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隋代鲜卑遗骨(元威)反映的拓跋部起源, C2b-F1756

C2b1a1b1- F1756

《学术月刊》 , 2017 (10) :128-140

隋代鲜卑遗骨反映的拓跋部起源

韩昇 , 蒙海亮
复旦大学



【摘要】北魏皇族后裔元威的父系遗传单倍型为C3b-F1756,是一种高频分布于外贝加尔-蒙古高原东部的遗传类型。考虑到拓跋鲜卑部众在颅骨形态特征以及母系遗传关系上与蒙古人种北亚类型居民也有密切的亲缘关系,研究认为拓跋部起源于外贝加尔-蒙古高原东部地区。这点由松嫩平原土著考古文化和居民类型在东汉时发生的巨大变化也能体现,这一变化与外贝加尔地区居民南下有关,其主体人群极有可能就是史书所记载的鲜卑。对于学界主流的“拓跋鲜卑嘎仙洞起源说”,因该遗址不像周边任何一种考古文化的发源地,加上其被“发现”的过程疑点重重,因而认为“嘎仙洞”不大可能是拓跋部发源地,拓跋部的兴起与北亚人群从外贝加尔地区南下呼伦湖的迁徙有关。

【关键词】拓跋鲜卑起源; 父系遗传类型; 分子人类学 跨学科研究; 元威

【作者】韩昇,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 200433);蒙海亮,复旦大学历史系、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433)。

目前还无法下载原文,只有摘要
http://www.sohu.com/a/199748231_649798

发表:http://www.cqvip.com/QK/97001X/201710/673379232.html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12-7 12:52 编辑

我一直主张蒙古草原人群迁移剧烈,现代人群的几个核心大簇,都有着历史时期甚至近一千以内的扩张历史。古今人群差异巨大,古DNA证据渐渐证实了这种推测,东胡,鲜卑,室韦核心标记dys448del遍布东亚北亚中亚各地,但频度普遍不高,暗示后鲜卑时代蒙古草原父系血统的剧烈变迁。


新案例也证实另一个老生常谈的论点,即TMRCA从来与人群地理迁移扩张无必然关联,TMRCA反应的是族群摆脱人口瓶颈,内部人口膨胀的上限。但一个人口规模增加的族群何时走向地理迁移扩张,是一个复杂的历史过程,需要该族群有着相当的人口基础,才能保证改族群迁移出去后不会石沉大海,这就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孕育期。而最终促成族群大迁移的动力,往往不是经济生产力提升人口膨胀,恰恰相反,环境恶化,人口萎缩,甚至大灾荒,才是最终促成族群大迁徙的最大动力。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作者是历史系的,只是引用DNA结果,没有给出DNA测试数据的更多细节。
yw.png
从元威的墓志铭可知,从他的曾祖父起,直系亲属不见于史籍,他们是宗室远支。
文章作者认为“嘎仙洞”不大可能是拓跋部发源地。首先发源地这个词的定义就模糊不清。作者是从DNA和体质特征的角度来追溯拓跋部的发源地,认为他们起源于北亚。其实再往上追溯,我们可以说他们起源于非洲的猿人。所以在确切定义起源地之前,讨论起源地会造成概念混淆。这篇文章作者讨论拓跋部发源地,其实是在讨论其形成北亚蒙古种体质时的起源地,这与史书上拓跋部从民族意识的角度来回忆自身的部落起源地是两个不同的起源地概念。
从大样本量的芯片数据中,做了一个C2b1a1b1-F1756(含下游F3830、Y10402)分布比例,表中未列的省市表示至今尚未未测出的。C2b1a1b1-F1756算是现在证据较多,争议较小的北族类型。
比例.png
2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风虎云龙 于 2017-12-7 15:50 编辑

