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妇好墓和妇好

武丁的一位配偶叫妇好,但甲骨卜辞显示称“妇好”的并非都是武丁之妻,在卜辞中,异代同名的现象是毫无疑问地存在着的。
本帖介绍中外学者对妇好墓及妇好的相关研究。
个人觉得,对中国历史和中国考古最有判断力和发言权的当然是中国学者!
对一些西方学者所论,如果说的对,我们就表扬;如果是错的,我们就挞伐。
固步自封当然不行,但妄自菲薄断不可取。就中国历史和考古而言,实在觉得个别的中国学者缺乏自信,今上提出的“文化自信”恰逢其时!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和孙岩主编的《性别研究与中国考古学》(2006年科学出版社)。

这本书为Gender and Chinese Archaeology一书的中译本。全书共收录了12位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工作和学习过的学者所撰写的,关于中国考古学中性别研究的专题学术研究论文。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安阳殷墓中的女性——王室诸妇、妻子、母亲、军事将领和奴婢》,该论文出自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和孙岩主编的《性别研究与中国考古学》(2006年科学出版社)。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出土于殷墟妇好墓(5号墓)的玉人,一面为女性形象,一面为男性形象,是中国唯一的一件男女合体的人像(图一),它的年代大约是公元前1200年左右(图二、三)。它所反映的男女平衡的观点使我们联想起中国道家关于宇宙结构的设想。相关的中国本土的道家哲学文献虽然晚至东周时代,但其思想则显然在更早的时代就出现了。

这件玉雕似乎是上述思想——阴阳调和——的具象化。如果确实如此,它就标志了道家早期思想比现存道家文献早数百年。这种思想在中国历史上的出现如此之早是值得注意的。然而,如同中国早期王朝时代的人一样,拥有这件玉雕像的M5的墓主人,商王武丁的“诸妇”之一妇好(大约公元前1200年)的生活,并不像这件玉雕表现的那么理想。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2:中国的社会至迟在商代就已经是等级化的社会,妇好生活在一个只有男人能够登上王位和其他高位的时代,女人在那个时代里只被期望生育男性继承人,有时也提供精神上和军事上的指导。这件雕像一定代表着一个当时可以理解和解释的理想化、哲理化的思想。要了解妇好和与她同时的女性所生活的时代气氛,我们需要从安阳殷墟商王祭祀中心的发掘提供的证据出发(图三)。

在本文的研究中,我希望通过考古资料和历史文献揭示其所反映出的晚商时期的性别、社会地位和王室权力之间的复杂关系。尽管我们在殷墟已经发掘了数百座墓葬,但是能够确认为王室女性墓葬的只有2座,墓主都是晚商时代(约公元前1250年左右)的商王“诸妇”之一。她们和安阳其他的女性墓主在商代社会里扮演着王室配偶、妻子、母亲、将军和奴婢等多种角色(见图二)。我在这里试图重建的就是她们的生活图景。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3:我们对上述课题研究的深度与中国过去50年的考古发现和考古学家们在此基础上对商代男性统治者世系传承的恢复和重建有直接关系。在中国,考古研究作为历史学的一个分支,,把正史看成是准确无误,包罗万象的,而把社会、文化和技术上的变革看成政治变革所带来的进步,或者是统治者智慧的体现。史书中明确划分了谁是“中国人”和什么是文明开化的华夏文化。除了那些留存在后来儒家的政治著作和道家的哲学著作中的奇异想法以外,这种官方模式扩展到了各个领域,使得我们没有太多的空间探讨当时男女两性的角色,或者是华夏世界之内或之外其他族群的角色。

官方史书记载了商朝最后一次迁都后的所有商王的名字,他们被认为是一个大国的最高统治者。20世纪20年代末对殷墟的最初发掘找到了商朝后期的王室墓地和祭祀中心。。那里的12座最大的墓葬被认为是公元前1350年——前1050年(或者到商朝灭亡)间商王的墓葬,可是在科学发掘之前它们都被盗掘了。本文对当时女性生活的研究只能依赖于与她们相关的男性的有关发现上。在安阳考古发掘中有关女性的考古资料非常有限,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发掘和研究没有包括这方面的课题。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4:在过去30年中,许多的墓葬被发掘,特别是位于王陵区以外的墓葬群。其中,有两座未被盗掘的女性墓葬出土了非常丰富的随葬品(例如M5妇好墓和HPKM1550:49,见图4)。在一个上流社会盛行多配偶的时代,高层女性的身份和地位可能是多变的、不稳定的,这是某些女性在墓葬礼仪中享有豪华待遇的原因,我们在分析的时候应多加注意。

我的研究从分析当时社会和政治高层成员如何埋葬他们的女性死者和他们如何在这种环境下体现男女性别和社会角色入手。因为证据全部来自墓葬,我们必须分辨是谁的观念在墓葬礼仪中得以体现,究竟这种纪念是来自死者的家庭,或是来自必须执行正统观念的商王,还是死者本人,或是上述几种或全部的综合?借助于对已发表的考古资料和当时文字资料的分析,我们可试图重建在安阳王室墓地中所体现的女性的身份、角色和文化渊源。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0 19:22
是。从殷商到西周女性角色发生了很大改变,耿超《晋侯墓地的性别考察》(2014年第3期《中原文物》):

