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李家在河北的祖坟也只有两代,而且是定居于武川之后的两代,为什么定居武川之后才有祖坟?未定居武川的李初古拔葬于何地呢?六镇之乱时期的六镇已经不是初入中原的鲜卑了,他在人物姓名,婚姻习俗方面都有了一定的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21:36
你说李家不是河北人,那同样的问题问你,李家前面的祖坟在哪里?


六镇是汉化比较浅的,另外就算是汉族豪门也不会在当难民的几个月以内迁祖坟。
两个王朝的时间都太短了,没有来得及删除相关史料,与在位几百年的王朝自然没法比。该段经历终究是不光彩的,后人不都一直以葛荣为贼吗?可不像现代叫起义,古人眼里这些都是贼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21:40
宇文泰和高欢并没有因此被谩骂为贼。
那是因为他们后来的经历,但问题在于如果他们大位坐得长久,会对祖先经历中的瑕疵视而不见,而不采取一定措施吗?毕竟李虎是有一段时间的经历失载,这是不正常的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21:45
很多人的前期经历也没写,比如李弼前面干什么也不知道。李虎在唐书里面是跟李渊在一个本纪里面,显然不会详细写他。
不用详细写啊,只需要写此时跟着贺拔岳和葛荣贼军作战就行了,又不用大笔着墨。本来李虎传记就很简略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22:04
如果是卫兵甲之类的身份,还不如不写。李弼早期的事也不清楚,虽然也姓李,但跟李唐没血缘关系,你不能说李唐帮他隐晦了什么。
不知道啊,所以才说他们世系不明呢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22:05
所以破落户一说也很合理呀。

标题

重温俺昔日所发的回复帖:
http://www.ranhaer.org/thread-29601-4-1.html
#69 Manaus 发表于 2014-9-26 09:41
几年前就听过一理论,说唐朝皇室李氏一族是鲜卑人,当时一笑置之,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
《资 ...
Manaus 发表于 2017-7-26 18:30
无知了吧,哪个北方少民有乳翁习俗的?韩国的露乳装叫裙赤古里,十八世纪才出现的。北方少民哪个喜欢袒胸露乳?
O3a3c* (M134+, M117-)

标题

中国古代史基本都被篡改,可惜度低。关于李世民的家世,日本文献记载如下:
李世民的父亲李渊的爷爷李虎(李世民的曾祖父)是鲜卑贵族八柱国,李世民的祖母是另一个八柱国匈奴人孤独信的四女儿。也就是说,从父系 ...
ChinaHistory 发表于 2017-7-26 20:28
奇怪了,那些南下的胡人几百年都是族内婚?都是纯种胡人?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geoanth 于 2017-7-27 13:06 编辑
中国古代史基本都被篡改,可惜度低。关于李世民的家世,日本文献记载如下:

