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31# ChinaHistory

你转的这文章,连我这语言学门外汉都看的尴尬。

比如这句:语言学的原产地在欧洲,而欧洲的语言大致都可以归入印欧语系,树状的分支谱系图让所有的欧洲语言,除了西班牙的巴斯克语外,都能找到归属。无论语族、语支、语言等,都是条理分明的,还没有哪一个语族是不分语支、只有一个语言的。——
就我所知,至少印欧语系下的亚美尼亚语族、希腊语族也是各自只有一种语言的。


唉,就这水平还敢洋洋洒洒写这一篇烂文,怪不得连他的指导老师都不愿意带他。
31# ChinaHistory

你转的这文章,连我这语言学门外汉都看的尴尬。

比如这句:语言学的原产地在欧洲,而欧洲的语言大致都可以归入印欧语系,树状的分支谱系图让所有的欧洲语言,除了西班牙的巴斯克语外,都能找 ...
鹧鸪天 发表于 2018-4-3 19:16
美女身上有斑点,能说她不美吗?
语言分化程度随时间而提高,当两支语言分开五六千年以上时,其词汇上的同源关系就难以辨认了,分开一万年时,即便综合其他语言学特性,同源关系也难以辨认。
美女身上有斑点,能说她不美吗?
ChinaHistory 发表于 2018-4-6 23:40
这斑点多得比星星还多了。你的口味真重。
O3a3c* (M134+, M117-)
http://news.sina.com.cn/s/2005-11-12/00157416267s.shtml

退休教师重解李白“床前明月光”    2005年11月12日00:15 大连晚报

  退休教师重解李白“床前明月光”

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静夜思>诗意图》

  ■本报记者董婷婷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句李白著名的诗句妇孺皆知,但是你能说出这里的“床”指的是什么吗?想必十人中有八九位会解释成“睡床”。我市有位年近六旬的退休教师程实,却对此解释产生了怀疑,经过一番考证,得出的结论是“床乃井床,即井台上的围栏”。这一考证结果不但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一幅《<静夜思>诗意图》。昨日,退休教师程实向记者讲述了他考证的过程。

  女孩读诗促使程实考证诗意

“这首再简单不过的诗流传了这么多年,大家早已对它非常熟悉,而且,诗意基本也被理解为诗人躺在床上,看见床前的月光,以为是秋霜。要不是一次无意中听到一位小女孩讲诗意给我听,我还不会对它在意。”1946年出生,现任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的程实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去朋友家做客,朋友的小女儿正在念这首诗,程实就让女孩讲一讲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她用稚嫩的声音说,‘诗人睡觉醒来,发现月光照在地上,像落下一层霜……’”当程实提出,“这么解释一定正确吗”时,小女孩坚定地告诉他,这是我们老师讲的,他就让我们这么说。

程实原本就喜欢刨根问底,一听女孩这么说,马上想到思考了很久的问题,月光即使能洒在床前,但霜是不能落到室内的,所以,不能写出“疑是地上霜”。这样比喻完全不恰当。程实马上询问了几位小学语文教师,发现大家都将“床”解释成睡床。

  李白所言的“床”应为井床

“至于考证的结果,说起来十分简单,就是将‘床前明月光’一句的‘床’理解为井床,而井床是井台上的围栏。”程实笑着告诉记者。如果李白写这首诗时真的是从床上醒来,他不会将室内的月光疑为秋霜。

昨日,程实拿出《辞海》给记者翻看“床”一词的注释。其中,就有一项释义为“井上围栏”。“诗人背井离乡,在冷落的深秋时分,一个人站在井台上,望着天上明月,看到围栏处洒落的月光,勾起思乡之情。显然,这样的解释更为妥当。”

程实的论文《新议李白<静夜思>中的“床”字》发表后,揭开了文坛多年的错解,即《静夜思》中的“床”不是“睡床”而是“井床”。论文不但取得了版权,而且被广泛转载,并被译成日、英文在国外流传。

  希望建造诗意图雕塑

程实说,他能在古诗文方面取得不俗的成就,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已经离世的父亲。“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父亲就将我抱在怀里,教我背诵古诗。”在为程实讲解《静夜思》时,父亲就告诉他后来的文人在理解这首诗时一直存在争议。这为他以后的对此深入研究给予启迪。

论文发表后,“创作一幅诗意画”的想法一直在程实脑海中萦绕。当和好友年画画家齐世坤提及时,两位大连老人一拍即合,《<静夜思>诗意图》应运而生:云淡风轻,月光清朗,远山朦胧。诗人一身文人打扮,昂首于井台之上、围栏之旁,吟诵诗作。

“看到晚报关于征集星海广场城市雕塑设计的报道,我又想到,如果这幅诗意图能建成雕塑,坐落在大连美丽的星海湾畔,那么,不但是我们这座旅游城市的又一文化美景,能够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而且,对于前来旅游的外籍华人、外地游客来说,是一处非常好的抒发思乡情怀的展示地。”程实表示。
别老引用没信用的文献!!!
O3a3c* (M134+, M117-)
普通话标准采集地:河北滦平县,2017-09-07 09:13:49

