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也认为朝鲜族和东北汉族、满族并不完全一致,但是相对于其他地区,朝鲜族肯定和东北的汉族、满族更接近,尤其是男性群体,而不是和华东汉族。朝鲜族当中一些比较南的相貌确实在东北汉族、满族中少见。
tata 发表于 2018-2-13 10:58
金于正 在韩国,北朝鲜方面的警卫和陪同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以前有一个东北汉族、满族、朝鲜族三者对比的表格,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三者各自都有自己的一些特点。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454# 大凌河
确实 这两位平头哥 长得有点像山东小哥  跟最典型的朝鲜族相貌稍微有些不同  不会被一眼认出这就是朝鲜族的那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3 16:54 编辑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0917-1-1.html 我过去的帖子, 渤海人颅骨数值

颅长 177.1颅宽 141.44颅高  142.44  上颜高 73.86  鼻高 52.7

朝鲜族

颅长   175.2颅宽   142.4  颅高   140.3  上颜高 73.9 鼻高 53.6

隔壁老王的帖子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3 17:23 编辑

陳産,喇嘛洞 墓地 三燕文化居民 人骨 研究

喇嘛洞扶余人数据

颅长  177.94  
颅宽  144.43
颅高  136.3
上颜高  75.15



西团山古人数据

颅高 178.18
颅宽 138.18
颅高 134.67


我的判断是这样的   朝鲜人还是更接近青铜早期的古中原人种,而这种类型人种曾经随着周宗室的扩张 扩散到了辽南地区  包括朝鲜半岛中北部,而半岛中南部同样应该是更类聚大汶口人群这样的 “类古中原人群”

而 青铜早期的 长吉平原可能是更多的受到了 古华北类型人群的影响,因此在西团山人等可以发现更类似古华北类型的特点,但到了秦汉以后的 扶余高句丽人群,随着南下,随着和辽南地区人群的融合,又更偏向了所谓古中原人群,   从这些人骨数值中,我们可以看到, 现代朝鲜人, 包括高句丽人 甚至秦汉以后的扶余国人,和唐以后的渤海人 我们都有理由判断,他们应该都是更偏向古中原人种的     而不是古东北或者古华北
1

评分次数

南方各地也有不同,感觉朝韩有不少人能混入华东,金与正长得有点像上海女演员王琳。但朝韩能混入华南的就少很多了。这就是华南跟华东的显著区别,表现在类朝鲜类中原类型显著减少(虽然仍然有一些,但跟华东相比少多了),但类东南亚类型却明显增多。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458# 红山人
感觉喇嘛洞夫余人的颅高要显著低于你提供的古中原颅高数据。

另外我觉得朝鲜有类中原类江淮华东的类型未必能追溯到周朝那么久远的年代,很可能跟秦汉向辽东和半岛北部的扩张有关,后汉书记载辰韩为秦韩未必是空穴来风。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这个帖子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回了,你心里的答案已经有了,所以你千方百计地去找符合你心里预设的答案。我知道,你是宽圆脸,你老婆又是安徽人,但是你如果因为这个原因非要说朝鲜族整体偏华东我觉得就没必要了。
tata 发表于 2018-2-12 15:31
造化钟神秀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4 08:49 编辑
458# 红山人
感觉喇嘛洞夫余人的颅高要显著低于你提供的古中原颅高数据。

另外我觉得朝鲜有类中原类江淮华东的类型未必能追溯到周朝那么久远的年代,很可能跟秦汉向辽东和半岛北部的扩张有关,后汉书记载辰韩为 ...
MNOPS 发表于 2018-2-13 21:22
古西北人种和蒙古高原类型颅高值都是偏低的 这些扶余人他们很有可能是和辽西当地的戎狄体质后裔有了一定的混血之后 颅高值下降了  


我越来越觉得,戎狄体质其实就是古西北古华北  当然我不是说 戎狄体质就一定的戎狄,因为汉族的历史只有4000年,而戎狄体质则至少6000年以上   不过 戎狄体质或者说戎狄 在近5000年内 融入到华北西北华夏民系中并不少,相反 这种体质对朝鲜半岛包括辽东局部山区的影响我觉得是很有限的, 所以  朝鲜人相比较华北西北汉族,那种 低颅窄面相貌是更少或者几乎缺失的


而且我认为 古中原人种 和水稻农业也是有一定的关联, 但古西北 古华北戎狄 则缺失水稻农业传统, 而具体到现在的情况,也确实  传统上的华北 ,西北民系是没有水稻文化的,而朝鲜半岛一直是存在的,


再从战斗基因的角度来看   其实朝鲜半岛自古以来 战斗力就和古典华夏人处于同样的级别,换言之比较弱, 而戎狄以及吸收了戎狄体质的 北胡  战斗力是很强的   有人会说高句丽也挺强,其实高句丽就类似于汉唐,汉族不也有过几次牛逼的时候,而且高句丽军队中  靺鞨兵又是最强的,这应该就是战斗基因决定的,

关于古中原类型对辽东辽南 半岛的扩散, 我基本认同你的观点, 这种类型的人种 应该是对应了燕国侵占古朝鲜2000里地的 2300年前之后开始 覆盖到了辽东和半岛中北部


此前辽东地区应该还是以类古华北人种为主成分(类似西团山人)


同时我认为  因为地处更严寒不利于农耕的区域,古华北类型人群,应该是繁衍的没有古中原类型那么多   这也体现在了辽东和半岛, 那些驱赶半岛南部土著到日本列岛形成弥生文化的 人群,应该就是辽东的古华北人种,  我们说  相比较绳文人,弥生人有着更狭长和扁平的面庞, 其实应该说的是古华北人种,但同时 可能也忽略了 半岛南部的原先 古中原人种的迁入, 而他们作为半岛中南部的主流人群,一直是存在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4 10:55 编辑