李世民的父亲李渊的爷爷李虎(李世民的曾祖父)是鲜卑贵族八柱国,李世民的祖母是另一个八柱国匈奴人孤独信的四女儿。也就是说,从父系 ...
ChinaHistory 发表于 2017-7-26 20:28
唐朝建立前,日本人都是文盲,日本有个屁的可靠文献。李唐娶胡人老婆,中国史书里面根本没隐瞒。
如我上面所说周摇段永叱罗协等人不是也赐姓了吗?还有李贤李穆李远家族不是赐姓拓跋了吗?
马长寿书我倒是看过,该书并不能得出胡人比汉人多,只能得出关中东部当时有大量羌人的结论,但是并没有他们的数量比汉人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6 13:34
1)马長壽的書可考證关中並非关東那种汉人社会, 相反非汉化程度甚高
2) 周摇 - 拓跋氏改周(国姓)車非氏
   段永 - 赐姓拓跋部尔绵氏
    叱罗协 - 赐姓拓跋氏
周搖是分封吧, 段永叱罗協則是賜统冶者姓氏予鲜卑人, 三者与李虎情况不一样, 若李虎是頂着汉姓的胡人, 為何不復姓? 又或者在墓誌認祖, 反而以柱国之尊仍去冒汉裔?
3) 李初古拔被薛安都所擒是太和以前的事吧, 当时尚未迁都洛陽, 汉化之风仍未大盛, 一個北地胡化汉人用汉姓改胡人名字尚可解, 一个底層胡人用汉姓胡人名字所为何事?
日本侵华时期,为了合理化侵华战争,日本学术界大肆宣扬隋唐乃北朝的继承者,而且隋唐皇室乃鲜卑血统,以合理化同为阿尔泰血统的日本人侵华。而陈寅恪观点明显是为了反驳日本人,屁股决定脑袋之流,不足为信,基本已 ...
Manaus 发表于 2017-7-26 17:14
那个学术界淘汰了陈寅恪观点?? 香港乃至英国肯定还未有啊
稽胡之类用的就是汉姓啊,所谓稽胡就是太武帝书信中的可减并州贼的胡。同样当时乌丸之类也已经普遍用汉姓。我也认为李初古拔应该不是鲜卑人,但他是胡人的概率还是存在的
至于周摇当然是赐姓,因为他原本有鲜卑姓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7 15:00
但段永所赐之姓也不是拓跋部吗?
稽胡用汉姓也不会認汉裔啊,
李初古拔不是鲜卑也不似趙郡李氏, 李唐語焉不詳肯定不是名門貴種, 李唐在意的是貴賤而非胡汉之分
问题就在李重耳这一代上,李唐自云其先世重耳曾奔宋,为汝南太守,后魏进兵之时投降,然据陈寅恪考证,彼时刘宋汝南太守为陈宪,郭道隐,徐遵之,绝不可能为李重耳
又《宋书·柒柒·柳元景传》云:
(元嘉)二十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25 23:37
1、抄写了一大段陈寅恪的论证,却故意忽略人家的结论—— "总之,李唐氏族若仅就其男系论,固一纯粹之汉人也。"   人品可知!

2、陈寅恪的这个论证本来就有很大漏洞。《册府元龟·帝王部帝系门》记:唐高祖神尧皇帝姓李氏,陇西狄道人。其先出自李皓……歆子重耳奔於江南,仕宋为汝南郡守,复归於魏,拜弘农太守,赠豫州刺史。压根没提什么时候归于北魏的,自己硬是加上“魏进兵之时投降”的限制条件,这样就好论证元嘉二十七年魏、宋大战时汝南太守不是李重耳。

这就好比:伊万卡自称她父亲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但查了下美国打伊拉克时的总统明明是布什,所以这就说明特朗普不是美国总统,更充分证明特朗普连美国人都不是。
1

评分次数

129# 鹧鸪天

讨论历史,连人品都上来了,李唐宗谱历史本来就很可疑,还不让说了,什么道理?

克列是李唐外族,说他老婆是胡人,天下皆知,好!

日本文献记载李唐先祖是八柱国,这倒好,日本人是文盲!


还讨论啥,再讨论,通敌叛国帖子该扣上了。
本帖最后由 geoanth 于 2017-7-27 20:15 编辑
129# 鹧鸪天

讨论历史,连人品都上来了,李唐宗谱历史本来就很可疑,还不让说了,什么道理?

克列是李唐外族,说他老婆是胡人,天下皆知,好!

日本文献记载李唐先祖是八柱国,这倒好,日本人是文盲!

...
Bgbilim 发表于 2017-7-27 19:47
中国的史书就说李虎是柱国,还用得着吹日本文献?
你说说什么日本文献,什么名字,谁写的,跟中国从魏书到资治通鉴比一比,哪一个更靠谱?唐朝之前日本人不是文盲是啥?你打个嘴炮就能抵赖?
有些家伙张口闭口日本文献靠谱,你见过他们能说出是哪部书,哪个人写的?
就这种水平还嚷嚷别人不让他说话,要给他扣汉奸帽子。简直贻笑大方。
132# geoanth

那这个呢?“据释彦悰《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记载,李氏自言高祖李渊七世祖为西凉武昭王李暠,唐僧人法琳曾冒丧生之险,当着李世民的面加以驳斥:“琳闻拓跋达阇,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认为李氏是拓跋达阇的苗青,自称陇西大族李氏之后,实属假冒。显然,法琳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决不敢口出狂言。

你要说这个不是正式文献,不算数了吧。行,人家也不是文盲,胡说呢,也行。我们都是讨论呢,没必要扣帽子,有问题,说问题,不要什么扯什么“人品”啥的,不然很搞笑的
本帖最后由 geoanth 于 2017-7-27 21:12 编辑
132# geoanth

那这个呢?“据释彦悰《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记载,李氏自言高祖李渊七世祖为西凉武昭王李暠,唐僧人法琳曾冒丧生之险,当着李世民的面加以驳斥:“琳闻拓跋达阇,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 ...
Bgbilim 发表于 2017-7-27 20:47
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这个不是中国古代文献吗?

