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 Vietschlinger
感觉现在江南色目人后裔崛起了,南人还是不竞呀!蒙古人择优选材犹如招聘一样登用来的色目人,本来基因就好(这一点我可不恨蒙古人,他们丰富了东亚文化。任何帝国都是拣选良材为己所用,美帝不如此,中国现在引进洋专家不如此?),加入汉族,即使不享受少民政策,人家也没忘记原来的同教互助美德,暗中帮扶,所以不崛起都难!入夏则夏,只要不胳膊肘往外拐,大家都是中国人。就算都是世界公民,也还要有私权意识呀!北汉近古以来过分无能,居无德国,基本都是铺路石(普鲁士)角色,如冯玉祥、张学良、鹿钟麟、韩复榘、杨虎城之流,玩忽保家卫国之职,沦丧乡土故园之权,耻辱呀,实在是该当享受周公对待奄蔡一样的待遇!
关于达摩,有一苇渡江的传说,估计他没有挑着担子背经书吧,应该是口头背诵记忆下来了,然后再背经书传授给别人!神人呀(对于我这种记忆能力比较差的人,真是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应该就是所谓“无字真经”,兀自震惊,甚深道情:
梵语还真是颠覆我的三观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2-10-22 20:15 编辑

原先我一直以为
梵语跟 古希腊、拉丁、古阿拉伯、古汉 一样,都是早早地把经书写下来然后当成标本沿用千年

最近才知道 梵语(上古雅利安)竟然是靠口传的?!

印度雅利安最早的文字仅仅出现在 公元前3世纪的阿育王时期
而且用来表达的是中古雅利安,比如 巴利语

梵语的几大印度教经典,吠陀 什么的,竟一直到10世纪还是以口头为主
特别是像《Rig吠陀》里面的语言,貌似是公元前20世纪的语言
也就是说,上古雅利安的语言单靠在婆罗门祭司的口口相传,就传了3000年

祭司们还很不情愿把这些经典写出来 @_@

从某角度说,梵语的历史跨度还真是封顶了
超过汉语甲骨文

============================

我原先一直以为今日印地语的文字就是【梵文字母】,就好像拉丁字母、阿拉伯字母那样
后来才知道这种Devanagari字母诞生只不过1000年而已,只不过19世纪后梵文主要用这种字母来写,也就是说,梵语本身只是口头,没有相应文字。

印度教如此,连佛教也类似
许多佛经其实根本没有印度原版,特别是大乘佛教,最早的版本竟然都是汉语版
也就是说,印度僧侣来到中国诵经,中国人给他翻译、记录下来。
linxiao  发表于 2012-10-22 18:24
(自:梵文还真是颠覆我的三观
言从神出,字由圣创!太初有言,言与神同在,言即是神!语言是人的重要属性,很多民族没有文字,但是没有民族没有语言。创造文字,也的确是一件重大发明!天雨粟,鬼夜哭,天人感应每如此!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土家族的C2较高频
MNOPS 发表于 2017-11-25 21:01
.

  
土家族,其实就是唐末云南昭通彝族分成六家外迁、一家北迁入武陵苗区、彝苗混合成的民族。 换而言之,土家族不太能代表古楚人。


土家语“熊”ku(kuzi),“虎”li,不似能对应古楚语“芈”、“於菟”。


有小部份土家族支系自称“比子家”(bif ziv kar) (bif jix kar), 我特意查过土家语材料,bif是“小”,ziv是“猪”,jix不清楚。 但按土家语法,应该是定语後置,“猪小”。 所以“比子”含意仍不确定。
  

   最奇怪是突厥语“我们”读bis。这里我提出一个假设,会不会蒙元时,有一支负责守武陵地区的突厥兵,融入到土家族内?

很多民族没有文字。创造文字,的确是重大发明!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6 14:55
.


可以明确告诉你,印欧语系各族早期没有文字! 赫梯人直接借用苏美尔楔形文字。希腊文、拉丁文 都是从腓尼基文变来。 梵文变自约旦文。波斯文直接借用阿拉伯文。


另外请注意,纳西、彝 这两个有文字的民族,父系O1b-M95 较高频!彝文的出处较传奇,它是几百年前彝人长老在珠江上游(文山州)山洞内發现的,这种文字可能最先由高棉系或傣系民族创造,但被“大洪水”断了传承。


O2-M134高频的藏系民族,没有自创文字。近古的汉人,跟夏商周贵族到底有无父系血缘关系,真要打问号。
达摩没有挑着担子背经书吧,应该是口头背诵记忆下来了,然后再背经书传授给别人!神人呀!这应该就是所谓“无字真经”,兀自震惊,甚深道情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6 14:55
.



