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由《楚居》“季连初降于隈山,抵于穴穷,……”,想到“轩辕、混夷、有熊、獯鬻、匈奴、浑窳、浑源、猃狁、鲜虞、穷鱼、酓、㘙哒、穴熊、鬻熊、熊盈、熊绎、嘘噎、吁咽、混元、玄烨”,这些词都有些相近发音,或许有文化关联。汉语中这俩“熊熊、汹汹”也很像是有同源关系,分别形容水火猛烈。
《山海经·西次三经》:“……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蠃其上金青雄黄,多藏琅?、黄金、玉,其阳多丹粟。其了有多采黄金银。实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状马身而人面,虎文而鸟翼,徇于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仑,其光熊熊,其气魂魂。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其中多玉,其阴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诸【囟此】,槐鬼离仑居之,鹰鸇之所宅也。东望恒山四成,有穷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见则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墨水出焉,而四海流注于大杆。是多怪鸟兽。……”
槐江之山在昆仑之丘北偏东四百里位置,昆仑的神光被形容为“熊熊”。这也是楚人心中的圣山。“熊熊”一般形容火光,同义词“炎炎”,应该与祝融氏有关(虽然昆仑之丘的光可能不一定指火光)。这大概也是楚人被称为熊姓的原因,类似“炎炎”或许跟“酓”有发音关联。楚人信奉高阳氏、祝融,是我怀疑楚人北来的重要原因。北方苦寒,火的作用很大,所以火崇拜和太阳崇拜(相反,居住地偏热的人们很多崇拜月亮和水)是北方民族的基本特征。楚人如此,雅利安人如此(古埃及人比较特殊,崇拜太阳,但是他们居住地比较炎热)。楚人的车马、骑射技艺在商周时代是很著名的,青铜器也是出类拔萃,这些颇类似斯基泰文化要素的东西,为楚人在东方发扬,也是我认为阿尔泰山是古昆仑,文化中心的原因(楚人主体原来或许偏东在贝加尔湖一带?不然不好解释考古出土人骨特征)。
北方寒冷,人们居住地穴(或窑洞),躬身出入,为便于移动,住穹庐(撮罗子)。这大概是“穴穷”这词的来源。怀疑他们是跟有穷氏(有寒氏是其盟友,证明他们来自更北的地方)一块抵达中原的(都惯于使用弓箭),有穷氏往东夷,而楚人往荆蛮(当然也可能楚人起初只是有穷氏的部属,所以名声不很显著,因为后羿的攻伐范围包括了江淮,这些后世是楚人势力范围,或许那时真正的楚人还没到来,但是后羿带来这帮移民应该也是后世楚人的基底之一)。怀疑巴人的祖先廪君也跟后羿部落联盟似乎有所交集,看看罗家坝遗址的文物,很有北方特色(不过年代似乎更早些,或许人群的南下更早,英雄人物的出现晚,更有中原-蛮夷特色了;商朝就讨伐过蛮荆,但楚人祖先直到周初才在汉江一带立足,也就是统治阶级和土著一开始可能并不亲近——即使可能再早的时候也有亲缘关系,是不同时期扩散的而已):


川东北巴文化遗址发现新石器遗存 原是土著人渔猎而生



2017-12-07 13:16:55 来源:华西都市报 已阅读168次



封面新闻记者 毛玉婷 实习生 唐依然 图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距今5300——4500年,嘉陵江流域,四川达州宣汉,气候转暖。树林中,阔叶树更加密集地长起,蕨类植物茂盛成长;潺潺流水中,鱼儿成群摇摆。这样的环境,滋养着一群土著人就地而居。他们打磨出尖锐的石器,渔猎采集而生。其中,一种尖锐的细石叶,成了最普遍的工具。——12月6日,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外通报,2015年至2016年期间,该院在宣汉罗家坝遗址发现了新石器时代遗址。

  这是罗家坝遗址的第四次发掘,此前发掘曾证明该遗址是目前所知面积最大、保存最好的巴文化遗址之一。而此次发现,又表明其为嘉陵江流域目前发现的堆积最厚、延续时间最长的新石器时代遗址。11月25日,罗家坝考古遗址公园与博物馆启动建设。



  新石器遗存

  巴文化遗址里的新发现

  宣汉罗家坝遗址位于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普光镇进化村罗家坝,地处秦、巴、蜀文化交界处,在渠江二级支流后河左岸的一级阶地上。

  1975,几位村民捡出的青铜器,领着考古人到此认定,罗家坝应有战国时期的土坑墓群和汉代遗址。

  1999、2003、2007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三次对罗家坝遗址考古发掘,累计发掘1000平方米。出土的种种遗存宣告着他“目前所知面积最大、保存最好、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巴文化遗址之一”的地位。2001年6月,其被国务院核定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为进一步了解遗址巴文化墓葬的范围、探寻东周时期遗址区的位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锁定罗家坝遗址中的外坝范围,第四次发掘。就在此次发掘中,考古人员向下挖掘1.5米至3米时,终于揭开新石器的面纱。

  从1975年至2016年,考古人通过40年的实证,将遗址的年代往前追溯了3千年。





出土石器



  距今四五千年

  部分遗存与渝东遗址接近

  参与发掘的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万泉介绍,此次发掘面积达300平方米,涵盖新石器、商周、汉代三个时期。考古人员共清理了不同时期的墓葬、灰坑、沟等各类遗迹近百处,出土了陶器、石器、铜器、铁器等各类小件近千件。其中,新石器时期遗存的发现,令考古人员最为兴奋。

  郑万泉说,根据碳十四测年数据,罗家坝新石器时代遗存的年代在距今5300——4500年之间,遗存则呈现出四期的不同面貌,其中后面三个阶段的遗存与渝东地区忠县哨棚嘴遗址的三个阶段相接近。这是否可以说明,罗家坝的先人就是巴人的起源?考古人员认为,还需进一步确认。

  出土石器表明,在当时,先人已学会了磨制、打制工艺。他们磨制出石斧、石镞、磨石、石砧等形状,尤其偏爱饼状磨石。

  罗家坝古人或许是急性子。此次考古发现,石器中,打制石器数量多于磨制石器。打制石器中,取材多用燧石这种质地坚硬,常用来取火的“火石”。工艺上,以打击法制成的细石器为多。其中,细石叶的数量最多,另有石核、石片、砾石、砍砸器、小石器等。

  有意思的是,考古人员发现,遗址新石器遗存中,从早到晚都有细石器出土,且通过中河流域考古调查,罗家坝遗址细石器的石料资源应来自本地。郑万泉说,那时,应当有一批土著人长期在此生活,将技术工艺一脉传承。

  先民们又是如何打制石器的呢?考古人员拿起鹿角,对着石料敲击起来。通过实物发现,借以实验,他们将进一步还原古代制作场景。



发掘工作照



  气候转暖

  渔猎资源充沛

  为何选择罗家坝区域居住?环境考古解答了谜题。

  据环境土样信息分析,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中晚段,这里的气候转暖。

  区域里,阔叶树增多,针阔混交林成了主角。林下,蕨类植物茂盛,气候暖湿。先民种植起稻、粟、黍等农作物,但这并不是他们取食的重要手段。经石器分析,他们主要靠渔猎采集为生。就在发掘期间,考古人员常常能在河流中抓到一只只活蹦乱跳的鱼儿,平添了工地里的乐趣。

  灰坑和水沟,则向考古人员透露了古人的生活位置。圆形、椭圆形、不规则形的灰坑,保存状况并不怎么样,其填土中发现了陶片、石块、兽骨、炭粒、烧土颗粒等内容。

  除了石器,先民还喜欢用陶器,一种掺入砂粒和其他碎末的“夹砂陶”很是流行。素面、绳纹为主的纹饰展现了他们好简朴的审美,此外,附加堆纹、弦纹、戳印纹又丰富了视觉观赏性。

