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西周青铜器上真的有古埃及象形符号文字!_兵策儒剑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4e1c6f0102x300.html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理解我的研究,最少要收齐以下资料:
1.古本《竹书纪年》、《左传》、《国语》、《史记》、《诗经》及研究;
2.《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楚简研究文章
3.甲骨文金文字典,汉典与Etymology甲骨文网站
4.周代 ...
Hanhe 发表于 2018-5-13 11:30
这些是我研究埃夏论工作的子集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5-13 12:32 编辑

101# 历史的天空

开头那个青铜器,马承源先生定名貘尊,我觉得挺像的。身上那些回文,也很像水漩涡,这是马家窑文化时期陶器彩绘就很常见的了!亚伯拉罕穆教回传,也是情理中事,达本还源,貘哈墨翟!金字塔型陵墓,似乎从古至今都有。

空空道人考证那回文是水井,非常有道理,那回文就是水井的涟漪或旋涡,另外还可能是井壁,这壁厢找到个证据: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0: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与城市的出现几乎同时出现了水井。史传瞽叟使舜穿井(《孟子·万章》、《史记·五帝本纪》),又传伯益作井(《吕氏春秋·勿躬篇》、《世本》、《淮南子·本经训》)。时代都在有夏以前,按照前面的推测,当在龙山时代晚期。现在在中原龙山文化遗存中发现水井的遗址有河北邯郸涧沟、河南汤阴白营和洛阳矬李等处,江苏吴县澄湖更有属于良渚文化的水井群。白营的水井深达11米,井壁用木棍自下而上层层叠起,累计有四十六层,木棍交叉处有榫,顶视成井字形,于此可为井字造字时所像实物找到根据(图3-28)。涧沟的井为土井,建于陶窑附近,并有水沟通向窑边的和泥坑,看来是为制陶时陶泥用的。许多水井底部都有掉下去的许多陶汲水罐,澄湖的一些罐子上还有绳络的痕迹,可知当时是用陶罐汲水的。

有了水井,不但使制陶等用水获得方便,使居址的安排不必紧靠河湖等天然水源,从而使人们有可能开辟更多的地方,更可解决城市的供水问题。它是龙山时代具有深远意义的一项发明。
(自“袋狮氏说岳全传”: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8064&page=3#pid543707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基因是基因,文化是文化,民族和国家,还是需要以文化来界定!文化也是不断进步的,商周是华夏,是汉族的祖先,有精华也有糟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九袋长老袋狮氏这句话可谓得之:

尧舜禹汤,文武周公;无论他们是我们的血缘祖先,还是我们的文化祖先,他们就是我们的祖先。
1

评分次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8-5-20 13:40 编辑
基因是基因,文化是文化,民族和国家,还是需要以文化来界定!文化也是不断进步的,商周是华夏,是汉族的祖先,有精华也有糟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九袋长老袋狮氏这句话可谓得之:

癯鹤 发表于 2018-5-20 10:35
无论是不是血缘祖先,都是汉人的人文祖先。有些人写文章对商周极尽侮辱之能事,是卑贱丑陋灵魂反映。
即使商周不是我的祖先,我也会承认是商周给中国大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了文明! 所有中国人都应该尊敬!
1

评分次数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祖先不只有纯父系祖先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20 06:33 编辑

[探索发现]曾侯墓谜 堲周来源:央视网2016年07月12日
http://tv.cctv.com/2016/07/12/VIDEqNonPD2jirHXIVoIBzfv160712.shtml

《禮記·檀弓上》:"有虞氏瓦棺,夏後氏堲周,殷人棺槨,周人牆置翣。"鄭玄注:"火熟曰堲,燒土冶以周於棺也。或謂之土周。"
《鹽鐵論·散不足》:"古者瓦棺容屍,木板堲周,足以收形骸,藏發齒而已。"
《淮南子·氾论训》:有虞氏用瓦棺,夏后氏堲周,殷人用槨,周人墙置翣,此葬之不同者也。夏后氏祭于闇,殷人祭于阳,周人祭于日出以朝,此祭之不同者也。

