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兀惹/乌舍 或为扶余之别音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3 14:43 编辑

黑龙江有一河名 乌裕尔河    应是  扶余河之别音

史书记载 扶余贵族 百济贵族 姓 余氏/徐氏   这应该是  扶余 -乌余- 余 / 徐 之转


兀惹被考证位于渤海扶余府   辽史中最早见此记载  可能是因为 这是契丹人对扶余府“畔民” 的蔑称。

渤海遗民所建立的定安国 本烈氏当权  后被乌氏替代  又其王乌玄明上表北宋 “扶余府昨背契丹,并归本国,灾祸将至,无大于此。所宜受天朝之密画,率胜兵而助讨,

此处之扶余府 · 应该指的就是辽史中的兀惹   



太平兴国六年,赐乌舍城浮渝府渤海琰府王诏,约「尽出族帐,佑予兵锋,俟其剪灭,沛然封赏,幽蓟土宇复归中原,朔汉之外,悉以相与






这里 北宋对其称呼为 “渤海扶余府乌舍城” 这说明 这个“国家” 并没有如辽史中记载那样 自称 兀惹 或者 乌舍  也并不是 定安国






我的推测是   当时的渤海遗民集团 存在过两个复兴政权  1 是 仍叫做渤海国,2是叫做定安国,   且 渤海国在前,定安国在后,但定安国先被灭






证明


首先看东丹国建立之后的背景  1  耶律倍 虽然当了王  但于上任同年 因阿保机驾崩而回辽上京奔丧  后皇位被耶律德光篡得  自己则被监禁  这样 东丹国的实权 就落在了 四大丞相之首的的耶律迭剌身上  但他很快就又死掉了(疑似927年) 然后 三把手 四把手因为又都是渤海人 所以 本来是第五号人物的 耶律羽之 成了东丹国的实际统治者




927年 耶律迭剌死后 耶律羽之 从右次相 升级为 左大相  次年 上奏辽太宗耶律德光 “应该把龙泉府的渤海人南迁至东京府了”   史书原文我就不粘贴了,意思是 梁书流域本渤海人故乡  且当年他们是因为迫于唐朝的压力才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建国 现在他们被我们统治 不再有从南边来的威胁了,把他们迁到离我们近的地方 也方便我们能更好的控制他们








其实这段文字,有一个很值得思考的内涵,为什么辽太宗看到这个奏折后 会大悦? 因为这应该也是他所希望下的一步棋, 主要原因是 彼时渤海人真的闹的很凶,龙泉府那边可能已经快控制不住了,赶紧把人迁过来,好这股反叛势力不要做大






我认为 这个 “反叛势力”  就是大光显   对于他  史学界有很多的猜测,均证据并不太充分,有人猜测他可能在龙泉府民南迁后 在那里建立了新的政权,但后来被 内部的人所推翻,才逃入高丽。  但我不这么看, 我觉得 当时的情景应该是 星星之火在旧渤海几大核心地区 已经燃起, 但没有统一   也就是说 大光显他的势力可能在934年是被辽国所扑灭了,所以他逃入高丽,但其他地方的复兴势力,还是会自行继续发展下去 不会因为大光显下去了, 别人就都举白旗了




也正是这样一个原因,所以耶律羽之 才建议说 尽量把他们能控制的那些“大城市”里的渤海人 全部迁到辽阳  统一控制




到了 930年  耶律倍逃入后唐  这时候东丹国史学界说是名存实亡 其实我不这么看,东丹国一直是存在的,一把手从建国第二年开始 就一直是耶律羽之。 只是 第三年开始 除了辽河下游局部地区之外,其他地区都失控或半失控状态了


这也是 931年 辽在今辽阳设中台省 把它名字从 南京改成东京的缘由(南京之名是相对于东丹刚建国时 首都还在龙泉府而言的 东京之名是 相对于辽上京 位于其东方而言的 这时候 辽所能真正控制的旧渤海国区域已经缩小)




所以 这里头就牵扯到了  辽的立场 和 渤海遗民的立场对立的这么一个局面。 渤海遗民确实复国了, 而且一直叫做渤海国, 一直在抵抗契丹人的统治, 但契丹人也不愿意完全撒手,积极的去攻灭这股势力,而且不承认他们的独立


史书记载 947年 辽以耶律安端为明王,复建了东丹国, 这可能是暗示了 这个时期 渤海复国势力被短暂的平息了   随后在 952年  随着耶律安端死  东丹国又灭亡了  


有人以此为节点,说定安国可能是这时候建立的   我也是不这么看的




首先  五代会要中 记载 阿保机死后 “渤海王命其弟率兵攻扶余城  这里的 渤海王,并不是大諲撰  而可能是大光显  然后其弟攻扶余城后  这个城 应该就 “收复成功” 了


官方名称就是 渤海国扶余府乌舍城   也就是北宋对他的称呼


《五代会要》还记载后唐清泰二年(935年)出使后唐的两位渤海使臣叫 列周道和乌济显  


这两个人 正好和后来 定安国 的 两位国王  烈万华  乌玄明  “同姓氏”  


大光显 934年 逃入高丽, 但根据我的判断来看 他的 弟弟占领了扶余城后 没有死啊?    虽然有些学者认为  大光显是被内部的势力逼走的, 但也许  事实是 大光显所控制的区域,被辽给平定了  对于辽来说,是“攻破了一个堡垒,但还有其他堡垒”  这其他就是扶余城, 鸭绿府   南海府等     这些地区虽然可能没有完全链接成整体的领土,但应该都是以渤海国自称的, 这也是 列周道和乌济显  是渤海人身份的原因




烈万华 有一个别称 叫  乌烈万华,因此 也有人说 他和乌玄明其实是一族   我赞同这样的推测,而且我认为 他们的这个 乌/乌烈/烈 姓  应该源自 扶余府 乌舍城   也就是 契丹所谓 兀惹    他们和 百济王族 扶余氏 是否是同根 就不得而知了,但 姓从地区(国家)而取的套路是相同的




982年 辽废除了东丹国号   这其实是宣布了 东丹&复兴渤海 两国在 旧渤海国疆域内的对峙状态的 彻底终止    辽彻底不想在用 东丹之名 称呼 旧渤海全境  而是直接视其为 辽国东域  


而 981年 乌玄明上表北宋 说自己可能要遭劫难,反应的应该是 辽朝中央 在正式废除东丹国名号之前,已经发出了这种信号  原先可能是以辽东京为一个中转站,通过东京再去“平乱”  但后来是直接从中央开始行动  




宋史:定安国本马韩之种,为契丹所攻破,其酋帅纠合余众,保于西鄙,建国改元,自称定安国,开宝三年,其国王烈万华因女真遣使入贡,乃附表贡献方物。太平兴国中,太宗方经营远略,讨伐契丹 因降诏其国....


