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山羊在全世界都有,包括雨林。 绵羊则不太适应闷湿气候,但适应旱热气候,比如非洲撒哈拉沙漠。



目前世界体格最大的绵羊,在南非育成,种源出自非洲索马里。 体格最大的山羊,是努比亚山羊,出自苏丹埃及交界。
龙是蛇身为骨架的, 龙代表的是汉族诞生和蛇出没多的地区古人类有过关联, 蛇往往出没在潮湿的地区,所以蛇多的地方 人们都为了防蛇防潮而建筑高上房屋。  那么 蛇所代表的潜在含义是 汉族的形成中 来自南方多雨潮湿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1-10 08:10
龙是由鹿角,狮头,蛇身,鱼鳞,鹰爪拼凑起来的,并不单单只有蛇,这反映了汉族是由多个地区的民族融和而来的,并不是只有南方。蛇和鱼可能跟南方民族有关,但鹿和鹰又跟北方民族有关,而狮子跟西域民族有关。

另外龙最早的原型似乎是红山文化出土的C型玉龙,然而红山是东北文明,不是南方文明。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1、羲 是蚁崇拜,是中华是义气繁体的義,羲 的上半部字形是蚂蚁的象形。
2、中国龙的出处在大兴安岭的 盘古河,其邻近有 如舟河、古龙干河、五隆(龙)屯、宝龙屯、呼玛河口的龙兴山和龙兴山上江岛,然后通到黑龙江,这种龙的密度是非常少见的。
伏羲的羲是羊字旁
bbxudavid 发表于 2017-11-10 01:09
.


我也注意到,人类胎儿有 羊膜、羊水 保护。人类受精卵胚胎發育,早期像 蝌蚪—蛇—蛙蜥鳄类(龙),然後变到像小羊,再变成人的特征。


“养”(英语young)、“样”,都有羊字部。 昜(阳)读音也近羊,因为羊是好冲动好发情的动物,象征生殖力。


从古印度传到欧洲的黄道十二宫星座相命术,白羊座也排首位,时节位于 雨季/春季 开初,象征爆發力和性欲。
羲 上半部字形是蚂蚁象形。
丁维兵 发表于 2017-12-10 04:58
.


不,蟻的本字是螘。但上古时人不叫蚁,叫“蚍蜉”。


螘出自“豈”,因蚁经常群体活动。豈(喜)的本意是大军凯旋,奏响 蜂腰鼓(“豆”),从山上看去密密麻麻。
羲, 对应 義(义)、炁(气),即發自人体内的正能量。

《海外南经》记载,南海有“羲和”女神,主管太阳。几乎所有环太平洋民族,包括澳洲土著、南岛、日本、满洲,大都认为日神是女、月神是男。  而华夏民族这点跟太平洋相反,跟古印度古埃及一致,认为日男月女。
古龙干河、五隆(龙)屯、宝龙屯、呼玛河口的龙兴山和龙兴山上江岛,然后通到黑龙江
丁维兵 发表于 2017-12-10 04:58
.


满语“龙”读muduri,竟然跟阿拉伯语“酋长”神兽mudri接近,证明“龙”不是东北亚原生的事物。


黑龙江,满语sahaliyan ula,saha是“黑”,alin是“山”。也没看出有龙。
27# Vietschlinger
唔,越兄高材!博古通今学淹两洋!上面有好些词汇我都不知道在哪儿查,用谷歌翻译都找不到!
这几个词汇呢,真是提醒人:

满语“龙”读muduri,竟然跟阿拉伯语“酋长”神兽mudri接近,证明“龙”不是东北亚原生的事物。
黑龙江,满语sahaliyan ula,saha是“黑”,alin是“山”。也没看出有龙。
阿拉伯语“酋长”神兽mudri跟“冒顿”、“默啜”发音很像嘛!
满语“sahaliyan”有没可能是“谢赫”-“雅利安”的连称?北方幽陵,五行属水,黑色,北方圣水“黑水”(弱水,若水)。雅利安虽然崇尚光明,但有无相生,白生于黑,黑白相反相成(印度雅利安似乎崇拜黑天)。
塞人岛夷文化东西传播证据!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鹿鹰跟北方民族有关。

2,红山文化C形玉似乎是最早的龙形。
MNOPS 发表于 2017-12-9 22:50
1,没出息的小男人,不曾听过“双头鹰”?! 鹰是埃及和苏美尔等中低纬度热带古文明(北纬24~30 冬夜12度)的太阳神,後来才北传到欧洲中亚。


