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饭岛武次的观点

E:二里头遗址青铜鼎:迄今所知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青铜鼎只有一件,即便更大范围地搜索二里头文化的青铜器,确信无疑的鼎也仅此一件。器璧很薄,底部可确认铸造后修复的痕迹。口沿外折,口部多少有些收敛,平底。口缘部置一对半环形的鼎耳。器璧近于直立。底部附有三足,上部空心,下端为逆方锥形的实足。腹部饰凸线方格纹。通高20厘米,口径15.3厘米。属于二里头文化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遗物。

笼统言之,二里头文化青铜器的器型多踏袭陶器的器型。然而,图3:2所示二里头类型的青铜鼎却未必可以在陶器中准确地找到其原型。二里头文化二里头类型的陶器中,从第一期到第三期均有大量的陶鼎存在,第四期虽然数量减少,但仍不难见到。青铜鼎和陶鼎的器型相比较,前者为逆方锥形三足,后者为扁三角形足,差异明显。属于二里头类型的青铜鼎仅此一例,不足以讨论其与陶鼎的关系,但这并不影响推测青铜鼎的器型继承了陶鼎的因素。
饭岛武次的观点

F:夏王朝的青铜器和先商、商王朝的青铜器:假如通过偃师商城大灰沟出土陶器的研究,能够确认二里头类型第四期后半段的陶器和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陶器的并存关系的话,应该以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青铜器与二里头类型第四期青铜器的型式不可能并存为理由,将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青铜器的年代向后调整,把其划归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二期。

此外,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青铜器和二里岗下层文化的青铜器之间虽然存在着上述差异,观察二里岗下层文化的爵、斝、盉、鼎的器形,不难看出其继承了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夏文化青铜器传统。二里岗下层文化的殷王朝青铜器,极有可能是夏王朝的青铜器工匠被迁徙到殷地,在那里铸造了这些青铜器。
36# 剪径者 请教版主,不懂体质人类学,这个问题也许幼稚:看一个现代人测出的Y和他的长相,能否和体质人类学上的古华北、古中原、古东北、古西北、古华南等——中的某一类大致对上号?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 08:07
有些典型的能,有些非典型和混合型就不能了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有些典型的能,有些非典型和混合型就不能了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11-1 10:06
谢谢!
“该批居民可能具有较大的颧高,较低的上面高,较低的眶高。根据大量残存的上下颌推断,该批居民具有突颌状的个体也比较高”——请问,这种描述大概属于哪一种类型?
谢谢!
“该批居民可能具有较大的颧高,较低的上面高,较低的眶高。根据大量残存的上下颌推断,该批居民具有突颌状的个体也比较高”——请问,这种描述大概属于哪一种类型?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 10:19
属于古中原吧,殷墟有个组就是这样的。不过不可能是新石器的古中原(几乎没有阔面),只可能是至少青铜时代以后的古中原。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属于古中原吧,殷墟有个组就是这样的。不过不可能是新石器的古中原(几乎没有阔面),只可能是至少青铜时代以后的古中原。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11-1 10:46
谢谢!文中只有这样的描述,没有说属于哪个类型。这是魏东、张林虎、赵新平的《鹤壁刘庄遗址下七垣文化墓地出土人骨标本鉴定报告》(2009年第2期《华夏考古》)。
饭岛武次的观点

G:结语:在陶器研究中存在二里头类型第四期和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并存的见解。然而,关于这两个时期的年代关系,笔者依据伴出青铜器的型式,推断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年代为早,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为晚,是先后关系。这种年代观的差异根源于本来属于二里岗下层文化的郑州东里路T166M6出土的青铜器被一部分研究者误认为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遗物。

洛阳、偃师地区的二里头文化是本质上属于夏王朝的文化,郑州地区的二里岗下层文化是殷王朝的文化,这种差异在各自地区的青铜器型式上明显地表现出来。笔者有一个大胆的提议:有必要把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从二里岗下层文化中排除。二里头类型第四期自始至终属于夏王朝时期。