我老家也有类似的葬俗——棺材入土前,用稻草烧墓穴。先派人挖好墓坑,午饭后出殡,天黑前完成所有埋葬工作。闇是暗的意思,烧墓坑有点像是简化的堲周,这跟夏后氏葬俗倒是接近!随着人们经济能力的增强,近些年又给女性制作了精美的棺罩,这又像是“荒帷”了。在与晋韩有关的山西横北M1、河南新郑战国墓群M80中都发现了荒帷。据说汉代仍流行荒帷,江西海昏侯墓群就有发现。其他坛友说说,本地农村是否也有这些葬俗?
起码唐初至今,我们这支人口都是聚族而居。现在想想,老家真有一些古风遗存,如压惊棺、筑土墙、烧墓坑、哭丧、哭嫁......。其中筑土墙与汉代莊字成型有关,这种留有桩痕的筑墙方式不晚于商代。另有一些习俗,如礼仪、禁忌,在部分西南少数民族中,能找到不少相同或相似点,应该有不少于两三千年的历史。压惊棺习俗至今还没找到源头。

我一直感觉:当今发现的曾国墓葬,有一部分是姒姓曾(缯)国的,特别是在靠近河南南阳的那个区域(如湖北枣阳)。有证据表明,这一带曾是夏人的居住地,汉朝有很多大族仍居住在这一带。上述有堲周葬俗的大墓就在湖北枣阳吴店,也是刘秀故里。春秋时姒姓曾(缯)国才被迁到山东苍山县,所以当今发掘的遗址中应该有一部分姒姓曾国(夏禹遗族)大墓。实在没有时间去仔细分析那些墓葬的不同之处!
如果能够找出姒姓曾国墓葬,又保存了棺底的泥土,用国外技术是能检测出夏后氏Y-DNA的(部分曾侯墓有遗骨)。

从湖北考古界今年披露的一份曾国墓资料来看,有不少地方跟晋国横北墓、大河口墓相似。从多种迹象看,晋国小宗保存下来的夏商遗俗更多,这就是晋从夏俗吧!先秦时期,晋、楚的人口融合最广,对后世影响也最深。而在秦汉时期,特别是秦朝的军功爵位制,才让普通平民有了登上历史舞台的机会。
晋国大宗孝侯的儿子先是逃到随(今山西介休县随),后被怀姓九宗后人嘉父迎到鄂(今乡宁县)称鄂侯。曾国的核心区域在湖北随州市(或随县),这里也邻近西周的鄂国(随州羊子山、南阳夏饷铺有鄂侯墓),商朝也有鄂侯。现在还难说清楚湖北、山西两地的“随”、“鄂”、“唐”地名,最早是如何关联的,似乎都与夏人迁徙有关!
曾国考古另一重要发现,是在湖北荆门市京山县苏家垅发现了青铜冶炼遗址,让我们清晰了南方青铜之路,墓中铭文有“金道锡行”。(京山、随州、枣阳相邻,枣阳与随州北面就是河南)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16 13:06 编辑

