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匈奴人说突厥语已为考古学否定

按照目前的考古发现,匈奴文化起源于先秦时期漠北说蒙古语的东胡的石板墓文化和漠南说汉藏语的戎狄的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文化,与突厥语民族无关。

匈奴人说突厥语的传统观点很可能来源于被匈奴征服的突厥语游牧民族自称匈奴所造成的误解。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1-1 18:04 编辑

1# 欧元区
早期匈奴顶层语言很可能是华夏语言的兄弟语言。

不过石板墓文化也分成两个区的,蒙古中部石板墓和东部石板墓好像还是有显著差别的。

可能代表了原始突厥语族和原始蒙古语族的分野。

匈奴人的人民们有很大部分来自于中部石板墓。
1# 欧元区
早期匈奴顶层语言很可能是华夏语言的兄弟语言。

不过石板墓文化也分成两个区的,蒙古中部石板墓和东部石板墓好像还是有显著差别的。

可能代表了原始突厥语族和原始蒙古语族的分野。

匈奴人的人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1-1 18:00
蒙古中部石板墓的创造者说蒙古语而不是阿尔泰山的突厥语。

《史记·匈奴列传》:“后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之国。”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蒙古中部石板墓的创造者说蒙古语而不是阿尔泰山的突厥语。

《史记·匈奴列传》:“后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之国。”
欧元区 发表于 2017-11-1 21:25
其实我很怀疑阿尔泰语系是否阿尔泰附近起源?

有可能当时阿尔泰还不说突厥语
史记匈奴本纪:东击走东胡,西击走月支,原来匈奴击走东胡是自己打自己,真难得的自虐精神
签名被屏蔽
史记匈奴本纪:东击走东胡,西击走月支,原来匈奴击走东胡是自己打自己,真难得的自虐精神
Manaus 发表于 2017-11-3 04:09
毛病,成吉思汗对同属蒙古人的部落超过车轮的都杀呢。
1

评分次数

  • bugz

O3a3c* (M134+, M117-)
匈奴人不说突厥语的语言学证据:

1、蒙古发现的7世纪柔然语碑铭为单纯的蒙古语。如果匈奴说突厥语的话,“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柔然语不可能不受到突厥语的影响。

2、从未被匈奴统治过的通古斯语和并不同源的突厥语非常相似,这显然是因为说蒙古语的匈奴人统治了突厥人,而不是相反。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然而楚瓦什人说的语言却是原始突厥语的兄弟语言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然而楚瓦什人说的语言却是原始突厥语的兄弟语言
roxsan 发表于 2017-11-25 09:18
被匈奴征服的突厥语游牧民族自称匈奴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匈奴人不说突厥语的语言学证据:

1、蒙古发现的7世纪柔然语碑铭为单纯的蒙古语。如果匈奴说突厥语的话,“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柔然语不可能不受到突厥语的影响。

2、从未被匈奴统治过的通 ...
欧元区 发表于 2017-11-22 22:30
哦,现在发现“柔然语碑铭”了?
柔然6世纪就被灭了,而且族属不确定,部分学者根据柔然统治时期吐鲁番官文,认为柔然属于突厥语族乌古斯的juregir部落。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哦,现在发现“柔然语碑铭”了?
鹧鸪天 发表于 2017-12-15 12:29
Khüis Tolgoi碑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Khüis Tolgoi碑
欧元区 发表于 2017-12-25 21:15
这碑已经全部破译了?
HüisTolgoi碑铭上的文字所对应的语言,根据所有参与破译的语言学家的研究,当属于鲜卑-契丹-蒙古语族无疑。按语言学学家vovin的最新观点,在鲜卑-契丹-蒙古语三个语支中,相对更接近蒙古语支,可以列为鲜卑-契丹-蒙古语族中的一个新的语支。
目前为止,还未能对碑文全面破译(是指公开展示的这一块,藏于蒙古国考古研究院地下室的那一块碑铭,至今还不让歪果仁参与研究),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年代久远带来词汇发音较大的差异,外来借词的不确定性(从古汉语和古突厥中的借词)、语法格后缀的演变带来的不确定性,还有就是一些专有名词的不确定性。不过总体而言,囫囵吞枣式的破译大致可以成立。

非常有意思的是,碑铭中提到两个名字,与该地区历史上两个著名的历史人物的名字高度类似,一个是草原的商纣王阿那瑰可汗,另一个是蓝突厥初期的西突厥尼利可汗(Niri  qaɣan)。
kagan bṳd-a̤  kagan-u ruka-x  ruka-ju  xị̄rı̣ Añakay


...
[+] k[a]ga[n-u? + ]  kato-ña̤r  dügî-d  Nị̄rı̣  kagan  türǖg  kagan


难道真的与柔然有关? 那蒙古语族群的文字历史可是要大大提前了,而HüisTolgoi碑铭上的文字所对应的语言,有可能就是柔然语。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问题出在匈奴是指谁?这有点像清朝,满族人又说满语又说汉语,各地方各民族各部落有各自语言,哪个算清朝语言?1千年后靠考古能搞得清楚?
在哪儿看到单于拟音为*dar wa,和大王是不是很像啊
如果在朝鲜或日本发现一块古碑,全部是用汉字写的,并且很容易用汉语读出和理解,是不是就可以用来证明古朝鲜语、古日语原来都属于汉语语族?
至少可以證明上層的人精通汉語
好像HüisTolgoi碑铭上的文字字母更接近卢佉字母,而不是这几位研究者认为的婆罗米字母(婆罗米字母明显与后突厥的鄂尔浑碑文字母更接近)
.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汉语最大优势是有文字,类似拉丁字母一般的存在,日韩满蒙西夏东南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有文字?

西藏向印度借来拼音文,后来转授予满蒙
签名被屏蔽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