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头我做一下,华南古代组都是非常远的种系。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8 11:39
华南(秦岭淮河以南)种系多样,不能一概而论。
华南(秦岭淮河以南)种系多样,不能一概而论。
geoanth 发表于 2017-7-8 11:41
秦岭淮河以南是广义上的南方而不是华南,我认为华南这个词主要指的是南岭和武夷山以南的地区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秦岭淮河以南是广义上的南方而不是华南,我认为华南这个词主要指的是南岭和武夷山以南的地区
MNOPS 发表于 2017-7-8 12:07
有人拿现代人的颅骨数据来比较时,给了华北组、华南组,你的意思是这个华南组只包括广东福建这些地方?

不管怎么定义华南,做古代颅骨比较时,要尽可能多地选样本。长江流域的数据是有公开发表的,任何颅骨比较不包括长江流域数据是不完全和不令人信服的。
夏家店下层三大种系,即古东北类型土著,古华北类型移民和古蒙古高原类型移民,殷墟中小墓2组与大甸子1组古华北类型聚类,而远离中原地区华夏土著人群,祭祀坑绝大多数和薛村早商都是这个类型。殷墟中小墓3组,滕州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8 11:02
第四段,我认为你的说法是不对的。殷墟祭祀坑中的高加索人种,中外学者的研究屡有著述,唐际根的话更像是胡扯!现在,我可以提供五个西周的高加索人种头像,这能说明周人有高加索血统吗?
(1),陕西扶风召陈西周宫室建筑群遗址,出土两件西周“蚌雕人头像”:皆长脸、高鼻深目、窄面薄唇。
(2),洛阳北窑西周墓地M210出土“人首虎面管銎戈”;人首在长管銎顶端、头戴月牙形冠、高鼻深目卷发。
(3),北京房山琉璃河出土“青铜短剑鞘罩”:鞘罩上端为两个相背的人头像、人首卷发后披、高鼻深目。
(4),陕西宝鸡竹园沟西周弓鱼国M13墓出土“管銎人形钺":人头方脸凹面、额梳刘海、后有发辫、高鼻深目。
(5),甘肃灵台西屯白草坡西周潶伯墓出土"人头戟”:浓眉深目、披发蜷须。高耳巨鼻。
夏家店下层三大种系,即古东北类型土著,古华北类型移民和古蒙古高原类型移民,殷墟中小墓2组与大甸子1组古华北类型聚类,而远离中原地区华夏土著人群,祭祀坑绝大多数和薛村早商都是这个类型。殷墟中小墓3组,滕州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8 11:02
第五段,我认为你的说法也是不对的。
在新石器时代,冀北、冀西北、内蒙古岱海来源于后岗类型。鄂尔多斯到晋中是半坡与后岗两个类型的产物。
在位于中原地区的晋南豫西兴起东庄类型后,其迅速北上,在内蒙古和晋中形成白泥窑子类型,在晋北和冀西北形成马家小村类型。
所以,你本末倒置了!
许宏多次强调,如果“没有甲骨文一类当时的自证性文书资料出土,不可能解决都邑的族属和王朝归属问题”。换言之,许宏对夏朝的存在设立了极为苛刻的条件,甚至比一些西方汉学家对中国先秦文献采取的态度更为暧昧!
但这样的态度颇有点耍无赖的味道,因为不论从正反两方面看,这都不符合逻辑。比如一个人叫“王二麻子”,如果他的身份证丢失了,就不能证明他是王二麻子了吗?反过来说,即使一个人声称他是“王二麻子”,并且有身份证证明,那么,他就肯定是“王二麻子”吗?——证据链的存在才是决定的根本!