至于鹿,你没日没夜躲在家上网, 又怎么知道,海南岛的“鹿回头”,日本气候最湿热的鹿儿岛?不止海南岛,阳江、英德 自古已有大规模养鹿业,产鹿茸浸酒。  印尼菲律宾台湾的南岛民族,经常在船上画鹿,他们传说,神鹿带祖先走出困境。
  
  

2,什么时候东北人不再“跳大神”(夸海口)、肯踏实做事,东北经济才有出路。 那块C形玉,机凿痕迹太明显,且要知道,翡翠、云石不产于东北,东北本土产的是蛇纹石,即岫岩。



而红山另一种 猪龙玦,应该是用 白垩,即石灰岩做成,严格而言只算石雕,不算玉器。
红山的猪龙玦,严格而言也不算龙,只是猪或哺乳动物胚胎的早期發育形态。  南太平洋普遍盛行的 勾玉(tama / mana / pounamu),也正是类似的精元胚胎崇拜。


  

肃慎、扶余 等相对邻近太平洋的东北亚古族喜养猪,也是特例。他们西边的邻居 契丹、雅库特(父系N高频) 完全不理解这种养猪习俗,甚至轻视。 其他父系N高频的西伯利亚民族,也没有养猪文化。  太平洋对岸的美洲也没有养猪文化,证明养猪人群是全新世才扩张到东北亚。



猪(尤其疣猪)的近亲是河马、犀牛、象。华南东南亚的 貘,是猪象分化前的始祖型。
27# Vietschlinger  
唔,越兄高材!博古通今学淹两洋!上面有好些词汇我都不知道在哪儿查,用谷歌翻译都找不到!
这几个词汇呢,真是提醒人:


阿拉伯语“酋长”神兽mudri跟“冒顿”、“默啜”发音很像嘛!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0 13:31
忽然感觉应该是豕韦氏-大豕氏-大食-诸申的关联( 章-漳与伏羲氏、河伯、豨韦、彭姓)!
阿拉伯人忌讳猪,满族人喜欢吃猪肉,相反相成!
阿拉伯语“中国”——“alsiyn”——“爱新”,呵呵!水神共工的鸟夷在东亚大陆东西传播的文化词汇?爱立信,阿尔辛,有辛氏,有莘氏,冶金术的传播者么?金曰从辛!可见“爱”姓氏确实跟金(新罗)有关,又跟中国有关。阿拉伯语是用大金朝称呼中国(大概与伊斯兰教最鼎盛时期中国是金朝有关,南宋当时也是金朝的属国),与俄罗斯等用大辽(契丹)称呼中国不无类似之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12-11 04:09 编辑


  
1,没出息的小男人,不曾听过“双头鹰”?! 鹰是埃及和苏美尔等中低纬度热带古文明(北纬24~30 冬夜12度)的太阳神,後来才北传到欧洲中亚。


至于鹿,你没日没夜躲在家上网, 又怎么知道,海南岛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7-12-10 13:35
我说的是在东亚这边,鹿跟鹰和北方民族的关系更大。

另外把你嘴巴放干净点,难道跟你观点不同的就是没出息的小男人?观点不同就能随便侮辱别人?你这种人在社会上绝对吃不开,我看你才像个没出息的小宅男。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特色中国大贪官最为触犯众怒的贪贿事迹:

1、巨额存款;
2、多处豪宅;
3、包二奶N奶;
4、特供食品;
5、文物豪藏;
6、官二代垄断官位;
…………

下面我们看看毛泽东在上述六个方面做得怎么样?

一、巨额存款:毛泽东在全国人均存款不到2.5元人民币,一个青壮农民无节假日起早贪黑辛苦劳作一年总收入才100元左右的贫弱情势下,个人拥有近亿远巨额存款,为“新中国”第一首富。

也许有人说毛的巨额存款主要是稿费收入?那么此人可能忘记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毛的稿费主要是文革期间积累起来的,而文革时期毛内阁以“稿费是资产阶级流毒”为名,取消了所有文化人的稿费待遇。毛泽东违背政府“取消稿费待遇”规定,一人享有巨额稿酬,稍微懂点常识的人也应该知道那是“非法收入”吧?更何况毛泽东著作是我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他一人独占著作权,也是对我党合法权益的赤裸裸侵害吧?

