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宋镇豪的观点

14:命氏之滥觞

前述商代多妇的命名时指出过,女子出嫁前在母族一般有私名,出嫁后夫方亲称为妇,凡“妇某”、“某妇”兼记其名者,大抵经夫族重新命名,其受有领地田产者,其名颇有“女子称姓”的意义,用来别其所出氏族。商代多子的命名,有的具有“男子称氏”和“胙之上而命之氏”的意义,已带有“命氏”的性质内涵,似可视为命氏制的滥觞。

据我们大略统计,甲骨文、金文中称“子某”者有156名,称“某子”者有29名,其中人地同名者有90例,约占总数185名的49%。如果说是纯属偶合,其间无任何特殊联系,则绝难解释。现举子名与地名同名例于下以作考察(单列数字者为《合集》号):
宋镇豪的观点

15:命氏之滥觞

如此大量的子名与地名相应,则决不会是偶然巧合。以上地名出现场合,或为卜受年之地,或为登人征集人役之地,或为王田于、步于、往于、在于之地,或为使人于、令于、呼于之地,或为来贡一方,等等,大致分布于王畿区内外周围一带,属于商王朝政治地理结构中的基层地区性单位。

显然,基于人口繁衍的生物学规律,这些子某或某子,作为商代社会生活组成体的一部,已相继在特定的社会条件和社会政治经济关系中,与一定的地域相结合,受有一块土地为其生存之本,就是说,子名与地名的同一,有其内在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而后者是人地同名的本质所在。换言之,这批子已成家立业,以其各自的土田族邑相命名,由此构成分宗立族的家族标志,跟那批纯以私名相称的子名,在性质上应有所区分。
宋镇豪的观点

16:命氏之滥觞

这批受有土田族邑的子名,性质接近《国语·周语下》说的“命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盖以子相称者,乃示其身份系出自时王之子或时王父祖兄弟辈之后嗣,包括部分世代与王室通婚而联姻的异姓亲族之后嗣,但他们无不与统治集团核心体王族之间维系着世代相替的血缘联结关系。

“子”已构成商代社会特殊政治形态下的亲属称谓,意味着在同一“姓族”下,已分衍出许多等次不一的世系群,产生了不同类型的宗氏、分族或贵族分支家族。这些子名实已具有“胙之土而名之氏”的王权政治意义方面的内容。这些子,不仅本人即为本族氏之长,而且因商王朝统治权力运作的需要,同时还可担任商王朝的官职,如唐子有称唐侯,亚子有称亚侯,子邦有称侯邦,子奠有称侯奠,子虎有称侯虎,子安有称安侯,长子有称长侯或长伯,子羊有称羊伯,子凡有称卫凡,子商有称子商臣,子大有称臣大,子禽有称小臣禽,子妥有称小臣妥,等等,即所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
宋镇豪的观点

17:命氏之滥觞

事实上,这些子名,因受土受邑、分宗立族和世功官邑,在许多场合已与族氏名号难分难解。如殷代铜器中的子左爵、子韦爵、子不爵、子行爵、子臭卣、子妥鼎、子刀簋、子何爵、唐子祖乙爵、子羊父丁鼎、子正卣、子龙觚,等等;恐怕视其子名为族氏名号更贴切些。

据甲骨文揭示,“子宋”(《合集》20035)一名,又有称作“宋白歪”(《合集》20075)和“宋歪”(《英藏》1777)者,“歪”或系子宋的私名,乃子生不久而命名,则“子宋”恐怕是其成人时分宗立族的受氏之命。由此推言,这些受有土田族邑的子名,恐怕大都属于成年“胙之土而名之氏”的新氏名。
宋镇豪的观点
18:夏商社会一夫一妻制和一夫多妻制并行,出于“广嗣重祖”和“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的观念,而有嫡、庶之分,这也是一夫多妻制的直接产物,最初只涉及王的配偶及其子女,但随着世代的衍替,宗亲关系中除直系亲属外,又会出现兄弟的子孙、父亲的兄弟及其子孙、祖父的兄弟及其子孙、曾祖父的兄弟及其子孙等复杂的旁系亲属关系。

