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是认真的?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8-1-11 23:23
民科在此。
引用自词源网站:“from PIE *krsos, from root *kers-


古印欧语词根就是这个。


        轱辘的读音在东伊兰语里用烂了,比如“纺车”、“纺轮”等,可是就没有用来形容车,梵语里好像也没有用轱辘之类 ...
爱好者 发表于 2018-1-14 22:54
两个问题分开的,车是歌韵字的证据?
O3a3c* (M134+, M117-)
在古英语里,car一般用于文艺作品,用来描写“双轮战车”。

car从故纸堆里被翻出来,是美国人用它来形容火车车厢,后来引申到汽车车厢,总之,“car”是形容有车厢的汽车。
不管是否是附会,它的词根一度是“木 ...
爱好者 发表于 2018-1-14 23:00
我查过etymology,没有木箱之义。不知你说的哪来的?
O3a3c* (M134+, M117-)
车是鱼韵-ia,或者麻韵三等-a加-i-介音,怎么会是歌韵-al?
两个问题分开的,车是歌韵字的证据?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15 08:35
举一个例子,三国曹魏汝南太守程晓伏天诗中,“过”“车”同韵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8-1-15 18:57 编辑
我查过etymology,没有木箱之义。不知你说的哪来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15 08:45
etymology中都是列出的近年来词源研究,其中的确没有car词根是木箱含义,我在文中也说了我不认为车的词根是木箱。不过的确有这一说法,我现在不在家,没法翻书找记录。不过就从car的英用语法来看,除了车,就是火车车厢,汽车车厢,电梯箱,吊仓等。英国姓氏卡朋特就是木匠的含义,木匠作用不只是造车,主要是打家具,家具最大头就是柜子。过去car被翻译成汉语轿车,从这点来看,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举一个例子,三国曹魏汝南太守程晓伏天诗中,“过”“车”同韵
爱好者 发表于 2018-1-15 18:41
这是中古汉语,中古汉语歌麻元音相同,等不同。
O3a3c* (M134+, M117-)
这是中古汉语,中古汉语歌麻元音相同,等不同。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15 20:34
讨论这个没意思,本来我只说车字在转麻韵前曾在歌韵,就是想说其发音位置靠后,并没有说车在上古也是歌韵
讨论这个没意思,本来我只说车字在转麻韵前曾在歌韵,就是想说其发音位置靠后,并没有说车在上古也是歌韵
爱好者 发表于 2018-1-15 21:50
这是你理解错误,车从未属过歌韵,何来之曾在歌韵。
O3a3c* (M134+, M117-)
看不懂注音,但这个发ju呀,看哪个地方语言是这种,就该有渊源
客家人叫法车是ca,象棋中车叫ju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8-1-19 19:40 编辑

“车”在汉代就是两个发音,就引起过争议
      个人认为,凡是涉及到上古“战车”的,都读“居”,一般概念的“车”读车。
     也许来自两种不同的语言。“车”的普通发音可能和本土最早的原始词汇有关?但“車”这个字的甲骨文符应该就是来自中亚“战车”的岩画符号,而且特指“单辕轻便双马双轮战车”,该车用于打仗、礼仪、陪葬或比赛。“車”字田字的中心一横在有的甲骨文里是出头的,就是那根“单辕”,“车”的甲骨文符号非常原始,和一些较抽象的文字水平差距较大,个人认为,贾湖符号、半坡符号的抽象性要高于很多甲骨文字符,很可能是原始拼音文字。
        而商代可能受北方甚至中亚无文字的印欧人的岩画影响,一帮祭司巫师在没有民众自我实践和归纳的前提下,因为急于应用,结果走上了象形文字这种贵族文字的道路,打断了中国的拼音化文字历程,但有个好处是促使语言差异的各部落的文化迅速统一,并依靠统一带来的稳定国家形态和大人口而使得文字得以很好流传。
       猜测“车”的“居”的音来自印欧语的“战车”,同凯尔特原始印欧语的“cosh”或“korso”等同来源。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么通过一个倒着推的古汉语词汇脉络:“车师”——“姑师”——“渠搜”,再往上推,只有“鬼方”了,鬼方和獯鬻是一伙人的两个名字,如果鬼方的读音来自印欧语的“车”,那么“獯鬻”的含义也应该是车,那么“獯鬻”和“轩辕”就的确有某种联系。可以窥探车是从周边哪个民族哪里引进商朝的。
      另,最早的车应该不是马车而是牛车,马的驯养应该比牛晚,至少用于挽重比牛晚,最早可能只用于食用和骑乘。既然这样,原始印欧语的“车”就不应该是“快速奔跑”的意思,我个人认为“用两头牛犁地”更符合“车”的原始含义。在我国帕米尔语言中,“qosh”是“一对”或“牛耕”的意思。单辕车的基本结构可能来自牛耕(双牛)用的农具,只不过把犁变成了车厢车轮。
车的两个读音在上古音近,没什么稀罕的。
O3a3c* (M134+, M117-)
从考古观察:晚商的战法有步战,车战,骑战三类。步战主要是一手拿戈,一手执盾。车战,是执矛或控弓。骑战是执斧。防御装备是皮胄或青铜胄,皮甲。车战与埃及及类似。见下图
55555555556666
21-48-48-timg.bin.jpg
21-46-39-u=4113205346,111162643&fm=27&gp=0.jpg
车的上古读音kia, 后来在中古时期才分化成了chia和kio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按古人长距离迁徙,必须有不断的水源。所以,循水是首选。假若是从甘肃一线,有很多地理障碍。走西河走廊有充足水源,且平坦。但出武威后,若从景泰或中卫再沿黄河而下,就困难了。所以,需沿贺兰山走河套平原,但到托克托,黄河转而南下,且进入黄土高原区。所以,这样走,战车显然是多余的。但让人惊讶的考古是,黄土高原并不排除战车。。。。
假若是从阿尔泰南下,一路平坦,水源也很充足,不成问题。
   现在的疑惑是晚商的战车究竟是从太行山以西的那个通道来的还是通过张家口转而南下的。
以关中与西北的路线看。秦汉 至 清末
333333333333333.jpg
现在主要走宝鸡的凤阁岭。左下星处。但秦至清末未通铁路时走六盘山和子午岭相夹的环江线和清水河线。萧关是其屏障。
蓝色直线是秦始皇和二世修的直道(大致线,不准确),在子午岭上修的,但此后一直未用被废弃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