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https://www.douban.com/note/217741274/

几个核心词看汉藏同源及汉语几大源流

申金水 2012-06-02 10:15:41
         藏文我 nga对汉语“吾”,与“五”lnga、“语”ngag 的词根同音共形,在汉语则都与“五”谐声,此三字汉语古音也都是 nga,可以组成同谐声系列对应。“吾”是古鱼部字,其他鱼部字如“苦”kha、“鱼”nja、“女”nja、njag、狐 wa、“无”ma、“咀”za 藏语和汉语古音也都读 a 韵。藏文太阳称 nji 是“日”字(两语都跟“二”njis 词根共形),月亮称 zla 是“夕”字,藏语奶 nu 对汉语“乳”njo,胞衣 phru 对汉语“胞”pruu,,胞衣又说 rog,则对汉语“育”(生孩子)lug。其他如“躯、目、耳、口、舌、齿、膊、腹、尻、膚、疋”等数十词在两语都相同,而且要读古音古义才能对上,而身体部位的词是核心中的核心。再如数词,gcig 【一】 gnyis 【二】  gsum 【三】  bzhi 【四】  lnga 【五】  drug 【六】  brgyad 【八】  dgu 【九】  bcu 【十】  brgya 【百】,可以肯定全是汉藏同源词,在藏缅语其他语言中也可发现。
    夏朝虽说目前为止还没有定论,但是可以肯定“夏语”或者说商代以前中原的语言就是汉语的前身,当然也是汉藏语,比如夏人称首领为“后”,所以号称“夏后”氏,这“后”古音 goo 即跟藏文hgo 同,史载,“禹生石纽,西夷人也”,“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也,生于石纽。” 地在今汶川、北川间,现在还是羌族的地盘。夏后称号既与禹生于西羌合,也与汉时称羌酋为“豪”合,“豪”也是 hgo 之对音。所以作为汉语基础的夏语(后来称“雅言”)有着羌藏底子是不奇怪的。
    因为社会发展不同,汉语发展快的多,而藏语发展慢因而保留更多古老语言特征。因此许多古汉语的谜团往往要通过藏语来解开。比如“禁”从林声,“蓝”从监声,可现在“禁林”“监蓝”声母不同,但“禁”对藏文 khrims 法律,“蓝”对藏文 hgram 蓝靛,声母 khr-、gr- 都是含有 r 的复辅音,这就让我们明白了。“三”中古切韵读 sam 归谈韵,而上古音不归谈部而归侵部,看藏文是gsum,才知道果然古代原本该读 um 韵,应当归侵部的。“风”中古切韵归东韵,可上古也归侵部,看了藏文 phrum(冷风),也可明白,它在古汉藏语时代原来也应是侵部。这都说明藏语保留很多汉语发展中丢掉的信息。
    当然,汉语虽然底子是藏缅语,但因为汉语是一个体量大,分布范围广的语言,所以他的构成也十分复杂,就像我上一篇转的上古汉语词汇统计写的一样,有近一半的词汇是来自南方或者不明来源。神秘的东夷民族应该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文言中很常用的第一人称:余la,在藏缅语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同源词,而在古泰语里,就是表我的la。另一个表第一人称的朕同样如此,能在泰语中找到对应词。总体来说,我认为汉语底子是西北起源,逐渐东进与东方南方的民族融合而成。这与吴安其先生在《汉藏语同源研究》中汉语起于东方的观点相反。  
    题外话,或许考古学能从一个侧面提供一些证据,古西北人群的相貌与今天的华北人群最相似,而新石器晚期中原地区人相貌或许更接近今天的华南地区,甚至是东南亚。大汶口人骨也类似华南人群。今天苗瑶族群侗台族群在上古时期应该比今日分布北的多,应该到达黄河流域。
    再补充一个例子,《尧典皋陶谟》里尧和禹的对话多用“俞”和“吁”这样应答之词,后世几乎不用。俞古音ru,吁wa,这正与泰文lu表知晓,wa表哼,不满相同,沿用了古音义。这也说明了《尧典》的真实性,后世难以伪造。
https://www.douban.com/note/217741274/

几个核心词看汉藏同源及汉语几大源流

申金水 2012-06-02 10:15:41
         藏文我 nga对汉语“吾”,与“五”lnga、“语”ngag 的词根同音共形,在汉语则都与“五” ...
Manaus 发表于 2018-3-12 14:45
基本都是一些大路货色,类似的分析这几十年多如牛毛

希望你还是发挥一下独创性,不要老是炒冷饭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https://www.douban.com/note/217741274/
... 题外话,或许考古学能从一个侧面提供一些证据,古西北人群的相貌与今天的华北人群最相似,而新石器晚期中原地区人相貌或许更接近今天的华南地区,甚至是东南亚。大汶口人骨也类似华南人群。今天苗瑶族群侗台族群在上古时期应该比今日分布北的多,应该到达黄河流域。
Manaus 发表于 2018-3-12 14:45
看来你在本坛都白混了,最接近今天华北人群的依然是古中原而不是古西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https://www.douban.com/note/217741274/
... 比如文言中很常用的第一人称:余la,在藏缅语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同源词,而在古泰语里,就是表我的la。另一个表第一人称的朕同样如此,能在泰语中找到对应词。