商代父子相继之制和直系、旁系之分早深入人心,与之相应,在商人语言里已出现了跟“嫡”、“庶”二字意义相似的“帝”、“介”词语。甲骨文中的“帝子”(《合集》30390),应读为“嫡子”。“介祖”、“介父”、“介兄”、“介子”的亲称所指,都是旁系庶支。“帝介”之制是跟宗法制度强调宗子世袭制以及大、小宗统属关系的精神全相符合的。

甲骨文有“于西南,帝介”(《合集》721),“帝介”似可读为“嫡介”,也许是让嫡子和众庶子支子共同参与某项外祭活动,联络感情。又有“乎帝妣”(《合集》22450),帝妣似指嫡妣,为生称。帝妣——王母(《丙编》66)—王妇(《合集》18060)—子妇(《怀特》114),或可指为王室直系四辈女性配偶的亲属称谓。
关于私名与名子之俗,宋镇豪也有相关的论述。
宋镇豪的观点

19:据《今本竹书纪年》,商代的先王除有十干的所谓日名外,也都有私名的命名,如大乙名履,外丙名胜,仲壬名庸,大甲名至,沃丁名绚,小庚名辨,小甲名高,雍己名伷,大戊名密,仲丁名庄,外壬名发,河亶甲名整,祖乙名滕,祖辛名旦,沃甲名踰,祖丁名新,南庚名更,阳甲名和,盘庚名旬,小辛名颂,小乙名敛,武丁名昭,祖庚名曜,祖甲名载,廪辛名先,康丁名嚣,武乙名瞿,文丁名托,帝乙名羡,帝辛名受。这些王名恐不全是后人杜撰。

如《吕氏春秋·音初》即有云:“殷整甲徙西河”,整甲乃河亶甲整。《牧誓》云:“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受即帝辛受。可见有的王名是有所本的。甲骨文中有一些先妣名,如妣乙【左女右壹】、妣庚雍、妣癸【左女右黽】等等,也是身份辈名下加日名和私名,与上述先王名的结构形式相一致,说明名子之俗在有商一代是确然存在的。
刘源《商周祭祖礼研究》(2007年商务印书馆)

兹介绍该书的第七章“商代后期祭祖仪式所反映的社会关系”。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1-21 15:52 编辑

刘源的观点

1:据目前掌握的材料,我们可以通过祭祖礼认识商代后期宗族内部关系与商代国家内部王与地方贵族的关系。笔者主要讨论以下问题:一、祭祖仪式中所见商王、贵族族长的地位。这一问题的研究有助于认识商人共同体与非王贵族族组织内部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二、王室祭祖仪式所用牺牲的征取与贡纳。之所以选择这一问题,是因为通过它可以了解商代国家内部王与同姓贵族、侯伯、方国之间的关系。
刘源的观点

2:从殷墟王卜辞与非王卜辞反映的祭祖仪式活动来看,商王具有对王室祖先的主祭权。共同信仰王室祖先之商人共同体成员的祭祀仪式,是由商王安排进行的。与商王的这种权利类似,所谓“非王卜辞占卜主体”——商人贵族族长也具有对其家族祖先的主祭权。这些情况说明商王与非王贵族族长分别在商人共同体与贵族族组织中居于中心和领导的地位。

学者对这一问题已有研究。如朱凤瀚在商代女性祭祀的研究中提到为妇好禳祓所举行的对先王、先妣之祭祀,实际主持者是商王。另外,他亦提到非王卜辞中占卜主体拥有主持本族祭祖仪式的权力。林沄则对非王卜辞中所见商人家族形态做了开创性的研究。下文即以这些研究工作为基础进行论述。
刘源的观点

