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有人用语言学指出月氏,羯胡,都是吐火罗人

音韵学本人不懂,网上一文,发此请大家评议。截取相关段:
汉语中存在见母向疑母的音转。汉语的疑母主要来自上古之见母g,这个音变在现代汉字的读音中还有所反映。如:
一、诡guǐ过委切,见母纸韵,从危;危wēi鱼为切,疑母支韵。
二、jiān古贤切,见母先韵;yàn吾甸切,疑母霰韵。
三、趼yán五坚切,疑母先韵;jiǎn古典切,见母銑韵。
四、仡1、yì鱼迄切,疑母迄韵;许讫切,晓母迄韵;2、gē。从乞;乞qǐ去讫切,溪母迄韵;qì去既切,溪母未韵。
五、齳yǔn鱼吻切,疑母吻韵;喗:《唐韵》牛殒切,《集韵》牛尹切、牛吻切,《广韵》鱼吻切,皆为疑母;軍jūn举云切,见母文韵;构成见疑音转。
六、釿jīn举欣切,见母欣韵;yín宜引切,疑母轸韵,《集韵》鱼巾切,疑母谆韵。
七、鐖jī居依切,见母微韵;ái《集韵》鱼开切,疑母咍韵。
九、隗wěi、kuí五罪切,疑母贿韵。隗,《唐韵》《正韵》午罪切;《集韵》五贿切、吾回切,高貌;《韵会》五贿切、鱼回切;又《集韵》、《类篇》俱为切,音龟。《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狄人伐廧咎如,获其二女叔隗、季隗”注:“隗,姓”。又《左传•僖公二十四年》:“昭公奔齐王复之又通于隗氏”注:“隗氏,狄后”《周语》翟,隗姓也。隗,从鬼;鬼,《唐韵》、《集韵》、《韵会》居伟切。
汉语疑母字在日语中的读音表明汉语的疑母字出自见母。汉语疑母字在日语中的吴音、汉音均读作[g],如语、倪、元、饿、芽、仰、硬、玉、月等。
月yuè鱼厥切,疑母月韵。羯jié居竭切,见母月韵;月、羯同为月韵;羯为见母字,月为疑母字。由于汉语的疑母字主要来自上古汉语的见母字,疑母见韵的月在上古应是见母月韵,其上古时的读音和羯同音。见母月韵的羯就是月之声母发生g->ng-音转前的读音。
高本汉Karlgren曾告诉柯努君,月氏名称始见于纪元前2世纪之史书,其音读大致如*Gwat-ti(*Gwot-ti,*Gat-ti,*Got-ti,*Gut-ti)。高本汉所给月氏拟音中的*G ot-ti就是哥特Goti。
王力套用高本汉的拟音,将先秦月部的音值定为[t];周及徐所拟上古汉语的月韵为*at,*ot,*et(汉语中存在a>e音转,汉语之e音又近o)。按周及徐月韵的上古拟音,月氏的上古音可拟为*gatti,*gotti,*getti。日语中月字读音是源自汉语的。“月”,日语读音是ゲツ:geQ,词根是ge,其中的促音Q(tsu)对译的是汉语的-t。日语对于汉语中的同一个韵尾“-t”是用“ツ”和“チ”来对当的,汉音用“ツ”而吴音用“チ”。若按日语月之读音,月氏的古音可拟为*getti。岑仲勉在《冒顿之语源及其音读》中说:“东汉以后,外语之r收声,转译时多变如t”由于汉语汉语的收音-t曾对译外族语言之-r,所以藏语才以-r译写汉语的-t。*getti中第一个音节get中的-t可以认为对译的是外族之-r或-l,如是对译-r,*getti对译的就是ger氏即German(Ger人),月氏就是German日耳曼;如是对译-l,*getti对译的就是Celti,月氏就是凯尔特人。另外,get的尾音-t可能源于以后面音节ti的首音t收音,如是则*getti对译的原音应是Geti,月氏就是Getae。