---------------------------


我的理解, 宋史这里所表述的 保于西鄙 说的是 “渤海王命其弟率兵攻扶余城”  


建国改元 自称定安国,是 970年当年,或者 前几年开始才从 渤海分立定安


这就和“。同光元年,遣使广评侍郎韩申一、副使春部少卿朴岩来,而其国王姓名,史失不纪。至长兴三年,权知国事王建遣使者来,明宗乃拜建玄菟州都督,充大义军使,封高丽国王。建,高丽大族也。”  的性质是一样的   同光元年 是 高丽开国五年之后  




此外  “扶余府昨背契丹,并归本国,灾祸将至” 我把他理解为   952~970年之间的某时刻, 本控制扶余府的渤海国  被辽攻陷,鸭绿府势力分离为定安国, 然后扶余府内部又“起兵” 赶走了契丹势力,与鸭绿府之定安国“合并”  惹怒了 辽国  使得辽决定废除 东丹国之名号,直接以辽视之   有意思额是 983年 辽国又改名为 大契丹直到1066年  


在说高丽    有很多人说 高丽和渤海其实并不亲 王建收渤海移民是为了向西北扩土 遗言中 写契丹是豺狼不要跟他处好  是因为他仰慕华夏(唐)  但我并不是这么看的


高丽和辽之间 一直是有隔阂的 高丽的光军 是从 947年开始弄的 是因为当时留学后晋的 高丽人崔光胤  被契丹所俘虏  他看到了契丹的强大 并发现了契丹对高丽的野心,回到高丽后 说明了情况 致使高丽王有此准备  这个军队规模达到三十万 但归国家的同时 他们首先是高丽各地方豪族的私兵  


怎样去消除豪族势力加强中央集权是当时高丽王最关键的课题  而我们知道 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人物 就是高丽光宗, 他在后世儒者的笔下 被描写成 杀人如麻的暴君,但实际上那是因为他们儒者是站在权臣的立场上的缘由,朝鲜国是一个 儒臣帮助君王统治国家为核心思想的国家, 朝鲜的儒一方面主张事大主义,另一方面则往往是在限制和管束君王,对光宗这种 独断独行 杀人如麻者  不可能有好的评价的




光宗时期为什么 他会急着“杀人”  我认为 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当时的东北亚格局  北方的 “复兴渤海国” 光芒渐退去  定安国立   辽国对它的“讨伐”力度更猛   这使得光宗必须要加速从地方豪族手中把权利,尤其是兵权给夺回来  同时 在他任期的 958年 高丽引进了科举制度, 这个制度本身也是为了限制贵族子弟垄断权利通道的举措。




同时 高丽摒弃了之前使用独立年号 自称皇帝国的姿态,积极和北宋联系,像北宋称臣,使用北宋的年号, 这些都是为了对抗辽国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也只是高丽意识到了辽在变强,并不能证明高丽和渤海遗民是亲的,  但我认为,渤海遗民之所以没有得到高丽国的援助(或者没有记录)是因为在高丽“紧起来” 之前, 渤海国 “顺风顺水”   我们看历史记载 970年渤海人还正常的和北宋走外交, 981年才出现他们 发起“SOS” 求救信号  但这时候 光宗已经死了 他的儿子因为怕豪族们报复,软弱的开启了历史的倒车   又给了豪族很多的权利




关于 定安国的灭亡时间 以及 其后出现的  兀惹国


现在普遍定义的
兀惹国是 995~996年 仅一年出现的国家 具体位置不明 但我认为, 这个国家其实就是 原先的 扶余府 乌舍城   名字总是  兀惹/乌舍 变换,位置却没有变, 这个国家出现的原因,也是我在上面所说的  定安国的鸭绿府被灭,不等于渤海遗民就全部消停了, 乌舍城彼时还没有被灭呢? 我们从史书中看,以为是一灭全灭,然后突然又冒出个头,一锤子压下去, 其实除了辽东京道那边之外,今吉林省区域内  一直是个不安定的区域,也一直是契丹人没能稳定控制的区域。 也正是因为如此,契丹人恨渤海人,把他们当战争炮灰。




这个扶余府乌舍国 虽然其王乌昭庆 996年投降,但国是一直保留下来的 这说明 吉林地区 (包括长白山东女真大王府这种地方) 对于928年以后的契丹人来说,一直是“羁縻地区”直到 公元1115年,兀惹国复叛契丹,转降金朝
年表


916年 辽国立  
918年 高丽国立
926年 东丹国立  渤海太子收复扶余府 续渤海国之龙脉
928年 东丹迁北部渤海人至南京(辽阳) 东丹北部渤海遗民并起
931年 东丹改南京为东京  东京以北逐被渤海国收复  
934年 东丹讨伐大光显  使其逃入高丽
935年 渤海国  列周道 乌济显 出使后唐
936年 高丽灭后百济统一
938年 辽并燕云十六州  国力暴增  
942年 契丹出使高丽 寻求邦交被拒
??    高丽人崔光胤留学后晋  被契丹俘虏 得知契丹强大 且有寇高丽之心 回国禀报
947年 辽以耶律安端为明王,东丹国出兵渤海国乌舍城将其吞并  高丽开始训练三十万光军以备战辽
952年 耶律安端死 东丹国灭 其北部乌舍城被渤海国收复
958年 高丽引入科举 加强中央集权
960年 北宋立
963年 高丽和北宋建交 受北宋册封 改用北宋年号  意在联合牵制契丹
??    定安国从渤海国分立  
969年 辽景宗继位 停止南伐 辽国进入鼎盛
970年 定安国出使北宋
??    渤海国扶余府投靠定安国
979年 北汉灭亡  北宋“统一” 北伐契丹
981年 定安国出使北宋 请求援兵
982年 辽废除东丹国号
983年 辽改国号为大契丹
986年 定安国被辽所灭  扶余府乌舍城自立为渤海国
986年 北宋北伐  欲与高丽夹击契丹 辽灭定安国  遣使赴高丽请和 高丽王惧 未敢动宋败  宋辽之争中 开始趋于被动  
992年  契丹萧恒德 率大军侵高丽 高丽王惧不敢战  千秋太后皇甫秀(王秀)击退辽军 内史侍郎徐熙 前去谈判  给辽“奉辽正朔,与宋断交” 的幌子为台阶 逼其败退 并吞并江东之地
996年  渤海国乌舍城主乌昭庆投降  “复兴渤海国” 区域彻底被平定 成为契丹之羁縻地区








渤海国   698~996    大氏 698~~947 乌舍氏 952~996
定安国   96?~986   乌舍氏 96?~986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3 14:28 编辑
太平兴国六年,赐乌舍城浮渝府渤海琰府王诏,约「尽出族帐,佑予兵锋,俟其剪灭,沛然封赏,幽蓟土宇复归中原,朔汉之外,悉以相与
忽然感觉溥仪如儿皇帝,而蒋介石援引苏、美以抗日,则类似宋朝之招金人以图辽,南宋招蒙古人以图金!呜呼,江浙临安之人,果泥古不化乎?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对于渤海国的存亡时间,我觉得也应该采取和明朝类似的角度 南明也是明  渤海298年
忽然感觉溥仪如儿皇帝,而蒋介石援引苏、美以抗日,则类似宋朝之招金人以图辽,南宋招蒙古人以图金!呜呼,江浙临安之人,果泥古不化乎?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3 13:57
你是说 “复兴渤海” 如伪满洲国?


