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7-8-16 14:51 编辑

題外話:剛好提到"東寧王國-閩南人、日本人、英國人有生意往來",分享一下大航海時代的國際商業情勢。

一六四六年鄭芝龍降清並移居北京,他多年的海上經濟力量,無形中已由鄭成功所繼承,尤其是東洋、西洋、南洋方面之貿易更為強化。每年皆有船至日本長崎。船有國姓船、高砂船、廈門船、思明州船、福州船、泉州船等。一六四七年至一六六二年之間,航抵日本長崎之中國船隻,主要係來自鄭成功的勢力範圍。如一六五○年有七十艘船抵日本長崎,而其中五十九艘是屬鄭成功所統治的的地區,這種情形年年大致相同,亦即鄭氏集團佔有八十%的貿易。

台灣的海洋文化在鄭氏王朝中得以大力發展。加上滿清的嚴禁與外人互市,台灣成為遠東中國商品的集散地。 一六七○年(永曆二十四年、康熙九年)六月二十三日(陰曆五月七日)英船班丹號(The Bantam Pink) 與單桅帆船珍珠號(The Pearl Sloop)駛抵東寧台灣安平港。這是自從荷蘭人被驅離後,首次有歐洲人來台灣,這也是英國人借由台灣企圖進出中國地區的第一次嘗試。

三日後由英人克利斯布(Ellis Crisp)向東寧國王鄭經遞呈英國東印度公司班丹區經理之文書。 書中說明是接到鄭經之邀請函後而來,強調英國人與荷蘭人是不同,要求調查台灣有何種商品適合於輸出入,並希望在台設立商館。  

鄭經對來訪的英國人熱烈歡迎,雙方並訂立鄭英通商議。

班丹號回到班丹後,獲得英國東印度公司董事會的稱讚。尤其是中國歷來閉關自守並不與歐洲人交易,這是打破自從荷蘭敗走後,英國人能以班丹號之小貨船到達無人敢去的台灣。因荷蘭人以台灣人為敵,不敢去也不許他人去,竭力阻止來往台灣的船隻。這次的成就是對台灣貿易的開始,台灣可成為對中國貿易的仲介、跳板,如今又獲得許可設立商館。於是台英之間的貿易就此展開。

鄭方有意購入之貨品為:
火藥二百桶、火繩槍(Guns with match locks)二百挺、英國鐵、黑胡椒…

一六七四年鄭經的反攻大陸,英國也藉此機會,擴張與鄭氏的貿易。為了增加的貿易,英國在英格蘭建造一艘二百噸級的福爾摩沙號(Formosa Frigate)。其後英人獲得在廈門設立商館。隨著鄭經的版圖擴張,英國人也水漲船高,另增加船隻台灣號(The Tywan Frigate) 一百四十噸。

一六七五年閏五月十七日英船飛鷹號(The Flying Eagle)由班丹載火藥來台,並以重禮致送國王、王母、王妃、大臣等。時鄭經在廈門,軍火迫切,備受禮遇。乃補訂通商協約九則,並留英砲手二人,以資訓練士卒。
六月英圭黎 、萬丹(Bantam)、暹羅、安南等諸國貢物與鄭經,求互市,許之。

一六八三年東寧亡,施琅佔領台灣,英國的台灣商館有二名員Thomas Angeir 、Thomas Woolhouse及四名黑人,企圖持續轉與清廷通商。但施琅視英國人為敵人,因英人在過去十一、二年間供給武器、彈藥給鄭軍,並將審判英人。英國人大為恐慌,透過施琅的代理人協商,英人記述奉上賄款二千五百兩銀給施琅(Sego),又五百九十兩給其他主要官員,但仍無法追回鄭氏的欠債及商館被清軍強佔。

鄭氏王朝原本是靠海起家,與相距不遠的日本又有良好的關係,在滿清實施海禁、遷界、封鎖沿海後,鄭氏不能坐以待斃,故急於與日本、呂宋、暹羅、蘇祿(Sooloo)、文萊(Blunei)、美主居(Molucca)、琉球、交址、廣南、柬埔寨、大泥(Patani)柔佛(DJohor) Malacca及歐洲人從事貿易。所以鄭經會主動向英國人邀請來台。

台灣向日本輸出之物品為砂糖、鹿皮、米穀、藥材,由日本購入之物品為:鉛銅、鑄銅砲、盔甲、器械及永曆錢。歐洲人的中國瓷器因受到海禁、遷界的影響,無法得到正常供應,轉而向日本購買,日本對瓷器有材料、技術上的欠缺,也無法直接從中國獲得,因鄭氏是唯一可通過封鎖線的人,歐、日等國對鄭氏的依賴更是為重。