羯胡之羯即上古月氏之月,羯胡即上古汉语的月氏。中古汉语发生见母向疑母的音转时,月被音转为疑母,人们只得选用一个与上古月同音的羯来表达这个古老族名的译音。表示族名的羯是在中古汉语中出现的,它的出现同时也意味着“月”由见母向疑母音转的完成,于是选用和上古之“月”同音的羯(见母月韵)来表达这个译音族名。因此,月发生音转后又选用与上古月同音的羯表明,所译族名为kar或gar。
羯所对译的梵语音节
以-t收尾的汉语入声字羯对译的梵语音节既有kar又有ka:
一、羯对译梵语的kar音节:
(1)羯磨,梵语Karman的音译,意为“作业”或“办事”。羯对译kar。
(2)羯尼迦树,梵文karnikāra音译,又作迦尼迦。羯对译kar。
(3)羯布罗香树:羯布罗,梵文karpūra音译,巴利文kappūra,又译作劫布罗。即樟脑树。羯对译kar。
(4)赭羯:《新唐书》卷二二一下《西域传》安国条:“募勇健者为柘羯。柘羯,犹中国言战士也。”《册府元龟》卷九六四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年)三月条提及柘羯王斯谨鞮。柘羯、赭羯为čākir,čākar之对音,意为卫士、战士。羯对译kar/kir。
二、羯罗对译kara或kala或kar:
(1)波罗羯罗伐弹那:梵文Prabhākaravardhana,义云“光增”,此处的中文对音“波罗羯罗伐弹那”在“波罗”后面缺一个与“bhā”相对的字“婆”或“跋”。“羯罗”对kara,“伐”对var。
(2)婆塞羯罗伐摩,梵文Bhāskarabarman,意即日胄。“羯罗”对译kara。
(3)奢羯罗Śākala,羯罗对译kala。奢羯罗Śākala,羯这个入声字对译kal。Śāka即塞克。俗Sāgala,巴利文Sākala。康宁哈姆比定为拉维Ravi河以西的Sānglawāla Tiba,也有人比定为锡亚尔科特śiālkot。《亚历山大远征记》卷五22-24中作桑伽拉Sangala。波你尼《八章书》Ⅳ.2.75作Sānkala(卡萨亚部族的首府)
(4)羯罗拏苏伐剌那国:羯罗拏苏伐剌那,梵文Karnasuvarna音译,金耳之义。羯罗对译kar。
(5)阿避陁羯剌拏僧伽蓝:阿避陁羯剌拏,梵文Aviddhakarna音译,意译即不穿耳。羯剌对译kar。
三、羯对译梵语ka:
(1)羯陵伽Kalinga印度古国。羯对译ka。
(2)跋禄羯呫婆,梵文Bharukacchapa的音译。羯对译ka。
(3)驮那羯磔迦,梵文Dhānyakaṭaka。羯对译ka。
(4)羯若鞠闍国:梵文Kanyākubja或Kānyakubja。Kanyā意少女,kubja意为弯曲,故又有意译为曲女、妙童女等。羯对译ka。
(5)羯蝇揭罗是Kayangala的对音,Kayangala应是Kajangala一名的方言读法。羯对译ka。
(6)布色羯逻伐底城:梵文Puskalāvatī或Puskarāvatī音译,为健驮罗国故都。羯对译ka。
羯对译的是梵语之ka,kar。羯既译kar又译ka表明,在译经者看来kar即ka也。日语华、夏读为ka,ka即夏也。ka即kar表明夏(ka)即羯、桀(皆可视为是kar的对音)也,夏亦羯胡也。因此,夏桀可连用。
鸠摩罗什谓Tukhāra兜佉罗为小月氏,因此有‘小’对tu,佉罗(‘月氏’)对khāra。中国羯罗kara(夏族、羯族)为小月氏,因此佉罗khāra即kara。龟兹回鹘是月氏人,khāra正是龟兹回鹘的自称gara。
某处方言月是nguot,月氏又可作月支,上古支部字,i / e韵之类,古音可能是guat ti / guat te之类
签名被屏蔽
楼主转的这篇文章太垃圾了,看了一下就没看

高本汉所给月氏拟音中的*G ot-ti就是哥特Goti。

*getti中第一个音节get中的-t可以认为对译的是外族之-r或-l,如是对译-r,*getti对译的就是ger氏即German(Ger人),月氏就是German日耳曼;如是对译-l,*getti对译的就是Celti,月氏就是凯尔特人。另外,get的尾音-t可能源于以后面音节ti的首音t收音,如是则*getti对译的原音应是Geti,月氏就是Getae。

(1)羯磨,梵语Karman的音译,意为“作业”或“办事”。羯对译kar。

乱七八糟的,不想看,烦人
签名被屏蔽
月氏[注 1][1](上古汉语拟音:[ŋod kje]。又译禺氏[注 2]、禺知、月支、苑支,上古汉语拟音:[ŋo ʔlʰe])为前7世纪至公元1世纪一个民族名称。始见于先秦史籍,早期以游牧为生,从事玉器贸易,住在今中国的甘肃西部和新疆东部一带,并经常与匈奴发生冲突,到后来被匈奴攻击,一分为二:西迁至伊犁的,被称为大月氏;居留于中国甘肃及青海的祁连山西北麓一带的,被称为小月氏。这时,月氏开始发展,慢慢具有国家的雏型。由于大月氏位处于丝绸之路,控制着东西贸易,使它慢慢变得强大。《后汉书·西羌传》记载: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说明月氏的语言很可能属于藏缅语族。
签名被屏蔽
其實"禺"知會否是"鬼"的異寫或訛寫? 都是指帶獸面mask及跪坐的人?