佛教尤其禅宗的精粹,从来不靠文字甚至不靠啰嗦谈话训导,仅靠精简寥寥数语“点醒”,最关键是修行者自己内心感悟! “禅”我们读sim,“参”读cham,不解释!

  
其实早在释迦之前,南亚已有大量自修成佛的 辟支(pacceka)隐士,他们不愿向公众透露法门,也极少过问世事。释迦是第一个公开法门并成名的修行者。


原始佛教脱胎自印度教,可以肯定不是雅利安人创制(虽然释迦以来的佛教有受雅利安某些影响 比如推崇光热)。 原始佛教修行方式和世界宇宙观大大不同波斯的明教,应该是达罗毗荼土著原创。


  明教只有光暗正邪二元对立,佛教则有无数个“相”。印度教的神亦正亦邪,造物主身份角色在一神和多神之间反复变幻,甚至会“转世”、平行存在于多个时空。 佛教有“观想”、修行者独自冥感万物的宏观微观运行;其他印欧教或闪族教没这种修行方式,一味强调敬畏人格化的神。
  

车轮/纺轮 我怀疑也是南亚达罗毗荼發明,西传到伊朗小亚。印度教—佛教对 轮 极其崇拜。印欧原始多神教、明教、犹太—基督教、回教 都不见有这种“轮”崇拜。

.



佛教尤其禅宗的精粹,从来不靠文字甚至不靠啰嗦谈话训导,仅靠精简寥寥数语“点醒”,最关键是修行者自己内心感悟! “禅”我们读sim,“参”读cham,不解释!

  
其实早在释迦之前,南亚已有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7-11-26 20:54
禅的韵尾是m?
但楚地考古与现实是金矿极少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7-11-24 21:14
.
  

错,黔湘交界是个巨大金矿带,又产铅汞锑(辰砂),古已有名。蜀滇交界的 金沙江,有名你叫“金沙”,古代直接用网兜淘水即可出小金粒。


再往南,泰寮柬埔寨马来亚都是古已有名的金银产地。
楚丝绸知名于各国,见于塞人墓中,巴泽雷克和阿拉沟最多。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7-11-24 21:14
.



黄河长江的本土蚕种主要是桑蚕和柞蚕两大类。柞蚕较野,冷热皆可,丝质粗糙,主要做地毯。桑蚕娇弱,不耐寒,丝质相对柞蚕细滑,但易腐烂破损、难保存。


魏晋以前,全球气候较暖,桑树和桑蚕在华北生长良好。300~400AD,全球气候变冷,桑树和桑蚕主产区逐渐向南退缩。明代农书将中国南北桑树归为 楚桑、鲁桑 两大类,当时的楚桑标本在岭南、鲁桑标本在苏杭、成都长沙同时兼产楚桑鲁桑。——这意味着,在魏晋以前,楚地主要产楚桑,很少或没有鲁桑。


鲁桑叶纤维较细嫩,吃鲁桑叶的蚕吐丝也细软。楚桑叶纤维较粗壮,吃楚桑叶的蚕吐丝也坚韧。


看到荆州博物馆那块轻薄的绸缎,我有个疑问:吃楚桑的蚕,怎么可能吐出吃鲁桑才有的丝? 所以我认为,新疆阿尔泰塞人墓的绸缎,更有可能是产自当时华北的鲁桑蚕丝,产自楚地的可能性较低。
这段是荆州新闻记者夸大其词称“出自楚人极精密经纬机”的斜纹织物。首先经纬机是织横竖纹的。再有,从纤维粗度看,这应该是吃楚桑叶的蚕吐的丝。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凡是会讲中文或常接中国人生意的老挝商贩(尤其在万象市区或其他旅游团热门落车点),我已吸取教训、尽量避开;他们已被近二十年迁到当地的中国人恶劣经商文化荼毒,卖货质量不佳,开高价斩客,甚至性格都变得小气暴躁,讲话嗓门变大。



这是我在老挝乡村买到的丝质颈巾,35000kip,合30人民币,是当地人力经纬机+手工绣针织成。真丝有皱褶是正常的,化纤才抗皱褶。 这是较原生态的桑蚕丝,蚕没经过强力选育,没喂蛋白粉,不入保温室,吃的桑叶纤维也较粗(毕竟热带 蒸腾效应强)。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7 09:01 编辑

