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30 16:40 编辑

魔障太厉害!搜索文化名词都吃力,很多已经搜索不到,根本都不敏感的词儿。是谁一手遮天,掩塞聪明?抑或人工智能运用到网络领域了,专门针对洒家?

图二(宾诺):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山、额尔齐斯河畔出土与辽宁朝阳市博物馆征集的奥库涅夫、塞伊玛-图尔宾诺铜矛(图片自:考古文丛│林梅村:图尔宾诺文化在中国,说明自:塞伊玛-图尔宾诺文化在中国
上图中第2、3和云南文山小龙墓地句町文化的发掘物非常相似:

铜矛(自:云南文山小龙墓地出土文物252件 或源于句町文化
另外还看了下这篇文章《试论中国境内出土的塞伊玛 图尔宾诺式倒钩铜矛》,已经是专门论述沈那遗址那种宽大叶片的倒钩铜矛了。我忽然想到越之灵格说宽叶型应该与南方有关。奥库涅夫文化青铜器比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要早!而齐家文化和北方青铜器(以及东部沿海青铜器和西南青铜器)等等很可能是跟流放北方、西方的蚩尤、共工、三苗移民有些关系(这篇博文很有意思:《苗即弥药(木雅、莫徭)--兼考西夏…》,原来西夏也进行过“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改革呀,本人考证“弥药——牧野——木叶——玛雅”也是同源词,西夏作为羌人是炎帝后裔,契丹族也是炎帝后裔——很可能是北投的蚩尤-共工-三苗后裔,三苗被夏人征服,后裔仍然称西夏,跟少昊后裔的老赵家裂土分地,两湖两广两河山,三分天下有其一,其实不止三分,不说远的,连上大理——也是少昊后裔,契丹、宋、西夏、大理,四分天下,颇合《逸周书·尝麦解》说:“昔天之初,〔爰〕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之故史,谶语般再现,言与神同在嘛!)。我比较有把握地怀疑这其实很可能就是华夏远古的文化呢!
其实我也说了,阿尔泰山就是上古中国(我们故史所谓的中央之都——帝之下都),屈原念兹在兹的昆仑、崦嵫都在那一带(或更西)。在那里,华夏族跟鬼方印欧民族确实曾经合同为一家,不过后来楚人和华夏族基本都南迁了(也有很多西迁的Y-N系嘛,不过文化上已经跟华夏割裂了)。印欧、华夏,就是在阿尔泰山分道扬镳的!也挺奇怪,他们都不似当地土著呀,当地土著应该是叶尼塞-乌拉尔-布鲁沙斯基语系才对!或许就是叶尼塞-乌拉尔语系分别东西迁徙形成了印欧民族和华夏民族,语言分别跟欧洲、东亚融合,而变得分别接近各个当地而已。阿尔泰山剩下的遗民大部分在中世纪转化成了阿尔泰语系民族(从阿尔泰语系与通古斯语系的相似,也可见,东亚民族即使成分比较少,也应该在中央欧亚早期历史上分量较重——以贝加尔湖为重心,只是由于从西方赶来的印欧人“阿凡那嫌我”率先拥有先进青铜器猛烈攻伐,华夏大部分很早南迁,所以文物遗留较少而已)。华夏族早期长相也不是完全的蒙古人种(考古上蒙古人种的起源似乎还是扑朔迷离),东迁后才慢慢变成黄种人了(人骨上古中原类型逐渐变成东亚类型的过程)。至于和东亚和印欧的基因距离,那是因为东亚和欧洲主体人群分别把签到的相对占少数的殖民者(华夏和欧洲王室贵族)给通婚交融同化了。
我们故史传说在公元前3000纪中期蚩尤制造五兵,《路史 后纪四》注引《世本》言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其中有三种矛呢,很可能奥库涅夫文化铜矛和塞伊玛-图尔宾诺铜矛就是其中某种呢。比如沈那遗址那种,我猜是“酋矛”,“酋”有大的意思,咱在青海博物馆看过沈那遗址大铜矛实物,确实够大的,芭蕉扇一样,联系起来塞伊玛-图尔宾诺类型宽叶带钩铜矛都是酋矛。“酋”发音也接近“楚”,注意,“楚”有棘刺的意思,而这种矛有侧钩,很像表达这种意思,而且《塞伊玛-图尔宾诺青铜矛沉睡淅川 来源于欧亚草原 --山西黄河新闻网》说淅川下王岗文化出土了四件这种铜矛,这里就是楚人最早落脚江汉的地方(那四件铜矛,或许就是楚人以楚矛祭祀山川神明祈求保佑而埋下的呢)。
“这种铜矛并非产自中国,这是塞伊玛-图尔宾诺文化的典型器物。塞伊玛-图尔宾诺是分布于西西伯利亚和东欧平原的一种青铜文化,大约存在于公元前18~前12世纪,典型遗址为俄罗斯卡马河右岸、丘索瓦亚河河口对面的图尔宾诺。”
“丘索瓦亚河”——“楚所洼涯”?八索九丘?吾将上下而求索?哇呀呀!楚瓦什或许印证了楚人及其亲族——鬼方对乌拉尔这片地域拥有自古以来的所有权!惟楚有才,难怪毛公能从老毛子那里顺理成章得到援助!又是天人感应,鬼使神差一般!不服不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再有就是,荆 和楚应该不是同一类植物。

牡荆 无刺。“楚”有刺。 牡荆仍以华南山区最盛,但最北能生到长城沿线。 “楚”(刺山药)仅生在热带气候。
关于楚人北来的可能。也可与咱的这个帖子《这是颛顼还是独目人家族的墓葬?》联系起来!美洲有克楚亚人,东西伯利亚有楚科奇人,阿尔泰山有楚雷曼河(哲里木、日耳曼、折罗漫?楚人善射,东征西讨呀)、巴什考斯河(basic,巴子,巴人与楚人相连),天山附近有巴楚、楚河、楚斯特文化,西西伯利亚和东欧有楚瓦什人。似乎很说明问题!英语“true”,是真实的意思,似乎就是汉语“清楚”的反切(弄清楚什么问题,不就是求真务实么?么么哒!)做人真诚,才会被人家“trust”呀!类似的还有“如来”(真如),英语“realise”问题的“real”——真实性嘛!这是不是印欧语系祖先与汉语祖先曾经共居昆仑的语言与思维证明呢?
我说了,我是外行人,连阅读专业文献都很少,但是研究人类学,需要宽广视角和理性思维,这个咱有!去年咱不失时机很识时务提出《全数迁移理论 和 塞人岛夷理论 》后,半年见到这个帖子:《会议报告称贝加尔湖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常染DNA属于东亚狩猎采集者》,简直就是天人感应,文章本天成,天遣送科学研究新成果来证明咱的理论的。请看:
一个贝加尔湖古人复原像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5104&page=1#pid502219
眉清目秀,楚楚动人呀!猜测他的剑法与箭术应该不会差!
PCA (各大洲主要人群只是有选择地包括,不包括贝加尔湖古人数据)

下载 (42.43 KB)
2017-4-23 17:49


PCA (同上,增加新石器时代早期贝加尔湖数据,出现在图的最右边)

下载 (39.91 KB)
2017-4-23 17:49


PCA (同上,再增加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器时代贝加尔湖数据,出现在右边偏上)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5104&page=1#pid502224
cpan0256 发表于 2017-4-24 00:41 | 只看该作者



1楼参考【6】的链接可以下载全文,其中总结了过去的和论文本身的关于mtDNA和Y-DNA的工作。

从Y-单倍群数据来看,在间断了大约一千年后,这一局部地区的人群变得不同了。

新石器时代早期 Y-DNA: 16 (来自Lokomotiv和Shamanka II墓地)
K-M9: 13 (K-M9的下游分支L,M,N,O,P,S,T未测)
R1a1a-M17: 2
C2-M217: 1

新石器时代晚期-青铜器时代 Y-DNA: 20 (来自Ust’-Ida和Kurma XI墓地)
Q1a2-M346: 13
Q-M242(xM346, M25): 3
K-M9: 1 (K-M9的下游分支L,M,N,O,P,S,T未测)
未命名-L914: 3

2 评分次数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5104&page=1#pid502248
真的就是全数迁移理论的一个很好例证!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42# Vietschlinger
牡荆确实无刺,古人所指的植物,很多时候其实我们也不很能确定。沙棘、沙拐枣、酸枣、枣树、玫瑰等等诸如此类笼统被称为“荆棘”。楚人有迁徙,大概并不以这些植物为图腾,而是为了“卧薪尝胆”、“负荆请罪”一样的励志目的,类似头悬梁锥刺股,表示不忘曾被当野蛮人,开辟荆榛(蛤蛤蛤,这俩植物分别是楚人、秦人的国名,同病相怜?其实这两种植物都不怎么带刺的,大概人家也怕扎)的历史,而把这些作为国名吧?至于棘刺什么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所以“刺”也有了侦查、规谏的意思,比如“刺史”、“名刺”),刺激豪情(豪也是刺毛),英雄民族就是战天斗地改造环境开创事业的!这跟墨西哥把多肉带刺的植物仙人掌做国徽似乎不太一样。还有蓟、大戟什么的,也有刺,大戟大概是兵器戟的模板(我怀疑它是越人的图腾,越国有诸暨,戟的功能其实类似于钺加矛,东西方都有文物证据,见下“钺戟”;另有民族名“越里吉”、“月即别”),蓟也成了周朝时地处华夏东北边缘的诸侯的国名,应该也是类似荆榛至于楚秦的情愫。周朝华夏四角——东北蓟、东南越、西北秦、西南楚都是带刺的呀!角和刺一样都是向外扎以防身的,四角对应四棘,既能向外扩张又能自卫,我怀疑这是周天子有意给这些诸侯的赐名封号颁爵守土。于是不怀疑远古在昆仑山就对我华夏有所了解的西方,为啥叫我们“China”了——棘哪!
钺戟
编辑锁定

