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三线建设,是因为美苏两面压制,东北作为边境,适当迁出一些重要工业是正确的。而且正好弥补了西部地区缺少重工业和尖端科技的不足,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无怨无悔的。
而且毛主席原来因为毛岸英被两面派害死,也怀疑过彭德怀,可是经过矛盾斗争,发现真不是彭总有问题,也就让彭总担纲三线建设,建设后方,这是多么大的信任。毛主席在用人方面,还是值得称道的。真正把国家弄乱的,都是刘犹太周色目及其兔子兔狲!两面派二心贼活着的时候,挑拨离间,欺上瞒下,中国几无宁日,现在其兔子兔狲从舆论上黑我们的爱国的民族英雄,也是一以贯之的。
怀疑领袖,会使领袖更容易被奸细蒙蔽,我们不应该坐视,不然,让人家把国家民族往沟里带?往古来今,在涉及主权问题上,凡是含糊了的,基本都 败家亡国了。东北能振兴的古代,都是自身文化过硬,团结紧密,然后才能出外征服。当然古代都是军事上的,现在需要其他方面找到用武之地(可不是指二人转)!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 11:53 编辑

在此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众多相关历史陈述都言是国民政府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关于这一点,一九九〇年,耄耋之年的张学良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要郑重地声明,就是关于不抵抗的事情……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当时,因为奉天与日本的关系很紧张,发生了中村事件等好几个事情。那么我就有了关于日本方面的情报,说日本要来挑衅,想借着挑衅来扩大双方的矛盾……我下的所谓不抵抗命令,是指你不要和他冲突,他来挑衅,你离开他,躲开他……”“政府给的回答不外乎是两句话,就是你妥善办理,相应处置。”

按照张学良的说法,那时候日本关东军经常寻隙挑衅,走在街上看见东北军官兵的刺刀,上来就在刺刀上划火柴,如果碰上脾气大的东北军很可能一刀捅过去,因此张学良曾下令“绝对不许抵抗”,他的初衷是“老子就是不让你有借口”。——事实上,这是一种令人困惑的选择:如果说拥有飞机大炮的数十万中国军队驻扎在东北地区的目的不是对付日本人,那么,用百姓的血汗供养的中国军队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老子就是不让你有借口”之说,将那一段的中国历史弄得荒诞不经。