所谓“压惊棺”,就是父母出殡时,抬起棺材的同时,长子扒上棺材用身体压住棺盖,等抬棺人走过一段路再下来。
这个风俗的来源,老家也没人知道,反正是代代相传的。我以前根据谐音及"京观"写成了压京观,后来琢磨,更有可能是压惊棺。
想起晋文公出殡,棺内发出有如牛叫的记载。是不是当时襄公急中生智,扒上棺材去压住棺盖,从而留下了这个习俗?
《左传》:冬,晋文公卒。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将有西师过轶我,击之,必大捷焉。”
现在看来,晋文公很可能是假死,出殡时又活过来了。古人不知所措,卜者以话搪塞而已。
历史有时很残酷,真的全部弄清楚了,可能会让人失望。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5-29 23:05 编辑
所谓压京观,就是父母出殡时,抬起棺材的同时,长子扒上棺材用身体压住棺盖,等抬棺人走过一段路再下来。
想起晋文公出殡,棺内发出有如牛叫的记载。是不是当时襄公急中生智,扒上棺材去压住棺盖,从而留下了这个习 ...
Hanhe 发表于 2018-5-28 20:12
想想真有可能,人老成精,物老成魅。传说“六十活埋”这制度到宋朝才废止。在那以前,华夏没有全部沦亡过,可能是因为遇到战争饥荒,就把老弱病残遗弃在砖砌的坟墓里,精壮都逃难去了。但是宋朝废除了这个制度,然后儒家学说越来越讲究,汉人就跑不快了。也因为跑不快,到不了越南,结果越南也独立了。
话说齐桓公、晋文公、阖闾、赵武灵王、项羽这些雄霸天下的人死得都够窝囊的。涉及到主权,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谢尧亭先生在2013年初于台湾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宣读了一篇题为《倗、霸及其联姻国族的探讨》的论文(下简称“谢文”),又向我们展现了关于该墓地新的资料和信息,十分难得。谢文所公布的新出铜器资料很丰富,其中关于M2158的有二簋(同铭)、二盘、一盉,其铭文如下(用宽式):
簋铭:芮伯作倗姬宝
(朕)簋四。(M2158:148、149)
盉铭:芮伯稽首,敢作王姊盉,其眔倗伯万年,用飨王逆洀。(M2158:81)
盘铭1:芮伯拜稽首,敢作王姊盘,其眔倗伯万年,用飨王逆洀。(M2158:84)
盘铭2:倗姬作宝盘。(M2158:58)

如何解读倗、倗姬,已经彻底把学术界整懵逼了。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2 15:13 编辑

谢谢!
我早看过了。倗伯娶周王姊,芮伯以女作陪嫁(媵妾),铭文有倗姬,就是从这次会议资料得知的。此前报道传出倗伯与西周宰相联姻,还没提到娶周王姊的事。我在主贴中提到了毕姬与倗姬的矛盾,他们莫名其妙地把其中的芮伯,与西周武王时期的芮伯良夫(卿士,相当于宰相)联系起来了。试想:西周早期的周王、宰相分别把姐姐与女儿嫁给媿姓倗伯,这倗伯得多高的地位啊!史书竟然不提一字?而按我分析,出在周平王那个动乱的年代,就不足为奇了。
周王朝是由鲁国代周王嫁女,所以倗伯墓铭文中出现了鲁国很正常。

他们带着错误的结论去台湾宣讲,真不知丢人。那些信息在大陆都没敢披露,横北共有1200多座墓,大部分也没发表。
谢尧亭先生在2013年初于台湾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宣读了一篇题为《倗、霸及其联姻国族的探讨》的论文(下简称“谢文”),又向我们展现了关于该墓地新的资料和信息,十分难得。谢文所公布的新出铜器资料很丰富,其 ...
历史的天空 发表于 2018-6-1 11:22
芮伯姬姓?同姓不婚?那么谢公的一些推测也确实是有根据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8-6-1 14:22 编辑

这些砖家们丢人果然跑到台湾去丢人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假如周人来自古埃及,则不奇怪了,古埃及都是兄妹结婚,真正同姓结婚。怀疑周人同姓不婚,只是为了族外婚扩大政治同盟,礼制不过是服务于政治。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16 20:51 编辑