殷王朝开始的时期是今日所云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二期。应该把郑州地区的洛达庙类型、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作为二里头文化后期和先商文化来认识。从青铜器研究的角度来看,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二期是商王朝建立的时期。

总之,本文的宗旨是立足于二里头类型第四期和二里岗下层文化青铜器的型式学考察,进行时代划分。
饭岛武次的观点

G:结语:在陶器研究中存在二里头类型第四期和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并存的见解。然而,关于这两个时期的年代关系,,笔者依据伴出青铜器的型式,推断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年代为早,二里岗下层文化第一期为晚,是先后关系。这种年代观的差异根源于本来属于二里岗下层文化的郑州东里路T166M6出土的青铜器被一部分研究者误认为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遗物。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 11:38
这个案子现在有结论吗? 郑州东里路T166M6出土的青铜器到底是不是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遗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个案子现在有结论吗? 郑州东里路T166M6出土的青铜器到底是不是二里头类型第四期的遗物?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1-1 19:28
这个难说!T166M6既出土有青铜鬲,这个青铜鬲是郑州商城出土的四种青铜鬲式样之一,并且是唯一的一件。这个铜鬲与郑州商城南关外T86:53一类陶鬲形制特征相似,很可能是仿先商文化陶鬲制品。所以它应属于二里岗下层文化。

但是T166M6又出土有青铜盉,这个青铜盉与二里头遗址属于二里头文化四期的陶盉84YL VI M11:2相近。现在考古学上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二里头文化四期时,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且是唯一能制作青铜礼器的铸铜作坊仍在使用,并最终被迁到了郑州商城的南关外。而郑州商城南关外铸铜作坊迄今未发现盉范。多数学者认为,郑州商城出土的青铜盉是输入的结果,或者直白地说是商人从夏人那里抢来的。

庞小霞和高江涛的《郑州商城C8T166M6性质初探》(2015年第6期《中原文物》):“郑州商城C8T166M6在葬式、位置、年代、随葬品等方面有许多特殊性,而且墓主身份地位较高,并与王室贵族有着密切关系。生前应是一位武官,在夏商之际的战争中立有特殊战功,为商王朝这座‘大厦’的建立做出了一定贡献,成为商王统治的‘奠基人’,死后被埋入了王室宫殿区。”
宫本一夫《二里头文化铜铃的来源与发展》,该文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夏商都邑与文化(一):夏商都邑考古暨纪念偃师商城发现3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但是T166M6又出土有青铜盉,这个青铜盉与二里头遗址属于二里头文化四期的陶盉84YL VI M11:2相近。现在考古学上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二里头文化四期时,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且是唯一能制作青铜礼器的铸铜作坊仍在使用,并最终被迁到了郑州商城的南关外。而郑州商城南关外铸铜作坊迄今未发现盉范。多数学者认为,郑州商城出土的青铜盉是输入的结果,或者直白地说是商人从夏人那里抢来的。
W7167N 发表于 2017-11-2 08:33
成汤①,自契至汤八迁②。汤始居亳,从先王居③,作《帝诰》④。
④《帝诰》:已亡佚。《索引》引孔安国说,内容是向帝喾报告已经迁回亳地的事。

汤征诸侯①。葛伯不祀②。汤始伐之③。(这倒是一个常见的借口,呵呵)
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④。”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尹国子民⑤,为善者皆在王官⑥。勉哉⑦,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⑧,予大罚殛之⑨,无有攸赦⑩。”作《汤征》€。
€《汤征》:《尚书》篇名,已亡佚。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汤而无由①,乃为有莘氏媵臣②,负鼎俎③,以滋味说汤④,致于王道⑤。
或曰,伊尹处士⑥,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后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⑦。
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适夏⑧。既丑有夏⑨,复归于亳(这一段话非常重要! 说明夏与亳是两个地方)。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⑩。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①:“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②,左。欲右③,右。不用命④,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高! 政治形象是灰常重要的,高级领袖都知道,呵呵)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①。(还记得诗经中“ 韦顾既伐, 昆吾夏桀。”吗?  历史真相是:昆吾叛夏,成汤有可能‘奉命’吊伐,或借机开战)
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②,遂伐桀。(养虎成患,有可能上演麻木鲁克的叛变,历史上屡见不鲜,包括早期的后羿与太康之间的事变)