尽管日后张学良的抗战信念逐渐坚定。但是,“九一八”事变发生的时候,他给东北边防军下达的第一个命令确实是“不抵抗”……

蒋介石和张学良都认为,日本过于强大,中国过于贫弱,中国尚没有力量与日本全面开战,一旦全面战争爆发,中国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部沦陷。近代以来,中国曾有过“天朝上国”的自豪,但自十九世纪中叶以后,这种自豪在列强的不断入侵中逐渐消蚀乃至消失,最终形成了“中国无力有效地抵抗外来入侵”的集体性共识。这一民族心理上的无奈,令中国的仁人志士在忧患时肝肠寸断,令中国的军人们在抵抗入侵时颜面尽失,也令中国的政客们在外交上如履薄冰。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甚至想到,如果与日本全面开战,不出三天,日军将占领中国的长江流域,切断整个国家的政治、军事、经济命脉:“以中国国防力薄弱之故,暴日乃得于二十四小时内侵占之范围及于辽吉两省,若再予绝交宣战之口实,则我国海陆空军备之不能咄嗟充实,必至沿海各地及长江流域,在三日内悉为敌人所蹂躏,全国政治、军事、交通、金融之脉络悉断,虽欲不屈服而不可得?”再者,那时的国民政府始终对“国际调停”抱有幻想。“九一八”事变的第五天,张学良派他的副司令长官万福麟面见蒋介石,蒋介石在他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告以外交形势,尚有公理,东省版图,必须完整,切勿单独交涉,而妄签丧土辱国之约。倭人狡横,速了非易,不如委诸国联(国际联合会)仲裁,尚或有根本收回之望。否则,亦不惜与倭寇一战,虽败犹荣也。”——无论是“九一八”事变前的中国历史,还是战争全面爆发后的中国历史,都证明了一个真理: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绝不能将捍卫主权与领土的希望寄托于“国际道义”。最后,对于蒋介石和他领导的国民党来讲,消灭国内的共产党力量与抵抗日本对中国东北地区的侵略,两者权衡前者更为重要。“九一八”事变前的七月,蒋介石在南昌行营发布作战命令,率三十万大军对共产党的瑞金中央根据地进行第三次“围剿”。他在《告全国将士书》中表示:“赤祸是中国最大的祸患。”张学良随即致电蒋介石,愿率东北军“唯钧座之命是从”。之后,蒋介石又发表了《告全国同胞书》,首次提出“攘外应先安内”的国策:“惟攘外应先安内,去腐乃能防蠹……故不先消灭‘共匪’……则不能御侮。”蒋介石担心全国的排日情绪被共产党利用,要求无论官民要“抑制”排日情绪:“发生全国的排日运动时,恐被其利用共产党,呈共匪之跋扈,同时对于中日纷争,更有导入一层纷乱之虞。故官民须协力抑制排日运动,宜隐忍自重,以待机会。”
103# sunferia
张学良不抵抗,是不是胡蝶效应暂且不论,还是鹿钟麟造罪,引带的蝴蝶效应!本来民国那时有法无宪,条约就是约法。倒戈将军冯小丑跳梁,混乱国家,乃至于使约法不保,让外人乘隙挑拨离间。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02# 红山人 我的意思是东北的人文教育是短板,除了出现两个刘之外,其他的就真没有什么有思想影响力的,那个在韶关的沈阳出生的王也没有什么思想著述。你说的张学良的事情,先看看都有什么人跟随在说吧。对他不买帐的太多。首先,他杀知日派就是与日本作对。同时也没有了反日派郭鬼子,他的处境只能向蒋靠拢。最后,又出尔反尔,看不出他有立场和态度。仅存的是中华意识。最后,当了一把好汉。
东北缺少人文教育的问题是,对人性和生活的追求境界受到影响,人只有拔高到一定精神境界,才能处理好人与物质的关系。
101# sunferia

真正的幕后推手看起来都是像旁观者,中国弱小的时候都不管坐视朝鲜半岛不管,现在中国逐渐强盛的时候,在朝鲜半岛如果说不发挥作用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中国真的被边缘化了,根本就不会有南北的见面,王 去 朝鲜的目的,估计和三胖和美国见面有关,估计之前三胖来中国时候谈的东西,应该是有变动。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 12:21 编辑

其实我觉得 从日俄战争以后  中国就被日本骗了   当时日本从俄国手中抢夺了 南满铁路 但彼时 南满铁路还并没有连接到朝鲜,  而几年后 日本挑起“间岛争端” 这时候 其实间岛地区也没几个中国人,清政府完全可以把这片地区给日本算了,而中国并没有那么做,而是给了日本 从长春建设铁路经延吉到达朝鲜会宁的权利 以及 开采抚顺煤炭的权利 以此来收复了间岛    但正因为有了这条铁路 日本日后可以通过火车从朝鲜源源不断的渗透进东北平原  为壮大日本在东北的影响力 提供了条件   日本的渗透才是最致命的 如若抑制住这种渗透 像熙洽这样的卖国贼也就不会出现
107# sunferia