28# Vietschlinger
越之灵格果然功力深厚,我等坐而论道,妙笔生花,笔落惊风雨,也差不多相当于华山论剑一般。于是腾蛟起凤:

华山突发落石腾起大量粉尘
游客惊呼百年一遇


aganmu_vHe


车灵沟——策凌沟——次仁沟——车耳营?天人感应每如此,地动山摇为哪般?怪魔笛开启了全球震动模式?印地耍宝鸡的屁,莫迪犯境西不安?华山论剑,紫电清霜,雌伏雄安,东方不败!
水深火热,厄尔尼诺。山崩河竭,安居乐业。风急雹大,爱我中华。墙垮楼塌,拆迁发家。天寒地冻,情绪稳定。同世异梦,神州不容!厚德载物,否则: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

——————————————————————————————————————————————————————————————————————————————————————————————————————————————————
关于雌伏雄安,有一个半神话的典故,很有意思:

陈宝
(历史古物)编辑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url=]编辑[/url]吧!

关于“陈宝”即“宝鸡神”的神话传说,历史上主要有以下两种说法。“陈宝”为“若石”说;“陈宝”为“陨石”说。


《史记·秦本纪》文公:“十九年,得陈宝”
关于“陈宝”即“宝鸡神”的神话传说,历史上主要有以下两种说法。
(一)“陈宝”为“若石”说
而“若石”又是由一个小姑娘变成的野鸡精所幻化。《晋太康地志》曰:“秦文公时,陈仓人猎得兽若彘(豕),不知名,牵以献之。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为‘ 媪’常在地中食死人脑,即杀之,拍捶其首。‘媪 ’亦语曰:二童子名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陈仓人乃逐二童了,化为雉(野鸡),雌上陈仓北阪,为石。秦祠之。”
这条记载认为“陈宝”是二童子中的一个姑娘变化成的一只野鸡,飞到了陈仓城北阪落地后又变成了石头,被秦文公打猎时所得。秦文公化视若“宝鸡”,为其立祠祭祀,此说看来纯属杜撰
(二)“陈宝”为“陨石”说
《史记·封禅书》云:“文公获若石云,于陈仓北阪城祠之。其神或岁不至,或岁数来,来也常以夜,光辉若流星。从东南来,集于祠城,则若雄鸡,其声殷云。野鸡夜 。以一牢祠,命曰陈宝”。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认为:“然则所谓‘若石’,所谓‘陈宝’,原不过‘流星’、‘陨石’特神乎其说也”。
另据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渭水》中记载说:“(陈仓)县陈仓山,山有陈宝鸡鸣祠。昔文公感‘伯阳’之言,游猎于陈仓,遇之于北阪,得若石焉,其色如肝。归而宝祠之。故曰陈宝。其来也自东南,晖声若雷。野鸡皆鸣。故曰‘鸡鸣神’也。”此说认为,所谓陈宝,只是一块陨石,它在某晚从东南方向坠落在陈仓北阪,陨石在寂静的夜晚坠落,惊起了一山的野鸡乱叫,人们不理解一自然现象,故曰:“鸡鸣神土”。第二天,有个叫伯阳的人给秦文公出主意,要文公一定要利用这一祥瑞,来说明他在建城之初就已得天之助,所以秦文公才带人以游猎为名,在陈仓山上去寻找。后来果然在北坡上找到了这块陨石,“归而宝祠之,故曰陈宝”。此说是先有“陨石”、后有“鸡鸣”,“陨石坠地,惊起野鸡乱叫”,这一自然现象被秦文公所利用。
以上两种说法,但无论哪一种,最终都和“鸡神”有关,可见秦文公“获陈宝”,立“陈宝祠”所祀之神当为“宝鸡神”是勿庸置疑的。
传说
“得雄者王,得雌者霸。”
东周列国志》记载这一传说:又陈仓人猎得一兽,似猪而多刺,击之不死,不知其名,欲牵以献文公。路间,遇二童子,指曰:“此兽名曰‘猬’,常伏地中,啖死人脑,若捶其首即死。”猬亦作人言曰:“二童子乃雉精,名曰‘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二童子被说破,即化为野鸡飞去。其雌者,止于陈仓山之北阪,化为石鸡。视猬,亦失去矣。猎人惊异,奔告文公。文公复立陈宝祠于陈仓山。
(自百度百科:“陈宝”)

雌鸡伏地化为石,雄鸡安全飞去。积德癖,在资本也,亦作如是观。今日雄鸡版图,又合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之谶语,华夏复兴王霸之业,在于雄安可知也!颇合贫道“不必牛后,且学鸡口!”之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7 14:55 编辑