不是吧  复兴渤海其实应该是渤海国的延续,类似南明 北元   有的人在那里研究,怎么渤海这么大国家 被契丹人就从扶余府直接跑过来都城被沦陷立马灭国的, 什么火山爆发云云 意淫的很多,我觉得渤海的灭亡就不应该看做是926年, 东丹国建立的基础就是占领了上京龙泉府而已。 这个时候才是 契丹和渤海的战争的开始。 一直到996年才结束
伪满洲国未尝不可以看作清国后续(虽然是儿皇帝意义上的,已经不配称大朝了,然而毕竟日本与满洲国的关系相当于辽之于后晋),本来大清禅让退位约法好的,民国待清室如外国君主,鹿钟麟这厮不地道,为丛驱雀,赶跑了人家,等于民国违约。从法律意义上说,既然人家清室仍然相当于国主,人家朝廷也等于存在(即使只是在紫禁城内)并不等于亡国(只是亡天下而已),违约的倒戈将军的部下让人家有了建满洲国合理合法的由头,当然实力已经大大不行了,日本不过就是“热心”的豺狼罢了。人家也不算主动招贼(虽然是清朝无能,列强入侵,但是对于孩提时的溥仪,追究这种原罪又能如何,能像俄国革命那种?俄国沙皇是亲自上战场带兵开战,直接负有战争和生民涂炭的罪责,落得个隋炀帝的命运),为天下做主的责任,不是那么好担当的,就是他有圣人之心,时移运转,也是无力回天,能保东北人民平安就不错了。真正是之前拥兵自重负有保境安民卫国重担却丧权弃地委责入关的张某人,罪责难逃!
伪满洲国如后晋,蒋光头强公比宋帝也还强不到哪儿去(有意思的蒋夫人就姓宋,宋江的军师——无用,真是不怂不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3 16:06 编辑

辽史记载耶律觌烈 字 兀里轸  其从伐渤海 拔扶余城 留觌烈与寅底石守之  天显二年 927  留守南京 十年卒

耶律羽之墓志铭记载 次兄 汙里整 东丹国大内相   

--------------

为什么 耶律觌烈 在灭渤海的第二年就从扶余城 回到南京?  因为 阿保机死后 渤海王命其弟率兵攻扶余城 成功


辽史 太祖本纪 : 天显元年 七月 926年7月 庚午  左大相迭剌卒... 左大相迭剌之死  我猜测 也和龙泉府渤海人“起兵反辽” 相关

墓志铭曰 (羽之)天显二年丁亥岁迁升左相..  (非常仓促)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3 17:39 编辑

7# 红山人
何为大清,何为后清?大清已经在近代史迷失方向,成了任人摆布随波逐流的鬼船,大清的制度早已经被八国联军和民国大庆给砸烂,后清的制度,在预备立宪时就要改,如何改,这不就是有老师么?自己发明,估计不切实际,与其不知所从,还不如向先进典型脱亚入欧带路人带路党日本学习,与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并非粉饰日本占领,客观说,王道乐土,王不出头谁做主?没有皇王,愚民自己能做主?还是那句话,温水煮青蛙,皿煮渍油,然后就是“舌尖上的中国”、“味道”了),起码比起英夷在香港画一个圈之后列强纷纷利益均沾,遍地是租界,十羊九牧,国家分裂好!就是国朝,不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才建立好现代国家制度么?远在开国之前,就已经是“国家重器由苏铸,买买提明食苏禄,余温尚可喂五毛,牧场土改干劲足!”建国以后,也是不断跟苏老师学习,跟梅老师学习!中间还有个十年动乱,被周色目内人尚黑给搅得乌天黑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4 07:52 编辑

自黄龙府东行二百十里至古乌舍寨(即宾州

《松漠记闻》“咀热(兀惹、乌舍)者,国最小,不知其始所居,后为契丹徙置黄龙府南百余里,曰宾州,州近混同江

明兀良哈三卫之一的福余卫,其蒙古名称曰我着,当亦得名于兀者




渤海扶余府人 就是这么一部一部向北迁徙的吧  今天的 黑龙江富裕县 乌裕尔河 也是从元代的地名来的

《辽史》载:“龙州黄龙府本渤海扶余府,太祖平渤海还至此崩,有黄龙见(
窃以为“兀者——勿吉——兀术——满洲”、“满饰——乌舍——蒙舍——摩梭”很可能是同源词。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吉林市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夫余国可谓是其最深远最重要的背景。夫余国立国于西汉初年,现学术界将汉设北方四郡的时间——公元前108年,确定为其立国的相对时间,因之市政府将夫余国立国时间为吉林市历史上限。
远在西汉初年兴起并立国于吉林松花江畔龙潭山下的夫余国,是中国东北史及民族史备受关注的篇章,被学术界称之为“开启东北文明时代的第一缕曙光”。往事越千年。两千多年来,夫余国并未被时间淹没——有国时在中华史籍留下踪迹,亡后亦从未被历史遗忘,对其历史及其存在之谜的追寻与探究也不绝于史,直到今天,不仅是现代东北考古发现的重点,与之相关的历史之谜,亦是学术界备受关注的重要课题。
特别是随着考古发现,夫余国立国之所即前期王城——“鹿山之都”被确立为今松花江畔的龙潭山下之后,其迁都到后期王城—— “西徙近燕”的原因,再次成为争议的焦点。
距今1670年前,夫余国结束了以今龙潭山下为都的历史,西徙到“近燕”之地。夫余国为何迁都,迁都的真相是什么?

关于夫余国迁都,《资治通鉴》卷九十七《晋纪》这样记道:“穆帝永和二年(346年)春,正月,初,夫余居于鹿山,为百济所侵,部落衰散,西徙近燕,而不设备。燕王皝遣世子儁帅慕容军、慕容恪、慕容根三将军、万七千骑袭夫余。儁居中指授,军事皆以任恪,遂拔夫余,虏其王玄及部落五万余口而还。皝以玄为镇军将军,妻以女。”
这条史料是关于夫余国非常重要的历史信息。其中备受瞩目且争议最多的曾有以下几点:一是“初,夫余居于鹿山”,即夫余前期王城——鹿山在哪里;一是迁都即西徙到近燕之地的后期王城在什么地方;一是为谁所侵而“西徙近燕”?
其中前两点曾是东北史的两大谜题,而今随着现代考古发现,谜题已破解,争论诸家高度认同以下结论——夫余国前期王城即“鹿山”之都城所在,为今吉林松花江畔龙潭山、东团山与帽儿山三山之间;后期王城即“西徙近燕”之地为今辽源市龙首山一带。随着这两个谜题的解决,夫余国为何“西徙近燕”,其到底为谁所侵成为值得探究的重要问题。
史料虽记载夫余“为百济所侵,部落衰散,西徙近燕”,但深入历史真实,历代研究者都注意到,百济不具备侵夫余的条件。其时百济在高句丽之南的朝鲜半岛南部,不可能长途跋涉越过高句丽来侵夫余。对此,有人认为“为百济所侵”是“高句丽”之误,有人认为夫余为百济所侵也 不是没有可能。

