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9# 红山人
汉语拼音中的ao是整体认读音节,并不是a和o拼合啊,它对应的国际音标是au,只是写作ao
剪径者 发表于 2018-5-29 12:33
如果发音真的是 au  为什么不直接写 au 而用 ao呢
如果发音真的是 au  为什么不直接写 au 而用 ao呢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9 12:35
教材的说法是为了避免手写体u和n相混,这种情况其实在整体认读音节中很多,比如汉语拼音的ong其实是ung,iu其实是iou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4:09 编辑

我还是觉得  当初弄这个拼音的时候, 还是更准确的标注的普通话本来的音

也就是说, 包  现在大家都读作  bou  而不 读他的本音  bao 巴噢  是因为 现在的所谓普通话 偏离了当初的真正普通话 被 北京官话东北官话跑偏了  

比如


po   mo   bo  luo     这几个音, 这里的  o 音是不规律的  po mo bo 中的 o 其实发的是 wo 音   由乌和 俄组成, 而  luo罗  音中  uo  发音等同于   po mo bo 中的 o  同样是乌和 俄

但  o 的音 就是  俄 么?   当然不是  e 的音 才是 俄     把  摸  mo  读成  麽  的 就是东北方言和北京周边的那些保唐片,北京话这些方言


然后再说   ao   为什么 ao  发音不是 阿お   而是  阿乌 或 お乌  呢


因为    其实汉语也存在  元音和谐律这种东西,至少我觉得东北话 冀鲁官话保唐片 北京话等这些北部靠近阿尔泰语的汉语是存在的

就比如说   因为他们 把  お 这个 阳元音  习惯读成  ə: 这个阴元音, 所以 有时候 也会 取  另一个 阴元音 u 去取代 お 音,有时候 则会读作  uə  或   ɨə   总之  o 这个音,已经在这些方言中 阴元音化了(双阴元音化)


但不是所有的方言中   o 这个阳元音变成阴元音的 比如 在江南这边   闹  nao  发音就是 no   而不是 nau 那乌  这是把两个阳元音 简化为 一个阳元音

但   东北话中   nung 弄  (阴元音) 仍然会和 另一个阴元音  neng  混合使用




还有一个   就是  没 和   木有   (山东话?)   mei 是阴元音  木也是阴元音, 这表示  山东话中的 没和 普通话中的 没 发音遗传距离是较近的


但 我们说   热   中原官话读 ra 3     车   读作 踩    那就是  一个阴元音 对上一个 阳元音, 这说明  这两种发音之间的遗传距离稍远的

车  对应 ts'a   确实应该是 中古汉语的韵

热  对应  ra     在7世纪的 新罗地名  日鸡县=热鸡县  中 就可以看出来   这时候的  日 对应现在 朝鲜语的 古汉音 nar   那么  这时候的  热 发音 就是  nat  这是因为古音

现在  朝鲜汉字音  日  ir   热   iər   这俩音 相比较的话  就都是 更年轻的音了
23# 红山人

你这一段话我差不多完全看不懂,包字普通话不就读作bao么,有人读作bou?还有东北话有元音和谐?闻所未闻啊。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4:00 编辑

我不是在说  某一个方言 他的发音就比另一个方言古老,而是在说 某一个方言中的某一个字音,也许是更古老的发音


比如  牛  niu   这个 音 由  i u  两个核心韵母组成, 而  中古汉语中的 牛 发音是 u   他是由一个 阴元音组成, 而 中原官话中的  牛 发音是  əu(欧)  他是由 两个阴元音组成  

因此  中原官话的 牛音, 比普通话的 牛音 更接近中古汉音


东北话中的  落 发音是 la    普通话 落 发音是 luə     中古汉音 落 是 lak   普通话是由 两个阴元音组成,而东北方言的 阳元音和中古汉语阳元音是 完全对应的  因此  落这个字音,东北话更接近中古音


叨叨   胶辽官话读做   dodo   他这个音 就是用  o 这个 阳元音的正确发音去发出来的 而不是 普通话o 在这里所发出的 ou au  这样的 音, 同时  它这里的 o 音 和 中古汉语的 叨字韵母发音完全对应,因此 这个词,胶辽官话读音是比普通话更接近中古汉音的
从 标记上来看,也是  拼音的 dao  和 胶辽官话的 do 更近(两个阳元音被省略为一个阳元音) 而和 dou 远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4:05 编辑
23# 红山人

你这一段话我差不多完全看不懂,包字普通话不就读作bao么,有人读作bou?还有东北话有元音和谐?闻所未闻啊。
剪径者 发表于 2018-5-29 13:38
包  普通话 读作  巴お么 明显不是啊  发音是 ボ乌
爸妈 父母   而不是 爸母 父妈 就是元音和谐率 汉语是受到影响的 所以只是在某些区域会出现

摸  破  和 罗   从韵母发音上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 前两个 用 o  后一个 则用 uo ?  这不就说明 o 这个音其实被破坏了么

谁破坏了 o 音,  东北官话,冀鲁官话保唐片,北京官话, 为什么,因为 这些方言中 o 音已经 完全消失 阴元音化 或者 双阴元音化了, 用 e ue 等替代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4:33 编辑

破  这个字 当初正确的 普通话发音我认为 既然 写作 po  应该发作  poly 这个英文单词我们发音时的 第一个音节的音  这个音是个 阳元音,和 中古汉音 pa  这个阳元音也是比较接近的

抹布   我们说  mabu   这也是更接近正确的发音, 抹  写作 mo  正确的普通话发音 应该是  Monica 中的 第一个音节的音,  这个音 和 抹布的抹音两者都是 阳元音  是更接近的

