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神奇的楚国

春秋战国,楚有2物最为奇特。1是丝绸2是黄金货币。楚丝绸不仅知名于各国,且见于塞人墓中,以巴泽雷克和阿拉沟为最多。那么,是哪条路线传去的?是贸易的结果仰或人群的流动?楚金币中国史书说源采楚地,但考古与现实是金矿极少,那金又来自哪里呢?大月氏人中国史书载原居今新疆与甘肃之间,后迁中亚。在上世纪80年代,连出2座黄金大墓群,金器达万余件。此金又来自何地?阿尔泰山又称金山,多金矿。非常有趣!
1

评分次数

  • hercules

阿尔泰山,中国文明之源地。成立否?
2# 山戎地带 觉得中国古墓的黄肠题凑真的很像斯基泰人的木椁古墓。刘邦的姓氏,其实是“Leo”——狮子,刘字本义——金刀切割,冶金术自西北传来,狮、虎、鹰、鹿、马也算斯基泰人常见神兽,御龙氏可能类似斯基泰萨满,于是可以解释“四龙曾徽”、“双马艺术——珥两龙”这些内容,鲁山——Russian,唐杜氏——唐努、图瓦,发音也的确很相似。
巴泽雷克——巴斯克——毕兹卡——basic
“於菟”不知道跟“otter”有没同源关系。
“阿尔”表示“山”或表示归敬之义(如“阿尔卑斯”、“阿尔萨斯”、“阿拉伯”、“阿尔赞”),“阿尔泰”就是“狄山”、“岱山”、“泰山”、“霍太山”。这是个很有意义的事儿:涉及中国最重要的山岳崇拜(也是灵魂所归)和昆仑山的形状(《尔雅》:“大山宫小山,霍,注意“敖包”崇拜,阿尔泰山的巨石堆或许是滥觞):
看看这位狄山,也是,不多说了:
狄山_百度百科
职业:博士
狄山(?—前120年?),汉朝博士,因支持与匈奴和亲,汉武帝派他到边塞守鄣,最后被匈奴斩头。
人物简介史料记载
baike.baidu.com/
-
《山海经》里这个狄山很有意义:
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爰有熊、罴、文虎、蜼、豹、离朱、视肉;吁咽...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5 12:00 编辑

楚国有汉水、丹阳,战国时期楚国北边挨着韩国,朝鲜半岛也有韩国、汉江、丹阳,应非是刻意模仿。应该与祝融八姓有关,而且与中原-鬼方有联系。昆吾长期居中原,为侯伯,彭祖也执掌徐戎,新罗与徐无戎(徐罗伐)有关。韩国有上党郡(长平之战),上党古代以人参闻名。三韩很可能是参胡后裔(高丽参闻名),而楚人乃季连(鸡林?祁连?基里连科?基廉斯克?)后裔。《国语》卷十四,《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歧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为盟。”按鲜卑与朝鲜的语言跟阿尔泰语系很密切,或许也为楚人母族鬼方之语言的亲属,新疆有巴楚,戈尔诺-阿尔泰斯克有楚雷曼河、楚牙河、阿尔古特河,中亚有楚河,东欧有楚瓦什人。“戈尔诺”这个词与汉语“旮旯”应该是同源词。宇文鲜卑有大人叫“葛乌菟”,与楚国著名的“谷於菟”应是同源词(《周书·文帝纪上》:“有 葛乌菟 者,雄武多算略, 鲜卑 慕之,奉以为主,遂总十二部落,世为大人。”)。
2-21 虎方(二):谷於菟=葛乌菟=苟窦=务涂谷_山川唐_新浪博客2017年4月1日 - 鲜卑宇文部的始祖葛乌菟、楚人呼子文为谷乌菟,或者就是qurt的对音。 关键词 於菟舞 谷於菟 葛乌菟 务涂谷 苟窦 许多民族都有虎崇拜,其间有的无关联,有...
blog.sina.com.cn/s/blo... [url=][/url]