钺 [yuè]戟 [jǐ](axe一halberd)中国古代一种把斧、毛戊和短剑(刺)相结合的长柄兵器。同戈、矛联装戟的区别是刺部加长如剑,把戈头换成铁斧,从而具有刺、砍两种杀伤功能。中国古文献中没有关于钺戟的记载, 其实物均出于汉墓或遗址中,最先发现于原西汉乐浪郡范围内,曾被称为“戚锌”。 河南俊县出土的实物被现代人定名为铁锨戟。此器的铀部长13厘米,总体呈扁薄的 拼公 这时步兵骑兵需要的是锋利轻韧的长兵器,战斗中主要用于冲刺而不是挥砍,戟的实战功能显然优于钺戟,因此钺戟在出现之后并没有得到推广,即行消失。


中文名钺戟属 性兵器使用者步兵,骑兵年 代汉朝
目录


[url=][/url]
钺戟河南汉代钺戟编辑
近年来, 河南考古出土了 汉代一些顶上带刺的铁 ,形制和西方斧矛一体的“ ”非常相似,但古文献中从无记载,故专家暂定名为“”。现一般认为这是一种铍与结合的铁 兵器,属于类;它刺长25CM、宽10CM、长15CM左右,可劈可刺,而以劈砍为主要功能。

钺戟来源编辑


在欧洲中世纪,非常流行一类将战斧结合的长柄格斗武器,英文写作halberd,中文通常就译作“戟”。实际上,它与中国内朗代表丁完全不同的传统。
自进入历史时期后.欧洲仍以长矛和战斧为它要的格斗兵器,中国的主要格斗兵器却转变为戈和子。中国的戟是句(勾)兵传统的产物,欧洲的“戟”则是劈兵传统的结果。自然,中国戟以钩杀和刺志为主要功能,欧洲 “戟”则以刺击和劈砍为主要功能。后者虽也可钩,但不是其特点。因此,如果将欧洲“戟”称为“斧形獭”或“斧戟”,可能史贴切。
在中国古代,也曾有与欧洲斧戟相类似的兵器,这就是汉代的“钺戟”。它是将斧城与刺杀的直刃(短剑或鉟)用一根长柄组装而成,可劈可刺,而以劈砍为主要功能。但由于中国自商周以来实战使用斧钺不多,所以这种以斧城为基础改进而成的兵器也不流行,目前还没有在文献材料中找到它的印迹。“钺戟”一词,是现代的考古学者对它的命名。这种兵器最初发现于朝鲜半岛的古乐浪墓葬中,当时主持发掘的日本人也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它,后来他们名之口“戚鉾[máo]”,是小钺,即矛。相比较而言,“钺戟”之名较为浅显

钺戟河南汉代钺戟编辑
汉朝钺戟

近年来,河南考古出土了汉代一些顶上带刺的铁,形制和西方斧矛一体的“”非常相似,但古文献中从无记载,故专家暂定名为“钺戟”。现一般认为这是一种铍与钺结合的铁兵器,属于戟类;它刺长25CM、钺宽10CM、钺长15CM左右,可劈可刺,而以劈砍为主要功能。
(自百度百科“钺戟”)
塞伊玛-图尔宾诺式铜矛,的确也很像是“钺戟”的变体!举了如此好的栗子,虽然不大,简直就是榛子,真真切切,颇可作为华夏汉族与北亚、印欧民族文化同源的一个证明呀!
更可以有语言证明呀:
英语“戳刺”为“jab”,跟汉语“扎”就是同源词嘛!
英语植物的“刺”为“thorn”,也很像汉语“松”(松针都是刺状的),英语“尖锐”为“sharp”,也很像汉语“杉”(杉针大部分也是刺状的),类似的,英语“(动植物的)刺”又为“spine”,与松树“pine”也明显类似,英语“杉树”为“cedar”(细大),也跟汉语“刺”和“尖”(小大为尖,细大为尖,细大不捐,呵呵哒,形容一个人吝啬不捐助别人,汉语口语也说“尖”嘛!)发音接近,可见在这些词的词源探考上,英汉语言与思维都接近。【旁说——PS:如此睿智道可道,代天言道,却无人赏识,真是堪破天际非常道,非常人可以理喻!
如此还不算完,求真修真,就得找到真言!探索追求真相,就得钻牛角尖!细细琢磨!
“针”与“真”,汉语发音相同,看看英语,除了清楚的“楚”与“true”雷同,genuine(针钮引,棘搦印)——真正的。用针一扎,哎,真疼,不是做滞纳梦吧?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 17:55 编辑

看到这个帖子《 考古发现楚王其实姓酓yan不是姓熊,两湖皖赣人只有百分之一是楚人成份....》,“”和“酋”长得很像,越发证明我考证“酋矛”可称“楚矛”,跟楚人先世有关的假设。
汉典网·康熙字典“酋”:
《說文》繹酒也。从酉,水半見於上,酒久則水上見而糟少也。《周禮·天官·酒正二曰昔酒註》昔酒,今之酋久白酒。《疏》酋,亦遠久之義。
又《博雅》酋,熟也。《揚子·方言》自河以北,趙魏之閒,火熟曰爛,氣熟曰糦,久熟曰酋,穀熟曰酷,熟,其通語也。
又酒官之長。《禮·月令》仲冬之月,乃命大酋。《註》酒熟曰酋。大酋者,酒官之長。酋者,久遠之稱。久熟者善,故名酒官爲大酋。
又《揚子·太經》酋,西方也,夏也,物皆成象而就也。《註》酋,聚也。物已成就,可蓄聚也。
又《爾雅·釋詁》酋,終也。《詩·大雅》似先公酋矣。《傳》酋,終也。嗣先君之功而終成之。
又雄也。《前漢·敘傳》《說難》旣酋,其身廼囚。《註》酋,雄也。
又矛名。《周禮·冬官考工記》酋矛常有四尺。《疏》酋,矛二丈也。
又酋長,魁帥之名。《左思·吳都賦》儋耳黑齒之酋,金鄰象郡之渠。《註》酋,渠,皆豪帥也。
又《韻會》酋者,語發聲也。
(自汉典网“酋”:http://www.zdic.net/z/26/kx/914B.htm
酋矛很长,沈那遗址那塞伊玛-图尔宾诺式矛就是证明,另外上一楼的接近塞伊玛-图尔宾诺式矛的钺戟也是证明。看来我们应该还可以发掘更多这类文物来佐证。上面:“《揚子·方言》自河以北,趙魏之閒,火熟曰爛,氣熟曰糦,久熟曰酋,穀熟曰酷,熟,其通語也。”久熟曰酋,现在我们这里方言还有,只用于蒸大米饭——方言叫“酋大米饭”,不过按照《扬子·方言》似乎说“酷”更合理,但是已经被英夷继承了“cook”——我们县也有姓英的。“酋”指西方和终止(英语“evening”发音接近“酉”,酋从酉),这一点跟华夏传统把北方(东北)作为终止(艮卦,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确有不同,北方民族多尚东,若是类似华夏那样从左侧(北方)开始旋转到身后,也确实把西(西北)作为终止,无怪乎昆仑在西北,也相当于幽都(华夏族幽都在东北),阿尔泰山就相当于泰山,灵魂所归,无怪乎屈原念兹在兹,这或许又是楚人跟西方昆仑有关的一个证明。另一点,酒的发明可能跟西北朵甘(杜康)的青稞(alcohol)——大麦——大曲(藏区河流叫“曲”,曲水流觞)有关,想想喇家遗址能制造米面条,估计酿酒也不差。楚人跟酒的关系,也可从《左传·僖公四年》管仲责让楚人的话:“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看出端倪。于是不奇怪楚人为何以“酓”为姓:

《廣韻》《集韻》於琰切,音黶。與檿同。《史記·夏本紀》其篚酓絲。《註》孔安國曰:酓,桑蠶絲,中爲琴瑟絃。
又《廣韻》酒味苦也。
又《集韻》徒南切,音覃。
又呼含切,音
又於念切,音。義同。
又《集韻》於豔切,音厭。酒盈量也。
又於錦切。同飮。
(自汉典网“酓”:http://www.zdic.net/z/26/kx/9153.htm
至今楚人的远古姻族毛民俄罗斯人还是很喜欢饮酒的。而贵州茅台酒,因为名字沾了楚人苞茅的文化灵光,文章本天成,言与神同在,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名牌呀!(这篇文章挺不错:《观察:暴涨结束?疯癫下的暗流 钢价的“塔西陀陷阱”》,与房山压力大政策相提并论,蛤蛤蛤)
最近寒潮,东北大兴安岭又出现零下四十多度的极寒天气了。真是难以想象那里的人的生活,像我这种有穷氏的寒士,温饱线上下挣扎,估计去了就冻馁而死了。
然后想到恐龙灭绝的问题,小行星撞地球和火山喷发引发的类似核冬天的气候效应,得冻死那些个个子大血液循环不佳的恐龙,得冻死很多不耐寒的植物。得让全球海洋酸化并封冻。所以除了小个子的鸟类、哺乳类,能冬眠的鱼、两栖类、小型爬行类,还有那些卵或蛹子有保护层能长期休眠的低等动物,和果实或种子能休眠并耐受寒冷的植物,大部分的动植物都熬不过漫长等待的岁月,于是都灭绝了。
如果不是钻研传统文化(另有对北方原属中华帝国的领土的惋惜之心),其实我也不崇拜北方。现在气温零上几度,我在没有生活和暖气的老屋子里,穿着棉袄、薄毛裤、人造棉鞋,干坐着看电脑,还觉得身上冷,脚上更冷!我从小因为冻伤过,容易生冻疮,应该是南方基因比较多。简直就是香蕉、红薯之质,一遇冷就剧变。但是我一直很奇怪,上大学时,惊奇发现,长江中游比如湖北、安徽那里的人,其实比我们河北南部平原地区很多人都耐寒(坝上和山区的应该耐寒,尤其是张、承那里满族、蒙古族血统多)。我也不是阿谀,我对那里人并不多半分好感,而是觉得可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楚人其实是从北方南下的,类似张九龄咏诵橘子的话“自有岁寒心。”有耐寒的基因。
忽然想到有熊氏。楚人是有熊氏后裔。挺奇怪的,熊和鹿即使作为图腾,也很少有民族忌讳杀熊和鹿的。大概是在严寒的北方,不吃它们可能就饿死了(忌讳杀熊和鹿的没了食物吃,饿死了,文化也就断了)。假如楚人像这个复原图那样,浑身披上兽皮,那样的确像是熊或者传说中的野人。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5104&page=1#pid502219
让人想到了苗族的芒高、土家族的茅古斯。看来很多所谓野人,其实就是披着熊皮的人而已,不戴帽子,就像沐猴、野人、熊熊嘛!而英国皇家卫队,那种戴熊皮帽子的,就不好说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沐猴而冠带了!!@@!(没戴帽子,真不能分辨是不是文明人,“冠”对于人类文化的价值,有待继续发掘)

美国研究人员从搜集样本中分析指出喜马拉雅山雪人可能是熊类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1月30日 13:37






美国研究人员从搜集样本中分析指出喜马拉雅山雪人可能是熊类



喜马拉雅山雪人是行迹鬼祟的高大半人生物,充满神秘色彩,图为疑似找到的骨骸。



雪人毛发。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



相关视频:拍摄到大脚怪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一直以来有个神秘的传说,介于人与人猿活动的雪人(Yeti)会在此地活动,但事实如何始终是个谜题。如今在21世纪的现代美国研究人员从搜集样本中分析指出,雪人可能是熊类,其中包括亚州黑熊。


美国纽约水牛城大学分校(University at Buffalo)研究团队分析指出,从9个喜马拉雅山和西藏高原搜集所得、被指是雪人标本的骨头、毛发与粪便中发现惊人结果。研究发表于「皇家学会报告生物科学版」(Royal Society journal Proceedings B)并提到,8个标本显示雪人可能是熊类,分别是亚洲黑熊、西藏棕熊与喜马拉雅棕熊,1个则指出可能是狗。


首席研究人员、水牛城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副教授林奎斯特(Cecilia Lindqvist)表示,「我们的研究表明雪人的基因来自熊类,这样的遗传学也可以套用在类似的生物上。」她说,「我们的团队不是第一个研究雪人的,但过去的的人只是简单进行遗传分析,留下重要问题没有解决。」


林奎斯特继续说,这份研究是至今对这神秘生物最深入的分析,她的研究小组从修道院遗物雪人的手部与爪子采取皮肤块,也在青藏高原中发现骨头碎片。


对于雪人的传闻要从H. Siiger一书的记载,在佛教出现之前,喜马拉雅雪人曾被喜马拉雅地区的几个民族信奉。根据当地村民传说,雪人有自己的语言,分肉食性和素食性,肉食性的有袭击人类及食用人类或人类尸体的传说,而且不论公母皆可能会对人类性侵犯。被认为是人类和猿人之间失去的连结。


1951年11月英国登山队队员艾瑞克·西普顿(Eric Shipton)在高里三喀山脉拍下第一张雪人清晰的脚印的照片,长有45公分,宽32公分,有五根指头,三小两大,脚后跟平坦,拇指很大向外张开;1986年3月,英国人安索尼在喜马拉雅山的雪地遇见雪人,身高约180公分,全身长着黑毛。


相关报道:真相揭露 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雪人其实是熊?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时电子报(陈舒秦):喜马拉雅山雪人是行迹鬼祟的高大半人生物,充满神秘色彩,今天解开喜马拉雅山雪人之谜,才发现这群谜样生物其实是熊。


雪人是一种一种传说在珠穆朗玛峰活动的动物,介于人与猿之间的神秘动物,至今尚未有确切的雪人标本提供研究。根据当地村民传说,雪人有自己的语言,分肉食性和素食性,肉食性的有袭击人类及食用人类或人类尸体的传说,被认为是人类和猿人之间失去的连结。


不过「皇家学会报告生物科学版」(Royal Society journal Proceedings B)最新研究表示,雪人(Yeti)的生物事实上是熊类;或精确地说,是3种不同的熊,分别是亚洲黑熊、西藏棕熊与喜马拉雅棕熊。美国水牛城大学(University of Buffalo)艺术与科学学院(College of 副教授林奎斯特(Cecilia Lindqvist)表示:「研究结果强烈指出,雪人传说的生物基础,可在当地熊类身上发现踪迹。」


相关报道: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雪人其实是熊?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央社(译者:张晓雯):破解传说的科学家今天解开喜马拉雅山雪人之谜。传说中,喜马拉雅山雪人是行迹鬼祟的高大半人生物,住在喜马拉雅山难以接近地区好几世纪。


研究人员在「皇家学会报告生物科学版」(Royal Society journal Proceedings B)描述,这种也称为雪人(Yeti)的生物事实上是熊类;或精确地说,是3种不同的熊,分别是亚洲黑熊、西藏棕熊与喜马拉雅棕熊。


科学家说,这些亚种住在「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不同地区,可能都曾被误认为「雪中野人」。


雪人是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地区生物,已经融入西方大众文化,与传说中的北美野人(Sasquatch)和大脚怪(Big Foot)不同。

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导,美国水牛城大学(University of Buffalo)艺术与科学学院(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副教授林奎斯特(Cecilia Lindqvist)表示:「我们的研究结果强烈指出,雪人传说的生物基础,可在当地熊类身上发现踪迹。」


这项研究报告不是第一个破除迷思,认为雪人其实就是熊类,但的确从先前认为取自这种神秘生物的骨骼、牙齿、皮肤、毛发与粪便样本,搜集了前所未见的丰富基因证据。
他们发现,从全球私人收藏到博物馆中的相关工艺品,包括据称为雪人脚爪的修道院遗物,实际上是23个不同熊类的遗骸。


林奎斯特与团队重建每个样本的完整线粒体基因组,引导出关于此区肉食性动物与进化背景的重大发现。


她告诉法新社:「在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游荡的棕熊,与喜马拉雅山西部的棕熊,似乎属于两个不同族群,它们是在约65万年前的冰河时期分家。」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魔障太厉害!搜索文化名词都吃力,很多已经搜索不到,根本都不敏感的词儿。是谁一手遮天,掩塞聪明?抑或人工智能运用到网络领域了,专门针对洒家?
http://img.mp.itc.cn/upload/20170125/8746e42a90a144f2a5e1955 ...
而齐家文化和北方青铜器(以及东部沿海青铜器和西南青铜器)等等很可能是跟流放北方、西方的蚩尤、共工、三苗移民有些关系(这篇博文很有意思:《苗即弥药(木雅、莫徭)--兼考西夏…》,原来西夏也进行过“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改革呀,本人考证“弥药——牧野——木叶——玛雅”也是同源词,西夏作为羌人是炎帝后裔,契丹族也是炎帝后裔——很可能是北投的蚩尤-共工-三苗后裔,三苗被夏人征服,后裔仍然称西夏,跟少昊后裔的老赵家裂土分地,两湖两广两河山,三分天下有其一,其实不止三分,不说远的,连上大理——也是少昊后裔,契丹、宋、西夏、大理,四分天下,颇合《逸周书·尝麦解》说:“昔天之初,〔爰〕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之故史,谶语般再现,言与神同在嘛!)
……
癯鹤 发表于 2017-11-30 15:00
昨天用了很长时间看了下《苗即弥药(木雅、莫徭)--兼考西夏…》(已忘了大部分),今天又专门看了一篇《关于弥罗国_弥药_河西党项及唐古诸问题的考辨_百度文库》,发现蚩尤三苗后裔真是三危三藐三菩提,三山三星三羊泉,混元一起化三清,三位一体鬼教传:苗——弥药——木雅——玛雅——目夷——牧野——木叶——莫邪——密云——弥罗——汨罗——弥勒——棉兰老——民都洛——摩尼——默娘——仫佬——目脑——曼尼普尔——密纳克——米娜克希神庙——米诺——米诺斯——米努辛斯克——布里亚特——马尔塔——木客——马尔加什——马六甲——摩洛哥——查莫罗——科摩罗……
非常有意思,英语“minor”表示“未成年的,小的”,与汉语“苗”(鱼苗、鸡苗、鸭苗、花苗、禾苗、苗裔、……)很明显也是同源的!而英语“minor”表示“少数的”,可能是迁三危以变西戎的三苗,作为外来移民,相对于雅利安人及中亚大多数人来说是少数派(所以他们的基因基本被湮没了,但是在语言里历史和文化一直被铭记)。少数派也可能是统治者,类似后世东北亚民族的西征,但是毕竟人口不占优势,渐渐就被清洗了。
minor英[ˈmaɪnə(r)]

