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因为无善的发言已被删除,故而补充该网友以前所发图片
F793频率图.png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F1273分布图
QQ图片20171220151522.png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F155分布图
F155频率图.png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风虎总是默默的做着这些基础的工作,大数据测Y,楼主手头积累的可以说是鸿篇巨著了。
F444交流群:293164533
好帖子!需要更多大数据支持科学推论。
问题是,现在有关分化年龄的估算都没统一。所谓“三皇五帝”及“刘汉”皆属梦呓。
请问波利尼西亚人的O3是来自何方?
都是O2啦,还O3呢。。。。。。这些数据是基于多大的样本做出的?
>>>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
>>>不持立场、不站队、不妄议、视万物皆为刍狗。
目前看,三大支中,M117(F5) 代表了仰韶庙底沟文化可能性很大,并且庙底沟大扩张的700年间,扩散到全国,但青铜时代不属于受益扩张的人群,反而受到打压。

F11代表了东方的大汶口-山东龙山文化,争议较小,来自新石器晚期的扩张。

而F5和F11的混合,是最初的庙底沟二期和河南龙山文化的基础,F11的混入,使得他们与西部的F5彩陶人群(庙底沟直接后裔)出现差异。

F46代表了太行山以西的人群扩张,最可能是晋北陕北的陶寺-石峁-游邀等有关,尤其CTS335等,更有可能,老虎山人群的Y很可能北部和南部不一样。

C南支可能和商人的崛起有关,影响范围主要在太行山以东,当然仅凭孔子等家族推论古代还有不合理的地方。
29# 隔壁老王
    赞同你关于O2三大支的推测,不过对于C2南,我的看法其中第二大下游支系CTS10923乃至整个F845未必如此,更像是华中偏南起源与首次爆发,与湖南的新石器早期文化对应比较合适(比如城头山及相关文化),可能还包括F11的某些支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F845在中国北方甚至日韩都有分布,不太像是湖南甚至更南地区起源,而更像是一支起源于中原,山东,或环渤海地区的支系,因为秽人的东迁被带到日韩,因为苗瑶的南迁被带到南方。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F845在中国北方甚至日韩都有分布,不太像是湖南甚至更南地区起源,而更像是一支起源于中原,山东,或环渤海地区的支系,因为秽人的东迁被带到日韩,因为苗瑶的南迁被带到南方。
MNOPS 发表于 2018-1-22 20:37
F845更像是伴随着O3三大支一起去的。
O3a3c* (M134+, M117-)
F856呢????
汉藏语的起源,我们可以如此来分析脉络:
古中原的语言,可以说仰韶庙底沟之前是不可知的,谁也没有线索,但庙底沟大扩张时期(距今6200-5500),长达700年的时间里,北起河套,南到湖北,西到青海,东到河南,全部纳入了庙底沟文化中,这显然就是最原始的汉藏语系雏形,对应的Y基本上就是M117(主要是F5)。
庙底沟一期衰落后,东方大汶口因素大举入侵,豫西形成了庙底沟二期,庙底沟二期显然就是庙底沟一期的F5,加上了东方的F11,还有南面的屈家岭-石家河因素,Y类型没有线索不好推测。
庙底沟一期在中原衰落后,西北的马家窑继续在繁盛,把彩陶推向了顶峰。由于没有东方的大汶口因素,所以是纯粹的庙底沟一期的F5
这次分化,实际造成了东方的汉语群(庙底沟二期)和西方的藏缅马家窑群,但两者都是原始庙底沟一期(原始汉藏语)的后裔,只不多汉语群有东方的因素融入,而西部马家窑群是相对更纯粹的庙底沟一期彩陶,马家窑人群的不断南下,造成了藏缅语人群的分布。
庙底沟人群的北上(白泥窑子类型、泉护类型)造成了海生不浪,但吸收了部分当地土著的细石器文化人群成分,就是后来的古华北类型,其基因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来自古庙底沟人群的北上,应该说是合理的推测。海生不浪吸收了红山因素,在冀北地区形成了雪山文化类型,相对纯的海生不浪,就是后来的老虎山人群,这个人群4200-4000年前后极其繁盛,这部分人的语言,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证据,但可能也属于汉藏语,也可能不是。他们有一次扩张,文化影响向南达到山西、河南,湖北北部一直达到长江北岸,但时间太短,且恰恰没有覆盖关中和豫中的煤山,给关中周族和豫中夏族的逆袭留下了余地。
庙底沟二期发展为河南龙山,其中经过西王类型,后来的煤山类型,形成了二里头文化,一般认为是夏族,很大可能是汉语族的。二里头和东方的岳石文化,共同促进了二里岗的形成,一般认为是早商,应该也是汉语族的。关中的泉护二期(有争议)发展为先周文化,后来的汉语就是周族语言,这个是无争议的。
河南和陕西交接处的泉护二期(有争议)向西扩张,形成齐家文化,并且覆盖了马厂文化大部分,菜园文化的全部,吸收了西部人群的因素,形成了和关中不同的文化风貌,一般认为齐家其属于汉藏语中的藏缅语人群,齐家文化不断分化南下,马厂残留的四坝文化、天山北路文化,形成了半游牧化人群,一般认为属于藏缅语。
汉藏语的起源,我们可以如此来分析脉络:
古中原的语言,可以说仰韶庙底沟之前是不可知的,谁也没有线索,但庙底沟大扩张时期(距今6200-5500年),长达700年的时间里,北起河套,南到湖北,西到青海,东到河南,全 ...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8-1-23 15:59
有没有人研究过为什么这些文化扩张这么快? 是不是最先在东亚掌握了农业技术还是什么原因?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有没有人研究过为什么这些文化扩张这么快? 是不是最先在东亚掌握了农业技术还是什么原因?
skyyrie 发表于 2018-1-23 23:10
看不出仰韶有啥牛逼技术,也许是仰韶前气候灾变扫除了障碍。
O3a3c* (M134+, M117-)
看不出仰韶有啥牛逼技术,也许是仰韶前气候灾变扫除了障碍。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23 23:39
仰韶是东亚第一群掌握核心新石器农业技术的人群?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现在有种感觉,仰韶中期庙底沟得到壮大的恐怕不是F5,F5扩张主要来自仰韶前期半坡和庙底沟解体后的西王村时期。庙底沟最大的得益者可能是N1b2,但可能也不是单一Y,或许还有某些贝塔。庙底沟对于F5最大的意义是使得仰韶扩张起来的F5开始分家,比如CTS1642主动或者被动向西向南发展起来,当然肯定也有向东向北其他方向发展的支系