所以毛泽东的过亿元巨额存款多是“非法收入”,和今天的贪官没什么两样。

毛泽东为“新中国”第一首富。今天的大贪官排在首富位置上的只有一个,其余大贪官和毛泽东都没得比,都是小巫。
马光远:计划生育该彻底废除了
2018/1/23 8:06:52      光远看经济      

核心提示: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即使废除了计划生育政策,面对生孩子的种种顾虑,也未必能够逆转人口下滑的态势。
2017年中国经济漂亮的统计数据,掩盖了人口下滑的严峻态势。

当绝大多数人在为6.9%的超预期增长弹冠相庆的时候,我被2017年的人口数据惊呆了:2017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也下降了0.52‰,只有12.43‰,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到了5.32‰的惊人低生育水平。

我为什么对这个数字如此震惊,因为这不是实行全面二孩的第二年,应该是二孩生育最多的一年,然而实际情况却远比预想的严峻太多。按照以前国家卫计委及一些专家的预测,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最低预测为2023.2万,实际出生人口比这个数字少了整整200万。峰值没有形成,面临的却是人口塌陷式的下滑。更让我震惊的是,面对如此落差,相关部门在介绍这个数字时的“淡定”和轻描淡写: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司司长李希如介绍,2017年全年,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

此外,相比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95 ,2017年出生人口和人口出生率都有小幅下降。在他们眼里是如此的乐观:二孩人数进一步上升,出生人口和人口出生率只是“小幅下降”。拜托,二孩出生人数尽管比2016年增加,但比预期的相距甚远,出生人口比2016年虽然“只是”减少了63万,但比相关部门预测的最低2032万的数字差了整整200万。特别是,对于人口出生率已经低于陷于人口危机的日本这一令人震惊的事实,他们只字未提。

在放开二孩政策的效果,以及出生人口的预测上,中国的专家错得离谱。在中国高层酝酿调整中国的计生政策之前,一些专家预测一旦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将导致人口爆炸,直接结果就是随后出台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单独二孩”政策。单独二孩实施后,并没有专家预测的人口出生爆炸的情况,高层当机立断,很快实施了全面二孩政策。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专家们又预测这两年是出生人口大爆炸的两年,但在2016年出生人口短暂反弹之后,2017年出生人口再次进入下行通道,出生率继续处于超低水平。专家的误国在中国人口政策上体现的可谓淋漓尽致。
笔者清楚地记得一年前,当统计数据表明2016年的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的时候,卫计委将此归结于“生育政策调整完善,带动了二孩出生明显增加。”卫计委认为,在育龄妇女总量下降500万左右的情况下,出生人口明显增加,二孩出生占比大幅提升,说明生育政策调整完善非常及时,非常有效。对于卫计委的乐观,笔者当时就写文章质疑,认为不应该夸大二孩政策的效应,更不应该据此预测2017年二孩出生人数会大增。

当时我在文章中指出,2016年出生人口的明显增加,除了过去政策的累计效应,以及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的初始效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2015年是农历的羊年。北方的习俗,羊年生孩子的人要少一点,而2016年是农历的猴年,生“猴子”的人明显多。而且,2016年只是全面放开二孩的第一年,按照一般逻辑,政策放开,要真正决定生孩子,到生出孩子,都需要一个过程。决不能根据2016年一年出生人口的增加,就轻言二孩政策全面见效,更不可夸大生二孩的意愿。

但是,2017年的实际出生人口,甚至比我们这些极其谨慎的人预测的都要低,这说明,中国人的生孩子意愿到了令人极其震惊的程度。最近,由北京市社会心理服务促进中心、北京市社会心理工作联合会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北京社会心态蓝皮书:北京社会心态分析报告(2016-2017)》指出,近六成北京居民有生育两个孩子的主观愿望。然而,调查结果显示,仅有10.8%的北京居民实际生育两个孩子。二孩放开之后不敢生的原因主要还是不愿生,生不起,以及配套政策没有到位。据我所知,在北京,生一个孩子之后,家庭收入绝大部分都用于养育孩子。再加上教育、医疗、税收等政策的匮乏,特别是长期以来灌输的“只生一个好”的错误观念,要使大家都愿意多生孩子已经非常困难。

过去在中国人口政策上,最大的误判就是担心一旦放开,大家都会选择生孩子,人口会再次爆炸,而根本没有意识到中国人的生育观念因为种种原因已经改变。在总和生育率上,多年来我们的数字高估了总和生育率,没有意识到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已经降到吓人的程度。2015年统计部门的一个抽样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总和生育率降到了1.047的低位,远低于2.1的替代率。

在一些不负责任的专家的不靠谱的预测“恐吓”下,我们在全面放开生育问题上总是小心翼翼,出台了“单独二孩”这种不伦不类的政策。一部分愿意生二孩的“70后”基本让政策给耽误了。2017年出生人口再次下降的事实告诉我们,当下中国最严重的问题不是人口爆炸,不是经济下滑,而是人口悬崖,随着育龄妇女的大幅度的减少,未来每年出生人口将出现明显的下滑。

