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51646

该文化创造的定居点规模令人惊讶(这可是BC4000的铜石时代),而巴尔干山以南有过之而无不及;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16 11:28
个别‘洋楼’复原图,与Varna的二层小洋楼有一点类似,真的令人吃惊,这可是六千年前啊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01# imvivi001
Temple_of_Nebelivka,_Ukraine._reconstruction,_c_4000_B.C..jpg
2017-6-16 17:23



是的,我是非常惊讶的,可见伦福鲁老先生对小亚农业人群的崇拜不是没有道理的
100# lindberg 关于Stog文化,安老师这样描述:
On the other hand, these particular coarse wares obviously resembled the pottery of steppe tribes. Many Cucuteni C pots look like they were made by Sredni Stog potters. This suggests familiarity with steppe cultures and even the presence of steppe people in some Tripolye B villages, perhaps as hired herders or during seasonal trade fairs. Although it is unlikely that all Cucuteni C pottery was made by steppe potters—there is just too much of it—the appearance of Cucuteni C ware suggests intensifed interactions with steppe communities.

      说明Stog文化很早就与临近的定居文化开始交融,我的看法,可视为部分Stog人群逐渐成为后者的归化民,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并不鲜见,比如罗马帝国时期与汉朝时期简牍上的记载。


        对于欧洲历史上c长达一千多年兴盛辉煌的Cucuteni–Trypillian铜石文化(也算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奇迹吧)最终衰败的原因,专家们至今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气候巨变似乎是一个重要因素,好像也有地质学方面的数据支持(书中索引中列举了不少)。总的来说,这个长期兴盛的Cucuteni–Trypillian铜石文化一直没有形成一个国家,而是一个松散的文化联盟(非常类似后世的希腊人与日耳曼人社会结构),因此这个文化联盟体的衰败也是一个逐渐的长期的过程。可以用那个目空一切的将军的那句名言来描述: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01# imvivi001
51657

是的,我是非常惊讶的,可见伦福鲁老先生对小亚农业人群的崇拜不是没有道理的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16 17:23
哪个伦福鲁老先生吖?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98# imvivi001
...

在BC4000以后(大概是BC3800)顿河流域突然兴起的Repin文化沿着顿河下游向上游和伏尔加河上游迅猛扩张,基本覆盖了原来萨马拉文化的区域,还大大挤压了赫瓦林斯克文化的区域,而且还向东直抵南乌拉尔,甚至扩张到西伯利亚,阿凡那谢沃文化类型来源就是Repin文化。


从表现来看,Repin这个文化应该脱胎于Stog文化,但结合了森林草原带的猎马部落,基本上可以说就是颜那亚的前身,它和赫瓦林斯克的结合形成了最终的颜那亚文化。



北方那些凶猛的狩猎人群就是被Repin文化拉进了原始印欧人大圈,颜那亚在青铜早期对北方的扩张也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引发了一次大的人群迁徙。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16 14:56
安东尼的确对Repin文化比较重视,但是目前来看,可能有一些言过其实。
颜那亚文化无疑是多种文化交汇的结果,不单是Stog文化与赫瓦林斯克Khvalynsk的结合。
欧亚大草原-颜那亚-安东尼.jpg
2017-6-16 23:35




   自己拼凑的图,暂时只能这样,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想不到赫瓦林斯克Khvalynsk竟然源自花剌子模的古老称呼Khvalisy,看来颜那亚人群身上浓烈的CHG血统的确与里海东岸的居民有深厚的渊源,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06# imvivi001
是的,这是他的一个主要个人观点,但阿凡提确实和repin关系深,这也是前苏考古界的主要观点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6-17 00:29 编辑

