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里面,我对历史发表观点了? 还是我评论相关证据了?你要是真瞎,先去问问赞同我的imvivi001,看看在本帖我到底在说什么?

如果你不瞎,那就是故意的,这种对人不对事也无非就是继续反复印证这你是个学术流 ...
novazxy 发表于 2017-10-6 20:28
又跑到这里来意淫了。我叫你不要乱发感慨咋的了,我向来对人又对事,因为总有人总是不长记性。
O3a3c* (M134+, M117-)
东亚人:本土起源,还是出自非洲?
来源:光明日报 齐芳

东亚人的起源之争,有两种主要假说:“非洲起源说”与“多地起源说”。日前,中科院研究员高星在出版的最新一期《人类学学报》上,刊登了题为《更新世东亚人群连续演化的考古证据及相关问题论述》的文章,从考古证据的角度支持东亚人本土起源的假说。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0-5 08:18
中科院的高星在文中如是说:
     ”通过考古材料确定“现代人”的行为特征曾在西方学术界流行一时。被考古学家提出可作为“现代人”行为或文化的标准包括:复杂精美的石器(尤其是石叶工具),磨制骨器,复合工具,装饰品及颜料使用,墓葬,对石料的热处理,复杂的用火方式,对居址的复杂、具有功能分区的使用,娴熟的狩猎能力,食物资源上的广谱革命,复杂的语言等 [10, 11]。
     但近来学术界又现反思潮,很多学者指出:那些所谓的现代人行为特征或曰“行为现代性”(Behavioral Modernity)是个开放的系统,被不断添加子项而最终失掉了标识的意义,而且它们并非狭义的“现代人”所独有,而是出现于不同时期,对应于不同的人群,无法为特定生物人种的进化属性做标注;这种做法落入了形而上学的窠臼,因而应该被摈弃,改用“行为变异性”的理念和视角去讨论相关的演化问题 [12]。”


  ---------------------------

    在高看来,似乎有一些“现代人行为特征”为现代智人与尼人丹人甚至一些直立人所共享...?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3 本土文化与外来因素:融合与替代

一些学者一直致力于在中国乃至东亚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中寻找“西方元素”[20],借以擦掉那条所谓的“莫维斯线”,证明东西方先民在技术和智能上完全可以并驾齐驱。从本土人群的演化过程是否连续,是否发生过中断和被新移民整体替代的角度,这个问题值得深究并厘清基本事实。

     被少数学者从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中发掘出的“西方元素”主要为三个方面:
勒瓦娄哇技术、手斧和石叶技术。勒瓦娄哇(Levallois)作为一种剥片技术大约于 40 万年前出现在非洲和欧洲、西亚,在欧洲旧石器时代中期十分盛行。学术界对其定义并不十分统一,但在基本特征上是一致的,即系统地修整预制石核,从核体上剥下规整的石片,体现一种计划性、预见性和对技术的娴熟掌控。最经典的表现方式是龟身状石核(一面相对陡凸作为台面,另一面相对平凸作为剥片面)和三角形薄锐的石片(称为勒瓦娄哇尖状器,Levallois point)。
    最能代表勒瓦娄哇技术的是石核,其技术和形态特征易于辨识,而勒瓦娄哇石片并不具备特征上的排他性,用交互打击法可以从盘状石核上剥下形态与勒瓦娄哇尖状器相一致的石片,这种产品被称为“假勒瓦娄哇尖状器”(pseudo-Levallois point)[21]。   由于存在这种现象,对勒瓦娄哇技术的辨识一定要谨慎,尤其在缺乏勒瓦娄哇石核并仅有少量标本在形态上接近勒瓦娄哇石片的情况下。

    在中国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周口店第 15 地点、丁村、许家窑、观音洞和大洞等遗址被个别学者认为存在勒瓦娄哇技术,但由于这些地点都没有发现真正的勒瓦娄哇石核,形似勒瓦娄哇石片的标本也十分稀少,而且在遗址发现盘状石核,因而这些遗址的所谓“勒瓦娄哇技术”被主流学术界所否定 [22, 23]。
     直到旧石器时代晚期,以水洞沟为代表的中国北方少数遗址出现勒瓦娄哇技术与石叶技术的混合体 [24]。这样的标本数量很少,出土此类标本的遗址少并局限在华北,完全谈不上大规模的文化传播或影响。因而,在中国古人群的演化过程中,完全可以排除掌握勒瓦娄哇技术的
西方人群的大规模移入并实现对本土人群的替代。