  过了四五千年后,考古人从一堆堆罐子中,辨认出花边口卷沿鼓腹罐、花边口折沿深腹腹罐、卷沿折腹盆、敛口钵、高领壶等,它们多是平底器,但也有与成都地区出土类似的尖底盏出现。



  演变序列清晰

  构建川东北新石器演进格局

  罗家坝遗址负责人陈卫东说,该遗址是嘉陵江流域目前发现的堆积最厚、延续时间最长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遗址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器物组合较为完备,演变序列清晰,以四种渐变的风格,刻画了距今5300到4500年的器物渐变历史。这厘清了罗家坝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的演变序列,初步完善了期间的考古学文化内涵。

  该遗址与广元、巴中等地的新石器遗址群一起,正在逐步构建川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考古学文化序列,为探讨长江上游地区新石器文化的演进格局提供了新的方向。



罗家坝器物演变过程



——————————————————————————————————————————————————————————————————————————————————————————————————————————————————————————————————————————————————————————————————————————
这个时间虽然早,但是也不让人吃惊,文化的传播,也可能更早,比如美洲,很多文化和中国相似,传播的历史应该更早。前些时间Hanhe举例亚瓦拉皮塔人的纹身图案和仰韶文化接近,就是很明显例子,中国在仰韶文化之前,也没见有那些图案,仰韶文化之后,图案都已经大变,基本不再有那些图案,而亚瓦拉皮塔人在当代还是用那些图案。他们是亚马孙土著,这些图案是自身起源抑或文化传播?自身起源的可能或许有,但是文化传播的可能更大,这肯定不会是近代(因为中国和世界上早已经没有这类图案),只有可能是史前传播到那里,那会是什么时候?然后很吃惊看到这个,史前全球化,会不会在个民族最初文明起步前有过一个大传播的时代(传播到这些原始民族的没能刺激产生文明,但是形成文化活化石保留了下来):

玛雅文明中的月神玉兔


2017-12-07 09:47:30 作者:李新伟 来源:光明日报 已阅读151次

  月中玉兔的形象在中国家喻户晓,已经成为中国神话传说中最广为人知的内容之一。而玛雅文明的月亮神也是怀抱玉兔的。这个相似点颇为引人注目,也特别容易令人产生关于两个文明悠久联系的遐想。




科潘遗址发现的石榻上刻有怀抱兔子的月亮神。图片由作者提供



  中国文献中关于月中有兔的记载,大约可以追溯至《楚辞·天问》中的“顾菟在腹”;文物方面,则有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上的月中蟾兔图。月中玉兔的形象在东汉时期才盛行开来,是墓葬画像石的常见素材。同时流行的还有西王母的形象,兔子除了在月中,其实更经常出现在西王母身边,是捣药的灵兽。西王母的传说大约也出现在战国时期,《山海经》和《穆天子传》等都有记载。根据先秦占卜书《归藏》可知,战国时期,嫦娥偷吃丈夫羿向西王母求得的不死药,飞升奔月的传说业已出现。也就是说,在战国时期,掌管生死的西王母、月亮女神嫦娥和玉兔的形象都已经出现,而且形成了奔月传说的早期版本。




波士顿美术馆藏陶杯。图片由作者提供



  多数学者相信,西王母信仰是自西北方向输入的外来文化因素。兔的形象在中国史前时代几乎未见,商代才有了玉制兔形饰物。季羡林先生更提出,公元前1500左右即开始编订的《梨俱吠陀》中就有了月亮与玉兔的内容,中国的月中有兔观念,可能自印度传来。

  可见,流传至今,已经成为中国文化重要因素的嫦娥和玉兔的传说,实际上很可能是中外文化因素经过复杂融合演变的结果。

  玛雅文明中,月神和兔的传说更为丰富,也更为复杂。

  危地马拉南部高地的玛雅部族齐切人流传下来的玛雅创世神话《波波乌》(Popol Vuh)中记载,玉米神被冥王杀死后,其孪生儿子深入冥界,力图帮助父亲复活。为此,这对英雄双兄弟白天与冥界诸神赛球,晚上还要经受各种考验。在死亡蝙蝠之屋,哥哥乌纳普(Hunahpu)的头被蝙蝠砍掉,送给冥王挂在球场边。乌纳普只能用南瓜临时做头颅,和弟弟西巴兰奇(Xbalanque)一起继续与诸神赛球。西巴兰奇指使一只兔子埋伏在球场尽头的番茄地中,然后故意把球击落到兔子身边。诸神们去追球时,兔子在番茄地里像球一样跳动,引诱诸神们追逐。西巴兰奇乘机取下哥哥的头颅,重新安放在哥哥身上。最后,双兄弟战胜冥界诸神,救得父亲复活,哥哥成为太阳神,弟弟成为月神。立了大功的兔子,自然成了月神的宠物。




西王母汉画像石。图片由作者提供



  玛雅文物中确实有男性月神与兔为伴的形象。危地马拉波波乌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彩绘陶筒形杯上,绘有以英雄双兄弟在创世纪之初战胜大鹦鹉神的儿子吉巴克那(Zipacna)为背景的画面。乌纳普身穿美洲豹皮战服,手提他的标志性武器长吹管枪。弟弟西巴兰奇背上有象征月神的弯月形符号,双手抱着兔子。看来兔子也参加了这场开天辟地的战斗。玛雅城邦基里瓜(Quirigua)遗址石雕像B上面,有一个象形文字表现了背有弯月标志的月神与敌人搏斗的场面。月神将敌人压倒在地,敌人奋力挣扎,兔子赶忙扑上去帮助。

  中国考古队正在发掘的科潘遗址8N-11号贵族居址东侧建筑的主殿内,在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进行的发掘中,曾经出土了一个精美的石榻,上面雕刻着白天太阳神、夜晚太阳神、月神和金星神。月神手挽玉兔,看其形象和衣着,应该是男性。博南帕克遗址的一块石雕上,怀抱兔子的月亮神也像是男性。




博南帕克石雕上的月神和兔。图片由作者提供



  但在很多情况下,玛雅人会将月神描绘为女性。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一件筒形杯上,彩绘有月亮女神给兔子哺乳的画面。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的一件著名绘画筒形杯上则生动描绘了月亮女神和兔子协助英雄双兄弟智斗冥王的故事。据《波波乌》的记载,英雄双兄弟被冥王杀死,但很快复活,装扮成魔法师,表演火烧房屋和砍头后复活等法术,吸引冥王的注意,最后诱杀冥王,拯救了父亲。但其中并没有提及月亮女神的参与。

  普林斯顿筒形杯上描绘的场面丰富了《波波乌》故事的内容。画面的左侧,双兄弟头戴面具,腰系美洲豹裙,手持石斧。哥哥乌纳普身边有一个被绑缚的冥界之神,身体赤裸,伸腿坐在地上,应该是正配合乌纳普表演砍头复活法术。画面右侧是冥王宫殿内景:右侧有两名侍女正在准备饮料,左侧的侍女被双兄弟的魔术吸引,冥王头顶的长尾鸟也被魔术惊得振翅鸣叫。但冥王似乎更专注于面前的裸身美女,笑容满面地悉心为她系上一串手链。冥王床榻之下,有一只扮作书写者的兔子,右手执笔,正在美洲豹皮装饰的折叠书(codex)上记录。这不禁让人推测,迷惑冥王的美女正是月亮女神变化而成的。虽然因为没有文字记载,我们不能知晓其中细节,但月神和灵兔正似乎在协助英雄双兄弟引诱冥王放松警惕,落入圈套。

  科尔(Kerr)收集品中的K5166号彩绘筒形杯上表现的是与此相关的故事。画面中,月亮女神端坐在宝座之上,双手扶持着站立在她膝盖上的灵兔。兔子手中拿着冥王的羽毛宝冠和衣物。冥王赤身裸体,单腿跪地,非常狼狈。