汤曰:“格③,女众庶④!来,女悉听朕言⑤!匪台小子敢行举乱⑥,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⑦,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⑧。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⑨,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⑩。女其曰(11)‘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12)。
有众率怠不和(13),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  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14),予其大理女(15)。女毋不信,朕不食言(16)。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17),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18)。于是汤曰“吾甚武”(19),号曰武王。


桀败于有娀之虚①,桀奔于鸣条②,夏师败绩。
汤遂伐三③,俘厥宝玉④,义伯、仲伯作《典宝》⑤。

汤既胜夏,欲迁其社⑥,不可,作《夏社》⑦。伊尹报。于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⑧,平定海内。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宫本一夫的观点

A:陶寺遗址出土有铜铃,这件铜铃是陶寺文化后期小型墓出土的随葬品。但是有人认为铜铃并不是这个墓主所生产,或许是掠夺来的物品,原来有可能是陶寺文化中期大型墓的随葬品。此外,陶寺遗址也出土有铜齿轮形器和容器口沿残片。这些陶寺遗址出土的铜器,向我们传达了中原地区在二里头文化以前的新石器时代后期就已经存在有铜器的事实。

并且,这些器物并非工具或武器类的实用利器,而是乐器和装饰品类的非实用器。再者。二里头文化第二期的铜器合金成分当中,也包含有火烧沟文化等中国西北部初期青铜器中所含有的砷铜(李水城 2005),这可能是中原的青铜器文化当初在和中国西北部青铜器交流当中,引进了原料,以便制造铜器。然而,姑且不谈原料,陶寺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器形和种类应不属于中国西北部的青铜器文化,这类青铜器形无疑可说是中原独创的器形。
1

评分次数

宫本一夫的观点

B:陶寺铜铃:由一个外范和泥芯组成,外范不是分割范这点所表现出的原始性,可以视为确实是初创期的铸造法。另外,铜铃的形态和同时期的陶铃形态相似,推测铜铃的原型是陶寺文化的陶铃。

根据今村佳子的分析,陶铃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前半的大汶口遗址和龙岗寺遗址,新石器时代中期后半的分布从黄河中下游流域到汉水中下游流域,并且在新石器时代后期扩散到内蒙古中南部和长江中游地区(今村 2006)。师赵村遗址、庙底沟遗址出土的附纽吊钟型,以及客省庄遗址出土的铎形铃,其大部分顶部为平坦面,且平坦面呈椭圆或叶形。陶寺遗址出土的陶铃也是这种形态。陶铃的顶面上,一般设有两孔或一孔,这些孔被认为是用来吊挂铃或是吊挂铃内的垂舌之用。
宫本一夫的观点

C:陶寺遗址出土的铜铃其顶面是叶形,正和陶寺遗址出土的陶铃形态相同,无疑这就是铜铃的原型。陶铃在新石器时代的分布中心是中原地区,并且是以中原地区为中心分布的祭祀器。因此,或许也可以认为是中原地区独特的祭祀器在陶寺文化中不只是铜制品,而是更进一步转化成贵重品。

陶寺文化的墓制及阶层组成是明确的。鼍鼓和特磬等乐器仅随葬于陶寺文化早期的大型墓,被视为是上流阶层的随葬品。这些乐器很可能是作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物(宫本 2000、2005)。并且,很快就用贵重的铜制作了铜铃,这说明除了将陶铃这种祭祀用乐器附加了贵重器物的意义之外,更是将其当作较高贵的乐器来制作,被视为和鼍鼓以及特磬同样贵重的乐器,都是作为显示酋邦的祭祀权象征而使用。中原青铜器铸造的转变,一开始出现的并非是工具类的利器,而是以制作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物为其特征,这也是中原青铜器初现期的独特性。
宫本一夫的观点

