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为什么幼态延续这么重要,因为这也许是人从猿进化的关键

Transcriptional neoteny in the human brain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4220905_Transcriptional_neoteny_in_the_human_brain

Abstract
In development, timing is of the utmost importance, and the timing of developmental processes often changes as organisms evolve. In human evolution, developmental retardation, or neoteny, has been proposed as a possible mechanism that contributed to the rise of many human-specific features, including an increase in brain size and the emergence of human-specific cognitive traits. We analyzed mRNA expression in the prefrontal cortex of humans, chimpanzees, and rhesus macaques to determine whether human-specific neotenic changes are present at the gene expression level. We show that the brain transcriptome is dramatically remodeled during postnatal development and that developmental changes in the human brain are indeed delayed relative to other primates. This delay is not uniform across the human transcriptome but affects a specific subset of genes that play a potential role in neural development.

Transcriptional neoteny in the human brain (PDF Download Available). Available from: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4220905_Transcriptional_neoteny_in_the_human_brain [accessed Mar 26 2018].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本帖最后由 skyyrie 于 2018-3-26 21:16 编辑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09-4/2009422172535356.htm

长期以来,“what makes us human”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人类学研究人员。19世纪,有学者提出人类比黑猩猩发育更为迟缓而导致比其他灵长类保持年轻形态的假设。随着“幼态持续假设”论断的进一步演绎,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和心理学家开始研究人类和灵长类动物不同的发育速度。然而,无论对人或者黑猩猩,学界尚不清楚其出生后大脑在分子水平上的发育机制。

计算生物学研究所青年科学家小组组长Philipp Khaitovich研究员和博士后Mehmet Somel等人通过考量人、黑猩猩和恒河猴三者大脑在不同年龄段的基因表达量,发现从整个基因转录组层面上来看,人、黑猩猩和恒河猴三者大脑的发育速度并不一致,相较黑猩猩和恒河猴而言,一些特定基因在人类身上表现出“加速进化”。因此,人类发育迟缓有显著的基因表达的特征模式。同时,这些幼态持续基因并不完全随机,而与大脑灰质有关。研究结果显示,这些幼态持续基因很可能对人类幼儿的大脑发育起重要作用,从分子水平上看这些基因与人类智力的开发密切相关。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本帖最后由 鹰爪 于 2018-3-26 20:24 编辑

无非是大脑可编程时间延长而已,可以设计出更复杂的认知模型。
http://phenomena.nationalgeographic.com/2009/03/24/genetic-neoteny-how-delayed-genes-separate-human-brains-from-chimps/



  


这个作者总结的比较好,用图表示 人类大脑中的幼态化基因比较多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无非是大脑可编程时间延长而已,可以设计出更复杂的认知模型。
鹰爪 发表于 2018-3-26 20:23
还和肌肉逐渐退化将氧气能量让位给逐渐变大的大脑有关系。

PLOS Biology:真的是大脑削弱我们肌肉的力量吗?
我们人类惊叹于我们有着一个这么大的大脑,这使得我们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动物。但是运行大脑却需要大量的能量。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我们变得十分聪明是因为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中,人类相对于其他灵长类动物比较弱,从而将肌肉转化为大脑。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http://www.bio1000.com/periodical/plos/499381.html

我们人类惊叹于我们有着一个这么大的大脑,这使得我们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动物。但是运行大脑却需要大量的能量。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我们变得十分聪明是因为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中,人类相对于其他灵长类动物比较弱,从而将肌肉转化为大脑。
PLOS Biology:真的是大脑削弱我们肌肉的力量吗?

在平均体积为1400立方厘米中, 我们的大脑是那些我们最亲近的生活进化的表亲,黑猩猩的三倍大。虽然研究人员对于我们这么小的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有争议,但有一件事情是被肯定的:大脑是一个昂贵的器官。我们大脑在我们休息的时候需要使用我们的能源支出的20%,比黑猩猩和其他灵长类动物多了两倍不止。早在上世纪90年代,英国的研究人员莱斯利·艾洛和彼得·惠勒提出了他们所谓的昂贵组织假说,认为人类的消化系统,它花费了大量的能量代谢食物,已经大大缩减,以帮助支付了价格。

为了看看其他器官是否也发生这种交易,由CAS –MPG的生物学家Philipp Khaitovich领导的一个研究组,与中国上海计算生物学研究所合作,观察了四种动物物种的五个不同组织中的能源使用简况。三个组织都是在大脑中:前额叶皮层(参与高级认知) ,初级视觉皮层(处理视觉)和小脑皮层(运动控制的关键)。另外两个组织分别为肾脏和大腿肌肉。这项研究的动物物种分别为人类,黑猩猩,恒河猴和小鼠,在他们死亡后不久进行组织采样。

