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仰韶”与上古史的惊天大错》上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8-5-6 22:24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8/05/02



过去,“仰韶文化遗址”的整体考古发现,一直是早期华夏文明始发之于黄河流域的最强支持,其拥有五千多个遗址,从中原一直延绵到西北的甘肃,其中仅陕西省就有两千多个,这是世界第一的规模。


但是,经过新历史观对上古史的几年研究,发现“仰韶”整体的分布,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地域上,其实都是与华夏部族联盟之中的“天齐神”重要分支,在进入中原之后的继续迁徙相重叠的。


这也就是说,“仰韶”确实是约近五千年前文明初始的遗留,但其不是原住民在原地的点状持续存在的遗留,而是华夏部族联盟进入中原分化为几大分支后,其中庞大的“天齐神”分支及相关分支离开中原继续迁徙的线状移动的遗留。


这里面关键的关键,就是新历史观的上古史新发现了“天齐神”这个要素,其是盘古母亲华胥氏风部族风姓的十个分部的首领之一,这十个分部是:“一为天芎部、二为天齐部、三为天乙部、四为合雄部、五为天阳部,、六为天阴部、七为候鸟部、八为候虫部、九为雷雨部、十为天皇部”。


“天齐神”的起点是黑龙江流域齐齐哈尔市的“天齐庙”,后经沈阳、辽阳等地南下,最旺时是在山东,这是进入了中原,在中原的山东,“天齐庙”林立,“天齐神”被封为“东岳大帝”(“天齐庙”的主神“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民间俗称“天齐老爷”,其是玉皇大帝的弟弟,也就是盘古的弟弟,“东岳大帝”相当于近现代曾经的“华东局”主官,其是盘古的东方领主),其之后的痕迹,是一直往西到甘肃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的“天齐宫”附近,“天齐宫”是甘肃人文的起始点。


如果不信甘肃的人文是从东北而来,可以对照一下“甘”、“肃”、“洮”等重要字眼在两地的分布情况,其实,连西北最得意的“扭秧歌”民俗活动都是源于东北,因为不仅黑龙江省宁安县镜泊湖南端东岸有新石器的莺歌岭遗址,有鹦哥关驿道,而且,广东深圳市南头区南头古城也有新石器的鹦哥山遗址,这覆盖了全中国的鹦哥、秧歌、莺歌、英歌等民俗活动名称或地名。


看现在“仰韶”的介绍有一点感觉非常颠倒,这些资料说,华夏在中原是“仰韶”先有红陶,后来红陶土渐渐用完了,所以变为较多用灰陶、黑陶,再后来“龙山”几乎全部用黑陶,其实,黑陶应该与黑土地相联系,最早应该是由“龙山”从东北带进中原,之后在中原因为黑陶土太少,才逐渐转用无尽的红陶土资源。


我有过华北和东北两地的生活,这两地都有沙尘暴,华北的沙尘暴近至视距时,是漫天的黄色扑了过来,而东北的沙尘暴却是黑色的,而且含有较粗颗粒,打人脸上生疼,黑尘应该是黑土之尘。



以山东为界,“天齐神”之前的痕迹,与新发现的华夏部族联盟的历史原点是在黑龙江流域中段,后来从东北南下到中原相吻合,其之后的痕迹,是与“仰韶”从中原往西到甘肃天水市甘谷县磐石镇附近相吻合。


将“仰韶”与“龙山”的某些不同,理解为前后传承的关系是非常错误的,两者其实都是华夏同时存在的不同分支,而绝不是先有“仰韶”,后来进化到“龙山”,华夏是一个超大的部族联盟,“仰韶”与“龙山”只不过是驻点不同以及移动的情况不同。


这段历史的梗概,大致先是黄帝从山东追杀蚩尤到山西解州,而在这之后,再由“天齐神”继续往西追杀蚩尤的余部,“天齐神”的痕迹是覆盖了这段历史的全程,而“仰韶”和“龙山”都只是这段历史的相关部族。


仔细的说,“仰韶”的“韶”其实是一个部族类型,其可能叫“召部族”,“韶”的字形就是“召的音”,包括“乡音”和“乐音”等,其实“仰韶”也是有一座“韶山”的,跟湖南的韶山一样,与广东韶关市的“韶”相类似,这应该就是讲“召话”的乡音之意,“召话”就是“虱乸话”,其可能是“佉卢虱乸文”的语言,“佉卢虱乸文”公认可能构建了所有的西文,韶关的“虱乸话”基本都是船家人在用,是韶关的“本城话”。


“召”的东界不是只到河南三门峡,其在山东是有存在的痕迹的,其一,后来孔子在山东淄博市齐都镇韶院村听了三个月不知肉味的“韶乐”就是证明;其二,华夏早期在山东日照市的“十日国”也是“召”(后期的“尧王城”不是),“十日国”是羲禾和炎帝当政,黄帝要追的蚩尤和三苗就在附近,炎帝的语言如果是跟他父亲,可能也是说“召话”。


“召话”里“羲禾”的“禾”字,后来成为普通话的“我”字的字根,这只有最高统治者时常在用的耳闻目染才有可能,其不仅字形对(禾+戈),字音也完全相同,读为“wo3”,这就是现在广州话的“禾”,“我”字就在“羲”字的下面,只是多加了可能是表示尊贵的“丂”字。


“十日国”在当时是天宫,泰山就在近旁,“天齐神”实际上就是“齐天大圣”的原型,是“孙悟空大闹天宫”的主角,只不过这些故事和人物,后来被窜到了唐朝西天取经的《西游记》了,所以,“仰韶”有很重的“猴崇拜”,并把其带到了西方。


不要以为华夏在中原的初期是和平进化,只要你用所有带“戈”的汉字在潍坊以及山东的卫星地图上依次搜索(很多地名都是原始地名),就可以总计出其兵器数量及种类的繁多,以及隐藏的兵力密度有多少。


不过,可能“天齐神”也是“召”,“召”是盘古一个极大的族系,其应该是盘古母亲华胥氏的风部族风姓的十个分部之一,也许都是盘古能“召”之既来的部族。


盘古离开东北时,华夏部族联盟主要有两大部分,其一是其母亲华胥氏的风部族,这些后来可能被称为“百濮”,这就是“仰韶”;其二是其妻子儿女的各部族,这些后来很多演化为“百越”,这可能是“龙山”。


由于进入了父系社会,按血缘的优先排序应该是:儿系——女系——母系,特别是在黄帝追杀蚩尤之后,由于蚩尤的“濮”是心甘情愿的跟随盘古,其渐渐演化出“仆”的字义,这个过程可能一直到约几十年之后尧王的“九族既睦”和“敦睦九族”,主仆的族系界定才逐渐淡化。



盘古的另一大族系是其三个妻子和子女的部族,主要有12个女儿是“月”,有10个儿子是“日”,“日+月”放到“皿”里就是“盟”,炎黄都在其中,当时遇到地球一次大降温,好在盘古以血缘构建超级联盟才逃出生天,但到了中原,随着大降温的超级压力卸除,联盟又散掉,结果几千年就留下了这么几段话:“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