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待刊, 摘要] 关于匈奴单于家族以及支系部落名称的一点考证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6 18:36 编辑

备注:  此文已被某待刊的书籍正式收录。但书籍出版周期很长,现先贴出摘要部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站内短信发一个邮件地址来索取全文。


关于匈奴单于家族以及支系部落名称的一点考证

摘要:匈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族群,对后世突厥语人群和蒙古语人群的语言和文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匈奴帝国崩溃之后,在蒙古高原周围人仍居住着一些与匈奴有亲缘关系的支系部落,如贺兰部(贺赖部),曷剌部(驳马国)和薛延陀部等。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文考证了这些支系的部落名的相似性,并认为这些部落名和匈奴单于家族的姓氏可能都源自远古部落名*Hala-yundluγ。这一部落名的含义是“拥有成群杂色骏马的部落”。匈奴单于家族姓氏的来源可能经历了如下演变:*Hala-yundluγ> *Ha-la-yuan-dlik> *Ha-layuan-dlik > *Ha-lyan-dlik/*lyuan-tliγ(分别对应虚连题和挛鞮的上古汉语发音)。对上述部落名的考证,有助于理解匈奴以及支系部落的起源和迁徙过程。

关键词:匈奴;虚连题;*Hala-yundluγ;驳马;贺兰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5 20:58 编辑

文稿于2014年写成。2015年尝试投中文期刊,半年后被拒绝。2016年确定收入某待刊的书籍,但目前书籍出版时间尚不确定。

我们常常说英文SCI期刊从投稿到刊出至少要半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实际上,相比某些中文期刊的话,半年时间算是短了的...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5 21:05 编辑

就本人阅读到的资料看,两千年来没有人能够正确解释 匈奴单于家族的姓氏“虚连题/挛鞮”的词源。文稿中给出了详细的语音演变过程的论证。我自认为是提出了完整而正确的解释。不过,这样的文章连在期刊上发表的机会都没有...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以前看到过关于“驳马”、贺兰部以及薛延陀的论述文章。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7 13:39 编辑

此文稿确实是在 包文胜先生的几篇著作的基础上继续进行的论证。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不过很重要的一点是,屠各,独孤的来源又是什么呢?他们与单于家族到底是有关还是无关?他们来自休屠的说法是不是完满无缺?休屠应该是长城沿线的土著,但屠各与休屠的论证我觉得还是有漏洞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乃曼 于 2017-8-5 22:15 编辑

突厥语一般称马为At、jylqy, yund是南西伯利亚某些突厥语方言,在突厥碑文、喀拉汗《突厥语大辞典》都同时有At、j(y)ylqy,yund几种形式,结合《突厥语大辞典》介绍喀拉汗王朝最初几位可汗都有桃花什结尾的名称,可见喀拉汗突厥很可能是从南西伯利亚向西南进入中亚楚河——锡尔河——喀什一带的突厥语部落,桃花什、拓拔、图瓦、鲜卑、薪犁、sir我个人推测大致就是最早在库苏古尔湖畔至今图瓦一带的突厥语部落,他们的西边紧邻亲缘部族突厥、乌古斯等,当时应当在萨彦岭——阿勒泰一带,再向西可能是早期从南西伯利亚西迁到额尔齐斯河-伊犁河一带的塞种人,西北则是最早一批被突厥语系同化的原印欧语部族比如吉尔吉斯。可能在青铜时代,有一部分向东南迁徙到古代中国北部边疆同化并融合其他人群,形成古代中国记载的戎、狄。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5 22:58 编辑

6# sahaliyan

关于“休屠”和“屠各”,陈勇先生在《汉赵史论稿》中有详细论证。我完全信从他的观点,即:刘渊家系并非出自匈奴单于家族,其上的世系是伪托的。对于休屠部在更古老的时代的历史,我赞同 武沐先生的观点,即休屠部是河西走廊土著,休屠王是异姓部落王。

早年,复旦这边测试过数个自称金日䃅家族的后裔,听说N南支单倍群多见。这个事情算是没有经过严格论证,但我想这个结果倾向于支持 河西走廊土著说。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6# sahaliyan

关于“休屠”和“屠各”,陈勇先生在《汉赵史论稿》中有详细论证。我完全信从他的观点,即:刘渊家系并非出自匈奴单于家族,其上的世系是伪托的。对于休屠部在更古老的时代的历史,我赞同 武沐的观 ...
Ryan 发表于 2017-8-5 22:33
但休屠已经归汉,怎么会分布到南匈奴的区域呢?而且他们是如何控制匈奴的呢?
http://www.doc88.com/p-7095830064099.html
该文就论证休屠从未走出凉,秦区域,如果是这样,那么所谓屠各即休屠的观点是要打上问号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6 14:13 编辑

关于“休屠”、“休著屠各”、“休著各”、“休屠各”和“屠各”等一系列名称之间的关系以及互用的情况,我信从陈勇先生的论证,因此认为这些名称是同源的。你的问题可以解释为:生活在凉、秦区域的“休屠各”分部,一直被称呼为“休屠”,而迁徙到了其他地方的“休屠各”分部,在后来被称呼为“屠各”。这是一个关于部落称呼差异的问题。

