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妇好墓出土辫发玉人头,商人就是辫发吗?
唐际根为了表示不相信分子人类学,公然说他拿殷墟人骨让人测,结果测出了高加索人种!这既不符合学术规范,又显然缺乏对另一个学科的尊重!这让人觉得他说的此事是在信口胡扯。
唐际根为了说明此点,说它所收集到的几十个商代的商人玉石人像都是东亚人模样。这话说得非常没水平,这些玉石人像都是商人吗?
商人是如何对待辫发人的?在甲骨文中,表现的非常清楚。
从大家都熟知的‘‘奚’’字,在甲骨文中,奚这个辫发人就是奴隶,或是俘虏,就是被杀戮的对象,就是被祭祀用的人牲,并且在祭祀时,奚是和牲畜同列的。从‘‘伐’’字看,不论其是何种写法,这个跪着的人,双手反缚于背,斧钺或在左,或在右,作砍杀状,和‘‘奚’’一样,这个跪着的人,头顶上有一根不变的发辫!同时,这个跪着的人,到了‘‘彝’’字中,被砍掉了头,作为进献的人牲,旁边是淋漓的数点鲜血!
如此等等,商人会是辫发吗?
从文献上看,商人是如何对待辫发的?
这点,在商人的后裔孔子身上表现得非常清楚。孔子总是执着地说‘‘我殷人也’’,孔子又说‘‘微管仲,我披发左衽矣’’。什么是披发?披发就是编发,编发就是辫发。孔子显然认为辫发是与华夏对立的生活习俗,与之对应的就是后来的‘‘解编发,削左衽’’!
孔子对于自己的身份认同是强烈的,他的历史记忆也是清晰的。《周本纪》说;''成王既伐东夷,息慎来贺’’,这说明先秦时期息慎肯定不是东夷。以孔子的博学,他能清楚地分辨出来自息慎的贡品,而息慎无疑是辫发的,孔子的祖先记忆中,有殷人来自东北的痕迹吗?
在甲骨文中,商人的周祭系统显示商人的祖先记忆是令人惊骇的,它能追溯到上甲微。商人的先公先王谱系,与《殷本纪》相比,除王恒一世,与报丁、报乙、报甲的先后外,司马迁记载的准确程度同样是让人吃惊的!而《殷本纪》和殷商甲骨文显然出自两个不同的系统,这对顾颉刚为主的疑古派是个无法解释的问题。古史舛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谢维扬依据考古发掘,提出了六大问题,证明顾颉刚关于中国古史的‘‘层累说’’是不存在的,若以顾氏之说,则说明中国的先秦人在‘‘集体造假’’,而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件商代辫发玉人头出自妇好墓,对妇好墓的研究,可以揭示其来历。重要的是,可以非常明确的解释自殷墟二期开始涌入中原的大量北方文化因素的原因。这就是商人对西方和北方的征伐,武丁时期征伐的方国达到81个。
在甲骨文中,妇好见于武丁时期的宾组卜辞,卜辞中有许多问她行祭、出征等活动的记录。同时,武丁卜辞屡有卜问妇好有子、生育等事,因此,妇好必然是武丁之妃。
现在,不论是国内的学者,还是国外的学者,对妇好墓的研究显示,妇好墓所呈现出的文化因素,总体上与商文化格格不入。
林沄首先从妇好墓中辨识出多种北方文化因素,比如兽首刀、铜镜、铃首笄形器等,林沄并把它们分为融合型和仿制的器物几类。韩金秋则认为妇好墓中的北方文化因素种类众多,意味着妇好可能生前就使用这些器物。
杨建华和邵会秋的研究显示,妇好墓中有大量的非商因素的个人随葬品,如铜镜、弓形器、车马器以及草原风格的青铜刀等。妇好墓中弓形器的端头都是中国北方特有的装饰:兽首、铃首和蛇首。妇好墓中随葬的铜罐,更显然是北方文化风格的器物,这个铜罐既小又陋。妇好墓具有浓郁的北方风格,这些北方器物只能解释为属于私人用品,与其等级地位无关!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研究认为,妇好应来自商王朝统治区之外的方国,属于北方民族的妇女嫁入商王朝。这说明商文化与北方文化的联系除了领土扩张、人群迁徙、贸易等,其中两地人群的联姻也是较常见的一种联系方式。妇好墓中随葬的大量的私人用品具有戎狄风格,表明妇好就是位异族女子。
宋镇豪观察商代出土的玉石人像后认为,“殷墟出土玉石人物雕像不下几十个,大都出自贵族墓葬。这些人像,除个别的衣饰华丽,穿戴讲究,可能为贵族形象者外,大部分赤条条无所衣饰,或仅仅在赤体上刻些模拟文身的线条,显得呆滞沉闷,缺乏生气,似全神贯注等候主人差遣状,很可能是一般侍者下人的形象。”
