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何用宫女造京观,天上人间会相见!娇娃个个爱高攀,嫁与钱权享缱绻!

考古最新发现:秦始皇陵大批活人殉葬,专家称:是碎尸陪葬的少女
2017-05-19 19:54 |发布者: |来源: 聚新闻|评论: 0
导读:秦始皇作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不但生前显赫,就连死后的陵墓,都是几千年来国人谈论的焦点,堪称天下第一皇陵。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秦始皇陵墓的一小部分,陪葬的大型兵马俑坑,而陵墓的核心则还是一个迷。史书中关于秦始皇陵被盗的记录很多,我们先来看一下:

《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
《汉书》记载:“项籍燔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其后,牧儿亡羊,羊入其凿,牧者挥火照求羊,失火烧其臧椁。”
《水经注》记载更详细:“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关东盗贼销椁取铜。牧人寻羊烧之,火延九十日不能灭。”
史书中记载的内容,有两点重要的信息,第一,项羽曾经发动三十万大军盗挖秦始皇陵;第二,一个放羊小孩失手烧了秦始皇陵墓地宫。

对于第一种说法,已经得到证实。考古人员虽然没有发掘秦始皇主陵地宫,但附近陪葬坑大部分已经被发掘,在陪葬坑中出土了一面项羽部队的旗帜,上面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个“楚”字,刘邦、项羽灭秦,项羽所打的旗号正是“亡秦复楚”,这面旗帜可以断定为项羽的。这面旗帜出现在这里,说明项羽挖过秦始皇陵,他的手下在匆忙中把“楚”字旗落在了皇陵里,这就说明,当年项羽大军确实到挖过秦始皇陵墓。

至于第二种说法,我们不妨来大胆的假设一下。项羽大军在盗挖完秦始皇陵墓地宫之后,将盗洞口简单的掩埋,就匆匆的离开了现场。几年之后,由于雨水的冲刷,盗洞口重新露了出来,正巧被一个寻找小羊的孩子看见,就拿火把进入洞中查看,最后失手烧了地宫。一个放羊的小孩,能够进入到机关重重的秦始皇地宫,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小孩走了盗洞进入的地宫,里面机关都已经被破坏掉了。
在刚刚结束的为期五年的秦始皇陵墓考古勘探中,考古人员又有了新发现。在秦始皇陵墓的周围,考古人员共发现大小陪葬墓多达188座,其中这次发掘了10座。陪葬墓中的情形,让秦始皇这位“千古一帝”的“残暴”再次得到了印证。

参与发掘工作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部副主任张卫星说:在这10做陪葬墓的填土中,都发现了散乱的人骨,通过鉴定,这些人骨的主人都是年轻的少女。为什么尸骨会残破不全,而且出现在墓道的填土中?张卫星解释道:“这些少女应该都是活人殉葬之人,在别的地方被处死后,在简单的埋葬在墓道中,不是墓室里,也可以看出秦始皇时期殉葬制度的残酷、血腥。”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韩国南部庆州宫殿遗迹发掘出古代人骨 或证活人祭祀存在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6月04日 12:07






人骨或证明“人柱”祭祀习俗的存在。



今次发现位于庆州月城。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韩国南部庆州一处宫殿遗迹,近日有考古学家发掘出古代人骨,相信是当时被牺牲用作奉神,以祈求神灵保护宫殿。这次发现或是当地关于“人柱”活埋祭祀习俗的首个证据。


韩国国立文化遗产研究所上周二表示,有关发掘工作自前年6月已展开,近日在庆州月城遗址找出的两具人骨,相信可追溯至新罗时代,即公元前57年至公元935年之间。研究所人员指,这次发现显示古代朝鲜皇室会将人活埋,以祈求神灵保护宫殿等建筑物永不受损。


惟首尔崇实大学有教授指,现时太早判断这些人为何埋葬该处。研究所指,月城的建筑有助了解古代韩国人如何兴建墙壁,而他们将会化验今次发现的人骨,了解古人的生活习惯。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6-7 14:00 编辑

天上白玉京,天主的确是爱京观的。道观如此,天主教堂也如此,大概因为神佑,天主教-基督教成了科学启蒙文艺复兴的渊薮!

五大最神秘的人骨教堂 胆小者千万慎入!


2016-07-28 11:24:25 来源: 趣闻猎奇举报


一般的教堂都是圣经或诗文的,但充满了骷髅头的教堂,你是否会觉得是什么恶魔还是恐怖的宗教。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的五个世界上最着名的人骨教堂,让你对教堂有一种全新的解释。
(原标题:揭世上最神秘的人骨教堂,胆小者千万慎入!)


在古老的时候,处理尸体的方法并没有现在这么好,所以当碰上战乱或是疾病,死亡人数激增,但地下墓穴或是墓园没有空间的时候,僧人或是牧师就必须以其他的方式来处理亡者的尸体了。以下这些人骨教堂,只是一种装饰,也是替死者善后的一种方法,某种层面来看,更是一种功德。
1. 义大利圣贝纳迪诺骸骨教堂(San Bernardino alle Ossa, Italy.)

2. 捷克人骨教堂(Sedlac Ossuary, Czech Republic)



3. 波兰切尔姆纳人骨教堂(Czermna “Skull” Chapel, Poland.)

4. 罗马嘉布遣会圣母无玷始胎教堂(Our Lady of The Conception of the Capuchins, Rome)


5. 秘鲁圣方济各圣殿与修院(Monastery of San Francisco, Peru)




其实这样看下来,骷颅头也不是那么恐怖,反而成为一种艺术,把死者的骨头融入教堂,让未来的更多信徒或是民众都可以来欣赏、景仰,其实也是另类的尊重跟价值吧!快把这么奇妙的建筑分享出去!

本文来源:趣闻猎奇 责任编辑:任颖文_NQ2888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6-9 12:50 编辑

文武之道,都是防贼讨贼灭贼的!
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
在古代,长城就是汉家国境,战士持戈保卫边疆和都城,西边横断山、东南大海是天然屏障,此即“國”字!当然这个“國”本义乃诸侯封土而已(即使周天子的份土也跟诸侯领土是等量齐观的,犹如今日大英帝国有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加拿大自治领、新西兰自治领、澳大利亚自治领、……)。天子是天下君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分封建制五服屏藩,领导天下诸侯(略类似总统联邦制,当然这“总统”是世袭的天子)。
● 国
(國)
guó ㄍㄨㄛˊ
 1. 有土地、人民、主权的政体(古代指诸侯所受封的地域):~家。~土。~体(a.国家的性质;b.国家的体面)。~号。~度(指国家)。~策。~情。~法。~力。~防。~威。~宝(a.国家的宝物;b.喻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人)。~格。~魂。~是(国家大计,如“共商~~”)。
(自汉典网“http://www.zdic.net/z/17/js/56FD.htm”)
近代以来,不再使用戈矛刀箭之类冷兵器保卫國家了,而且长城亦在疆域之中矣,所以“國”字可谓过时了。简化字之变革可谓顺天应人。
我们国家有玉京,有新的钢铁长城——人民子弟兵保卫的国境,所以“国”字非常契合新的时代意义!更有国歌,阐发此意: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折叠 1978年至1982年版本


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

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

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的斗争。

前进!前进!前进!

我们千秋万代

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前进!前进、进![1]
孟姜女与万俟卨郎(万喜良)的传说,比拟长城是用老公,哦,用劳工的血肉、骨骼筑成的!其实有京观传统的民族几乎都有类似的比拟,比如美利坚合众国西部大开发年代修筑的那铁路“每一根铁轨下面都枕着一具XXXX(华人或爱尔兰人)的尸骨”,看来人定胜天,做成天上白玉京一样的工程,没有“人祭”是不行的!玛雅文化那么落后,然而金字塔一枝独秀,大概就是因为人祭感天动地令其成事了吧?!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血肉筑长城,骷髅筑人头金字塔,这不就是京观嘛?!有长城拱卫玉京,这不就是“国”字?不愧是国歌,道出了本质,道出了天机!昔日保家卫国的血肉之躯基本已经化为烈士、英魂,留下如玉的骷髅或舍利(火化),当然今天的血肉之躯——人民子弟兵依然在保卫这充满冰清玉洁英灵的神州!愿演习强军,演戏强国,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手游丢官,隔岸观火坐看缅北华人挨屠各的事情越来越少(缅北华人也是昔日拱卫边防长城的遗民呀)!保家卫国,大号是中华,万里长城永不倒,做个勇敢中国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言与神同在,天人感应呀!正说着京观,墨西哥城就发现了古阿兹特克的一个金字塔(虽非人头金字塔,但也是活人祭祀的京观)。

墨西哥城中心区发现古神庙 主塔保存完整
支持 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高清查看大图
全屏观看

2017.06.08 15:31:19













00:00 / 00:00



关闭当地时间6月7日,墨西哥墨西哥城,在墨西哥城中心区发现一座古阿兹特克神庙,包括完整的羽蛇神伊厄科特尔主塔、一座女神塔以及仪式球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乃曼 发表于 2017-6-9 20:25

记载丁零(高车)与匈奴语言大同小异挺多的:

转自天涯论坛http://bbs.tianya.cn/post-no05-62459-1.shtml:以下摘自各种历史文献:

高车,盖古赤狄之余种也,初号为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其语略与匈奴同而时有小异,或云其先匈奴之甥也。《魏书》

铁勒之先,匈奴之苗裔也,种类最多。其俗大抵与突厥同。(隋书)

回纥,其先匈奴之裔也,俗多乘高轮车,元魏时亦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勒。(旧唐书)

突厥阿史那氏,盖古匈奴北部也。(旧唐书)

悦般国,在乌孙西北,去代一万九百三十里。其先,匈奴北单于之部落也。为汉车骑将军窦宪所逐,北单于度金微山,西走康居,其记羸弱不能去者往龟兹北。地方数千里,众可二十余万。凉州人犹谓之“单于王”。其风俗言语与高车同,而其人清洁于胡。俗剪发齐眉,以醍醐涂之,昱昱然光泽,日三澡漱,然后饮食。其国南界有火山,山傍石皆焦溶,流地数十里乃凝坚,人取为药,即石流黄也。《魏书》
  可以看出,多种文献都记载了铁勒为匈奴后裔,最关键的是铁勒(高车)其语言与匈奴差不多。
  而且匈奴的多种风俗与突厥等差不多,如:
  岁正月,诸长小会单于庭,祠。五月,大会龙城,祭其先、天地、鬼神。(史记)
  而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生,夕拜月。(史记)
  举事常随月,盛壮以攻战,月亏则退兵。(史记)
  贵壮健,贱老弱。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史记)
  而突厥:
五月中,多杀羊马以祭天《隋书》
  大抵与匈奴同俗《隋书》
  贱老贵壮《隋书》
  敬鬼神,信巫觋《隋书》
  候月将满,辄为寇抄。《隋书》
  可汁恆处于都斤山,牙帐东开,盖敬日之所出也。每岁率诸贵人,祭其先窟。又以五月中旬,集他人水拜祭天神。《北史》
(自:http://www.ranhaer.org/redirect.php?tid=35281&goto=lastpost#lastpost
今天是夏历五月十五,是匈奴、突厥传统上很重要的日子。我们知道,端午节对于楚人是重要节日。端午节划龙舟,跟匈奴、突厥在龙城或水边祭祀天神似乎也是同源的。匈奴出于夏后氏,夏后氏出于高阳氏,楚人祖先也是出自高阳氏,看来挺有道理的,敬鬼神,信巫觋似乎也是楚越之风。这可以算作胡-蛮同源的文化证明。
据说原来的端午节如果按十月太阳历是夏至节——《端午礼俗看中国人的和谐理念_中国网》?夏至太阳高度最大,对于崇拜太阳的“高阳氏”来说,必然意义重大!夏朝的名字,就跟仲夏节有关。有仲夏节的北欧人,也有龙舟、船棺、战斧(钺)等接近华夏的文化特征,足证三皇五帝时代的天下真是囊括四海、并吞八荒的!也因此统一“天下”、威加“海内”的嬴政敢于自称“皇帝”。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6-18 23:00 编辑

本人考证过“滇”通“颠(头顶)”通“天”;魋结的发髻很像螺蛳壳的形状,彝族有称其为“天菩萨”。这螺蛳壳如果比拟为人的发髻(一如曹公割发代首),也不愧为天上白玉京呀!十二城五楼,“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大理有五华楼,丽江有五凤楼;难怪昆明与昆仑似乎词源相关,昆仑山有玉京峰啊!古代南诏就做过京观: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三》条记载详之,曰:天宝十年四月,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讨南诏蛮,兵败,死者六万人。南诏“阁罗凤敛战尸,筑为京观。”唐太宗为中国子弟从高句丽鸡头那里争的那口气,经此一败耗散殆尽!呜呼!(新寓言:大唐回梦_情系缅北吧_百度贴吧,唉,如今缅夷进犯鸡的屁,天朝积德癖发作仍然没奈何)
(看下面新闻评论,发现真是阴气重,有些不可言传的神秘性)

