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老虎山文化人群的Y染色体的一些线索

老虎山文化人群指的是河套和正北长城区域的人群(不包括辽河燕山区域),体质为华北类型。

因为没有老虎山遗址的直接遗骨数据,都是从与老虎山文化有发育、继承关系的文化人群的数据,所以称为“线索”。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21:33 编辑

早期:
其最早的来源是北方细石器土著和红山因素,大概在庙底沟扩展期间,被南部迁移而来的中原仰韶人群覆盖,成为大仰韶人群的一部分,但又与更南部的原始仰韶人群有区别,这些遗址中,有Y数据的是庙子沟遗址。
早期人骨特征非常有意思,个体间方差极大,是一部分颅骨是高颅中面,一部分颅骨是阔面低颅,两者平均后的数值为中高颅,其平均值接近华北汉族,但具体到每一个颅骨个体,都与现代的华北汉族有差异,这种体质和其人口来源为南北混合有关。
图中3(最大的那个圈)就是仰韶文化,其中仰韶圈内的北半边,可以视为原始的海生不浪区域。
仰韶的兴起.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21:41 编辑

老虎山人群的早期来源,来自于南方来的庙底沟文化,庙底沟文化是中国原始文化的第一次大扩张,扩散到几乎整个华北。

很多人认为庙底沟是黄帝文化,因为首先他是后来中华文化的根,其次他强势扩散到整个华北,取代了很多其他文化,我个人反对这种没有乱联系神话人物的做法,庙底沟是考古可证的,黄帝是神话人物,目前无考古证据
庙底沟统一华北.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21:41 编辑

中期:
中期是老虎山-朱开沟时期,这一时期吸收了红山系东北土著特征,这一时期没有遗址的Y数据。
这一时期人骨基本稳定为华北类型,应该是人口混合比较充分后的结果。
后来庙底沟分化为三大支系:

北部区域(海生不浪),后来的老虎山

西部区域,后来的马家窑,最后南下形成了整个藏缅语族

中部区域,后来的庙底沟二期,后来的黄河中游龙山文化(河南龙山、陕西龙山),其中河南龙山发展成为夏商,陕西龙山为客省庄二期,后来的周人
这几个部族的远古的根都是庙底沟文化的持续了五百年左右的大扩展
老虎山-龙山.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18:09 编辑

晚期是爆发时期,可能与中亚青铜器传入有关(最大可能应该是Q1a1人群),值得注意的是,西部的齐家文化、西北部的四坝文化,其青铜器中武器更为发达,但却没有发生老虎山-朱开沟人群这种爆发扩张,可能和老虎山-朱开沟人群更为喜好战争有关。
半月地带三个青铜器发达的文化,其关系为:四坝文化(甘肃北部,青铜器最发达,半畜牧,来源是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齐家文化(甘肃南部为主,青铜武器第二,轻度畜牧,来源是仰韶泉护二期逐步从东向西扩散,并覆盖原来的菜园文化类型),朱开沟文化(内蒙中部,青铜武器第三,基本农业,更轻度的畜牧,来源是海生不浪-老虎山系统)


朱开沟人群爆发扩张方向为:


向南完全取代了黄河西北侧的中原龙山的陶寺类型,并影响了河南乃至汉江区域,但并没有中断黄河以南的文化。


向东先发展成为魏营子类型,并后来进一步消灭了夏家店下层文化,形成了夏家店上层文化(可能就是后来的山戎)。


向西发展为李家崖文化(基本确定为是鬼方),后期数据有倗国数据线索。
海生不浪文化数据:
是由仰韶文化白泥窑子类型和河套地区细石器土著融合而成,其中南方来的仰韶类型占主导地位。
目前有数据的是庙子沟文化遗址。
Y的类型为(共计3个):
3N,占比100%

夏家店上层文化数据:
夏家店上层为老虎山文化东进形成魏营子文化,魏营子文化爆发消灭夏家店下层北部形成的。
目前有灰坑的数据(共计9个):
N1a1a3个,占比33.3%
O2a(原O3*2个,占比22.2%
O2a2b1a1M1172个,占比22.2%
C(未细分下游)1个,占比11.1%
N*1个,占比11.1%
(上述划分中,有一个N1a1a应该为O1b2

