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0-11 19:49 编辑

有一个我得和mnop道歉  我看错了 你说的那个过去式是对的 其实我不懂韩音标 我用国际音标去看 以为你打的是敬语形态  你一直打到是韩语音标 那个发音是过去式没错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32834&highlight=。山东古地名和越人的关系 论坛早就有过研究结论
这些地名出现早于越国北上 也超出了越国的北界 结合商语存在侗台词汇的事实

总之我认为 关中古中原部分是南亚语族 河南南部 长江中游是苗瑶 淮河以北 黄河以南是侗台
原始汉语则分布于关中局部 河南中北部 山西河北南部 山东西部和西北部
夫于、夫钟
《左传》中,有两处以”夫“字为词首的地名,都在山东。夫于在济南於陵县北,今山东长山县,即隋末农民起义地之一的长白山。”于於“两字古来通用,”夫于“则相当”於陵“。《桓公十一年》”公会宋公于夫钟“,夫钟在今山东宁阳县北境,县东南有龚丘城,隋代改名龚丘县。考“夫”乃越语“山”意,《左传哀公元年》“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杜预注:夫椒,吴县太湖中椒山。”“夫”上古音pa,相当于今侗台诸语的“石山”,壮语:pja,布依语pja,泰语pha,傣雅语pha。今广西地名多有“岜”字,也是放在山名地名词首,古今同律。另,“龚”“钟”两字上古音甚近,龚klong,钟kljong,故”夫钟“=”龚丘“。“夫于”改“於陵”,“夫钟”改“龚丘”,“丘”“陵”二字都是山,不过把语序按照汉语语法倒置过来而已。


高句丽语 岘-巴衣

朝鲜语 岩石-bawi


无棣、无盐
”无“亦为百越语中一常见词头,上古音ma,吴越地名中有无锡、芜湖,而山东有无棣、无盐等。泰语中冠ma表尊称,意为君、主子、老爷。隐公八年有鲁卿无骇卒后才申请命氏,生前终身只称无骇,《公羊》《谷梁》怪之以为”贬“。无骇贵为司空,执政为卿,何至于贬而不氏,想来是因为”无“字本为尊称,沿夷语旧习即无需加氏。另,冀东辽西有地名”无终“,亦可认为是越人沿海北上之遗迹。


高句丽语 莫离支 -太大兄

高丽语   抹楼下 - 给王的尊称。(国王)-上监抹搂下
我从来没觉得侗台是北来民族  他们只是较早的向北方华东沿海扩散过而已 和阿尔泰语系也无关联 商的情况我自认为底层平民有藏有侗台  统治阶级父系华夏 母系类阿尔泰北狄
更早我不知道 但早在大汶口文化时期 应该就有过侗台从东南沿海北上山东的情况 有没有延续 有没有留下东西让后来人继承  还是说断层过 直到下一批新侗台在此趁着气候变暖北上来 这都搞不清的事情 总之之后 还有一批 就是著名的春秋战国的越国 当然越国仅仅是在山东南部
我记得学术界有一种说法,说南岛和侗台其实是同源的, 侗台脱胎于南岛, 我认为大汶口文化时期北上山东的南来人  可能就是南岛人群,但在大汶口文化晚期 和当地的土著融合 形成了侗台语系, 这就类似于 汉语支来源于汉藏, 但在四五千年前  和东夷语(我认为的山东侗台) 包括南亚(孟高棉) 结合而成


侗台语族的故乡不可能在山东,甚至都有可能不在苏北,我认为就是在长江下游南侧(苏州嘉兴)  这大概就是春秋吴越能在这里兴起的原因。


就目前的蛛丝马迹来看  东夷是北上侗台的可能性还是远大于 东夷是未知已消亡语族,  匈奴语的原貌也很难完整的复原,但大体上 人们会认为他们可能是突厥语系(因为还是有一些记录) 或者是叶尼塞语系  包括我们说  先秦的北狄语属于哪个, 也基本上 分为 支持他们是以消失的汉藏语系北支,和支持他们是突厥语系 两大派,  很少会有人  用  已经消失的 未知语系去归纳他,  我认为 东夷语同样,不能因为还原不了他的完整面貌,就说他最有可能是 消失的语族
大汶口晚期  南岛人和山东土著融合 但在龙山文化时期  可能势弱, 而龙山文化正是汉语诞生的阶段,是汉语挤压了 南岛人, 因此 侗台语支的诞生地应该还是偏南的, 后来在岳石文化时期,在胶东 新的“侗台语” 复兴, 可能他们就是传播水稻到半岛的那批人。 (证据不足)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执着于东夷是苗瑶  我记得大力说过 苗族祖先=蚩尤的传说是近代才形成的  我认为苗瑶不是龙山文化时期从山东迁到湖北的
现在的苗瑶语族 和史书中的 九黎族无关 九黎更似九夷之古音  和历史时期的莱夷 淮夷等相关
有些蛛丝马迹是不靠谱的 要学会分辨可用的和不可用的 比如韩国地名和湖北地名 比如什么 N9a和N9b。