3: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据殷墟甲骨文反映的情况来看,商代后期商王完全控制着王室祭祖仪式。一般来说,王室祭祖仪式的各项活动都是由商王主持或安排的。

祭祀前的占卜,虽然多见贞人具体操作(有时王也亲自贞问,不过其例少见,林沄曾提到过王亲自卜问,可参看其《从武丁时代的几种“子卜辞”试论商代的家族形态》),但真正主持或安排其事者还是商王,贞人是为王室工作的神职人员。王是占卜活动的主体,要由王,而不是贞人来对占卜结果的吉凶做出判断,卜辞中恒见“王占曰”,就是很好的证明。
刘源的观点

4: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王多亲自莅临祭祀仪式,出组与黄组卜辞中屡见“王宾”,就是说王亲自参与祭祀(论述详见本书第一章)。“王宾”卜辞有很多是卜问周祭,其他的也是卜问一些频繁举行的祭祀,如“王宾岁”卜辞所反映的祭祀(本书第一章对“王宾岁”卜辞有详细分析,请参看),如此看来,王几乎每日都要主持祭祀先王先妣的仪式。笔者推测,占卜中提到“王宾”可能是一种惯例,王未必要日日莅临主持。事实是否如此,未能遽下定论,但勿论王是否真的做到日日参与,他具有主持周祭等祭祖仪式的权力却是可以肯定的。

商王对祖先祭祀的控制权,不但表现为他亲自主持祭祀活动,还可以从他指示子、妇、同姓贵族祭祀先王、高祖先公中看出来。卜辞中屡见王“呼”子某、妇某祭祀先王等王室祖先,看下面的一些例子。
如:王呼子某祭祀的9条卜辞,这些子某有子渔、子亦、子商等。
如:王呼妇某祭祀的5条卜辞,其中有4条是妇好,另外一条是妇皿。
刘源的观点

5: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以上诸例中父乙是武丁父小乙,父甲为武丁诸父之一的阳甲,口祖可能是祖丁,口妣可能是祖丁配偶,妣癸是中丁配偶,妣庚是祖乙或祖丁的配偶。子某、妇好祭祀这些先王、先妣,要通过王占卜决定,所以这些祭祀的实际主持者还是王。

商王为什么指令子某、妇好祭祀上述祖先神呢?据相关甲骨文材料分析,主要是因为这些祖先神对子某、妇某具有作祟的能力或其他权能,要通过祭祀他们来为子、妇免除灾祸不祥。朱凤瀚已经指出,那些生前与妇好关系最近的先人,如其公父乙(小乙),死后会具有对妇好的某种权能,很可能就是作祟的能力,因此自然成为妇好祭祀的对象。此外,某些直系先王的配偶有影响生育的权能,如妣癸,也成为商王指令妇好祭祀的对象。
刘源的观点

6: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笔者亦有大致相同的看法(参看表十三“卜辞中所见作祟生者的鬼神与禳祓之祭的对象”及相关分析),并认为商王指令子某祭祀的情况也出于同样的原因。卜辞中作祟于子某者有父乙、母庚、娥、萑等,父乙、母庚分别是武丁之父小乙与其母,娥是武丁死去的配偶。萑可能是母萑,属于小乙的配偶,他们都是与子某关系较近的祖先或死者,王指令子某祭祀他们,自然是为了免除他们给子某带来的灾祸不祥。下面的3条卜辞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祭祀父乙、口妣,是为子渔、子口禳祓而举行。最后一例说明为子商禳祓而举行祭祀。有趣的是,王有时亦为自身禳祓指令子某祭祀祖先,如下例:

丁丑卜,宾贞:子雍其口王于丁妻二妣己皿羊三┅┅羌十┅┅(《合集》331,宾)

其中的丁是祖丁,妣己是其配偶,之所以称为丁妻二妣己,是因为其前尚有仲丁配偶亦称妣己。占卜的目的是让子雍祭祀祖丁的配偶妣己为自己禳祓不详,故王还是这次祭祀活动的安排者。
刘源的观点