说一点我个人的猜测:“屠各”中的“各”,或许类似后来的突厥语中的词末辅音“-g”。这种词末辅音,在翻译(成单音节的汉语)的时候是可以省略的。

另一方面,据学者研究,屠各刘渊家族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单于这一系的权利继承已经断绝,而呼衍家族为了维护匈奴余部的势力,转而支持新兴的屠各刘渊家族。我们知道,呼衍家族与匈奴单于家族世代联营,对单于家族的世系十分熟悉。因此,呼衍家族与屠各刘渊家族结成了政治联盟,最终把刘渊家族的世系整合到了单于的世系之中。

参见:“匈奴屠各”考 陈勇
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a02/765.html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关于“休屠”、“休著屠各”、“休著各”、“休屠各”和“屠各”等一系列名称之间的关系以及互用的情况,我信从陈勇先生的论证,因此认为这些名称是同源的。你的问题可以解释为:生活在凉、秦区域的“休屠各”分部, ...
Ryan 发表于 2017-8-6 14:08
匈奴右贤王刘猛和屠各是什么关系?他的曾孙即独孤部酋长刘库仁,而刘库仁曾庇护了元魏的真正开国君主道武帝。铁弗刘虎是刘库仁的宗族,后改姓赫连,他们的来源又是什么呢?他们是不是屠各?毕竟既然刘库仁是独孤(屠各),那么刘猛也应该是屠各。他们宗族的铁弗刘虎也是屠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如果贺兰部反而是单于本支,那么就很奇怪了。贺兰出自匈奴不假,也是元魏勋臣八姓之一。但是问题在于贺兰竟然没有祖先出自单于的任何记忆,如果贺兰部有这样的历史,那么子孙在追忆的时候,怎么会毫无痕迹呢?相反铁弗屠各等倒是一再宣传自己和单于家族的关系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12# sahaliyan

两个部落的名称上有继承关系,并不一定代表两个部落的部落首领和部落民之间有直接继承关系。 Hala 和 yund这两个词汇的都极其古老,远远超过匈奴本部人群出现的时间(约战国时期)。另一方面,漠北呼尼河流域似乎一直是匈奴人的大本营。呼尼河流域的古代石板墓文化人群,甚至被认为是鄂尔多斯地区的匈奴人的渊源所在。那些人的部落名叫什么? 没有任何史料。

也可以看到,“虚连题”已经是经过语音演变而成为一个专有词汇。而Hala显然是一个更古老的词汇。因此,我推测 最初的贺兰部的部落民可能只是匈奴治下的很普通的部落民。至于首领贺兰氏是否真是出自单于家族,这就需要更多的研究了。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11# sahaliyan

南单于世系衰落到屠各刘渊家族兴起之间的这段历史很混乱。我其实知道的很少。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匈奴右贤王刘猛和屠各是什么关系?他的曾孙即独孤部酋长刘库仁,而刘库仁曾庇护了元魏的真正开国君主道武帝。铁弗刘虎是刘库仁的宗族,后改姓赫连,他们的来源又是什么呢?他们是不是屠各?毕竟既然刘库仁是独孤(屠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8-6 15:37
我觉得刘猛和其父去卑的出身都没什么问题,都是屠各,至于这些屠各是否是真的南单于世系,则不可靠,因为毕竟这之前南单于的世系就不是完全连续的。

屠各和休屠之间的关系,以及屠各为何会出现在休屠传统区域以东的区域,确实资料太少,武沐对休屠和屠各在史书中出现的地理位置做过统计,结论是休屠和屠各基本是以天水平凉为界,以西为休屠主要活动区域,以东为屠各主要活动区域,他的观点是东汉年间部分休屠各被安置在偏东位置形成的,东汉前休屠屠各是一个概念,东汉后,休屠屠各分离,到魏晋时,屠各已经变成完全的一个独立部落并与南匈奴彻底融合。
呼延、贺兰、贺赖是hala-at驳马是可信的,虚连题是驳马不可信。用入声字各*g(r)ag只对译–g不大可能,五胡时曾用支对音–g。
O3a3c* (M134+, M117-)
16# hercules

*Hala-yundluγ一词演变为 虚连题,期间发生了两次关键的语音演变,导致 虚连题一词无法理解。我找到了解释这两次关键的语言演变的证据,你可以先看看我的全文,我们可以再讨论。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挛鞮大约是西汉时就出现的,其音以r-起首的可能性更大。单于姓qara-的可能性比hala-要大。
O3a3c* (M134+, M117-)

标题

16# hercules
*Hala-yundluγ一词演变为 虚连题,期间发生了两次关键的语音演变,导致 虚连题一词无法理解。我找到了解释这两次关键的语言演变的证据,你可以先看看我的全文,我们可以再讨论。
Ryan 发表于 2017-8-6 20:14
呼衍与挛鞮几乎同时出现,却各表一题,让人生疑。
O3a3c* (M134+, M117-)
关于休屠、屠各和刘元海,以前看过一篇文章,把他找了出来:
休屠_屠各和刘渊族姓
http://www.doc88.com/p-7095830064099.html

个人比较赞同,作者认为屠各和休屠是不同的,无论是休屠各、休著各,只要是后面带各的,就等同于屠各(依他的观点各还是很重要的),而屠各代表了南匈奴的核心部落团体。

依照该文个人认为,南匈奴归汉后,肯定在部落间有着一定的分化组合,几个原匈奴核心部落组成了新的匈奴核心集团-屠各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