我虽然不会觉得斯基泰人像华夏祖先的样子,但是我觉得他们继承了我华夏祖先分支“实沈”(西塞亚、西徐亚、徐戎)的名号。下面这篇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不让转载,就不做搬仓鼠了!
黄金草原之路 寻找斯基泰人
斯基泰人还成为南方各大强权的雇佣兵征战四方,他们的一支——阿兰人曾作为雇佣兵为罗马帝国驻守不列颠,也曾和日耳曼人联手征服高卢、西班牙和北非。斯基泰各部落在罗马帝国灭亡后,已不见于历史记载,逐渐融合在其它民族中⋯⋯
(自:http://www.dili360.com/ch/article/p5350c3d60eded72.htm
阿兰人曾登陆不列颠呀!难怪汉语跟英语很多雷同词汇和文化呢!!!(不过不妨碍我论证语言活化石,今日的语言本来就是历史上很多民族语言的积淀),尤其是楚人和北欧民族在马车、龙舟、端午(仲夏)、金属器方面很多类似的地方,不止是岛夷,也完全可以是塞人传播的呀!前段时间不是伦敦挖出了罗马时代的疑似东亚人遗骸么(伦敦罗马古墓惊现中国人遗骨 这里到底隐藏多少历史谜..._北晚新视觉:“同位素分析也为骸骨的来源提供了一定的线索。雷德芬博士称,分析显示,在骸骨生前的饮食结构中,水生食品的成分非常有限,这与古罗马帝国人口和靠近泰晤士河居住的人口有所不同。”很少吃水生食品,看来很可能是塞人途径来的,应该不是奴隶,说不定就是阿兰人雇佣兵里待遇不高的下等兵)?想到塞人-岛夷理论,就毫不奇怪了!感觉“猃狁”、“塞”的词源就是斯基泰,他们乃是西迁的实沈部落聚集起来的游牧民(虽然其原来自有文化,而且技术进步,历史悠久)联盟,实沈倒可能入夷则夷(不过这可是正牌的“夏”,最早得名大夏的人!应该说入夏则夏吧,不纠结这个了,毕竟是春秋时代才有的规矩)了!就可以类比匈奴、鲜卑征服草原,各部落皆自豪地自号(实际乃借承)“匈奴”、“鲜卑”一样。
参商以阿尔泰山分东西,但是文化名词却常常雷同,这正是同根同源的证明。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斯基泰就是西契丹(西kitay),对应东契丹;实沈对应沈阳、沈丘(注意斯基泰人也以积石、土丘、木椁墓——库尔干——昆冈著名,楚人注重的有八索九丘,三坟五典,应该就是跟坟丘有关的历史,这在《山海经》中也是在在解释),固始对应姑师、古实;参宿对应参胡;巴达赫尚、杜尚别(大商)对应商丘;花剌子模(花门)对应“华夷”;西徐亚、斯拉夫对应徐罗伐、徐无戎;……
商朝在东亚独立建立起一套“中国体系”,按理,夏人也应在西域独立建立起一套体系。商朝的中心是商丘,夏人的中心叫“苏梅录山”(summer——夏),其实他们都知道真正的中心在他们中间那块大昆仑山(中亚高原盆地,三重昆仑形制)。夏人之都很可能就是安诺遗址(发音也接近安邑嘛!石纽——安诺?),青金石应该是夏人的国石,商人的忌讳!绿松石也是夏人的挚爱,但并不会被商人太忌讳。虽然参商这两人不相见,夏商两部落在他们之后却不会不往来,不然咋交换东西做贸易?玉石之路、青铜之路、丝绸之路等等可是一直在等待(或许等不及了呢),其实大禹率领夏部落混一天下,就等于已经包括东方商人了。我曾考证大禹之都很可能在龟兹一带(只是一个推测,因为雷同地名很多,而部落也会迁徙,所以历史可能会混淆远古不同时空的同名事物),这里就是昆仑,天下中央。比如夏朝既有东夷后羿伐夏(《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夷羿到了昆仑地区:“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八隅之岩或许跟乃蛮——八姓乌古斯有关,禺夷,顾名思义,八卦八角嘛!赤水——克孜尔河,在古龟兹旁边不远),后来或许有夏后氏率领的夏部落东进到了中原(二里头——埃利都?夏朝第二次起头,从头再来),可能是少康中兴(太康,则留下“康居”国名在中亚),历史的天空考证古埃及圣甲虫很可能是“康”字的原型,那么不奇怪“蜣螂”跟羌的关系(藏族康区),而又有“禹出西羌”的说法。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7 18:08 编辑