周朝同姓通婚不是孤例。我在主贴25#提到晋献公娶四位姬姓女,其中一位还是唐叔虞的后代。晋文公也娶了周室女,曾国、楚国也出土了“周王孙”铭文,都是与周王室通婚。
《穆天子传》,除了记载盛姬是同姓通婚以外,还记载了多个北部方国及人物,如河宗氏崩阝柏夭、封膜昼为殷人之主、赤乌氏先出自周宗。《左传》记载晋重耳与赵衰分娶隗国姐妹。
同姓通婚也好,与异族通婚也好,都没有什么不好。异族通婚、民族融合,更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华夏文化形成于北方族群与中原、南方人群逐步融合的过程。如果没有融合,我们可能就与今天的印第安人、印尼土著相似。
这里也希望某些人正视“戎狄”的原义,从记述者角度判断戎狄族群。北狄与周族的渊源确实比较深;对于“戎人”,建议去看看:(先周)自窜于戎、狄之间,戎人拥护周太伯并在南方建立吴国,戎人抗议周宣王不籍田,戎人争迎芮伯万。西周时期的部分戎人,是主动接受周文化与生产技术的。
夏文化至今仍在部分少数民族中有遗存,商周文化影响中国大地三千余年(比如文字),秦、汉一统转化为汉文化。汉、唐两朝吸取前朝教训,推动文化建设,汉崇黄老之术转为独尊儒术,唐承隋制发扬科举制度,仍是孔孟之道;北魏主动融入汉文化人口海洋,应该算是双赢;元朝仿效秦朝收刀枪搞连坐,没有早早接受汉文化,很快就灭亡了;满清大力提倡儒家文化,鼓励百姓修家谱,成为统治最长的王朝之一。因为他们懂得:让百姓守住文化之根,才是维持社会安定的灵丹妙药。不过,过分保守,却会阻碍社会进步!

中国的历史,从《春秋》、《史记》开始,就刻意树立正面人物的形象,为其隐瞒违背“礼制”的事实,最典型的就是“讳莫如深”(去查看一下百科)。年轻的周桓王(平王孙)曾试图维护宗法礼制,因为实力不够,加上操之过急,也没重新树立起周王朝的威望。
除了宗教仪式,那些“同姓不婚”及其它封建“礼教”,在周朝根本没有后来说的那么严格。晋韩起一句“周礼尽在鲁矣”,就道出了当时的真正情况。后世的许多封建礼教,是孔夫子及后人提炼、流传下来的。在汉代、晋代仍然有人继续研究这些,其目的就是为封建王朝服务。再经过南宋朱熹的发扬光大,在明清时期已深入到底层百姓。
所以,中国的周文化,经过两三千年才深入到社会的末端,后来的普通百姓甚至比西周王族还讲究(除开文革后的一代人)。那些不熟读史书的专家,才会在脑中固化了“同姓不婚”。或为守住秘密,以此忽悠外界。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6-1 13:35 编辑
112# 癯鹤
周朝同姓通婚不是孤例。我在主贴25#更是记载了晋献公娶四位姬姓女,其中一位还是唐叔虞的后代。
我后来仔细看了《穆天子传》,其中记载了北方多个部落是姬族旁支或有姻亲关系,包括傰伯、哈赤氏等。曾 ...
Hanhe 发表于 2018-6-1 12:11
确实,周穆王美人盛姬也是姬姓,当时并无严格同姓不婚制度。不过战汉那帮儒者搞的礼制确实很不错,除了繁文缛节拖沓费事惹人烦,很多都特别符合社会与自然规律(比很多宗教的教条好多了),所以我们可以说那就是汉礼,汉族的文化。