F11扩散比F5要早,大汶口是赶不上的,是北辛么,个人不觉得,还是觉得F11是裴李岗,被裴李岗化的贾湖人群可能是某些O1支系,P203,M95,或者CTS10887,庙底沟扩张后,使得河南的大河村和下王岗受到影响,涌进来主动或者被动过来的F5,在这之前河南新石器文化人群说不说汉藏语,可能永远也搞不清楚

F46原本认为在磁山,磁山本身在筒形罐文化范围内,但又有南方裴李岗的影响,但现在觉得,F46也许也可能在大地湾-老官台文化,仰韶文化兴起后,这些F46被边缘化了,http://www.ranhaer.com/thread-35973-1-2.html,按此贴藏族有些早期的贝塔2,如果是青铜时期融入的,与汉族的贝塔2,不应该分化得如此早,而且汉族贝塔2本身也出现了一些5,6千年分离的支系,所以,怀疑贝塔2可能也是仰韶的一部分,当然也可能是磁山经晋中晋南迁来的。如果F46不在磁山,那磁山可能有一些F238,这些人使得磁山受到裴李岗影响
仰韶是东亚第一群掌握核心新石器农业技术的人群?
skyyrie 发表于 2018-1-24 19:07
不是。比如仰韶早期的石器就很原始。
O3a3c* (M134+, M117-)
...在这之前河南新石器文化人群说不说汉藏语,可能永远也搞不清楚

Lep1dus 发表于 2018-1-24 20:37
建议还是不要使用西方人一百年前发明的不伦不类的‘汉藏语’吧,汉语是古中原中东部语言(pre汉语)与远亲语言仰韶语(原始羌语)混合而成,藏语是原始藏语与原始羌语混合而成,不知道汉藏语从何而来? FeO2与CuO是一回事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