怎么倒打一耙说中国古书不靠谱,而日本文献靠谱?这是智商有问题,还是人品有问题?
本帖最后由 zzzz 于 2017-7-27 21:13 编辑

关于李唐的身世,《旧唐书·高祖本纪》《新唐书·高祖本纪》,《册府元龟·帝王部·帝系门》都有明确记载,是陇西李氏,(新唐书记载为陇西成纪,旧唐书记载为陇西狄道) 西凉李暠之嫡裔,这些都是具有权威性的正史,没有确凿证据,是难以推翻的。其次,陈寅恪先生在《李唐氏族之推测》《李唐氏族之推测后记》以及《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提出的李唐出自赵郡李氏的推断。其主要论据是是《唐光业寺碑》,全称《大唐帝陵光业寺大佛堂之碑》,以及《畿辅通志》《隆平县志》等方志关于此碑刻的拓文。此碑为唐光业寺的建筑之一。唐高宗(李治)总章年间(668~670年),唐宗室为保护高祖(李渊)第四代祖宣皇帝李熙和第三代祖光皇帝李天赐之陵(即建初陵、启运陵,二陵共茔,全称“大唐帝陵”),在陵墓正东修建光业寺。唐玄宗(李隆基)开元十三年(725年)又扩建整修,并增建大佛堂,竣工后立此碑以示纪念。关于此碑,《畿辅通志》之拓文为“皇祖瀛州剌史宣简公谨追上尊号,谥宣皇帝。皇祖妣夫人张氏谨追上尊号,谥宣庆皇后。皇祖懿王谨追上尊号,谥光皇帝。皇祖妣妃贾氏谨追上尊号,谥光懿皇后”从残存的碑文可以直接得到“维王桑梓,本际城池”的文字证据,无疑提供出李唐宗室源出赵郡的实证。近年来,从陵区南侧出土的唐王后胤墓志铭,更进一步证明,其为陇西李渊宗室旧域陵寝之所在,再者,李熙、李天锡、李虎、李昺的茔墓,都是按照汉人旧制,而这些陵寝之造,都是在李唐建政之前,李熙及妻张氏皆汉人,其子李天赐及妻贾氏亦皆汉人,其子李虎及妻梁氏亦皆汉姓。这足以说明李唐宗室是汉族无疑。

有人对此提出疑义,李唐既出自赵郡,何必托名陇西?可能有两种理由,一是赵郡之李与陇西之李同源,西魏之前,陇西之李与山东之崔卢李郑,同为望族,自西魏宇文泰以关中为根据地建国,由此就硬性规定关陇李姓为望族,赵郡之李的名望屈居关陇之后,李渊托名陇西,实是借以提高自己的身份;或者,本为陇西之李,但并非华盛之门,后展转迁徙至赵郡。二是陈寅恪先生认为,李唐先世本为赵郡李氏徙居柏仁之“破落户”,或为邻邑广阿庶姓李氏之“假冒牌”。因不是名门,是以家风渐染胡俗,名不雅驯。李氏一族至西魏时才真正显贵起来,李渊祖父李虎入关后,东西分立局面已定,遂改赵郡之姓望为陇西,继而又自称是西凉的嫡裔。综合上述两种论述,联系到当时的实际政治背景,可以得到以下结论:李唐之宗源出自赵郡,当无疑义,赵郡之《唐光业寺碑》以及李唐先世的陵寝,提供出最有说服力的实物证据,但为何自称陇西之李?何以表明李唐与山东之崔卢李郑甚为生分的态度?实际上,是李唐王朝出于实际的政治利益考虑,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论述说:“隋唐两朝继承宇文氏之遗业,仍旧施行‘关中本位政策’,其统治阶级自不改其歧视山东人之观念。”可谓一语中的,令人信服。