7: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商人把旧臣也纳入到祖先范围之中,祭祀旧臣时,商王会指令旧臣所在族的族长之子奉献牺牲。看下面一条卜辞:

贞:乎(呼)黄多子出牛口(侑)于黄尹?(《合集》3255正,宾)

黄尹即伊尹,黄多子是其族族长之子(朱凤瀚《商周家族形态研究》)。可以看出,虽然让黄多子来提供牺牲,对黄尹的祭祀却实由商王来主持。我们认为这一条卜辞是非常重要的,商王祭祀黄尹,是已将其吸纳到商人共同体中,但在祭祀时,仍然将其族区别看待,让其本族贡纳牺牲,不使之与同姓贵族混淆。据此可以推断贡纳牺牲祭祀王室祖先的贵族,确是商王同姓贵族,是从世代较远的先王家族中分蘖出来的。
刘源的观点

8:商王拥有主持王室祖先祭祀的权力

商王亦指令同姓贵族祭祀祖先,祭祀对象多为高祖先公。看以下卜辞:

贞:乎(呼)雀【左酉右彡】于河五十(牛)?(《合集》672正,宾)
辛丑卜,争贞:翌癸酉乎(呼)雀燎于岳?(《合集》4112,宾)
丙辰卜,宾贞:口(惟)口令燎于夒?(《合集》14370丁,宾)
丁口贞:乎(呼)口【左酉右彡】岳?(《合集》14469反,宾)
甲午卜,口贞:乎(呼)口先口燎于河?(《合集》177,宾)

上文已经指出商王多不参与祭祀高祖先公的仪式,可能出于如下原因:从高祖先公的神格与权能考虑,他们与商王及其亲属等生者没有密切的联系。但是对高祖先公的祭祀活动仍由商王占卜决定,所以虽然是指令同姓贵族前往,实际上祭祀仪式仍由商王控制。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8-1-22 12:23 编辑

武丁有60多位妻子,我猜测他的单倍群是F3555下面的F13864。妇好是其中一位,妇好的儿子可能是祖己,可能没有当过王,祖己是否有后代不确定。祖甲,祖庚可能是妇妌生的,司母戊鼎也是祭祀她的。不知楼主对武丁的三位王后各自的儿子是否了解?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文化,历史与族群QQ群:487327947。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微博:https://weibo.com/u/2608725421?is_all=1
武丁有60多位妻子,我猜测他的单倍群是F3555下面的F13864。妇好是其中一位,妇好的儿子可能是祖己,可能没有当过王,祖己是否有后代不确定。祖甲,祖庚可能是妇妌生的,司母戊鼎也是祭祀她的。不知楼主对武丁的三位王 ...
kongshibei 发表于 2018-1-22 12:19
见于商人周祭祀谱的武丁三妃,妣戊就是妇妌,妣辛就是妇好,辛是妇好的日名。另一位是妣癸。

从司母戊方鼎看,妇妌的地位应高于妇好,学界多认为妇好没有生育男性后代。

祖己很可能就是“析子孙”,也就是殷金文族徽中的“举族”,或认为祖己的封地就是“微”。
118# W7167N

司母戊鼎是妇妌的儿子祖甲或祖庚造的,所以她的地位会高于妇好。不过在武丁心里,两者的地位也许差不多,可能妇好还要稍微高一点。武丁除了甲骨文上出现的儿子以外,应该还会有很多没有历史记录的儿子。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文化,历史与族群QQ群:487327947。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微博:https://weibo.com/u/2608725421?is_all=1
118# W7167N

司母戊鼎是妇妌的儿子祖甲或祖庚造的,所以她的地位会高于妇好。不过在武丁心里,两者的地位也许差不多,可能妇好还要稍微高一点。武丁除了甲骨文上出现的儿子以外,应该还会有很多没有历史记录的儿 ...
kongshibei 发表于 2018-1-23 00:28
说武丁有很多儿子,应该没错。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