“墓葬中是否随葬兵器,向来为墓主是否从事戎旅的象征,与殷商少许贵族妇女随葬青铜兵器有别,晋侯夫人墓中无一随葬兵器,而曲村墓地中的中小贵族和平民的墓葬,墓主经鉴定为女性的,也无随葬兵器的现象。

此外,在西周时期已发掘的其他诸侯国的墓地中,女性亦未发现有随葬兵器者。晋侯墓葬多随葬兵器,而兵器均不见于夫人墓葬。这似表明西周时期,女性已被排斥在军旅之外。

在山西天马——曲村晋国墓地中,晋侯与夫人共用之墓葬区,与一般贵族平民之墓葬区在空间上拉开明显的距离,这种情况与殷墟王陵十分相似但亦有显著区别。历代商王的墓地位于殷墟侯家庄西北岗王陵西区,与包括王妇在内的其他家族成员的墓地是截然分开的。”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0 19:22
耿超认为:

“而晋侯与夫人在其专用墓葬区内两两异穴合葬,与殷商时期商王独用王陵西区、法定配偶被排斥在外相区别。这除表明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已确立外,也凸显了作为嫡妻的夫人与晋侯一样,拥有超越其他社会成员的权力与地位。晋侯与夫人随葬品方面的差异则体现了父权制社会下贵族夫妇间的性别等差。

每组晋侯与夫人的墓葬中诸多方面都是大致相同的,尤其是异穴合葬双方的葬式、墓葬的朝向等都达到了近乎惊人的一致。可见埋葬者是把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的,这是夫妇二位一体性别观念在墓葬制度中的真实反映。

这也说明晋侯与夫人在晋国中位于同一等级,女性取得了与其夫同等的家族或社会地位,这是夫妇关系强化的重要表征。从而也反映出西周时期的两性关系乃至家族形态、家族秩序相比于殷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0 19:22
在《性别研究与中国考古学》这本书中,有一篇雍颖女士的论文《晋侯墓地性别、地位、礼制和葬仪分析》,此篇论文亦堪称卓越,雍颖认为至少有两位晋侯夫人如M113和M13——是来自西戎!
在李伯谦为此书所写的序言中,得知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女士突遭横祸斯人已逝,可见生命无常!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0 19:22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论证妇好是北方异族女子嫁入商王朝,雍颖论证晋侯夫人为西戎,可见商人和周人,都是与西北异族通婚的。但在殷商和西周,这些异族女子的角色却大不同!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5:对殷墟所有已知女性墓葬(9座单人葬,殉葬墓,见表一、二,图四)以及当时的金文、甲骨文资料的分析,表明当时女性的身份和角色是不同的。她们是商王诸妇、军事将领、妻、妾,也许还有奴婢和工匠。她们的身份来自于她们的家族血统、文化渊源、婚姻和职业。此外,某些特殊的女性,例如M5和HPKM1550:49的墓主人,她们在墓葬礼仪中所体现的身份与王室的联姻或继承的政治权力相关。尽管她们的权威可能来自和受限于其配偶,她们墓葬中可观的财富和地位的象征物显示了她们显赫的地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其影响体现在她们的墓葬中,这暗示了女性通往权力的特殊道路与男性不同,但是是并行的。也就是说,女性的等级只在女性中有效,同时也和男性相关,这就形成了一个扩展的以性别为基础的等级体系。也许因为正统的观点把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力都归于男性,没有把女性拥有的权力地位的形式记录在历史中,而这些形式在考古资料中却给了我们暗示,这一观点我将在下文中进一步阐述。在等级社会中地位较低的妇女,在文字记载中没有线索可寻,她们的社会地位或许与其在婚姻、文化背景、社会角色中所处的弱势有关,所以她们的墓葬就成了研究她们生活的唯一材料来源。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6:在所有能辨认的女性墓葬中,王室女性的墓葬是随葬品最丰富的,我们还可以参照与它们同时期的文字材料对这些墓葬进行讨论。此类墓葬中的两座保存完好并且材料已经发表的墓葬是:妇妌墓和妇好墓。她们都是商王武丁(约公元前1250——前1200年)的配偶(表一)。

她们随葬品的数量和精美程度都特别突出,显示她们是具有特殊地位的女性。例如,她们的墓葬都随葬有王室风格的青铜礼器、玉器和其他质地的器物,如陶器、石、骨、象牙、蚌、木器,而且有相当于王室级别的殉人(表二)。妇妌墓总共有38个殉人:墓室以上有4个,腰坑里有1个男性(和一条狗),墓室里有11个人头骨,斜坡墓道里有22个。妇好墓的殉人数目和位置都与妇妌墓的相似(图六)。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7:根据《史记》记载,商王和以前的舜帝一样也是多配偶的。事实上,商代的文字资料也显示,武丁在位59年,有64个有姓名的配偶(周鸿翔统计了甲骨文中商王宫廷里的女性名字。他列举了宫廷女性的职责:生育、助产、监督祭祀祖先的仪式和其他仪式、参与军事行动、参与王室事务。他也统计了可能为武丁配偶的女性的人数)。考古和甲骨文资料都表明商王有一个正妻,且至少以武丁来看商王也有另外的妻子(“诸妇”)。