云南晋宁惊现9口汉代水井 该地疑似古滇国村落
支持 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高清查看大图
全屏观看

2017.06.18 14:13:31






00:00 / 00:00
2017年6月15日报道,1956年,“滇王之印”在昆明市晋宁区石寨山出土,确证了“古滇国”的存在!可古滇国时期的人们居住在哪呢,那时的城市是什么样子,这个疑问一直没有解开。通过3年多努力,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所带领的团队,似乎已经找到了古滇国人的一个聚居地。供图:东方IC
历代典籍文献对云南古代的历史记载甚少,见于汉代司马迁《史记》中也只有寥寥数语:“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自汉代以来的2000多年间,由于没有新的资料,学者对“滇”是否存在保持怀疑。
1953年,一位姓汪的古董商拿了几件青铜器来到云南省博物馆,请求鉴定其价值。博物馆业务人员顺其线索对晋宁石寨山进行了考察,后经国家批准先后于1955年、1956—1957年、1958年、1960年、1996年进行了五次考古发掘,共清理墓葬87座,出土大量铜、铁、金、银、陶、玉石、玛瑙等质地的文物,其中以鼓、贮贝器、扣饰等各式各样造型生动、形制古朴不同于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最具特色。
最重要的发现,当属石寨山6号墓中出土的黄金质地“滇王之印”,这不但确证了“古滇国”的存在,同时也证明了司马迁《史记》记载的可靠。“滇王之印”的印章形制,根据《汉旧仪》当属列侯的规格,但却是王印,这表明滇王国同西汉中央王朝有着密切的政治关系。“滇王之印”现入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
石寨山墓地被发现之后,考古人员又在江川李家山、昆明羊甫头发现了滇文化典型墓地,通过对器物形制、雕像的释读,正在逐步了解古滇军事、政治、经济、商贸、生产、生活等方面的历史。2010年,澄江金莲山古墓群,出土器物以陶器和青铜器为主,与晋宁石寨山、江川李家山大体为同一时代。
近日,记者来到晋宁区上蒜镇上河西遗址考古发掘现场。通往考古发掘现场的路上,满是挖出来的螺蛳壳。现场挖出来好几个大坑(探方),十几名工作人员正在两个坑里挖土、测量、记录,升降机不断把土方从坑里运上来;还有两个大坑积了很多水,挖掘时间应该更早了。坑与坑之间的埂上也布满了螺蛳壳。
蒋志龙指着那两个积了很多水的坑说:“这里出土了汉代的9个水井,其中一个还保有井圈和井栏,这在全国来说都是不多见的。”考古人员把井圈做了修复,还用特殊方法对井栏进行保护处理。除了这些,这里还出土了很多陶器、瓦片、青铜器和有待鉴定的植物种子。记者还看到一盆像桃核一样的种子。
“原来我们认为滇人应该居住在山脚,因为墓地都是在山上发现的。”蒋志龙说,“通过上西河遗址的发掘,我们倾向认为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聚落(村落)遗址,在比现在滇池水位(海拔1887米)还低的下面发现古滇时期的聚落遗址,这本身就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在滇池东南岸的上蒜镇境内极有可能存在在滇的都城遗址,我们正在通过逐年的考古工作,慢慢证实。”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上西河遗址仅是滇池东南岸发现的众多考古遗址群中的一个很小部分,通过小规模的考古发掘来验证前期大量的考古调查和勘探的结果,是石寨山大遗址考古项目通用作法,目的是搞清古滇文化的遗址分布状况和埋藏情况,为在将来建设石寨山古墓群大遗址考古公园提供考古材料。该项目得到了云南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

————————————————————————————————————————————————————————————————————————————
最近论证辟邪的桃子比较多,比如夸父的桃林什么的。这就出了一堆桃核儿!辟邪、辟邪,六脉神剑一阳指,急急如律令!呵呵哒!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7# 癯鹤 借题发挥,重发旧文!声援缅北华人,愿国人有以为也!
新寓言:大唐回梦
我忽然梦回大唐,开元天宝的泱泱盛唐,雍容华贵,仪态万方,令人陶醉。
大唐也是一个喜欢做梦的时代,黄粱一梦,南柯一梦,……
大唐有资本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盛唐GDP我没统计过,但估计在世界上数一数二。
转眼有人“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有人“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底妆泪红阑干”。
大义觉迷的诗歌记录了睡狮美梦忽然惊醒的时代。
在天宝的太阳过了唐高丽的正午时空后,日转西南,一个叫南诏的国家异军突起。
几次败仗,大唐丢掉了诸葛孔明用七擒七纵开辟的旧疆域——南中。
高力士进言:“弃滇地以保中国,顾头无须顾屁股。”玄宗才就坡下了黔之驴。
同时,西方一个叫马哈莫迪的教主创立的国家在怛罗斯大败唐军。
随着太阳西下,汉唐文化在西域逐渐式微,新式墨家文化逐渐回门开展沙漠绿化。
有两头鬣狗叼着母狮的头颅耀武扬威,得意洋洋,吓坏了两脚羊们。
那头死去的母狮叫“杨贵妃”,有人说,她没有死,《长恨歌》为证。
据说母狮的魂魄跑到了折蓬莱,后世简称“折盘”的地方,带着“长恨”。
然后噩梦,必然不止惊醒了唐明皇,也惊醒了创练《葵花宝典》的高力士。
唐玄宗喜欢下大棋,有一位名叫王积薪的棋中圣手因此得宠。
玄宗西南狩,王积薪弈技竟然不抵遥远山甸子里的蜀中村姑,玄宗遂惭,知西南确有圣人!
玄宗将崩,梦天神与语:“大梦其久矣,非鸦片无以开,大梦其深矣,唯禁鸦片之地可醒之。”
玄宗死在了梦里,悠悠千载,常与杨玉环魂游天地,觅神明所语之情景何得实现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言与神同在,天人感应呀!正说着京观,墨西哥城就发现了古阿兹特克的一个金字塔(虽非人头金字塔,但也是活人祭祀的京观)。

墨西哥城中心区发现古神庙 主塔保存完整
支持 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高清查看大图
全屏 ...
癯鹤 发表于 2017-6-8 22:00
刚看到一则新闻,又回到咱说过的燕京之戎(我证明过“燕”是“亚特兰蒂斯”的简称)的筑“京观”的传统上了,不知道那些骷髅是否能检测DNA,这将有助于研究文化传播:
2017年07月04日06:45 新华网

墨西哥出土大型骷髅塔 古祭祀文化再添疑点


[url=][/url][url=][/url]
分享 0评论

墨西哥出土大型骷髅塔 古祭祀文化再添疑点

分享 0评论

  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城出土大型骷髅塔,原以为有助揭开墨西哥古文明祭祀文化之谜,没想到随着发掘深入却浮现出更多疑点。
  自2015年以来,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城阿兹台克大神庙附近的圆柱体建筑中发现650多个呈塔状摆放的骷髅头骨和数千骨骸,其中大多与石灰岩融为一体。
  这些骷髅头骨和骨骸可能是传说已久的大型骨头塔的组成部分。根据16世纪入侵墨西哥并导致阿兹台克文明消亡的西班牙殖民者叙述,墨西哥古文明有着独特的祭祀文化:将成百上千战俘的头颅割下,堆砌成高塔祭祀太阳神和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
  最新出土的骷髅塔却显示,这并不是阿兹台克祭祀文化的全貌。根据当年西班牙殖民者的叙述,考古学家本以为,骷髅塔中遗骸应该是男性头盖骨,尤其以年轻男性为主,因为他们是构成军队的主力。然而,考古学家在骷髅塔中发现了不少属于妇女和儿童的头盖骨,而他们“应该不会参加战争”。路透社2日援引参与发掘的人类学家罗德里戈·博拉诺斯的话报道:“一定有什么我们未曾记录的事情发生过,这是大型骨头塔研究中全新的、第一次发现。”(袁原)【新华社微特稿】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4 16:53 编辑

29# 癯鹤
根据16世纪入侵墨西哥并导致阿兹台克文明消亡的西班牙殖民者叙述,墨西哥古文明有着独特的祭祀文化:将成百上千战俘的头颅割下,堆砌成高塔祭祀太阳神和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
这大概是“京观”又叫“武军”的原因。
发现一条有图片的新闻,图样图森破,some 骷髅 naive!

墨大神庙附近出土676具头骨 疑为恐吓侵略者

分享 0评论
2017年07月04日07:01 环球网
墨大神庙附近出土676具头骨 疑为恐吓侵略者

分享 0评论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每日邮报》7月2日报道,来自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及历史学会的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大神庙附近挖掘出了676具头骨,他们认为这就是“休伊骷髅堆”的一部分。这一考古项目始于2015年,目前,挖掘工作仍在以继续。
  墨西哥大神庙位于阿兹特克时期首都特诺奇提特兰城,即如今的墨西哥城。考古学家们已经在石灰中发现了650多具头骨和数以千计的骨质碎片,它们呈圆柱状排列。根据现有史料记载,建造该骷髅堆是为了恐吓以赫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s)为首的西班牙侵略者。阿兹特克文明中也有用活人祭祀太阳神的礼节性活动。
  此次挖掘过程中人类学家首次发现,在已出土的676具头骨中出现了妇女和儿童的头骨。生物人类学家罗德里戈•博拉尼奥斯(Rodrigo Bolanos)说:“我们一开始认为只有年轻男性才会去当兵,而妇女和儿童应该不会参与战争。这绝对是一项新的发现,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记载。”(实习编译:甘鹏辉 审稿:朱盈库)

文章关键词:大神庙 头骨 墨西哥
我要反馈保存网页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9# 癯鹤
根据16世纪入侵墨西哥并导致阿兹台克文明消亡的西班牙殖民者叙述,墨西哥古文明有着独特的祭祀文化:将成百上千战俘的头颅割下,堆砌成高塔祭祀太阳神和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
这大概是“京观”又叫“武军”的原因。
阿兹特克的太阳神和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名字很有意义。拆分开来,先说“维齐洛”,发音很接近“维齐尔”,那么看看波斯语中的“维齐尔”:
语源
编辑
巴列维语(Pahlavi)的维齐尔一词在中古波斯语里是“域切尔”(Vichir)[1] ,源自阿维斯陀语的“域切拉”(Vichira),解作判决者或仲裁者[2] 。在语言学上,这与拉丁语的维卡里乌斯(Vicarius)有关。维齐尔在1562年成为英语[3] ,译自土耳其语的维西尔(Vezir,“顾问”)及阿拉伯语的华西尔(Wazir,“负责者”[4] ),其词根华察拉(Wazara,“承受”)衍生自波斯语维齐尔(Vazier)[5] 。
(自百度百科“维齐尔”)
华夏族里少昊后裔有威姓(隗姓),蚩尤做过少昊,是二后之一,地位仅次于帝。蚩尤是战神,感觉“维齐洛”就是“威蚩尤”。这么来看,禺夷、月氏之名可能也接近蚩尤。这么来看,俄语等欧洲语言的“维奇、伏齐”,美洲“委内瑞拉、维拉科查”等名词皆可能与之有同源关系。
“维齐洛波奇特利”的“波奇特利”发音很接近“butcher”(屠夫,对战神常用的比拟,比如白起。奇怪,“白起”发音和“波奇”咋这么像?言与神同在呀!)、“特勒”(狄历、大理、拖雷)。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看来哥贝克利巨石阵也是某种类型的“京观”,这种弄碎头骨的京观好像在三道海子巨石堆也发现了:


哥贝克力石阵发现刻有长线条的头骨碎片,使考古学家们困惑

2017/7/5 9:53:18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在土耳其哥贝克力石阵(Göbekli Tepe)挖掘处发现的史前头骨,德国考古学研究所(German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刻有蓄意的长长标记。他们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的公开获取网站上的论文,描述他们一直在研究这个头骨碎片,并且为所发现的标记提供了一些可能的解释。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从东南方来看在哥贝克力石阵的D栋建物的柱子。: German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DAI)