结合考古发掘,对照古典文献,对夏朝的存在有两种推论,这两种推论都符合逻辑。但是,我们可以比较哪一种推论的说服力更大:
(1),即使殷商甲骨文证明了《殷本纪》中商王世系的正确,逨盘和史墙盘证明了《周本纪》中西周周王世系的正确,也不能证明《夏本纪》中夏王世系的正确。
(2),即使殷商甲骨文证明了《殷本纪》中商王世系的正确,逨盘和史墙盘证明了《周本纪》中西周周王世系的正确,也不能证明《夏本纪》中夏王世系就一定不正确。
周人可是言之凿凿:商人"有典有册”。现在商人的典册在哪里?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是帛书和竹书等,早就消失了。
还真应该感谢商人崇神信鬼,这就是殷商甲骨文。不过,除了二里岗出土的两片甲骨刻辞外,像殷墟、花园庄、小屯南地和山东大辛庄,这四地出土的甲骨文都早不过殷墟二期。所以,甲骨学界认为,今后再发现早于殷墟二期的大面积的甲骨文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的这几百年间——文字肯定存在。
周人取代商人、商人取代夏人时会发生什么?以殷墟为例,观之于二里头,会对我们判断二里头的归属有助益。殷墟四期没有发现西周早期的遗存。
李伯谦说,“引起大家关注的是在殷墟迄今尚未发现西周早期的遗存。有人认为,殷墟文化第四期偏晚遗存的绝对年代有可能已进入西周纪年。如果事实确如此,则表明武王灭商,商都并未被毁。《殷本纪》所云“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是确有其事。即使三监之乱,也另封微子启于宋续殷后,对商都未“扫穴犁庭”,也未派周人武装彻底占领。这应该是殷墟范围内没有发现西周早期周人遗存的根本原因。”
周人并未对商人扫穴犁庭,这点从周武王对武庚的态度也可以看出。路国权最新对周原甲骨文的研究也证明了此点,周原甲骨H11:11说“—巳,王其乎更,厥父陟。”
路国权说,“我们认为周原甲骨H11:11卜辞讲的正是牧野之战武王克商时,帝辛自焚而死,武王派人召来武庚(更),向他正式宣布这件事情。卜辞开端残缺的干支可能是“己巳”,利簋铭文证实周武王克商在甲子,其后五日即为己巳,这时武王向武庚(更)宣布这个消息是比较合适的。因此我们认为可以将这片卜辞的年代定为周武王克商之年。”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的这几百年间——文字肯定存在。
-------------------又来这种 套路,“史记记载有商别人不信,现在找到殷墟了,证明有商,所以史记记载的都是真的”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古史舛错,不可避免。谁说史记记载的都是正确?瞪大眼睛,看看两种推论,再看看陶寺和二里岗之间有无文字的存在?你跳高之前能否深呼一口气?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虚拟一个王朝,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如此大胆?周人收拾了商人,然后商人的后人作了个叔夷钟,埋在坟墓里还相信夏朝的存在?周人收拾了秦人,然后秦人的后人作了个秦公簋,埋在坟墓里还相信夏朝的存在?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周人编造一个王朝,然后编着编着连自己都相信了,然后他作了一个豳公盨,埋在坟墓里,在另一个更加神圣的世界里欺骗自己的祖先吗?把别人想得如此愚蠢,你能不能别来这套?
秦岭淮河以南是广义上的南方而不是华南,我认为华南这个词主要指的是南岭和武夷山以南的地区
MNOPS 发表于 2017-7-8 12:07
强烈拒绝被列入“华南”,哈罗弗当年的“华南组”命名非常sb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楚人不鸟周人,躲得远远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打拼出一片新天地。但为何楚人也相信夏朝的存在?
商人(宋人)、秦人、楚人,这三家和周人尿不到一个壶里,但为何它们不约而同地都相信周人编造的夏朝的存在?这也太奇怪了吧!要不,你来解释解释?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原以为你扔过来的是一块砖头,后发现你抛出的是一支绣球!虽说吓我一跳,但你毕竟还心存善念,谢谢你啦!
既然是专业论坛,你能否拿出相关的专业知识进行讨论?比如我,从不对分子人类学和体质人类学多言,偶有触及,也小心翼翼,因为不懂,这至少表现出对知识的尊重。
真心希望你拿出相关的专业知识,对我进行批评和再教育,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建设社会主义的美好新明天做出更大的贡献!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先生:你应该就是网络中的那种人,当别人拿出中国历史文献时,不合你意的,你就会说是编造的;即使别人出示更多的证据、眼看着要摔你脸上时,你仍然会佯装镇静地说:假的!
看到你被中国历史折磨成这个样子,真为你心疼!咱们能否静下心来,商量一下如何把中国历史修改修改,也好让你心满意足、也好让你的头颅高高抬起?
第一次见泰国人妖,惊为天人!要不,咱给中国历史也做个变性手术,让它变得貌美如花,这样好让你夜夜抱着可儿入眠?
但是,陶寺的发掘又带来了希望。陶寺扁壶上的朱书文字,不论是学术界主流的“文尧”,还是“文邑”,还是“文命”等。说明它是一个早于商代甲骨文的一个汉字系统的存在,并且两者是一个系统。那么,陶寺和二里岗之间 ...
roxsan 发表于 2017-7-9 12:04
这次是真心请教你,鸟有三条腿吗?
《山海经·大荒东经》说“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郭璞的解注说“中有三足鸟”。河南陕县庙底沟遗址发现的彩陶盆上,上为圆圈表示太阳,其下有一鸟,呈正面飞翔的姿式,下面正好有三足!
现在的问题来了:郭璞是什么年代的,而这个彩陶盆可是距今将近六千年了,郭璞怎么会知道这个鸟有三条腿?
还有人扔砖头吗?如果暂时没有,我就继续唱山歌啦!
有人说,“王子录父北奔”,即为武庚向东北逃跑,说明商人的老家在东北,这弯拐得有点太大了吧!
原先学术界认为,先商文化北以拒马河为界与夏家店下层文化毗邻。但是现在的研究认为,下七垣文化最北边的保北型应当单列出来,即为岳各庄文化。这样,位于先商文化与夏家店下层文化之间的,就是属于有易氏的岳各庄文化。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