山西横北倗国墓
倗国的来源,一般认为脉络为:
老虎山文化人群→朱开沟人群→南下李家崖文化(鬼方)→倗国
目前有人骨测量数据,认为其中贵族体质为中原类型,与殷墟平民组最为接近,下层平民体质为华北类型
其中贵族的Y类型为
Q1a13个,占比50%
N1个,占比16.7%
O2a1个,占比16.7%
O2a21个,占比16.7%

平民为
Q1a18个,占比57.1%
O*3个,占比21.4%
O2a23个,占比21.4%



大堡山墓地
这是一个战国时期的赵国墓地,人口结构上有来自北方的,也有来自南部的。
O*(可能是M95M119M176等,未细分)2个,占比40%
C2c1(原C3南支)1个,占比20%
O2(原O3,未细分下游)为1个,占比20%
N1a1a1个,占比20%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21:43 编辑

老虎山-朱开沟人群,二里头文化(夏部落),下七垣文化(商朝)的对立关系

有的人把先商和朱开沟、光社文化认为是一种文化,还认为这是全部F46的来源,来论证所谓的戎狄消灭华夏,对这种故意歪曲的奇葩心态,几乎每次都能激怒我

贴出三者之间关系的正确分布图,以正视听:朱开沟、光社、下七垣(先商)基本是并列的,其中光社和朱开沟的关系更近,下七垣和中原的二里头(夏)关系更近,和岳石关系其次

朱开沟-夏商对立.jpg
从这些线索看
老虎山人群Y的构成,在早中晚事情是有区别的

首先是早期的海生不浪文化,应该是N*占据主体地位,这就是庙子沟N100%的原因。

中期情况不明。

晚期出现分化:
东面分支出现大量O1b2(旧称日韩的O2b),如大山前里的一个错误被文化N1a1a的个体,如大堡山的2O*(可能是,但可能是M95M119),如倗国墓的平民3O*(非M122M119M95,基本就是M176了)。
西支(李家崖)大量有Q1a1,这一人群是带来青铜器的,而且身份较高,后来被商人和周人先后击败,李家崖晚期才出现了大量商式器物,应该是鬼方被商人打败后的结果。
O2a(原O3)三大支和O的其他三支中,因为没有测下游,所以无法肯定,但可以按照理论出线的可能性来分析,6支出现的最大理论可能比例为:

O的六大支


庙子沟


大山前


倗国贵族


倗国平民


大堡山


F11


0


22.2


16.7


0


20


F46


0


22.2


16.7


21.4


20


F5


0


22.2


16.7


21.4


20


M119


0


0


0


0


40


M95


0


0


0


0


40


M176


0


11.1


0


21.4


40



从上面看,朱开沟人群中O3从一开始就是混合的。
F117可能是仰韶的原始类型,出现频率较高较为正常。F46的组成,可能就是西部马家窑系统和北面朱开沟系统的区别了,西部马家窑可能没有太多F46
倗国贵族由于是从商都来的,所以带有可能的一个O2aF11),商人中岳石文化来源很多,所以东方的F11很正常。

因此从O的类型看,老虎山人群O的比例大致占50%,最大的可能是,F5F46M176是最核心的成分,和今天华北汉族的差别主要是F11比较少,其M176的特点和今天的韩国的O有一定的近似性。

从大的类型看,NO是老虎山人群最核心的类型,早期N的比例高一些,后期O的比例高一些,QC也是重要组成,N的类型应该是海生不浪(北部仰韶)与中原仰韶(南部仰韶)不同的生物学基础,南部仰韶可能较少有N


庙子沟


大山前


倗国贵族


倗国平民


大堡山


N


100


33.3


16.7


0


20


O


0


66.7


33.4


42.9


60


Q


0


0


50


57.1


0


C


0


11.1


0


0


20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18:13 编辑

关于朱开沟文化人群的语言,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性是汉藏语的一个分支,但不是汉语的直接来源。
理由是如果汉藏语的来源是仰韶文化,庙底沟文化(花瓣为典型特征,华人?)是海生不浪文化的主体来源,则老虎山-朱开沟文化最核心的人群是讲汉藏语的。