  印度文明、中国文明和玛雅文明的先民举头望明月之时,可能都会发现月中阴影酷似一只兔子,但各文明由此创造出的神话传说则各不相同。从西王母、玉兔捣药、嫦娥偷灵药奔月的传说可见道家飞升成仙思想的形成脉络。而在玛雅文明中,最重要的观念是重生,万物如同玉米一样,只有经过死亡和重生,才能保持欣欣向荣。不管月神是男是女,兔子是战士还是书写者,他们奋力维护的都是重生这一最重要的宇宙秩序。(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编辑:小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这样,如果戎狄族大规模进入中原,血统上很大程度上替代了上古华夏族,那么,如果按论坛万古一系派认为的,上古华夏族的父系血统与现代汉族一致,是否意味着戎狄族南迁东迁的主力是娘子军呢?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7364&page=1#pid525675
西王母、亚马孙、示巴女王、西梁女国、……,忽然怀疑真有母系氏族时代(其实多数民族并非母系制度,但万一被这些强势女拳霸女权部落征服了呢?)。因为古今mt-DNA能证明母系基因东西南北传播比父系要广泛。这可能也是因为领土多为父权制继承有关,少数母权制部落恰巧见缝插针有较大自由度(有莘氏、弘吉剌都是栗子)。父系的Y-染的DNA,相对坚守执着的心,保家卫国,除了一开始占领无主土地和后来的军事征服外,几乎像是万年土著变动不大(有变动基本是军事、政治取代类型)。商周与楚人祖先,都不忘祖母呀!姜媛——约翰娜,简狄——简,女媿——洋女丑(洋妞),明明就是白俄美眉来寻夫嘛!而周苏菲、猪宸、李玟,也证明了东方娘子军不遑多让,抢占优质鸟夷枪杆子,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出金屋,出麦粟,自然这些颜如玉也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唯遗憾俺这老光棍,误信了赵家人的“书中自有……,书中自有……,书中自有……”鬼话归化而做梦在梦里规划,至今孑然伶仃贫寒穷酸,独立之精神也病,自由之思想也穷,又畏惧卖家卖地呐丢人丢住权,凄惶得不得不得不得地辛酸地在寒酸的家里啃老。只为了文化之道知道,指导我直到走出孤寂的冬天!
巍峨大雪山,筑路何其难?史海岂无语,字文皆是船!《道德经》:

20.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衆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怕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儽儽兮若无所归。衆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衆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
又道教有鸿钧老祖一气化三清之说,应该是从黄帝派少昊清司马鸟师治理九黎苗民转化而来的神话比拟,具体可能是少昊氏开始设立三公进行初步分北三苗的管理(分清分清,科学也是分析,不分析不清楚。含混糊涂,那是混沌,后世北方游牧民族往往没有华夏那么清的政治架构,自称“浑”,还是类似蚩尤那种各部落结成联盟的军事民主制,如獯鬻、荤粥,面儿粥在我们方言里就叫“糊涂”,由此也可见华夏与北方民族在文化上的关联),似乎贝加尔湖附近旧石器时代有一种形状似大雁、天鹅(鸿鹄)的雕塑,莫非三皇时代九黎三苗的领导阶级也是从贝加尔湖南下(这样的话,流共工于幽陵又是一种“人穷返本”的人性化安置了)?这个实在不好推测。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7 13:50
天人感应每如此,言与神同在,一提个名儿,就有相关新闻(这个网站可并不像“我的新浪”那样为我提供智能搜索哦):

探测天鹅座V404双星系统黑洞的磁场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2月08日 10:36







探测天鹅座V404双星系统黑洞的磁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在一个双星体系中某黑洞附近气体的突然闪耀和冷却为天文学家提供了测算该系统磁场的难逢良机,他们发现,其磁场比预计的要弱。观察黑洞吞噬从附近某星球撕扯下的物质揭示,这些双星系统会将这些物质汇聚至一个吸积盘上。在该吸积盘之上有一个吸积盘冕(ADC),后者的性能表现受到其磁场的支配。了解ADC内的磁场颇为重要,因为该磁场会影响黑洞附近的气体流动,然而,到目前为止,对其的相关测算相当稀少。


2015年6月15日,天文学家发现一个名叫天鹅座V404(V404 Cygni)的双星系统发生突然闪耀,该双星系统中有一个黑洞。他们在为期2周之久的爆发中快速调动了无线电、红外、光学及X射线望远镜来采集数据。Yigit Dallilar等人在ADC冷却时该系统的电磁辐射突然减少的时刻进行了检查,这使得他们能检测V404 Cygni的磁场;结果发现,该磁场比预计的要弱许多。作者说,从这一事件所得到精确测量可帮助约束黑洞如何吞噬物质的模型。





——————————————————————————————————————————————————————————————————————————————————————————————————————————————————————————————————————————————————————————————————————————————————————————————————————————————————————————————————————————————————————————————————————————
说到“糊涂”,作为食品,我们这里现在主要指玉米面粥了。忽然想到南方还有类似饺子的“馄饨”,发音也接近“混沌”。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吃饱才钻研,民以食为天!
古语(《Bible》)云:“已有的事后必再有,以行的事后必再行。”文章本天成,言与神同在,天人感应每如此,翻开历史比比是:
晋书·惠帝纪》:帝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D%95%E4%B8%8D%E9%A3%9F%E8%82%89%E7%B3%9C/2461142?fr=aladdin