鄭經對荷蘭人也釋出善意,來締結鄭荷友好條約,充許在台設立商務館。但是荷蘭人卻與滿清締盟合作,三次派遣艦隊來襲。

貿易品中以糖為台灣的主產品,但明鄭時期的產量為荷據時期的五分之一而已。 鹿皮:一六七○年商館之報告稱:「鹿皮乃王國所專有之貨物,每年出產二十萬張,國王如欲得之,尚可多一倍,牡者百張之價格為二十比索,牝者每百張十六比索,在日本之售價皆為七十比索。」

另鄭氏從鄭芝龍就向航行船隻徵收保護費,稱之為「牌餉」,又名「報水」,船隻依其大小繳納牌餉後即可得到一面牌,在海上就可不受劫掠。鄭氏將海上貿易分為東洋、西洋二線,西洋船指從事暹邏貿易,東洋船指從事日本貿易而言。東洋牌餉應納餉銀,大者二千一百兩(重約一百三十一.二五台斤),小者五百兩,年費。鄭成功在攻台前即授權何斌在台灣發放牌餉,收取餉銀。同時在日本的弟弟田川七左衛門 也是幫鄭成功發放牌餉,收取餉銀。 鄭成功寫給他弟弟田川七左衛門的信上說:「著訊守兵、地方官盤驗,遇有無牌及舊牌之船、貨,船沒官,船主、舵工拿解。」

鄭經主政後日本的牌餉改由他人處理,七左衛門曾在鄭泰日本存銀訴訟中,要求撥取五百貫目(即五萬兩)。這五萬兩即是從鄭成功死後鄭經就未曾發給的累計。

康熙年間郁永河所著「偽鄭逸事」中,對鄭氏的海外貿易的說明是:」成功以海外島嶼,養兵十餘萬,甲胄戈矢,罔不堅利,戰艦通洋數以千計。又交通內地,遍買人心,而用財不匱者,以有通洋之利也。本朝(清朝)嚴禁通洋,片板不得入海,而商賈壟斷,厚賂守口官兵,潛通鄭氏,以達廈門,然後通販各國。凡中國諸貨,海外人皆仰賴鄭氏。於是通洋之利惟鄭氏獨操之,財用益饒。」
Y染色體:O3 M134+ M117- 應屬F444+
mtDNA:D5a2
这个学术性不强,样本分类本身就很奇怪,应该以华中为基础,分析各地偏离程度,才能看清楚差异和问题,人为制造标准也很好笑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7-8-16 20:16 编辑
估计‘藏缅’人群本身内部的差异甚至大于北汉与南汉,因此以‘藏缅成分’来命名,可能会有很大的误导性~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8-5 01:45
可能是的.这是wegene发的文章的PCA,甘肃藏族几乎和附近的汉族一样,和拉萨差很远.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取样,看原文那个点甘肃汉族来自甘南州附近,甘肃藏族都标到四川去了(很明显歪了).
QQ截图20170816201357.png
2017-8-16 20:14
QQ截图20170816201557.png
2017-8-16 20:16
没啥事
这个强了,如果类型更多一点就更好了。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8-14 15:44
我是筛选分化年代在三千年内的单倍群做的,如果年龄更早,个人认为意义不大。
66# litis 朋友您这个数据有原文文献么?
66# litis
可以理解。毕竟藏人也是多种类的
传说中的F3530+
据说和唐寅(唐伯虎)同族
楼主这个观点恕不能苟同。
我个人认为,把各地汉族群体进行南北二分只能得出非常粗疏的结果。最好是南/北/中/东/西(南)五分,可以得到比较精确的结果。
比如说,从mtDNA我发现华中群体是有其特异性的,以N(xR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8-12 09:46
如果那样华中的北方汉族成分应该很高才对吧?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楼主这个观点恕不能苟同。
我个人认为,把各地汉族群体进行南北二分只能得出非常粗疏的结果。最好是南/北/中/东/西(南)五分,可以得到比较精确的结果。
比如说,从mtDNA我发现华中群体是有其特异性的,以N(xR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8-12 09:46
现阶段东西二分应该做不到吧?徐书华那篇文章也没有做出来。

