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工方:山西柳林高红(商代遗址)人骨分析

数据来自:山西柳林高红墓地人骨研究
山西唐尧夏商周人骨,多数大体介于陶寺早期组(唐尧)和高红组(商劲敌工方)之间。华北近代组与工方高红组聚类,而与唐尧陶寺组相差甚远。
高红工方和霸国狄人.png
大河口PCA.jp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论文<山西柳林高红人骨分析>中引用 山西省考古所王京燕老师的观点,认为柳林高红遗址的性质可能是位于北部工方或以工方为主体的诸方国联盟和商王朝交锋的前沿阵地。这个观点是很贴合实际的。

工方是商代中晚期最大的劲敌,连年用兵。其分布前沿地带不应该距离晋西南的运城盆地和临汾盆地太远。所以,王京燕老师老师认为柳林高红墓地可能是“北部工方”,而不是工方本部。 此外,在商代晚期,商人的势力范围局限于霍太山以南。在霍太山以北,有一个很强大的方国,就是 马方。柳林县南部的石楼县,古时候以出产优秀的马匹著称。见《春秋公羊传·僖二年传》何注:“屈产,出名马之地。” 又见《太平寰宇记 隰州石楼县》记有“屈产泉”:“屈产泉在县东南四里, 土人相传, 昔有白马母饮此泉生得龙驹”。

因此,我推测,在商代末期,石楼到柳林之间,可能是马方的活动地域,马方或许是工方部落联盟中的一部分。但无论是石楼以南还是石楼以北,都应该不是工方的核心地带。工方的核心地带应该在石楼和柳林以西的黄河对岸,也就是李家崖文化的核心地区。因此,王京燕老师的后一个判断,“以工方为主体的诸方国联盟...的前沿阵地”, 我认为是最符合实际情况的。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这个字不是工,具体什么字未定,暂且叫工方吧。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19 21:57 编辑

参考诸家的考证,以及后来带有工字音符的汉字的语音演变,这个字在商代或许念做 /*qhiong/.
商代工方(邛方).gif
商代工方(邛方)1.gif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8-20 17:19 编辑

知乎 上关于 这个字的读音的讨论。收集的材料是比较全的。不过,我并不同意赵平安老师的释读。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797810

另外,郑州大学 杨杨的学位论文专门研究了这个方国。
http://www.doc88.com/p-7252904295767.html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鬼方就是工方,小Y自己要搞清楚。

你的原始数据贴一下,取了哪些测量数据,颅长颅宽多少,否则没有意义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8-23 14:51 编辑
鬼方就是工方,小Y自己要搞清楚。

你的原始数据贴一下,取了哪些测量数据,颅长颅宽多少,否则没有意义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8-21 17:01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鬼方就是工方,这不是信口胡说。
数据在原报告中是公开的,已列出。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高红和李家崖陶器表现出很强的同质性,但也有差异。

种系特征上,高红是很强的北方种系特征,基本上与现代华北组没有明显区别,具有典型的戎狄古华北类型种系的特征,但李家崖文化人骨则有着更强的关中上古华夏人群的土著特征,类似颅骨尺寸小一号的壮族。
李家崖文化分期及相关问题研究 7 柳林高红和李家崖.jpg
晋中地区商代遗存分析 9 李家崖和柳林高红.jp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鬼方就是工方,这不是信口胡说。
数据在原报告中是公开的,已列出。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8-23 14:39
依诸家所论,鬼方即工方,应是大概率的事。

李伯谦《从灵石旌介商墓的发现看晋陕高原青铜文化的归属》,“我们至少可以肯定,汾河以西以石楼、绥德为中心的黄河两岸高原山地应该就是【工口】方的居地,石楼、绥德等铜器群应该就是【工口】方的遗存。富有草原特色的石楼—绥德类型青铜文化或者是单一的【工口】方文化,或者是该地区包括【工口】方在内以【工口】方为主体的与商王朝基本上处于敌对状态的诸敌对方国的文化。”

目前,将石楼类型青铜器归属于鬼方李家崖文化,学术界几无异议。蒋刚和杨建华《陕北、晋西北南流黄河两岸出土青铜器遗存的组合研究》对此论之甚详。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鬼方就是工方,这不是信口胡说。
数据在原报告中是公开的,已列出。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8-23 14:39
林小安《殷武丁臣属征伐与行祭考》,“殷墟卜辞出现【工口】方的计有四百余版,伐土方之辞有一百余版,鬼方之名才四见,且其中三条是一事多卜的同文卜辞。”

史籍中记载有鬼方史迹却不见【工口】方的名号,如《竹书纪年》等记载的武丁伐鬼方。
依诸家所论,鬼方即工方,应是大概率的事。

李伯谦《从灵石旌介商墓的发现看晋陕高原青铜文化的归属》,“我们至少可以肯定,汾河以西以石楼、绥德为中心的黄河两岸高原山地应该就是【工口】方的居地,石楼、绥德 ...
W7167N 发表于 2017-8-24 09:30
柳林高红和李家崖有些明显不同的种系差异。文化也有很大的差异。无法支持鬼方和工方是同一种系。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工(上工下口)方,工古代读音为gan,工方即昆夷、浑夷,与匈奴不无干系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柳林高红和李家崖有些明显不同的种系差异。文化也有很大的差异。无法支持鬼方和工方是同一种系。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8-24 18:14
在文化上,马升和王京燕的《对柳林高红商代夯土基址的几点认识》:
“高红遗址从山梁顶部到低处近河岸面阳的缓坡上,都有李家崖文化陶片分布,遗址总面积约为二十万平方米。

李家崖文化分布于陕北、晋西北,与李先生对【工口】方地域分布的论述相吻合,高红遗址的全盛时期,亦即7号夯土基址使用时期的年代大约在殷墟二期,正值武丁征伐【工口】方之时。

高红遗址极可能是【工口】方或【工口】方内某个政治集团的权力中心所在。

高红遗址是李家崖文化发现的唯一一处有着大型夯土建筑的遗址。”
在文化上,马升和王京燕的《对柳林高红商代夯土基址的几点认识》:
“高红遗址从山梁顶部到低处近河岸面阳的缓坡上,都有李家崖文化陶片分布,遗址总面积约为二十万平方米。

李家崖文化分布于陕北、晋西北,与李 ...
W7167N 发表于 2017-8-25 10:40
无法认可,将彼此相似地域相邻的两种文化传统,简单的等同于一个族群,特别是有明显生物学差异的人群。高红工方是商人最大劲敌,北方种系特征明显,更具有攻击性。李家崖鬼方则有些更多仰韶文化关中土著的血统因素,与商人的关系也没有那么紧张。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无法认可,将彼此相似地域相邻的两种文化传统,简单的等同于一个族群,特别是有明显生物学差异的人群。高红工方是商人最大劲敌,北方种系特征明显,更具有攻击性。李家崖鬼方则有些更多仰韶文化关中土著的血统因素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8-25 15:20
种系上你可持异议,但高红属李家崖文化则无疑。更具攻击性的是保德!
无法认可,将彼此相似地域相邻的两种文化传统,简单的等同于一个族群,特别是有明显生物学差异的人群。高红工方是商人最大劲敌,北方种系特征明显,更具有攻击性。李家崖鬼方则有些更多仰韶文化关中土著的血统因素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8-25 15:20
我的疑惑也在于此,若李家崖鬼方更多带有中原土著的因素,而横北倗西周带有明显西北种系因素。要把二者考据为鬼隗怀倗的传承关系怕是不现实吧。问题出在哪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