美[ˈmaɪnɚ]


adj.较小的,少数的,小…; 未成年的; [乐] 小调的,小音阶的; (两同姓男孩中) 年幼的;

n.未成年人; 副修科目; 小公司; [逻辑学] 小前提;

vi.[主美国英语] 副修,选修,兼修;

估计“玛瑙”是迁徙三危的三苗人的圣石,琥珀可能也是(巴人也是三苗后裔,巴人崇虎),另一个是蓝夷的青金石(濮,普鲁士蓝,blue),巴濮苗,应该就是三苗。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釐姓,食肉。”苗民有翅膀,对于印欧人来说,不是天使,就是魔鬼呀!反正就是比他们高一等的物种,摩登公民!以变西戎,可以给他们做主子的。大概三苗受不了西戎的体味,给他们发明了洗礼、醍醐灌顶等仪式。于是乃有Baptist(巴菩提)一词,后来既然做了放羊的,也就当他们是一群羊吧(洋人——羊人,呵呵哒,言与神同在嘛),也就是牧师——minister(苗仪式特)!苗民拥有战神蚩尤的威名,以变西戎,不服者宰之(后来改替罪羊,洋人还感恩戴德),是为主宰,羊人怕挨宰,敬称“pastor”(怕死他了)!我是不是太种族主义?神话,言即是神!
比较奇怪的是,按理,三苗虽然可能是东亚最早发明冶金的民族,但相对于西方,应该已是大大落后,晚几千年呢!然而英语“mine”、“mineral”也似乎跟苗民有关,我严重怀疑这是印欧人的主体其实屈服在三苗的威权之下乃把光荣与梦想语言与文化都跟苗民挂起钩来了。不然,欧洲物质文明开化那么早,为啥他们的历史就不提那么早的祖宗呢?数典忘祖了?呵呵哒,还是我们楚人有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记载的历史古老呀!这就好像欧洲人言必称圣经、言必称希腊,一个道理,更早的时候,闪含民族、印欧民族、突厥民族,应该是言必称三苗的!连感谢都说成“thanks”(三恪思)!
三苗军事民主制不如夏朝集权制,三苗被大禹征服,也当然就是夏人的臣民了。成王败寇,强者为王,大禹既是天下的王,也就是三苗的王了。迁徙三危的有之,但是留下了的东亚土著应该也是多数,所以与西方“minor”表示少数不同,汉语里苗民——黎庶,倒似乎表示大量。
藏族《新红史》记载弥药人的先祖叫“斯乌王”,很像我之前考证的大禹的姓名“姒文命”——姒嵬名——swimming呀!党项既然自认为夏人后裔(虽然是羌人,但大禹也是兴起于西羌),留下这样的传说很正常。也难怪建立西夏,既是文化也是地理因素使然!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5 13:55 编辑
看到这个帖子《 考古发现楚王其实姓酓yan不是姓熊,两湖皖赣人只有百分之一是楚人成份....》,“酓”和“酋”长得很像,越发证明我考证“酋矛”可称“楚矛”,跟楚人先世有关的假设。
汉典网·康熙字典“酋”:
(自 ...
从《左传·僖公四年》管仲责让楚人的话:“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看出端倪。于是不奇怪楚人为何以“酓”为姓:

《廣韻》《集韻》於琰切,音黶。與檿同。《史記·夏本紀》其篚酓絲。《註》孔安國曰:酓,桑蠶絲,中爲琴瑟絃。
又《廣韻》酒味苦也。
又《集韻》徒南切,音覃。
又呼含切,音
又於念切,音。義同。
又《集韻》於豔切,音厭。酒盈量也。
又於錦切。同飮。

(自汉典网“酓”:http://www.zdic.net/z/26/kx/9153.htm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 17:50
其实发明酒饮料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酵母菌自然界就存在,我小时候就喜欢吃腐烂的果实(家里卖水果,也是废物利用,避免浪费),苹果腐败时产生的酒味是很浓的,葡萄略次。
这两种水果以西北地区种植最早。虽然我认为西北的朵甘可能是发明酿酒的杜康所在地,但是中国的粮食酿酒历史也应该是很悠久的。不过真正把酿酒当做副业,应该还是西北地区最早,我三年前就认为大曲跟大麦有关(在西宁,那里有青稞酒。不过历史并不悠久,据说是达赖喇嘛驱逐酿酒师,然后流落西宁?但不妨碍可能更早历史上有其他族群传播酿酒的技法),果然去年见到新闻(而且附带提供了大麦西来的更早证据!江浙人会来事儿呀!周苏菲、猪宸,和亲!真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上人间,朝奉天方!冶炉撒冷,酒锅锺酿,以待伊路,嚎麦家麦地呐!噗嗤,犹大爷厉害!):