107# imvivi001
想多了,也许是钦察人带来的
哪个伦福鲁老先生吖?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6-16 17:59
小亚起源说
100# lindberg 我觉得后来更像是北部的森林草原带的狩猎者的扩张行动,而这个行动很可能就是铜石末期开始的颜那亚人群向北部的扩张引起的。
-----------------------------------------------------
北部森林草原带的狩猎者的扩张行动? 不清楚你这里说的“北部森林草原带”具体指哪里? 对应哪一个文化?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史前-欧亚大草原-分布图-1.jpg
2017-6-17 16:31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10# imvivi001
可能表达不准确,我是说青铜时期颜那亚的扩张行动更多是从森林草原带向东西两侧发起的
梳形陶器文化代表乌拉尔人?我觉得他们更可能说一种古欧洲语言,后来北东来的乌拉尔人同化。
113# lindberg
是的,有一些乌拉尔语专家也有这种推测,主要是考虑到欧洲的乌拉尔语有当地土著语言的底层。不过在颜那亚时期,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转用带这种底层的乌拉尔语了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6-17 17:59 编辑

114# imvivi001
乌拉尔人这么早就来到欧洲了?
115# lindberg

   如果不是这么早,那原始印欧语中浓烈的乌拉尔成分是怎么来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16# imvivi001
我觉得没那么早,联系那么紧,我觉得可能有共同底层的缘故吧?
但我也不能肯定,印欧语和乌拉尔语的联系是仅限于芬-乌戈尔语呢?还是萨摩耶特语也体现了这种联系?毕竟萨语是后来才被拉到乌拉尔语系里的。
117# lindberg

   只能说,你对乌拉尔语的认识还不够深入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18# imvivi001
浅入都达不到
.      河流这个词在欧洲各语言中比较有意思。一类是罗曼语族的Riviera,原义是海岸或河岸(高卢人的法语借入后引申为河流,英语从法语借入后直接转义为河流)。一类是主要集中于斯拉夫-日耳曼地区的don/dan,如Don、danube、Dunajec, Donets, Dnieper, Dniestr、Dysna以及雅利安语的dānu等,本意应该就是大河,后来逐渐转为专有名词。
     还有一类,就是欧洲中低纬度地区普遍存在的is-,如色雷斯语与古希腊语的Ister以及希腊神话中的Istros(河神,远古希腊神谱中万海之神Oceanus的儿子。而Oceanus被罗马人借用,变成现在欧洲语言中的海洋ocean。希腊语的河流固有词是potámi,词源不明,可能来自希腊早期的农业人群y-E的语言,换言之,有可能是拿破仑与希特勒父系祖先的词汇,呵呵。而ocean这个词,我认为很有可能是一个欧洲土著词,与y-I2a人群语言有关,理由以后再解释)。

     与is-有关的河流包括Eisack (意大利)、IJssel (荷兰)、Isar (德国)、Isel (奥地利)、Isère (法国)、Iskar (保加利亚)、Jizera (捷克)、Yser (比利时)等。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区域都与当年新石器农业人群的分布高度吻合,因此我认为很有可能与当年G2a2a人群语言有关。

    而danu-的分布很明显与R1a-Z93人群的分布高度吻合。至于第一类Riviera的词源,如不出意外,是一个古伊比利亚词汇,说不清与哪一个人群关联性更大。不过我感觉与闪米特语nahr有关,有可能与y-J2人群语言有关。比如外高加索语系的mdinare,似乎是一个混合词(mdi+nare,其中mdi令人想起日语的mitsu)
    说了半天,那现在欧洲最常见的M269人群,他们父系祖先的这个词汇怎么说呢? 我看就是凯尔特语的abhan(参照巴斯克语Ibaia)。由此可见,当年M269人群加入‘原始印欧大家庭’时是多么的弱势。而今居然成了欧洲第一大y,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吧,呵呵。

     其实欧洲印欧语有一个使用广泛的词汇,就是flow(英语借自法语转义为流淌、流动)。在罗曼语族中是fiume、fleuve、fluvial。在日耳曼语中是Flod(英语在借入法语的river与flow之后,其固有词flood被边缘化,转义为洪水,潮水)。
     根据语言比较学的结果,flow来自原始印欧语的pleu-(流淌、流动,游泳),在雅利安语中有航海,游泳之意。在古希腊语与亚美尼亚语除了航海,还有冲洗之意。pleu明显与汉语的‘游、浮’同源,可能来自当年y-K人群的语言。


      结案陈词:印欧语的形成,正如’原始印欧人’的形成一样,其实与阿尔泰语以及汉语的形成过程不会有很大的差别,也是多种语言混合的结果。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