夫余到底为谁所侵而“西徙近燕”?
回到历史发生的现场,着眼于夫余有国近六七百年间与周围族群或政权的关系,夫余为“勿吉”所侵,最符合历史真实。
夫余国的地理位置,《三国志•魏志•东夷传》记载:“夫余国在长城之北,去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方可二千里”,“其印文言‘秽王之印’,国有故城名秽城,盖本秽貊之地,而夫余王其中……”这一记载指明,夫余国初居的鹿山之都,原本是秽貊之秽城,夫余在此立国称王,名其“秽王”。汉兴以来立国于秽貊故城的夫余国,拥有两千里疆域,最重要的邻国有高句丽、挹娄与鲜卑。
这样的地理格局,也是东北除汉族外土著民族三大族系关系的概括与缩影。这三大族系源流,分别为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族族系;东胡-鲜卑-契丹-蒙古族系;秽貊-橐离-夫余-高句丽-百济族系。
其中夫余的南邻高句丽出自夫余,与夫余是同源关系。与他族相比,夫余与高句丽关系较为特殊,虽也争斗不断,但在夫余国历史上,带给其重大打击的都不是高句丽,相反,每当危亡,高句丽都是夫余国族的避难所。无论族源关系还是历史事实,高句丽都不是导致夫余国部落衰散、西徙近燕的原因。因为夫余选择西徙之前若干年时间里,高句丽与鲜卑慕容氏争权辽东无暇也无力北侵夫余。公元337年,慕容皝称燕王,《资治通鉴•晋纪》记道:“(342年)冬十月,燕王皝迁都龙城(今朝阳),赦其境内。”迁都龙城,慕容皝称霸东北然后图中原的野心,首先视高句丽为心腹之患。迁龙城不久兵锋即指向高句丽,几近使其灭国——慕容皝还“……发钊(高句丽王)父乙弗利墓,载其尸,收其府库累世之宝,虏男女五万余口,烧其宫室,毁丸都而还。”此时遭此重创的高句丽,自身难保,北侵夫余是不可能的。
初居鹿山的夫余国,从位于北部的鹿山之都城,向近燕之地的西南部迁徙,显然导致其部落衰散的敌人不是鲜卑慕容氏。初居鹿山的夫余国“其国殷富,自先世以来,未尝破坏”,其由盛转衰的沉重打击,确曾来自鲜卑。汉初立国于松花江畔龙潭山一带的前期王城,“太康六年(285年),为慕容廆所袭破,其王依虑自杀,子弟走保沃沮”,致使夫余几于灭国。第二年虽在晋武帝的帮助下得以复国,国力已今非昔比。走向衰落的夫余国,复国后不断受到侵扰的,如果是鲜卑慕容燕,人之常情也不可能迁国到与强敌更近之地。而之所以选择“西徙近燕”,动机一定是为避祸,而非求祸,目的是躲开更不堪忍受的强敌——勿吉。
虽然“西徙近燕,而不设备”的后果,为强大的慕容燕轻易所取,这种选择合理的解释是,其西徙之前,燕为取高句丽,策略上采取远交近攻,不仅让衰弱的夫余感觉不到威胁,甚至视自己为可以依赖的强大友邦。而夫余在不堪另一强敌不断侵扰的情况下,只有当其为可依赖的友邦,才会选择向近燕之地迁徙,在近燕的后期王城 “而不设备”,给燕以可乘之机。
勿吉是怎样的对手,何以让夫余如此畏患?

勿吉为肃慎族系继挹娄之后兴起的一个强大族群,是最早进入吉林松花江 “依粟末水以居”的满族先世。夫余与勿吉及其先世挹娄的敌对关系,可谓由来已久,其难以调和的矛盾闻名中原,史料对两族的记载,往往也是互为参照,互相印证。
《后汉书•东夷列传》记道,“夫余国,在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同一史料又记:“挹娄,古肃慎之国也。在夫余东北千余里,东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不知其北所极……无君长,其邑落各有大人……”,“自汉兴以后,臣属夫余”,“种众虽少,而多勇力,处山险,又善射,发能入人目。弓长四尺,力如弩。矢用楛,长一尺八寸,青石为镞,镞皆施毒,中人即死。便乘船,好寇盗,邻国畏患,而卒不能服……”
以秽人、夫余为代表的秽貊族系和以肃慎、挹娄、勿吉为代表的肃慎族系的恩怨,最远可以上溯到西周初年。在东北诸民族中,肃慎,为最早进入中国史册的东北民族,以“楛矢石砮”为标志物,成为与中原通贡关系最早、历时最久、记载也最多的族群——
《竹书纪年》对肃慎入中原朝贡有如下记载:
“帝舜有虞氏……二十五年,息慎氏来朝,贡弓矢。”
“周武王……五年,肃慎氏来宾。”
“周成王……九年,……肃慎氏来朝,王使荣伯锡肃慎氏命。”
这些记载说明,早在帝舜时代,肃慎就以“楛矢石砮”通贡中原。周初,“及武王灭纣,肃慎来献石砮、楛矢。……康王之时,肃慎复至。”(《后汉书•东夷列传》)。康王以后肃慎就从史中消失了,至到三国青龙四年(236年)复现于史,从此在中原史籍中不绝于缕。
从周康王(公元前1020-前995年)到魏明帝青龙四年(公元236年),长达一千二百多年间,肃慎为何中断与中原的联系?
立足古今人类共同依存的相对不变的地理状貌,结合考古发现和史料记载,还原历史发生的现场,这一千二百多年间,今黑龙江中下游和全部松花江流域的历史主人主要是两大族群,即秽貊族系的秽人(西团山文化主人)与夫余,和肃慎族系的勿吉先世肃慎与挹娄。这两大族群毗邻而居,但不是友好邻邦。
肃慎与秽人这两个东北大地最早相邻而居的族群,第一次共同出现于中原并记入史籍,是周成王时在洛阳召开的全国少数民族头人大会,肃慎氏与秽人首领均到会,并坐在正北席位——“……正北方,稷慎大麈,秽人前鲵。”(《逸周书•王会解》)
由此可见,周成王时,肃慎与秽人关系尚好,能并肩坐正北方席位。这一是说明两族是正北方的代表,一是说明两族与周王朝的关系也是平等的。这次大会后成王子康王在位时,即公元前1053年前“肃慎复至”,也就是从西周早期的康王以后,至到三国青龙四年(公元236年)前,肃慎无闻于中原。
肃慎无闻于中原曾是一个千古之谜。随着半个多世纪以来的考古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有解。首先新中国成立初年由斐文中为团长的“东北考古发掘团”将发掘成果命名为“西团山文化”以后,西团山文化主人为秽人。董学增先生在《西团山文化》与《夫余史迹研究》两书中,对秽人疆域即西团山文化分布范围和夫余国疆域有详细论述,其活动中心即位于吉林市松花江畔的龙潭山、东团山、帽儿山之间,即后来夫余前期所都的前期王城“鹿山之都”所在——“国有故城名秽城,盖本秽貊之地, 而夫余王其中”之秽城。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黑龙江友谊县凤林古城的考古发现,学界确立为肃慎族系挹娄时代的文化中心,吉林龙潭山与黑龙江友谊县凤林古城的地理位置,印证了史料“挹娄在夫余东北千余里”的记载。两族系中心的确立,可以进一步探讨两族在长达一千多年时间里可能有的关系。
肃慎氏是最早进入中国古史的民族,在中国历史进入纪年以前的帝舜时代就有入贡的记载。而新开流文化的考古发现证明,早在七千多年前,肃慎先民就生息于黑龙江支流乌苏里江、兴凯湖流域,其后的饶河小南山文化、莺歌岭文化、凤林古城等地的考古发现,构成了肃慎文化的发展脉络,地理上均在“夫余东北千余里,东濒大海”的范围之内,其活动中心呈由南而北趋势。这种趋势与西团山文化主人秽人不无关系。
西团山文化考古发现,上限为三千多年前即西周初年,下限为西汉初年与夫余文化相接。其间近千年的时间,正是西团山文化发生与勃兴时期。西团山文化的兴起,从地理上阻碍了肃慎通往中原的道路。周成王、康王时肃慎入中原还不是问题,或者初兴的秽人还不能挡住肃慎通中原的所有道路,或者两族间关系尚好,允许肃慎通过。康王以后关系便恶化,形成完全对峙的敌对局势。至西汉初年夫余兴起,作为东北最早建立政权且越来越强大的夫余国,肃慎成为其必然征服的对象——两族西周初年可能有的相对平等关系,“汉兴以后臣属夫余”,在东北最早兴起的肃慎族系,开始臣属于夫余国。
肃慎(挹娄)臣属夫余,直到三国魏文帝时开始反叛。《三国志•东夷传》记载:“挹娄在夫余东北千余里,东滨大海……其人形似夫余,言语不与夫余、句丽同。有五谷、牛、马、麻布。人多勇力,无大君长,邑落皆有大人,处山林之间,常穴居……自汉以来,臣属夫余,责其租赋重,以黄初(公元220-226年)中叛,夫余数伐之。其人种虽少,所在山险邻国人畏其弓矢,卒不能服也。其国便乘船寇盗,邻国患之……”从三国黄初年间,夫余开始遭受曾臣属于自己的挹娄族的反叛。夫余虽几经讨伐,未能使挹娄顺服重归臣属。公元285年,夫余国鹿山之都为慕容氏所破,遭受几近灭国的打击后,“其国殷富,自先世以来未尝破坏”的强国国力尽失。从此夫余国不仅无力使挹娄继续臣属自己,反过来受到挹娄后世越来越强大的勿吉的不断侵扰,致使自己部落衰散,彻底走向衰落。
不堪勿吉侵扰的夫余国族,选择向远离敌人之地迁徙以避危险是很自然的。其时慕容燕与高句丽争夺辽东经年,暂无暇北顾夫余,也未把虚弱的夫余当作对手。在这样的形势下,衰弱的夫余选择远离勿吉靠近称雄辽东的燕国,一定是在相信慕容燕无害于已,对其又有依仗之心,因而无防备之意。迁都不久,夫余虽为鲜卑慕容所“拔”,但并未被灭国。
事实证明,在东北各族群中最早立国称雄的夫余国,最后、最致命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肃慎后世勿吉——494年夫余终为“勿吉所逐”而灭国。
(2016年3月30日周三江城日报见报稿)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4 13:16 编辑