“讳莫如深”这成语提到了周携王的莫国,还是跟我们古巨鹿郡有关,我不由得神经一紧,忽然感觉大有玄机!中山国姬姓,莫非可能是周携王后裔?因为周平王的华夏朝廷忌讳,把他们贬成了夷狄——入中山自保、入草原成塞人、入河海成疍民?那么不奇怪他们与周朝诸侯国确实有仇恨,春秋时代他们联合炎帝后裔的赤狄侵犯中原,甚至与楚人也有交往(南夷与北夷交,中国不绝如线),因为商人、有易氏的关系,所以有了“交易”这词,中山水居之民很可能就是与杨越、荆蛮做贸易的岛夷。但是楚人还是霸道,看到中山富庶,曾经灭了中山国(很可能因此得到了中山国传世国史)。同样,魏国也灭过中山,可能又一次把中山国国史搬走。这就不奇怪,虽然中原史官讳莫如深,但是楚国、魏国都有关于周携王的记载。因为华夏姬姓不认周携王后裔,他们后来根据有易氏地望,以“易”为姓。
讳莫如深,讳——卫、秽;莫——莫州;深——深州。望都——丸都——完达;山城,城中有山,好像也有一点关联。
继续单从地名文化来探索,“莫”这个地名可能源自“唐”(日语发音“莫洛可惜”)——down——没落(“暮”)——摩洛哥——马六甲——马尔加什。鲜虞可能跟鲜卑有关。则“莫”可能跟“靺鞨”、“蒙古”有关。鲜虞-白狄可能是混合族群,既有华夏落难族群,又有真正的戎狄胡,还可能实行类似八部大人轮流坐庄的政治制度,所以不奇怪王族既有隗姓又有姬姓。中山作为白氏姬狄(孛儿只斤),后世名传塞人(文化传播不一定是基因传播),于是胡人有此族名。类似的,尧帝伊祁氏与高车异奇斤也是同理,古老词语古老部族名号传的远。有说郑伯克段于鄢这句话,实际来自莫伯之事(但是内容是郑国的),我不很赞同,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对于理解共工城、鲜卑段部、奄、燕国当时的关系也是有点价值的(史官一忌讳,我们就很少有机会得到真相,连蒙带猜)。莫国也有做水居之民的,怀疑琉球中山国跟他们也有关系(必然是文化传播,导致同源性,不然那一串岛屿万古隔绝,即使不跟安达曼岛屿差不多,也跟古代菲律宾差不多哟,哪会有东亚式文明)。这么来看蒙古、日本侵华有理,因果报应?大家会不会打死我?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没细看霸国的资料,倗国、霸国是不是晋侯,至少现在铭文还看不出来。这就有了想象的空间。
我还是感觉倗国、彭阳(彭国)可能是豨韦氏河伯,远古河伯是很古老很有权势的族群。商人借河伯兵灭有易,河伯还帮有易王族逃跑。周穆王巡游天下,每次到黄河边都有傰姓河伯陪同。所以河伯跟商周王室的关系是很密切的,跟王室通婚很正常。
河北有霸州,离莫州不远,那霸国墓葬规格奇怪,有没有可能晋国灭了周携王,毕竟还是同族,给他们存亡继绝呢,但是不准如实记入史册(也因此后人不知,免了被盗墓贼惦记的烦恼)。这史料阙如霸国的墓葬其实就是周携王或其世子世孙的墓?周平王因为周携王宗支失去统治权而高兴,但晋文侯还是有前王世子(这个他也不敢赶尽杀绝),怕他挟世子以要挟天子谋逆造反号令诸侯,才诚惶诚恐发布《文侯之命》,起到舆论封杀目的?
这个脑洞确实大,需要很多材料恶补。咱不是研究这个的,不多说了。谁要觉得有意思,自己写文章发表,著作权归你。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17 06:14 编辑

当今专家的结论,根本不严密。我在上面提出:从铭文看,倗伯、霸伯、芮伯、芮公年代相近。另一佐证就是大河口、横北大墓都不多。在西周早、中期,没有史籍满足:在相近的时期内,存在——少年周王嫁姐姐,唯王二十三年,芮伯、芮公。只有我提出的曲沃代翼时期完全满足这些条件。
专家们提出有倗国,各墓中的倗伯是不同时期的人物。试想:如果西周时期的倗伯能娶周王姊,葬八鼎,其地位要高于晋侯(西周晋侯大多葬五鼎),为什么横北只有两座大墓超过五鼎呢?大河口墓地超过三鼎的大墓也只报道了两座,并且鼎数“严重超标”。所以,横北、大河口的大墓数目根本不支持专家的以上说法。
规模达到千人的倗国与霸国墓群,部分墓葬规格奇高,处于晋国的核心区域,却无史籍记载,根本不符合逻辑!