妇好墓出土一件圆雕玉人像,原来的编号为372。这个玉人像头顶心梳编一短辫,垂至颈后。穿窄长袖衣,圆领稍高,衣长及小腿。衣饰蛇纹和云纹,跣足。——这就是商代的辫发玉人头,这是个男性,可以看出,他绝非贵族,宋镇豪认为其顶多是个亲信近臣。于省吾所说的1939年北京市场上出现的那件商代玉人头的发型和此一模一样。许宏在其文章后面贴出的商代辫发玉人头就是这件。
于省吾提到的1939年出现在北京市场上的那件商代辫发玉人头应该也出自殷墟,因为郭家庄东南M26墓中出土的一件铜罐和妇好墓中出土的那件铜罐类似,同时,殷墟西区墓葬M152也出土类似的器物。这说明殷墟中出土的大量戎狄风格的器物,除了商人的战争掠夺外,婚姻联姻也是一种方式,同时,降服于商人、受命于商人的戎狄人或其他北方部族肯定存在。这应该可以解释殷墟中小墓(3)组那8具古东北类型的来历。
殷墟的“古东北类型”是什么样的Y?以夏家店下层文化为例,能否做以下逻辑推论?
1),文献学上,徐旭生的研究认为,共工氏的地望就在豫北冀南,尧舜之时,共工是个刺头,结果被“流共工于幽州,以变北狄”。
2),考古学上,夏家店下层文化就是位于豫北冀南的后岗二期文化北迁后,融合当地而形成。
3),体质人类学上,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大甸子1组是古华北类型,大甸子2组是古东北类型。
4),分子人类学上,大甸子遗址测出的是O3和N。
从这四个不同的视角看,彼此并不排斥,这是令人惊讶的!如是,“古东北类型”是不是就是N?
而假如商人是F3555,这不更加证明商人不可能起源于东北吗?
继续说商代的辫发玉人头。从商代的发型看,大体不外乎两类,一类是依发为饰,一类是戴冠增饰。宋镇豪从35例人像雕塑中,得出商代的发型有20余种,其中只有3例是辫发,这3例辫发者全出土于妇好墓。一例是原编号372的辫发玉人头;一例原编号371的贵妇人形象,有学者认为她很可能就是妇好本人形象;另一例是原编号为376,是个赤身裸体的家奴或贱民形象。
结论应该很明显了,这三例出自妇好墓的辫发玉石人像,它们就不是商人。
所以,唐际根把他所见的几十个商代的玉石人像视之为商人,是一个很没水准的说法!
许宏的问题就更大了!许宏的该篇《关于二里头为早商都邑的假说》,印象中原发表在《南方文物》这样的正规学术刊物上。而在其博客上,许宏可是颇费心机地贴出一个商代辫发玉人头,按说许宏作为专业学者,辫发玉人头的来历他不会不知道吧?许宏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选择接受和偏向性是任何学者的大忌!这会使其论文的基础存在随时坍塌的可能。以顾颉刚为例,需要的时候,他可以称赞《逸周书》的史料价值;在与其理论相悖的时候,他就极力贬低《逸周书》。顾氏想推翻中国的古史系统,来验证他的“层累说”,他成功了吗?
谢维扬抨击夏含夷的《剑桥中国上古史》,说其对中国文献的态度是暧昧的,夏含夷不得不出面解释:研究中国历史,离不开先秦文献!
刘绪说过,“韦顾既伐,昆吾夏桀”,你承认有商汤,你就得承认有韦、顾和昆吾,你就得承认有夏桀!这是学者应具备的史料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7-8 11:07 编辑
殷墟的“古东北类型”是什么样的Y?以夏家店下层文化为例,能否做以下逻辑推论?
1),文献学上,徐旭生的研究认为,共工氏的地望就在豫北冀南,尧舜之时,共工是个刺头,结果被“流共工于幽州,以变北狄”。
2),考古 ...
9898155 发表于 2017-7-8 09:22
夏家店下层三大种系,即古东北类型土著,古华北类型移民和古蒙古高原类型移民,殷墟中小墓2组与大甸子1组古华北类型聚类,而远离中原地区华夏土著人群,祭祀坑绝大多数和薛村早商都是这个类型。殷墟中小墓3组,滕州组和河北台西组,都是古东北类型和古蒙古高原类型,祭祀坑也是这种类型,但比3组略偏南相。

