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尽管目前关于这一时期的水文地质考古资料还不够深入,但是从这一带的水系分布以及历史上的变化情况来看,我认同刘莉上面的观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1-11 01:50
王城岗大城被洪水冲毁,辉县孟庄城被洪水冲毁,这些应该是当时的大洪水所致!
古埃及的Amarna泥板文牍足以媲美甲骨文了,还不提大量的古埃及文的墓志铭。
不过印度的情况就比较糟糕,除了为数不多至今无法破译的哈拉帕图符,可怜的次大陆的确‘找不到’静安先生所要求的第二重证据,俺都为三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1-11 02:18
是,古埃及的Amarna泥版文牍足以媲美甲骨文!但是这两者都是考古资料,我说的是曼内托(Manetho)所写的《埃及史》——这样的文献资料。
刘莉的观点

S:先商文化:二里头国家并不孤立存在,它的竞争对手之一即有所谓先商文化。还不清楚先商是由一个族群还是由几个族群构成,但是许多考古学家认定豫北、冀南的下七垣文化或者至少其中的一部分,和先商文化有关(李伯谦 1989;刘绪1990;杨贵金、张立东 1994;邹衡 1980)。就陶器来看,下七垣文化与二里岗文化(早商文化)相似,而与二里头文化距离较远。下七垣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以沁河和黄河的一部分为界。沁水以西黄河以南属于二里头文化,沁水以东黄河以北属于下七垣文化(图8.1)。这个考古学文化的分界线似乎与古代文献记载的晚夏的疆域发展若合符节(刘绪 1990)。

对下七垣文化的了解远不如对二里头文化深入。下七垣文化很可能有不同来源,跟豫北和山西中部的龙山文化皆有关系(李伯谦 1989:292)。它可能分为两个类型,即北部的漳河型和南部的辉卫型(张立东 1996;邹衡 1980:118-120)。下七垣文化的遗址已发现有40多处(Jing et al 2002;刘绪 1990;张立东 1996;赵芝荃 1986),但是由于缺乏有关遗址面积等的详细调查资料,无法进行定量分析。
刘莉的观点

T:先商文化:根据遗址的分布,在不同流域似乎出现过四个亚群,大多数遗址很小。以洹河为例,下七垣文化的全部14个遗址面积都小于5万平方米,没有中心聚落发现(Jing et al 2002)。但是,有夯土城墙环绕的辉县孟庄遗址,面积约25万平方米,从龙山时期沿用至下七垣文化(袁广阔 1998),也许是该地区的中心。另一个亚区中心可能是修武县的李固遗址(图8.1),该遗址面积24万平方米,有从龙山文化到下七垣文化等不止一个时代的文化堆积(北京大学等 1982)。下七垣文化的聚落分布模式,看起来与该地区龙山文化的分布模式相近(参见图6.15)。可以设想,豫北地区的先商文化与它的前身龙山文化一样,大约是以众酋邦的竞争为特征的。

文献记载夏商之间的频繁战争往往涉及许多族群,最后以商灭夏告终。有些考古学家把漳河型下七垣文化与先商联系起来(邹衡 1980),把辉卫型下七垣文化与商人灭掉的卫国联系起来(张立东 1996)。有些学者相信孟庄政体可能代表卫国。孟庄遗址城墙的废弃与二里头遗址的衰落相呼应,因此,作为卫国都城的孟庄大约是在商灭夏的时候陷落的(袁广阔 1998)。
刘莉的观点

U:先商文化:在武陟大司马遗址的一个灰坑里,发现过两具被剥头皮的人骨,是二里头文化晚期的遗存(陈星灿 2000;杨贵金等 1994)。该遗址南距沁水5公里,刚好位于二里头和下七垣文化的分界线上(图8.1)。把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的政治集团对应起来也许还为时过早,但是正如文献所记载的那样,考古学资料也清楚地显示国家形成过程中军事冲突的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聚落形态的研究显示,下七垣文化分布区没有一个统治整个地区的政治实体。因此,下七垣文化的社会政治复杂化程度很可能较之二里头文化要低。但是,下七垣文化的分布区内究竟有多少政治实体也不明了,当然,也不清楚究竟在什么时候灭夏之前的先商文化转变为国家水平的社会。如果像许多考古学家相信的那样,下七垣文化与先商有关,那么先商好像也不是只有一个政治集团或者组群组成,而是由许多个为争夺地区支配权而相互竞争的酋邦代表。如果从酋邦到商王国的过渡发生在灭夏之前的下七垣文化范围内,那么这个转变很可能刚好在灭夏之前不久,因此没有留下多少考古证据。
潘其风研究过武陟大司马遗址的头骨,发现最接近大甸子一组,其次是火烧沟。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刘莉的观点