Manaus 发表于 2018-3-12 14:45
这个朕,我很感兴趣,具体对应于哪一个泰语词呢?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个朕,我很感兴趣,具体对应于哪一个泰语词呢?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12 15:34
看了一些某些人的拟音,朕拟为lum,和泰语phom略有些相似,但仍不够相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1fa860100vh8v.html
藏汉语言“一奶同胞”的亲缘关系_郑张尚芳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1fa860101dmy3.html
低元音 a 的滞留_郑张尚芳_新浪博客


越古老的语言,低元音 a 越丰富,随着元音出现高化等变化,才逐步少了下来。上古汉语里的单 a,分布于鱼韵、模韵,及虞韵麻韵之半。现代只有麻韵二等还读a,其他的多数高化变 o→u→y了。麻韵是因为前带-r-致使元音受阻才不变的;此外鼻尾的 am、an、ang 也属于元音后受阻而不变。“汻莽”兼有姥荡两韵异读,三等“无亡、甫方、余阳(我)、胥相、且将、初创、序庠、于往”,一等“吾卬、胡吭、洿汪、途唐(路)、徒唐(空)”等例中的前后字古皆本出一源,其前字无尾就高化了,后字至今还读ang,又“御迓迎”的“迓”字在麻韵也读a,从不变的阳唐韵和麻韵元音a,正可证明前字鱼模韵本读a。(“迎”读ngrang,因前r-后-ng而避免了后高化,但为避混‘阳ang’又前高化了)。



因此鱼模读a成了汉语上古音的语音标志。中古则原来的‘歌韵’从al→ai→a,占据低元音的位置,这同样成了中古音的语音标志。

有的字在高化过程中滞后,到中古还读a,这就会混入歌或麻韵了。原来“父”是ba’,中古不变所以《广韵》写“爸”读“捕可切”,现代再不变,所以爸就入麻韵了。古语“扶疏”至中古不变,就入歌韵写成“婆娑”,《世说新语·黜免》“听(厅)前有一老槐甚扶疏,殷(仲文)因月朔与人在听……叹曰‘槐树婆娑,无复生意!’” 同样原因,“芦菔”在中古写成“萝蔔”。

变麻韵的如“乌—鸦”、“挐——拿”、“怖——怕”(本澹怕义)、“匍——爬”(本爬搔义)、“塗——搽”、“敷(草头)——葩”,例子很多。

反之也有见系麻韵-ra字因失r而中古滞留a韵而入歌韵的,这就是“张家庄、石家庄” 的“家”北京为何读ge写成“张各庄、石各庄”的来由。

变歌韵的字中要注意有个“虘”。这是个二级声符,从它得声的字不下十个,大多读鱼模麻韵,只有本身和从邑两字以及蔖的异读读歌韵“昨何切”。《说文》“虘,虎不柔不信也,读若酂(左从虘)县。”指虎又猛又凶,这是老虎野生本性嘛,原来应常说才成了常用声符,可后来汉语不太用了,所以只在常常保留古读的地名中还读a,因此进入歌韵。但它还有个模韵又读才都切“zaa”,而且兄弟语还在用:泰文说 sya,指老虎,藏文说gsa或bsa,指雪豹、草豹,都没有汉语古歌韵的-l尾。可见原始汉藏语也是没有-l尾的,汉语中古读歌韵是滞古所致。

汉藏语系包括汉白、藏缅、苗瑶、侗台几个语族,主要语言都有大量与鱼模同源的字还读a的,比如基数词“五”ngaa',缅文ngaah,藏文lnga,独龙p-nga,勉瑶语pja1/pa1,泰文hnga’ →haa’。有人说这些数词都是借的汉语,那么五字藏文l-冠,独龙p-冠,勉瑶p-声,泰文 h-声又是从哪个汉语借的呢?答不出来就是在乱说胡诌,枉言借词罢了。其实周边兄弟语都比汉语发展慢,因此比汉语保持更多一些原始成分而已。

