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所以关于这一点, 我就是还是反复强调过去的老话, 为什么有很多人 不惜歪曲专家学者的观点来试图传播 匈奴语=叶尼塞语系的 歪论呢, 这还是他们因为政治因素考量而 不希望匈奴语和现如今生存在地球上且鼎鼎有名的 突厥语系民族相关联的 心理在作怪。  

和这个事件几乎可以说是一个脉络的就是前两天 我在别的论坛,看过一个人转载过关于 五胡乱华时期的图文  在讲解这段历史的时候,文中居然把 五胡称作为 五个少数民族   这种错误的定义和传播,让我感慨  一个真实的探讨环境 是多么的稀缺 。
21# 红山人

中国主流的历史观有严重的中原中心论和大汉族主义。首先五胡的那个年代并没有少数民族和多说民族这样的观念,民族和国家的观念都是近代借自西方的。其次五胡当中至少有两胡跟古汉人有较近的亲缘关系(氐羌)。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古代中国尤其是中古以及之前,是不存在多民族共荣发展的概念的,中国就是汉族  而那些北方异族 被中原册封也好,南下进入中原郡县生活也好,他们往往只有两个命运,1 自己汉化成为汉族 2 成为中原王朝或者地方势力的雇佣兵
匈奴人说什么语,证据都不是很充分。

欧亚干草原一直都是洗刷刷,不同时期的匈奴人,甚至匈奴人内部,都不见得是一致的。
匈奴人说什么语,证据都不是很充分。

欧亚干草原一直都是洗刷刷,不同时期的匈奴人,甚至匈奴人内部,都不见得是一致的。
lindberg 发表于 2018-5-24 17:05
洗刷刷是事实,但匈奴前后就三四百年, 你如何证明 匈奴语有过多次变更
25# 红山人
从战国末年到南北朝末期不见于史,有800年了。

汉末掌握匈奴实权的屠各种,和后来的胡夏,不一定说的是什么语。

至于那些别部,比如羯胡、卢水胡就更不要说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5-24 21:54 编辑

我对语言没啥研究,但是总觉得用现在的语族里包括的语言去推断某上古语言属于这一语族,是一种以今推古;
比如说匈奴语,我不否认他们有可能说一种阿尔泰语(至少某些下属部落是这样的),但猜想这种阿尔泰语更可能近似古楚瓦什语,现代楚瓦什语被划分为突厥语,只是因为后来受到突厥语影响的结果,实际上他们从阿尔泰语中分离,甚至在突厥语-蒙古语分裂之前。
哪有800年 姓刘的已经汉化说汉语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5-24 21:54 编辑

只是并州五部说汉话(全部抛弃了母语不大可能,他们是聚居,而且保持了自己的一些生产生活方式)

塞外还有不少屠各。
蒲立本大拿的《上古汉语的辅音系统》里面有个介绍匈奴语的附录,很早以前就看过,不过没怎么看懂,尤其那些涉及到古汉语语音知识的,不过还是感觉他老人家似乎说的很有道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