低生育率的结果,就是中国劳动力人口的下降。自2012年开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逐年下降,2017年下降了548万。从2011年2017年,7年时间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了约4000万。美国经济学家哈瑞·丹特在其《人口峭壁》一书中,认为中国人口会在2025年下降,人口下降将是中国中国债务、房地产泡沫加速破灭的根本原因。中国一系列问题的关键在人口,在于改变人口全面下滑的趋势,认识不到这一点,将非常可怕。
面对这么严峻的人口态势,我的呼吁很简单:尽快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面对如此低迷的生育意愿,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应该看到,即使废除了计划生育政策,面对生孩子的种种顾虑,也未必能够逆转人口下滑的态势。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17 17:45 编辑

为什么崇拜羊不崇拜狼呢?大概是中国人吃肉少吃植物多,神农氏以农作物知名。看看下面这个新闻,感觉很可以解释古代狩猎采集人群、近代还处于狩猎采集阶段的原始部落、爱吃肉食的欧洲人种的长颅、狭颅特征,以及反过来解释植食性的东亚人种的阔颅短颅特征。

非食物性因素对塑造食肉动物颅骨形状起着重要的作用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2月14日 14:40


对高降雨量环境中所见典型食肉动物颅骨特征的理论性重建。彩色图表示的是用一系列咬合模拟计算的高应激(较热颜色)区域至低应激(较冷颜色)区域。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意外,非食物性因素对塑造食肉动物颅骨形状起着重要的作用新的研究披露,在食肉动物中,进食习惯以外的因素(包括性成熟时的年龄及它们家园栖息地的平均降雨量)对它们的头颅形状具有很大的影响。这一发现与食肉动物头颅的主导形状主要应归因于共有食物的理念向左。


到目前为止,专家一直认为,食肉动物颅骨形状的演进主要受到这些动物进食活动的影响,而它们进食活动的物种间差异非常大。该理念一直认为,不同的颅骨形状显示了便于特定进食方式的独特生物力学属性(如刚度)。然而,为了确定其它的非进食性变量是否在食肉动物的颅骨形状演化中起着某种作用,Z. Jack Tseng和John J. Flynn在所有现存的食肉动物家族中创建了精细复杂的数码和实体模型,并通过不同的分析对颅骨形状与大小如何与栖息地、饮食、预期寿命、活动及其它非进食变量相关进行了测试。


他们报告称,他们所研究的9种非进食变量中有4种与颅骨形状具有显著的相关性,尤其是其中的营养(或食物网)水平和性成熟年龄。此外,作者指出,喜欢生活在有着较高平均降雨量地区的食肉物种的头颅会显现出更为拉长和狭窄的颅骨特征。作者说,食谱较窄并且性成熟年龄较早的食肉动物头颅更可能会有非常硬挺的下部成分,而那些可能同时也吃植物及生活在平均降雨量较少区域内的食肉动物颅骨则与较高的刚度相关。


作者相信,他们的总体性生物力学发现也可能适用于其它脊椎动物家族。
—————————————————————————————————————————————————————————————————————————————————————————————————————————————————————————————————————————————————————————————————————————————————————————————————————————————————————————————————————————————————————————————————————————
另外最近感觉“赛加羚羊”(高鼻羚羊)也挺像貘的!有模有样,貘和羊是不是远古铸造动物型青铜器常用的模特呢?长城以北古代应该不产貘,但是可能产高鼻羚羊。高鼻羚羊有没可能被某些民族当成貊,说不定东北古代的貊族是以高鼻羚羊为图腾呢(当然若其是岛夷,南下还是可能接触到貘的,但是貘有多神奇,让远方民族自命)?莫州、墨胎氏、靺鞨貊狄,感觉会更接近丁灵,辽东古代有仙人“丁令威”,“灵”通“羚(麢)”,应该就是以羚羊为图腾,又名貊。丁零人也分布在塞北南西伯利亚(本人以为契丹之名古老,西迁为西契丹,音变即为“斯基泰”,一如后世乌桓西迁雍狂地,说不定就是乌揭的名号来源呢,乌桓——勿吉——乌揭——乌梁海),这里古代也是塞人的东界,塞人就是斯基泰就是赛加,赛加羚羊应该就是从塞人而得名。从貘有“八莫”一词,而塞人也有“八赤蛮”、“八姓乌古斯”、“帕米尔”等地名。

破解中亚地区数十万只极度濒危的高鼻羚羊集体死亡之谜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2月14日 15:26