手斧
     手斧的问题要复杂一些。虽然学术界在其起源或文化传统归属上存在不同的认识 [25],但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体系中存在手斧这一器类已成共识,有的学者据此认为旧石器时代早期东西方人类的技术与智能并无二致 [26]。是否可以由此推断,在旧石器时代的早期阶段,来自西方的阿舍利人群迁徙至此,实现了对本土人群的置换?答案应是否定的。

      中国旧石器时代的手斧组合与西方阿舍利技术体系存在着根本的不同 [27]:
1)局限性:手斧在中国旧石器时代分布十分局限,基本只存在于南方砾石工业区内,最集中的区域是广西百色盆地和陕东南 - 鄂西北的秦岭 - 汉水地区,除此之外鲜有手斧标本出土;
2)稀少性:即使在这两个集中分布的区域,手斧在任何一个遗址也是凤毛麟角,从来没有占据器类的主体,显示其可有可无的地位;
3)不规范性:中国的手斧在形态上、技术上与旧大陆西侧有很大区别 , 大多数标本缺失系统的通体两面加工和薄化技术,在形态上,表现为两面与两侧的对称性差,器身厚而不规整,具备原手斧的基本特性;
4) 组合的本土性:这些手斧都与加工简单、器形粗大的手镐、砍砸器、刮削器共生,除洛南的一些遗址,很少与薄刃斧共出。

     手斧与中国南方砾石工业的主要器物伴生,显示本土传统石器组合的特点,而且从技术和形态看,大多数手斧与手镐或称大型尖状器者应属同质异型,是中国乃至东南亚砾石石器文化的特定成员,是更新世生活在热带 - 亚热带的先民开发利用植物根茎食材的大型挖掘工具,与该体系中的主力器型 — 砍砸器所拥有的砍 - 劈 -切功能相辉映和补充,有着明显的本土砾石石器工业的根基。即使受到文化交流或小规
模人群迁徙的影响,这种“西方元素”与本土文化也是融合的关系,没有替代的迹象,反而本土文化一直呈主流、持续之势。

     秦岭地区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据报从洛南盆地内采集和发掘到的手斧包括两种类型,原型手斧与阿舍利手斧。前者以砾石为原坯,尖端修理,根端一般保留石皮;后者以大石片或扁平砾石为毛坯,形状规则。其中一些标本被描述成泪滴状,经历系统的两面修制,制作技术娴熟,被认为是在中国发现的最为精致的手斧,可与典型的阿舍利手斧相媲美 [28]。
     另外,石制品中还包括一定数量的薄刃斧和大量的手镐,大多标准、规范、精致,这使洛南盆地的大型工具组合比东亚任何一处遗址都更加接近西方的阿舍利技术体系。
      但最新的研究表明,洛南盆地及更大的秦岭地区的手斧组合出现得很晚,在蓝田地区可能处于距今7~3 万年间 [29],在年代学上与西方的阿舍利体系存在很大的鸿沟;若说成西方阿舍利移民的产品,存在时间的错位和迁徙扩散路线的缺失。

      石叶是中国旧石器文化体系中最明确的外来文化因素。对水洞沟遗址的新发掘和测年表明,这一体系在中国出现的时间接近 4 万年前 [30],可能在距今 2.5 万年左右结束,分布区只局限在中国北方,与中亚、阿尔泰地区的同类遗存应该存在渊源关系 [31]。(注:田园洞古人的常染成分似乎可以对应
     水洞沟第 2 地点高分辨率文化层信息揭示,石叶体系在约 2.8 万年前被华北传统的小石片技术体系取代,此时的文化系统中注入了鸵鸟蛋片串珠这一新的因素,其后这一小石片体系断续至 2 万年前消失 [32]。
    由此可见,具有西方技术特点的石叶体系在中国北方局部区域经历短暂的渗透和传播后,又消弭于无形,未发生对本土文化的替代或明显的改造,反而被后者取代,显示本土文化及其背后人群的演化强势。
        ------------------------------------------------------------------------