31# 癯鹤
八卦西北为乾,乾为天。斯基泰,或许也是跟“斯干-sky”有关联,斯基泰的斯,或许也是夏人姓氏“姒”姓。
西亚欧洲青铜技术远早于东方,夏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山海经》又有禹攻共工国山的说法,因为远古族名并不确定,共工与恒河也是同源词,说不定这次战役还有可能是在西南亚,应该使得夏部落控制了很多金属工匠。所以夏人可能是金属冶炼技术东传的主干力量(金、铜、青铜、铁)。虽然可能更早时代神农氏部落也已经通过塞人岛夷途径传播了一定量金属器到东亚,比如统帅水师部落的蚩尤就曾有铸造金属武器。
到目前为止,中原地区发现的铜制品,最早的是在仰韶遗址出土的铜制品。见下表(表1):
表1
中原地区仰韶时代—二里头文化铜制品统计表
&
西北地区青铜器统计表

(癯鹤注:下表为西北地区青铜器统计表)
  除了这些主要的铜器出土遗址外,中原地区龙山时代还有一些地区出土了铜器如:山东郊县三里河的铜锥、诸城呈子的铜片、西霞杨家园的残铜锥、长岛县长山岛店子的残铜片、日照王城安尧的铜炼渣、河南登封王城岗龙山灰坑中的铜片、河北唐山大城山的铜牌残片等。但这些遗址中出土的铜器材质各不相同包括黄铜、锡铅青铜、红铜、砷铜,按照世界其他地区的冶铜发展规律我们很难断定中原地区在仰韶、龙山时代已经掌握了成熟的青铜冶炼技术。
本文摘自中国论文网,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4/view-6491679.htm

(崔勇《中原青铜冶炼技术西来说辨证》,分别自:http://www.xzbu.com/4/view-6491679.htmhttps://wenku.baidu.com/view/28f97f23ad02de80d5d84023.html
可见东部沿海岛夷活动区也是冶金业的启蒙地。难怪泰国班清遗址青铜器历史也很早。
本人的这个帖子《 重要考古发现,或许能揭示商代青铜冶铸工艺起源》讨论了东亚青铜器起源的问题。安阳辛店发现商代晚期聚落和大型铸铜遗址,距离殷墟直线仅10公里。考古中发现有“天”“戈”等青铜器铭文,二者是商代重要的与铸铜有关的氏族。辛店,有辛氏,高辛氏?金曰从辛!夏人得到“天”部落冶金术,商人灭夏自然也能得到之。看看殷墟祭祀坑的人类头盖骨分析:
韩康信把新疆的头盖骨变异分成三个类型: 1=原欧洲人; 2=帕米尔 弗汉那人; 以及 3=印度 阿富汗人。(Ma i r , Mallory , p38 , 2000)
下面图片源自李济有关安阳墓葬发掘的报告
1在侯家庄发现的典型蒙古人头盖骨:
上图第 1类头盖骨大约有 30个受难者, 被李济称为典型蒙古人种。他们可能是与商朝发生冲突的南部族人。他们可能从代表安阳周围地区社会地位低下的人口中被选出来, 在祭祀祖先的仪式中, 起着象征成功的必要作用 。


第 2类头盖骨的总数大约有 34人, 被称为大洋洲的黑人。按比较流行的说法, 他们是说南亚语系语言的人群, 董作宾提出的东夷人似乎是目前为止最有可能的候选人。


第 3类头盖骨只有 2人, 被称为高加索人。虽然只有两个人, 但这两个头盖骨的重要性确实不容忽视。把这两个 高加索人 的头盖骨和
韩康信定义的 原欧洲人 相比较, 我们发现安阳和新疆发现的头盖骨是如此相似, 所以很容易得到他们之间有明确联系的结论。这样, 我们就有证据证明, 安阳存在着极有可能说土火罗语或该语言前身的人。


第 4类头盖骨有大约 50人, 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组。他们被称为 爱斯基摩人, 把这些爱斯基摩人和韩康信定义的帕米尔弗汉那人相比较, 我们再次发现惊人的相似之处。


第 5类头盖骨也颇具代表性, 总数大约有38人。有趣的是, 按照李济的观点, 这些明显小于其他 4组的头盖骨身份不明。但是, 把这些头盖骨和韩康信的印度-阿富汗人比较, 我们又发现他们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