- 百度快照
高阳氏、高辛氏后裔有八元八恺,尧帝晚年欲北教八狄,崩葬狄山,箕子有八条之教,而宇文鲜卑惯分八部(天龙?天了噜?至此方悟查公妙义)。乃蛮乃八滑,南蛮有八卦,道家有鬼教之称,或许与鬼方有关。最有意思的物证可谓青铜器,昆吾剑闻名,楚国的铸剑技能那是古今称道,淅川出土的塞姨妈-徒儿秉诺青铜钩矛可谓铜证如川,阿尔泰山冶铁业也比中国早,而且远在西周时就已比较发达,韩国冶铁业发达又是铁证如山。山川同传陶唐教,稽古共闻箕子法(箕子“八条之教”的全部内容如下:  其一,“相杀,以当时偿杀”。  其二,“相伤,以谷偿”。  其三,“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  其四,“妇人贞信”。  其五,“重山川,山川各有部界,不得妄相干涉”。  其六,“邑落有相侵犯者,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  其七,“同姓不婚”。  其八,“多所忌讳,疾病死亡,辄捐弃旧宅,更造新居”。)。赵国徐夫人可能是徐无戎,赵国冶铸业也是自古有名,如迁于蜀地的卓王孙(约翰孙?Johnson?),而越国欧冶子,“欧冶”发音很像现在英夷感叹词“欧耶”呀!英夷也以剑闻名(著名的亚瑟王),看来“欧耶”这词可能跟“欧冶”的铸剑成功有关呐!另外欧洲冶金技术比东亚早,“欧冶”发音也接近“欧罗巴”,此中有真意,言与神同在。朝鲜青铜剑独具特色,同样十分著名。《山海经》中记载,君子国衣冠带剑,其人好让不争——其乃东夷(夷俗仁仁者寿。有君子不死之国。)。
塞伊玛-图尔宾诺青铜矛沉睡淅川 来源于欧亚草原 --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4年10月14日 - 除了出土有代表塞伊玛-图尔宾诺文化的铜矛,淅川下王岗文化堆积极其深厚,从仰韶到汉魏,几乎没有断层。 □策划文体新闻...
ll.sxgov.cn/content/20... [url=][/url]
- 百度快照
于是不奇怪有学者考证吴语与阿尔泰语系有关联。
阿尔泰语系吴语属于阿尔泰语系,不属于汉语。-中华..._百度贴吧2000年初,周晨在几经论证,推断“吴语阿尔泰语系而非属汉语”时,他自己也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一论点,但平时积淀的一点一滴的证据告诉他:吴语并不是出自汉藏语系...
tieba.baidu.com/p/2936...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3# 癯鹤 我在本坛所提诸事,稍加整理并丰富之,均可成文发表。期待中。
我现在也在整理我的文章,愿不会给你造成麻烦!若你按图索骥自行组稿,我不搞著作权纷争;若引用我的话而成文,只需要注明是本坛癯鹤所说,别的我就不要求什么了。主要是我们不争,别人也会去问!谢谢,其实跟大家学到很多,我也没有完全用心在你的帖子说太多(因为我在整理我的《胡言乱曰》,所以不会把我的璞玉完全抛出来。也是三年不飞,忍受无业光棍情状已经一年多了,因为都是散碎琐言,治丝益棼,到现在还不能理出头绪),所以我不介意你从这些思路继续进行自己的研究并写文章,如能帮助到你,我心里美不多说。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山海经》里这个狄山很有意义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00:00
1,狄山在《海外南经》

2,“狄”在古文有时通假 逷、剔、惕 等字



这正是典型的热带阔叶树,草原气候何来这种树叶?
阿尔泰山,中国文明之源地,成立否?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7-11-24 21:17
.  




