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怀念在北京清河没拆迁前清河清真寺边维吾尔族小吃店吃过的的牛、羊肉包子和烤馕!少民,不论什么信仰,光明正大,正本清源,就是好!
癯鹤 发表于 2017-12-22 11:08
以前师大附近有个撒拉族开的小饭馆,里面的过油肉拌面是我的最爱。

以前西北少民开的饭馆我经常光顾,量很足,味道也足,不过这几年明显学坏了(和谁学的就不用我说了),呵呵。
13# MNOPS 契丹狗,你咋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唐代以前的江南指的是长江以南
我感觉老北京人对西北料理也是比较偏爱,牛羊肉汤 牛肉面啥的  我在北京时也经常吃陕西面馆儿里的什么 油泼面 肉夹馍 穆斯林饭店里的 大盘鸡 拉条子  至于牛肉汤 我觉得和朝鲜族的 牛肉汤几乎是一个味儿 只是西北人是泡面条吃,我们是泡米饭吃  我不太爱吃牛肉面 就是因为有那种从小养成的固定模式味蕾给我作用,觉得这种牛肉汤怎么能和面条搭配呢? 一定要和米饭搭配吧?   哦对了  来上海这边吃过的那个淮南牛肉汤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味儿 只是他放的粉丝和干豆腐丝
我感觉老北京人对西北料理也是比较偏爱,牛羊肉汤 牛肉面啥的  我在北京时也经常吃陕西面馆儿里的什么 油泼面 肉夹馍 穆斯林饭店里的 大盘鸡 拉条子  至于牛肉汤 我觉得和朝鲜族的 牛肉汤几乎是一个味儿 只是西北人是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2-22 11:44
西北料理确实是比较对老北京人的口味,因为老北京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回民。牛街的酱肉很好吃。

但朝鲜料理北京人也很喜欢吃,尤其是延吉冷面,夏天的时候很多人吃。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澳洲的dingo是很厉害的。我想考拉等有袋类动物也怕他。假如袋熊能看到这里,麻烦能否回答本人这个回帖:

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7226&page=3#pid527175

我对二里头铜牌饰有些不同看法。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西北料理确实是比较对老北京人的口味,因为老北京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回民。牛街的酱肉很好吃。

但朝鲜料理北京人也很喜欢吃,尤其是延吉冷面,夏天的时候很多人吃。
MNOPS 发表于 2017-12-22 11:52
现在大城市里 慢慢的都在融合各地方的饮食和习俗,有些东西 放到20年前 可能本地人都是没吃过的,现在都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食品  这其中 就包括了 北京人爱吃的 韩式烤肉,朝鲜冷面, 麻辣小龙虾 灌汤包   上海的话,我感觉山东杂粮煎饼果子算一个  川式火锅算一个 ,这边新开的商品房开始装韩式的那种地暖也算一个吧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2-22 12:26 编辑

北京还有一个近些年来才疯狂流行的一个食品,就是安徽板面, 我后来仔细的了解过这个面,得知 不仅是北京,在周边的河北山东等地,近些年 安徽板面火的不得了,但很有意思的是,几乎都是当地人开的,没有多少是真正安徽人开的,  而且 那个板面其实是皖北地区太和县的羊肉板面的牛肉版本,正宗的应该是皖北太和羊肉板面

后来我就问我老婆(因为六安霍邱挨着阜阳太和)  我说你小时候吃过这? 他说没有,我说你们饮食文化语言都一致的为何听都没听说?   后来网上看一网友们谈论这个太和板面,说皖北地区很多地方小吃,其实都是以县为单位存在的  隔了一个县 基本就接触不到隔壁的当地特色小吃(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老婆来上海后才听说有个叫 淮南牛肉汤的东西  而淮南也挨着六安霍邱
和太和羊肉板面传到河北变成 安徽牛肉板面的例子非常相似的是 韩式炸酱面   我因为非常喜爱韩式炸酱面所以专门做过研究,  很多中国人包括不少韩国人 都以为 韩式炸酱面是源自北京炸酱面  又因为两者从做法到口感口味都差异颇大,而笼统的以为 这应该是清末的华侨进入半岛后结合当地的口味改良的吧?

但实际上这是非常错误的   老北京炸酱面从来没有传播到过半岛, 清末民初 当时因为地理位置的接近,有很多的胶东汉族移民半岛,韩式炸酱面是胶东汉族平常在家里吃的一种酱拌面的变形体, 而北京炸酱面只是鲁菜的另一个分支罢了,  韩式炸酱面和北京炸酱面的源头都能追溯到鲁菜  而韩式炸酱面又是民间菜(主食)

在韩国  和炸酱面齐名的另一道中华面食  就是叫 jambong 的面, 一种爆炒海鲜和猪肉以及蔬菜然后调成辣味带汤的面条, 这个面也是起源自清末的胶东叫 炒码面的东西
现在大城市里 慢慢的都在融合各地方的饮食和习俗,有些东西 放到20年前 可能本地人都是没吃过的,现在都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食品  这其中 就包括了 北京人爱吃的 韩式烤肉,朝鲜冷面, 麻辣小龙虾 灌汤包   上海的话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2-22 12:08
你说的其他几种食品都是最近一二十年才流行的,但朝鲜冷面不是。朝鲜冷面好像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在北京就有了,至少已经流行了三四十年了。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朝鲜冬至吃的糯米团子红豆粥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2-22 15:09 编辑