西安发现5000年前中国人酿啤酒证据

分享
2016年05月30日02:00 京华时报
西安发现5000年前中国人酿啤酒证据



在米家崖遗址发现的漏斗内壁的残留物

在米家崖遗址发现的用于制酒的漏斗
  原标题:远古中国啤酒可能“复活”
  作为一个拥有深厚饮食文化的民族,中国人一向十分讲究“吃与喝”。近日,中美科研人员的一项研究报告,再次证明了我们的“吃货”本色。
  5月23日,中美研究人员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他们在西安市米家崖遗址发现了5000年前中国人酿制啤酒的证据,这是迄今在中国发现的最早酿酒证据。这一发现说明,古代中国人可能早在5000年前就开始享受喝啤酒的乐趣。
  背景
  发现并非偶然
  这项研究发表在新一期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据负责该项研究的斯坦福大学考古专业博士生王佳静介绍,她的导师、斯坦福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系教授刘莉,较早的时候就有关于中国早期酿酒的设想,所以这项研究发现不完全是偶然,可以说是建立在假设之上去寻找材料而得。
  去年夏天,看了米家崖遗址的发掘报告后,刘莉认为米家崖两个窖穴坑中的出土器物可能与制酒有关,王佳静一行便前往当地,开始这项研究。美国杨百翰大学教授特·巴尔也参与了这项研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邢福来是此次发掘工作的领队。
  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米家崖遗址位于西安市东郊浐河西岸??今灞桥区南至十里铺,北至李家堡一带,分布的中心区域在米家崖村周围。遗址南北长约2.5公里、东西宽约0.5公里??是黄河中游地区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期遗址。
  考古人员在米家崖的H82和H78两个窖穴里发现了这些与制酒相关的器物,包括阔口罐、漏斗、小口尖底瓶和可移动的灶。经测定,这些器具的年代介于公元前3400年到公元前2900年。
  证据
  残留物分析得出结论
  科研人员通过对器物中残留物的科学分析,他们找到了啤酒酿造的三个证据。
  王佳静介绍说,首先,通过对残留物中淀粉粒的观察,他们发现了很多淀粉粒有损伤的迹象。特别是一些淀粉粒的中心出现明显缺坑,一些淀粉粒变形和糊化。这两种损伤与谷物在酿造过程中制麦和糖化时的变化相吻合。“同时,我们自己也用黍和大麦模拟了酿酒实验,观察了酿酒过程中淀粉粒的损伤特征,其特征与古代淀粉粒相一致。”
  其次,通过对残留物中植硅体的研究,研究人员发现了谷物谷壳上特有的植硅体,其中能精确鉴定的有黍和大麦。“这说明残留物种有谷物的壳。而在啤酒酿造的过程中,特别是第一步发芽时,谷壳是必不可少的。”
  第三个证据来自于“啤酒石”。王佳静说,通过化学分析,他们发现残留物中含有草酸离子,我们认为此草酸可能来源于“草酸钙”,也称做“啤酒石”,是啤酒酿造发酵时产生的副产品。
  配方
  中西方结合的产物
  王佳静告诉《京华时报》记者,他们在研究中发现的这款啤酒,与现代普遍饮用的啤酒不太相同。
  现在的啤酒大多是由大麦或小麦等原料酿造而成,而他们发现的啤酒原料则是由黍、大麦、薏米和少量根茎作物混合而成。更有意思的是,原料中的大麦并不是中国本土培养栽培,而是由西亚培育成栽培种后才传入中国,其他的原料均在中国上古时期就有。
  “这个配方也算是中国传统和西方舶来品的结合产物吧。”王佳静说。这种酒,其实是中国历史记载中的“谷芽酒”,即利用发芽的谷物制成的酒。
  王佳静说,中国此前最早有关于谷芽酒的文字记载,是源于商周时期的甲骨文(即“醴”字)。
  事实上,此前就已有科研人员发现中国早期酿造工艺的证据。2004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生物分子考古学项目的科学顾问PatrickMcGovern教授就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同样通过分析化学残留物的方法,他提出了中国在9000年前的贾湖遗址就有酿造行为的证据,当时用于酿造的主要原料是大米、水果、蜂蜜。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测定出残留物内含有酒精,因此只能将其称为“发酵过的饮料。”
  味道
  酸酸甜甜引人遐想
  研究成果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众多网友的极大兴趣。大家纷纷猜测,这么历史久远的啤酒,究竟味道如何?
  “喝起来什么味道,我暂时无法回答。”王佳静说,自从研究成果出来后,她已经很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但由于无法准确获知配方中的含糖量,她也只能猜测啤酒的味道,“啤酒的味道很可能有点酸甜,酸味来自发酵的谷物,甜味来自块茎作物。”
  不过,现代人还是很有希望能够品尝到这款古代啤酒的。王佳静表示,虽然无法确定啤酒的味道,但她认为,还是有可能通过按照工序再次生产出这款啤酒。
  除了爱喝的酒友们,敏感的啤酒商们也没有放过这一机会。王佳静透露,还有人问她,现在超市里售卖的各种啤酒中,有没有哪一款味道接近这款古老的啤酒。“还有一家私人酒商联系我,希望我能够提供配方,他们好立刻进行生产。这真是太有趣了。”
  意义
  阶层5000年前或已存在
  “大麦的发现让我们很惊喜,因为我们没想到能发现那么久远的大麦。”王佳静说,此前他们并没想到大麦这么早就已传入中国。
  这一次的发现,把大麦在中国出现的时间向前推了大约1000年,此前的研究发现认为,中国人是从公元前1000到公元前2000年开始种植大麦,但这次他们发现,大麦的出现时间事实上要早得多,应该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此外,并且说明,大麦之所以从西亚传入中国中原地区,很可能就是与制酒有关。
  王佳静还认为,酒是宴享活动、宗教仪式的重要元素,可能是促进古代社会复杂化、阶级产生的一种媒介。“我们在古代中原地区发现的酒,可以和当时发生的社会变化相联系起来。在仰韶晚期,出现了一些大规模的遗址,有明显的社会阶级化的特点。那么我们发现的酒可能是当时的一些社会高层人士用于宴享活动、宗教仪式的饮品。”王佳静认为,这意味着早在5000多年前,不同的社会阶层就已经存在了。
  据王佳静介绍,此项研究成果仅仅是团队关于中国古代制酒课题研究的开始。他们现在正在分析中国其他遗址采集的有关制酒的样品,同时在未来也将采集更多来源于中国古代不同时期、不同地区遗址的标本,以研究中国古代制酒在地域空间上、时间上的变化与发展。
  她认为,中国古代酿酒可能与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都有联系。“制酒与复杂社会的产生、农业起源以及文明的产生与发展可能都有密切的联系。”
  京华时报记者 卫张宁
责任编辑:倪子牮

————————————————————————————————————————————————————————————————————————————————————————————————————————————————————————————————————————————————————————————————————————————————————————————————————————————————————————————————————————————————————————————————————————————————————————————
葡萄的历史很久,还得说跟酿酒有关,史载“昆吾作陶”,陶器作用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做酿酒器、滤酒器和饮酒器(这类陶器上面老新闻里就有嘛!比那位史传中的昆吾历史可早多了),酿酒器中很重要的壶据说是昆吾发明的(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壶 昆吾圜器也。缶部曰。古者昆吾作陶。壷者,昆吾始为之。)。汉语中有“陶醉”等词汇,应该是很古老的陶器跟酿酒起源有关的词汇,而葡萄发音接近“酺陶”,说明中国人最早认识这种果实是跟它能酿酒有关的(不过现代的欧式葡萄酒味道真不咋么的,还不如我小时候吃的腐烂葡萄好。不过也挺符合楚人的姓氏“酓:《廣韻》酒味苦也。”)。古代喝酒还喜欢温热了喝,而温姓也跟昆吾有关,葡萄酒英语“wine”,也说不定与有关呢。葡萄英语“grape”,发音接近“鬼蔢”,又可作为昆吾与鬼方的甥舅关系之一证明。西方葡萄酒的历史,也是当仁自古有不让!


最古老的酿酒证据存在于 8 千年前的陶罐中
作者Yun-Chu Wang | 发布日期2017 年 12 月 01 日 12:08 | 分类生态保育, 生物科技, 科技趣闻



最近考古学家在乔治亚(Georgia,位于高加索地区的小国家,1991 年正式独立)新石器时代遗留的村庄,挖到内有世界最古老葡萄酒残余物的陶罐。乔治亚提比里斯(Tbilisi)以南 20 英里的地方,有环形泥砖屋矗立在一片绿色肥沃的河谷里,这个小丘叫 Gadachrili Gora,8,000 年前的石器时代,住在这里的农民是葡萄爱好者,他们制作的粗陶器皆以一串串葡萄装饰。此外,研究人员分析当地的花粉,结果显示附近树木繁茂的山坡曾经被满山葡萄藤覆盖。
2017 年 11 月 13 日出版的《PNAS》杂志上一篇论文,考古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明确展示这些葡萄的用途。生活在 Gadachrili Gora 山丘和附近村庄的人类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早的酿酒商,他们早在公元前 6,000 年就会大规模酿酒,而当时的史前人类仍然依赖石器和骨制工具维生。
在考古现场挖掘交错重叠的环型砖屋时,考古团队找到些许陶罐碎片和大瓶子的圆形基座埋本地板里。有更多证物是在 Shulaveri Gora 村庄找到的,它距离 Gadachrili Gora 约 1 英里,也同样是石器时代遗址,在 1960 年代被挖掘。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考古学家 Patrick McGovern 教授审慎地分析这些样品,发现这两处地点的陶器碎片都有酒石酸(tartaric acid)残留。酒石酸是一种化学指纹,能显示酒渣存在。由以上结果加上陶罐外面的葡萄装饰和考古现场的细土留有大量葡萄花粉,以及比对公元前 6,000~5,800 年放射性碳元素的化学分析,结果皆显示原先生活在 Gadachrili Gora 的人是世界上最早的酿酒师。

▲ 乔治亚挖出的酒罐。(Source:GRAPE


然而考古团队并未从村庄土壤里找到葡萄种子或茎遗留的痕迹,因此推测这些酒是在附近种植葡萄的小丘酿成。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考古学家 Stephen Batiuk 教授说:“村民们在凉爽的环境下将葡萄榨汁并发酵,再将汁液倒进陶罐。等到发酵完成后要喝时,再把它运进村庄。”Batiuk 教授与乔治亚国家博物馆(Georgian National Museum)的考古学家共同执行此次联合远征。
之后的时期,酿酒师会使用松脂或草药防止葡萄酒变质或掩盖不好的味道,就像现代葡萄酒制造商使用亚硫酸盐一样。然而 McGovern 教授的化学分析中却没有发现这样的残留物,显示出早期酿酒可能偏向实验性质。推测当时的酒属于季节性饮料,在它有机会变成醋之前,就已从制造完成到被饮用完毕。McGovern 教授说:“当时的酿酒师似乎没有在酿酒过程加入树脂,也许他们尚未发现树脂对酒有帮助。”
这些证据让后人更了解新石器时代,那是人类第一次学习种田、开始定居生活及驯养农作物和动物的关键时期。新石器时代革命是个渐进过程,大约从公元 1 万年前开始,发生在距离 Gadachrili 以西几百英里的安那托利亚(Anatolia)。
现在有越来越清楚的证据显示人们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便已知酿酒。就在驯化第一批野草后的几千年间,Gadachrili 的居民不仅学会发酵,且懂得精进技术,还会改良和培育欧洲葡萄(vitis vinifera)。McGovern 教授说:“他们运用园艺方法,研究如何移植和生产葡萄,显示出人类是十分具创造力的物种。”

▲ 提比里斯。(Source:Flickr/Alexxx Malev CC BY 2.0)


乔治亚位于距离新石器时代革命开始不远的高加索山脉,8,000 年后的现在,当地人仍为葡萄疯狂。那里有超过 500 种葡萄品种,是他们长期以来种葡萄的标志。即使在繁华的提比里斯市区,葡萄藤依然攀附在苏联时代留下的公寓外墙。乔治亚国家博物馆博物馆馆长 David Lordkipanidze 说:“这个地区和葡萄有很深厚的历史根源,时至今日,乔治亚人依然利用类似新石器时代的大陶罐来酿酒。”这支考古团队期望能鉴别出与 Gadachrili 村庄附近种植的葡萄品种最接近的现代品种,因此他们希望能在附近种植一个实验性质的葡萄园,以更了解史前时代的葡萄酒如何酿制。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考古学家 Patrick Hunt 教授表示:“研究结果表明石器时代的人们过着丰富多元的生活,且与现代人一样重视利益。尤其葡萄酒发酵不是生存必需品,表示当时的人们从事的正是功利行为。由此可知,即使在新石器时代的过渡时期,仍有比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更复杂的事物存在。”
Batiuk 教授表示,他们还没有达到该处最古老的地层,因此之后说不定能将时间推算得更久远。他说:“我们正努力使葡萄酒的故事完善,这种液体对许多文化来说不可或缺,尤其对西方文明来说真的很重要。”
(首图来源:Stephen Batiuk)