有一个北扶余城州 是地理志 鸭绿北未降 十一城之一 句丽语 助利非西 此乃夫余国之旧都 好太王碑文中北扶余之地也

据说还有一个扶余城 被李绩攻陷 致使 夫余川中四十余城皆降 此扶余城 位于今辽北西丰县的城子山山城 而并不是吉林农安

问题是 渤海之扶余府 到底是哪一个扶余城的问题  虽然学界普遍认为 辽北之扶余城既是。但我通过分析新旧唐书 以及松漠纪闻的观察判断 渤海扶余府应是高丽之北扶余城州 今吉林市龙潭山

原因如下

1 新旧唐书 一个记载高句丽长城始于扶余城 一个记载始于扶余界 而考古发掘高句丽长城北端并不在农安 而是德惠  如果这里 把德会古长城误认为是始于吉林市的北扶余城 也是可能的 但把德惠误认为是四平或辽源就太离谱了

2 农安缺乏扶余后期王城的考古学支持 农安古城遗址均始于辽代

3 辽史》载:“龙州黄龙府本渤海扶余府,太祖平渤海还至此崩,有黄龙见 如果渤海扶余府位于四平或辽源同样因为距离太远不可能和黄龙府之今扶余县相混 但如位于吉林市则并不远  完全可能相混

4 渤海国记 记载 自黄龙府东行二百十里至古乌舍寨(即宾州  扶余县东南一百二十公里即吉林市

5 《松漠记闻》“咀热(兀惹、乌舍)者,国最小,不知其始所居,后为契丹徙置黄龙府南百余里,曰宾州,州近混同江

宋人洪皓称不知其始所居  因为吉林市一带  离得辽东京够远 且属于渤海复兴势力的主要舞台  长期独立 反观如果乌舍城是今辽北某地 那不太可能不知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7 12:00 编辑

1. 唐侵略军控制成功的城 - 14城 
1) 唐侵略军攻占的城 ( 3城) - 穴城、银城、似城
2) 高丽都城陥落之后屈服的城 ( 11城)
- 椋岩城 、木底城、薮口城、南苏城、甘勿主城、菱田谷城、心岳城、国内州、屑夫娄城、 朽岳城、紫木城

2. 唐侵略军未能控制的城 - 18城
1) 坚持抵抗唐侵略军没有陷落的城 (11城) -北夫馀城、节城、豊夫城、新城、桃城、大豆山城、辽东城、屋城(乌骨城)、白石(岩)城、多伐岳城、安市城
2) 坚持抵抗唐侵略军、后战略撤退的城 (7城) - 铅城、面岳城、牙岳城、鹫岳城、积利城、 禾银城、梨山城



李绩奏报中  鸭绿北未降之十八城 有人根据唐书等记载说这里有很大的问题,其中 扶余城 新城 辽东城 白岩城 乌骨城 安市城等 都是有明确记载 早在高句丽沦陷之前就被拿下的

但这种说法本身  就是忽略了一个前提,就是拿下过 不代表就能一直控制得住,也许又失手了呢?  从安市城 671年才被李绩再一次攻陷的记录 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你只考虑前面的记载 668年二月 安市已经被控制。 怎么会有 671年条?


据此 我想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   前面记载 “李绩等攻占扶余城,斩俘万余人,扶余川中四十余城亦望风归降” 此处之扶余城,到底是不是 李绩奏报中  鸭绿被未降之北扶余城之外的 另一个 扶余城的问题


国内的学者,一般是根据资治通鉴中的  初扶余居鹿山,后为百济所侵  西徙近燕  又被慕容掳 的记载,结合着辽源,四平 西丰区域内考古发掘出高句丽古城的证据  坚称  此后的扶余都城就在这里  且李绩攻破的扶余城就是此城。 此城又成了 渤海国之扶余府


但我觉得这种推测  就如 有些人推测  西徙近燕后的 扶余后期都城在今吉林农安县一样 是证据不足的

魏书435年条: 李敖至其所居平壤城,訪其方事,云︰「遼東南一千餘里,東至柵城,南至小海,北至舊夫餘,民戶參倍於前魏時。其地東西二千里,南北一千餘里。民皆土著,隨山谷而.