研究人员使用一种称为代谢组的一种替代指标,而不是直接测量能源使用。代谢组是小分子或是代谢分子的总称,要么是活组织燃烧或合成自己的结构,包括氨基酸,脂肪,糖类,维生素和其他化合物。团队从这四种动物中的每种抽取14个个体作为一个样品,在各种组织类型检测了大约10000种不同的代谢物和比较这些不同的动物之间的代谢和遗传差异。研究人员将这项研究发表于2014年5月27日发行的PLOS生物学杂志上,他们在这项研究表明,老鼠,猴子和黑猩猩之间的代谢简况并不比他们之间相对较小的遗传差异大,这意味着进化已经大概不会显著改变他们的任何组织。但是没有明显的进化证据显示人类的肾或视觉或小脑皮质的变化。

另一方面,人类的前额叶皮层的代谢组成分已显着不同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改变:使用人类和小鼠之间的隔离(130万年前)以及人类和猴子之间的隔离(45万年前)作为基准,团队计算出代谢组演变比黑猩猩的要快四倍,自人类和黑猩猩在大约6万年前发生隔离以来。(相反,这两个物种之间的遗传差异大约只有2%。)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震惊,因为对于人类大脑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有更大的认知能力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但是令团队震惊的是,灵长类动物和人类骨骼肌之间的成分差异:人类代谢组的演变已经比黑猩猩的快了八倍,因为这两个物种都有独立的进化方式。

为了确保这个差距不只是由于环境和饮食的差异,团队将猴子暴露于类似现代人类生活方式的环境中。研究人员把12只猕猴分成两组,每组6只。其中一组被放入单独的,孤立的笼子中,这限制它们可以得到的锻炼,并喂食一个高脂肪和糖的熟食饮食;第二组被放入单独的笼子中,但喂养的是一个正常的植物性食物饮食。当这12个受试者与17只猴子喂以正常饮食,并允许在家庭团队在户外嬉戏的对照组相比,它们之间的代谢组差异是最小的,金额不超过3 %的人类中检测到的代谢变化。这排除了饮食或环境的差异,研究人员得出结论。

最后,团队进行了关键的测试:比较猕猴,黑猩猩和人类的力量。虽然早先的研究非常有限的表明,当考虑到体型时,人类是较弱的物种,但这没有做过系统比较。因此,研究人员设计了一项实验,猕猴,黑猩猩和人类不得不把自己全身的力量置于一个可调节的重量中,同时使用他们的胳膊和腿的肌肉。猴子和黑猩猩是出于对获得食物奖励的渴望,而人类,这里面有五个大学篮球运动员和四个专业登山者,是出于研究人员的嘱托,做他们最好的竞争。其结果是:人类被证明平均只有另外两种灵长类动物的一半强。

该小组承认,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之间的代谢组差异会导致较弱的肌肉力量;研究人员观察了黑猩猩和人类的大腿肌肉之间的可能的结构差异,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留下尚未无名的能源利用的差异作为最有可能的解释。虽然研究人员提示,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之间的差异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不同级别的动机牵引了重量,研究结果一致性表明,整体上,人类是较弱的。科学家们推测,人类世系的大脑更大和肌肉较弱的平行进化可能不是巧合,而是由于这两个组织之间的能源资源的“再分配”。这种交易的想法“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假设,” Khaitovich说,“但在进化过程中简单的解释往往是最好的。”

纽约市温纳 - 格伦人类研究基金会的主席艾洛说,最近的研究已经表明,有关[人类]大脑演化的充满活力的交易,比她和惠勒原本在他们的大脑与肠道的假说更为复杂,以及这项工作表明了大脑和骨骼肌肉的代谢需求之间的另一种可能的权衡。

然而,艾洛和其他研究人员认为,人类并没有变得更弱,他们开始需要更少的全身力量的不同方式来锻炼他们的肌肉,比如在狩猎或其他活动中耐力跑——由哈佛大学的人类学家丹尼尔·利伯曼所提出的一个想法。

利伯曼说,新的论文“是非常酷和有趣的”,但他不赞成,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大脑和肌肉之间进行权衡交易。“人类虽然比黑猩猩弱,但我不认为这是人类少运动的原因,” 利伯曼说。因此,他认为,人类仍然使用了大量的肌肉能量,但其应用到增强他们的长期生存而不是增强蛮力。利伯曼说,随着我们越来越聪明的大脑,人类发明了更加节能的方法,通过更有效的猎人,学习烹饪食物,并在较大的群体中共享资源。换言之,在进化抽奖中,胜利有时是属于聪明的而不是强壮的。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本帖最后由 skyyrie 于 2018-3-26 21:47 编辑

粗壮化 Robust 与  纤细化 Gracile.

