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很早就推测古中原人应该是炎帝神农系统的三苗,长城一线戎狄是黄帝系统的,东夷是少昊系统,三者融合成为华夏。商人是东北通古斯C2南+北狄+古中原人、周人是Q-M120+西戎+古中原人、夏人也是北狄黄帝系统+古中原人。这下与老永推测快一致了
我觉得在怎么计算 类聚远近的问题上, 论坛一把手的兰海有义务站出来给大家一个结论,到底隔壁老王的那种算法准不准确, 老永的那种对比法 对比出 青铜以来上古中原土著和现代北方汉人差异大 的结论是否正确
62# 红山人

如果老永完全错了,早就被发配来这里了,但是如果说对,我觉得也够呛,而且也很难下结论,既然分子人类学,以后那种看颅型,看眼眶的,早晚都得被完全抛弃,还是以常染数据为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5-14 15:05 编辑

虽然赞同永师的很多观点,但还是觉得他对于在蒙古高原找出O起源过于执着了。

嗯,说起源也不准确,应该是古代的优势单倍群(这个不好说,不过现在看来真不像)
话说还是上次磨沟遗址的那一堆M117爽,多在甘青河西走廊测测,什么齐家喇家四坝火烧沟,肯定会有更多惊喜发现的
62# 红山人
兰筛海就是一言堂的堂主,让他作裁判,不拉偏架么?起码骑马找马,人家云师和隔壁老王,把材料掰开PK,这个应该自己看对不对,不过云师的一些质疑,确实不见隔壁老王接着,所以隔壁老王一些质疑,似乎个更像是有选择利用材料了。不过隔壁老王用材料说话,这个的确很好,发现云师确实是有一些问题说的有点偏!至于兰海,他是神仙,能了解更多?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15 13:29 编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老永最早坚持的是 现今蒙古国区域内,也就是北匈奴地区  古代一直是 O为主要类型,然后是 C3    现在他则说  早期匈奴和大匈奴帝国 应该区分来看,北匈奴是R 西匈奴是Q 南匈奴 N O   已经不提 C3的鄂尔多斯起源了 (之前论坛很多人讨论过 C3南支的东北起源)
N南在C3南的西边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山东测出N南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山东本来就位于辽河以西
话说永师的那个图,我看了很多遍了。

我统计学比较外行,但那么多样本在轴附近聚类混成一团,是看距离呢?还是看象限呢?
呼唤中国的古DNA研究更公开透明!!!别都像用一盐坛腌鸭蛋一样!已经四面楚歌了不见?呵呵呵,早提醒他们了,历史就是历史,祖宗不是你们民族主义者、地域主义者、既得利益者想篡改就能篡改想修正就能修正的!不然,就得接受别人的质疑,和外人工作的打脸!还是放宽些好,看看人家Y-R,心态端正,不藏着掖着,又喜欢探索,科研见人心见人性,历史也见人基因遍布五洲四洋。从旧石器时代就开枝散叶,在棕种人、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的发展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真非一言堂所能企及)。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基因有什么样的心,有什么样的心做什么样的工作,书写什么样的历史,留下什么样的业绩!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62# 红山人  
兰筛海就是一言堂的堂主,让他作裁判,不拉偏架么?起码骑马找马,人家云师和隔壁老王,把材料掰开PK,这个应该自己看对不对,不过云师的一些质疑,确实不见隔壁老王接着,所以隔壁老王一些质疑,似乎 ...
癯鹤 发表于 2018-5-14 15:00
我数据是无人为选择性的录入原则,方法采用PCA,PoCA,MDS等最通用算法。有人如隔壁老王说我数据有问题,就请用同样数据同样方法验证,隔壁这种滚刀肉,要他把数据录全同样方法验证,问了八百遍,他至今磨磨唧唧也不敢接。此人玻璃心到各种重复可想而知。

公开数据通用方法,扯皮骂街一片片,就是没人敢或者没人会验证,也是本坛的耻辱。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话说永师的那个图,我看了很多遍了。

我统计学比较外行,但那么多样本在轴附近聚类混成一团,是看距离呢?还是看象限呢?
lindberg 发表于 2018-5-14 15:09
先验证数据和分析结果,再谈分析结果如何解读?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先验证数据和分析结果,再谈分析结果如何解读?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5-14 15:40
你总是让隔壁把数据录全是什么概念,他为什么不把数据录全, 他没录入的数据,是不是确实不应该录入
我数据是无人为选择性的录入原则,方法采用PCA,PoCA,MDS等最通用算法。有人如隔壁老王说我数据有问题,就请用同样数据同样方法验证,隔壁这种滚刀肉,要他把数据录全同样方法验证,问了八百遍,他至今磨磨唧唧也不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5-14 15:30
本论坛主打分子人类学,一众票友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如果本论坛是单纯的体质人类学论坛,相信没几个人感兴趣。人家说历史,你拿出要一块骨头,说到常染色体报告,你还是拿出一块骨头,也是奇观!真说国内体质人类学,国内朱教授成就前三有吧,一般的生活体验就是,但凡行业前三名望的人,断不会浪的虚名。相关的国内古人骨朱教授也都有详尽的论述,而你许多结论和他不同.一个相关行业的权威人士人士不如一个网上民科?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广大体质人类学盲的一众票友该相信谁?具体到老王这个,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要比就比同时代的人骨,二千年前的骨头,你拿四千多年前的骨头,这就是你所谓的录全样本?
你总是让隔壁把数据录全是什么概念,他为什么不把数据录全, 他没录入的数据,是不是确实不应该录入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14 15:44
废话不是?他说你作假,当然,你要要求他同样数据同样方法验证。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那么新石器中原华夏族为啥走了?他们一定是是被荔枝和利智吸引走了,于是离职,立志南下寻找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越之灵格的祖先,估计就是这么去的岭南!味道,舌尖上的中国,吃货什么的,最讲究嘴福了!谷神不死,难怪西人每餐之前都要虔诚感谢God!民以食为天,食物才是改变人类历史的关键要素!呵呵!