     转自中科院高 星《更新世东亚人群连续演化的考古证据及相关问题论述》
http://www.ivpp.cas.cn/cbw/rlxxb ... 903499733557485.pdf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4 关键节点的文化证据: 不存在距今 10~4 万年间的演化空白
      “出自非洲说”对东亚人类演化的一个重要论断是:这里存在距今 10~5 万年间的化石证据空白 , 代表着本土人类演化就此中断,中断的原因是末次冰期的恶劣气候导致本土人群灭绝;直至从非洲起源、经过长距离迁徙的“现代人”到达这里,中国乃至东亚人类生存的空窗期才被填充。
        那么,“现代人”何时到达东亚,尤其是中国北方?

      DNA 分析表明,出自周口店附近田园洞的人类个体在遗传特征上已经属于完全的现代人,年代为距今 4 万年左右 [33]。在此之前直至距今 10 万年间中国这一地区果真没有人类生存?
     下述例证表明这种论断过于武断,不符合旧石器考古材料的基本事实:许家窑 - 侯家窑 : 这是一个坐落在泥河湾盆地中的遗址群,在河北省阳原县和山西省阳高县皆有分布。
      1974 年以来在多个地点做过多次发掘 , 出土大量石制品、动物化石和少量智人化石。石制品显示传统的华北石核 - 石片石器主工业风貌,以用石英岩、石英加工刮削器、砍砸器和石球为特征,动物骨骼上有很多人类工具留下的痕迹。对该遗址不同地点采用不同方法测得的年代数据有很大的变异区间 : 陈铁梅等用铀系法对动物骨化石测年结果为 125~104 kaBP[34],长友恒人等用光释光法测得年龄为 (69±8)~(60±8) kaBP [35]。该遗址应该存在不同的文化层位,古人类在此经历了较长时间的生存繁衍。
      北窑:该遗址位于洛阳北郊,在 1998 年被发现和试掘,2007 年再次发掘,出土一定数量的分属不同时期的石制品,既有南方砾石工业特点,又有北方石片工业特征。根据报告,石制品出自黄土地层 S2 到 L1 底部,相当于 200 kaBP 至 80~70 kaBP从早到晚石制品的性质没有明显变化 [36]。
      大地湾 : 甘肃秦安大地湾是一处著名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2006 年 , 中美学者在该遗址做小规模发掘,在新石器时代层位之下发现更新世时期多个文化层,揭示出传统石片技术制品、细石叶技术制品和新石器时代陶器之间前后相继的演化关系。根据黄土 -古土壤序列、绝对测年 (AMS 14C 和光释光测年 )、气候事件年龄和考古分析 , 考古工作者在该遗址建立了 6.5 万年以来的年代框架,记录了数万年来古人群由采集狩猎经济逐步向农业经济过渡、持续生存活动的历史 [37]。(注:作者所举的这个例子,似乎正好与自己想表达的主题相矛盾
     徐家城:位于甘肃庄浪县,离大地湾遗址相去不远。2009 年调查并发掘,出土 5500余件石制品和部分动物化石,反映了中国北方石片石器的传统特色。文化遗存埋藏于水洛河第二级阶地上覆的马兰黄土中。AMS14C 测年与气候事件对比相结合的综合年代研究显示,遗址主要文化层的时代集中在距今 4.6~2.3 万年间,属于晚更新世晚期。而光释光测年则给出更早的数据。近年在陇西盆地发现近 50 处晚更新世遗址,皆埋藏于马兰黄土地层中。年代学、黄土地层学等的综合研究表明部分遗址的时代在距今 6~3 万年间。结合大地湾遗址的新发现,说明该区域至少在 6 万年以来存在频繁的人类活动,留下大量的遗物、遗迹 [38]。
     萨拉乌苏:位于内蒙古乌审旗,自从 1923 年发现以来,不同地点经历了多次调查、剖面清理和发掘,采集到多件人类骨骼和牙齿,发掘出土大量动物化石和少量石制品。3 期 高 星:更新世东亚人群连续演化的考古证据及相关问题论述 • 243 •石制品细小 , 显示华北小石片工业的特点。长期以来,该遗址人类骨骼的原生层位存在疑问,有的人骨经 AMS14C 测年,得出 300~200 BP 的数据 [39]。(作者把年代写错了吧?
      本文作者曾采集另外几具人骨标本测年,数值也在全新世的范畴之内,说明大多人骨是近现代的,与“河套人”没有关系。但不应据此否认该遗址存在更新世的人类遗存。不同测年手段曾被运用到对该遗址地层的研究。董光荣等根据地层对比和释光测年,认为萨拉乌苏组形成于 14~7 万年前 [40];尹功明等对范家沟湾地点获得 (68±7.3)~(61±4.9)kaBP 的红外释光年龄 [41]。
      乌兰木伦: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2010 年发现, 其后经过多次发掘,出土丰富的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石制品显示小型石片工业特点,多为石核、石片和断块,说明古人类在该地制作和使用工具。花粉和木炭化石记录显示,古人类生存的环境处于从灌丛 - 草原向草原植被转换的状态,较现今相对温暖湿润。AMS14C 测年数据为 41.4~33.1cal kaBP 之间,属于 MIS3 阶段中期 [42]; 光释光测年给出更老的数据,可到距今 7 万年。结合动物群的属性、文化特点和释光年龄 , 有学者认为该遗址的年代为距今 7~3 万年 [43]。
      织机洞:位于河南荥阳,1990 年以来经历多次考古发掘,揭示出多个文化层位,出土丰富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和用火遗存。根据考古发掘报告 [44],文化遗存被划分为旧石器时代早段(1-12 层),旧石器时代晚段(13-18 层)和新石器时代早、中期(19-21 层)。对第 18 层下的钙板做不平衡铀系测年,得出 7.9±1.0 万年的数据。结合哺乳动物化石信息,研究者认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位应在 7 万年前
      研究者进一步指出:织机洞旧石器时代文化体现了中国北方主工业的特点,对现代人群的本土连续演化提供了重要证据。其后刘德成等用光释光测年法将靠近下部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层位测定为距今 5~3.5 万年之间,并注明最下的文化层并未见底 [45],预示可能还有更早的文化遗存。