这里的 旧扶余 指的就是今吉林市龙潭山,435年已经是高句丽之疆土


《三国史记·高句丽纪》六,载“文咨王三年494年,夫余王及妻孥以国来降。盖播迁后为靺鞨所逼,降于句丽也   这说明 扶余人大部分融入了高丽国


而且, 农安说的问题是   这里没有高句丽城池的遗迹  最早对应的就是辽代古城,史学界把他对应到辽之黄龙府是比较靠谱的  

其次    虽然 四平 辽源 西丰 区域内,存在着高句丽城池的遗址  但我们不能单纯的根据 西徙近燕,就断定 这是在暗示 扶余于342年开始 西迁首都了   除了较晚成书的资治通鉴之外,从晋书到唐书,均没有关于公元342年 鲜卑略扶余之记载,而且 从常理上来看 彼时的百济 也不太可能击破今吉林市区域    国内有些学者,不能只顾尾不顾头的 捡着自己喜欢的去意淫。 还说什么 此处的百济 应为勿吉之误, 历史学家终究不是语言学家, 他根本就不知道 北宋时期  吉/济 二音 是不可能被混淆错用的


那么  首先 资治通鉴之 鹿山百济 不可能是 勿吉,  其次  为什么我说  西徙近燕,不能被脑补为 迁都呢?  不仅仅是因为 晋书到唐书均没有342年“西徙近燕,以及慕容破余之记载” 而且  我们恰恰从史书中 存在 285年 慕容部曾经 大破扶余 略数万人到辽西,这在今北漂喇嘛洞遗址中得到了证实, 以及公元341年 慕容部 攻破高句丽丸都城 略户掘坟之记载    资治通鉴中的 “西徙近燕”条 极有可能是 上述两个事件混合在一起之后诞生的错误



这件事情 为什么会那么的重要, 是因为它跟高句丽国相关的 ,中韩史书中 均有关于 扶余被勿吉所逐的记载,因此这件公元498年发生的灭国事件 应该是确凿无误存在的, 但往往人们不加以更仔细的研究,这个被勿吉逐的扶余在哪里。   有人根据  “扶余后期都城在农安”的说法,说这个扶余中心在 农安,后来这里变成粟末靺鞨, 有人说 这个扶余位于今天的 吉林龙潭山,此城后来被勿吉占领 高句丽之扶余城 是在今西丰县

但这两种说法 不仅逻辑上有严重的缺陷,而且和 主张 西徙近燕之后的 后期扶余都城在 西丰县的那一派是相互矛盾的  按找这一派之说  勿吉都南下辽北地区了



而我红山人  通过碑文 史书,考古 多方面的仔细观察研究, 发现了一个之前没有任何人发表过的最靠谱的结论


首先我们看扶余, 扶余国自285年被鲜卑灭亡之后   次年  扶余王子依罗 在晋督邮贾沈的护送下 复国了  而这个国具体在哪里, 没有说清楚

而通过好太王碑 我们知道 410年  高句丽镇服东扶余  其中言 东扶余本邹牟王属民,中畔不贡   而又有记载 邹牟出北扶余而至   那么 这里就出现了两个问题

1  此碑文中的 北扶余是哪里? 彼时是一个独立国家 还是一个高句丽的地区,还是一个已经消失不在的国家

2  为什么说 东扶余国 中畔不贡 本是属民  这和三国史记中 东扶余早在大武神王时期就被灭相矛盾是怎么回事



咱一个一个来, 首先 我们从晋以后的史书中 均再也看不到了 沃沮国之记载了 其次 碑文中的 东扶余本邹牟王属民,可能就是对应的 三国史记中的 大武神王征服东扶余, 我们完全应该容许在这一点上 长寿王搞混了 或者是故意为了拔高始祖而做一些无伤大雅的 小修改


然后   中畔不贡的原因  我推测 可能和 其国是286年 在晋贾沈的护送下复国有关   也就是说  碑文中的东扶余 极有可能就是 晋书中的 依罗复国之扶余。 此国忠于晋   在高句丽看来,就是“中畔不贡”


此外   碑文中的 北扶余, 应该是高句丽已经占领了的 旧扶余都城 今吉林市龙潭山  至于高句丽占领此城的时间, 我认为是在 285年 扶余被慕容所破之后。 慕容掠走了人口,但城池被高句丽占领  因此 本是扶余建国之东明神话, 因其神话的扩散中心 北扶余城并入高句丽,而变成了 高句丽的建国神话


那么  410年 好太王臣服了东扶余,但没有将其灭亡, 勿吉在498年所逐之扶余, 就是此东扶余。 我认为,此时东扶余的大部分人口 逃入高句丽, 少部分人和南下的勿吉人杂居,形成了后来的白山靺鞨  后在隋唐之际,白山靺鞨已经成为高句丽之属民   我在之前的多个帖子中,已经论证过,粟末靺鞨和扶余族无关,和扶余之境也无关   和现在我所论证的结论也是完全对应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4 13:28 编辑

《新唐书·渤海传》:“扶余故地为扶余府,……鄚颉府领鄚、高二州。”鄚颉府与扶余府同为扶余故地,则二地邻近。《辽史》卷三八《地理志》二:“韩州东平军下刺史。本槀离国旧治柳河县。高丽置鄚颉府,都督鄚、颉二州。渤海因之。今废。”那么鄚颉府在辽时是韩州。萨莫额《吉林外纪》,卷九《古迹》:“道光元年,吉林将军富役在昌图八面城勘查地亩,得一土埋铜镜,其背面铸楷书‘韩州刺史’四字。”又,《辽宁史迹资料》:“在今昌图八面城镇,南面不远有座古城遗址。城址南北向,略成正方形,周长约二千六百米。残墙高出地面二至四米,有


定理府在俄远东游击队城(苏城)-海参崴东
长岭府位于 桦甸市
怀远府在 本越喜靺鞨  具体位置不详 但 越喜靺鞨位于黑水靺鞨之南
安远府在今松原市长岭县

自都护府东北经古盖牟、新城,又经渤海长岭府,千五百里至渤海王城,城临忽汗海,其西南三十里有古肃慎城,其北经德理镇,至南黑水靺鞨千里。”--《新唐书》卷四十三



铜山郡,《盛京疆域考》:“铜山郡:今铁岭县东北四十里,见《辽志·咸州》。《元一统志》铜山郡故城在咸平府南。”铜山郡,为渤海国中期(与唐朝后期相当)所设,当时全国约有十个郡。位于今开原、铁岭之间,二县东部山区,柴河岸畔,今辽宁省开原市靠山镇一面城村一面城古城。
     铜山郡,渤海国后期,改铜山郡为铜州,系渤海国三大独奏州之一。铜州其先为汉代望平县(今辽宁省开原市中固镇新屯村古城)地,高句丽时期为延津州(今辽宁省开原市靠山镇一面城古城)地,高句丽时并下设永宁县(今辽宁省开原市马家寨镇马家寨古城)。
    辽初,于延津州故地设铜州(今靠山镇一面城古城),置广利军,兵事属北女真兵马司;下辖一花山县(今辽宁省开原市马家寨镇花山村古城)。花山县附近有永昌县(今辽宁省开原市马家寨镇马家寨古城),隶属同州(今辽宁省开原市中固镇新屯古城)。
    后来迁铜州广利军于辽南,下设一县,称析木县(今辽宁省海城市东南析木城)。《辽史·地理志》东京道下谓:铜州,广利军,刺史,渤海置,兵事隶北女直兵马司。统县一:析木县。本汉望平县地,渤海为花山县,初隶东京,后来属”。析木县,《金史·地理志》记载为辽铜州附郭县,皇统三年属澄州,今名析木城。天德三年改海州为澄州,其治所为临溟县(今之海城县)。