V:结论:传统上所谓的夏朝,在它的早期,即从龙山晚期到二里头文化第一期阶段,可能还不具备国家水平的社会组织。最早的国家水平的社会,可以从二里头文化第二期的考古记录里加以确认。这个变化由二里头遗址宫殿区的营建、宫殿区贵族墓葬的发现和二里头聚落向周围广大地区的扩张得以体现。与二里头的情况不同,下七垣文化更像是由中型规模的相互竞争的若干政治实体所组成的网络组织,而不是由单一政治实体凌驾于众多政体之上的巨无霸。先商国家的形成时间和方式还有待继续考察。

张光直认为,夏商周三个早期国家是竞争并存的三个政治实体(Chang 1983b:512-514)。这个看法激励我们在更大的范围内去研究社会变化。因为有更加周详的考古资料问世,我们现在能够验证这个假说,上述的分析结果说明这个假说有待修正。二里头时期,在下七垣和岳石文化所在的边远地区,势均力敌的政治实体之间的冲突竞争成为时代潮流。与此相反,在二里头文化分布区。政治景观完全不同,它以集权的社会政治体制为特征。二里头国家似乎是从众多的酋邦中脱颖而出,并且和众多的酋邦共存过一段时间。这些酋邦的社会复杂化程度各自不同,分居各地。边缘地区政治实体相对弱小,不能与新生的强大国家抗衡,就如二里头文化的迅速的领土扩张所见证的那样。不仅如此,在国家形成的早期阶段,至少就目前所见,先周的政治实体尚不见于考古记录。
潘其风研究过武陟大司马遗址的头骨,发现最接近大甸子一组,其次是火烧沟。
剪径者 发表于 2017-11-11 11:20
请问剪版:龙山时期邯郸涧沟遗址也有四个被剥头皮的人头骨,这四个人头骨的体质特征?
1

评分次数

王城岗大城被洪水冲毁,辉县孟庄城被洪水冲毁,这些应该是当时的大洪水所致!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1 08:30
能冲到王城岗的,明显是山洪。
O3a3c* (M134+, M117-)
能冲到王城岗的,明显是山洪。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11 15:10
刘莉书中是这样写的:“王城岗遗址残余面积约1万平方米,包括两座处于一条东西向轴线上的相联的夯土城(图4.17)。西城面积约8500平方米;东城的东部大部分被五渡河摧毁,原来的面积应大致与西城相当。”
我印象中有好几本书中说的都是大城的一部分被洪水冲毁,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山洪?
王城岗的地势很高,不可能被平地起水的大洪水淹没。但是下暴雨引起的山洪爆发很容易冲击到靠五渡河的王城岗东城部分城墙。
O3a3c* (M134+, M117-)
王城岗的地势很高,不可能被平地起水的大洪水淹没。但是下暴雨引起的山洪爆发很容易冲击到靠五渡河的王城岗东城部分城墙。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11 15:50
有这种可能!王城岗位于颖河和五渡河的交汇处,大城的城壕打破西小城城墙的地层关系,王城岗整个的地势为西高东低。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刘莉的论据与论证过程还是颇具说服力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刘莉的观点

V:结论:传统上所谓的夏朝,在它的早期,即从龙山晚期到二里头文化第一期阶段,可能还不具备国家水平的社会组织。最早的国家水平的社会,可以从二里头文化第二期的考古记录里加以确认。这个变化由二里头遗址宫殿区的营建、宫殿区贵族墓葬的发现和二里头聚落向周围广大地区的扩张得以体现。与二里头的情况不同,下七垣文化更像是由中型规模的相互竞争的若干政治实体所组成的网络组织,而不是由单一政治实体凌驾于众多政体之上的巨无霸。先商国家的形成时间和方式还有待继续考察。
...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1 11:42
总的来说,与华夏先民的记忆还是可以印证或映射的(具体体现在《古本》《尚书》以及周人的记忆之中),不过先民的记忆可能与希腊人希伯来人一样,存在混乱之处。我认为,这也是几个民族融合为一时的记忆合并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现象。 比如下七垣早期的‘北方部族联盟’,有可能是‘黄帝十二姓’的一种映射,不过在记忆合并时加之于更早的轩辕氏时代。类似的,比如希腊人的神话中也出现了多个不同世代的宙斯反复出现的情况(尽管奥林匹克神祇世系中的腓尼基与波斯背景的神祇已经被考古学语言学以及分子人类学的研究成果所证实)。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刘莉的论据与论证过程还是颇具说服力的~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1-11 20:24
当年,刘莉和今上乘坐同一列火车上山下乡,如今各为“俊杰”(暂用这个词),责任感十足!
人生最大的魅力或许是充满变数,未来似不可知!
中外学者都注重于龙山时期的聚落研究,这直接关系到夏王朝为何在中原建立。