哥贝克力石阵是以现在位于土耳其南部的一座古老寺庙来命名,大约建于在11,000年前的石器时代。过去二十年来,工人一直在现场,清除覆盖在T型石灰岩厚块的土壤,其中一些厚块从地面耸立高达18英尺。到目前为止,现场的研究人员报告指出,这座寺庙看起来不像是住宅区,反而像是当地人聚集在一起执行仪式的寺庙。其中一项这样的仪式似乎涉及到使用人的头骨,数百颗头骨破裂成碎片,丢弃在石灰岩柱子之间的区域。这些研究结果造成研究人员把这个遗迹标记为最早的头骨邪教之一。在这项新的努力中,这些研究人员报告指出,一些头骨碎片被发现有切割线。



这个团队判定他们所发现带有独特标记的头骨碎片刚好是3个人的,每个都有直线深沟刻在骨头中,而且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孔钻过头顶。这些沟的深度在0.2到4毫米之间,并且由使用石头工具的人明确地刻出,而不是由另一种动物或其他自然过程造成的。同样地,这些沟被判定是在这个人死后刻的,因为没有出现自然修复的骨头生长。此外,看起来这些沟是在这个人死后不久就被刻的,趁骨骼还依然相当有弹性的时候。



来自哥贝克力石阵的拟人描述。(A)故意断头的人类雕像(高60公分)。(B)礼物持有人手中握有一颗人头(高26公分)。(C)第43号柱(建物D),带有半浮雕的猥亵无头个体,一只手举起来(右下方)。

因为不清楚为什么这些沟只出现在三颗头骨上,这些研究人员放弃做出理论。他们认为最有可能的可能性之一是,当使用钻孔来把这个头骨吊起到一个柱子时,这些沟被用来固定绳索,可能是当作一种吓唬敌人的方式。



人造头骨修改细节。A、C、D:雕刻物。B:钻过的穿孔。



头骨3的额骨碎片与雕刻物(1)和切痕(2,3)。



有切痕的头骨碎片。



哥贝克力石阵头骨的示意图。灰色,保留成分;红色,修改。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32# 癯鹤
癯鹤发表于 2017-5-28 21:00 | 只看该作者



何用宫女造京观,天上人间会相见!娇娃个个爱高攀,嫁与钱权享缱绻!

考古最新发现:秦始皇陵大批活人殉葬,专家称:是碎尸陪葬的少女
2017-05-19 19:54 |发布者: |来源: 聚新闻|评论: 0
看来哥贝克利巨石阵也是某种类型的“京观”:


哥贝克力石阵发现刻有长线条的头骨碎片,使考古学家们困惑
2017/7/5 9:53:18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
癯鹤 发表于 2017-7-6 13:56
哥贝克利巨石阵那石人像也极像奥库涅夫文化的石人像,可能为突厥石人和汉族石翁仲的源头。是史前全球化、全数迁移理论、塞人东西交通的又一证明呀!

这种弄碎头骨的京观好像在三道海子巨石堆也发现了:
新疆青河三道海子遗址群

发布时间:2017-03-22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1339
  三道海子遗址群位于新疆青河县查干郭勒乡小青格里河的河源之地,阿尔泰山分水岭处,现为夏季牧场,2001年“三道海子墓葬及鹿石”被评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海子地区海拔约2700米,在三个大小不一的谷地中有三群大小不一的湖泊,因此被称为“三道海子”。迄今的调查显示,三海子地区共分布巨型石堆遗址3座、中型4座,小型约百座,鹿石约60通,岩画地点若干处。

  三海子遗址群在单体规模、结构和数量上都非常引人注目,一直以来人们对其年代和性质猜测颇多。为此,2013年至2016年的四个夏季,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连续在青河县三海子遗址群开展了考古发掘工作。

  2016年的工作分为两项,第一项是发掘了托也勒萨依遗址,面积约800平米。第二项是发掘了山下查干郭勒河河谷地带两个地点的8座墓葬。

  2016年,考古队发掘了花海子托也勒萨依遗址,布了7个10×10的方,后来又扩了方,总面积约800平方米。这个遗址主要由鹿石和祭祀圈构成,通过发掘,揭示了这类遗址的内涵,发掘出21个石构祭祀圈,重要的发现是埋藏于土里的3通鹿石和一些保存完好的祭祀圈。

  通过考古工作可知,花海子三号遗址为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中心石堆填于不规则圆形浅坑中,其中有十个夹少量石块的土堆,现存两通鹿石,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东南辐条末端叠放的刻纹或素面的盾牌石,西南辐条几乎全为盾牌石构成,在遗址中心石堆中也放置若干盾牌石。中心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列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头骨,为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基因为东亚序,单倍型类型D,另外发现两枚羊齿。人骨下发现一大一小两根木桩。

  美依尔曼的十座遗址围绕花海子最重要的泉源分布。2014年考古队发掘了3、4、5、8号遗址,2015年对5号遗址的中部探沟做进一步的清理,再次确认剖面构成。同时对美依尔曼8号遗址的剖面进行了发掘,在去年发现人残肢骨的中部发现了残的人头骨,说明8号遗址中部的确安葬了人的骨架,但是没有任何随葬品,因此,这个遗址一方面可以说是一座墓葬,也可以说是一座泉眼旁的祭祀遗址。

  花海子三号遗址湖北对岸大片的坡地是成拜特,有三十几座小型遗址沿干涸的河沟南北两侧连续分布。成拜特遗址有中型石围石堆、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各两座,其余基本为圆形石堆。2015年在成拜特发掘了六座圆形石堆遗址,另外解剖了2个祭祀小石圈。通过发掘可知,这些石堆全部为祭祀遗址,高处两座有很少的马齿、羊齿和羊骨,三座只有石头结构,没有骨骼和器物,祭祀小石圈结构和花海子三号遗址的祭祀圈一致,石圈内有烧灰痕迹。

  在花海子三号遗址意外发现一座蒙元时代利用古代石堆安葬的石板墓,墓主为一年轻女性,随葬了仿东汉龙虎纹镜、带纹饰的蓝色玻璃珠、带彩色玻璃太阳花纹饰的黑珠饰、玻璃珠、肉红石髓珠、银碗、铁器等,墓主身上部分衣物尚保留至今。通过杭州丝绸博物馆赵丰馆长的研究,发现这些丝织物为蒙元时期的丝绸,蒙元墓葬的发现为草原丝绸之路增添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公元前第一千纪初期,欧亚草原进入早期铁器时代,经济游牧化,社会急剧复杂化,早期游牧国家形成。强势的部落在骑马为特征的机动性军事力量的基础上,运用文化软实力整合周围的草原部落。整套蕴含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艺术主题和王权威权物、大型王族墓地、季节性的大型礼仪中心是其标志。蕴含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垂蹄伫立金鹿、蜷曲或者垂足雪豹、垂足野猪的器物或者纹样,还有圆锥状金耳坠随着文化的强盛广泛流传。从三道海子的考古发现看,在三道海子约有大小十座带鹿石的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这里分布的以石围石堆和石堆遗址为代表的遗存几乎都是祭祀遗址。从阿勒泰市东部至青河县为此种遗址集中分布区,另外在天山北麓也有零星分布。蒙古中西部、俄罗斯阿尔泰-萨彦地区和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均有分布。这种十字轮辐的遗址和太阳、星宿、银河等天体运动有密切的关系,是早期游牧王国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俄罗斯图瓦阿尔然墓地和三道海子祭祀遗址文化遗存反映的相似性,比如头冠状鹿石,流行垂蹄状立鹿、雪豹和野猪纹,主方向为东南向,多以石板建筑,大石堆周围分布大量的石构祭祀圈和祭祀堆等。俄罗斯图瓦阿尔然墓地和三道海子祭祀遗址可能是同一群人留下的遗存,根据规模和高等级的器物分析,阿尔然墓地是早期游牧国家的王族墓地,三道海子是其夏季的礼仪中心。从现在的考古发现看,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以前,萨彦-阿尔泰地区势力最强大、文化最发达的人群分布在图瓦、蒙古西北和中国以青河、富蕴为中心的阿尔泰山地区。其文化影响跨越欧亚,东至兴安岭,西至喀尔巴阡山。从时代和扩张态势等因素分析,以阿尔然墓地和三道海子遗址群为代表的艾迪拜尔/三道海子文化可能是西方文献中的“独目人”,中国文献中的“一目国”留下的遗存,可能是欧亚草原最早建立游牧国家的人群之一。

  三道海子遗址群所在山谷的地理生态环境在整个阿尔泰地区非常独特,风景壮丽。遗址本身在阿尔泰山海拔3484米的雪峰之下,东部不远蒙古境内为海拔4362米的蒙赫海尔汗山,三道海子是小青格里河、查干河的河源之地。由于各种原因,三道海子最终被早期游牧王国统治集团选为夏季祭祀圣地、礼仪中心,与控制阿尔泰黄金资源有关系。通过在阿尔泰山巅谷地定期举行的礼仪活动,早期游牧国家的首领及其核心集团控制着与上天、诸神的沟通,宣传其崇拜的思想和文化,垄断黄金、宝石等资源,同时向其统治范围内的次一级首领分配其拥有的各种资源,不断确认和加强其合法性,增强不同地区人群之间的认同和凝聚力。这些做法成为文化遗产和统治经验,为后续的斯基泰、塞人、大月氏和匈奴等游牧国家所继承和发扬。

  独目人的强盛可能间接导致了斯基泰的西迁。西周的灭亡是申侯、缯侯合谋召犬戎伐周,杀幽王于骊山之下联合进攻导致的一个历史性事件,这和其西北方向独目人强大的时间几乎重合。因此,独目人的强盛成为了这个时代欧亚草原以及周围农耕文明很多重大事件的历史背景,其扩张和对草原部落的整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形成。

  从青铜时代末期到早期铁器时代早期,正好是草原社会从畜牧经济为主的社会向游牧经济为主的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三道海子遗存是研究欧亚草原地区社会经济演化的重要材料。对于研究游牧化、大型礼仪在社会复杂化过程中的作用具有重要的价值。是今天了解早期游牧王国组织能力、统治意识、天文以及精神世界的重要资料。

  总之,三道海子石构遗址群在整个欧亚草原地区具有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价值,建立和使用这些遗址的古代游牧王国是公元前9至前6世纪联系俄罗斯南西伯利亚、蒙古中西部、哈萨克斯坦东部和中国北方山地草原地区游牧人群和文化的核心,是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积极开拓者,他们的文化影响跨越欧亚,他们留下的文化遗存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和社会价值。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阿勒泰地区文物局 青河县文物局




—————————————————————————————————————————————————————————————————————————————————————————
花海子三号遗址中心石堆
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头骨,为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基因为东亚序,单倍型类型D,另外发现两枚羊齿。
这既然测试了基因,证明为东亚序,但是语焉不详,让人失望,到底是Y染色体单倍型类型为D,还是线粒体单倍型类型为D?希望有知之士告知,谢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8 01:01 编辑
123
29# 癯鹤  

这大概是“京观”又叫“武军”的原因。
阿兹特克的太阳神和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名字很有意义。拆分开来,先说“维齐洛”,发音很接近“维齐尔”,那么看看波斯语中的“维齐尔”:
(自百度百科 ...
癯鹤 发表于 2017-7-4 12:21
日前偶然发现刘先主席家先世秘辛:
有关刘少奇犹太血统的传说,主要流传在西方社会,华人世界很少提及。即使在文革高潮时期,刘被诬蔑为“里通外国”,造反派也没有指控他“非我族类”。与此同时,不少西方人却开始关注刘的族群身份。美国历史学家高斯坦(Jonathan Goldstein)回忆说:“1969年后,当我提到自己在研究中国-犹太关系方面的兴趣,我偶尔会被问到‘中国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是犹太裔吗?”几位西方学者也在他们关于中国的著作中提到刘少奇的“疑似”犹太血统。甚至有传言说,一位法国记者曾经在刘少奇家中看到过希伯来文的犹太经书。

据高斯坦考证,西方有关刘少奇犹太人身份的文献记载出现于六十年代早期。1961年,一本刘少奇的传记在法国出版,名为《刘少奇:红色僧侣》。作者威泽尔(Hans-Heinrich Wetzel)自称曾是德国共产党的党员,在苏联和亚洲呆过二十年。该书绘声绘色地记叙了十二岁的刘少奇与其伯父的一段对话。伯父告诉刘少奇,他们家的祖上是经商的犹太人,生活在河南,属于“以色列人”的一支。如果这一说法属实,中国就比美国更早地拥有了一位犹太裔的国家元首。
(自:田方萌: 刘少奇曾被西方学者疑为犹太人_大家_传送门

“威泽尔”(Hans-Heinrich Wetzel)发音很接近“维齐尔”呀!