我也设想过周王姊是周携王的姐姐,这样最早的倗伯可能是桓叔,也可导致晋国小宗与大宗反目。在没有获得倗伯墓全部铭文资料之前,不能绝对排除这种可能性。《竹书纪年》记载鲁国支持平王,倗伯墓铭文表明鲁国参与了周王姊出嫁,我因此推测庄伯娶平王姊。(最近看到,还有人试图说明“王姊”不是指周王姐姐,这说明部分专业人士竟然不知道鲁国代周王嫁女的礼制。此前不公布这个内容,可能与此有关)
我有两个猜想没写出来:毕姬是庄伯与周王姊所生的女儿,所以墓葬规格很高,毕万后来封国也与此有关;在庄伯去世前两年,周桓王组织大军伐曲沃,“武公求成,至桐而返”。横北没有倗伯夫人墓,我怀疑武公求和成功,是以交出周王姊、芮伯女儿为条件。此外,毕姬铭文是否倗伯称嫁女,也需要细致的逻辑分析才能确定。一个字就能佐证我的判断!
不管是哪种结果,都改变不了横北墓属于曲沃系、晋韩为Q1a1。因为史籍明载绛、翼属于晋国。
周携王姐姐可能性不大,周携王女儿倒是周平王同辈,周王姊有没可能是周携王大女儿?
越发觉得越发掘历史越黑,搞历史的都尚黑呀!厚黑的泥土下面,埋藏了多少前尘往事!
百度了一下,新发现多多,咄咄逼人,令人心里哆哆嗦嗦:
史籍记载编辑
《春秋左氏传·昭公二十六年》:“携王奸命,诸侯替之,而建王嗣,用迁郏鄏。”
《尚书·文侯之命》:王若曰:“父义和!丕显文、武,克慎明德,昭升于上,敷闻在下,惟时上帝集厥命于文王。亦惟先正克左右昭事厥辟,越小大谋猷罔不率从,肆先祖怀在位。呜呼!闵予小子嗣,造天丕愆。殄资泽于下民,侵戎我国家纯。即我御事,罔或耆寿俊在厥服,予则罔克。曰:‘惟祖惟父,其伊恤朕躬!’呜呼!有绩予一人永绥在位。父义和!汝克绍乃显祖,汝肇刑文、武,用会绍乃辟,追孝于前文人。汝多修,扞我于艰,若汝,予嘉。”王曰:“父义和!其归视尔师,宁尔邦。用赉尔秬鬯一卣;彤弓一,彤矢百;卢弓一,卢矢百;马四匹。父往哉!柔远能迩,惠康小民,无荒宁,简恤尔都,用成尔显德。”
《春秋左传正义》孔颖达引《竹书纪年》:“先是,申侯、鲁侯、许文公立平王于申,以本太子,故称天王。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周二王并立。二十一年,携王为晋文公(当作文侯)所杀。以本非适,故称携王。”
《通鉴外纪》卷三引《竹书记年》:刘恕曰:《汲冢纪年》曰:“幽王死,申侯鲁侯许文公立平王于申,虢公翰立王子余,二王并立。”余为晋文侯所杀,是为携王。案:《左传》“携王奸命”。杜预曰:“携王谓伯服也”。古文作伯盘,皆与旧史不同。
《古本竹书纪年》:“(幽王)八年,王锡司徒郑伯多父命。王立褒姒之子曰伯服为太子。九年,申侯聘西戎及鄫。十年春,王及诸侯盟于太室。秋九月,桃杏实。王师伐申。十一年春正月,日晕。申人、鄫人及犬戎入宗周,弑王及郑桓公。犬戎杀王子伯服,执褒姒以归。申侯、鲁侯、许男、郑子立宜臼于申,虢公翰立王子余臣于携,是为携王,二王并立。
“武王灭殷,岁在庚寅。二十四年,岁在甲寅,定鼎洛邑,至幽王二百五十七年,共二百八十一年。自武王元年己卯至幽王庚午,二百九十二年。”
《国语·郑语》:“晋文侯于是乎定天子,故平王锡命焉。”
《书序》:“平王锡晋文侯秬鬯圭瓒,作《文侯之命》。”
战国楚简《系年》:“周幽王取妻于西申,生平王,王或(又)取褒人之女,是褒姒,生伯盘。褒姒嬖于王,王与伯盘逐平王,平王走西申。幽王起师,回(围)平王于西申,申人弗畀,曾人乃降西戎,以攻幽王,幽王及伯盘乃灭,周乃亡。邦君、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携惠王。立廿又一年,晋文侯仇乃杀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诸侯焉始不朝于周,晋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师。三年,乃东徙,止于成周,晋人焉始启于京师,郑武公亦正东方之诸侯。武公即世,庄公即位,庄公即世,昭公即位。其大夫高之渠弥杀昭公而立其弟子眉寿。齐襄公会诸侯于首止,杀子眉寿,车轘高之渠弥,改立厉公,郑以始正。楚文王以启于汉阳。”
(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1%A8%E6%90%BA%E7%8E%8B