D:二里头文化的铜铃:铜铃的出现以陶寺文化为开端,延续至二里头文化第二期。二里头文化的铜铃如表1所示,共有9件。我们观察其中的5件。图3和图4是它们的实测图。如表2所示,从二里头文化的墓葬结构和随葬品组成来看,已有明确的墓葬阶层结构(宫本 2005)。

并且,出土铜铃的墓葬仅限于墓葬阶层构造中的上流阶层墓葬。由此,或可认为是陶寺文化阶段所见的鼍鼓、特磬和铜铃的价值观或是身份标志,同样的延续到二里头文化阶段。近年所发现的二里头遗址3号基址南院的3号墓正是其典型,在这个贵族墓当中随葬了铜铃和绿松石的龙形器。

另一方面,二里头文化的铜铃是单个侧面带有附珥的样式。带有附珥的陶铃,在新石器时代并未发现。因此,与其说这种器形是以新石器时代的陶铃为原型,在二里头文化内部所产生的,不如说是根据陶寺文化的铜铃系谱中的青铜制品为基础,而后开放产生出来的器形。
宫本一夫的观点

E: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黄河中下游流域,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开始就存在陶铃。从其乐器的属性来看,一般认为是某种祭典中使用的器具。新石器时代后期的陶寺文化早期,已经形成了金字塔式结构的酋邦社会,鼍鼓、特磬等乐器仅被允许随葬在阶层身份最高者的墓葬中。而鼍鼓、特磬是在祭祀上所使用的器具,显示了墓主人具有祭祀权力。

乐器随葬在身份较高者的墓葬中,表示出代表祭祀权的乐器与身份阶序有关。而同样属于乐器,并可能也用在祭祀上的陶铃,则在陶寺文化中,用象征较高级身份与地位的纯铜制作了铜铃。陶寺文化中,除铜铃之外还有铜齿轮形器,这类铜器都属于乐器或装饰品,而不是工具或利器。作为新石器时代的铜器,尽管被定位为中原地区最古老阶段的青铜器,但是这些铜器的制作以乐器和装饰品等身份地位象征的器物为主,可说是具有中原地区初期青铜器文化的特征。

并且这个特征,和西北地区的北方青铜器文化有很大的差异,而在世界上是独有的特征。另外,分析铜铃可知,其范很可能是陶范,从初期阶段开始就是由外范和泥范所构成,这也是中原青铜器文化的特征。
宫本一夫的观点

F:由陶寺文化铜铃的社会意义和技术传统直接延续下来就是二里头文化铜铃。从技术发展角度来看,陶寺文化铜铃是以外范和泥芯所构成,演变到二里头文化则是采用了外范为分割范的型式。并且,顶面的吊挂孔,在陶寺文化阶段具有泥芯撑的功能,到了二里头文化阶段则由于泥芯撑和两分割范的缘故,而很可能因此形成了纽。后来采用了具有铃共鸣腔弧面的两块外范、一顶范和一块泥芯组成陶范。

从陶寺文化早期阶段开始,代表祭祀权的乐器被定位为施政阶层的随葬品,而由此转化为青铜器的铜铃,在二里头文化期的墓葬结构中,同样是随葬在身份高的墓葬中。乐器代表的祭祀权,同样地也有表示身份地位的功能,二里头文化期中的铜铃就是作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具有社会意义。
58# W7167N
二里头中大量的绿松石现象值得关注,不知道可有矿石来源报告?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陶寺的铜齿轮器,太规整了,不像是中国早期技术能造出来的。
O3a3c* (M134+, M117-)
陶寺的铜齿轮器,太规整了,不像是中国早期技术能造出来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3 22:30
我也觉得规整得有点让人惊讶!印象中有个叫反恐的坛友,他好像说过陶寺的铜齿轮形器也是源于新石器时代器物,记不清是哪个帖子了。
请问:若果真如此,是否意味着陶寺也有类似后世夏商那样的青铜作坊?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