《从姚宇到章莹颖 为何在美中国留学生频遭伤害》




1614189105女生是民族未来的母亲,不是和亲番鬼的礼物!强烈建议国家为了民族的未来,立法禁止出口女生!


7519:37举报[url=]11[/url][url=]回复[/url]




萝莉控的御子神吉明:回复@1614189105:四川去年组织四百多个娘们去迪拜相亲,要求检查祖宗三代,要身价清白,要体检必须是处,要有一定的学历,所以阿,你在说啥?


7600:09举报[url=][/url][url=]回复[/url]


[url=]点击展开之前的评论[/url]




1614189105回复@萝莉控的御子神吉明:买卖提遛遛shock、周周salemall、邓淡shopping及其兔子兔狲祸我华夏!


7601:00举报[url=][/url][url=]回复[/url]




1614189105回复@1614189105:驱逐罗兴亚人,严控暮色移民!


7601:06举报[url=][/url][url=]回复[/url]


刘少奇曾被西方学者疑为犹太人_文化_腾讯网

aganmu


呃!


呃,大头目去见蚂克私去得急,骨灰都没剩,难怪二师兄、三师弟也要跟随焚骨扬灰呢!赞义气(先不论其信仰,这般忠心义气绝对是美德)!报左文襄公陕甘3000万之仇,挑拨内战外战?北伐、内战、抗日(3000万)、内战、三年自然灾害(3000万)、文革,三巨头折腾死至少一亿国人。还不算输出革命、和五卖华这些赌技对海外华人的屠戮。然后是寄生者计生主人,三十年又是两亿!色俩目好贵,一巨头抵一亿蚁民呢,食蚁兽呀!三巨头文革前文革中文革后各种计策反复消磨国人的精神,令国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坐井观天夜郎自大。民族政策虽然也很奇葩欺骗,我不愿意追溯历史上的嫌怨,但是我拥护五族共和!汉满蒙回藏都有资格做国家主人,在其位谋其政,正大光明,不要偷偷摸摸崇尚黑社会那套!为民做主,就要为自己国家和五十六个民族利益着想!不要居其位不谋或谋错其政,在那个位置上,也是神人共看的!由于近代以来积贫积弱崇洋媚外自信萎缩之故,现在国人缺少当家做主的意识,而拜金主义又瓦解了精神信仰,奸细洋奴买办卖国贼甚嚣尘上觊觎神器。一旦我汉、蒙、满愿意做睡狮做大梦不愿意当家做主了,或者中了蒙汗药但愿长醉不愿醒了,买卖提们翻身做主人,只会做传统意义上的财政大臣、达鲁花赤、工商下役而不知如何维护神圣主权行否?其必曰不行,则冉闵、黄巢、张献忠之恨可想而知!体乾法坤,作则垂宪,开启民智,维民所止,故文武之道,急需匡世济民!考列国排忧解难,非优伶之罪,实幽灵之罪,居万众瞩目之要位则盘剥黎民,处江湖之远则结党营私谋弑其君,做奴隶走投无路,可惜做别人家中山狼,幸坚守自家信仰,否则名声更不会好!幸得上帝哀悯,爱民如子,特遣希铁勒君下凡替天行道,努力奋斗,帮其族清理渣滓博取同情,终于换得二战后重返上帝许诺之地建国!而希君以此天功,天年颇永,在人间见证他自己推进历史发展科技文化进步的丰功伟绩(阿根廷128岁老人自称是希特勒 一直在东躲西藏)!同是犹太人,咋希铁勒就这么被老天喜爱、被俺崇拜呢(估计不止是我的偶像吧)?所以犹太人应学希铁勒,严于自律自查自纠自清为宜。而挑拨离间坑蒙拐骗污染破坏真不是美德或本事,必为世界各地主人以及老天厌弃!


忍着臂痛而著文,网络和程序皆如中了魔障,勉力为之!吾乃废士,不敢担责,诚有望于众网友也!祛除西毒,矫正东邪,规谏南帝,救济北丐,恢复中华!


湖南宁乡遭60年来最严重灾害 遇难失联等达44

aganmu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强征强拆狠如羊,天下何处安宁乡


忽报人间正打虎拍蝇猎狐,泪飞顿作倾盆雨!说宁乡,道宁乡,宁乡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刘居席,一应谶语水汪洋!


假老练,坑茂县,不管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能挣着钱就是好猫!买卖提遛遛shock、周周salemall、邓淡shopping及其兔子兔狲祸我华夏!戒石铭,七杀碑!

辽宁舰停靠香港现场出现彩虹 多架歼15停放甲板

aganmu


香港彩虹真美丽,坚船利炮真威风!


东西两洋不太平,贻误战机可不行!



下面这则科技文章非常有意思,我是数天前在新浪网看到了题目,点击开后网页长时间宕机,也就放下了。后来因为网络太慢,一天也没看成,心有不甘,后来在网络稍缓解时另存了网页,以留余念。(可恶,现在敲键盘几乎平均一两秒钟才出一个字母)前天又专门看了一下此文,颇觉不错,很涨姿势!
摩诃金刚般若波罗蜜,南无爱因斯坦,无量量子比特!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衆妙之門。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薛定谔的猫就是处在道的两极,但也不是物极必反的莫比乌斯环呐!道之真,真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真是天机不可泄露一般,一旦知道了就是生死问题!真知生死攸关呀!然而迷信呢,也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朝闻道,薛定谔的猫夕死可矣?析木开箱乃知!颇觉邓析子之法论,邓先圣之猫论,皆大道也!


薛定谔的猫可以长多大——宏观物体能处于叠加态吗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26 21:05 编辑
本人考证过“滇”通“颠(头顶)”通“天”;魋结的发髻很像螺蛳壳的形状,彝族有称其为“天菩萨”。这螺蛳壳如果比拟为人的发髻(一如曹公割发代首),也不愧为天上白玉京呀!十二城五楼,“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 ...
癯鹤 发表于 2017-6-18 22:36
天人感应每如此,虽然我不爱读书,但爱甚解,一旦揭秘,然后就看到别人把证据送到眼前,我真是诚惶诚恐,文章本天成,哪敢贪天之功:

武陵老君 今天 16:25
白俊奎:越族“贝丘”与濮人石墓--渝东南酉水流域“螺蛳揭顶”研究
白俊奎:越族“贝丘”今犹在,濮人石墓千古存--渝东南酉水流域“螺蛳揭顶”研究 -豆丁网 摘要:渝东南酉水流域保存了古代越人等民族文化与风俗习惯,其“螺蛳揭顶”墓葬更是古代越人的墓葬习俗,在中国水乡蚌壳仙女等民间文学中有体现,是水乡稻作民族葬俗模式在山区的遗留,与历史上的移民文化相关,是中国南方民族丧葬文化的精品,今渝东南民众应当是古代濮人和越人文化的保存者、传承者与创新者。 正文...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
由“刑天”可知,“天”的原始意义一个是天空,一个是头顶或头颅。
那么“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就好理解了。“天”是奠基的人头,天上白玉京,就是……
石峁古城有奠基头骨坑,有玉砌筑进城墙,真真正正的“天上白玉京”,真真正正的“天上人间”!
因为有京观做楼宇台基,所以帝王所住的都城又称“天京”。 ...
癯鹤 发表于 2017-5-25 22:00
说到“玉京”,想到玉田县,《搜神记》有则神话很有意思:


这个玉田,很可能是古文化遗址(高平好地),可能就是一个“玉京”,玉之所出,不像墓葬,像是祭祀遗址或坍塌的城墙。红山文化的用玉也很普遍,可能燕 ...
癯鹤 发表于 2017-5-26 19:30
山西又发现一个“玉京”?话说碧村改名真有意思,言与神同在,天意让它改!


山西碧村遗址确认为龙山晚期大型石城聚落


发布时间:2017-12-01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建斌 点击率: 663


  日前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获悉,经过3年的持续发掘和专家论证,确认山西省兴县碧村遗址为龙山晚期的一座大型石城聚落,总面积约75万平方米。其重大成果是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龙山时期规模最大的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出土有大量玉器,为认识晋西乃至北方石城遗址的聚落形态与社会结构提供了崭新的考古资料。

  碧村遗址位于山西省吕梁市兴县高家村镇碧村北,是目前发现的蔚汾河流域最大规模的城址之一。该遗址地处黄河与蔚汾河交汇处,是进出黄河的重要关口之一,历史上著名的“合河城”和“合河关”就在碧村附近。碧村遗址东以一道横亘南北的石墙为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自西向东主要包括寨梁上、小玉梁、殿乐梁、城墙圪垛四个台地,含仰韶、龙山、汉代、辽金、明清等阶段堆积,以龙山时期遗存最为丰富,遍布整个遗址。

  2015年4月起,考古工作者分别对小玉梁和城墙圪垛上的重要遗迹进行发掘。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其中石砌房址位于小玉梁最高一级台地上,呈南北分布,构成一石砌排房,勘探数据显示约有4座,其平面形状分方形和长方形两类,相间排列,白灰铺地,中央设一直径2米左右的圆形火塘。方形房址面积较大,达70多平方米;长方形房址面积较小,约60平方米。目前已清理两座,房址石墙建造统一而有序,选材多为长石砂岩,错缝平砌,石块之间以砂质黏土坐浆,个别墙体采用砾石垒砌。此外,在碧村遗址位于的蔚汾河及附近区域还发现同类石城遗址10余处,发现仰韶早中晚及龙山等阶段遗址40余处,初步建立了该区域史前时期的编年体系。

  引人关注的是,在碧村遗址出土和采集到了大量玉器,这些玉器器形丰富,以琮、环、璧、玦、刀为主,玉质多为青玉及墨玉。因为这些玉器的出土,碧村遗址被确认为是晋西北集中发现史前玉器的首个地点,与陕北高原的石峁等遗址玉器遥相呼应,凸显了黄河东岸的晋南、晋西北在玉文化传播路线中的重要作用。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12月01日12版)
碧村访古——揭秘早期石城
兴县新闻网 2016-11-23 09:59:19

