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个人也认为第二种可能性大些,小波兰历史上受德意志影响很小,只在瓜分时期被奥匈控制过,但也没有大规模德意志移民,从一战后复国期间人口调查来看德意志人是比较少的。你和该波兰人的共祖时间当然远超波兰被瓜分时期

L1029共祖才2000年,这个时候德意志和斯拉夫肯定早就分化了,所以仅仅确认中欧起源意义不大,还是应该考虑一下该支起源族属问题,由你贴出的分布图结合其他资料,觉得还是西斯拉夫起源,比较有可能是个在捷克波西米亚起源的部落,在波兰方向的扩张可能来源于摩拉维亚帝国,在德意志的扩张可能是由于波西米亚王国投靠神圣罗马帝国,这样可能不少L1029就被德意志化了,个人感觉这种猜想各方面都合理些

四大汗国和元朝来往还是比较密切的,不知LZ祖先是否作为使团成员来到中国定居北京
Yfull上有各种Group,你找个R的,进去问问,既然是R嘛,他们肯定比我们懂得多,最好能具体到欧洲那些家族是你这支,之后再去查查历史,看看那些家族参战没有,和蒙古有什么关系。1000多年的事,混得和北方汉族差不多, ...
大凌河 发表于 2017-9-19 14:44
有两个人找我联系了,他们对这些历史的恐怕是比不上我们的,他们主要的好奇点是中国为什么有L1029。关于入侵,蒙古人、匈奴人、塔塔尔人历史上也很多次,不过对欧洲的Y父系影响是微乎其微的。我这话题可能放哪都是少数人感兴趣,本坛显然是更好的地方。

至于yhrd上的2个17str全同,都是论文中引用的数据,是没法联系上的。之前上树是为了找,现在在树上了就可以耐心等了。

在ysearch上,我提交了70str,找到了1个24全同和5个19全同,不过很分散,包括了英国、北欧、德国、波兰、俄罗斯。对于家族历史,除非是大贵族,普通欧洲人很多也就是知道300-400年的样子,明末清初而已。
个人也认为第二种可能性大些,小波兰历史上受德意志影响很小,只在瓜分时期被奥匈控制过,但也没有大规模德意志移民,从一战后复国期间人口调查来看德意志人是比较少的。你和该波兰人的共祖时间当然远超波兰被瓜分时 ...
Lep1dus 发表于 2017-9-19 19:42
关于L1029的论述我很认同,作为M458下的一个重要分支,L1029显然是斯拉夫起源。尽管将单倍群和族裔挂钩是不正确的,但从分布图看,L1029在德国西部的频率显著降低。因此,很大的可能是L1029比L260分化的地点更西一些,比如你所提到的波西米亚地区,以及与其接壤的德国东部萨克森地区。这些地区在历史上都是斯拉夫和日耳曼的接壤之地。关于L1029中存在相当比例讲日耳曼语的人,这更可能是后期同化带来的。比如,在英国和挪威发现的频率并不低的L1029说明了其在分化之初可能就进入了斯堪的纳维亚,并参与了维京人的扩张从而进入不列颠。

关于第几次,我还是倾向1223-1242这20年间。对普通人而言,当俘虏作为工匠被带到远东的概率显然高于当使者出使大都的概率。

相信未来随着DNA样本的增多,对这段历史会越来越清晰。
我再说直接点,如果像微基因,23魔方分析祖源成分,多少北方汉族,多少南方汉族,多少欧洲血统这些,以校长为例,连1000多年的事,检测结果上都看不太清楚,那所谓的祖源分析还有多大用,也许只能大致推算最近几 ...
大凌河 发表于 2017-9-19 08:47
那是因为y是一个marker啊
说简单点如果往上6辈,64个祖宗。其中只有一个能从y推测出来,一个能从mt推测出来。

可是这样就说其他没有marker的62个祖宗就不重要了?计算机算比重把伙计
关于L1029的论述我很认同,作为M458下的一个重要分支,L1029显然是斯拉夫起源。尽管将单倍群和族裔挂钩是不正确的,但从分布图看,L1029在德国西部的频率显著降低。因此,很大的可能是L1029比L260分化的地点更西一 ...
white2k 发表于 2017-9-19 20:40
单倍群和族群挂钩与单倍群的起源和族群挂钩是不同的,单倍群起源时,它所在族群的Y可能是较为单一的

波西米亚是被群山环绕的地区,这种地理阻隔可能使得人员往来不便,人群较为单一。萨克森历史上曾经是索布人活动的地区。多少也是由于群山的阻隔,使得波西米亚避免了近亲索布人被日耳曼吃掉的命运,当然,直接原因还是波西米亚人在东方外来压力下选择了基督教和投靠德意志

关于可能性,还是参考了你自己的主贴为主,与你最近的来自于小波兰,一万人的俘虏也来自于此,勉强能构成证据链吧,如果是第一种可能,就要说明,为什么小波兰会出现与你最近的支系,如上所说历史上小波兰受德意志影响较小

而且别人也以指出,数量上的差距也是重要考虑因素,参考之前的帖子,Y的淘汰率是很高的,一万人留下的Y当然比几百人多很多,这也是应该考虑的因素

也不是想说服你,只是简单发表一些想法,总之恭喜你通过测试,找到自己祖先的方向
单倍群和族群挂钩与单倍群的起源和族群挂钩是不同的,单倍群起源时,它所在族群的Y可能是较为单一的

波西米亚是被群山环绕的地区,这种地理阻隔可能使得人员往来不便,人群较为单一。萨克森历史上曾经是索布人活 ...
Lep1dus 发表于 2017-9-19 22:01
谢谢!你讲的非常有道理,受用不尽。

我决定暂时不做进一步推测了,一方面等树的结果及其后续的更新,一方面继续搜寻一下相关史料。

另我已经和小波兰那位宗亲取得联系了,他三代前移民美国,现在已知的最早祖先是通过教堂的结婚档案找到的,大约出生于1768年(根据结婚记录反推的),出生地不详,卒于小波兰地区。
加油!
如果能找到300年内的祖先迁移路线就好了。
分子人类学就是有趣啊。
Update一下L1029树研究取得的一些新进展。

目前Ytree上L1029下一共有12个独立分支,昨天了解到这里面有8个分支共享一个FGC66323位点突变,因此L1029下的实际独立分支会变成5个,我所属这支FGC66325也会归属在FGC66323之下,和FGC66323同级的分支则包括YP263,YP417,YP444,BY30715。之前的两例L1029*也会变为FGC66323*。

由于FGC66323位于重复区,结果存在可靠性的问题,因此YFull应该不会将其加入到树中,不过在FTDNA的R1a项目result中已经出现了这个SNP,三例样本分别来自与德国(2例)和挪威。

关于FGC66323的分布我做了一个统计,它更像一个L1029的西部分支(比其他的L1029分支更西)。目前已知的19例(排除我自己)Yfull数据中,10例来自于日耳曼国家(德国瑞典丹麦挪威英国),7例来自西斯拉夫国家(波兰捷克),1例来自东斯拉夫国家(白俄罗斯),还有1例来自匈牙利。

另外在FTDNA R1a项目中我又发现一个属于FGC66325下的新样本,他和我及那位波兰宗亲1500年共祖。他的surname是Polzin,看名字应该是个德国人。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分型属于FGC66338,而我的FGC66338也是阳性(目前仍是私有SNP),因此他应该和我共祖更近,至少再多share一个私有SNP。根据现在的计算,共祖年代也至少能减少到1350年。

希望早日看到Ytree的更新!
1

评分次数

  • 大凌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