蛤蛤蛤,图样图森破,傻模态莫知馁义务,不能为民做主的晋惠帝呀!蛤蟆闷声,那是为了发大财(抓紧捕食),蛤蟆高声叫,那是希望您提出三隔代嫑让他们拥兵自重的削藩大计呀!
另外印度人民吃不起饭,官员建议穷人吃老鼠带动经济。于谦他爹地眼里见不得穷人,脱贫脱住权,卖家卖地呐!似乎也不无可呱呱之处!
“何不食肉糜”,肉糜——肉粥——荤粥——混账——混战,五胡乱华,黎民遭殃!
转种转基因,人工智能不用考虑肚子问题,处江湖也,不如首阳,亦窃有口腹之忧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59# 癯鹤
……
然而尧帝时代又是十日并出作乱(估计是少昊部落后裔,“昊”本义跟太阳崇拜有关),又是洪水滔天(共工是水神,共工部落萨满责有攸关),中央搞天文历法划订和全国地理普查工作都不得(大禹时代才完成),三苗被迁徙三危(估计就是中层管理人员,也就是那些万国部落酋长巫师萨满阶层),共工都没有被安排治水就被流放幽陵,鲧较受信任,作为颛顼后裔,可能实际主持大工程发包分包任务,但是完不成治水工作,于是被押赴羽山受刑。其实尧帝应该还是收服了东夷部落(少昊九夷-九日,加上尧帝,一共十日),比如后羿,射掉了九个太阳,然后应该进位朝班到了中央,正好派鲧的部落去镇守东夷。欢兜呢,直接被派到三苗故地,重新用轩辕氏文化来教化那些苗蛮庶民。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7 13:50
河北有昌黎,山西有黎县,黎民最早居住冀州。也就是中原最早是神农氏蚩尤的地盘。后来的三苗——苗蛮,可能就是逃亡的九黎在黄河以南和江淮建立的新联盟。一开始统称共工部落(霸九有),我认为真正黄帝部落的华夏并不在后世的中原及以南。就是陶寺,顶多也只是尧帝时代的一个行都性质的所在,或许类似后世立都长安近西戎北狄,北京近东夷北狄,是为了加强边防安全,管控统治黎民,所以类似都城。数种文化融合的考古迹象,正是统治黎民所致。但是当时轩辕氏还只是殖民者(这个词似乎太扎眼,不要怨自己),黎民还不是华夏族(姑且这么说,那时纯粹的民族也没形成)。
所以争论的新古中原什么的。其实当时本来也是九黎更往南征服的荆蛮(也是后世族名,没办法,以后世地理同区民族名称命名之,已经是最接近了),不否认他们肯定是华夏文化的祖源,但是可能还不是轩辕五帝系统内的齐民。估计帝喾时代诛杀镇压共工部落不力的重黎(“黎”这个名字就是为控制黎民嘛,就像叔孙侨如、铁木真皆取名于敌人勇士是为了制服敌人。祝融乃南方之神就是为了管辖南蛮)之后,初步把共工部落九黎重新组合成三苗,如上所述。
现在学术界有个不好习惯,就是太喜欢考证中原帝都了。而且还砸死猫(比如有个喜欢掉书袋的考拉,是不是喜欢虐薛定谔的猫)!其实陶寺可能只是行都而已,为什么必须专门把几代帝王葬在那里?墓葬里,规格虽高但也只是相对于如今已发现同时期墓葬而已,并不真就是帝王气派皇家专用,只是镇边将军也有可能(起码周代陵墓就不少僭越之制的)。
陶寺晚期大变动,极可能就是史书所说“十日作乱”,南迁的九黎三苗联合南方土著一起造反了。然后叛军攻破边关什么的。因为不是帝都,这总不用在史书里多需笔墨(否则不会不提)。然后后羿这位救亡图存拨乱反正的英雄就担负了相当于清后期曾左诸公的角色,挽狂澜于既倒,可能后羿只是有虞氏部落里的大将(穷蝉分支“有穷氏”,有虞氏庶支),功高不震主,或是英年早逝,总成后羿功成身退,尧帝感念我东夷,是我有虞氏圣祖得以被禅让的原因。至于说逼迫,后羿挟横扫宇内之军威,难说尧帝不感到威胁,这个难免的,后世九锡什么的,都是积累军功而来,国家需要强力领导人,一旦内忧外患形势不由人,就更迫切了,西方民主政治遇到这种情形老百姓也会游行示威换总统呀。
离扬:贾湖刻符和裴李岗文化的东迁(1)
这篇文章很不错,彝族应是迁徙三危的三苗后裔,九黎本是夷人,夷人西徙后又沿藏彝走廊南下,故称西南夷,难得是其文化人阶层。三苗在三危还曾驯化牦牛——犂牛,犂就跟黎有关嘛!又据说彝文还能解释三星堆一些刻符,真不奇怪,透特-鱼妇-欢兜-柏灌-鱼凫什么的,还是有象形文字的。所以不用疑问,彝文真的很有意义,即使跟汉语汉字关系远,但它根红苗正是上古中原三苗的文字,至少贾湖文化时期就萌芽了。后世的历史中,黎民的文化为汉族吸收了一部分,但是也有一部分没有,尤其是跟语言有关的文字,肯定跟着语言改嫁呀(日语汉字它读法就不同于汉语,这让我很郁闷,找日汉同源词很难,我是望文生义,看读音再想意思,别的语言是汉语音译词很好说,日语没法弄)。彝文确实应该是活化石!汉字之于彝文,可能相当于契丹大字、女真大字、西夏文、日语假名之于汉字。所以莫怪汉字没有原始形态就很快成熟,二手文字都早熟,生下来就说话就走路,呵呵,朝鲜谚文、越南字母不就如此吗?所以保护、研究彝文很重要,这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源头、精神瑰宝!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64# 癯鹤
由此,也不奇怪为啥伏羲女娲盘古等神话在汉族文献中出现得晚了,因为他们本是三苗部落的神话。为什么彝族没有蚩尤传说,那是因为他们也是被征服者,被行政捏合,被汉族以夷制夷了(以黎制蛮,以蚩尤制夷,画蚩尤像威震天下)。
而我通过研参认为阿尔泰山是昆仑,提出塞人岛夷理论,似乎得到考古的进一步证据:
最新发现:三千年前的西伯利亚古长城
(该帖子具体内容不转移过来了)
另一则考古新闻,对于解释“独目人”很有意义,我就认为冶金业因为金属溶液和蒸汽灼热刺激而辛苦,得戴眼罩(《从洪门和共济会的相似标志而想到的》:“记载着共工部落与帝争神怒触不周山的地方有民族可能有戴着独眼萨满面具的风俗,或是熔炼金属的人戴着防高温独眼面罩。”)。考虑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说不定中国冶金术和当地有些渊源呢(我对体质人类学是外行,看那遗骸似乎像黄种人,希望能进行基因检测):

考古挖出三千年前戰士,戴耳環和獨目鏡,造型時尚

2017-08-06




據《西伯利亞時報》8月5日報導,人們在維修俄羅斯鄂木斯克的一座歷史建築時,發現一具保存完好的骸骨,距今約3000年。同時出土的還有大量武器,珠寶和青銅製品。(圖:發掘清理工作)

考古學家證實該遺骸屬於距今2700年至2900年前青銅器時代晚期的一位戰士,出土物品具有青銅器時代向鐵器時代過渡的特徵。(圖:出土的物品)

這具骸骨雙臂交叉,兩手分別持有匕首和短刀,似乎時刻準備戰鬥。骸骨佩戴時尚的耳飾,右眼罩一圓形金屬片,尚不知是一種徽章還是早期眼鏡,亦或是用以通往死後世界的某種宗教信物。(圖:出土的骸骨和部分隨葬品)





這具骸骨被發現時被夾在蘇維埃時代的供暖管道溝槽中,考古學家表示目前發現遺骸的建築物附近已發現五處墓葬,但四處已遭毀壞,所幸的是這處墓葬的保存完好,考古價值頗高。(圖:發掘清理工作)

墓葬處於建築物下方,目前尚不能進入。(圖:發掘清理工作)

圖:骸骨佩戴時尚的耳飾,白色金屬螺旋狀耳環可能為錫制或銀制。

圖:出土的匕首

圖:出土的物品

圖:這位青銅器時代的戰士的隨身佩飾及匕首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3 23:55 编辑

今天很看了点西伯利亚尤卡吉尔、楚科奇、羯族等小民族的资料,收获不小。
开特人的熊节
尤卡吉尔人迁居诸岛和“海外”的传说
Yukaghir people
楚科奇人

开特人(羯人)认为熊是去世亲人,但仍然会猎杀熊吃肉,有熊氏也应是如此。图腾什么的并不一定不猎食,生存是第一位的需要。尤卡吉尔人现在主要剩三个部落了: Vadul-Alais, Odul, Chuvan,
尤卡吉尔人有楚宛部落,或许跟楚瓦什人有语源关系,Vadul、Odul发音很接近“斡朵里”、“於菟”,本人估计跟耳朵有关,老虎又称李耳,巴尔虎人就是我论证的聂耳部落(试论李初古拔与李重耳是否为同一人)。尤卡吉尔人挨着同源的楚科奇人。楚人善射,东北夷尚武,越发感觉楚人、鲜卑亲近了:

连战斗民族都服气的楚科奇人!屡败屡战的西伯利亚硬骨头2017-10-29 23:10
从伊凡雷帝开始对西伯利亚的征服之后,俄罗斯人一路狂飙的开始疯狂的向东扩张。许许多多生活在北亚地区的游牧民族和渔猎民族,在俄罗斯人的火器优势下,遭到了彻彻底底的压制,并因此最终选择臣服于远在西方的莫斯科。然而在亚洲的最东北角,俄罗斯人却在这里意外的遇到了他们在征服路上最顽强的敌人之一—楚科奇人。...详情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5 17:48 编辑

忽然想到十字与太阳关联的一个问题,很可能源自高纬度的特殊日晕:

日晕:瑞典拍到天空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2月10日 16:06










日晕:瑞典拍到天空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




视频:瑞典拍到天空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瑞典一名男子日前在中部一个滑雪胜地滑雪时,拍下天边似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令人目眩。片段放上网后引来网民热议,有人戏称是圣诞将至,天使提早出现。


林丁(Ludvig Lundin)上周五(1日)在瑞典中部韦姆达伦(Vemdalen)的滑雪场拍下该奇景,可见挂在半空中的太阳,被一圈呈圆角方形的日晕围着,而在日晕左、右及上方外围,竟似是另各有一个射出光芒的太阳。滑雪场上的游客看见此奇景议论纷纷,并举机拍摄。