《松漠纪闻》:“咸州南铺四十里至铜州南铺,铜州南铺四十里至银州南铺”。铜州南铺,隋唐高丽铜山县地,渤海国铜山郡地,辽称铜馆驿,金称铜善馆,即中固驿,今辽宁省开原市中固镇新屯古城(中固汉城)。
    著名历史学家李文信《辽东行部志批注》:“辽之铜州应为同州,《辽史·地志》讹为尚州。又,辽同州领东平、永昌二县,金始并为东平一县,属咸平府。其遗址当在开原县南中固一带。”《全辽志》:“开原城南三十里,俗传铜馆驿,即古县址。”李文信《全辽志批注》:“铜馆驿后讹为中固驿。”《金史·地理志》“铜山,辽同州镇安军,本汉襄平县,辽太祖时以东平寨置,因名东平,军曰镇东。”又,“南有柴河,北有清河,西有辽河。”因有漕运码头,金明昌三年(1192年)有奏章云,“辽东、北京路,米粟素饶,宜航海以达山东。昨以按视,东京(辽阳)近海之地,自大务、清口,并咸平铜善馆,皆可置仓贮粟,以通漕运,若山东、河北荒欠,即可运以相济。”

--------------------------


渤海涑州    国内学者认为是今吉林市    我对此有不同看法

案《渤海传》又云:“涑州以其近涑沫江,盖所谓粟末水也。”粟末水,渤海称之为涑沫水也  

这里只是说 涑州在速末水畔  国内学界之所以看到这句话 就把他看做今吉林,是因为 先把扶余府定在了辽北,然后把勿吉逐扶余 看做是 粟末靺鞨吞龙潭山  因此 粟末靺鞨就变成了 速末水的代名词  吉林市的代名词,  近粟末水  就变成了吉林市龙潭山

我已经论证过, 扶余府就是今吉林市   因此 这里的 涑州 我认为应该在吉林市之西北  粟末靺鞨也居于此地

我将此州 拟定在 今松原市-扶余县一带



据《新唐书﹒渤海传》等史书记载,林口县域在唐代渤海国时期为郢州独奏州属地,郢州所辖白岩县和延庆县两处治所分别为今古城镇和莲花镇。


麓州  位置不详  后来迁到辽中南部地区


安远府 在乌苏里江东岸 越喜靺鞨故地  

怀远府 《新唐书·渤海列传》载“越喜故地为怀远府,领达、越、怀、纪、富、美、福、邪、芝九州。”治所在达州

《旧唐书·渤海传》说:“其地在营州之东二千里,南与新罗相接。越喜靺鞨东北至黑水靺鞨。

前面已经从《辽史》中知道,公元902、903年辽国攻下的怀远府,921年攻下的安远府。还说“太祖平渤海,先得东平”,说明东平府(辽阳)也是在926年之前得到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7 17:26 编辑

这才是真正的渤海国五京十五府    东北方向粉红色区域为 越喜靺鞨  西北方向粉红色区域为 粟末靺鞨  红色圈圈里头是 渤海国人口密集区 也是“高丽故地”  

国内的渤海国地图(包括盲目借鉴的韩国学界渤海国地图) 都比实际要大很多, 这是为了让渤海国看起来不像高句丽而是像南北朝时期的勿吉地图 而做的手脚。  真实的渤海领土 尤其是在吞并北方靺鞨地之前的 方两千里 户十余万之渤海国, 是非常接近后期高句丽领土的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4 15:33 编辑

言与神同在,说不定涑沫水跟涑水河或许也有什么关联。“涑沫(松花)”本意或许与“苏伐——徐罗伐”有关,白花花的泛着流沫的水,看来杨花、柳花、松花、樱花、杏花、桃花、梨花、莲花、……,应该就是东方花夷的图腾!
涑水河流过夏县,粟末——summer:夏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4 15:41 编辑

渤海贞惠公主墓碑  (大欽茂次女737~777)


“贞惠公主墓志并序:夫缅览唐书,妫�降帝女之滨,博详丘传,鲁馆开王姬之筵,岂非妇德昭昭,誉名期于有后,母仪穆穆,余庆集于无疆,袭祉之称,其斯之谓也。公主者,我大兴宝历孝感金轮圣法大王之第二女也。惟祖惟父,王化所兴,盛烈戎功,可得而论焉。若乃乘时御辨,明齐日月之照临;立拯握机,仁均乾坤之覆载。配重华而旁夏禹,陶殷汤而韬周文,自天佑之,威如之吉。公主禀灵气于巫岳,感神仙于洛川,生于深宫,幼闻婉�。�姿稀遇,晔似琼树之丛花,瑞质绝伦,温如昆峰之片玉。早受女师之教,克比思齐;每慕曹家之风,敦诗悦礼。辨慧独步、雅性自然。□□好仇,嫁于君子。标同车之容仪,叶家人之永贞。柔恭且都,履慎谦谦。萧楼之上,韵调双凤之声;镜台之中,舞状两鸾之影。动响环�,留情组�,黼藻至言,琢唐洁节。继敬武于胜里,拟鲁元于豪门,琴瑟之和,荪蕙之馥。谁谓夫婿先化,无终助政之谟;稚子又夭,未经请郎之日。公主出织室而洒泪,望空闺而结愁。六行孔备,三从是亮,学恭姜之信矢,衔杞妇之哀凄。惠于圣人,聿怀阃德,而长途未半,隙驹疾驰,逝水成川,藏舟易动。粤以宝历四年夏四月十四日乙末,终于外第,春秋四十,谥曰贞惠公主。宝历七年冬十一月二十四日甲申,陪葬于珍陵之西原,礼也。皇上罢朝兴恸,避寝弛悬,丧事之仪,命官备矣。挽郎呜咽,遵阡陌而盘桓;辕马悲鸣,顾郊野而低昂。喻以鄂长,荣越崇陵;方之平阳,恩加立厝。荒山之曲,松�森以成行;古河之隈,泉堂邃而永翳。惜千金于一别,留尺石于万龄,乃勒铭曰:丕显烈祖,功等一匡。明赏慎罚,奄有四方。爰及君父,寿考无疆。对越三五,囊括成康。惟主之生,幼而询美。聪慧非常,博闻高视。北禁羽仪,东宫之姊,如玉之颜,舜华可比。汉上之灵,高唐之精。婉娈之态,闻训兹成。嫔于君子,柔顺显名,鸳鸯成对,凤凰和鸣。所夭早化,幽明殊途,双鸾忽背,两剑永孤。笃于洁信,载史应图。惟德之行,居贞且都。愧桑中咏,爱柏舟诗,玄仁匪悦,白驹疾辞。奠殡已毕,即还灵�。魂归人逝,角咽笳悲。河水之畔,断山之边,夜台何晓,荒陇几年。森森古树,苍苍野烟,泉扃俄闭,空积凄然。宝历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