Gorno-Altaisk 出土的史前骸骨,稍有档次的基本是高加索人种,即伊朗塞族。华夏民族好清洁,塞族用马尿洗脸,同源?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5 17:30 编辑

越之灵格细心!其实我也注意到这些问题,就是没多说。
狄山确实在《海外南经》。这个记载也确实很突兀,可能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史官编纂地理志的逸文,窜入其中。毕竟里面记载的是中国的帝王,葬在东南方海外很奇怪!然而其若是依据更早的地理坐标系统,赤县神州乃在大九州东南方,是不是反衬那时的“中国”在西北方阿尔泰山一带?那样的话,帝尧、文王葬于东南方就很合理了。又说“南方祝融”,祝融之虚也在中原,相对来说提示华夏在北。这样的话,《海外南经》所谓的海就是海子——湖泊了,像蒲类海、居延海、青海之类的,或者就是沙漠——瀚海?又或许再上溯到更早年代,冰河世纪结束时青藏高原冰盖融化在西北各大盆地曾创造出很多大湖,乃至于像海?那么海外南经基本就是南亚一带,也跟我推测夏朝大乐之野在那里有些相关。这次冰河消融造成的大洪水应该是与东亚更新世-全新世之交的考古遗址稀缺可能有很大关系。因为高屋建瓴,源远流长,拖泥带水,影响的范围很大,不像欧洲冰盖的消退,很容易找到入海的地方。
塞人岛夷其实是文化统一体。矛模仿植物叶子,应该是很可能的,茅草的叶子就是矛的原型!桂叶型石矛在旧石器时代欧洲梭鲁特文化就很流行。月桂是亚热带树种,如果只把树叶子作为矛头的发明参照物的话,那倒真跟热带-亚热带地区有关了。这也跟人类都从热带起源没出入,西伯利亚人和欧洲人的祖先也是从旧石器时代从热带过来的,但是毕竟离青铜器发明和欧亚草原文明发展壮大的时间间隔有点远,这些时间,都够巴布亚土著漂变到诺迪克了。在北方(只要气候允许有阔叶树),也不是没有宽叶子的植物,且不说草类,树种也是有的,比如杨树、桦树。但是对于武器,模仿柳树叶子更多,既有柳叶型矛也有柳叶型剑,尤其在北方,阔叶树叶子不是武器范本的地方,早期的塞伊玛-图尔宾诺矛确实更接近柳叶(考古文丛│林梅村:图尔宾诺文化在中国_搜狐历史_搜狐网),不过后来就换宽叶型了(或许与同中亚、中国的交流有关?)。不过想一想,也不必完全跟树叶子较真,这种武器就是以自然尖锐物为原型的,自然美学直接导致形似叶子而已,也并不一定就是仿生。棘刺、针叶倒很少有武器模仿,说明了可能是试验失败品,如此而已,同理,或许也并不是寒带的松针什么的就是针线的起源啦(不过到了寒带必须有衣服,发明针线是肯定的),棘针、鱼刺也是挺好的模范!“楚”字跟“棘刺”有关,说到衣服,想到了这个成语“衣冠楚楚”,或许也是楚人曾从北方南下的证据,毕竟,断发纹身,不必穿得那么厚实,不然咋众人观睹、欣赏、佩服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有学者考证吴语跟阿尔泰语关系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09:28
.

吴语的完成时才用SOV,如“你饭吃过哉”。 但粤语也有SOV完成时,“我餐饭煮好休(heu)”、“你笼饺蒸熟毋曾?”。 但所有汉语方言包括原始华夏语皆以SVO为主,这点毋需置疑。
  
原始印欧语系就是SOV语序。之前我已提过,阿尔泰系不过是PIE的附庸而已。但我也注意到,阿尔泰语有些底层词竟然跟黑非洲的班图语桑语很接近。
  
  
我喜欢做逆向思考。其实山东话语序也可能遗留某些南岛的底层成份,如“能吃的这个我觉得”,或许就是山东古南岛VOS语序。粤语也有保留。
楚国上层可能确实是北来的,跟藏缅人群有关系,今天长江流域的土家族可能就是楚人后裔。土家族的C2较高频,而古DNA证据显示鲜卑的C2也是比较高频的,看来史书记载楚人与鲜卑守燎,或许说明这两者真有某些关系。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寒带必须有衣服,发明针线是肯定的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17:16
.
  