(自:“关于中国安阳殷墟墓葬人种的推测”,图片可见:https://wenku.baidu.com/view/ea45ac75360cba1aa811dad0.html

呵呵哒,证据更明确了,殷墟祭祀坑头盖骨有5种类型,后三种都是各种中亚类型呐,而且数量并不少,明明就是占了大头!商人对夏人是真狠,真是狠!祭祀少不了西羌!很说明问题呀!夏人可能的故都——龟兹,那里的人也在殷商的祭祀坑里。若非商王定都东亚当时很少去中亚“昆仑”讨伐大夏,估计这样的人殉更多。而且,到了殷墟时期,他们也不是夏人了,可能就是“天”部落的青铜工匠,或者就是鬼方的领袖。但是因为跟东亚土著混血还比较少,还有中亚特征。可见所谓入夏则夏,入夷则夷,其实除了礼法,还有长时间通婚种族面貌的改变,原始华夏可能就是类似新疆那样的人种(所以不要奇怪,或许新疆、中亚那些貌似原始欧洲、帕米尔、地中海类型的颅骨,可能很有一些是原始华夏基因,比如里面的Y-N/O,可能就是东亚的贵族祖先也说不定,他们较早西迁,与西方交流了文化,并作为统治者统治整个天下,从西方回来的创造了夏商周三代的文明,也暗合“三危”之数,三藐三菩提,阿门!东亚当然也是现代东亚人主题基因库,黄种人形成的基地,但可别数典忘祖啊,新疆那一带,自古——很远的远古就是我们华夏的故地),东迁的在漫长的争战、通婚过程中就被洗黄了!
至于东亚和中亚、西亚、欧美哪些基因代表夏商周人基因,则不好说。时移世易,可能原来的王族是后来的少数派,也可能因为全数迁移,在中亚以西完全消失,而在东亚繁盛!强弱之势,常有变局,岂能刻舟求剑,欲得古实故史,还是终于进行科学考古为宜!华夏的传说,多有根据,史官以身家性命负责的,毕竟不是哄小孩子的神话故事。不然,可是欺君之罪!
于是不奇怪匈奴自称夏人后裔,而其实呢,他们差不多可以说是斯基泰在东方的同类。他们都是夏文化后裔!
塞人岛夷一带一路,中华与西方交通两者皆备。越人自称夏人后裔,也很有可能。干将,跟“斯干”有关。越国的青铜冶炼技术的发达或许也是夏文明的遗传。
有人因为青铜器等物质文明否认华夏文明的独特和悠久,大可不必。最主要的文化当然是历史,这一点,除了已经消亡的古代苏美尔、古埃及、古印度等等,能和中国抗衡的只有希腊罗马文明(人家的嫡系虽然现在并不牛掰,但是徒弟厉害)。中国的史书文明也比他们悠久,即使发生过改朝换代,但是正统的中国文明还是连续传下来,使得我们现在追溯历史,都很“土著”!反观欧洲,技术文明最早发达(旧石器时代中期),但是历史上一波波民族迁徙冲击就把历史冲击没了,现在追溯个历史,自家的只能追溯到中世纪,甚至还曾给东方游牧民族提鞋(其实很可能现在欧洲的王族最初都是东方的马仔,原来土著的历史被阉割了,所以他们国家没历史,我现在很急于为他们找到东方祖宗),再早就得给希腊罗马打工了,再早,就离开欧洲了,给犹太人提鞋,给苏美尔、古埃及、古印度抬轿子。然而呢,他们的历史,物质文明的可以跟人家学,精神文明的可以跟人家学,最终不伦不类,数典忘祖了!所以欧洲人忌讳土著,最不安土重迁!
西陵氏”嫘祖,也许就是阿萨姆那边的人。嫘古音la,同 绫罗/罗织 的 罗,也同华南的“乸”(雌母)。古埃及人也称飞蛾为nla。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7-11-26 10:51
.
  

需要注意,“蛾” 英语就是moth,“孵育”morph,显然与mother有关
我县“薯”读xu,“楚”读qu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6 14:16
.


我们形容一个人思维动作缓慢,会说他“薯”(xu)。查查字典,“徐”字本意是什么?

但“徐”字,我们读cui或qu
33# Vietschlinger
确实,我在《龙华起信论》谈到涉及阴阳崇拜的问题也举过这个例子。
蝴蝶(胡子爹?)白天活动,蛾子(额娘)夜晚活动。
“butterfly”也很巧合,前半部分发音接近“巴子”、“father”,虽然在英语里“butter”是黄油的意思。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禅的韵尾是m?
bacerlona 发表于 2017-11-26 21:01
.