魏晋南北朝以来的士族门阀制度,延续到隋唐,仍然有相当的社会势力,统治阶级为获得更多的政治地位,也为标榜自己的出身,托名名门望族完全是可能的,这一现象,甚至到中唐,仍然存在。比方,韩愈的籍贯应为河南孟洲,但为提高门第,托名河北昌黎,因昌黎韩氏在唐代是郡望,李唐王朝为给自己的统治寻找更多的合法性,也为提高门第身份,托名到西凉李暠之嫡裔是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出自实际的政治利益考虑,西魏以至隋唐,关陇贵族一直是中国最有权势的贵族集团,是关陇汉族地主豪强武装与鲜卑军人集团结合起来的强势联盟,谁想统治中国,必须以关陇集团政治代言人的身份出现,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陈寅恪先生的论证非常有力,令人信服。李渊、李世民父子首先是务实的政治家,其首要考虑的,是巩固关陇集团的政治势力而非单纯的认“宗族”,“政治伦理化、伦理政治化”的封建政治规则使得联姻、宗族谱系的“认定”,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政治意义,太宗命高士廉等人编纂《氏族志》,也是同样的目的:确立以李唐皇室为核心、关陇贵族为中心的政治权威,协调关陇贵族集团与山东士族集团的政治利益。同样的理由也可以支持太宗在立储上为何最终确立晋王治为太子,而非魏王泰、或者吴王恪,因为太宗首先考虑的,是关陇集团的整体利益。为巩固大唐帝国的基业,防止可能出现的内部分裂甚至内讧,太子的人选的确定,必须得到以老臣兼元舅的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权臣的支持,吴王恪是庶出,魏王泰见恶于长孙氏,唯一的人选只能是晋王治,虽然以才干迩论,晋王治是最次的人选,却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反对方的论据主要来自刘盼遂的《李唐为蕃姓考》其主要证据是,据《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载,对李氏自称的宗源谱系,僧人法琳曾当着李世民的面予以反驳:“琳闻拓跋达,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认为李氏是拓跋达阇的苗青,自称陇西李氏后裔,实属假冒。实际上,这种引文是断章取义,联系当时的实际背景,可以明显发现法琳的话,纯属谣诼。

法琳为何不惜冒丧生之险,当面顶撞李世民?有何目的?其根本原因在宗教纷争,佛教与道教的纷争,自魏晋以来,持续不断。北魏太武帝的灭佛运动,固然是拓拔涛本人穷兵黩武,“锐志武功”的扩张野心,也是大臣崔浩、道士寇谦之等人从中挑拨的缘故,包括后来的唐武宗灭佛,也是宰相李德裕,道士赵归真等人的主张。佛道双方一方面互相斗争,同时,又竭力争取最高统治集团的支持! 李唐皇室为抬高身价,以老子为皇宗,尊崇道教,诏令“道士、女冠,在僧尼之前”这无疑是给道教的发展、扩大提供政治出路,但同时,也引起佛教徒的强烈不满,双方的矛盾、争论日趋激烈,贞观七年(633年),太子中舍辛谓设难诘问佛教徒,僧慧净著《析疑论》予以回答,僧法琳进一步扩《析疑》为答。佛道的争论,引起社会注意。贞观十一年(637年)李世民表态,对“殊俗之典,誉为众妙之先;诸夏之教,翻居一乘之后”的现象,不能容忍,下诏称“朕之本系,起自柱下。鼎祚克昌,既凭上德之庆:天下大定,亦赖无为之功”,这样,佛道在宗教上的高下之争,变成体现李唐皇室尊卑等差的政治问题。李世民表态支持道教,无疑引起佛教徒不满,僧智实等人上表反驳,攻击道教,受到朝堂杖责。贞观十三年(639年),有道士奏称,法琳所著《辩正论》一书攻击老子,讪谤皇宗,有罔上之罪。唐太宗推问法琳,才有上述的一幕。对佛教徒而言,只有否定老子“皇宗”的地位,才能获得“解放”,取得与道教平等竞争的地位,如此,必然涉及李氏宗室的溯源问题,法琳是以口出妖言,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刘盼遂等人认为,法琳不惜冒丧生之险,坚持异议,必有真凭实据,可是,查遍《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全文,法琳的证据也不过是“臣闻”两个字,也就是道听途说,并没有丝毫的实证。而法琳为什么甘冒丧生之险去当面顶撞李世民?一是因为过度的宗教狂热,在任何狂热的宗教徒看来,能够“光荣”殉教,简直是十辈子求之不得的福分,刀锯鼎劐尚且不避,何况一死?二是法琳认定,李世民未必敢杀他,原因简单,法琳敢当面攻击李唐皇室的宗源谱系,真正目的是要张扬视听,让天下人都知道老子非“皇宗”的史实,为佛教的发展取得出路,并非对李世民的身世有什么真正兴趣,若是李世民因此而杀他,岂非有欲盖弥彰之嫌?纵然法琳一死,但天下人都认为,是李世民“心虚”,想杀人灭口,果真这样,岂非反面助长法琳的妖言?以李世民的聪明,不可能认识不到法琳的用心!再来看法琳与李世民争论的全文:

帝因亲降问曰“朕本系老聃。东周隐德。末叶承嗣。起自陇西。阐大道为道元。随迎不测。谈上德为德母。视听莫知。苞四象以运行。括二仪而亭育。既无得而称矣。信日用而不知。朕所以尊乎祖风。高出一乘之上。敦乎本化。超□百氏之先。何为诡刺师资。妄陈先后。无言即死。有说即生。”法师对曰“琳闻。尧舜之君唯恐无言。桀纣之君唯恐有言。又东方朔答武帝云。臣生亦言死亦言。琳今属尧舜之君。何得无言者哉。琳闻。拓拔达□,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谨案。老聃之李。牧母所生。若据陇西。乃皆仆裔。何者?炖煌宝录云。桓王三十九年。幸闲预庭与群臣经夜论古今。王曰。老聃父为何如人也。天水大守□绥对曰。老聃父姓韩。名虔。字元卑。癃跛下践。胎即无耳。一目不明。孤单乞贷。年七十二无妻。遂与邻人益寿氏宅上老婢字曰精敷。野合怀胎而生老子。又王俭百家谱云。李姓者。始祖皋繇之后。为舜理官。因遂氏焉。乃称李姓。李氏之兴起于聃也。以李树下生乃称李姓。至汉成帝时。有李隐抗烈毁上被诛。徙其族于张掖。在路暴死。其奴隶等将其印绶冒凉得仕。所谓陇西之李自此兴焉。又老子云。吾不敢为天下先。故述五千之训。又言。不与物竞。处众人之所恶。既处物不竞。又不为先。恕己推人。守雌保弱。老子西升经又云。乾竺有古皇先生者。是吾师也。绵绵常存吾今逝矣。又符子云。老氏之师号释迦文。尹喜内传云。老子曰。王欲出家。吾师号佛。觉一切人也。今受天帝请食。还当为王及群臣等一时受戒。窃以拓拔元魏。北代神君达□。达□系阴山。贵种经云。以金易□石。以绢易缕褐。如舍宝女与婢交通陛下即其人也。弃北代而认陇西。陛下即其事也。又老生姬季之末。释诞隆周之初。世隔一十余王。年经二百余祀。此即师资验矣。先后显然。勘卷分明。在文指的。伏惟陛下。好生恶杀赖及虫鱼。拯溺救焚化沾荇苇。等三皇之世。教而不诛。同五帝之时。师而不阵陛下若奋赫斯之怒。则百万不足□情。陛下若敛秋霜之威。则一言容有可录。轻忤御览营魄飞扬。尘黩威严心魂失守。”

帝时大怒竖目。又问法师曰。“朕闻。周之宗盟异姓为后。尊祖重亲□由先古。何为追逐其短禽鼠两端。广引形似之言。备陈不逊之喻。擢发数罪比此犹轻。尽竹书愆方斯未拟。爬毁朕之祖祢。谤黩朕之先人。如此要君理有不恕。”法师对曰。“琳闻。文王大圣。周公大贤。追远慎终。昊天靡答。孝悌之至。通于神明。虽有宗周。义不争长。何者。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古人党理。而不党亲。不自我先。不自我后。不以疏而不赏。赏彼有功。不以亲而不诛。诛其有。过伏惟陛下。道含弘而光大。恩被八埏。德普覆而平均。网开三面。纳忠言若弗及。悬五听以干干。从善谏其如流坐。九重而翼翼陛下今纵雷霆之怒。琳甘纷骨灰躯。傥垂雨露之恩。庶全骸骨。”