古文记载北亚民族冬季“皮服”御寒,披上兽毛皮,无需精密缝纫技巧。  东北亚沿海“鱼皮鞑子”Nanai,夏季用鱼皮做衣,古文评价“颇类獠”;南蛮沿黑潮洋流北漂堪察加、日本在隋唐以前出现儋耳黎族器物,朝鲜人用头顶搬运重物,事实确凿。我注意到,姓“那”的满洲贵族,五官偏南比例较高。
  
先秦时,贵族着轻薄的蚕丝服,显然不是保暖用;平民着粗糙的麻服(麻从西亚黎凡特传来 牛仔帆布就是用麻织),保暖性能也不佳。

据《禹贡》,中原豫州的贵族阶级,在夏商及之前是用 葛、蕉 纤维织布,刚好跟古代华南东南亚贵族一样。 华南东南亚的平民,“卉服”,用搅烂溶解棒打的树皮纤维做成纸布(树皮布),相信是中国造纸术的先驱。
  
阿萨姆、比哈尔、孟加拉 一带,是世界惟一齐全 桑蚕、樗柞蚕、柳樟蚕、蓖麻蚕 的区域,而且出现吐金黄色丝的桑蚕、柳樟蚕变种(金蚕),更保留着吐黑褐色丝(玄缟)的樗柞蚕原始野生种。

蓖麻蚕丝纤维驳杂,粗糙度类似麻丝,但厚韧度超强,可做防弹衣。

“西陵氏”嫘祖,也许就是阿萨姆那边的人。嫘古音la,同 绫罗/罗织 的 罗,也同华南的“乸”(雌母)。古埃及人也称飞蛾为nla。

东南亚诸国,有金白两色的桑蚕丝织衣物,也有拉伸度超强的柳樟蚕丝(可做钓鱼线)。

  
唐宋之前,华北人民冬季御寒,有的披厚重兽毛,有的买华南出产的厚白藤纸、包裹全身。  到宋元之际,上海松江女人 黄道婆 到海南岛学习黎族的木棉花抽丝轮纺技术,棉纺技术才逐渐传到华北,华北人民才摆脱了粗糙的麻服(“披麻”仅保留在殡葬仪式),冬天穿上轻便的棉袄。

棉花分 木棉(华南东南亚)、草棉(南亚) 两类。南印度达罗毗荼人开發出草棉轮纺术,东南亚人则用轮机或经纬机处理木棉。木棉丝质量胜过草棉丝,但木棉产量低于草棉。现在通行世界衣料是南亚的草棉丝。

伊朗小亚高原产生了毛纺术,自然比北亚的原始“皮服”高级。毛衣冬季御寒尚可(犹不及棉衣),但不透气、夏季太闷湿。唯独棉纺可兼备冬夏。所以西亚欧人也逐渐以棉纺取代毛纺。

明清时,朝鲜人 特别喜欢从交趾来的海运商船大量进口木棉衣。韩语现仍称棉花为“木华”(mok hwa),显然保留着当年记忆。朝鲜缺马,满洲人不惜用一半马匹向朝鲜换这种交趾木棉衣御寒。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6 11:30 编辑

13# Vietschlinger
忽然想到“沐猴而冠”这词,本来就是讽刺楚人的,楚人的亲族鬼方,如乌孙,状类猕猴,楚人可能一开始基因库还有西欧亚因素,可能也有低眶黄毛等特征(证明:碧眼紫髯孙权),披上皮袄更像猕猴了。后来淹没在东亚土著基因库里,也就不分彼此了(入夏则夏)。我们妫姓本义也是马猴(一般不敢说自己老姓啊!涉及文化,不敢自贬,很多姓氏都有个动物图腾嘛,我们是猴还算好的呢,起码在动物界算灵长类,藏族也有猕猴父亲的传说,这说明汉藏语系民族跟西北民族在早期远古史上交流密切)。虽然沐猴而冠是讽刺,但也是追忆楚人原来是披着皮衣的“野蛮人”——荆蛮(与鲜卑守燎,鲜卑被称白虏,也先被东北亚后被东亚同化)!到了南方,一时不适应炎热气候,就脱了皮衣,但开始也没有发明像样外套(刚一来,没有适应,没发展起来自己衣冠制度),穿着比较粗陋的内衣,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嘛!后来逐渐创造了文明!曾国倒是汉江土著,从神农氏到姒姓曾氏,跟缯有关,估计曾国赠给了楚国纺织制衣技术,而楚人带来的青铜工匠则为了交换丝绸,就到了曾国。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楚”跟“棘刺”有关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17:16
.