另外魔方这个广东人南汉比例没有北方一些省份北方成分高,显然和样本提取有关。南方各省本身就不像北方人那么均匀,如果此处南汉参考系接近某些省份交界处,那自然没有一个省份能达到80%以上了。但我推测按地级市算是有很多能超过80%的。
以往各种PCA图基本都能看出来汉族是长方形的,南北方向长,东西方向短,个人认为,这种现象说明南北二分猜想的基础是能成立的,南北之间的差距远大于东西方向差距

但更合适的方法,个人认为是不以其他少数民族为标杆,只取各地汉族样本分析,看看这样分析结果是怎么样的,同时提供Fst曲线,让人能看出来最合适的K取值是多少
本帖最后由 Peruvian 于 2017-8-18 23:33 编辑

其实 这个参考集 我觉得已经够用了 甚至还多
个别组分,例如拉祜,去掉后,是否也不影响血统匹配?
所谓汉族东西差异
回到民族起源本身
体现在哪些民族上?  
所以  计算的原则在于
用最少的群体 去穷尽、覆盖东亚人的全部血统
而不是民族参考集越多越好。其实从他们这个结果已经可以看出不少东西差异
甘肃的藏缅成分通古斯成分偏高 不是偶然的吧
如果那样华中的北方汉族成分应该很高才对吧?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8-18 19:10
如果出现“华中的北汉成分很高”的情况,则说明华中汉族有大量北汉的输血。但是从这个分析来推断,华中汉族来自北汉的成分应该不是特别高。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7-8-19 11:19 编辑
现阶段东西二分应该做不到吧?徐书华那篇文章也没有做出来。

另外魔方这个广东人南汉比例没有北方一些省份北方成分高,显然和样本提取有关。南方各省本身就不像北方人那么均匀,如果此处南汉参考系接近某些省份 ...
Peruvian 发表于 2017-8-18 19:41
的确和样本本身有关。这里所谓的“南汉”常染,实际是研究者认为属于南汉的各地样本的汇总统计。鉴于广东人的混血不是那么均匀,所以南汉的比例不是特别高。但是北汉的情况不同,各地样本显然经历过较大范围的人口流动与混血,而且可以看出应该有一定比例的华中北上成分参与其中。
这说明,北汉比南汉在常染方面更具整体一致性。而南汉的群体内部多样性,既有可能来自远古演化的多态性,也有地理隔离因素的影响。举例来说,湖北武汉和荆州样本就存在较大的差异。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7-8-19 23:56 编辑
66# litis 朋友您这个数据有原文文献么?
fuweihan00 发表于 2017-8-17 07:03
额。。搞错了,这是另一篇 做yi Tibetan的文章
没啥事
如果出现“华中的北汉成分很高”的情况,则说明华中汉族有大量北汉的输血。但是从这个分析来推断,华中汉族来自北汉的成分应该不是特别高。
baiyueren 发表于 2017-8-19 11:07
我说的是,你说的母系上华中群体对中原有很多影响,从这个图上完全看不出来,如果认为华中血统和北方血统深度混合,从而很接近而分不出的的话,那么华中应该也有很多的“北汉成分”。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剪径者 于 2017-8-20 11:31 编辑

合并统计了一下南方、北方成份的排序,和以前的各种南北顺序差不多,山西最北,粤语区最南,南方以淮吴最北,北方以甘肃、河南、北京等偏南。
南北成分.jpg
1

评分次数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3# 风虎云龙 谁告诉你内蒙古人接近北方汉和通古斯的???连呼伦贝尔的巴尔虎蒙古人都测不出蒙古说明魔方的蒙古标杆有问题,不要反蒙古好不好?
48# Manaus
日本的O2b来自何处?如果来自大陆,为什么大陆沿海不可以存留少量O2b?有什么证据证明O2b起源于日本?
赵桐茂的那份数据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不仅常染结果差不多 还有身高血型地中海贫血等都能对应得上
看过一份身高数据 很难想象云南昆明一个很南很偏经济很一般的地方 身高居然比武汉高 gm血型和常染结果确实比武汉还要北点 赵桐茂的那份数据精确到地级市每个地方都有200样本 感觉是目前最有参考价值关于常染的数据了
合并统计了一下南方、北方成份的排序,和以前的各种南北顺序差不多,山西最北,粤语区最南,南方以淮吴最北,北方以甘肃、河南、北京等偏南。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8-20 11:28
其实看原始数据,最难以解释的是辽宁的南方成分为啥那么高?观察各个南方成分,绝大部分都大于等于河北和山东,这个绝对无法单纯的用闯关东解释。
联系到辽宁在东三省保有最多的土著成分,接近一半,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不是明朝的辽东移民来源中,南人的比例不小呢?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