林丁将片段交予一个追踪欧洲天文气象的网站,网站指该现象名为“22°晕”,是大气层中悬浮的大量六边形冰晶,在太阳或月亮周围反射、折射或分散光线形成。“22°晕”的内部边缘为红色,外部则是蓝色;民间认为“22°晕”出现,是风暴来临前的征兆之一。



—————————————————————————————————————————————————————————————————————————————————————————————————————————————————————————————————————————————————————————————————————————————————————————————————————————————————————————————————————————————————————————————————————————

类似这种日晕在中国北方也可见到,我几年前在北京、去年在巨鹿分别见到两次。
沪现罕见天象“幻日弧光” 一辈子难见一次(图)_大申网_腾讯网2012年12月10日 - 对此,上海市气象局首席服务官张瑞怡表示,这是出现日晕、幻日以及环天顶弧现象,在上海这样气候较为温和的地方较为罕见。 张瑞怡表示,上午8时左右出现...
url.cn/6PRmTn [url=][/url]

- 百度快照

武汉惊现两太阳幻日天象 盘点那些天文奇景(多图) - 社会热点 - ...
2012年9月6日 - 4日下午5点40分左右,市民蔡先生在东湖高新区看到天空出现了两个太阳,并拍下照片,一起下班的同事也一同目睹了这样的奇观,这样的景象持续了十多分钟。...
news.21cn.com/hot/soci... [url=][/url]

- 百度快照

不过北方干燥,空中云量不多,形不成大量细冰晶,我在北京和家乡看到的只是“三个太阳”,达不到在太阳周围形成十字的效果(欧洲和东北亚沿海可能容易)。所谓有穷氏后羿射九日,这种数个太阳的奇景,或许乃不错的神话源头(后羿跟有寒氏关系密切,很可能是东北夷),另外射日而下,又说不定是火流星雨(太阳落下,正巧在那天傍晚遇上流星雨,第二天呢,天气转晴,幻日不见,羿射九日之传说于是流传!——不过有一点挂不上钩,就是十日并出,灼热干旱)!另外环天顶弧,或许与信奉太阳神的古埃及等地所谓灵魂渡船有一定关联——有一部分古埃及人在远古时候自高纬度南下?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5 18:33 编辑
忽然想到十字与太阳关联的一个问题,很可能源自高纬度的特殊日晕:

日晕:瑞典拍到天空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7年12月10日 16:06

http://www.uux.cn/attachments/2017/12 ...
所谓有穷氏后羿射九日,这种数个太阳的奇景,或许乃不错的神话源头(后羿跟有寒氏关系密切,很可能是东北夷),另外射日而下,又说不定是火流星雨(太阳落下,正巧在那天傍晚遇上流星雨,第二天呢,天气转晴,幻日不见,羿射九日之传说于是流传!——不过有一点挂不上钩,就是十日并出,灼热干旱)!另外环天顶弧,或许与信奉太阳神的古埃及等地所谓灵魂渡船有一定关联——有一部分古埃及人在远古时候自高纬度南下?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5 17:36
这种幻日多像鬼字上边那个“田”字形。英语“halo”似乎跟“獯鬻”、“河洛”、“贺兰”、“和龙”、“黑龙”、“呼伦”、“霍洛”、“鸿胪”、“回禄”音义也有些相似。另外“Chuvan”似乎也是汉语“船”的词源之一,塞人岛夷同源性体现。越南自称京族,称华人为船民(Người Tàu)。越南京族似乎是从荆州迁徙而来,湖北有京山,或许与京族之名有关,另外也有岛夷越裳氏沿海南下。泾阳王的传说,说明京族是炎帝部落后裔,后来居上的楚宛人从北方南下,驾船沿江而进(刚开始道路交通不变,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到处是森林和荒径,开路工作还很困难,楚人有从北方带来的车马,但是一时还没有道路,要致富,先修路,要征服,先修道。所以修道是重要使命,在荆蛮眼里楚宛——“船”跟“道”也相关)征服江淮流域,驱赶不服的荆蛮,或许导致大量京族与岛夷南下,“道得荆”,京南逃,留下这个记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8 12:19 编辑

商代之前,文物不足,还考证不出历史实情。
朱学渊先生“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是一个极精辟论断。又《史记.项羽本纪》:“(范增曰)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返,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秦楚天然为对手,皆为中国远古巨族,乃得黎民大众支持也。《国语·晋语》里有:“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秦先为东夷,鲜卑亦东夷,东夷与楚人,作为商代乃至更早时期东亚的重要族群,是没有疑问的。秦楚之争,是清楚的。而中国历史,基本都是由东北方而来的东夷(少昊——唆鲁合——萨哈、商、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凶犁土丘山、高丽、渤海、契丹、女真、蒙古、满洲、日本、沙俄——非常奇特实际是从东北方入侵中国的)同与西北方来的夏人的争斗。楚人可能是东北夷与西北鬼方(夏人同党:鬼谷、韦顾、昆吾氏部落)最早的结合,所以楚人显得很独特,可谓开了北方森林渔猎与草原游牧两种人群融合的源头(难怪祖先做祝融,祝祷融合呢),而又最早南下做农民。有穷氏时代住地穴喝荤粥的浑窳(煮肉粥不加淀粉水开了不会撑开锅盖)转变成了住高台喝米粥的熊盈(盈字就象形煮米粥开了撑开锅盖)。非常奇特,终结清朝的辛亥革命是在楚人故地湖北武汉爆发的,革命党及之后成立的国共都是广义楚人,清朝之后又是楚人济世,此中有真意:“秦楚”——“清楚”,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西方属金,金曰从辛,诸申养猪,地支为亥。当年秦亡后流落朝鲜半岛的辰韩人自称秦人之后,应是东夷回返故地的首丘思想。然而后来朝鲜半岛却很多与楚地相似或相同的地名,何哉?不清不楚,有秦有楚?呵呵呵,应该就是因为楚人祖先也是东夷吧!
我怀疑“清楚”乃至“清除”这个词的词源,就来自东北夷,不过我语言知识不丰富,只知道英语(祖先应龙也曾在东北凶犁土丘山)“clear”、“clean”发音接近“科里亚克”、“高丽”这些东北夷的名字。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 山戎地带  觉得中国古墓的黄肠题凑真的很像斯基泰人的木椁古墓。刘邦的姓氏,其实是“Leo”——狮子,刘字本义——金刀切割,冶金术自西北传来,狮、虎、鹰、鹿、马也算斯基泰人常见神兽,御龙氏可能类似斯基泰萨 ...
癯鹤 发表于 2017-11-25 00:00
南西伯利亚2000年前的龙带钩(驳扣——buckle),跟中国的龙包括楚国的龙的形象何其相似乃尔:


Unique dragon found in Siberia
By The Siberian Times reporter
19 April 2017
Creature with 'a typical serpentine pose' existed more than 2,000 years ago, say scientists.

Unique dragon found in Siberia. Picture: Andrey Borodovsky

Detailed analysis of belt buckles unearthed by a Soviet tractor driver in the modern day Republic of Khakassia proves the existence of a distinct dragon on the territory of modern Russia, according to experts.
The mythical creature is seen as distinct from other dragons, notably those famous in China.
'In China of that time, which was Han era, a set image of a dragon, later one the main symbols of the national identity, did not yet exist. Yet the same period in Siberia we have a formed composition of dragon images in a typical serpentine pose,' said Andrei Borodovsky, a researcher from th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graphy, part of the Siberian branch of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Although at the end of the first millennium BC the territory of South Siberia was under very strong Chinese influence, the buckles depicting the Iyussky dragon were most likely were produced locally. They were original, and not copies. It was an independent development of the image.'
'The dragon's figure is a symbol that allows us to say that Siberia has always had a set of particular, specific features as a cultural area.'