但基本无争议的是,汉语来自周部族,则西北的客省庄二期-齐家系统显然是现代汉语的直接来源,马家窑人群是汉藏语藏缅语族的直接来源,朱开沟人群的语言可能属于原始汉藏语的另一个分支,但后来没有留下直系语言后裔。
老虎山人群的影响 对内部河套、山西北部的影响最大,其次是河北、陕西北部、内蒙东部等地。对二里头文化(夏部落)有轻微影响,对下七垣文化(商朝源头)影响更大,对郑家坡文化(周朝源头)影响最小。
个人估计,老虎山人群对现代华北汉族的Y贡献,可能大致在10-20%之间。
四个线索数据的Y染色体数据

更多古代Y染色体数据看另一个帖子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4591-1-2.html
庙子沟.jpg
横北.jpg
魏营子-夏家店上层.jpg
大堡山.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1-10 22:03 编辑

客观的说,老虎山系统的人群,比庙底沟文化、齐家文化人群的扩散,似乎要手狠一些,庙底沟和齐家的扩散,人群的种系没有变,但老虎山更狠一些
老虎山晚期南下山西,陶寺从古代中原类型变成了奇怪的一种类型,与早期类型天壤之别


东进辽河,夏家店下层从古东北类型变成了古华北类型


不但文化变了,人种都变了,手段也挺血腥的,他们有M176(原来的O2b)的特点,也有点像日本人

齐家文化因素出现在二里头文化中,但二里头的种系仍然是王湾三期的古中原类型,种系连续没有变


其他的都是文化传播,人的种系未变
汉语来自周部族?那么商人讲的是什么?
O3a3c* (M134+, M117-)
汉语来自周部族?那么商人讲的是什么?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10 19:39
可能类似吴语和北方官话吧,你说吴语是汉语也行,说他是汉语族的另一种语言也可以
可能类似吴语和北方官话吧,你说吴语是汉语也行,说他是汉语族的另一种语言也可以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11-10 19:49
商人和齐家客省庄可没关系。所以,请你给个明确的关系先!
O3a3c* (M134+, M117-)
我个人意见,老虎山一系是突厥语族的。
O3a3c* (M134+, M117-)
商人和齐家客省庄可没关系。所以,请你给个明确的关系先!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10 20:30
商人的语言确实没有证据,仅有甲骨文是不够的

我一直怀疑,《尚书》里夏商周的语言应该是不太一样的,可能只是写出来的字一样而已
我个人意见,老虎山一系是突厥语族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10 20:31
老虎山的扩张,很可能和Q的来到有关,而Q早期明显是突厥语的,很可能会带来语言的变化


从庙子沟到朱开沟,时间大概跨度相当于从南北朝到现代,这么长时间,语言发生变化也可能,早期可能还是汉藏(庙底沟影响),后期是Q带来的突厥,也是可能的


原始匈奴,如果是毛庆沟、桃红巴拉是源头的观点正确,那么老虎山人群后裔是原始匈奴的重要来源之一。


还有一种可能,韩日人群也有可能,毕竟有M176这种明显的成分。
说老虎山文化中断陶寺文化,跟说南宋入侵欧洲差不多!
没有辨老别陶器的细部,大而化之,陶寺并没有受到老虎山什么影响。
把两者从晋中陕北接受的共同影响当做两者之间的关系。
根据周家庄的发掘简报,晋南从庙底沟 ...
无善 发表于 2017-11-10 23:42
虎山取代陶寺早期,形成陶寺文化晚期,正是韩建业的观点

论坛里说的老虎山文化南下中原,也是那篇2007年的文章

但韩建业的论述并不是从你认为的石器形制入手,而是从双鋬鬲和卜骨论证的,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而你说的则无说服力,也无论文依据
老虎山1.jpg
老虎山2.jpg
其实后期的一些学者,也都是认可陶寺晚期发生入侵的

当然也有新鲜的亮点,比如在老虎山南下入侵陶寺的同时,南部的王湾三期(夏部落)也在北上入侵陶寺



陶寺 01.jpg
陶寺 02.jpg
陶寺 03.jpg
陶寺 04.jp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