  碧村位于山西省吕梁市西北角的兴县高家村镇,地处黄河与蔚汾河的交汇处,东距兴县县城约20公里(图一)。碧村遗址就位于村子北侧,该遗址西接黄河,南邻蔚汾河,北抵猫儿沟,东以一道横亘南北的石墙为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遗址面积约75万平方米,以龙山时期遗存最为丰富,遍布整个遗址(图二)。
  一、碧村传说
  碧村原名白家崕,民国年间因村内“白”姓与“王”姓之争,为避免矛盾升级,县府根据村子坐落于盘石之上,并以王、白两大姓为主的情况,取一折中的“碧”字为名,更名碧村。此事已过去百年,但碧村最早由人类活动要追溯到仰韶时代中期,距今约5000多年,此后薪火相传,陆陆续续有一些古代群体选址于此。
  碧村遗址近年已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据2006年出版的《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记载,该遗址面积约10万平方米,属龙山时代一处小型聚落。但在当地老百姓的认识里,碧村属于一座神奇的小山村,据传“小玉梁是个加工玉器的地方,耕地时经常可捡到加工玉器的细石叶,以前天上还曾下过白面;城墙圪垛则保留有古代城墙。”随着考古队伍的进驻,这些传说也被逐一破解。
  二、碧村考察
  提及碧村遗址,不得不说一下石峁玉器问题,1976年戴应新先生从山西一些民间文物收藏者那里得知,石峁有玉器出土,由此引出了石峁玉器和后来一系列的考古工作。事隔近四十载,2014年6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海金乐和王晓毅两位研究员在神木考察石峁遗址玉器时,从陕西一些民间收藏者那里了解到有关山西兴县碧村玉器的传闻,随即实地查看了遗址的保存现状,考察地点正好就是碧村遗址中心的小玉梁(图三)。在该台地北侧和东侧断崖上,发现有断断续续的积石堆积,和石峁城墙很相似,台地上分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盗洞,这让我们对碧村遗址的性质产生了疑问,也对其面临的保护问题产生了极大的忧虑。随即对该遗址的现状及保护问题向谢尧亭所长进行了汇报,所领导班子商议后决定向省文物局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省局很快给予了回复,要求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吕梁市文物旅游局立即加强对该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在这一精神指导下,我所成立了课题组,2014年9月,派出张光辉对碧村遗址进行了前期摸底工作,并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于10月至11月,又对碧村遗址及附近10公里范围内进行了系统调查,确认了碧村遗址范围及遗存分布情况,周边区域各阶段遗存的空间分布。
  调查结果表明碧村遗址地表可见遗存最为丰富的当属小玉梁、城墙圪垛、寨梁上等三个地点。
  小玉梁随处可见散落于地表的陶片,还有零星白灰,断崖局部残留有一段石墙和部分灰土堆积(图四),根据这些现象可判断,该地点应是碧村遗址一处重要的生活区域;而据村民介绍小玉梁还有一些的土坑墓、八卦墓,这些均被后来的考古工作所证实。
  城墙圪垛西距小玉梁约1公里,是碧村遗址最东部的一个地点,也是传说中的东城墙所在地,调查中在其东端发现大量散落的石块,绵延约180米,据当地村民回忆,这是平整土地时将原城墙推倒后形成的堆积。该段城墙南抵蔚汾河,向西北延伸至猫儿沟,截断了向西进入小玉梁、寨梁上的通道。在该台地的个别地坎断面上,还可见零星白灰面房址,说明城墙圪垛也有部分居民点。
  而在寨梁上地点的调查中,龙山时期遗物主要为陶片,而在该台地西侧边缘断崖上残留有零星护坡石墙,台地以下紧靠河岸的阶地上还有少量仰韶时代中期的遗物。除这些史前时期遗物外,该地点还是一处汉代堡址所在地,目前地表仅见大量筒瓦。20世纪90年代,山西大学傅淑敏教授在寨梁上南部,发现了汉代夯土墙,现今已不见,随即我们翻阅了以往航片,找到了上世纪70年代该堡址的影像资料,平面形状基本呈方形,进一步证实了汉代堡址的真实性。
  这些调查获得的线索,明确了碧村遗址的基本情况,为下一步的工作指明了方向。
  三、小玉梁的勘探
  2015年4月,经省局批准立项,我们对碧村遗址开始考古勘探。鉴于小玉梁是解开碧村遗址的一把重要钥匙,所以勘探重点放在了小玉梁。此时,正值阳春季节,风和日丽的小玉梁,环抱在黄河怀中,两岸春光四射,水面绿波粼粼,令人心旷神怡。来自侯马的七位勘探工人也是首次在黄河边进行工作,虽对地下情况不熟,但也颇为兴奋(图五)。
  结合龙山时代一些遗存的特征(特别是墓坑较小)及小玉梁的重要性,经过讨论我们选择以1米为间距,进行普探,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密探,以防漏掉重要遗迹。两名记录员配合勘探队员开展工作,一名负责记录探孔地理坐标及土层情况,另一名负责绘制遗迹图。
  通过为期二十天的勘探,我们对小玉梁近3万平方米的范围内进行了详细探查,发现大量性质不明的积石堆积遗迹,还有一些房址、灰坑,主要集中于小玉梁南侧,北侧遗迹稀少,而以小玉梁顶部最密集,往南台地上遗迹渐少。
  对于小玉梁南部大大小小性质不明的积石堆积,考古队倍感疑惑,但也很兴奋。疑惑的是这些形状各异的积石堆积是盗扰坑?石棺葬?还是被毁的石墙?同时,因为寄予了厚望,所以有些兴奋。
  此外,在城墙圪垛地点坍塌积石堆积的附近,也进行了拉网式勘探,在地表以下20厘米即见乱石堆积,呈东南至西北向延伸(图六)。这些积石似乎与传说的东城墙能够对应,进一步增强了城墙圪垛地点存在城墙的可信性。
  四、一掘见分晓
  勘探和调查毕竟只是考古中对表面现象的一种猜测,事实究竟如何只能依靠发掘的实物去说话。
  2015年5月至7月,综合前期调查和勘探的情况,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小玉梁和城墙圪垛两个地点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发掘。小玉梁的发掘重点是针对该台地顶部的白灰面房址,还有台地东部断面暴露的石墙,以及一些分散的积石坑;城墙圪垛主要是确认东城墙的线索。
  通过三个月的考古工作,在小玉梁地点揭露出了一批龙山时代晚期的房址及其东部的护坡石墙等遗迹(图七),也最终确认了勘探中发现的积石堆积性质。城墙圪垛地点则发现了东城墙的线索。这些发现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也增强了下一步工作的信心。
  1、石砌房址
  石砌房址位于小玉梁最高一级台地上,呈南北分布,构成一石砌排房,2015年的勘探数据显示约有4座。平面形状分方形和长方形两类,相间排列,白灰铺地,中央设一直径2米左右的圆形火塘。方形房址面积较大,达70多平方米,门道朝向西方,正对蔚汾河与黄河交汇处;长方形房址面积较小,约60平方米,门道位于东侧一角。
  2015年集中清理了的两座,均为耕土层下开口,地面式建筑,两者中间共用一堵石墙,白灰铺地。房址石墙建造统一而有序,选材多为长石砂岩,错缝平砌,石块之间以砂质粘土坐浆,个别墙体采用砾石垒砌(图八);在垒砌时选取的石材侧面均较规整,部分石块可能事先经过二次处理。各段墙体立面均较规整,多为分段垒砌,转角方正,互不咬合。地面残存的石墙最高达1.1米,一般宽约0.8米,临近该台地边缘的东墙宽达1.2米,具有明显的边缘区划作用。
  其中F2保存较为完整,是目前所见同时期规模最大的石砌房址,东西长9.2、南北宽8.2米,占地面积达75.5平方米;白灰面异常坚硬,厚约1厘米。该房址地面灶与F1的灶址南北呈一条直线排列,直径达2米以上。F2东墙封闭,并向南北延伸,与其他房址相连。西墙外是F2石铺地面的室外院落,据此可确定其主门道应在西面。这也与建造房址时加宽其东墙的意义一致,表明这批石砌房址的活动中心应在F1、F2的西面。
  而F1东西长11.6米,南北宽6.4米,占地面积约74平方米。房址中央偏东位置为一直径约1.6米的圆形地面灶,灶坑周壁涂抹有白灰,中间放置一块有“S”形裂纹的圆形石块,石块外围垫土,并涂抹一层硬面,石块及硬面均被烧结成青灰色,其上还附着一层薄薄的灰烬(图九)。紧贴东墙根内侧,有一长条形熟土搁台,残长3、宽0.5、高0.21米,搁台上部与侧面均涂抹有白灰,这一设置可能与室内搁放物品有关。F1仅在东南角发现一宽约0.9米的偏门,呈斜坡状通向室外。
  2、护坡墙与墩台
  护坡墙位于石砌房址东侧的缓坡上,走向为西北至东南向,其方向与F1、F2加宽的东墙一致,属于维护小玉梁东侧缓坡的一道护坡石墙,这也更加突显了小玉梁的地位(图一O)。该护坡墙长15.2米,宽约0.6米。建筑方式是在缓坡上下切生土,再紧贴生土边上垒砌石块,护坡墙墙体较粗糙,仅局部有规整立面,局部立面参差不齐,个别地方在立面之外再立置条石。护坡墙北端发现有“回”字形石包墩台。墩台残长约4.8、宽约4.3米。墩台四周用片石包砌,里面填塞黄土,在与石包墙基本等高的中心黄土之上,为片石垒砌的方形站台,可能与驻立、瞭望有关。
  3、东城墙及相关线索
  城墙圪垛这一点距离碧村小玉梁近1公里,在城墙圪垛的东端发现大量散落的石块。为此,2015年在其附近进行了发掘,清理了一段长约11.5米的主墙,宽约3米,方向20°,与调查发现地表散落石块绵延的方向基本一致;在主墙东西两侧还发现有与之垂直的墙体,宽度约2.5米;此类规模的石墙应是遗址东城墙及其附属设施。这些石墙上部破坏严重,仅存底部及基槽。墙体为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筑而成,两侧立面较明确。基槽直接打破生土,石墙紧贴基槽而建。
  五、碧村遗址与玉石之路
  碧村遗址除发现石墙和大型石砌排房外,较为引人关注的是其出土的大量玉器。该遗址玉器最先发现于20世纪70年代末期的农田基本建设期间,村民在平田整地中,发现地里有一些“圆石片”,后来逐渐为人所认识,并出现大量盗扰行为,民间收藏家也开始收藏这些玉器。
  碧村遗址玉器器形丰富,以琮、环、璧、玦、刀为主(图一一),玉质多为青玉及墨玉,据说大部分玉器出土于人骨手腕上及胸前,在后来的发掘中一些灰坑内也有零星玉器发现。
  因为这些玉器的出土,碧村遗址也被确认为是晋西北集中发现史前玉器的首个地点,与陕北高原的石峁等遗址玉器遥相呼应,这一发现不仅丰富了山西龙山时代玉文化的内涵,也将晋南、晋西北、陕北及黄河中上游沿岸其它出土玉器地点串联起来,更加凸显了黄河东岸的晋南、晋西北在玉文化传播路线中的重要作用。
  目前,关于我国史前时期“玉文化传播路线”主要涉及尚玉习俗的扩散与传播路线,由此又牵涉出玉料来源及运输路线等问题,这些都属于东西文化交流的大课题。而山西横亘于黄河中游,纵贯南北,更有着发达的史前文明,是这场文化传播路线中不可逾越的重要区域。
  首先,晋南是玉文化传播路线上的关键节点。
  我国境内史前用玉传统相对深厚的是东部沿海地区,这里玉器发展起步时间较早,但至新石器时代的龙山时期早期,崇尚玉石之风强烈地波及到晋南地区上层社会中,呈现了一股玉文化向西扩散和传播之势,在该区域这一时期的部分重要遗址或墓地中,可见成批的玉器出土,典型地点有襄汾陶寺、芮城清凉寺及临汾下靳,此后,尚玉之风进入陕北和甘青地区(图一二),在陕西延安芦山峁和神木石峁、青海民和喇家、甘肃广河齐家坪和武威皇娘娘台等地点(图一三),也发现了大量精美绝伦的玉器,这一系列的重大考古收获,为玉文化传播路线探索提供了重要线索,而在这其中晋南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纽带作用。
  其次,碧村遗址出土玉器则是对这个节点作用的有力补充,其发现不仅填补了晋西北龙山晚期玉器考古的空白,证实黄河东侧的山西南北均受到了玉石之风的强烈影响,为玉文化的持续西渐奠定了基础,也为进一步厘清玉文化传播路线提供了新的重要支撑点。
  从龙山早期晋南的清凉寺、陶寺和下靳,再到龙山晚期晋西北的碧村、陕北的石峁及庐山峁,种种迹象表明中原与晋陕高原之间存在一条玉文化的传播通道。但尚玉之风通过山西抵达晋陕高原后,是否沿黄河继续西进,辗转进入河湟地区,还是通过晋南借道关中直接抵达甘青地区,这些还待进一步考证。
  而碧村遗址玉器的发现为探索玉料运输路线提供了新的突破口。
  黄河中游玉矿稀缺,黄河上游地区则是玉矿的富集地,晋陕地区发现的部分软玉石经分析就是来自黄河上游地区,但这些优质玉料如何而来,部分学者也以“玉石之路”的探索,进行了一些考察和讨论,但最终定论尚需更多的支撑点。
  综合前面两点来考虑,山西以其纵贯南流黄河的地理优势,势必享有玉料运输线上的优先受益权,该区域应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突破口之一,但以往仅在晋南有一些线索,随着碧村玉器的发现,中原与晋陕高原玉文化通道的逐渐明朗,对优质玉料的扩散及运输路线的探索又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
  六、异乡见闻
  风土人情是考古一线工作者亲身体验最深刻的一类事物,这些常年积累的历史沉淀,给我们理解考古发掘资料时常会带来一些启示,同时也可以满足猎奇的野心,推动日常的研究工作。
  碧村遗址所在兴县位于吕梁山西侧,属于黄土高原的东部,境内地广人稀,是山西面积最大的县市。该区域处于东南暖湿季风的背风坡,常年降雨量偏少,植被覆盖率低,水土流失极其严重,地表破碎,沟壑纵横;西北方向分布有毛乌素沙漠,强劲的西北季风加剧了土地沙化程度。因此,较同纬度其它地区而言,这里更加炎热少雨,强对流天气频发,天气阴晴不定,风雨无常,所以这里俗语道“黄河两岸十年九旱”。
  在这样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当地主要实行的是一种山地经济模式,大量的土地集中在山坡和缓台上,无法灌溉,依靠老天的施舍,主要经营耐旱作物,种植枣、豆、黍等,兼营羊、牛等畜牧业。近几十年,由于常年干旱,退出大量河谷滩地,被开垦出来种植蔬菜瓜果,成为日常饮食生活的重要源头。
  由于山地经济对气候的严重依耐性,导致其主要收入来源的不稳定,固守本土的庄户多常年贫困,所以大量的人家多远赴周边的神木、鄂尔多斯、包头、太原谋求生计。
  如果追叙到四千年前左右,在大体如此的地理环境中,人群适应自然的生计模式与对外流动的方式,是否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值得我们深思。
  除了山地与之配套的经济模式外,这里的老百姓充分利用了黄土台地下暴露的沉积基岩,开凿石材,建造房屋,垒砌院墙,相较于小玉梁发现的这类石砌房址,所用石材基本一致,均是就地取料(图一四)。但在建造工艺上经历了千年的嬗变,取材工具的改进及建造目的区别,古今砌筑方式存在较大区别,现代房屋多用水泥砌筑,部分起暂时遮挡和围堵作用的墙体直接用片石垒筑,石块之间未作任何垫称或粘合(图一五),即使个别用草拌泥垫称者,其接缝或较大,或使用年限也较短,这一点相较于碧村遗址发现的龙山时代石砌房址有所退步。
  相对于恶劣的天气,山路十八弯也是晋陕黄河两岸地区的一大特色。这在大范围的调查中,感受尤为真切,通常想到对面100米远的山包上,要下山翻沟绕道1公里的路程,费时费力,弄得每天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体力较差的还难以坚持下来,幸好山里的空气清新,没有雾霾天气,总能吸到一股自然芳香,缓解受伤的心肺(图一六)。
  龙山时代建在这些高台之上的石城,虽然可以享受到与今天一样的蓝天白云,但这类崎岖的山路及陡峭的地形,也大大限制了群体间的交往,是否也是其追求的效果,联系到山地经济的不稳定性及群体居住方式,虽然不排除气候环境的决定作用,但对自身居住环境的安全考虑可能占有较大比重。
  和平发展的今天,黄河两岸的居民已逐渐移居河谷两岸的缓台,无需考虑自身的安全,更多的是追随交通的便利和生活的丰裕。相对于远古的先民而言,生活环境已今非昔比,远去的背影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七、未解之谜
  尽管有很多辛酸,但每一项考古工作一经开始就很难收手,解决了一个疑问,下面将引出其它更多的问题,所以考古的收获都是阶段性的,考古人永远在路上,追寻着一个个未解之谜。
  相对于整个遗址而言,我们所揭露的遗迹还不足以全面地展示出其龙山时代该群体的生活场景与社会结构。
  诸如当地关于玉器的传说,从前村民在耕地过程中在石头和白灰面之中会刨出精美的玉器,器形颇多,有大有小,器身雕刻有复杂的纹饰,也有人说是上好的和田玉之类的,小玉梁这个地名就是据此命名的。此类传说虽说模糊不清,但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小玉梁的前世由来。小玉梁上与石砌房址同时的除了护坡墙外,是否还有其他建筑,目前也继续解答。而在距小玉梁以东约100米处,还存在一个石门墕的地方,是一座圆形土台子,在其边缘砌筑石墙,地表散落有大量篮纹陶片,据传是一座祭坛,现已被一条小路一分为二(图一七)。
  城墙圪垛上虽然发现有宽约3米多的石墙,这类宽度的墙体一般与城墙有关,但其具体结构,是否存在相关的附属设施,也并不清楚。
  这些问题目前都是迷,需要我们作出正面回答,所以,碧村考古紧紧开了一个头,我们只是在路上。
  (文章来源:山西博物院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编:《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

