常之 则 在成功营救出 薛仁贵之后 在长安 被冠以 新的 熊津都督府司马 的 名号。   后来  石门之战 李瑾行 给唐高宗长脸  原来这个司马 祢军 被释放回唐
虽然  文章作者 用了上述如此多的问题  去阐述了一个 唐朝的惜败  但 下面又不忘强调, 新罗之所以得逞,是因为 高侃和李谨行 只想打高句丽叛军  不想打新罗的原因 是因为 熊津地区的唐军其实都不是唐人而是百济人 战斗力太渣了 人还少(竟是扯淡)

更要命的是, 他还说

那么为什么唐朝消灭了高句丽、百济,却不讨灭新罗,至少也应废除金法敏!我认为还有以下原因导致唐朝接受新罗谢罪。第一 新罗外交手段高明,虽然对唐开战,但他始终承认唐朝是宗主国,新罗是藩属国,并数次请罪,而不是像高句丽那样桀骜不驯或是像百济那样不识时务,外交处置乖张。第二,唐朝失去的熊津都督府辖地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领土,得来更好,失去也损失不大。更何况是落到了藩属国新罗手中,对唐朝危害也不大。第三,唐朝此时最希望的是集中全力打倒吐蕃,


----------------------------------------------------------------------------------------------------

我所说的 中国历史界 对待朝鲜半岛的态度之问题  就是说的这种东西   


作者 凭什么说 金法敏 自始至终承认是藩属国?   凭什么说  唐军在674年之前,根本就没想真正干掉新罗?


金法敏接受 鸡林都督府都督 是在  罗唐联军攻陷泗沘城 之后  当时罗唐两军 还是同盟关系, 百济“余孽” 还没有消灭干净  但  金法敏 并没有听唐的话和扶余隆联盟   也一直没有听唐的话 夹击高句丽,而是 直到 668年6月才开始出兵   这已经说明 金法敏是根本 从一开始 没表现出 愿意配合的样子  只是在等待 唐朝自己 识趣 摘掉给自己扣上的帽子



这就引出了 论文作者另一个可笑的说法 他说

更何况唐朝只是把安东都护府的治所换了一下所在地,这是唐朝的内政,此后平壤地仍是唐朝领土。平壤以南地区是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因新罗助唐与渤海作战唐朝赐与新罗的。在唐上元三年(676)二月,唐朝未放弃平壤以南土地,并未退出朝鲜半岛事务。上元三年(676),新罗只是兼并了熊津都督府而已



-------------------------

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如果676年以后  唐朝还能再大同江以南行驶自己的权利,那 神文王怎么在 685年 始定九州??  

735年 新罗军 压根就没有和渤海军作战就撤退了,只不过是意思一下而已, 标志着新罗重新愿意接受大唐的册封和藩属国的地位。  大家各退一步, 唐朝也仅仅是口头上 正式承认了 新罗实际控制大同江以南的事实而已
正确的逻辑是你要证明战胜的是有番胡参与,战败的时候没有番胡参与。另外还要证明有番胡参与的是有多大比例?
2

评分次数

金法敏 因为战败而谢罪, 总共就两次,

第一次  672年8月 在 石门之战中 惨败于李瑾行后  

第二次  675年2月 在 七重城 再次败给李瑾行后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14:34 编辑
正确的逻辑是你要证明战胜的是有番胡参与,战败的时候没有番胡参与。另外还要证明有番胡参与的是有多大比例?
yingchuan 发表于 2017-5-4 14:03
具体每个战役的番兵比例 是没有办法具体了解的,但从指挥官的情况大致可以推断这支部队的番兵比例和战斗力,  指挥官是番将之后,明显在战斗力上大大提升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  我们看到了 唐军的数次胜果。  而 指挥官是汉将的时候, 基本上看不到胜迹  


当然了  这里面有些战役是 高句丽军 主动出击的情况下  被汉将率领的部队打败的情况也发生过,但攻和守毕竟代价不一样

泉男建 几次出击失败  和 泉男生这个人在中间帮助唐军不无关系

有一个事实 不能回避,那就是 唐军在最后一次大规模征伐高丽的战争中,是先营救了泉男生,然后给了他军权的前提下,在辽东战场上 包括汉将率领的部队能摧枯拉朽 或者说 能让一大片地区的主动投降的
唐朝 有两次 为了吐蕃的战事 把前方的汉族一把手调走的经历

第一次 是  670年 3月 李瑾行和刘仁轨打败了 渡过鸭绿江的 新罗高丽两万联军之后

第二次 是  675年 2月 李瑾行在七重城打败了 新罗高丽百济联军之后  


两次的心态,应该都是相似的,那就是 觉得应该是给了对方致命的打击了,可以暂时缓一缓了

但实际上  恰恰 这两次事件之后数月  唐军都遭遇了更致命的打击  第一次是 四个月后 新罗攻占了熊津八十二城事件。第二次是 导致罗唐战争全盘结果的 买肖城之役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5-4 15:20 编辑

关于买肖城之战, 我自己还想多说两句


国内普遍认为  这场战役 可能是不存在的 或者即使存在 也是 新罗败了 然后金法敏再次请罪 唐军主动撤军 双方就此停火  次年唐朝移安东都护府于辽阳



这个说法  根据的是以下几个记录

1  三国史记中  居然记载 新罗取得了如此大规模的胜利后 还向唐纳贡方物  

对于此,我则认为  这是金富轼的事大主义思想导致的篡改。 他是职责过高句丽和百济公然对抗天朝上国的人物。   很明显  在夸大了唐军的兵力(20万)的同时   又在记载新罗胜利的同时,不忘卑躬屈膝那一套,加上了 纳贡方物

2  《新唐书》没有记载买肖城大败,李谨行也并无任何受处罚

中原古代的春秋笔法而已。  薛仁贵在西域战败后,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反而任命为 鸡林道行军大总管



要我说   这场战役 就是发生了  唐军以李瑾行为总司令 军队中靺鞨兵比较多  军队大概四万规模, 然后被新罗打败了,  是一场惨败   金法敏也没有谢罪。 新唐书不想记录这件事情    金富轼在那里画蛇添足  不然 唐军凭什么挪安东都护府?
本帖最后由 wowow 于 2017-5-6 00:30 编辑

哈哈,这帖子到底想说什么呢?汉人打不过韩人? 只有靠蛮族来出头么?然而稍微仔细一读就知道你这帖子有不少歪曲成分,是在玩文字游戏,刻意把汉将功劳抹掉,全算在蛮族武将身上。说什么刘仁愿是匈奴族,也不看看人家家族早已经汉化多少年了哪还有什么匈奴特质,那你还不如说今天山东姓丛的人全是匈奴了。与其说刘仁愿是蛮族,倒是隋朝几次败于高句丽的鲜卑系统军主将宇文述、于仲文跟蛮族的关联性更大。再说,隋朝远征高句丽军中也不单只有汉将,身为鲜卑裔的杨义臣就是其中胡将之一。而唐破高句丽军中汉族悍将如苏定方、薛万彻、薛万备、薛仁贵等人则被你一再省略,单单只是强调契苾何力一人。还有,起最关键作用的,攻灭高句丽的唐军总指挥李世绩,难道也是胡人?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