意大利西西里岛南部海岸洞穴中发现装着6千年前红酒渣的古铜酒瓶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8月30日 10:55




意大利西西里岛南部海岸洞穴中发现装着6千年前红酒渣的古铜酒瓶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研究团队日前在意大利发现6000年前的酒瓮,这表示意大利人酿酒的历史比想像中的早。先前考古学家认为,人类酿酒的历史因追溯于3000年前,但这次的发现却将年份推至6000年前,重新改写了历史。


据The Local Italy报导,研究团队在西西里岛南部海岸的洞穴中,发现好几个古铜酒瓶,还在其中找到钠盐、酒石酸(tartaric acid),这些都是酿酒后所产生的物质。南佛罗里达大学表示,「这个我们所领导的研究为古代社会的经济提供了新的视角。」


消息指出,在这之前发现最古老的酒为3000多年前所酿,与现今的新研究数据比起来,整整少了3000年。虽目前还无法得知西西里岛的酒精残渣是白葡萄酒,还是红葡萄酒,但能证明人类的酿酒历史已被改写。


据了解,葡萄酒在意大利非常受欢迎,2008年更是首次击败法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年产量近60亿公升,每人的平均消费量高达59公升。由此可知,意大利人对于葡萄酒非常热爱,所以目前国内拥有100万个葡萄园。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5 16:50 编辑

吼吼,迁三苗于三危的基因证据抑或华夏袭来证据乎?“磨沟”发音接近“芒高”、“茅古斯”、“莽古斯”、“蒙古”、“曼科”、“麻姑”、“玛格”、“妈祖”、“木客”、“莫高”、“抹谷”、“麦加”、“摩洛哥”、“墨西哥”、“美利坚”、……,此中有真意,言与神同在呀!还得说迁三苗于三危,然后是雅利安人大迁徙,的确是引发世界文明加速进步变迁的一个引子!这里大概就是大夏之地,禹兴起于西羌,或许也与此有关,大禹迁三苗类似后世迁各地豪强进入龙兴地呀!并不是什么贬抑,而是充实京师便于就近加强管理罢了。也难怪后启继位,有扈氏、武观会发动叛乱,他们身边都是前朝叛臣呀(想想三监之乱)。难怪商、周都在这里有所镇守,然而最终还是不敌!

Ancient DNA reveals genetic connections between early Di-Qiang and Han Chinese

本来我对付大/天仙的科研是抱有极大期待的,因为性别关系,我认为她肯定没有空空道人提出来的其他男性科学家肯腚惯有的屁股(撅腚猱戴)思维!
然而很久没见科研进展,已经是将信将疑,怀疑又是传说里的牛人,此人只应天上有,不论天竺与天方,还是天主基督天山祁罗曼西迁的日耳曼那里,都好找到,但是东土哪得几回闻!!!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外洋啊,求仙啊!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即使闻得在什么人间天堂,也是临安一时,打个昭武就航走了!
终于化石破恬静,石破天惊逗秋雨,秋雨过后,在刚过去的这个秋天,欣闻新闻说付大仙对田园洞人的研究有了新成果,而且那位古代石化成仙的还是位男性。荷尔蒙崇拜涌起来后,我想百分之九十的男性和至少百分之五十的女性都会对他的Y-染色体类型感兴趣!然而简要看了看新闻,常染色体什么的啰嗦了很多,大致就是大智若愚是也不是,科学研究就是一杆秤,什么比例都看定盘星,这个知道就行了,不喜不悲。无图言鸟,有图说基因为宜,继续看,恍惚看到“欲练神功……”似的,葵花宝典,下边没了!房政如山,压力山大,适合埋太监?田园洞人不是我们的祖先,他们因为住在房山,只有70年产权,过期没钱续命,渡不了劫,灭绝了!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还是很看重Y染色体基因类型呀,研究结果竟然没说!作为奥陶纪员老,我也像很多贫寒的民科一样,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我就很震惊,因为,付大天仙和刘和珍君一样,都是女的!我本来以为女性没有把Y-染崇拜看重的理由,就会少很多阻碍,会很自然给测出Y-染类型然后广而告之呢!然而我才想起来女人也都是有爸爸,很多也还是要有夫儿的!无私,真的就很难吗?为什么不学学人家印第安人,为世界贡献了那么多种农作物、开拓并腾开了那么多土地,人家现在也不争也不抢也不好生,静静看着世界迅速发展!哦,这个榜样不学也罢!Y-Q系还得像Hanhe和空空道人那样自强为宜!
不过我还是不释然,我其实已经很客观了,因为穷,另外也想秉持公心,我没测Y-染,现在我在坛上就很开明,不偏不阿哪个单倍群(也不尽然,对东亚类型的偏向也是不言而喻),起码我不敢诋毁哪个单倍群,当然某个单倍群里个别的让我腻歪的我会借题发挥讽刺之,但是谈不上对单倍群的好恶(万一我是某个单倍群呢?即使我不是,我的亲戚朋友是呢?所以不敢多说呢!)。论基因是科学,论文化是哲学。宁折不嗑!
这篇文章发在线粒体/母系 Mitochondrial DNA讨论区,我一开始心情也是不很淡定,寻思人家徇私——果然是女性,对男性Y-染崇拜不屑一顾,那就置之不理!岂有此理?这是做科研吗?一看内容,哦,没少提mt-DNA,只是因为类型多啊,而Y-染,纯爷们,全O3哩!释然喽!天仙果然靠谱!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真没听说过天朝第一大金矿拥有者 位于江西上饶的紫金矿业乜?
天朝人类学=粪坑
49# joy
俺学历刚够本,穴力人一个,没见过本朝的金子!其实金子还不是咱的话题。我也觉得西方金子多,并不只有阿尔泰山那里出,而是那里的更出名而已。五行西方为金,对于中原是很合理的。淘金原理,跟密度有关,大浪拍打,泥沙俱下,金粒多留。再有个地势差翻腾起来,金生丽水,丽水是流速快的河流,加速淘洗,防止泥沙淤积,金粒就大量淤积到岸边,所以西部江河上游金砂矿比较多,以前看纪录片,那里淘金客非常多(东北黑龙江也一样,古代少有人淘金,近代让毛子疯狂来捡宝贝)。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继:
楚人(指周时封楚地之贵胄)源自何地?战国楚贵族屈原在离骚中说:帝高阳之苗裔。司马迁采各类古书在楚世家中也说是楚之先祖出颛顼高阳。可见出自颛顼应是无疑的。清华简楚居(原无题,整理者命名)讲:季连初降于隈(耳朵旁在右,打不出。替字)山,抵于穴穷。季连仍高阳之后裔,所以隈山在何处?至为重要。
隈山”整理者疑即“騩山”,大多学者也都释为“騩山”,本人亦从之。找此山,只能求诸于《山海经》。但此书中可以找出许多“騩山”,究竟哪座“騩山”才是这个“隈山”呢?李学勤依左传载,郑,祝融句,认为《山海经•中山经》中《中次三经》的騩山,也即《中次七经》的大騩之山,即“隈山”。就是今河南新郑、密县一带的具茨山。但帝系中祝融有重黎,吴回2人,此2人均不早于老童。故,应是后出同名之地。查《山海经•西山经》之《西次三经》有“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无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钟磬。其下多积蛇”。郭璞注:“耆童,老童,颛顼之子”。应该说,老童的“騩山”才是《楚居》所说的“隈山”。一个重要参考就是三青鸟的三危山。三危山应在西王母的所居之山附近。此说惟时代更晚,采信较难,但本人认为较可信,理由如下
1,季连与盘庚之子混迹天下,而盘庚迁殷后,不再更徒。晚商即南下北来之人,季连之上诸祖也应更西,更北些。
2,季连诸兄胁生之说,更见于西方。
3,商亡后,楚人只封子爵,处蛮荆,可见受商之连带。
4,楚人喜金,重金之好,罕见于各国。
5,楚地丝绸颇见于塞人之中。
三青鸟(后讹为三足乌)与西王母相连,常见于汉墓中。但是,以前旧说二足于汉时变三足。现考古证明不对。商末周初,三足鸟(乌)传说即存在。见下图
……555555555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神奇的是竟出自茹家庄!!!塞人,神鹿,三青鸟(三足乌)一应俱全!
西域格里芬乎???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6 20:48 编辑

“季连”发音接近“祁连、鸡林、吉烈迷、智利(印第安语:寒冷之地)、基廉斯克、克里木、克里姆林、麒麟(怀疑是板齿犀)、和林、cream、……”