我怎么嗅到一股小男人的酸味? 我發现,醋意最浓、最热衷唱衰华南的网民,恰恰不是华北,反而是江浙及周邻。
  
  
自己多阅读些古印度佛学资料。simara“入定”“圣境”;sramara“沙门”“神通”(东北亚的“萨满”正是借自此词);asram“隐修”


按官方解释,“禅” 对应dhyana(“刹那”),即瞬间悟道;此解未尝不可,但不够全面。个人认为,dhyana其实跟Jain(耆那)更匹配。
这是我在万象市 四色菊寺(wat sisaket)看到的图文介绍。 泰寮佛寺,称打坐居住的殿屋为Sim,称金塔为Tat。


我们称“矗立”,也读dat。日语则有个tachi。


只拍到Sim,忘了拍Tat

36# Vietschlinger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E7%A6%85#Translingual

PS:禅从示单声,自己看着办
37# Vietschlinger 很东南亚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30 17:50 编辑

下午编辑了一下,补充了俩名词而已,却到下面这里为止,不显示了:
[img]http://n.sinaimg.cn/collect/crawl/w545h254/20171130/5JGB-fypceiq837
————————————————————————————————————————————————————————————————————————
魔障太厉害了,幸好我及时发现了,并且为了确保万一,虽然编辑后一直浏览别的网页,但没有关掉那个编辑中的窗口(看武陵老君博客里关于弥药的文章,预备适时补充点新的灵感心得)。
现在把本楼帖子重新编辑到新窗口再发:
楚国有汉水、丹阳,战国时期楚国北边挨着韩国,朝鲜半岛也有韩国、汉江、丹阳,应非是刻意模仿。应该与祝融八姓有关,而且与中原-鬼方有联系。昆吾长期居中原,为侯伯,彭祖也执掌徐戎,新罗与徐无戎(徐罗伐)有关。 ...
最有意思的物证可谓青铜器,昆吾剑闻名,楚国的铸剑技能那是古今称道,淅川出土的塞姨妈-徒儿秉诺青铜钩矛可谓铜证如川,阿尔泰山冶铁业也比中国早,而且远在西周时就已比较发达,韩国冶铁业发达又是铁证如山。山川同传陶唐教,稽古共闻箕子法(箕子“八条之教”的全部内容如下:  其一,“相杀,以当时偿杀”。  其二,“相伤,以谷偿”。  其三,“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  其四,“妇人贞信”。  其五,“重山川,山川各有部界,不得妄相干涉”。  其六,“邑落有相侵犯者,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  其七,“同姓不婚”。  其八,“多所忌讳,疾病死亡,辄捐弃旧宅,更造新居”。)。赵国徐夫人可能是徐无戎,赵国冶铸业也是自古有名,如迁于蜀地的卓王孙(约翰孙?Johnson?),而越国欧冶子,“欧冶”发音很像现在英夷感叹词“欧耶”呀!英夷也以剑闻名(著名的亚瑟王),看来“欧耶”这词可能跟“欧冶”的铸剑成功有关呐!另外欧洲冶金技术比东亚早,“欧冶”发音也接近“欧罗巴”,此中有真意,言与神同在。朝鲜青铜剑独具特色,同样十分著名。《山海经》中记载,君子国衣冠带剑,其人好让不争——其乃东夷(夷俗仁仁者寿。有君子不死之国。)。

塞伊玛-图尔宾诺青铜矛沉睡淅川 来源于欧亚草原 --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4年10月14日 - 除了出土有代表塞伊玛-图尔宾诺文化的铜矛,淅川下王岗文化堆积极其深厚,从仰韶到汉魏,几乎没有断层。 □策划文体新闻...
ll.sxgov.cn/content/20... [url=][/url]
- 百度快照

……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09:28
西南地区很早就有很发达的类似北方草原的青铜技术,应该是塞人岛夷途径传播而来,以塞人途径为主——然而有船棺、干栏建筑、贝丘,喜欢临水而居,又有岛夷特色。西南夷又属百越种系,夷、越以岛夷文化为主。不奇怪,塞人岛夷文化其实同源于更古老的发达文化也(窃以为即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又有岛夷变种传说“姆大陆”)。欧洲文化和华夏文化还有中东文化其实都是塞人岛夷文化的集合体也,塞人岛夷一回回交际往来,促进技术和文化进步,星星之火一样点燃了各地文明之光(美洲很可怜,亚特兰蒂斯遗民西迁后,只有很少的塞人岛夷回传文化,文明进步缓慢)。
中亚有楚斯特文化,楚斯特发音也很接近“Christ”,“句町” 发音也接近“Christian”(不要以为基督教时期才有这些名词,古老文化的名词往往历史更久远)。下面新闻里句町文化的那个铜矛很像阿尔泰山一带早期的塞姨妈-徒儿秉诺青铜矛的说。