一只雌性高鼻羚羊正在吃草。这种动物的前景依然不明。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一群高鼻羚羊聚集在俄国卡尔梅克(Kalmykia)自然保留区的盐沼地。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高鼻羚羊独特的鼻子可能有几种不同的功用。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ational Geographic Staff 编译:蔡雅铃):2015年,在中亚地区以大鼻子闻名的稀有动物高鼻羚羊集体暴毙。


保育人士终于解开了让他们困惑了好几年的谜题,他们找到了造成数十万只中亚地区极度濒危的高鼻羚羊集体死亡的原因。


2015年春天,一种神秘的疾病消灭了这种动物全球一半以上的族群。超过20万只高鼻羚羊在哈萨克(Kazakhstan)这个大规模死亡事件中暴毙,它们的躯体,不论年龄大小,布满了绵延数公里的草原。


一般人经常说这种跟山羊体型差不多大的羚羊有个滑稽的外貌,它们有弹性又怪异的鼻子看起来就像是缩短的象鼻。


科学家在仔细研究了死亡的动物尸体后,推论出高鼻羚羊是死于出血性败血症(hemorrhagic septicemia),或叫做致命性毒血症,是由B型败血性巴氏杆菌(Pasteurella multocida type B)所引起。这份研究已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


科学家发现这种细菌在高鼻羚羊的大鼻子里似乎很常见,甚至可能一出生就存在。不过特别温暖和潮湿的环境似乎让这种细菌的繁殖失去了控制,最终击垮了这种动物。


一般认为现存的高鼻羚羊(Saiga tatarica tatarica)有将近10万只。最近数十年间它们的数量迅速减少,原因包括人类为取得羚羊肉和羚羊角而猎杀它们,以及人类活动干扰到它们的栖地,特别是对它们迁徙造成障碍的栅栏、道路、铁路和输油管。


至于它们为何有这么粗大鼻子的主要原因,根据2004年的研究指出,大的鼻腔有助于「净化」吸入肺部的空气,这让它们在群体进行大迁徙时,处于大量蹄子踏过干草原引起的沙尘暴中,可以更有效率地呼吸。


此外也有证据显示它们的大鼻子在彼此沟通和选择伴侣时也很有用。雄性高鼻羚羊和雄性吼猴及无尾熊一样,它们发出的响亮鼻吼声被认为是用来宣传自己体型的大小,以及帮忙追求异性。高鼻羚羊奔跑时因为鼻子很接近地面,科学家开玩笑说它们看起来很像干草原上的吸尘器。


我们对这种动物预后的长期表现还不甚清楚。这种动物一度广泛分布在从不列颠群岛一直到北美洲的育空地区,如今它们的分布地区只局限在中亚,而且面积也日渐缩减。


—————————————————————————————————————————————————————————————————————————————————————————————————————————————————————————————————————————————————————————————————————————————————————————————————————————————————————————————————————————————————————————————————————————
从高鼻羚羊的大鼻子,忽然有点关于人类进化的皮相的感悟!
众说周知,地中海人种的大鼻子可谓雄冠全球。很可能就是与沙漠草原干旱气候有关而进化出来的。主要作用是湿润空气过滤更多灰尘(也难怪我们的西域自古都是这类白种人居多)。但是这种鼻子其实也是藏污纳垢的所在,因为鼻子大,空腔大,所以很多细菌病毒可以在里面藏身,比如感冒病毒。这是个很小强很弹簧的存在,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如果人的鼻子小,打个喷嚏或一把鼻涕一把泪很容易就把分泌物连病毒擤出去了,或者人发烧的时候,鼻子小呢,跟着上火发烧也能殛灭病毒的活力。所以小鼻子人群呢,其实很不怕感冒呢!比如不论是高寒的西伯利亚或近乎赤果果的热带,冷热变化都容易让人感冒,但是鼻子小的人种并不把这个当什么大的case!可是白人就不一样喽,那大鼻子,空调一样,就是发烧鼻腔烤外的部位依然远离热源,病毒照样逍遥自在,得过且过后一旦用药不力或病毒产生了耐药性,就会趁虚而入继续过关斩将,直到消灭宿主!这也是可怜的大鼻子人种那么畏惧我们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感冒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羚羊角之所以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大概就是因为长期与这些病毒抗争,体内产生了很多类似抗原的免疫物质,火曰炎上,自然循着经脉上升,火冒三丈到了头顶,积累到羚角之中!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性选择造就了高耸的鼻子,感冒病毒选择了低矮的鼻子。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至今光棍,连单身狗都不如的寒士,对此颇为感慨呐!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