朝鲜半岛的问题和东北的问题应该分开来看,南北朝鲜和解,包括统一是大势所趋,只是过程曲折而以,现在过程进行的太快,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东北的问题,你想的想法我是赞同的。但是我觉得思想的问题,不能靠几个人,几个人思想的闪光也没什么用,但是什么有用,我也不知道,只能独善其身了。
108# 大凌河 我觉得朝鲜历史上一直就是主动牵制中原王朝吧,除了大清的时候做隐形王国,其他时间都是主动占有吧。辽宁的鸭绿江出海口都是近代被占的,他们什么时候在与中原的对决中吃亏过。现在,朝鲜的筹码应该不少吧,韩国牌,俄罗斯拍,美国牌都可以打,凭什么就只打中国牌?
我只关注东北利益,因为东北利益有关乎中国利益,他不发展是合乎中国利益的,而朝鲜是能帮助中国限制东北发展的。
102# 红山人 我的意思是东北的人文教育是短板,除了出现两个刘之外,其他的就真没有什么有思想影响力的,那个在韶关的沈阳出生的王也没有什么思想著述。你说的张学良的事情,先看看都有什么人跟随在说吧。对他不买帐 ...
sunferia 发表于 2018-5-2 12:14
他没领到能力和主见是事实,也许也是个胆小怕事之人 但我说的是 他虽然不是什么民族英雄,但也绝不是什么卖国贼  对他的评价我觉得不应该比对溥仪的评价要低
东北亚是一个奇怪的高气压高政压地带,历史从这里Y-P北上演化出Y-R、Y-Q,塞人岛夷由此西迁南下,Y-N、O由此二分(东西南北四分),Y-D是不是经此二分不好说,Y-C1经此到达日本,T-C3由此西征屡屡建立游牧大帝国。
然而高压带往往荒凉,副热带高压带多荒漠,亚寒带高压带都是寒带森林。从这里的出去的人对这里有感情,却又禁止别人来开发(保护环境本意是好的),于是造成了地老天荒北大荒的面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他没领到能力和主见是事实,也许也是个胆小怕事之人 但我说的是 他虽然不是什么民族英雄,但也绝不是什么卖国贼  对他的评价我觉得不应该比对溥仪的评价要低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 12:23
张学良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无所谓,他什么人都行,做什么都行,但是损害东北的利益就是不行,我如果能穿越回去,如果可以我就把他刺杀掉。
111# sunferia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存权利和扩张权利,而我们要做的是不要让自己太弱,自己弱小就怪不了别人,你强大整个东北亚都是你的,你弱小,你家门口都是外地的开发商。
其实我觉得 从日俄战争以后  中国就被日本骗了   当时日本从俄国手中抢夺了 南满铁路 但彼时 南满铁路还并没有连接到朝鲜,  而几年后 日本挑起“间岛争端” 这时候 其实间岛地区也没几个中国人,清政府完全可以把这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 12:18
我觉得日本人的政治抱负和经济实力让他们在那个阶段扮演了主角,就像明末时期满洲人雄心勃勃担当了地区格局分配者的角色。历史选择了日本,而他们也做到了。
以后的历史怎样,谁也不知道,也许西伯利亚有了民主,他汇入到东亚政治格局中,这都有可能。
日本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东北缺少人和,光复后,日本人离开鞍钢的时候,就觉得这块地可能要种庄稼(当笑话听),你确实缺少很多意识啊。
浙江很多老板,并不断侵占他地区利益,长白山的泉水都有他的工厂,在广东的泉水广告中,都会有本地人的角色进入到广告里,而东北的长白山泉水广告,用的是浙江人的形象,其实,真正的品牌是长白山和当地的人,人家不会给你宣传的。