编辑: 王亚利 责任编辑: 马志伟来源: 考古汇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23 23:55 编辑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玉京果然很多(文章本天成,言与神同在,机密不机密,诗人偶得知)!
天倾西北,西北为乾位。希腊天神名“乌拉诺斯”,西北方向有瓦良格、乌拉尔、瓦剌等地名。颠连为天,房屋顶也似山巅似人头顶。所以很不奇怪,汉语“瓦”其实就是“瓦剌”的同源词呐!天上白玉京,战功保卫它,人头金字塔,哇啦啦啦啦!


芦山峁遗址发现瓦类建材!
芦山峁遗址发现瓦类建材!
2018年01月23日 12:23新浪看点作者 小兔典故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size=+0]房屋内奠基的玉牙璧

[size=+0]出土的奠基玉刀图片均由省考古院提供
[size=+0]瓦是我国重要的建筑材料,在历史上出现得很早。通常认为,西周时期,瓦就已经被人们开始成熟地使用。但是,我国最早开始用瓦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呢?1月22日,省考古院史前考古研究室副研究员马明志透露,我省考古人员日前在延安市芦山峁遗址发现了一定数量的筒瓦与板瓦的残片,这或将把我国的用瓦史,从西周时期跳跃式前推至史前的龙山时代。
[size=+0]大型房址地面发现筒瓦板瓦堆积
[size=+0]据马明志介绍,芦山峁遗址位于延安市境内芦山峁村附近的梁峁上,属于超大型史前聚落遗址。遗址空间布局大致呈“王”字形,核心区为地形狭长的营盘梁,较高地点分布着3座独立的龙山晚期夯土小城。其中一座小城目前已全面揭露出南城墙和西城墙,并发掘出小城内后部的一排房址。发掘显示,南墙中部有排水设施的位置应为门址所在,北墙东部也有缺口,可能为另一处城门。
[size=+0]在已发掘的9座房址中,多座房址形制相同,呈长方形,前有檐廊,后为主室,墙体均为平地夯筑起建,墙体内侧的表面上涂抹着草泥,草泥表面经火烧烤之后涂抹白灰,房内居住面表层也涂抹了白灰。
[size=+0]考古专家在遗址大型房址地面的堆积中,除发现了大量陶、石器外,还发现了一定数量的筒瓦与板瓦残片。筒瓦为泥质灰陶,长约40厘米,两端及两侧边缘均装饰有条带状附加堆纹。板瓦呈长方形,泥质灰陶,长47厘米、宽29厘米、厚1厘米,表面两侧长边有折棱。这些筒瓦和板瓦的发现,是迄今为止能确认年代的我国最早的瓦类建材。
[size=+0]墙体内发现玉器和猪骨奠基迹象
[size=+0]据了解,在已发掘的房址中,面积最大的一座总建筑面积约185平方米,墙体内、外侧保存有贴壁柱洞12个。在西侧墙体的柱洞内和东部的居住面以下,分别发现有用多个猪下颌骨奠基的现象,在西侧墙体底部发现有用玉斧奠基的现象,考古专家还在其他房址内发现了玉刀奠基的现象。
[size=+0]马明志表示,这些玉器的发现,说明我国古代有以玉为礼的时代性文化特征,而礼器的发展,或许也经历了从彩陶到玉器再到青铜器的演变过程。
[size=+0]从遗址的整体布局上来看,营盘梁地点城址坐北朝南,前后开门,城中靠后的位置有三座超大型建筑,排列有序,显然不是一般居民的居址。马明志表示,这说明这些大型建筑有原始殿堂的性质,具备宫城雏形。
[size=+0]首席记者张佳
[size=+0]相关新闻
[size=+0]2017年陕西考古有哪些重要发现
[size=+0]10场精彩公众报告告诉您答案
[size=+0]本报讯(首席记者张佳)陕西历史文化悠久,考古工作更受全国瞩目。记者从22日召开的“2017年度陕西考古新发现公众报告会”上获悉,去年我省考古专家全年共开展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工作299项,调查面积438.68平方千米;勘探面积1443.97万平方米;发掘各时期遗址33732平方米、古墓葬2708座。
[size=+0]1月22日下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陕历博学术报告厅举行“2017年度陕西考古新发现公众报告会”,展示去年我省在考古发掘与研究、文物保护与技术创新等多项工作中取得的丰硕成果。
[size=+0]本次报告会历时两天,内容涉及史前、商周、秦汉、隋唐考古与文保科技五个方面,用10场精彩报告向公众进行汇报。其中包括前不久在坊间引起轰动的陕北芦山峁考古新发现、澄城刘家洼墓地考古新发现,2017年度取得重要收获的绥德圪针湾佛窟遗址以及周原贺家车马坑室内清理等考古项目的最新进展。
[size=+0]秦、汉、唐三朝是西安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遗留的遗迹也最为丰富。报告会上,考古学家将以“秦都遗珍:帝国府藏”“丝路起点:汉都长安的考古发现与研究”“帝都觅踪:隋唐长安城遗址考古新收获”为题,进行专题报告。此外,还将对“一带一路”考古项目哈萨克斯坦拉哈特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情况进行讲解。
[size=+0]据了解,23日有7场2017年陕西考古新发现的精彩报告,地址在陕历博学术报告厅。如果您有兴趣,可前往聆听。
[size=+0](图片来源于网络)

—————————————————————————————————————————————————————————————————————————————————————————————————————————————————————————————————————————————————————————————————————————————————————————————————————————————————————————————————————————————————————————————————————————
乌鲁克、乌尔、乌克兰、哈拉帕什么的也可能与天京这个意思有关。这个很不奇怪。而卢和乌都有黑色的意思。芦山、泸溪、泸水、弱水、若水、尼罗河什么的,都似乎跟黑色有点关系。日落天黑,所以西方蓐收,实际尚黑!故不奇怪Russ跟芦山、泸溪发音那么像!再来个泸溪的考古发现,螺蛳壳堆积呵呵哒又是对应“Russ”,下湾(下庵)则是鬼神神差连读发音接近“夏”,那些陶釜刻花堪比桃符,三苗徙三危又是联系湖南与西北文化关联的一条文化主线:

湖南泸溪下湾考古发掘收获与认识!
湖南泸溪下湾考古发掘收获与认识!
2018年01月18日 13:27新浪看点作者 闲情偶记18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size=+0]下湾遗址(原名“下庵”)地处沅水中游,隶属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浦市镇印家桥社区。遗址位于浦市古镇北郊,座落在沅水左岸(西侧)一处低矮台地上,属于云贵高原东北部边缘低海拔的山间盆地,沅水经遗址东缘往北注入洞庭湖。1973年,为配合沅陵五强溪水电站建设,湖南省文物部门曾对库区淹没范围内的地下文物进行了全面调查,下湾遗址就是在这次调查过程中被发现的。1980年,湖南省博物馆联合厦门大学等单位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一次考古发掘,并首次在沅水流域发掘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2016年,为配合白辰公路(白沙至辰溪,白沙为泸溪新县城地名)改扩建工程,湘西自治州、泸溪县文物部门对该遗址进行了小规模抢救性考古发掘,并发现了新石器时代中期高庙文化遗存。随后不久,湘西自治州政府公布该遗址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size=+0]2017年,为配合泸溪县浦市化工总厂一期工程拆迁和征收工作,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首次主动性考古发掘。下面将本次发掘基本情况、主要收获及初步认识介绍如下。
[size=+0]一
[size=+0]下湾遗址虽然发现较早,但未引起相关部门足够重视,遗址区域内基本建设接连不断,遗址未能得到有效保护。尤其是上世纪中后期以来,泸溪县第二中学(1986年迁走)、浦市磷厂(1969年始建,后更名为浦市化工总厂,2005年停产改制)、沅水防护堤(1997年建成)等一批基建项目的建设以后,遗址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破坏。其中,尤以位于遗址中心区的浦市磷厂对遗址破坏最甚,许多建筑基槽直接建在生土以下,可以说,厂区内的文化堆积几乎被破坏殆尽(图一)。2015年,化工总厂被政府征收拟作商业开发地块,在拆迁和建筑垃圾清理过程中,遗址再次遭受重创。此外,白辰公路及浦市游客中心的修建也对遗址造成了较大破坏。如今,遗址原生地貌已是荡然无存(图二)。

[size=+0]图一 遗址原貌(上为北)

[size=+0]图二 遗址现状(上为北)
[size=+0]下湾遗址是一处贝丘遗址。根据周边环境分析,遗址所处台地依山傍水,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遗址西北部被白辰公路及“菊花女神”广场占用,再往西即为陡峭的山坡;遗址东部被高大的防护堤覆盖,堤内侧可见很厚的文化层及螺壳堆积,堤外侧断坎目前只见厚达十余米的明清时期冶炼铁渣堆积,因属河堤护坡不能发掘,其下是否还有更早的文化堆积已无法证实,再往东即为沅水河床;遗址东南部及南部属于化工厂尚未拆迁的住宅区(即二期工程拆迁范围)及已经修建好的浦市游客中心停车场,这片区域已无法勘探。由于这些客观因素的存在,我们对遗址准确边界很难把握,因此,遗址实际面积没法估算。
[size=+0]本次发掘区域位于遗址东北部。考虑到遗址螺壳堆积埋藏的特殊性以及中心区域大量已被破坏并已祼露出来的遗迹现象,我们采取10米×10米探方进行发掘和清理,先后布设了三批探方。其中,实际发掘面积约500平方米,清理面积(遭受破坏已无地层堆积)约1200平方米。发掘工作自2017年8月中旬开始,直止12月中旬才全部结束。本次工作不仅发掘出大量珍贵遗物,而且还揭露出一批重要遗迹(图三)。