20 世纪50年代,有关专家学者曾来到该县金沟屯、火斗山等地进行语言调查活动,滦平作为“普通话标准语音采集地”,为我国普通话语言规范的制定提供了语言标本。



滦平“普通话之乡”石碑

当地文史专家认为,滦平方言之所以与标准普通话如此接近,与滦平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迁民历史密切相关。

明朝初年,北方边境面对着蒙古造成的巨大压力,朝廷实行塞外边民强制迁入长城内的空边政策,结果滦平地区在之后约200年时间里一直是无人区,直到清朝康熙年间承德庄田的建立才真正得到开发。

早期来滦平的移民以王公大臣和八旗军人为主,通行北京官话,因此该地方言形成过程中既无土著语言的传承,又少受到北京土语(如儿化韵)的影响,语音比较纯正。

滦平方言之于普通话,如同17-18世纪的魁北克法语之于标准法语。只是滦平方言更加年轻,还未有时间发生漂变。

当代的北京土著要想说好普通话,还需先做练习,把“zhei事儿听姆们的”的土音都替换成200公里外的河北滦平乡音。
http://glos.cssn.cn/yyx/yjgk/201608/t20160823_3172356.shtml

语言规划:汉民族共同语标准音的确立与推行 ——《普通话语音研究百年》简述
2016年08月23日 09:15

论文作者简介: 韩玉华,女,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普通话语音、语言测试、社会语言学。

文章回顾了汉民族共同语标准音的确立与推行过程,从1913年“读音统一会”议定语音标准算起,已经有百余年的时间。文章以时间为轴,阐述百余年来汉语语音规范的主要活动以及标准音研究的主要成果,并对其中重要事件进行了评述。在分析整个过程的历史脉络、总结其中的历史规律以后,对普通话标准音的未来进行了展望。

文章共分为六部分:一是引言,介绍了研究意义和研究对象;二是民国时期的标准音;三是普通话标准音的确立、规范与研究;四是改革开放后的普通话语音研究;五是普通话语音的动态规范;六是结语。

我们重点介绍文中三个阶段的语音规范情况。一是民国时期(1912—1949年)。1912年,国民政府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国语”;1913年,召开“读音统一会”,力求确定“国音”的标准,后人称为“老国音”。这里的老国音是南北平衡的产物,不是任何人的母语,因此推广难度很大;1923年,“国语统一筹备会”成立了“国音字典增修委员会”,决定国语的标准音为北京语音,即所谓“新国音”,走上了符合语言规律的发展道路。

二是普通话标准音的确立、规范与研究(1949-1978年)。这段时间是普通话标准音研究的大发展时期,许多奠基性的著作、文章都在这一时期出现:1.普通话标准音的确立,1955年重新讨论标准音,几经讨论,决定将汉民族共同语定名为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2.语言规范与审音,1955年的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上,决定对民族标准语进行规范;1956年成立“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在第二次委员会议上,讨论并通过了《普通话审音原则》(草案)。从1957年到1962年,第一次审音工作历时5年,阶段性的审音成果以《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初稿》的形式分三次发表,1963年辑为《普通话异读词三次审音总表初稿》。3. 普通话标准音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废待兴,语言学研究特别是普通话标准音研究也迎来蓬勃发展的局面。多种语言学期刊创刊,刊载了大量关于普通话语音方面的学术文章;1958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正式批准了《汉语拼音方案》;1978年,在经历了试印、试用过程后,由丁声树主编(试印本由吕叔湘主编)的《现代汉语词典》(第一版)正式出版。这些重要成果对普通话规范和推广工作具有重大推进作用。

三是改革开放后的普通话语音研究。这一时期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语音学的基础理论和实验研究不断与国际接轨,将国外通行的音系学、实验语音学的理论知识和研究方法引进普通话的标准音研究中,对普通话语音系统的描写日渐精细、准确;2.围绕普通话标准音的定义、范围、溯源等进行了一系列讨论与调查研究。此外,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后更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相继开展了两次普通话审音工作,修订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

文章将普通话语音的动态规范单列一节,指出这是对“活动的语流”进行规范,与语音规范相比具有特殊性,因此单独列出。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说明:1.普通话水平分级的提出。1983年9月,陈章太在学术会议上宣读了论文《略论汉语口语的规范》,阐述了汉语口语规范的重要性和规范标准,并最早提出普通话水平分三级标准和口语表达的不同要求。2.《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的研制。1988年,教育部成立“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研究”课题组;1992年,国家语委开始组建专门的学术委员会,并成立课题组;1993年,《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学术委员会正式成立。3.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贡献与不足,普通话水平测试的推出加深了我们对普通话标准音的认识,将对普通话标准音的认识从书面规范提升到口语规范阶段。但是,由于测试采用“主观判断”“反向扣分”的方式,更多地依赖于专家经验,使得它成功推行的同时,从语音规范的角度看,测试并没有定义更精细的动态语音标准。   

(本文刊于《语言战略研究》2016年第4期)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