安·P·安德黑尔《中国北方地区龙山时代聚落的变迁》(2000年第1期《华夏考古》),翻译者为陈淑卿。
需要说明的是,安·P·安德黑尔的原文发表于《亚洲观察》第33卷第2期(1994年夏威夷大学出版社),所以其引用的考古材料是当时所见。
安·P·安德黑尔的观点

A:黄河流域的龙山时代对于考察复杂社会的发展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在中国,考古学被认为是一门历史学科,许多关于龙山时代的研究涉及到对后来夏、商、西周的先行文化的识别。与之相关的另一重要问题是中国文明主要因素的出现,这些因素包括城市、文字、青铜冶炼及墓葬所呈现的阶层分化。在过去十几年中几处大型有围墙遗址的发现对这一工作起了推动作用。学者们在关于中国文明起源的讨论中将注意力集中在黄河流域的龙山时代,但同时也认识到其他地区的重要性,如长江中游地区,那里发现了屈家岭文化的城址。

本文目的旨在从一个侧面来考察龙山时代聚落的变化。聚落变化及与其相关的其他资料,是证明一个地区社会复杂性及其发展水平的必不可少的依据。这对判定日益复杂多样的文化体系组成部分以及文化性质变化速率是相当重要的。已发表的中国考古学论述为探索和分析黄河流域城址在时空上的变化提供了前提。这里提出的假说,可从对不同地区社会复杂性发展变化更具体的研究来验证。

本文以下部分,将分析概括黄河流域城址的变化。已发表的有九处遗址,本文将讨论其社会组织变迁、建筑年代、城圈规模、城内布局特点、可能为特权者使用的建筑遗存、手工业遗迹和遗址的功能等。一般地说,已发表的关于龙山时代聚落内部组织的资料是有限的,对房子作了较多描述的遗址仅有两处。在本文最后一部分,将考察这些遗址的房屋在时间上的变化(其中一处为城址),分析其建筑材料、居住面积和室内设置的差异,来判定这些房子在不同时代地位有何变化。
当年,刘莉和今上乘坐同一列火车上山下乡,如今各为“俊杰”(暂用这个词),责任感十足!
人生最大的魅力或许是充满变数,未来似不可知!
W7167N 发表于 2017-11-12 08:25
呵呵,当年还有这样的故事啊,人生真是一场奇幻的探索之旅~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安·P·安德黑尔的观点

B:中国考古学家将黄河流域的龙山文化分为七个地方类型(图一:客省庄二期、陶寺、王湾三期、后冈二期、王油坊、城子崖、两城),年代从公元前2600年到公元前1900年。地区性差异的程度表明称“龙山”为一个时代比一种文化更为恰当。这七个地方类型的划分是以其人工制品特别是陶器的相似性为基础的,它们均以本区内首先发现的典型遗址命名。这些类型对于本地文化序列的建立是十分重要的。例如,王湾三期和陶寺类型被确认是二里头文化的直接前身,而后者被认为是夏王朝的代表,后冈二期被认为是先商文化的主要来源之一。看来在与上述地方类型相关的区域内存在着不止一个政权,国家的起源也可能在不止一个地区发生。

龙山时代九处城址发现于考古学家划定的五个文化类型(图二)。河南中西部属王湾三期类型的遗址有登封王城岗和郾城郝家台,安阳后冈城位于冀南、豫北的后冈二期区域内,最近发现的辉县孟庄城址似乎也应归入后冈二期类型。王油坊类型有一处,即淮阳平粮台。著名的城子崖遗址属于山东西部的城子崖类型。最近,学者们确认城子崖部分遗存属龙山时期,而其他遗存则较晚。

山东东部的两城类型发现了三处城址:丁公(邹平县)、田旺(或桐林,临淄地区)和边线王(寿光县)。(将丁公遗址归于两城似有误——译者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