朝鲜冷面我查了 确实在北京的历史很悠久 好像70年代就有了,但估计在2000年代之前 还不是一个非常普遍被老百姓接受的日常食品, 反正我99年开始在北京,99~02年的时候 周边北京人还没有把冷面挂嘴边儿的, 我当时上初高中也没有觉得那东西也是北京常见的   不过我从青岛回到北京后04~07年前后 当时大学周边已经有朝鲜族开的冷面店了, 街边儿也会有推车的人 卖朝鲜冷面的(不正宗 )

麻辣香锅和麻辣烫也是后来才出现的  我记得大概07年我要出校门了大概,那时候开始麻辣香锅火起来  麻辣烫好像是04年前后,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2-22 16:27 编辑

百度里关于饺子的内容不知道哪些是靠谱的哪些是不靠谱的

1  饺子起源于东汉时期 (怀疑)
2  从汉到唐 饺子的原名叫混沌 (有可能最早是叫馄饨)
3  宋代称角子 明代称 扁食  清代称 饺子 (可能性颇大)



我感觉饺子的起源不太可能这么早  但早期的名称真有可能是馄饨  这可能也是朝鲜饺子和江南馄饨长得像的原因, 就是早期的饺子形状是这样的,鸡冠的形状可能是后起的

扁食的叫法 似乎在中原和东南地区也都比较普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12-22 16:59 编辑

日本人冬至也吃红豆粥 (此外还有南瓜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与中国北方人不同,韩国人在冬至当天不吃饺子,要吃红豆粥(如图)。冬至这天中午,《环球时报》记者在附近的粥店里看到,几乎所有食客都在喝红豆粥。在红豆粥里面是看不到一粒粒的红豆的,只有浓稠的红豆沙和粳米,里面浮着几个没有馅的糯米团子。

冬至喝粥自然有讲究。在韩国冬至也被称为“亚岁”,即小年的意思。过去冬至当天要祭祖,红豆粥就是祭品之一,祭祀之后一部分红豆粥要泼在出入的大门边,驱邪除晦,祈祷来年的平安。据说红豆粥中的糯米团子要按照孩子的年龄来放,所以韩国还有吃了红豆粥才能长一岁的俗语。
  根据韩国学者研究,吃红豆粥的习俗来自于中国。韩国民俗认为,冬至当天在一年中白天最短,是阴气最盛的一天,鬼神邪祟在这一天天最为猖狂,需要用阳气来对抗,因此要吃被视为阳气象征的红豆粥。还有一种说法,古代传染病流行时,古人会将红豆丢到井水里驱疫,去因病过世的人家慰问也会送上红豆粥或红豆饭。这种风俗现在传承了下来,在吊唁丧家时人们也送红豆粥。
我老婆家有意思说从小没有过冬至的习俗 啥都不吃 不过我们在北京养成吃饺子的习惯
朝鲜冷面我查了 确实在北京的历史很悠久 好像70年代就有了,但估计在2000年代之前 还不是一个非常普遍被老百姓接受的日常食品, 反正我99年开始在北京,99~02年的时候 周边北京人还没有把冷面挂嘴边儿的, 我当时上初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2-22 15:05
其实还有一种更早进京的四川冷面很受老北京欢迎,那就是开在新街口的新川面馆,大概五六十年代就有了,口味根据老北京人的喜好进行了改良不再是单一的辣味而是加入了酸甜口的麻酱,直到现在还很火,每次夏天我回北京的时候基本都要去吃一次。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百度里关于饺子的内容不知道哪些是靠谱的哪些是不靠谱的

1  饺子起源于东汉时期 (怀疑)
2  从汉到唐 饺子的原名叫混沌 (有可能最早是叫馄饨)
3  宋代称角子 明代称 扁食  清代称 饺子 (可能性颇大)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2-22 16:24
我记得在新疆还是在西北什么地方发现过保存完好已经风干的唐代饺子,外形已经很接近后世的鸡冠饺子了
南方民族就是南方民族,不需要有些别有用心的蝗汗给我们满世界找祖宗,一会儿说通古斯是南方人一会儿又说日韩是南方人,你们编故事编得累不累
你说到四川冷面 我想起了北京固有的满族烤肉 这种和韩式烤肉很接近 只是肉是火锅的牛羊肉片那种薄片的 蘸料不一样 我想这玩意儿如果是满族自古代就有的吃法 那和朝鲜烤肉会不会都是源自高句丽的貊炙
我不知道东北别的地方 就我老家延边来说 羊肉串这种东西 在我小时候90年代就在我老家一分为三 一种是新疆维族回民他们卖的大串儿 羊肉的味道就很独特且当时没有店面 一种是和东北烧烤一样的汉族烤串店 虽然有店面但串儿都是在外面的大长炭炉上店家给考的 和新疆串一样 料都是他们自己撒的 装盘上座 但肉味和新疆串不同 最后一种是我们朝鲜族烤串 不存在街边摊 因为必须要在店铺里 一桌一个小炭炉 店家把蘸料 和生串放碟子上送上来 我们自己烤吃

我后来问了我爸 这东西我们早就存在嘛? 他跟我说的是也就从80年代初开始出现 最早是新疆人来卖的街边摊 后来我们当地人改造了
朝鲜烤肉会不会源自高句丽的貊炙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12-23 09:19
.


“貊炙”是烤野猪肉。印尼婆罗洲苏拉威西等非穆斯林族群经常用疣猪做烤肉。泰国老挝人善于烹制猪肉片。 据分省统计,中国人均猪肉消费量最大是广西贵州湖南四川等西南省份。

“貊炙”跟《齐民要术》提到的“炙豚”特别像,是典型的粤菜红烧乳猪做法,“塞以茅茹,穿以柞木,缓火遥炙,急转勿住,涂以清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