“楚”古意同“薯”、音亦近,首先是生活在暑热之地,再有就是对应现今滇寮之间的 刺山药(刺薯) ,不妨猜测是从 越裳(永珍) 传来。
  
   
楚王族姓芈熊。前几天我去老挝游玩,看到当地丛林保育区养着很多本土野生的熊品种,也符合《禹贡》“西南梁州产熊罴”的记载。泰寮语“熊”刚好也读mi或mei。 古文留下的一些古楚语拟音,如“虎”读“於菟”,明显更像高棉语的kla-tom。 藏缅语“熊”“虎”不是这些读法。
史书记载楚人与鲜卑守燎
MNOPS 发表于 2017-11-25 21:01
.


没出息的四川1米6小男人,你故意漏了前半段“成王盟诸侯于岐阳”、後半段“楚为荆蛮 与鲜卑守燎 故不与盟” 。



意思浅白不过,周王要和稀泥,将远方的民族搞在一起,类似现在的G20峰会,各国领袖手拖手。
“沐猴而冠”这词,本来就是讽刺楚人的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6 11:26
.


沐猴而冠 最早是讽刺项羽。“沐”是洗头,“冠”是帽,哪来皮衣?


项羽是徐州人,“徐”古音近“楚”,即“薯”。两三千年前,苏北山东沿海气候湿热,出现 “莞”、“莒”(芋) 等热带植物,自然也有薯。


再谈猴子。“夏”这个字,既指暑热天气或上古王朝,本身又脱胎自“夒”(猱),即猴子。据说猴子的上古音读m'nau,即明清小说的“马流”、现代粤语的“马骝”(malau)。  滇缅边界景颇族人纪念祖先演唱的“目瑙纵歌”,应该也有渊源。


印度人称祖先为摩奴(Manu),可能是“蛮” (Man)和“夒”(Mnau)之间的介质。
.


没出息的四川1米6小男人,你故意漏了前半段“成王盟诸侯于岐阳”、後半段“楚为荆蛮 与鲜卑守燎 故不与盟” 。



意思浅白不过,周王要和稀泥,将远方的民族搞在一起,类似现在的G20峰会,各国领袖手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7-11-26 12:58
别总是胡乱猜测我身高,我既不是四川人也不是1米6,我1米73,虽说不高但也不矮了。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17# Vietschlinger 越兄博学,令人佩服!
我是语言学外行,你总能给我提供一些很有意思的语言学知识。学习了!
我没有方言词典,搞不懂音标、组类。我县“薯”、“许”、“树”、“书”、“鼠”等是同音的,发“虚”这个音,“数”、“熟”、“竖”、“叔”等是同音的,发音如普通话,而“输”一般发“屈”这个音(不止是表输赢的输,表示输送的输也是,输送的输也能发“虚”这音)。“楚”方言里应该也是发“屈”这个音的。因为专业知识不够,所以我只是浅尝辄止提一提,没有归类,觉得普通话确实把方言里的细微差异都给抹杀了,未免不是方言的悲哀。一般的词典还是不能尽意的,很多方言词汇,很巧合跟英语雷同,汉语书面语则似乎偏远了些:

片——pare(汉语口语中有更接近英语的含义)

擗——peel(汉语口语中有更接近英语的含义)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碧眼紫髯孙权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6 11:26
.


富阳孙氏自称祖先是齐国孙武,再往上是卫国人。但只是他家一面之词,真相不可考。 秦汉时,波斯胡人的来访商船主要停泊在华南港口,不排除有些继续北上到宁波扬州青岛。
  
佛山市得名于一个克什米尔僧人建立的塔坡寺。向中国传播禅宗的南印度僧人达摩,先在广州登陆、学习三年中文、翻译佛经,再北上江苏,最终定居洛阳。


元末明初,据说有大量波斯明教徒聚居江淮江东。现代宁波上海话的“阿拉”“伊拉”,特别像伊朗阿拉伯一带的人称代词。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