《国语·周语上》:“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禄信于耹隧。商之兴也,梼杌次于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
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外有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
《山海经·大荒南经》:“有人焉,鸟喙,有翼,方捕鱼于海。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头。鲧妻士敬,士敬子曰琰融,生驩头。驩头人面鸟喙,有翼,食海中鱼,杖翼而行。维宜芑苣,穋是食。有驩头之国。”
《史记·五帝本纪》:“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谓之梼杌。”
《史记·夏本纪》:“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
祝融部落迁徙到中原的时间肯定很早。夏商时代,他们都是主力军,所以祝融、回禄、梼杌等楚先神明跟夏商之兴灭关系密切。
欢兜被流放于崇山,略早于夏朝建立。而祝融降于崇山,也离夏朝建立不远。祝融是否是监视欢兜的呢?由史料推测,颛顼生鲧,颛顼生驩头,鲧的儿子琰融生驩头,“颛顼、鲧、驩头”这里面至少应该有两人重名,颛顼作为五帝,可以作为标准(当然不排除有两位的可能),则治水的鲧,和欢兜的爷爷鲧很可能不是一人;或者驩头不止一个人。鲧非一人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驩头不是一个人的可能性更大(跟管理部落有关,继承了相同部落,可能用同一名号,起码从也速该给铁木真的起名还可见从敌人得名都可以)。从驩头生苗民,可见这个名号可能确实是部落图腾或酋长号而已。更早的苗民作为迁徙三危的三苗到了西北海外。而融降于崇山,可能是“琰融”而非祝融,当然琰融也可能承袭祝融名号,他的任务是监督欢兜,以及驩头部落余下的苗民(不可能迁徙完),给儿子其名“驩头”也可谓实至名归,责有攸关。可是欢兜似乎就不能说是流放了,因为“欢兜”谐音“驩头”,据说欢兜就是驩头(不是的可能性当然也很大,但是那段历史,两可的可能就是薛定谔的猫,有一个必然见光死,毕竟那时候即使有落头蛮,换头术应该还没有)。欢兜是三苗部落在中央的代表,一旦政治失势被打回原籍,并被中央派人监视也是很有可能的。
四罪之中,共工、欢兜、三苗、鲧这组合很奇怪,共工、欢兜、鲧都还能举出个实际人物,但是三苗不能,窃以为苗蛮部落作为中原土著和炎帝-蚩尤之后结合的黎民百姓,此时已经被新的轩辕氏中央领导集体(分置大军区司令一样)瓜分为三个主要诸侯的属民了。而共工、欢兜、鲧就是这三大诸侯!在尧帝时候,苗民有了分离主义倾向(十日作乱),而三大诸侯又有一定野心,并且互相结党营私,引起了尧帝为首的轩辕氏既得利益集团极大不满,为了维护中央权威,自然是要“分北三苗”,三个苗民集团的主体西迁,并无三苗的首领押送,三苗首领分别被投幽陵、羽山和原籍江淮,这就是分北三苗。后世三苗主体在西北(假如中原只是轩辕氏的行都,华夏当时就在西北,未必不可以看作是充实本部,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后世王朝除了大清,几乎都这么做过),因为和大禹的关系,又成了夏朝起家的资本。这也是“做事者常于东南,而收功实者常在西北”的一个最初例子。禾苗长熟,庶民被华夏收获,是华夏同化中原的重要开端,是汉语和汉字形成的重要时期(仓颉时期可能在西北,即使有汉字,可能也还不完善,虽然安诺遗址那块印说不准是三苗的还是黄帝时期的)。
作为颛顼后裔,楚人先祖在这些政治斗争中起到了什么作用?这真是一个问题。
《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
按照上面整理的“颛顼生鲧,鲧的儿子琰融生驩头”的这条谱系,则有一位“鲧”跟一位“称”是兄弟,卷章和琰融是堂兄弟,重黎、吴回和驩头也是堂兄弟。祝融是官号,按理祝融管南方,而欢兜也管南方的三苗,可知两者至少是相近的。这应该是夏人和楚人联合的主要原因。他们是东进的主力。而且“琰融”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和“”发音相同,而“炎”似乎也跟“祝融”这名字有关系。那时的语言应该差不多形成,文字还未定,所以很可能是相通的。由此越发可见楚人与夏人的亲密(我甚至怀疑中原的夏文化遗存其实就是楚先祝融氏之后尤其是陆终的几个后裔的遗存,真正的华夏可能还在更北),共工氏作乱,《国语.楚语下》:“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书·吕刑》:“乃命重黎,絶地天通,罔有降格。”重黎没有平靖共工氏,而被诛杀。共工氏可能跟商朝从事冶金业的“天”部落有关(天工开物),苗民可能就是土著跟地有关(禾苗离不开土地)。这就好理解,为什么要绝地天通,并且清剿共工氏了(类似后世焚书坑儒哩)!蚩尤曾经用葛卢山的金属铸造兵器而威震天下,共工氏的冶金业不受限制被苗民随意学习,恐怕必将造反危及中央政权。绝地天通,应该是把某些手工业(当时可能还跟萨满巫教有关联)比如制玉业、冶金业给专门分离出来了,国有化管理了,不降格,苗民格斗也没利器,好管理(与禁菜刀、禁枪一个道理)。金曰从辛,正因为有这些改革,帝喾才可以取“高辛氏”之号,这是冶金业地位提高的标志(这个时代中原却没有多少金属器,怀疑是被征缴了,至于墓葬没有金属随葬品,则真是一个难题,只好说,中原这时候还不是传说时五帝常待的地方,因为限制冶金术传播,正好中原也没机会发展)。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芒山。有桂山。有榣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
祝融应该是重黎,祝融死后,太子长琴仍在后世所谓西域;吴回代替重黎做祝融氏,他的儿子是陆终,陆终的儿子季连(如果世系没有约并,按道理陆终的后代应该是尧帝时的人。陆终后裔很像是华夏部落在中原的拓荒者,却是跟鬼方通婚,夏人却又不知道在哪里!真是难呀,只望能找到那时的文字材料)的后代到了荆蛮之地做领袖,说不定可以结合三苗部落早期领袖“琰融”和自己祖先官职“祝融”又名“酓融”呢(以便解释楚人姓氏的来源)。
因为迁三苗于三危,西北也有地名“舂山”,似乎跟“崇山”之名也很有关:
《穆天子传》:“……守黄帝之宫,南司赤水而北守舂山之宝。……季夏丁卯,天子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曰:‘舂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孳木华不畏雪,天子于是取孳木华之实,持归种之。曰:‘舂山之泽,清水出泉,温和无风,飞鸟百兽之所饮食,先王所谓县(悬)圃。’……天子五日观于舂山之上。……壬申,天子西征。甲戌,至于赤乌。(赤乌)之人丌献酒千斛于天子,食马九百,羊牛三千,穄麦百载。天子使祭父受之。曰:‘赤乌氏先出自周宗,大王亶父之始作西土,……封丌璧臣长绰于舂山之虱,妻以元女,诏以玉石之刑,以为(卫)周室。’……己卯,天子北征,……庚辰,济于洋水。辛巳,入于曹奴。……壬午,天子北征东还。甲申,至于黑水。……于是降雨七日,……天子乃封长肱于黑水之西河。”有人据此论证舂山为今昆仑山。

欢兜又叫驩头,意思是长着鹮鸟的头的神,我怎么觉得很像古埃及的“托特神”呢?

托特神_百度百科

星座神话:以鸟形象出现的透特(Thoth),代表智能、艺术、建议和神奇之事,当灵魂面临判定审核,透特就会给予建言,因为透特会记载每人生生世世的业力记录,所以可以...
简介原罪发明
baike.baidu.com/

呵呵,播蜜川,布洛陀,在华夏东迁后,三苗继续波动传播文化(质点上下运动,波形勃兴远播),摩诃波惹波罗蜜多!

当然,虽然讨论华夏在西域,但是很早,可能从涿鹿之战后,少昊氏(西方白帝,金天氏,留此印象)被黄帝派遣来统治东方,与东方土著的文化结合,追溯了东方伏羲氏为太昊,整个中国那时都是东夷(也是今日中国人的主要祖先),华夏这支先遣队进入四裔包围之中,是一个激荡的文化交融时期。但是无疑,估计可能是气候变冷的影响,华夏其实在五帝后期很迅速有个东南向立行都的可能,这是后世东亚定位并无太多西北记忆的原因(犹如今日美国人、澳大利亚人追溯自己国家地理历史,很少再提英国。现在山西大槐树移民,也不再论道洪洞县的家长里短,衣冠南渡的很多后裔,都把中国远古祖先考证到自己现在的家乡。这些都还是有史可征,并且传说不断呢)。而《山海经》,应该还是整个五帝时代天下的地图,后世文字述说时已经进入商周时代,已经是中原华夏本位。最奇怪的还是楚人,从史料和文物来看,应该是最早进入中原的华夏,和越人一样跟蛮夷打成一片,但是楚人的西北记忆却很明显,明显比大多数诸侯国强。商人因为经商无定所,商女不知亡国恨,只记得始祖母简狄可能是北方人。周人虽然有在西域还有西周之国这样的同宗,并有穆王西巡的故事,也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但是本位上已经把中国定在伊洛盆地了。西周的封建制度,也完善了华夏族的形成机制,经历春秋战国封建割据混战,秦汉大一统形成的汉族,只是东亚占主体的新型文化人群了。司马迁写《五帝本纪》,是考察了整个中国不假,但是那时的汉族已经是东亚千百年的土著(何况通婚交融黎民百姓大部分基因也是东亚类型了),他们的传说不会跟自己本地差太远,司马迁作为重黎之后和国家史官,保留些文字方面更可信的资料,所以写《五帝本纪》的史地,是以汉朝最多追溯到商朝的中国为背景,也就顶多说说颛顼帝时代天下比那时的大而已,至于大多少,只能从张骞等人的国外考察中得知一二(他却很感亲切都当成华夏后裔),是不会把《山海经》和东方朔的书当史料的,这是史家严谨又无奈的事情,那时官修史书还太简单,说到底,史书写皇家私有的天下,还是百姓万族公有的天下,责任很重大,毕竟是私人写史书,史家的良心是有决定意义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7 15:00 编辑