藏文五 lnga能与 “吾nga、语ngag、晤snga晨” 构成平行系列,还有 “鱼女武举渠虚侣馀夫父膚咀如茹舍疋助,苦雇溯纑怖匍呼,罅价华豝” 等多例读a元音,充分说明汉藏两语的同源关系。可是有人说汉藏两语关系至今还是未经证明的假说猜想,上世纪早些时候有人这样提,那符合当时的情况,现在还炒这冷饭,就忽视柯蔚南1986、俞敏1989、全广镇1996、施向东2000、龚煌城1980、1995、2003等位辛勤研究所举各数百对应语例的成果,郑张各文也对比了七八百例。汉藏同源关系是建立在数百例对应规律上的,有人并没有亲身下力气作比较,却拾人唾余,轻易否定汉藏关系。说否定话很容易,就像那些爱把一切关系词都说成借词的人一样。我说汉藏有一奶同胞关系,是立足于“ 乳胞育”等词两语同源的基础上的,试问有谁能否认此三词汉藏同源,谁敢说这三词藏语的nu、phru、rog是从汉语借的借词?藏语连生养孩子的词都没有,要向汉语借吗?注意汉藏 a、i、u 元音三角对应都很都很整齐(像一二四用前元音i ,六九用后元音 u,系统决不乱)。
上古漢語獨龍語同源四十詞
http://www.ling.sinica.edu.tw/Files/LL/Docments/Monographs/百川匯海/W5-024-Mei.pdf
汉藏语系包括汉白、藏缅、苗瑶、侗台几个语族,主要语言都有大量与鱼模同源的字还读a的,比如基数词“五”ngaa',缅文ngaah,藏文lnga,独龙p-nga,勉瑶语pja1/pa1,泰文hnga’ →haa’...
Manaus 发表于 2018-3-12 14:41
费了吃奶的力气才发现40个同源词,看来很难当得起‘汉藏语’这个伟大名头吖,呵呵

不过郑张还算理智,起码是把汉白、藏缅、苗瑶、侗台统归到这个语系,我看还不够,应该包括南岛语,尽管南岛语分化的稍微远了一点。(南亚语系的地位则可以另行斟酌)。而且这个语系的名称最科学的应该是‘华澳泰大语系’,而不是西方人发明的‘汉藏语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看了一些某些人的拟音,朕拟为lum,和泰语phom略有些相似,但仍不够相似
Manaus 发表于 2018-3-12 15:41
“晋出公十年十一月,于越子句践卒,是为菼执” (《史记索隐》引《竹书纪年》)。但“菼执”何意?按《集韵》,“菼”:杜览、吐览二切,构拟为daam,在泰语中意思是祖神。朕可能是菼的转义,估计是一个东夷词汇,原来可能用于庙号,后来嬴政哥哥不伦不类霸为己有,于是他很快就去见祖神去了,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泰语daam祖神、祖宗,正好与汉语的宗同源。于是句践庙号菼执正好是‘太宗’,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太宗了,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很好的一篇文章,汉语本来就是在西北起源的汉藏语的基础上不断吸收东部和南部语言的成分而形成的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费了吃奶的力气才发现40个同源词,看来很难当得起‘汉藏语’这个伟大名头吖,呵呵
------------------------------------------------
一楼的 .pdf论文有提到薪,薪在大部份藏缅语是树,汉语是柴,独龙语兼有树和柴之义
很好的一篇文章,汉语本来就是在西北起源的汉藏语的基础上不断吸收东部和南部语言的成分而形成的
MNOPS 发表于 2018-3-12 23:39
独龙族原来是西北民族,看来小绿帽同学的地理学知识不是缅甸老师教的,而是爱斯基摩老师教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费了吃奶的力气才发现40个同源词,看来很难当得起‘汉藏语’这个伟大名头吖,呵呵
------------------------------------------------
一楼的 .pdf论文有提到薪,薪在大部份藏缅语是树,汉语是柴,独龙语兼有树和柴之义
Manaus 发表于 2018-3-13 06:23
我之前的观点是:
看了一遍你转发的楚语研究一文,感觉楚语与彝语还是相差蛮大的。

彝缅语(更准确的说是儸儸语)本身也是混合语,其实比较接近原始彝缅语祖语的我觉得还是侬语支,比如独龙语。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4 02:47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3-13 21:57 编辑

13# imvivi001
汉藏最早的起源地就是在西北,后来才逐渐扩散到西南,西南最早的土著是和平文化人群,而和平文化人群跟东南亚的尼格利陀人有最近的亲缘关系。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15# MNOPS
    放你的狗屁,汉族就是起源于华中华东和关中,和你的老家西北只是部分交流的关系。

     你有这么多咸蛋心,还不如多一点时间研究你的M95先祖到底是不是说一种和原始汉语很接近的语言更有意义,懂不?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6# imvivi001
汉藏人群的根就是在西北,至于后来加入的其他成分那都是汉族祖先从西北迁徙到东部之后才逐渐加入的。

我不知道我的这种说法是踩到了你哪根神经,让你反应这么大。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17# MNOPS
   因为你老是胡说八道,污蔑汉族,让人感到顶不顺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应该这么说吧,藏缅语(包括汉藏语)的根在西南,但汉藏语的根在西北

汉藏人(李辉在走向远东的俩所谓的先羌)是西南藏缅北上接触到西欧亚人群及北亚人群,习得青铜文化和牧业的一支
19# Manaus
藏缅和汉藏都是同一语系的,应该有共同的起源。我认为两者的起源地都是在西北。至于西南最早的和平文化土著应该跟后来的藏缅没啥关系。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