They were original, and not copies. Pictures: Andrey Borodovsky

The dragon is seen as a talisman protecting the owner from danger, researchers have suggested.
Archeologist Vitaly Larichev said image of the Siberian dragon may be linked to ancient notions about the calendar and astronomy.
It is known that nearby ancient astronomic observations were held at an 'observatory' called Sunduki in Khakassia.
A Chinese dictionary from AD 200 reads: 'On the day of spring equinox the dragon flies to the sky, on the day of autumn equinox it delves into abyss and covers in mud.'
Dr Borodovsky believes that the Siberian dragon image were dated to the end of the first millennium BC until the second century AD.
Then they vanished.









The belt buckles unearthed by a Soviet tractor driver in the modern day Republic of Khakassia. Pictures: Alexander Kuptsov, The Siberian Times

Later dragons were copies of the familiar Chinese dragons with a zigzag movement.
The dragon buckles - some eight in number - were found by Iyus state collective farm worker Sergei Fefelov in the mid-1970s as he ploughed a field. Initially he thought the metal was a tractor part, but then he noticed the treasure was wrapped in birch bark.
Digging around, he found a large cauldron made of red bronze with 271 items inside.
New research on the buckles has disclosed the existence of the Siberian dragon in ancient mythology.
The case was highlighted in Science of Siberia, journal of the Siberian branch of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19 16:50 编辑

重大发现:


英国汉诺威王朝来自德国奥尔登堡。


阿尔丹——阿尔泰——奥尔登堡(难怪“altar”是圣坛,言与神同在,女王受命于天!——话说女王会不会为我这吉言封我个爵士啥的?)


呵呵,巴望英吉利,因我会鸟语!可惜不懂韩语日语,不然或许还更能为汉诺威(阿伊努——韩秽——汉特——汉诺威,我们汉人就是谦虚,不强拉关系!不过我估计有寒氏可能跟他们有关系,那英格兰长弓,很明显可能是逢蒙、朱蒙的嫡传)考证出“应龙——安加拉——盎格鲁”这条塞人西迁的线索也未可知。


更重大发现:


《山海经·大荒东经》:

“  大荒东南隅有,名皮母地丘。
  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
  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踆其上,张其两耳。
  有小人国,名靖人。
  有神,人面兽身,名曰犂。”


“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或许是对美洲远古巨人族传说的追忆?南美洲巨石文明的确惊人,似乎超出寻常人力之所为一般!“波谷大”——“波哥大”,另外巴塔哥尼亚人也确实高。“有小人国,名靖人。”南美洲发现的那些特小的类人木乃伊不知确否(抑或只是截去尾巴的倭狨)?



说到这里,专门在百度贴吧找到个帖子:

揭秘全世界身材最高大的民族-巴塔哥尼亚人,里面这个图片“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426ac97262600c33f079dec02a4c5134/4cd42aa85edf8db1e21a76020023dd54574e74d7.jpg”以及其他图片里南美洲南端很多印第安人族名似乎在西伯利亚还有对应的族名,可见族名的稳定性,即使美洲人与西伯利亚分开了一两万年之久,作为最重要身份信息的族名在语言里还保存着,类似信宗教的人士常从宗教经典中寻取人名,应是史诗传说代代保留,乃至于百代不改,当然不一定就是直系,甚至像古代战胜敌人以敌人名字命名儿子也是常有的。比如有个民族叫“Chüwach a künna”,似乎就与“楚科奇、楚宛、楚瓦什”等族名同源。可见族名往往是语言活化石。而我上面考证“衣冠楚楚”,是因为在北方衣帽(南半球是在南方)是必须的,还是那些帖子里,巴塔哥尼亚那些披着裘皮带着皮帽的土著就是证明嘛!上面《大荒东经》所谓:“有神,人面兽身,名曰犂。”披着兽皮的野蛮人,这就是黎民的本义,史书记载九黎部落兽身人语,应即此之谓也。据说“衣冠禽兽”本来也是褒义词,是社会简单、心思单纯的野蛮人,返璞归真,较之工于心计偷奸耍滑禽兽不如的人好多了!

《山海经·大荒东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东极、离瞀,日月所出。名曰折丹--东方曰折,来风曰俊--处东极以出入风。
  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䝞。黄帝生禺䝞,禺䝞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䝞处东海,是惟海神。
  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
  有困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女丑有大蟹。”



利马——黎母——离瞀——remote


鸟神抓蛇的形象,似乎跟墨西哥人的阿兹特克传说立都之地的选择很有关联。东夷鸟崇拜战胜蛇崇拜的象征?玛雅人似乎崇拜羽蛇神,又是另一种图腾了。


融水不知道跟祝融氏有没有关系。北方河流靠冰雪融水补给。北方冬季酷寒,冻结深井冰,有穷氏有寒氏等等北方人冬季用火融水而用水。


上述“鞠陵于天”发音接近“科里亚克”。但地名随族名迁徙如上所述,西伯利亚乃至美洲都有同名,《山海图》也已失传,未可知确切位置。


寒通韩,北狄有索离国,发音接近“索伦”,应为后世“肃良合”的语源,发音接近或有文化关联的有“叙利亚——虚连题——色楞格——徐戎——司隶——琐里——锡兰——西拉木伦”。


《后汉书·东夷列传》记载马韩:


“其人壮勇,少年有筑室作力者,辄以绳贯脊皮,缒以大木,欢呼为健。常以五月田竟祭鬼神,昼夜酒会,群聚歌舞,舞辄数十人相随,蹋地为节。十月农功毕,亦复如之。诸国邑各以一人主祭天神,号为“天君”。又立苏涂,建大木以县铃鼓,事鬼神。”


建大木于国都,正是“困”字,故名“困民国”?此大木或许是肃良合之索伦杆,满洲近代犹有其风俗,历史虽演变,汉字真是活化石,一定千万年,不刊之书!“困民”发音接近“库莫奚——姑蔑——姑墨——昆明——昆莫”。怀疑“少年有筑室作力者,辄以绳贯脊皮,缒以大木,欢呼为健”与“韩”族之名有关(越人也有“木客”筑造大陵墓,不知是否同源),但是具体是什么样的风俗,从文字我还没推导出来。


困民国勾姓,勾黎,交黎,句丽?朝鲜民族又叫高丽人,朝鲜是朝日方升,丹旦乌里克,高丽意义接近高阳,太阳高照亮白肃六合,都应该是崇拜太阳的。困民国又有作“因民国”,朝鲜民族神话里的太阳神叫“桓因”:







则有太阳崇拜的印卡人与桓因似乎很有关联。我已经考证过天毒——天竺与古代朝鲜的关系确实密切。




獯鬻——桓因——熊盈——闳夭(因民国很可能是句丽)


不要觉得两个名字字形接近,就是写错了,只能二择一,其实有时候呢,可能两个名字都可用来形容一个国家!比如下国、中国、上国,其实在不同语境,都可作为对中国的称呼(作为下国的时候很少,比如后晋、南宋和本朝——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夫唱妇随,不过自称还是中国,其实夏国就是下国,后羿就是恤下民之艰,因夏民以代夏正的)。
所谓女丑,大概与《后汉书·东夷列传》:“又说海中有女国,无男人。”记载的差不多,应该是日本列岛女王国,日本的帝王蟹是蟹中巨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红木之殇:别让柬埔寨森林成为下一个藏羚羊
嘉道理中国保育
2017-05-22 10:43