云南文山小龙墓地出土文物252件 或源于句町文化
2017年11月30日 10:34云南网微博微信空间分享添加喜爱



  (原标题:云南文山小龙墓地出土文物252件 或源于句町文化)
铜戈
铜扣饰
铜矛
玉玦
陶釜
  记者 杨质高 文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云南网讯 11月29日,春城晚报记者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文山小龙墓地考古发掘工作日前圆满结束,初步判定墓地年代为滇东南青铜文化早期,是文山已知年代最早的青铜时代墓地。
  小龙墓地位于文山市德厚镇小龙村西南山坡上。此次考古对两个区域进行了发掘,出土随葬器物共计252件,按质地分为铜器、陶器和玉石器。铜器以铜戈、铜矛、铜箭簇为多,偶见铜削、铜凿、铜镦、铜扣饰等器物。陶器以一种圜底小陶釜为多,偶见陶杯。玉石器数量较少,器型有玉玦、玉管、珠饰等。
  单个墓葬随葬器物相对较少,组合较为固定,大部分只随葬陶釜,有的则是铜兵器+陶釜的组合。考古人员表示,发掘的墓葬无论从墓葬规格,还是随葬器物的种类、多寡程度来看,都没有反映出明显的社会阶层分化,器物组合的不同可能只是因为墓主性别不同或者是社会分布不同。
  根据随葬器物的特征,考古人员初步判断墓地年代为滇东南青铜文化早期,是文山已知年代最早的青铜时代墓地,绝对年代的确定还有待测年样本的检测结果。该墓地处于两汉时期句町部族活动范围内,对于句町早期文化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相信随着对出土资料的系统整理和深入研究,墓地的年代序列、文化面貌以及与句町文化的联系将日渐清晰。
  小龙墓地
  考古时间表
  早年
  曾在约50000平方米的范围内采集到诸多铜凿、铜斧之类的器物。
  2014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
  三次对该墓地进行调勘,找到一个墓葬集中分布区,面积约7000平方米,发现的墓葬均为小型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基本呈东西向。
  2017年9月
  对小龙墓地进行再次考古发掘
  I区发掘面积300平方米,清理墓葬32座
  II区发掘面积700平方米,清理墓葬121座
  墓葬均为小型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口距地表深为20~60厘米,墓坑长180~230厘米、宽60~110厘米、深100厘米以内,方向均大体呈东西向
  新闻助读
  句町一词最早以县名出现于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王朝平定南越后,回兵统一西南地区句町、夜郎等边地民族小国家,于且兰(今贵州西南)设牂牁郡,建句町县,隶属牂牁郡。汉始元四年(前83年),因句町首领毋波协助汉室平定“郡兵”反叛有功,受汉昭帝诏封为王,句町县同时受封为王国。古句町国领土包括今云南省文山州东北部广南县及广西百色市西北部的西林县一带。

——————————————————————————————————————————————————————————————————————————————————————————————————————————————————————————————————————————————————————————————————————————————————————————————
感觉很奇怪:
滇池——第勒尼安海
夜郎——雅砻——野利——伊犁——雅利安——伊朗
漏卧——勒瓦娄哇
濮人——蒲类——普鲁士
继续搜到点西南夷古代少数民族国号:《汉书·昭帝纪》:“ 益州 廉头 、 姑缯 、 牂柯 、 谈指 、 同并 二十四邑皆反。”
廉头——蓝田——临屯(离雷州半岛廉江也不远)
姑缯——姑臧——乌斯藏——Christian
牂牁——准格尔——张格尔——荆轲
谈指(弹指一挥间,六脉神剑,呵呵哒)——儋州——邓柯——邓芝——邓至羌
同并——桐柏——侗族——通禀——通拜——同帮
愈发感觉就是蚩尤后裔分散为塞人岛夷,在东亚传播了青铜文明(当然主要是从有北之乡和三危学习,次要的是水神共工从西南亚学习)。{搜索苗族历史人物名号,竟然都被屏蔽,真是过分了!不能正视历史,何以开创未来?}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