武丁配偶中有3个都有“母”的称号,且在王室的祭祀历谱中有记载。墓葬和甲骨文资料中都有武丁的第一个配偶妇妌和第三个配偶妇好的记录。从这些资料里我们也可以寻找出商王们按照册封顺序、生育男性继承人的能力,以及被商王宠幸的程度等来划分这些女性等级的痕迹。妇妌和妇好的墓葬证实了这种等级的存在,而且她们墓葬中的随葬品组合显示了她们在这种多妻婚姻中的复杂角色和社会定位。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8:“诸妇”之间的社会差别,与她们在武丁面前的身份差别一样,主要是通过她们的墓葬的形状、大小、位置来体现的。妇妌的墓有斜坡墓道(图七);妇好的墓没有,但较大(见图六,5.6米×4米)。殷墟所有被认为是商王陵墓的墓葬,包括通常被认为是武丁的HPKM1001,都是阶梯状的长方形竖穴墓,有4条斜坡墓道;唯一的例外是所谓的武官大墓(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94)只有2条,但是和其他同样的男性墓葬一样,它的尺寸也远大于妇妌和妇好的墓葬(见图三、四)。至于位置,妇妌的墓葬和商王墓葬在同一个区域(但不在王陵西区,图七)。而妇好的墓葬,则与王陵区隔河相望(见图三)。考虑到这些,我认为作为武丁的第一个妻子,妇妌的身份应该高于妇好。

虽然她们墓葬的随葬品在数量和种类上区别不大,但是随葬品的形制还是有区别。妇妌墓出土了迄今在殷墟发现的最大的青铜礼器——司母戊方鼎,一件无疑属于王室的典型器物。妇好墓出土了许多较小的类似器物,还有北方草原特点的器物以及新旧玉器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80:表一)。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9:从女性的角色看,商代的文字材料显示商的先王和他们的配偶都受到后代的特殊祭典。例如,如上所述,“母”的称号被加在一些女性的名字前面,包括妇妌和妇好。她们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号,现在还不清楚,尤其是妇好,她没有生育男性后代,但是她的称号,和她的身份显然是很尊贵的。宫廷里的女性也许有其他表现地位的方式。所有直系先王的配偶都可以享受特祭。武丁在位期间(约公元前1250—前1200年),商王的名号总是放在他的配偶名字前面。名号是与世系相关的,因为在商王得名的同时要举行祭祀先妣的礼仪(黄然伟,1995),如此,形成了一种纽带关系,不仅联系了武丁和他的“诸妇”之间的关系,同时,也连接了武丁的母亲世系的继承权。

商王总是向神占问关于健康、天气、收成和征伐的问题。而在商宫廷举行仪式时,来自天神的问答被记录在龟甲和兽骨上。从武丁时代的甲骨卜辞中我们了解到,妇妌、妇好和武丁“诸妇"的另外一个——妇【左女右自】,曾主持祈求作物生长和丰收的祭祀。现有的材料还不足以说明她们是否真的有封地,并且正式主管王室的土地和耕作。但是,卜辞说明这些女性的确参与了王室的问卜活动,并且通过这些活动获得权力。卜辞也表明,不论是象征性的还是实际的,女性在农业生产中的角色,也包括她们在礼仪中的行为。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0:此外,妇好在军事行动中也扮演重要角色,或许有些其他的女性也是如此。甲骨文记载,妇好是著名的将军,武丁曾授权她率兵征讨毗邻的巴方、土方、夷方等居住在商领土周边与商朝争夺土地和人口的非商部族。从妇好墓中出土的大量武器,如戈,证实了她在征战中的重要角色。妇妌的墓中也发现了武器——一件将军盔和数件戈,说明她也从事军事活动,或者来自一个从事军事的家族。

这些来自安阳的证据都清楚地告诉我们,在商代王室中,处于高等级的女性都被赋予特殊的身份。她们如何获得这些身份,现在还不很清楚。关于妇好生平的文字材料、墓葬的结构、某些特殊的随葬品,暗示她可能是从某个被武丁”命令“征服的方国嫁入的。她在甲骨文中被描绘成军事将领,并且这一角色被墓葬中的大量武器所强化;但是她随葬的个人用品,却显示出强烈的非商风格,如铜镜、弓形器、车马具和车马饰,及北方草原风格的弧刃青铜刀(图八)。
个人觉得,对中国历史和中国考古最有判断力和发言权的当然是中国学者!
对一些西方学者所论,如果说的对,我们就表扬;如果是错的,我们就挞伐。
固步自封当然不行,但妄自菲薄断不可取。就中国历史和考古而言,实 ...
W7167N 发表于 2018-1-9 16:56
所谓的对与错的标准是什么,别人与你的看法不一样,是别人错了,还是你错了?怎么来确定对与错?
>>>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
>>>不持立场、不站队、不妄议、视万物皆为刍狗。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