大甸子组基本上都介于典型古华北类型朱开沟组和古东北类型之间,1组更偏朱开沟组,2组相对更偏哈喇海沟组。

如果孔子C3南果真来自商人,那么,不似与红山小河沿一系土著古东北相关,我已经匹配了红山一例C,更像Q,这样,红山文化区域尚未发现肯定的C。因此,推测3组这类介于古东北和古蒙古高原的类型,可能是C南和N南的混合,其中,C3与二道井子这种古蒙古高原类型有关,近邻草原地带,N南是土著类型。

十年前,媒体报告称,殷墟测出了欧洲人类型,考古学者认为不可思议,结论不可信,至今为公开研究结果。如果果真有R等标记,应当也是伴随蒙古高原类型汇入的,蒙古高原类型普遍携带10-20%的高加索血统。
冀北和内蒙古辽西属于长城沿线的史前统一文化区,文化面貌相似性很高,新石器时代基本也是N,青铜时代前后,开始类似大甸子,O3取代前者,可以蔚县三关ystr都失败了,估计与大甸子同源,M117,P201*的组合,是西部种系对土著的取代。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夏家店下层三大种系,即古东北类型土著,古华北类型移民和古蒙古高原类型移民,殷墟中小墓2组与大甸子1组古华北类型聚类,而远离中原地区华夏土著人群,祭祀坑绝大多数和薛村早商都是这个类型。殷墟中小墓3组,滕州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8 11:02
你是在北方找一大堆比较,然后下结论,而不敢把全国已发表的数据拿来通盘比较。其实,殷墟中小墓2组跟南方的三星村、圩墩也很接近,殷墟中小墓3组跟南方的七里河、大溪很接近。
你是在北方找一大堆比较,然后下结论,而不敢把全国已发表的数据拿来通盘比较。其实,殷墟中小墓2组跟南方的三星村、圩墩也很接近,殷墟中小墓3组跟南方的七里河、大溪很接近。
geoanth 发表于 2017-7-8 11:17
不知道你用什么工具计算的?

样本我多年前就汇总分析过,相见: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不知道你用什么工具计算的?

样本我多年前就汇总分析过,相见: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8 11:20
没见你把殷墟中小墓跟七里河、大溪、三星村、圩墩比较过。
没见你把殷墟中小墓跟七里河、大溪、三星村、圩墩比较过。
geoanth 发表于 2017-7-8 11:22
回头我做一下,华南古代组都是非常远的种系。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