字号
  • 超大
  • 标准


柬埔寨东部边陲省份Mondulkiri的Seima森林保护区,是一片对柬国及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都别具意义的森林。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颊长臂猿及黑腿白臀叶猴的种群,还有百多头野象栖身其中。然而,当“嘉道理中国保育”的工作人员走进Seima森林后,却发现这片热带森林正面对着许多困境。以下是他的讲述。
……
(澎湃新闻需要授权才能转载,我只弄来这么一段,窃书不能算偷!别告我!我也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不过我转载这点内容本意还不只是为了说这)
Mondulkiri, officially Mondul Kiri[3] (Khmer: មណ្ឌលគិរី, IPA: [mɔn ˌdɔːl ki ˈriː], "Mountain of Mandala"),蒙多基里省(Mondulkiri Province),是柬埔寨东部的一个省,东、南邻越南。首府森莫诺隆。下分5县、21镇、98村。蒙多基里省有很多自然美景,森林覆盖的高...
原来柬埔寨的蒙多基里省来源于“曼陀罗”,这不奇怪,以佛教为国教嘛!东方民族为什么对佛教这般亲切?我考证过其实就是三苗徙三危是佛教诞生的重要缘起,另外东北大天毒与西方天竺有同源关系(现在来看,应该是因为共工与三苗有同源于神农氏的文化基因而导致的趋同)。“曼陀罗、满咄、冒顿、磨刀门、孟德、蒙达、玛多、曼丹”可能是同源词,本义是“河流”,岛夷的重要名词,在塞人那里成了环水的“坛城”道场——其实就是昆仑——伊甸园,四条水流出,就是“卐”字符的由来,泗水——岛夷取其河流之意,塞人重视伊甸园与圣山也。Senmonorom (Khmer: ក្រុងសែនមនោរម្យ "Delightful") ,三藐三菩提,让人心悦呀!森莫诺隆(Sen Monorom)跟“三苗、三藐、萨摩耶”等等似乎也有同源关系。森莫诺隆附近有乳房状的山峰,而馒头的形状也类似乳房(馍馍与乳房在很多语言中发音接近)。“曼陀罗”大概也是汉语中北方汉族常见主食“馒头(馍馍)”的词源(谷神不死,民以食为天,食物往往是很重要的名词),曼陀罗坛城——婆罗浮屠、蒙古包、敖包、圆形金字塔,我们这里过年时传统蒸食一种祭神的大个儿多层圆饼,叫“花糕”,花样属于最丰富的,其实也似乎对这种想象中的仙境模拟。柬埔寨语省级行政区划“Kiri”似乎与“耆黎”、“交黎”、“高丽”、“克烈”是同源词。这些是岛夷在亚洲东部沿海留下的语言痕迹。
“Seima”让人想到了“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名词雷同,言与神同在乎?考虑到塞伊玛-图尔宾诺史前就影响到东南亚,这明显可以作为塞人岛夷全球化传播的证据。而塞人和岛夷跟东南亚的关系或许可以一直上溯到几万年前(基因分布可以证明),并一直延续到现在(政经文教各方面影响)。
忽然发现乌克兰也有泼水节,我原以为是东南亚专利:
乌克兰泼水节真是太好玩了,但事后地上的东西让众人都脸红不已!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66# 癯鹤
贫寒而怕冷的我,羡慕在西伯利亚冬泳的同胞呀:

As temperatures sink to -60C in Yakutia, heroic Chinese tourists take a swim!By The Siberian Times reporter
15 January 2018
Amazing scenes as Russia’s iciest region of Yakutia plunges to near record lows, and even the thermometer in the world’s coldest village breaks down.

Chinese tourists decided to take a dip in temperatures believed to be below -60C. Picture: YakutiaMedia

Never mind how cold it gets, life goes on as normal at the outdoor fish market in Yakutsk, but even locals in this vast territory were surprised when Chinese tourists decided to take a dip in temperatures believed to be below -60C.
In recent days the temperature almost as low as it gets in Siberia, with Oymyakon - the coldest village in the world - recording an official low of -59C.


In the city of Yakutsk, temperatures in recent days nudged -50C Picture and video: Anastasia Gruzdeva

A new electronic thermometer in the village - in Yakutia region, also known as Sasha Republic - showed it to be colder, at -62C.
But then it broke - because it was too cold!
Some residents recorded temperatures as low as -67C at their properties, in touching distance of -67.7C, the coldest-ever officially recorded for a permanently inhabited settlement anywhere in the world, and the frostiest in the Northern hemisphere.


A new electronic thermometer in Oymyakon showed it to be colder, at -62C. Some residents recorded temperatures as low as -67C at their properties. Pictures: @sivtseva9452, Ykt.ru

This didn’t stop some visiting Chinese tourists stripping off and tourists taking swim, as this remarkable video shows.
These heroic cold warriors won admiration from locals.
As Yakutian journalist journalist Elena Pototskaya said: 'Today at the Pole of Cold in Oymyakon - in 65-degree frost - Chinese tourists swim in ice-free spring Yeyemu.

'Today at the Pole of Cold in Oymyakon - in 65-degree frost - Chinese tourists swim in ice-free spring Yeyemu.' Video: Elena Pototskaya

'This does not freeze even in severe frosts in Oymyakon. Horror! Us locals, are afraid to go out in such a cold. And here ... the tourists are swimming …!'
Officially, Oymyakon hit -67.7C (-89.9F) in February 1933, and another settlement in the region, Verkhoyansk, claims a reading of -68C in 1885. The latter is not officially recognised.
In the city of Yakutsk, temperatures in recent days nudged -50C - but as this video shows, the fish market remained open and doing good business.




Cold days in Yakutsk. Pictures: @m_troeva, @volshebniy_misha, @alfi__ya, foto_by_oleg7

Resident Vladimir Danilov takes you on a tour of the market showing some of the excellent local fish you can buy.
'It's minus 48 degrees outside maybe... I came to buy stroganina,' he said.
'This is our fish. Here is the treasure... the broad whitefish to make stroganina - for 850 roubles.' ($15)
Stroganina is a popular dish of the indigenous people of Siberia - raw, thein, long-sliced frozen fish.

'While filming the trading rows my hands froze to wild pain. And sellers stand here all day long. How do they warm themselves?'

'Here is the 'tsarina' - nelma. No price, maybe they’re shy to show, as it is too expensive, about 1,000 roubles I think. ($17.70). Very expensive. From this side you can see fish, for every taste.'
He admitted: 'The local time is 17.00. While filming the trading rows my hands froze to wild pain. And sellers stand here all day long. How do they warm themselves?'
Elsewhere in Oymyakon cameraman Semyon Vinokurov commented while filming: 'Today we have the temperature -56C at 1 pm. In the morning it was -60C.



Fish market in Yakutsk. Pictures: Vera Salnitskaya

'Now we’re brushing the snow off our Yakut horses. For us this is normal. It's strange that journalists call and ask how you live here. I answer, you come and see for yourself that we live an ordinary life.'
Elsewhere the was ballet on ice in minus 41C as a Siberian pirouettes in the cold winter. Photographer Petr Chugunov persuaded a ballerina in Yakutsk to show her moves in true Snow White conditions.

Semyon Vinokurov shows that even at minus 60 Oymyakon lives a normal life.

'I really did take pictures of the ballerina outside in minus 41, it is not Photoshopped,' he said. 'It was my idea, actually it is my project, to photograph ballerinas on the city streets.
'Previous pictures were taken in the warm season, and this one is so far my only winter image. I got much criticism with people are saying that the girl must be cold or will have some other issues with her health.'
But, he said, it didn't take long and he had a warm coat and valenki - felt boots - for her to put on immediately afterwards.


Photographer Petr Chugunov persuaded a ballerina in Yakutsk to show her moves in true Snow White conditions. Picture: Petr Chugunov, CrimeYakutia

Yet as well as triumph over the cold, there was tragedy too.
A horse breeder and four friends went to check his animals near the Kenkeme River. The car stalled and they set out on foot.
They had to carry one man who had a bad back and could not walk. The group were not properly dressed for the harsh weather and two tragically froze to death before the others were rescued.
Russia’s iciest region of Yakutia plunges to near record lows. Pictures: Semen Sivtsev, @khakhsaat_djulus, @moonanemone, @ion_ionsky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忽然想到十字与太阳关联的一个问题,很可能源自高纬度的特殊日晕:

日晕:瑞典拍到天空同时出现4个太阳奇景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7年12月10日 16:06

http://www.uux.cn/attachments/2017/12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5 17:36


Men with weapons. Tanumshede, western Sweden.