苗族蚩尤崇拜从近代开始 可能是民族意识觉醒后的错配  毕竟真正的主人已经都变成六南汉民了 政治不允许他们去攀附蚩尤
包括我们过去说 日韩O2b 和O2a 是不是也看似遥相呼应 所以前者肯定偏南起源?这也是太不客观了 事实上 O2b 不仅和O2a 挂不上 和水稻传播也挂不上 水稻如果真是绕过东北传播的 东北四五千年考古发掘为何从来没出土的稻米
我也搞一个假设 炎黄蚩尤传说并不太遥远 估计是在龙山文化晚期 蚩尤九夷部落类侗台 先是压制类南亚的炎帝 后炎帝联合黄帝部落 黄帝华夏父北狄母 在阪泉击败蚩尤 一部分侗台南下 剩下的被华夏收编  孟高棉 侗台 华夏的统一局面 促进了汉语族的发展和夏王朝的建立
越王被记载为夏之后裔 可能是小舅子攀附了姐夫 类似的还有 商的东夷起源说 鬼方攀附姬周等
契 黄帝曾孙帝喾之子
舜 黄帝之孙颛顼之子
禹 黄帝曾孙鲧之子。  
尧 黄帝曾孙帝喾之子
稷 黄帝曾孙帝喾嫡长子  母神农氏后裔(南亚语族)


这些一家人我不相信 但父系都是汉族应该没错
苗瑶语族形成较晚 不可能对应史书中的三苗 三苗是四千多年前的

苗瑶语族的蚩尤崇拜从近代开始 古代没有  我们不能明知我们穿西服只有一百年 还说洋装是我们传统服饰

苗瑶成分这种东西很抽象  苗族是后起的 那他的主成分 就已经是融合后的了。我们体制人类学上的japanese成分也不能理解成倭族成分 而应该理解为倭族形成之时 东北地区那个给日本人的形成起到关键作用的族群的基因 这个族群基因 八百年后接力传到山东人体内 难道我们要说 日本人曾经在山东生活?
夫于、夫钟
《左传》中,有两处以”夫“字为词首的地名,都在山东。夫于在济南於陵县北,今山东长山县,即隋末农民起义地之一的长白山。”于於“两字古来通用,”夫于“则相当”於陵“。《桓公十一年》”公会宋公于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0-11 20:17
哦,无棣、无盐,按你说的语言演变逻辑,马来就是无赖(禺夷——玉林——於陵——orang,orange色的猩猩,橘子圆形,猩猩缩成一团也挺圆,看来猿狖谐音圆柚是有缘由的),就是“无莱”,莱夷之后啊?以此类推,有“无莱”有“附离”有“夫莱”明矣,弗莱明戈,火烈鸟,少昊鸟夷?弗莱明,盘尼西林,东方禺夷之后,东方尚青,难怪发现青霉素(看了下弗莱明的照片,挺像6000年山东长岛北庄陶人面像的,呵呵,岛夷之后,仍在不列颠做岛夷),也可推导:“亚伯兰——丫舶来——丫夫莱(意思是河那边的渡来人,日语是不是叫“讨来”——我用谷歌翻译,不真知?满语兔子好像叫“讨来”,英语“rabbi”,则希伯来人“拉比”可能跟兔子有关,最早传兔子到中国的说不定是岛夷呢),希伯来——媳妇来——西夫莱”?果然是言与神同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0-12 16:54 编辑

有莘氏和越王勾践可能是同族 有莘氏著名的有伊尹 同时有莘氏是嬴姓部落的母族

东夷有莘氏之女 女喜 嫁给华夏族黄帝之后鲧 生大禹

同时我赞同 先秦豫北冀南白燕文化 是商之母族 白狄的说法。  同时他们又是 史书中的 燕京之戎/ 周之燕亳

姞姓和燕京戎的关系,我认为是曾经 后者和前者有联盟,有攀附的关系。 所以他们也有 姞姓之戎  姓这里表示共享母族  和父系无关
大汶口-山东龙山-岳石也不是你说的F11+M268,付家村是有数据的,是50%的N,25%的O2,你总是不依托实测数据的乱讲。
这是隔壁老王回复永谢布时候的语句,   25%的O2  是 O2* 还是O2a  能否说明侗台在胶东的存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