      秦岭地区:秦岭是中国南北气候分界地,在该地区的洛南盆地、汉中盆地和蓝田地区先后发现密集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表明这里是更新世人类生存和演化的适宜、重要地区。考古学家和地质 - 年代学家对多处遗址和地层做测年分析,发现古人类在早更新世早、中期就在该地区活动,断续至晚更新世后段。南洛河流域的古人类活动从约 80 万年前开始,到约 3 万年前仍有遗物遗迹,期间的考古遗存出现在几个时段 [46]。(注:个人看法,秦岭地区应该是冰盛期人类一个重要的避难所
       最近王社江等在出土蓝田人头骨化石的公王岭附近新发现多处旧石器时代遗址,其中部分遗址的石制品埋藏在灞河流域第二级阶地晚更新世黄土地层中。黄土地层对比和光释光测年数据表明,古人类在这些地点生存的时期为距今 7~3 万年前后 [47]。这些材料与数据表明,该地区古人类活动的年限从早更新世和中更新世顺延至晚更新世较晚的阶段,而且石器文化面貌表现出早晚相继、前后一致的共性。

       井水湾:位于重庆丰都县城旁,埋藏于三峡地区长江右岸第二级阶地内 , 现被库区水淹没。于 1998~2002 年间经历了 5 次系统发掘,出土大量石制品,多为石核、石片和以砾石、大石片为毛坯加工的砍砸器和刮削器,显示南方砾石石器工业特色。应用光释光技术中的单片再生剂量法对埋藏石制品沉积物中的石英颗粒进行测年,多个数据皆指向约 7 万年前 [48]。     井水湾遗址的光释光测年首次确证古人类于晚更新世早期在三峡地区的存在 , 从而使该地区旧石器时代早 → 中 → 晚期文化发展序列得以构建。(注:不知道作者举这个例子想表达什么?井水湾旧石器南方砾石石器工业终止于 7 万年前?
      ----------------------------------------------------------------------