Sun wagon. Tanum, Sweden.
(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dic_Bronze_Age
古老的文化符号往往具有恒久的生命力,西方十字架符号,鬼方的象征,在北欧青铜时代就有了!
而且很奇怪,虽然他们跟中国南方基因类型不同,单倍群分离年代久远,相距遥远也看似不容易有文化交流,他们的石锛、战斧、船、太阳崇拜等等和中国南方新石器时代也竟然颇多相似之处!虽然楚人可能是两者文化联系的中介(楚人母系经西北利亚而来,楚王族据说有狐臭),但是时间还是太晚。所以文化趋同是很奇怪的事情。史前全球化的问题,到底是怎么进行的,是不是有一小群人传播(比如或是Y-Q,或是Y-C,或是Y-R,或是Y-N,或是Y-E,或是Y-G,或是Y-I,或是Y-J,或是Y-O,现在还看不出来),而他们的基因随后在某些地方消失,真是大问题。说到底,是谁是某些知识最初的发明者和老师的问题,涉及文化自豪感真是会魔障重重的。
真希望古人类遗骸检测,只要除了涉及原住民祖先崇拜不允许检测遗骸(然而也最好能有通融,比如对于木乃伊检测个头发,应该不是问题吧),不要有太多意识形态的阻碍,认识历史,需要全面的、无种族偏见的古DNA研究!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2 21:01 编辑
看到这个帖子《 考古发现楚王其实姓酓yan不是姓熊,两湖皖赣人只有百分之一是楚人成份....》,“酓”和“酋”长得很像,越发证明我考证“酋矛”可称“楚矛”,跟楚人先世有关的假设。
汉典网·康熙字典“酋”:
(自 ...
从《左传·僖公四年》管仲责让楚人的话:“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看出端倪。于是不奇怪楚人为何以“酓”为姓:

《廣韻》《集韻》於琰切,音黶。與檿同。《史記·夏本紀》其篚酓絲。《註》孔安國曰:酓,桑蠶絲,中爲琴瑟絃。
又《廣韻》酒味苦也。
又《集韻》徒南切,音覃。
又呼含切,音
又於念切,音。義同。
又《集韻》於豔切,音厭。酒盈量也。
又於錦切。同飮。

(自汉典网“酓”:http://www.zdic.net/z/26/kx/9153.htm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 17:50

其实发明酒饮料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酵母菌自然界就存在,我小时候就喜欢吃腐烂的果实(家里卖水果,也是废物利用,避免浪费),苹果腐败时产生的酒味是很浓的,葡萄略次。
这两种水果以西北地区种植最早。虽然我认为西北的朵甘可能是发明酿酒的杜康所在地,但是中国的粮食酿酒历史也应该是很悠久的。不过真正把酿酒当做副业,应该还是西北地区最早,我三年前就认为大曲跟大麦有关(在西宁,那里有青稞酒。不过历史并不悠久,据说是达赖喇嘛驱逐酿酒师,然后流落西宁?但不妨碍可能更早历史上有其他族群传播酿酒的技法),果然去年见到新闻(而且附带提供了大麦西来的更早证据!江浙人会来事儿呀!周苏菲、猪宸,和亲!真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上人间,朝奉天方!冶炉撒冷,酒锅锺酿,以待伊路,嚎麦家麦地呐!噗嗤,犹大爷厉害!):

西安发现5000年前中国人酿啤酒证据 ...
——————————————————————————————————————————————————————————————————————————————————————————————————————————————————————————————————
葡萄的历史很久,还得说跟酿酒有关,史载“昆吾作陶”,陶器作用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做酿酒器、滤酒器和饮酒器(这类陶器上面老新闻里就有嘛!比那位史传中的昆吾历史可早多了),酿酒器中很重要的壶据说是昆吾发明的(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壶 昆吾圜器也。缶部曰。古者昆吾作陶。壷者,昆吾始为之。)。汉语中有“陶醉”等词汇,应该是很古老的陶器跟酿酒起源有关的词汇,而葡萄发音接近“酺陶”,说明中国人最早认识这种果实是跟它能酿酒有关的(不过现代的欧式葡萄酒味道真不咋么的,还不如我小时候吃的腐烂葡萄好。不过也挺符合楚人的姓氏“酓:《廣韻》酒味苦也。”)。古代喝酒还喜欢温热了喝,而温姓也跟昆吾有关,葡萄酒英语“wine”,也说不定与有关呢。葡萄英语“grape”,发音接近“鬼蔢”,又可作为昆吾与鬼方的甥舅关系之一证明。西方葡萄酒的历史,也是当仁自古有不让!

意大利西西里岛南部海岸洞穴中发现装着6千年前红酒渣的古铜酒瓶

癯鹤 发表于 2017-12-5 13:50
格鲁吉亚出土新石器时代罐子 近东酿酒可追溯至8000年前_网易新闻
世界最古老葡萄酒产自8000年前格鲁吉亚
东西方早期的酿酒器都是尖底瓶(上面第二个新闻可见格鲁吉亚至今仍在用,犹如非洲最原始现代人类科伊桑人近代仍在使用最原始语言和从事最原始生活方式,犹如猩猩还在跟古猿祖先一样在雨林里生活一样),这个问题很值得思考(是否是同源呢?若是,相关的其他文化、技术、器物、植物、动物的传播也不可不考虑,比如彩陶什么的,只是现在的基因考古还不能完全揭示问题,可是在人家西方已经有大量古基因数据的情形下,我们的科研界不思稽古,不思进取,或者就是测出了西方基因,技不如人不敢承认,等到真相大白时估计更得无地自容)!
而格鲁吉亚文字起源于公元前3世纪,是世界上14种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其创造从葡萄藤蔓的弯曲缠绕中吸取了灵感。据考证,现代俄语、德语、法语及英语的“葡萄酒”(Vino、Vin、Wine)一词都起源于格鲁吉亚语——Gvino。
(自:http://news.tangjiu.com/html/xingyedongtai/putaojiu/20160418/219855.html
“Gvino”似乎发音也接近“酒”。
《说文解字注》:“酒”:
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賓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从水酉。以水泉於酉月爲之。酉亦聲。子酉切。三部。一曰造也。造古讀如就。吉凶所造起也。古者儀狄作酒醪。禹嘗之而美。遂疏儀狄。見戰國策。杜康作秫酒。又見巾部。曰少康作箕帚秫酒。少康者、杜康也。按許書事物原始皆用世本。此皆出世本。
(自:http://www.zdic.net/z/26/sw/9152.htm
为什么自古“酒”都跟巫术神明有关呢?这个问题挺难以解释的,大概是醉酒后灵魂出窍让人感觉类似降神?
这个帖子科技考古很有意义:
仰韶文化晚期陶器残留物分析:漏斗和尖底瓶用于酿造谷芽酒酿造的新证据
其实“酒”所从的“酉”字,有些就是漏斗加尖底瓶的象形(比如“酉”里面的“八”字形,很可能就是倒置的漏斗的形状,漏斗和尖底瓶一前一后,属于前后透视组合成字,并非是尖底瓶里有漏斗),“氵”则是酒液。
看看“酒”字的甲骨文:

甲骨文(自:http://www.zdic.net/p/?l=jgw&u=9152&s=100
字形演变
(自:http://www.vividict.com/WordInfo.aspx?id=1909

缩酒呢,应该就是用茅草做成类似滤纸的麻团样物放入漏斗,用以过滤出清澈酒液。

文字神妙文物证,真是让人感慨!还是发《月下独酌》四首,诗人不能成家,只能啃老,久久郁闷!

月下独酌四首_百度汉语
作者:李白
花间一壶,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中趣,勿为醒者传。
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
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
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
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
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穷愁千万端,美三百杯。
愁多虽少,倾愁不来。
所以知圣,酣心自开。
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
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
且须饮美,乘月醉高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