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1-9 19:16 编辑

比老普林尼晚了几十年,塔西陀写了著名的《日耳曼尼亚志》其中记载:
0kkkkkkkkkkk.jpg
2018-1-9 19:13


塔西陀记载的日耳曼人的神曼奴斯Mannus(可能来自原始日耳曼语“Mannaz人的意思”)
曼奴斯Mannus有三个儿子:
沿海的Ingaevones(对应下图红色那块,北海日耳曼),
中央的Herminones(对应下图浅黄色那块,易北河日耳曼),
余下的Istaevones(对应下图深黄色那块,莱茵—威悉日耳曼,法兰克日耳曼的始祖)


fe7803e93901213f0d2930fc5de736d12f2e9564.jpg
2018-1-9 19:13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1-9 19:55 编辑

对比塔西陀和普林尼的记载:

塔西陀《日耳曼尼亚志》
歌谣是日耳曼人传述历史的唯一方式,在他们自古相传的歌谣中,颂赞着一位出生于大地的神祗隤士妥(Tnisto)和他的儿子曼奴斯(Mannus),他们被奉为全族的始祖。据说曼奴斯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就是因他的三个儿子而得名的[4]。有一些人利用古代事迹的邈茫而任意附会,他们给曼奴斯添上许多儿子,从而多出了一些族名,如马昔人(Marsi)[5]、甘卜累威夷人(Gambrivii)、斯维比人[6]和汪底利夷人(Vandilii)[7]等,据他们说,这些族名都是真正的旧名,而“日耳曼人”却是后来增添的名称。

普林尼的记载:
1,温底利人(汪达尔人),其中包括勃艮第人、瓦林人、喀林人、哥特人。
2,另一部分是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其中包括基姆布利人、条顿人和考契人。
3,紧靠莱茵河居住的是易斯卡伏南人Iscaevones(或称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其中包括(西甘布尔人)西干布尔人。
4,在内地居住的是厄尔密诺内斯人 Hermiones,其中有斯维比人、赫蒙杜利人、卡狄人、车茹喜人。
5,第五部分是和达基亚为邻的佩夫金人和巴斯塔奈。
---------------------------------------------
我把这两位历史学家的资料里中文译名都尽量统一了下
很明显,公元1世纪,罗马人对于日耳曼民族的内部划分是比较统一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