转自中科院高 星《更新世东亚人群连续演化的考古证据及相关问题论述》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个时期的阿舍利遗址的古人头骨方面基本都呈现类直立人的特征,牙齿方面也接近北京直立人,不过现场发现了两颗牙齿却明显更接近现代智人尤其是咱们东亚人,非常耐人寻味。
       我的猜测(我是说猜测),很有可能这两个古人(或一个古人?)是属于东亚直立人与早期出非洲智人的混血。我猜测,早期出非洲智人的规模很有限,因此东亚土著古人依然以丹人或尼人为主(咱们的海德堡人远亲?)。后来因为托巴呼超级火山的爆发,东亚土著损失惨重,7万年之后新的一波的非洲智人移民逐渐成为主流,后来凭借着人口规模优势,逐渐淘汰了原来当地的那些远亲,不过依然融合了不少他们的基因(尤其是牙齿方面的基因),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咱们依然是这些当地土著直立人的“后裔”。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0-6 00:34
牙齿牙齿牙齿,这是个重要的因素。根据谢光茂的《论中国南方及东南亚地区早期砾石石器》,旧石器东亚古人(现代智人与丹人直立人)似乎都以采集食用坚果类为主,与欧洲非洲的猎食肉类为主是不同的,似乎这也是后来东亚智人继承与发扬丹人土著的牙齿基因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一个可以设想的场景是这样的:
    托岜湖超级火山爆发之后的若干年,从西边陆续来了好多波‘非洲智人’,大致可称为‘七万年非洲人’,其实这几波‘非洲人’长得都差不多,其中以第一波‘非洲人’的影响最大,因为他们来到时,正值整个东亚欧(包括巽它古陆)满目疮痍人烟稀少之时,面对如此美丽的伊甸园,新来的移民大喜过望,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东进浪潮。
    新来的移民看到当地土著(应该是丹人)居然简简单单不多加修饰,直接使用当地遍地都是的砾石石器,就可以加工当地普遍使用的竹器木器,还可以有效的割开各种肉类,击开当地丰富多彩的各种坚果和茎类植物,太棒了,于是马上忘了之前‘落后的石器’,开始入乡随俗,转用当地的生活方式,至于求婚通婚之类的更是不在话下(不清楚当时的配偶制是怎么样的)。
     好,假如二者开始融合,若干年后第一代混血儿开始成为主流,他们的成分是二者各占一半。等来了第二波第三波‘非洲人’之后,混血儿的当地血统可能就不到十分之一了,这时,东亚的人口规模已经发展到达到足够大了,于是,即使之后仍然还有西部移民陆续迁入,对本地的血统构成都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了。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中国人类学的‘奇观’:本地起源派 与 现代‘出非洲说’大咖的联手之作:

New progress in understanding the origins of modern humans in China (PDF Download Available)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 ... ern_humans_in_China作者:高星、付大美、 PENG Fei、LI Feng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基因不骗人,基因会说话。 数据就摆在眼前,就看传统派愿不愿意与时俱进,做出合乎逻辑和身份的最新理论了~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1-7 00:36 编辑

375px-Biface_Extension.png
2018-1-7 00:06



The Movius Line 莫维斯线

有很多的假说来解释这一现象,比如:
1,迁徙时途经材料匮乏地区产生瓶颈
2,竹子材料替代

我认为,第1种假说是有可能的。
假设,东亚欧人群在从非洲向亚欧大陆东部迁徙的过程中,经过了某块X地区。
而这X地区的石料,不适合勒瓦娄哇技术和手斧技术。
然后,这群亚欧大陆东部的先民,在这X地区呆了超过100年(或超过5代人),才迁徙出这个地区。
那么,当他们迁出X地区时,他们已经忘记了勒瓦娄哇技术和手斧技术,因为记得这个技术的祖先早就死了(以当时的古人类的平均年龄而言,可能都不需要100年,就会发生这一现象)。
而这群人迁出这一地区后,恰恰发展得很好,子孙扩张到整个亚欧大陆的东部。
而地理上离非洲和环地中海地区比较远,地理上的隔离,也就使得亚欧大陆东部的人通过交流学习(或新人群注入)重新获得这个技术可能会比较难(之所以说是“重新”,是因为按这一理论,这些人祖先曾掌握这一技术,只是迁徙经过材料匮乏区而遗忘了罢了)。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1-7 00:34 编辑
54905