隔壁老王贴的数据里 把喇嘛洞扶余人的数值 归到了 古蒙古高原类型列表中 这是不正确的, 那个数值很明显是介于古中原和古西北古华北的戎狄体质区间的类型,


西团山古人数据

颅长 178.18
颅宽 138.18
颅高 134.67







喇嘛洞扶余人数据

颅长  177.94  
颅宽  144.43
颅高  136.3
上颜高  75.15

------------------------------


我觉得大甸子二组 并不是古东北类型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4 10:13 编辑

从水稻传播也可以看出 高句丽扶余人到了后期更趋于古中原类型的事实, 早期的高句丽扶余都没有水稻农业,但到了后期都出现了 有名的就是渤海国卢城之稻   结合渤海人的颅骨数值更接近现代朝鲜族, 而西团山古人的数值更接近现代太原人



还有一个线索  那就是我们不管扶余 高句丽的王族来自什么人种(也许是古华北人种 )  这两个国家的开国神话很明显是商周开国神话的变异体, 从这一点上来看  古中原人种作为这个国家的移民或者形成过程中所吞并的底层, 他们的文化因子深深的影响了这个国家


我感觉  秦岭淮河以北的汉族, 自秦以后,就逐渐的更戎狄化(有人说是唐以后)  而 扶余,高句丽 古朝鲜遗民  则在秦以后 逐渐古中原化  (无论这种趋势是因为他们南下 还是因为从辽西进入的古典汉人的影响)
462# 红山人
很难说中原地区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普及水稻种植了。前些日子看过一个关于陆浑国墓地的纪录片,里面说到根据人骨分析只有陆浑国的国君才能吃上大米和肉,而普通老百姓都吃的是小米,显然当时大米在中原还属于比较稀有的农作物。至于大米是何时由何种人带入朝鲜半岛和日本的,至今仍然没有肯定的说法。我怀疑可能跟历史上的东夷莱夷有关。
1

评分次数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464# 红山人
在Youtube上看过韩国发掘并复原的高句丽时期的甲胄,简直就是河北中山靖王刘胜墓那套铠甲的翻版,太相似了。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4 13:33 编辑

朝鲜半岛的水稻种植历史超过三千多年,我自认为来自胶东渡海传播的可能性较大,而传播者应该是类聚古中原人种的人群  


古中原人种虽然  水稻 小米都包含了,但古华北,古西北人种,缺失水稻农业

起源和产区[size=0.13]

[size=0.18]野生稻被驯化成为栽培稻由来已久。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时代遗址(见彩图)和桐乡罗家角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炭化稻谷遗存,已有7000年左右的历史。这些遗址的先民都已营相对定居的农耕生活,由此推溯以迁徙为主的种稻业的产生当为时更早。  根据30多年来的考古发掘报告,中国已发现40余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有炭化稻谷或茎叶的遗存,尤以太湖地区的江苏南部、浙江北部最为集中,长江中游的湖北省次之,其余散处江西、福建、安徽、广东、云南、台湾等省。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在黄河流域的河南、山东也有发现。
“大米是何时由何种人带入朝鲜半岛和日本的,至今仍然没有肯定的说法。我怀疑可能跟历史上的东夷莱夷有关。” 465# MNOPS
唔,有道理,莱夷作为岛夷,可能是大小麦、小大米东西传播的主力之一。
英语“rice”很像是从“莱”得来的音。
小米“millet”跟汉语“米粒”是同源词,可见粟作为五谷之首,其实也是被塞人继承的(可能是通过迁徙三危的三苗的传播,三苗乃神农氏遗民),后来才陨落了地位。
小麦“wheat”很有意思,发音接近“苇”、“秽”,冬小麦经岁而收,然上古不是重要农作物,甚至因为换茬种其他作物,被当做杂草(荒秽)。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2-14 14:06 编辑

麦字 上古音声符在来  发音接近 mrag    说文中记载   周所受瑞麦来髀,一麦二缝,象芒刺之形   辞海,词源对来字的解释也有“小麦名曰来”    也就是说, 在古代 麦子 曾经也叫做 来   是 mrag 这个原始形态的  ma 和 ra 分离后的后者  而我们今天遗忘了 后者 仅适用前者

莱夷的 莱和麦子的来应该是无关的     

莱根据我们推测的“东夷语 ”    很可能是  海边的意思  《越绝书》:“习之于夷,夷,海也。 莱夷既海边之夷


大海, 朝鲜语   pata   高句丽地名有   波豊 / 波旦   (这里 豊发音同礼-禮  按现在的发音就是接近 磊 或 来)

又有   高句丽的 波利县  新罗王 改名  海利县   此处  海对应的土著语是 波 只是我们现在朝鲜人 也同样 不会把 海  说成 波   这种叫法被遗忘了


而结合 越绝书的记载来看   pala  应该是一个指海的 原始词汇  他后来又分裂为 pa(波) 和 la(莱)   亦或是 音变为 pata
469# 红山人
那么“达赖”还可能跟“莱夷”有关?
“波”若是古东夷的“海”,“渤海”应该就是因此得名,而不是北海的音转。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汉语中 虽然海 不念波 但我感觉 从 海字的右边是每  大概能暗示 海的原始读音中 可能存在过 mei /mai 这样的音 对应了 东夷语的 波 。每/波 是鼻弥对应音转
472# 强强
这女的类似华北东北了,一点也不华南

别老瞎发图片
1

评分次数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473# 红山人
上古汉语的海好像读hmuu,读音确实更类似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hai了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