综观辩论过程,太宗与法琳辩论的焦点是:老子是否李唐的“皇宗”?而不是李唐是否出自拓拔,法琳的引言,充斥着佛教徒杜撰的“经书”中对道教的毁谤以及关于陇西李氏宗源的诸类谣言,诸如胡说什么“老聃父姓韩。名虔。字元卑。癃跛下践。胎即无耳。一目不明。孤单乞贷。年七十二无妻。遂与邻人益寿氏宅上老婢字曰精敷。野合怀胎而生老子。”这样的话可信吗?“又符子云。老氏之师号释迦文。尹喜内传云。老子曰。王欲出家。吾师号佛。觉一切人也。今受天帝请食。还当为王及群臣等一时受戒。” 纯粹荒诞不经!法琳的“证据”来自其笃信的伪造“佛经”,佛道两教自魏晋以来互相伪造经书,毁谤攻击,道教杜撰伪经“老子化胡经”说什么老子西出函谷关,到印度,化身佛陀,开创佛教;佛教徒也杜撰经书称,佛陀谴三菩萨东来震旦,化身老子、孔子、颜回云云。法琳关于陇西李氏非宗源老聃的说法,来自其自称的北齐王俭的《百家谱》,该书结论之真伪,已难考辨,即使为真,也只能说明陇西李氏非宗源老聃,并不能在任何程度上否定李唐先世源出赵郡的定论。法琳的发言,核心内容始终是李唐先世非出自老聃,也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老子非“皇宗” 的史实,这是这个佛教徒真正关心的,而非对李唐皇室之宗源有什么真正兴趣!

法琳的引言,要么是道听途说的谣言,要么是佛教自己杜撰的伪经,根本就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再结合法琳发言的背景,其话有多少可信度?唯一提到关于李唐身世的话,不过是“琳闻。拓拔达阇阇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这一句,再说法琳这句话,也是错漏处处,拓拔达阇,即便是鲜卑语,翻译成唐言,也不可能是“李氏” 拓拔作为姓氏,已被魏孝文帝改为元姓,怎么可能是李氏?要么拓拔是部落代称,达阇是姓氏,达阇出自何语?是鲜卑语的汉语记音?还是梵语的汉语借音?据佛籍载,乔达摩(佛陀)之弟,名为波罗达阇,而达阇之名,非常接近梵语,或许是崇奉佛教之鲜卑部族名称?但也不能证明,译成汉语为李氏,若是李唐先世被赐姓之“大野”氏的转音,那更不能说明问题,因为“大野”氏是西魏政权后来推行复辟政策的鲜卑化产物,非李唐先世本姓,比如,同被赐姓的还有隋文帝杨坚的父亲杨忠,赐姓普六茹氏。在西魏政权的这种复辟政策之下,大批汉化的鲜卑人和原有的汉人又开始鲜卑化,名姓更替频繁,不是死抠古籍能区分清楚的。再者,法琳之谓“柱下陇西”何所指?柱下,应该指的是李虎在西魏时踞八柱国之高位的史实,倘若法琳连这一基本史实都不承认,还谈什么追究李唐的宗源?关于李唐先世的族属,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李熙、李天锡、李虎、李昺的茔墓,都是按照汉人旧制,而这些陵寝之造,都是在李唐建政之前,李熙及妻张氏皆汉人,其子李天赐及妻贾氏亦皆汉人,其子李虎及妻梁氏亦皆汉姓,足以证明李唐的汉族身份,李唐先世的真正发迹,是在李虎,至于李虎之前,或者是鲜卑化的汉人戍于武川的军户,或者是渐染胡俗的民户,已不重要,李熙距李世民,已历五世,纵然有染胡俗,也不影响李世民作为一个真正的汉人。魏晋南北朝,本来就是民族大融合的时代,汉人的鲜卑化和鲜卑人的汉化错综复杂,鲜卑人汉化的固然不少,汉人的鲜卑化也非常普遍。比方,高欢的曾祖高湖降魏,祖高谧得罪,被迁徙到怀朔镇,到高欢时,一家完全鲜卑化,居住在平城一带的各族被掳人,相处既久,逐渐融化成鲜卑人。