现在,东北的历史开放了,他从各个民族开始宣传,本来就是这样。而且,有一个好现像就是注重本土文化的宣传,这个是本。。二道白河没有成为资本家的掠夺之地,一是当地游客的国际化让本地人的视野比南方人更高,坚守了本地文化才没有被完全毁掉。丽江,香格里拉是汉族人对少数民族的经济掠夺,我是及其讨厌的。
张学良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无所谓,他什么人都行,做什么都行,但是损害东北的利益就是不行,我如果能穿越回去,如果可以我就把他刺杀掉。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5-2 12:27
可以理解,毕竟他手头30万(实际好像20万)东北军 没有去支援马占山等 但作为一个胆小如鼠的人,之前一年被苏军击溃之后,他没有勇气再去和日军拼杀,我觉得实属正常。 东北利益的损害者,比如熙洽这样的,更应该被您所讨厌吧
其实我觉得 从日俄战争以后  中国就被日本骗了   当时日本从俄国手中抢夺了 南满铁路 但彼时 南满铁路还并没有连接到朝鲜,  而几年后 日本挑起“间岛争端” 这时候 其实间岛地区也没几个中国人,清政府完全可以把这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 12:18
清还是觉得俄罗斯才是威胁,没把日本太重视,当然重视也没用,自己势力不够,而日本赌国运,处心积虑的算计中国,肯定也不一样,而且那时候日本正处在国力的上升期。
清还是觉得俄罗斯才是威胁,没把日本太重视,当然重视也没用,自己势力不够,而日本赌国运,处心积虑的算计中国,肯定也不一样,而且那时候日本正处在国力的上升期。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5-2 12:37
我觉得清政府真的很昏庸  他实力不够是一方面,他不懂得观察周边时态发展,比如朝鲜在1909年间岛协议签署之时 其国内的亲日派已经沉淀了三十余年  正是这种日本文化的渗透 才有了日本的发展, 清政府或者北洋政府 也许根本意识不到 被日本文化侵吞之后会带来的巨大的隐患,因为当时朝鲜也好,清政府也好,其实从国家的发展阶段,文化各方面,面对日本都是非常弱势的, 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北朝鲜面对韩流,  现在网民们都知道,不能完全开放朝鲜,这样韩流渗透必然会让北朝鲜人全都变成“韩奴”
可以理解,毕竟他手头30万(实际好像20万)东北军 没有去支援马占山等 但作为一个胆小如鼠的人,之前一年被苏军击溃之后,他没有勇气再去和日军拼杀,我觉得实属正常。 东北利益的损害者,比如熙洽这样的,更应该被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 12:35
你这问题问得好,好到我没法回答,以那个时代的人物来看,以我的立场来讲我并不认为熙洽做错了,只是失败了而已。
其实有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 俄罗斯的威胁更多的来自军事上的  但日本的威胁是军事和文化双方面的,这种格局早在18世纪末就开始了,你们不懂,朝鲜语的很多日语外来词为什么我们朝鲜族都和韩国神同步,就是因为这种文化的渗透早在我们朝鲜族移民延边之前就开始了,19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文化就侵蚀了朝鲜, 那么凭什么文化日本都能侵吞朝鲜呢, 朝鲜固有文化为何受不住, 这个就要具体说了 不是说朝鲜固有文化就是不行的,日本固有文化就是优秀的,而是西方世界说了算,西方人喜欢日本文化,所以日本文化逼格高了懂吧, 就成了压倒朝鲜固有文化的先决条件, 很多人其实一说到 鸦片战争 就只会想到 当时中国的瓷器和茶叶 在西方受欢迎,英国本来以为可以从中国换来很多白银,没想到反过来因为茶叶和瓷器的需求量增加,而对清朝贸易赤字  所以才通过印度人 制造鸦片销入中国 被林则徐一把火烧掉后 挑起战争

但实际上  日本的那个什么和服 屏风 女人画 这些也早就在19世纪在欧美流行   日本的文化输出,和被西方所接受的时间,远远早于中朝   这其实直到20世纪初 很多国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
1

评分次数

120# 大凌河 熙洽根本就不入溥仪的眼,又不受日本人待见。
东北当时的基础还是张作霖的贡献,手下人还是能力突出的。历史书把张作霖和马占山都说成绿林出身,他们实际都曾是清政府当兵。
熙洽是有大中国意识的,无奈他是红带子,徒有虚名而已。
红山:清政府后期已经完全不能自保了,经历了几次大的政治危机,已经脆弱不堪,能看清局势的也少。
121# 红山人 我看了一本英国地理学家写的一本长白山,发表于1886年。那个时间,中叶到20世纪20年代,西方研究东北的书特别多,他们也想了解东北为什么能够出现如此强大的政治势力。其中,也有日本的描述,主要还是环境干净。
你说的问题不算什么,康熙的影响力还是到了西方,且是主流社会,而描述日本社会的可能是荷兰及西班牙的航海人和教徒,没有影响到主流社会。那个时候日本还是Japanese,而满洲是Manchuria, 那个时代还是有点区别的。
那本书里也透露出日本的自信和强大,反而,在东北的旅行中仍能看到旅馆中提醒不谈政治的标语,那种场面现在也很熟悉。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