癯鹤 发表于 2018-5-14 11:32
真好,戴兄给咱的观点送来了材料!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祖先是不是在晚更新世大灭绝等历次饥荒中饿怕了,代代祝福后代时嘱咐:“某某代的祖父是饿死的,遇上严寒了,盘算着离春天的时间还长,储备的兽肉不够一家几口吃,为了后代不至于饿裸死,老人家把自己仅有的衣食都给了孩子,毅然走上安乐死的星光大道,在荒郊猛兽出没的地方饿裸死了,主妇一定要做好吃的祭祀他,让他歆享美食,脱离饿鬼道!”为什么自远古以来中国最主要的祭祀礼器都是饮食器,这就是“民以食为天”嘛!吃呐!嗯呐!
刘莉和陈星灿的观点

4:丧葬形态

大汶口文化以随葬大量精美随葬品如玉器、象牙制品、精致的陶器、猪下颌骨、獐牙等的墓葬而为世人所熟知(高广仁2000;邵望平1984)。酒器和盛食器经常占随葬品的大多数。陵阳河墓地的45个墓葬中发现663个高柄杯,占到整个随葬品数量的45%。例如,墓主人是男性的M25中,73件随葬陶器中有30多件是高柄杯(图7.3)(王树明 1987)。墓葬形式显示特殊的文化传统,其中宴飨是丧葬活动的一个重要部分,社会等级也在整个过程中得到清楚的显示(Fung,C.2000;Keighlley 1985;Underhill 2000,2002)。

丧葬传统在龙山时期得以延续,正如精英墓葬的丰富随葬品组合所显示的那样,酒器和盛食器所占比例最大。随葬品包括精美的蛋壳高柄杯、玉器、鼍鼓、猪头骨或猪下颌骨等。在几个墓葬遗址中,如诸城呈子(杜在忠 1980),考古证据显示丧葬活动中存在进行祖先崇拜仪式的规律性模式:对某些特定墓葬从下葬之日开始长期而持续地举行献祭。祖先崇拜礼仪也开始和社会等级系统交织在—起:在特定的家族和世系中,祖先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并享有政治、宗教和经济等方面的荣耀。祖先崇拜仪式是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在依旧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社会,也起到了强化社会分层的作用(Liu,L. 2000a)。
W7167N  发表于 2018-5-14 15:38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论坛主打分子人类学,一众票友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如果本论坛是单纯的体质人类学论坛,相信没几个人感兴趣。人家说历史,你拿出要一块骨头,说到常染色体报告,你还是拿出一块骨头,也是奇观!真说国内体质人类学, ...
zzzz 发表于 2018-5-14 16:03
mtdna一大把,同样欢迎数据验证,中原古dna除了戎狄特征明显的倗国组,没有一个与现代华北组聚类,甚至不如饿金河匈奴近,而北狄多组又没有一个偏离现代华北人群的,包括早期匈奴毛庆沟饮牛沟组。欢迎验证。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废话不是?他说你作假,当然,你要要求他同样数据同样方法验证。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5-14 16:05
你不要说的这么模棱两可  就说他没有录入什么数据  你们在比对的是 青铜以来古人和现代人之间的 颅骨数值和已有的常染色体接近程度不是么? 这是我对你们之间事情的理解

那么  就是说  你录入了已有发掘检测成功的所有4000年内古人颅骨数值和常染数据, 而他却选择性的录入了 他认为可以证明他的观点的一部分数据 是不是这个意思?


那好, 请问 他没有录入的是什么数据,你录入的“完整数据” 又都包含哪些?
74# zzzz
如果夏商周吸收了大量北来戎狄,两千多年前正好也就混合得差不多了,相似是肯定的咯。毕竟夏商周大一统不是盖的,就是大熔炉。中山国怎么没的?现在我们这里还有姓苑的,不知道是不是苑支的后代哦,但是早已经是汉族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数据讲话,扯皮没用,给楼上。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74# zzzz  
如果夏商周吸收了大量北来戎狄,两千多年前正好也就混合得差不多了,相似是肯定的咯。毕竟夏商周大一统不是盖的,就是大熔炉。中山国怎么没的?现在我们这里还有姓苑的,不知道是不是苑支的后代哦,但是 ...
癯鹤 发表于 2018-5-14 16:12
这个吸收也要看谁占主导地位?历史的答案就是,诸夏吞并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