北魏统一北中国之前,就已经开始民族融合的步伐,北魏一代共立二十五皇后,而汉人居十一。魏孝文帝的汉化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其汉族祖母冯太后奠定下来的基础。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大力推行民族融合政策,定出汉族士族的门第高下,承认范阳卢氏、清河崔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四姓为最高门,与鲜卑八姓地位相等,赵郡李氏、陇西李氏、博陵崔氏门第也很高。汉族士族中有汉魏以来拥有清望的名门旧姓,也有十六国以来声势盛大的坞主豪强。 魏孝文帝推动鲜卑人与汉人通婚,自已取卢崔郑王及陇西李氏女入宫,又指定六个兄弟元禧聘陇西李辅女、元干聘代郡穆明安女、元羽聘荥阳郑平城女、元雍聘范阳卢神宝女、元勰聘陇西李冲女、元详聘荥阳郑懿女,原来的正妃降为侧室。魏家公主也嫁给汉族名门,如卢道裕娶献文帝女乐浪长公主,卢道虔娶孝文帝女济南长公主,卢元聿娶孝文帝女义阳长公主。在鲜卑贵族、汉族士族的带领下,一般鲜卑人和汉人的通婚更是普遍化,少数的鲜卑人很快被融化了。这样大规模的全面的民族融合中,那里还有什么纯粹的鲜卑人?

关于李唐非汉族的说法,还有许多希奇古怪的论据,比方说李世民墓葬中有战马石刻陪葬,因为以战马陪葬是突厥人的习俗,是以太宗为突厥人云云,李世民又变成突厥人了?其实这个论据甚为荒诞,李唐帝王陵墓之中,只有李世民的墓葬有战马陪葬,若李唐果真是突厥族系,则李渊墓葬中也应有战马陪葬,而李渊没有,所以是汉人,老子是汉人,儿子倒成了胡人?可能吗?真正的原因在于,李世民作为一位英姿天纵的军事统帅,长年的戎马生涯使其对战马分外有感情!所以以战马石刻陪葬昭陵。 还有论者以为,高宗纳太宗才人,玄宗夺王子妃,因为这可能是原始群婚制残余的折射,是以李唐宗室源自胡人。这种说法更是穿凿附会、吹毛求疵,中外历史上众多统治阶级的宫廷生活都不免奢靡、淫乱,这只能以统治阶级贪婪、自私的享乐本性以及人性的弱点来解释,而不能穿凿附会成胡人陋习,历史上宫廷淫乱的史实比比皆是,五代朱全忠也淫及太子妃,难道也是胡俗陋习?况且,对高宗纳武氏为妃,长孙无忌、禇遂良诸辅政之元老大臣都出面力谏,认为其有悖人伦,指出(武则天)“曾伺先皇,众所共知”,但高宗性怯懦,又为偏言惑,终至废后立武氏;玄宗夺取儿媳,自知理亏,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先让杨玉环出家当道姑,以掩人耳目,之后才入宫。这些显然是最高统治者腐朽淫逸的私生活以及个人私情,那里能牵强到什么胡俗陋习? 再有论者说,李唐先世之中,有个别汉译鲜卑语之名云云,其实,这在前面已反复说过,南北朝本身就是民族融合的时代,反复较量的汉化与鲜卑化,使得民族融合在语言、姓氏等方面极为普遍,这根本不是死扣一两处古籍能说清的,真正关键的是:民族不是种族,民族始终是偏重文化意义上的概念,而非单纯的生理概念,若以血统迩论,恐怕全世界都找不出一个“纯粹”血统的民族来!原因简单:近亲繁殖的民族,后代弱智、白痴多,一个民族越是族内婚、近亲繁殖,其消亡的越快!另一方面,李唐皇室始终坚持自己是汉族血统、华夏正宗,李唐确认老子为“皇宗”之说,尽管其有其政治目的,但也可见李唐皇室对自己汉族血统的高度坚持与强调!针对法琳肆无忌惮的妖言,李世民大怒,指斥其“爬毁朕之祖祢。谤黩朕之先人”,足见李唐皇室对自己源出华夏名门的绝对心理认同,http://m.kdnet.net/share-415275.html
135# geoanth
你那个眼睛看见我说中国文献不靠谱了?我提议就史论事有错了?!到底谁智商有问题?还是人品有问题。
135# geoanth
你那个眼睛看见我说中国文献不靠谱了?我提议就史论事有错了?!到底谁智商有问题?还是人品有问题。
Bgbilim 发表于 2017-7-27 21:26
有人说日本文献比中国文献靠谱,我回了一句日本人唐朝以前是文盲,靠谱个屁。
你是不是对我对这个看法很不满?
我说那些嚷嚷日本文献靠谱的连具体日本文献的名字都给不出的人贻笑大方。
你不服,翻来翻去,是不是只找到一个中国佛教文献来凑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