56# 山戎地带
“弓鱼”,有没有可能发音从弓,发音类似“鲧”?那么很可能与共工部落有关,或许是炎帝姜姓后裔,被周朝封建在他们的祖先居地姜水、常羊山一带。共工是水神,共工部落与水关系密切(百工,大多数也需要水,比如琢玉,线绳切割得加水吧,不加的话摩擦生热估计很快就着火了),以鱼为吉祥物很有可能。而且青铜冶金不起源于东亚,除了塞人路径的,另一支很可能是走岛夷路径从东部沿海传过来的。蚩尤也似乎统治过共工部落,故有风伯、雨师(很像是岛夷,反正都是神农氏世衰时代,互相攻伐,最后整合为九黎,直接影响到炎帝阪泉部落的最高权威)。本人以前写过文章论证这个问题《安知五台是空桑——蚩尤与北方游牧民族之关系》(自己博客被禁,呜呼,幸有网友移花接木)。
这就不奇怪共工部落虽然在炎帝、蚩尤与黄帝斗争失败后成为轩辕氏的下属黎民,但是在五帝时期一直是异动分子。颛顼帝时代,《国语.楚语下》:“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应该就是为了限制蚩尤-共工遗民作乱。但是《山海经·大荒西经》的记载:“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这偏枯的鱼应该就是共工部落的图腾,因为巫教被打压(绝地天通),萨满们被限制,所以没了生命力。颛顼死即复苏,也就是九黎(交黎、昌黎)部落在颛顼死后继续作乱。这又引出《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能光融天下,自然把鱼烤成鱼干儿了——但是偏枯(诛之不尽),让人想到生命力顽强的肺鱼呀,生物进化的动力。因为重黎对共工部落弹压不力,领罪殉职。然后估计帝喾就把共工部落转化为三公治理的直辖庶民/黎民/草民/属民,分别由后来的鲧(共工之号的反切?鱼和能为图腾)、欢兜(驩头,少昊部落图腾鸟)、共工(按理应该管理工师,然而从尧帝曾把共工试之工师可见也被架空了,名字类似虚衔,但是管辖一部分黎民,这个共工可能是炎帝共工部落后裔,比较受限制,怕他旁聚布功结党营私搞普遍民主损害了轩辕氏的民主集中制)来管理。等于分散了共工部落(九黎部落)的势力。然而尧帝时代又是十日并出作乱(估计是少昊部落后裔,“昊”本义跟太阳崇拜有关),又是洪水滔天(共工是水神,共工部落萨满责有攸关),中央搞天文历法划订和全国地理普查工作都不得(大禹时代才完成),三苗被迁徙三危(估计就是中层管理人员,也就是那些万国部落酋长巫师萨满阶层),共工都没有被安排治水就被流放幽陵,鲧较受信任,作为颛顼后裔,可能实际主持大工程发包分包任务,但是完不成治水工作,于是被押赴羽山受刑。其实尧帝应该还是收服了东夷部落(少昊九夷-九日,加上尧帝,一共十日),比如后羿,射掉了九个太阳,然后应该进位朝班到了中央,正好派鲧的部落去镇守东夷。欢兜呢,直接被派到三苗故地,重新用轩辕氏文化来教化那些苗蛮庶民。对这些远古传说人物,已经半人半神了,后世称呼他们的名字,很可能跟他们的封号有关(类似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或一般人有字有号有官籍的,一般不说他们本名,当然近古以来小说演义什么多了,历史学也更注重人的本名了,所以反而没有了这种习惯)。三苗鱼、鸟图腾什么的,因此流传很广,最后成了塞人-岛夷的一种文化内涵。北京有个渔阳,大概就跟共工、鲧等有关。而西域也有鱼国,不知道是不是徙三危的三苗中层巫师酋长传过去的。四川也有鱼妇,考虑到之前还有个“柏灌”,很可能跟欢兜(驩头)有关。三青鸟(鹦鹉?鹦鹉能学舌,English能被学得最像,难怪被称鸟语),可能也跟少昊-三苗有关,三危——豨韦——鲜卑——西伯利亚——塞尔维亚——瑞士——瑞典——斯堪的纳维亚——苏维汇,三苗——“三藐三菩提”、“萨满”、“西王母”、“萨尔马提亚”、“萨姆”、“萨米”、“萨摩耶”、“苏美尔”、“索马里”、……。鲧(氵)、共工(工)、欢兜(鸟),加起来就是“鸿”(注意文字的诞生一开始不会这么完备,可能作为图腾,在部落联合时会写到一块儿而已,文字定型是很久以后了),这应该是三苗的图腾(苗民有翼),可能为早期领袖之名,黄帝时就有大鸿氏,现代似乎还有“鸿苗”一说。鸿雁是鹅的祖先,这也是黎民的自称,其实很有意思(鸡-己,汉语自称;鸭-丫,后者俄语自称)。又道教有鸿钧老祖一气化三清之说,应该是从黄帝派少昊清司马鸟师治理九黎苗民转化而来的神话比拟,具体可能是少昊氏开始设立三公进行初步分北三苗的管理(分清分清,科学也是分析,不分析不清楚。含混糊涂,那是混沌,后世北方游牧民族往往没有华夏那么清的政治架构,自称“浑”,还是类似蚩尤那种各部落结成联盟的军事民主制,如獯鬻、荤粥,面儿粥在我们方言里就叫“糊涂”,由此也可见华夏与北方民族在文化上的关联),似乎贝加尔湖附近旧石器时代有一种形状似大雁、天鹅(鸿鹄)的雕塑,莫非三皇时代九黎三苗的领导阶级也是从贝加尔湖南下(这样的话,流共工于幽陵又是一种“人穷返本”的人性化安置了)?这个实在不好推测。
至于崇拜鹿、鹰嘴鹿(飞廉)、格里芬,则似乎更可以早到黄帝时代,毕竟那时就有涿鹿之战,后来又有群雄逐鹿这样的词汇。鹿是先民常见的狩猎对象,可能并无太大的神性(当然对于犬戎是图腾,可能影响了塞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
似乎贝加尔湖附近旧石器时代有一种形状似大雁、天鹅(鸿鹄)的雕塑,莫非三皇时代九黎三苗的领导阶级也是从贝加尔湖南下(这样的话,流共工于幽陵又是一种“人穷返本”的人性化安置了)?这个实在不好推测。...
癯鹤 发表于 2017-12-7 13:50
刚才查了下,好像这种小雕塑就是马尔塔遗址的(好像是挖耳勺的样子),我用的电脑和网络很差劲,查找起来很费力,还没找到可以贴过来的图。但是说啥来啥,这壁厢又一个更久远的跟龙的传人有关的“鸟龙”化石的新闻:

生活在水中似天鹅!蒙古发现白垩纪恐龙新物种——埃氏哈兹卡盗龙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13:20











生活在水中似天鹅!蒙古发现白垩纪恐龙新物种——埃氏哈兹卡盗龙



视频:生活在水中似天鹅!蒙古发现白垩纪恐龙新物种——埃氏哈兹卡盗龙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张章):近日,《自然》发表的一篇论文描述了恐龙的一个新物种,这种恐龙拥有像天鹅一样的脖颈和鳍一样的前肢,并且生活周期中有一部分在水中。埃氏哈兹卡盗龙(Halszkaraptor escuilliei)生活在白垩纪坎帕期(约7500万至7100万年前)目前蒙古所在的区域。


手盗龙类包含鸟类以及与它们亲缘关系最近的恐龙。在白垩纪,多个手盗龙谱系演化形成与其各自生态系统相关的不同特征,包括主动飞行、巨大体型、奔跑和食草性。


意大利乔瓦尼·卡佩里尼地质博物馆的Andrea Cau及同事使用高分辨率同步辐射扫描方法检查了一个局部仍嵌在岩石中的手盗龙化石,从中发现了许多奇特的特征,大部分都是非鸟类手盗龙所没有的,但是水生或半水生的爬行类群和鸟类群却有。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特征代表了一种水陆两栖的兽脚类恐龙新物种,它们靠双腿在陆上行走,姿势类似短尾鸟类(如鸭子),但是利用鳍一样的前肢在水中活动(像企鹅和其他水鸟一样),并依靠长长的脖颈来觅食和埋伏猎物。研究人员将这种新恐龙与另外两种神秘而又不全的恐龙归在一起,提出一个新的恐龙亚科——哈兹卡盗龙亚科。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