郏鄏——鸡鹿塞——巨鹿——涿鹿——耶路撒冷(真是上帝给出的合符定鼎的地名?),同源名词?
伯服——波旁——博帕尔——白佛,同源名词?
“携王”,这名号由来不美,明显就是成王败寇的恶谥,被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思。另一个谥号“惠王”,本来应该美好,但是因为讳莫如深,结果在后来历史上其实也相当于“携王”这个意思,如“汉惠帝”、“晋惠帝”(说明当时的古人还是知道讳莫如深的本意的)、“明惠帝”。
“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这虢公翰与虢石父有可能是一家人么?那么幽王时候的虢石父是否真如史料那么坏(毕竟周天子平王及其后裔掌握史料取舍权),也是要打问号(不过虢石父也不会是贤臣,不然怎么让国家被外人攻破,主辱臣死。)!——果然:“2012年初,北京清华大学整理获赠的战国竹简(“清华简”)时,发现竹简上的记述与“烽火戏诸侯”相左。清华大学收藏的战国竹简记载,周幽王主动进攻原来的申后外家申国,申侯联络戎族打败周王,西周因而灭亡。竹简上并没有“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刘国忠教授称,史学界就此可以断定烽火戏诸侯并非西周灭亡的原因,甚至可以断定这个故事根本就是编造。[1] (自百度百科:“虢石父”),平王的史官没少黑虢石父呀,甚至可能这也是郑国建立后侵略虢国的舆论攻势,毕竟平王欠郑家的,锅家欠平王的,但是虢公一直是周朝显臣,周桓王还曾要分政于虢公——可能就是虢公翰立携王的影响,毕竟虢公拥立携王名正言顺,而郑国建立打破了旧的统治秩序,周平王还能忍受,他的继任者就不一定能了,正好想对虢公进行国家补偿以进行政治拉拢,好平衡大臣势力。然而手腕不行,剪不断理还乱,东周乱成一锅鸡粥(晋文侯杀携王,以下犯上,报应在后代,曲沃桓叔系灭晋国大宗;郑庄公的将士伤周桓王,儿子遭报应,政治秩序有多么重要!郑国不郑重其事?那就让别国重视之!殷鉴不远,秦人不自哀而后人哀之)!
郑庄公_百度百科
2018年1月20日 - 郑庄公(公元前757年―公元前701年),姬姓,郑氏,名...但当闻知周平王欲分政于公时即日驾车入周,可见...
https://baike.baidu.com/item/... [url=][/url]


- 百度快照
“西申”发音接近“息慎”,又有“南申”,不知跟“南陵息慎”有没关系,肃慎是“诸申”,楚国有春申。本人论证斯基泰人之名,也跟“息慎”有关(http://www.ranhaer.org/thread-38094-2-1.html),从“西申”跟犬戎的关系来看,我越发觉得我的推测有道理诶!言与神同在呀!有名,万物之母!推而广之,莫不雷同,雷声普化,量子纠缠,无量天尊摩诃般若波罗蜜!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6-8 07:52 编辑

http://www.ranhaer.org/thread-1984-1-1.html
转述一段文字:
《大荒西经》曰:“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此始均即叔均,叔均本周之先人,周人姬姓即姒姓[9],古文姒皆作始,故亦曰始均。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