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有人用语言学指出月氏,羯胡,都是吐火罗人

这是“语言学”板块的一个帖子


有人用语言学指出月氏,羯胡,都是吐火罗人



月氏,古人注音为“肉孜”。为什么这么注音?因为古音月氏和肉孜同音,但这个同音不是读成rou-zi,很多专家都误读成rou-zi。这个读音要用古音读,譬如用保留了古音的上海话来读,那么月氏和肉孜的读音就是一样的。在上海话中,月、肉、玉都是同音,氏、孜、磁都是同音。



吐火罗,是南北朝时的发音。唐玄奘正音为睹货逻,这是唐朝时的发音。其实,吐火罗和睹货逻,汉朝以前叫大夏。如果用上海话来读大夏,其音就是睹货逻。大发音为睹,夏发音为货逻合音。



所以,月氏和吐火罗是两个民族。

嗯,冀鲁官话也分好些细小方言,我们巨鹿话(县城方言)“月”跟普通话一个读音,“跃、岳”读“要”,“肉”读“又”。古韵可能就不同,还有四声什么的让人头大舌头更大!我这人对语言学是外行,但是放到更大语境里,可以看出“月氏”发音接近“幼稚”——“有羯”(有某氏,上古习见命氏称法),跟“无羯”——“乌揭”——“摩羯”——“马扎儿”——“梅捷”——“勿吉”——“靺鞨”——“蒙古”(无某氏,上古习见命氏称法)同出而异名,有无相生,相反相成,实际玄同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刚看到一篇文章,十分惊奇:[转] 犹太根源:羯胡人之谜
难怪河北南部很多方言,我感觉都是语言活化石。作为塞人岛夷文化的一个聚集地,就是东方的耶路撒冷——鸡鹿塞——汲桑——鸡林——巨鹿之野?鸡泽甲氏狄,应该已经是失落的犹太了。而新罗,恐怕也跟示罗真有关系。当然,作为亚特兰蒂斯遗民,东方并不比西方晚多少,古老文化是同源的,也不容以色列专美!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6-26 09:17 编辑

月支 确实不是读的 rouzhi  发音应该是接近  窝ki  或者  窝西  对应 禺氏 《后汉书·西羌传》记载: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  可能他们最早使用的是一种 藏缅语

大夏  古音 大哈拉 应该是正确的  吐火罗 也是 接近 大哈拉 音  应该是同一个部落国家 应该是对应现在的南疆维族人和乌兹别克斯坦那边  属于塞种人  对应历史上的 羯族
跟月亮可能有关,印度也跟月亮有关。
者旨——柘枝——郅支,都跟夏人有关么?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5# 癯鹤
封燕然山铭【作者】班固 【朝代】汉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维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玄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其辞曰:
铄王师兮征荒裔,
剿凶虐兮截海外。
夐其邈兮亘地界,
封神丘兮建隆嵑,
熙帝载兮振万世!
威武哉,大汉!
燕然——伊洛——挹娄——野利——耶律——伊朗——雅利安,区落——克鲁伦——楼兰——岢岚——瓯雒——欧罗巴。雅利安人东征强弩之末,为大赵、大秦、大汉、鲜卑、大唐阻击,败退西迁,部分遗民及文化汇入汉族。
夏人有无可能是雅利安人(华夏多源,和同一家,不必紧张)?波斯、俄国帝王的称呼“沙赫”,很可能是“夏”的同源词。另羯族有没可能是从“桀”而得名的(或就是同源词,毕竟夏朝文字还未见,若夏朝蝌蚪文是拼音文字,则两词肯定很接近)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