我曾经在别的帖子中说过 宝应元年 762年 振国正式接受了 唐对他的 渤海国王之头衔,这应该是经历了安史之乱后的唐 在渤海出兵协助平乱的前提下 为了拉拢渤海而做的妥协, 从努力争取把它变成自己的羁縻州 转变为 只要形式上称臣,那么就承认你的独立地位




现在史学界 基本上无视 渤海在八世纪末还在自称皇帝的事实,要不就是说 713年就开始接受了渤海郡王的册封  要不然就说762年开始称臣。  这些全都是歪曲




真正的称臣是什么? 像李氏朝鲜那样,公主不能叫公主叫翁主, 国王不能自称皇帝 不能用自己的年号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4 15:54 编辑

辽史

东京道

  东京辽阳府,本朝鲜之地。周武王释箕子囚,去之朝鲜,因以封之。作八条之教,尚礼义,富农桑,外户不闭,人不为盗。传四十余世。燕属真番、朝鲜,始置吏、筑障。秦属辽东外徼。汉初,燕人满王故空地。武帝元封三年,定朝鲜为真番、临屯、乐浪、玄菟四郡。后汉出入青、幽二州,辽东、玄菟二郡,沿革不常。汉末为公孙度所据,传子康;孙渊,自称燕王,建元绍汉,魏灭之。晋陷高丽,后归慕容垂;子宝,以勾丽王安为平州牧居之。元魏太武遣使至其所居平壤城,辽东京本此。唐高宗平高丽,于此置安东都护府;后为渤海大氏所有。大氏始保挹娄之东牟山。武后万岁通天中,为契丹尽忠所逼,有乞乞仲象者,度辽水自固,武后封为震国公。传子祚荣,建都邑,自称震王,并吞海北,地方五千里,兵数十万。中宗赐所都曰忽汗州,封渤海郡王。十有二世至彝震,僣号改元,拟建宫阙,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为辽东盛国。忽汗州即故平壤城也,号中京显德府。太祖建国,攻渤海,拔忽汗城,俘其王大諲譔,以为东丹王国,立太子图欲为人皇王以主之。神册四年919,葺辽阳故城,以渤海、汉户建东平郡,为防御州。天显三年,迁东丹国民居之,升为南京。

  城名天福,高三丈,有楼橹,幅员三十里。八门:东曰迎阳,东南曰韶阳,南曰龙原,西南曰显德,西曰大顺,西北曰大辽,北曰怀远,东北曰安远。宫城在东北隅,高三丈,具敌楼,南为三门,壮以楼观,四隅有角楼,相去各二里。宫墙北有让国皇帝御容殿。大内建二殿,不置宫嫔,唯以内首使副、判官守之。《大东丹国新建南京碑铭》,在宫门之南。外城谓之汉城,分南北市,中为看楼。晨集南市。夕集北市。街西有金德寺,大悲寺,驸马寺,铁幡竿在焉;赵头陀寺;留守衙;户部司;军巡院,归化营军千余人,河、朔亡命,皆籍于此。东至北乌鲁虎克四百里,南至海边铁山八百六十里;西至望平县海口三百六十里,北至挹娄县、范河二百七十里。东、西、南三而抱海。辽东出东北山口为范河,西南流为大口,入于海;东梁河自东山西流,与浑河合为小口,会辽河入于海,又名太子河,亦曰大梁水;浑河在东梁、范河之间;沙河出东南山西北流,径盖州入于海。有蒲河;清河;浿水,亦曰泥河,又曰蓒芋泺,水多蓒芋之草;驻跸山,唐太宗征高丽,驻跸其岭数日,勒石纪功焉,俗称手山,山巅平石之上有掌指之状,泉出其中,取之不竭。又有明王山、白石山,亦曰横山。天显十三年,改南京为东京,府曰辽阳。户四万六百四(二十余万人口规模)。辖州、府、军、城八十七。统县九:




我用蓝色涂抹的字是 辽史中错误的记载, 用红色涂抹的是关键的记录, 因为我发现网络上有一些文章在主张
渤海国在兴凯湖区域有一个东平府 先被契丹占领,后契丹在灭渤海之后 迁此东平府至辽阳新设东平郡,


这绝对是为了否定渤海占有辽东而所做的歪曲篡改造谣, 辽史中不存在这样的记载,反而明确记载了 渤海在唐代占有了辽东郡。   对渤海国的歪曲没想到如此严重,为了让渤海国更像勿吉 为了让渤海国和辽东郡无关。各种......



自汉晋以后  汉人进入辽东郡内  一直是小规模的  并没有对这里的高句丽以及渤海国的人口规模产生大的变动, 919年契丹徙辽西华北等地汉人至东平  就是汉人大规模进入辽东的开始。 现在的东北人,东北话 都是从这时候开始。



按照旧唐书的记载:今举天宝十一载地理。唐土东至安东府,西至安西府,南至日南郡,北至单于府。南北如前汉之盛,东则不及,西则过之。汉地东至乐浪、玄菟、,今高丽、渤海是也。今在辽东,非唐土也。
扶余这词是什么意思?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1-27 08:04 编辑

我也一直对此有疑惑 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种说法 说是满语的鹿 borsut 就是扶余 但我对此推测不以为然 因为鹿只是泛北方诸多民族曾经共同崇拜的神兽 并不能因为史书中有鹿山之地名 就断言 唯扶余和鹿紧密 古代百济 新罗之王冠上 也均雕刻有鹿角

这种推测也类似于网上传了很多年的 沃沮=满语森林之人的说法 纯粹就是毫无根据的 只是为了让人误以为扶余族是满族 和半岛无关而做的手脚

从仅限的靠谱资料来看 扶余之名 确实是可以 音变为 乌余 或 乌舍的 因为余这个字上古声母 R 是对应的 舍/徐音的  这就类似于 高句丽语的 也尸(上古声母R)-狌 对上了 中世高丽语的 여시/여수/여우

同时 兀惹之惹音 也是带着 R


除此之外 我是这么想这个问题  突厥 管句丽叫 bokli 西域某碑文中记载为 亩畂理 日本管句丽叫 koma

为什么有这样的名称呢??过去我们认为 bokli 和亩畂理 应该是 貊高丽吧 但这样的名字中原史书中没有出现过的 同时 日本的koma又是个啥 都当没看见 不研究 也确实没思路

我的判断是  夫余之 余 高丽之丽 都是名词的后缀  日韩语中常出现以 li作后缀读名词的

句丽 又叫高句骊  这可能是 扶余语中有 名词的词头词意部分有叠声化的现象 同时 扶余语中可能存在固有连绵词 例如汉语中的蘑菇

因此 亩畂理/bokli 会不会就是 扶句骊  koma 会不会就是 句扶  

除此之外 曾经出土过 夫俎秽君银印 这里的夫俎 就是指的汉时的沃沮 这说明 这个名称也是 唇音声母脱落的情况   且有可能和扶余是同一个词

我们知道 蘑菇是一种菌类名称 蘑也是 菇也是 但 扶句骊 高句骊 扶余 夫俎 高丽 具体是什么词 就真的没有线索了 不能单纯的用现在的某语言中的某个发音看似接近的词 去脑补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