与人的的整个幼态化应该有很大的关系,从上面的文章可以看出来,为了支持发育更晚,更大,耗能更多的大脑,智人不得不放弃了很多的肌肉。而粗壮化和纤细化骨结构和这个过程可能有关系。粗壮化表明骨头上面的微型凸起结构更粗壮,一般来讲凸起的微结构在人骨上很多是做为附着肌肉肌腱用的,那么很可能在人幼态化的进化过程中,放弃这些肌肉,同时负责全身骨头微结构凸起的一组基因也跟着转变为比较平的基因型,这样纤细化和幼态化就可以做为一表一里来看待。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本帖最后由 skyyrie 于 2018-3-26 22:08 编辑

考虑到东亚人整体的幼态延续身体结构,还有考虑到东亚的一些文化现象,比如儒家的孝文化,日本现在流行的萌文化,其实这都是因为东亚人生理心理幼态延续的一种文化表现。

像西方人很难理解东方 家国的概念,因为他们没有更长时间的幼态延续时间

或者也很难理解为什么日本对美少女 萌 可爱这些有着不懈的追求

甚至有些中国一知半解的文人把这个归咎为 【巨婴】,简直是可笑,人类能从猩猩进化出来,就是因为我们是 巨猩猩婴。

从某种程度上 东亚人可以说是 Gracile Homo Sapien,  纤细化智人。

或者 Neotenous Homo Sapien 幼态化智人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8# skyyrie
不用追溯到猩猩那么晚,其实脊椎动物本来就是海鞘一类动物的巨婴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8# skyyrie
不用追溯到猩猩那么晚,其实脊椎动物本来就是海鞘一类动物的巨婴
MNOPS 发表于 2018-3-26 21:39
有这种说法?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3-26 22:01 编辑

10# skyyrie
无脊椎动物和脊椎动物有共同的祖先,二者的共祖生活在距今六亿年前。无脊椎动物胚胎发育出现的第一个孔变成了嘴,所以叫protostome,而脊椎动物胚胎发育的第一个孔变成了肛门,所以叫deuterostome。但deuterostome这个门下还包括了海鞘,它的幼虫是可以游动的,且背部已经出现了一条微弱的脊椎痕迹,已经接近最早的鱼类,但成年之后这些特征消失,海鞘成虫扎根海底不再游动。有科学家表示脊椎动物就是海鞘的幼态延续。
人类和所有脊椎动物最早的祖先已经被找到,距今五亿三千五百万年前的寒武纪早期,化石发现于中国,这是复原图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http://i.dailymail.co.uk/i/pix/2017/01/27/17/3C92639100000578-0-Researchers_have_discovered_traces_of_the_earliest_known_prehist-a-45_1485538306196.jpg
MNOPS 发表于 2018-3-26 22:04
这几个图有些害怕。


接着说我另外一个帖子里的 欧美近100年的 审美粗壮化潮流。从长期进化的角度来看,这种以粗壮化,或者 去幼态化的审美 是一种反潮流。 欧美人的这种审美到底是怎么从原来的幼态化转向粗壮化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还有同期北欧兴起的女权运动,女权运动从很多方面来看都和  狩猎采集社会中的的 女性地位较高有关系,有学者曾经研究过 狩猎采集社会因为不像农业社会有较多的剩余收获,整个社会采取互惠经济,大家都比较平等,所以北欧兴起的的女权主义也许只是因为北欧是整个欧洲最后一个从狩猎采集转换到农业社会的地区,其文化有更多的母系社会特征,而狩猎采集者这种经济对人的肌肉要求更高,也许这种经济下的人不太可能太幼态。有学者专门研究过英国中世纪人骨微结构,发现 粗壮化的人 其活动范围更大更频繁。

所以我认为20世纪欧美这种粗壮化的审美大概就是北欧人大量移民到美国这些地方的带来的影响,同期把女权运动也带入。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http://meeting.physanth.org/prog ... -canterbury-uk.html

Bone microstructure and behaviour in “gracile” and “robust” adult males from the Medieval Period, Canterbury, UK
JUSTYNA J. MISZKIEWICZ and PATRICK MAHONEY.