[size=+0]图三 遗迹全景(上为东)
[size=+0]下湾遗址若能原样保存下来,该遗址文化堆积还是比较丰富的。根据我们本次勘探及发掘情况,遗址北部和西部区域,由于破坏太甚,只在局部接近生土区域保存有较薄的文化堆积。遗址南部区域,由于地势较低,地表以下还有数米厚的近现代堆积及淤泥,常规勘探根本无法操作,因此,南部堆积情况尚不清楚。遗址东部区域,由于靠近岗地外坡,文化堆积保存较好,埋藏较深,地层堆积较为复杂,并有几个明显特点。一是越往东,堆积越厚,而且一般可见大量人们食剩抛弃的贝类外壳(以螺、蚌类为多)形成的堆积,此类堆积最厚处超过3米;二是堆积多呈陡坡状,坡度一般在30度以上,本次发掘靠近坡底一侧的探方,深度一般都超过5米,个别探方甚至达7米多;三是地层大多不连续,不仅仅是相邻探方地层难以统一,就是同一探方内的地层往往也是呈块状分布,而且,同一地层内不同区域的土质、土色及包含物也有不少差异。
[size=+0]以T20509南壁为例。该探方上部堆积已被破坏,保存下来的堆积还有20层:第1、2层为汉代地层,第3、4层为商时期地层,第5—20层为新石器时代地层。其中,新石器时代地层中,第6—14层和第17—19层为螺壳堆积层,其他地层基本不见螺壳。在这些螺壳堆积层中,虽然土质及颜色区别不大,但各层之间往往有较薄的土层相隔,而且各层内的螺壳密度及结构特征也是有区别的。譬如,有的地层螺壳密集,有的稀少;有的地层螺壳呈粉末状或被焚烧过,有的基本为完整形态;有的地层含炭末多,有的甚至还有成片的烧结面。这些不同堆积的形成,显然不是简单的自然形成过程,而是与人类行为有关的极其复杂的堆积过程(图四)。

[size=+0]图四 T20509南壁剖面(由北往南)
[size=+0]从本次发掘情况看,下湾遗址自新石器时代以来,一直有人类在此连续不断地繁衍生息。除了新石器时代遗存外,还发现有商时期、战国至两汉时期以及宋至明清时期的遗存。其中,新石器时代、商时期及宋代遗存是本次发掘发现最多的遗存。新石器时代遗存以高庙文化为主体,商时期和宋代遗存主要是发掘了一批墓葬。
[size=+0]二
[size=+0]本次发掘主要收获有如下几方面:
[size=+0]1.发掘了一批包括墓葬在内的商时期文化遗存。商时期文化堆积主要分布在发掘区东南部几个探方内,一般只有一个地层,少数探方有2—3个地层。地层中出土遗物不多,可辨器形有高领罐、大口缸、釜、竹节柄豆等。墓葬主要沿岗地坡顶一线分布,除少数几座分布有一定规律外,大多为零星分布。墓葬开口层位基本已被破坏,但平面形状仍然完整,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圹较狭长。一般不见人骨,个别墓葬可见少量保存极差的肢骨。随葬器物以陶器为主,多者有十余件。陶器以泥质陶居多,常见黑陶或灰陶豆、高领罐等,夹砂陶多见红褐陶釜,有的还随葬陶纺轮或石器。这批墓葬特征鲜明:一是墓圹极为狭长,二是随葬器物常见铺满墓底现象,三是随葬器物具有浓厚的地域特征(图五)。

[size=+0]图五(一) 商时期墓葬(M34)(由南往北)

[size=+0]图五(二) 商时期墓葬(M41)(由东往西)
[size=+0]2.清理了少量随葬玉器的新石器时代墓葬。本次新石器时代墓葬发现较少,可能大部分已被破坏。墓葬主要发现于发掘区西北部位置较高的T20913内。墓葬开口层位已被破坏,墓圹为长方形。墓内基本不见人骨,个别墓葬可见人骨朽痕。随葬器物少,陶器更少,多见石器及少量玉器,个别墓葬还随葬骨器。石器以石斧为多,另有少量凿、铲、刀、璜、玦等。玉器以璜为主,形制有桥形和环形两种。根据墓葬出土的少量陶器特征判断,这批墓葬相对年代与洞庭湖地区汤家岗文化比较接近或略晚(图六)。

[size=+0]图六(一) 新石器时代墓葬(M10)(由北往南)

[size=+0]图六(二) 新石器时代墓葬(M19)(由南往北)
[size=+0]3.揭露了200余个具有特殊用途的新石器时代“灰坑”。这批“灰坑”集中分布于遗址东北部,分布相当密集,而且大多是沿岗地顶部靠近外坡一侧呈带状分布。坑口开口层位均已破坏,坑底绝大多数打破生土。平面形状以方形、圆角方形为多,有少量圆角长方形、圆形或椭圆形。坑内填土一般为灰黑色土,个别有少量螺壳堆积。有的坑内堆积还可分层,有的中间夹有一层灰黄色土。坑壁光滑,多为直壁,少数坑壁稍微内斜,也有坑壁外斜成袋状者。坑底极为平整,常见大块砺石或陶支座,有的坑底有烧烤痕迹,有的坑底垫满砾石及打制石制品。坑体大小不一,深浅差别较大。坑口长径一般在1米左右,坑深0.5—1.0米不等。坑内包含物不多,以砾石及打制石制品居多,陶器较少,有少量动物遗骸。这批“灰坑”壁、底均有明显加工痕迹,形制规整,十分罕见。从空间位置上看,这批坑整体上是连片分布的,很难分辨出明显的成组或成群分布规律。不过,若仔细分辨,还是可以看出有几个区域分布要密集得多,而且有不少打破关系。时间上,这批坑的包含物都很接近,年代应当相差不远。据现场出土遗物观察,可初步确定其年代大致处于高庙文化晚期阶段。从坑体自身特征(尤其是方形、直壁、平底等特征)及包含物分析,这批“灰坑”绝非一般意义上的灰坑,也不是类似于窖藏之类的储存场所,更不像储水养殖等场所。毫无疑问,这批数量如此众多、分布如此密集的“灰坑”,应该是下湾人们一种经常性行为形成的,而且是具有某种特定意义的。我们初步推测,这种行为很有可能与当时最常见也是最重要的祭祀活动有关(图七)。

[size=+0]图七(一) H76 (由南往北)

[size=+0]图七(二) H147 (由南往北)

[size=+0]图七(三) H94(由南往北)

[size=+0]图七(四) H127等(由南往北)
[size=+0]4.出土了大量新石器时代遗物。这些遗物包括陶器、石器以及少量玉器和骨、蚌器。其中,较早阶段的陶器器表多呈炭黑色,以夹砂或夹炭褐陶和黑褐陶为多,泥质红陶较少,偶见白陶。器表施纹以刻划为主,戳印居其次。器表装饰复杂,除绳纹外,以刻划或戳印各类图像或几何形组合纹居多,器物造型以圜底器和圈足器为主,有少量平底器和双耳器。器类有高领罐、曲领罐、敛口罐、敞口罐、双耳罐、釜、圜底钵、圈足盘、敞口碗、簋形器、圈足杯、斜方形支座等。较晚阶段的陶器多呈红色,有的器表施红衣。有少量酱皮陶以及精美的印纹白陶和彩陶。器表施纹以戳印为主,刻划退居其次。纹饰相对简单,常见绳纹及各种几何形纹饰,同时也有少量图像装饰。器类较为丰富,包括筒腹釜、宽沿深腹罐、敛口彩陶罐、篦点纹矮圈足盘、印纹白陶盘、篦点纹折腹平底钵以及酱色素面碗、蘑菇形支座等。图像化装饰是下湾遗址陶器一个显著特征。这些图像大多比较抽象,而且图案具有等分、对称等特点,常见“太阳”、“神兽”、“神鸟”甚至“神像”等图像,涉及内容相当广泛(图八)。

[size=+0]图八(一) 陶釜T20509扩(20)层出土

[size=+0]图八(二) 陶釜T20703(14)层出土

[size=+0]图八(三) 陶罐T20509(16)层出土

[size=+0]图八(四) 陶罐T20505(7)层出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墨西哥城这个区的这个奇怪的人骨坑,是否是人骨祭坛呢?是否是当年当地居民的圣地?抑或只是偶然群发性死亡,修建了奇怪的墓葬?死亡崇拜和幽都传说,大概是远古的普遍共同现象。类似京观的,比如南方土著猎头修建骷髅墙,应该是现代人类在几万年前就发展起来的文化。所以,的确很不奇怪,这种萨满教可能是现代人类取代旧大陆友好善良旧人类的法宝!呜呼!无骨斯!如果进一步说,那就是神帝的旨意?

Mystery as 2,400-year-old mutilated remains of nine people and a baby are found 'intertwined in death' in a spiral shape as part of a Mayan burial ritual
  • The ten individuals had their heads damaged and teeth mutilated
  • Laid out in a strange spiral shape, the bodies were buried with bowls and pots
  • Two of the skeletons are women, one is male and the rest are yet to be analysed
  • Mayan people believed that when someone died their soul had been stolen
By Phoebe Weston For Mailonline

Published: 17:58 GMT, 30 January 2018 | Updated: 18:00 GMT, 30 January 2018





The 2,400-year-old Mayan remains of nine young adults and a baby ritually 'intertwined' in death have been found south of Mexico City.
The ten individuals, who had their heads damaged and teeth mutilated, would have been the earliest settlers near what is now Mexico City.
Laid out in a strange spiral shape, the bodies were buried with bowls, pots, basins and some also had ceramics and stones in their hands.
Mayan people had an enormous fear of death and believed that when someone died, it had been because their souls had been stolen by evil spirits.
Scientists hope the discovery may help shed more light on the Mayan civilisation and their mysterious death rituals.
Scroll down for video

+14


The 2,400-year-old remains of people ritually 'intertwined' in death have been found south of Mexico City. These ten individuals, who had their heads damaged and teeth mutilated, would have been the earliest settlers near what is now Mexico City


+14


These ten individuals, who had their heads damaged and teeth mutilated, would have been the earliest settlers near what is now Mexico City

The discovery took place in the Tlalpan borough near Mexico City by experts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History (INAH) on the grounds of the Royal and Pontifical University of Mexico.
It was found 1.5 metres (4.9 feet) below what used to be the University's oratory, and is the first grave containing a large group of people to be found in the area.
Experts are hoping the graves, which have not yet been fully investigated, may also include ornaments or other tributes for the dead in the afterlife.





+14


Researchers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History (INAH) discovered the plot in Tlalpan, where the Pontifical University of Mexico is currently located

Head archaeologist Jimena Rivera Escamilla, who has been coordinating the team's dig for over five months, believes there could be over 20 truncated conical graves at the site.
Two of the ten skeletons are women, one is male and the rest are yet to be analysed.
Graves with diameters ranging from 1.2 metres (3.9 feet) to 2.3 metres (7.5 feet) have been discovered nearby.

+14


Eight of the skeletons are believed to be young adults and one is a child between three and five years of age. Another is a baby believed to be just a few months old


+14


Researchers first started uncovering pits from the area in 2006 which were used as storage places, deposits and tombs. These bottle-shaped pits have a larger diameter at the bottom than the mouth of the pit

WHAT CAUSED THE COLLAPSE OF THE MAYAN CIVILISATION?For hundreds of years the Mayans dominated large parts of the Americas until, mysteriously in the 8th and 9th century AD, a large chunk of the Mayan civilisation collapsed.
The reason for this collapse has been hotly debated, but now scientists say they might have an answer - an intense drought that lasted a century.
Studies of sediments in the Great Blue Hole in Belize suggest a lack of rains caused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Mayan civilisation, and a second dry spell forced them to relocate elsewhere.
The theory that a drought led to a decline of the Mayan Classic Period is not entirely new, but the new study co-authored by Dr André Droxler from Rice University in Texas provides fresh evidence for the claims.

+14


The Maya who built Chichen Itza came to dominate the Yucatan Peninsula in southeast Mexico, shown above, for hundreds of years before dissappearing mysteriously in the 8th and 9th century AD

Dozens of theories have attempted to explain the Classic Maya Collapse, from epidemic diseases to foreign invasion.
With his team Dr Droxler found that from 800 to 1000 AD, no more than two tropical cyclones occurred every two decades, when usually there were up to six.
This suggests major droughts occurred in these years, possibly leading to famines and unrest among the Mayan people.
And they also found that a second drought hit from 1000 to 1100 AD, corresponding to the time that the Mayan city of Chichén Itzá collapsed.
Researchers say a climate reversal and drying trend between 660 and 1000 AD triggered political competition, increased warfare, overall sociopolitical instability, and finally, political collapse - known as the Classic Maya Collapse.
This was followed by an extended drought between AD 1020 and 1100 that likely corresponded with crop failures, death, famine, migration and, ultimately, the collapse of the Maya population.