The Movius Line 莫维斯线

1,迁徙时途经材料匮乏地区产生瓶颈
2,竹子材料替代

我认为,第1种假说是有可能的。
假设,东亚欧人群在从非洲向亚欧大陆东部迁徙的过程中,经过了某块X地区。
而这X ...
大昊 发表于 2018-1-7 00:06
我突然觉得,这两个假说似乎也可以合并在一起,制造一个新的特殊的假说:

旧石器的出非洲人群,途径一个X地区,当地石材不适合勒瓦娄技术和手斧技术
然后这一地区恰恰有竹子,他们就用竹材制成了一些工具,这些竹材工具可以很好地代替一些手斧。而竹材工具又不像石器手斧一样可以保留几万年,所以我们现在看不到。

当这群人迁徙出这一地区时,因为经过了很多代人,所以他们已经忘了勒瓦娄技术和手斧技术。
即使他们迁徙到其他地区(即使石材合适,而没什么竹子),他们也没能重拾祖先曾经使用过的技术!
29# 大昊
你的推测颇具合理成分。

南亚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不过该地区史前的考古发现进展不如中国和西亚欧,早期有soan索安复合型文化,主体属于东亚南方的第一类旧石器工业。这个复合型文化年代跨度非常大(50~12万年),估计属于灭绝的丹人或尼人的。在7~5万年间,发现的旧石器文化遗址不多,主要是莫斯特技术、勒瓦娄哇技术和早期东亚南方第一类工业技术的混合,提示人群开始混合。
不过、阿舍利技术、莫斯特技术、勒瓦娄哇技术和东亚南方的砍斫器技术都是为各类智人所共享,也说明不了与人种的对应关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要注意时间段
手斧始于170万年前。
勒瓦娄哇技术始于20万年前。
而且,撒哈拉以南非洲,包括东非,勒瓦娄哇技术的使用始于10万年前,要晚于欧洲和西亚。
勒瓦娄哇技术不止20万年,东非也不迟。你说的是莫斯特。
O3a3c* (M134+, M117-)
28# 大昊
对东亚人祖先是不是从南亚迁徙过来的我持怀疑态度,因为按照你提供的这幅图,南亚大部分地区都位于莫维斯线以内,如果东亚祖先在迁徙途中在南亚待了很久的话没理由会忘记这种技术。反倒是北亚中亚一带都位于莫维斯线以外。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28# 大昊
对东亚人祖先是不是从南亚迁徙过来的我持怀疑态度,因为按照你提供的这幅图,南亚大部分地区都位于莫维斯线以内,如果东亚祖先在迁徙途中在南亚待了很久的话没理由会忘记这种技术。反倒是北亚中亚一带都 ...
MNOPS 发表于 2018-1-7 17:57
莫斯特线是手斧线,只适用于直立人。那时候北方路线还不存在。在广大中亚西伯利亚是没有直立人的。
O3a3c* (M134+, M117-)
据报道,勒瓦娄哇技术最早出现在亚美尼亚,33万年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出现勒瓦娄哇技术,通常认为不早于10万年前。2005年发表的文章认为肯尼亚可能在50.9-28.4万年前就已出现勒瓦娄哇技术,是世界最早。但这是一个孤证,因为后面的考古是空白,所以该论点好像并未被广泛接受。如果肯尼亚的年代划在33-28万年前,这样还行。如果是世界最早,那么勒瓦娄哇技术久就应该是从东非传播出去的。这就有个大问题了,因为考古界已经认为勒瓦娄哇技术的主人是尼安德特人,这就意味着尼安德特人起源于东非。但是分子遗传学至今还未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现代人中发现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而在欧亚现代人中却有1-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
据报道,勒瓦娄哇技术最早出现在亚美尼亚,33万年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出现勒瓦娄哇技术,通常认为不早于10万年前。2005年发表的文章认为肯尼亚可能在50.9-28.4万年前就已出现勒瓦娄哇技术,是世界最早。但这是一个孤证 ...
jinyufei 发表于 2018-1-8 13:15
尼安得特人根据目前的基因证据,很可能不是单一人种。他是出非洲人和欧洲土著融合而来的。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