School of Anthropology and Conservation, University of Kent

Thursday All day, Plaza Level Add to calendar

Different types of activity can affect the morphology and strength of limb bones. This bone functional adaptation means that aspects of behaviour can be inferred in archaeological samples of modern humans. One popular methodological approach is to examine muscle attachment sites. However, this technique can be subjective. An alternative approach is to analyze bone microstructure. This latter method is more objective, because histological units directly linked to bone growth can be quantified. Here, we seek differences in bone microstructure between twenty age-matched adult ‘robust’ and ‘gracile’ male skeletons dated to the British Medieval period.

Samples were selected based upon gross skeletal morphometry (37 bilateral postcranial measurements), muscle markers (55 bilateral postcranial sites), and femoral midshaft cross-section cortical thickness. Samples were then assigned as either ‘robust’ (n=10) or gracile (n=10). Following this, standard histological procedures were employed to produce thin sections of the posterior (P), anterior (A), lateral (L), and medial (M) femoral midshaft. Eight microscopic variable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groups.

Intact osteon density (P:p=.013), fragmentary osteon density (P and M:p=.002, L:p=.010), osteon population density (P:p=.002, M:p=.003), Haversian canal area (A:p=.016, P:p=.028, M:p=.005, L:p=.002), Haversian canal diameter (A:p=.010, P:p=.023, M:p=.002, L:p=.007), osteon area (A:p=.002, P:p=.034, M:p=.001, L:p=.010), and osteocyte lacunae density (A:p=.011, P:p=.006, M and L:p=.000) differed significantly between gracile and robust males. Results indicate faster remodelling rates in robust individuals. Differences in behaviour are infer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 more active lifestyle involving excessive leg muscle use is inferred for the robust male group. Methodological suggestions are given.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从上面的论文也许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看幼态化,纤细化。

也许农业的发展为纤细化,幼态化提供了动力,平均而言 狩猎采集者每天的行走距离远远大于农夫,骨骼肌肉粗壮对应狩猎采集 ,而纤细化对应农业,两个之间的因果到底是谁是因谁是果很难去界定。

也许第一批农民定居之后,对每天长途狩猎采集的需求减少,相对来说部落里面的纤细化人口逐渐占优势,造成整个族群纤细化,进而幼态化

但是也可能是反过来的,因为某个突变造成这个群体纤细幼态化,不得已选择了定居农业。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所以说中国人的幼态延续很明显,也许原因在于中国人祖先非常早的进入定居农业生活,整个生活组织方式对纤细化基因型有偏好,所以长期进化下来有非常明显的幼态化特征。

举个例子日本的阿伊努人很晚才进入农业社会,相对大和族,就有比较明显的粗壮化骨骼,这个很多人说过了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告诉你这审美怎么来的,因为现在是21世纪,人类早就超脱了纯粹自然法则下和黑猩猩比谁更优秀,既然有条件使身体的骨骼肌肉更一步进化,竟然有人还要主动放弃?

现代社会主动追求强壮的身躯并实践者,往往意味着更强的节制自律,岂是蛐蛐麻杆键盘侠和放纵废宅有资格比较的?优劣上下无需赘述。你确实理解不了,因为或许你就是以上两者之一。

本版楼主的发言真是通篇充满弱鸡娘炮虚弱猥琐的腐烂气息。
告诉你这审美怎么来的,因为现在是21世纪,人类早就超脱了纯粹自然法则下和黑猩猩比谁更优秀,既然有条件使身体的骨骼肌肉更一步进化,竟然有人还要主动放弃?

现代社会主动追求强壮的身躯并实践者,往往意味着更 ...
重返榮耀 发表于 2018-3-30 21:36
可笑,人类进化100万年都是这么来的,你一句话就否定了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幼态化的喜好,在西方似乎是 戀童癖 代名詞, 我們亞洲人這麼推崇幼太化, 實在令人不安。 而且幼太化更進化这一說,還未有科學化和數據化的 支持。
幼态化的喜好,在西方似乎是 戀童癖 代名詞, 我們亞洲人這麼推崇幼太化, 實在令人不安。 而且幼太化更進化这一說,還未有科學化和數據化的 支持。
hhhappy 发表于 2018-4-8 15:26
那是因为西方人青春期提前,东方人达到成人之后外表还和西方为成年人一样,自然会被他们这样看,至于我们自己的婚恋习俗和他们的看法有什么关系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