[url=][/url][url=][/url][url=][/url][url=][/url]


+14


Laid out in a strange spiral shape, the Mayan remains were buried with bowls, pots, basins and some also had ceramics and stones in their hands


+14


Two of the ten skeletons are women, one is male and the rest are yet to be analysed, the researchers said


+14


The bodies were buried 'interacting', according to lead anthropologist Lucia Lopez Mejia. Placed directly on the earth, the bodies were 'linked', so the arm bones of one individual appear under the spine of another


+14


Head archaeologist Jimena Rivera Escamilla, who has been coordinating the team's dig for over five months, believes there could be over 20 truncated conical graves at the site


+14


Graves with diameters ranging from 1.2 metres (3.9 feet) to 2.3 metres (7.5 feet) have been discovered nearby


+14




+14




The site dates back to the Preclassic period of Mayan history and falls between the Middle (1000-400 BC) and Late (400 BC-250 AD) periods

Archaeologist Martha Garcia Orihuela discovered the latest grave with the bones from 10 people in a circle in a hole with a 2-metre (6.5-foot) diameter.

The bodies were buried 'interacting', according to lead anthropologist Lucia Lopez Mejia.
Placed directly on the earth, the bodies were 'linked', so the arm bones of one individual appear under the spine of another, writes Spanish site La Journada Maya.
'We have different anatomical depositions: ventral flexion, hyperflexion with the lower limbs bent towards the pelvis, dorsal decubitus with the limbs towards the abdomen, and extended ventral decubitus', said Dr Mejia.

+14


Talalpan offered lots of resources such as fresh water, trees for construction, fertile soils and animals for hunting

WHAT WAS MEXICO LIKE 2,000 YEARS AGO?The period known as the Middle and Late Formative (900 BC - 900 AD) was one of increased cultural regionalism in Mexico.
The Zapotec people for example produced the first writing and written calendar.
Their civilisation started in Oaxaca around 2,300 years ago.
They had a separate and distinctive culture from the Maya and the Toltec and the Aztec.
Experts believed Zapotec people played a sacred ritual ball game which was enjoyed by many pre-Hispanic peoples in Mesoamerica.
The game was a cross between football and basketball and involved hitting a rubber ball around a court.
It sometimes ended in sacrificial death for the losers.
At the time, the Maya, Zapotec, Totonac and Teotihuancan civilisations were all becoming more distinct.
The Maya created astronomy, mathematics, calendar making and hieroglyphic writing, writes Britannica.
They also developed big cities with temples, pyramids and places for playing ball games.
Before the Spanish conquest it was believed the Maya had one of the most advanced civilisations of the Western Hemisphere.


[url=][/url][url=][/url][url=][/url][url=][/url]

Eight of them are believed to be young adults and one is a child between three and five years of age.
Another is a baby believed to be just a few months old.
The site dates back to the Preclassic period of Mayan history and falls between the Middle (1000-400 BC) and Late (400 BC-250 AD) periods.
Although little is known of civilisations living in the area at this time, Dr Rivera Escamilla hopes to shed more light on them.
She believes that the area was settled for over 500 years during the end of the Middle an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Late periods.
According to the expert, the Tlalpan site is home to one of the few villages established to the east of Cuicuilco and probably grew to become an important settlement at a regional level.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5330809/Mystery-2-400-year-old-human-remains-Mexico.html#ixzz55j6AcblD
Follow us: @MailOnline on Twitter | DailyMail on Facebook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2-2 00:30 编辑

这个墓葬。



很像东欧草原的洞室墓


看上去没有中国甘青和关中的洞室墓规整。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4 16:42 编辑
本人考证过“滇”通“颠(头顶)”通“天”;魋结的发髻很像螺蛳壳的形状,彝族有称其为“天菩萨”。这螺蛳壳如果比拟为人的发髻(一如曹公割发代首),也不愧为天上白玉京呀!十二城五楼,“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 ...
癯鹤 发表于 2017-6-18 22:36
颠、滇、螺蛳壳——天菩萨,destiny——顶蛳山?滇越——雒越也很有关系嘛!
destiny英[ˈdestəni]

美[ˈdɛstəni]

n.命运; 天命,天数; 命运的三女神; 主宰事物的力量;

[例句]We are masters of our own destiny
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


小明.orinoco
发表于  2015-10-10 12:35


2007年,研究者在巴西中东部发现了一具距今有9000年历史的尸骨。本来,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了,但这具尸骨的摆放方式却让人感到费解:整具尸骨只有一个头骨和一双手,躯体其余部分都失踪了。而仅存的这三部分的摆放方式也非常奇特:右手指尖朝下贴在左脸上,左手指尖朝上贴在右脸上。9000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真相只有一个:他曾遭到肢解,并被以这样奇特的方式下葬[1]。
图中所示的即是Lapa do Santo遗址中被肢解的个体,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最古老的肢解这具尸骨是迄今为止我们已知最古老的肢解葬,被发现于巴西中东部的Lapa do Santo遗址。遗址由马克思·普朗克学会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安德烈·斯特劳斯(André Strauss)率队发掘。研究者是在几块大石板下发现了这具摆放奇特的尸骨的。这种史前时期的肢解葬在中国也存在,其中最为壮观的无疑是广西邕宁顶蛳山遗址距今8000~7000年的的肢解葬墓群[2]。顶蛳山遗址最初于1994年被发现,并在两年后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傅宪国教授率队发掘,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李法军教授进行人骨研究。在顶蛳山遗址发掘出的300余座坟墓中,至少有64座单人墓和4座多人墓属于肢解葬——而事实上,这一数字还可能更大。顶蛳山史前居民的肢解葬俗也足以让人感到古人真是脑洞大:他们将尸体的头颅割下来塞进腹部或胸腔。而死人的四肢也被割下,整齐地码好放在原来头部的位置。不过,这只是其中最经典的肢解方式,并非所有被肢解的个体都得到了如此待遇。

左图为顶蛳山遗址的中心部分,右图即是几处经典的肢解墓葬,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肢解?还是大自然的杰作?不过实际上对史前人类来说,肢解只是他们处理尸体的一种方法,而肢解葬是史前人类群体中较为通行的一种葬俗。那如何判定一个人在死后遭到了肢解?这似乎是个很傻的问题,因为身体被大卸八块还看不出是肢解实在说不过去。但是,判断一个史前人类是否遭到肢解就有些困难了。除非是变成了木乃伊或冻成冰人,史前人类的遗骸留到今天必然已是森森白骨,皮肉上的肢解痕迹早就荡然无存。一副看起来好像遭受了肢解的四散的骨架,可能只是雨水冲刷或自然埋藏环境的杰作;而一个安然躺在墓中,胳膊腿一条不少的史前人类遗骸反而有可能被肢解过。在这种情况下,切痕(cut marks)分析就成为了判别骨骼是否遭到肢解的权威手段。
在人体被肢解的过程中,刀具或其他锐器会和骨骼发生接触,尤其是在关节部位,很容易产生切痕。这种切痕在Lapa do Santo遗址的人骨上就比较明显。通过共焦距显微镜,研究者在其下颌骨以及颈椎第六节处发现了多处切痕。此外,他们还发现死者的第一节颈椎断裂并向左偏了42°,这说明死者的头是先被切割,然后又直接拔下来的。

Lapa do Santo遗址的人骨表面有许多直接留下的切痕,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说真的,对切痕进行分析是个苦差事。有些切痕确实十分明显,例如上文提到的全世界最早被肢解的这位巴西哥们儿,其桡骨远端被直接切断。这种简单粗暴的肢解方法留下的切痕是显然易见的,但是许多其他切痕案例就没有这么容易找了。顶蛳山遗址中人骨的切痕大多不甚明显,以至于缺少经验的人往往找不出切痕所在。一些肢解切痕的长度可能不及1厘米,且深度很浅,颜色又与周遭一致。为了防止此类切痕漏网,有责任心(或强迫症)的研究者必须把每个个体的几乎所有体骨在放大镜下过一遍。这样的工作量是极大的,因为一副完整的骨架会有206块骨骼,而顶蛳山遗址埋藏有300余例史前人类。
除此之外,一些“假切痕”的存在也让判别肢解的工作难上加难。总的来说,骨骼上有这样几类现象容易与肢解切痕混淆:

  • 人骨表面的血管沟或神经沟;
  • 植物根茎破坏骨骼留下的沟槽,
  • 考古发掘或清理时在骨骼表面留下的痕迹。
这其中,考古发掘工作造成的假切痕比容易排除,因为其断口没有埋藏学痕迹,一看就非常新鲜。但是前两者就要依靠研究者多年的经验积累来判断了。

一小块用玻璃陨石打制而成的石器。图片来源:李法军
肢解工具:石器史前人类肢解尸体所用的是何种工具呢?笼统地说,是锐器。但具体是何种锐器还是要看切痕分析。现代法医人类学已经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比如钢锯肢解人体的切痕是常有重叠的,电锯造成的切痕多为平行弧线。著名的法医人类学家威廉姆·R.美普斯(William R.Maples)就曾表示,他不仅能通过切痕找出是何种工具,还能认出工具是哪个牌子的。
当然,这些史前人类不会使用电锯,要摸清他们所用的工具还是需要实验模拟。所谓实验模拟,就是用各类工具来切割动物尸体(如果能肢解人当然最好),将所得的切痕和断面与人骨对比。一些研究者会选择肢解大肥猪,而顶蛳山人骨的研究者,李法军教授则用石器肢解了一只鸡。
不要小看这些石器,它们可是用珍贵的玻璃陨石做成的。在顶蛳山遗址中分布有7000多片玻璃陨石碎片,其中一些十分锐利。“所以我们推测这些玻璃陨石碎片可能是肢解的工具。”李法军说,“不过,也不能排除其他石制工具,或者螺壳等工具曾作为肢解之用。”肢解这只鸡的过程让李法军颇为难受,因为玻璃陨石做成的石器又滑又小,持续用力会让手指关节十分劳累。“肢解这样的小型动物就已经很费时费力了,要是肢解一个死人那得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为了保证逼真,随后他又把肢解完的鸡埋进土里以观察其骨骼表面切痕变化。不过遗憾的是,其对比结果仍然没有公布。

图中即是李法军教授,他不仅是个出色的生物考古学者,还是一个颇有生活情趣的人。图片来源:李法军

用石器对鸡进行肢解,以比对所得的切痕和断面与人骨之间的差异。图片来源:李法军
背后的文化因素依然不得而知为什么这些史前人类会选择把死者肢解后埋葬呢?这个问题还没有最终答案。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肢解葬并不代表着残忍或野蛮。在许多人看来肢解葬难以理解,但是那些史前人类可能也觉得我们把逝者火化的做法更不可理喻。肢解葬的背后有支撑它的信仰,实践它的仪式。Lapa do Santo遗址的遗骸其右手指尖朝下贴在左脸上,左手指尖朝上贴在右脸上。这可体现着非常明显的二元对立原则:左手——右脸;右手——左脸;指尖朝上——指尖朝下。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在各类人类仪式中极为常见,而二元对立也是人类普遍具有的思维结构。现代中非的一些土著部族在进行巫术医疗仪式时,就这种二元对立的思想表达得淋漓尽致:他们将相互对立的男人与女人,庄稼与野生植物,鲜血与清水,热药汤与冷药汁置于空间上对立的左右两侧,上下两面,并以此来象征着生与死,吉与凶。同样的,我们所谈的这种肢解仪式的背后也应该有着一套象征符号体系,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或许以后有机会吧!(编辑:球藻怪)
参考文献:
  • The Oldest Case of Decapitation in the New World (Lapa do Santo, East-Central Brazil) Strauss A, Oliveira RE, Bernardo DV, Salazar-García DC, Talamo S, et al. (2015) The Oldest Case of Decapitation in the New World (Lapa do Santo, East-Central Brazil). PLoS ONE 10(9): e0137456. doi: 10.1371/journal.pone.0137456
  • Li, Fa-jun, et al. "AN TIQUIT Y." Antiquity 8.332 (2013).
文章题图:参考文献1​

(自: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0800/?page=2)【浏览器不给力,过期的版本了,唉,光吞图,没办法】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