以前认识鲜卑汉化主要进入了河南,现在数据看似乎是山西、陕西要多于河南。不过F1756在河南的比例也的确是洛阳为最。
柔然也是从贝加尔湖东部森林南下的,公元3世纪后,鲜卑主体南迁附塞,而来至更北的柔然则接管了蒙古高原漠北。另外可以查查公元3世纪从东西伯利亚泰加森林有人群向西移动,沿着萨彦岭以北的森林之路,从贝加尔湖北部叶尼塞安加拉河通过鄂毕河水系向乌拉尔山的迁徙。稍后入侵欧洲的第一批东方蛮族,匈人 马扎尔 保加尔都与此有关。现代人不是考证过4世纪以后欧洲的蛮族文化和东北亚有关吗
6# 风虎云龙

达斡尔族的 F1756的比例这么高?  比以往的数据都高多了。请问这组样本所出自的地点?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自发测试者的数据,达斡尔族和锡伯族的样本量较少,可能显得较高。达斡尔的样本来自内蒙古 呼伦贝尔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牙克石市,黑龙江的嫩江、富裕,新疆乌鲁木齐等地。
11# 风虎云龙

好的。谢谢。如果是样本少,那是有可能导致一些比例上的异常的。大样本量的情况下,达斡尔中 F1756的比例是比较低的。当然,达斡尔族也可能存在地域差异,目前数据点还比较少。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天津亮了。这是为什么?
自公元398年道武帝拓跋珪迁都平城称帝至公元493年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都平城凡95年。公元534年,分裂为东魏(邺城)与西魏(长安),都洛阳41年。显然鲜卑族在山西经营得时间大大长于河南,山陕多于河南应是情理之中的事
北魏都平城95年,都洛阳41年,山西多于河南应是情理之中的事
很好,看来古代皇族Y又确立一例,不过这也证明北魏皇族不是曹丞相的直系后裔。
汉族的F1756全是鲜卑后裔么?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八代贫农根正苗
远山劲松傲然孤独千秋万代一统浆糊
鲜卑是东汉外贝加尔湖人群南下?
中国史书都可以焚之一炬了。

慕容是什么类型?
夏家店上层来源于下辽河,下辽河来源于甘肃齐家文化,夏家店地区是后来东胡特别是慕容鲜卑主要活动区域,夏家店上层人群和后来的鲜卑的共同特点是髡发,定鼎中原式髡发,有的在定鼎中原的髡发基础上还有小辫子。这种发式在商代玉石人像上也发现过。
慕容如果是夏天的夏的意思,赤峰就是大本营,鲜卑的相貌,不能无视古书的记载。
汉族的F1756全是鲜卑后裔么?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7-12-19 21:13
F1756的起源虽然与东胡有关,但汉族里的F1756未必都是鲜卑时期进入的。从辽西的井沟子墓地的情况来看,F1756在春秋战国时期可能就已经渗入到了这一地区。从这一时期到魏晋之前F1756有没有继续往南渗透还很难说。
从额金河鲜卑时期墓葬、陈武沟墓葬、隋代元威墓的情况来看F1756与拓跋鲜卑族群传说中的迁徙路线是一致的。所以拓跋鲜卑族群向南迁徙的过程无疑带动了F1756向中原人群中的扩张,我认为这也应该是现代汉族中F1756的主要来源。
从后岗的室韦墓葬,和F1756现代在蒙古、哈萨克、锡伯等族群里的分布来看,F1756并非在鲜卑时期完全进入了中原地区,在东北、蒙古高原地区依然保持了一定的比例,很可能也同样参与了后来蒙古、契丹等民族的形成,并在后世持续的向中原渗透。
至于各时期融入的比例,还是应当对F1756的下游继续细分才能看出来。不过我认为鲜卑时期的融入应该是占绝大多数。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C2-F1756这个支系从 5千多年前已经开始扩张了。所以不同时代的蒙古高原周围地区的族群中的 F1756,应该是已经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支系。目前的序列还太少, 不足以细化到这种程度。以后有必要继续测试更多的序列,细化其谱系树。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未必都是来自鲜卑,但可以断定,融入汉族的鲜卑数量绝对不少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