其實"禺"知會否是"鬼"的異寫或訛寫? 都是指帶獸面mask及跪坐的人?


http://jiagumima.com/UploadFiles/2015-07/281/20157268099777661.g ...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17 11:08
月禺苑发音相近,都是ngo之类,不关鬼事
签名被屏蔽
月禺苑发音相近,都是ngo之类,不关鬼事
Manaus 发表于 2018-1-17 11:14
如果"禺"知的取名最初是意譯而非音譯呢?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8-1-17 12:12 编辑
如果"禺"知的取名最初是意譯而非音譯呢?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17 12:02
逻辑问题,那月和苑是怎么一回事?也是意译?

外来词通常音译,尤其名字,如德国 / 独逸 deutschland /doitshlant/,彼得=peter / petrus,玛莉=mary
签名被屏蔽
说“禺”同“鬼”是沈兼士的论断,陈寅恪说他:“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郭沫若说:“茅塞顿开”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8-3-7 23:26 编辑

作一番推论:
一、“鬼”之族称,其本意为“车”:
1、“鬼方”即是后世之“狄”
引证:《竹书纪年》:“ 武乙三十五年, 周王季伐西落鬼戎, 俘二十翟王。”,因《通鉴外纪》“武乙三十五年周系狄王”,推论:翟即狄。伐鬼方而俘狄王,故此,鬼狄一也。
2、“狄”也做“狄历”
引证:《魏书•高车传》:“高车,盖古赤狄之余种也,初号为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
3、“狄历”就是“高车”,也作“丁零”
引证:《魏书•高车传》:“高车……初号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
4、“高车”是意译,含义就是“车”
5、蒙古语中的“车”读“tereg”、"teling",发音与“狄历”的上古音类似,含义类似,推论是一个词。
结论:“狄”字乃蒙古语族中“车”的发音的简略音译;因“鬼方”就是“狄”,故此推论:“鬼方”的本意是“车国”
推论:
二、“鬼”是印欧语的“车的含义”
1、车师国后裔多以“车”为姓,可能是因为“车师”的翻译具有“车”的含义。
引证:“车师”原称“姑师”,后与汉朝交往密切后,被翻译成“车师”,可能兼具音译意译。
凯尔特语“马车”这个词的最早发音就“koso”。帕米尔语支里的“kosh”虽然没有“马车”的意思,却有用双牛犁地的意思,与亚欧古代单辕马车一个操纵方式。
2、古代“渠搜”处于商周的西边疆,其发音与“姑师”类似,地缘一致,推测其为一族。
3、“渠”与“鬼”上古声母韵部近似,见母字和群母字非常类似。韵母虽不一样,但整体读音类似,不排除是不同时期翻译差别。因上文考证“鬼”为北语“车”之含义,而又推论“渠搜”为“车师”之更早期发音,亦有车的含义,故此推论:“鬼方”之“鬼”是印欧语的“车的含义”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8-3-8 00:30 编辑

推论:
三、“乌古斯”是“车”的意思
1、“乌古斯”就是“古斯”,也就是“姑师”
印欧语发音为“古斯”的地方,突厥语发成了“乌古斯”,同一地名,在两种语言里读音有前缀音的区别,可能是由于蒙古语种的人读“姑师”时前面加了“乌”,就像蒙古人把罗刹国读成“俄罗斯”。
2、车师人自称“古兹”,“古兹”应为“姑师”读音变种。
引证:车师人后建“滑”国改“滑”姓,“滑”这个含义的单词在帕米尔语里读“guzi”,而“古兹”为车师人西迁后自称,应与“车师”同意。
3、乌古斯人和狄历、丁零人关系紧密,丁零就是高车,可能是讲原始蒙古语的高车人放弃蒙古语,改读印欧语时,将印欧语的“车”读成了“乌古斯”。
故此,推论:“乌古斯”就印欧语“马车”的意思。
音韵学本人不懂,网上一文,发此请大家评议。截取相关段:

……
羯胡之羯即上古月氏之月,羯胡即上古汉语的月氏。 ...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8-1-16 21:43
音韵学我也不甚了了。

但《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其民羯羠不均,自全晋之时固已患其僄悍。” 这里是指“月氏”吗?明显是指牲畜吧(具体为阉割过的羊)。
什么玩意?
未标题-1.jpg
2018-3-15 22:13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