乐   le   这个音 既然写成了 le  就应该发准确 e 这个韵母,我没记错的话,山东人发这个 乐音 并不是双元音声,而是准确的 单元音 e  (山东人数数  夷乐伞肆中的那个 二) 现如今普通话 乐  发音则是 受到 北京,东北方言影响后的  lɨə
摸  破  和 罗   从韵母发音上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 前两个 用 o  后一个 则用 uo ?  这不就说明 o 这个音其实被破坏了么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9 13:49
汉语拼音的mo和po的韵母确实是uo,为什么写作o,是因为m、p这种声母自带合口属性,所以不需要写uo了,严格来说,应该属于写法上的特例。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关于拼音方案,一定要明确的是拼音方案的每个记音符号表示的不是读音,而是音位。比如bo和mo之所以能这样写,根本上还是因为b、m后面不存在开合口的对立。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这么深奥,明白了,  汉语拼音也没有一个元音对应着一个音啊   我以为是半个世纪以来 北京话 东北话的强势,把他们的口语覆盖到了 原来的普通话音之上的结果
我明白了  我是小学的时候 在朝鲜族学校学的拼音,当时我们不知道 b p m f  d  t n l  怎么准确的发音  按照朝鲜文的读法, 这些辅音 单独发音,应该有统一一致的 韵母搭配,   所以我们也是这么去读的

但  实际真正的 这些字母的发音 是不一样的   b p m f  他单独作为辅音发音,就自带圆唇音  实际上是 bw pw mw fw  所以  他们 可以直接  写成 bo po mo fo   

但  d t n l  并不自带圆唇音   所以读的时候 读作  de te ne le   如果他们想圆唇音 就必须要 duo  tuo nuo luo  这样  加上一个 u 才能和 b p  m f 等音
我明白了  我是小学的时候 在朝鲜族学校学的拼音,当时我们不知道 b p m f  d  t n l  怎么准确的发音  按照朝鲜文的读法, 这些辅音 单独发音,应该有统一一致的 韵母搭配,   所以我们也是这么去读的

但  实际真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29 15:18
是啊,好奇你们当时是怎么读b p m f  d  t n l 的。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5:33 编辑
是啊,好奇你们当时是怎么读b p m f  d  t n l 的。
剪径者 发表于 2018-5-29 15:29
bə pə mə fə  də tə nə lə
不知道朝鲜语的情况,汉语之所以这样教声母,根本上是因为汉语普通话的辅音大部分都比较“清”,声带振动很小,真正给孩子教辅音孩子是听不清的,所以汉语拼读练习中的声母,其实本质上是在教反切上字,比如教小孩子“当——当——德-昂-当”的时候,这不是在辅音和元音拼合,而是在像反切一样“切”一个字,所以说,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原来如此,我学拼音应该是93 94年那时候 学了两年,只是那时候朝鲜族学校的汉语课老师都是朝鲜族,口音也是朝鲜族的口音, 不像现在都是由汉族老师来交的,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居然用了两年的拼音 小学三年级才开始学的字  我记得当时用拼音写“汉文日记”
我们当时小学三年级上学期,汉字和英语都同步开学  像我老婆老家那边农村么,英语都是初中才开始
唉,我的女儿汉语拼音英语字母一起学,都学乱了,而且现在学英语还同时学字母和自然拼读,算起来同一套字母学三套发音。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虽然英语很重要,但我觉得现在中国对英语的重视有些太过头了,小孩子还是先学好本地的方言或语言再来学外语。
探究人类学真相,为南方民族发声
英语还是看环境,我和我老婆英语都不咋地,她就是因为农村英语教学质量太差,英语特别差高考就差在英语了  像现在很多小孩子英语好的 其实父母影响很重要,从小父母和孩子经常说英语,父母相互之间说英语,孩子在那样的语言环境下,发音啥的都很准确,不像我们学的 中式英语发音


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 小孩子英语其实初中开始学一点都不晚  很多我们那个年龄段的人,也都是初中开始学的 照样自己肯下功夫的话 大学四六级啥的都能拿下, 到了社会上 至少说出国旅游不用当个哑巴吧  那就够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29 16:57 编辑

这个英语发音,其实各地都有不同的不标准的特色, 像我小时候在老家朝鲜族学校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 C 的发音不是 sei  而是 xi   后来我发现 有些东北年纪大的人 他们也发 xi 这个音 但是我那个年龄段的都发 sei 这个音,其实两种音都错了     像A 的发音,我老婆居然发成 艾   我还接触过一个年级大的山西人,把 Q 发成 丘  




像  F   这个音  我在朝校时  发音是 ae pu   汉校时 接触到的是 ai fu     汉校的发音是更准的

朝校 G  发音 等同于 记    汉校  G 的发音更准一些 Gɨi 好像是这样

朝校  H  发音 e弃    汉校  ei去   则朝校的发音更准一些

朝校  L  发音 ae 路    汉校  ae 奥   汉校的更准确  (东北也有人发成 哎路的 比较少)

朝校  M  aem        汉校  艾m    朝校的更准

朝鲜   N  en           汉校   恩    朝校的更准    (M N 这个真的是汉校最大的痛点)

朝校   S   e斯         汉校   艾肆   朝校更准

朝校   V    wi         汉校    wei   朝校更准

-----------------------------------------------

总的来说   按当时英语教学水平比较低的90年代的水准 我认为 朝式英语的发音错误率还是要好于 汉式英语发音错误率的   当然,现在据说英语老师的水平都提高了很多


忘了一个最帅的   我记得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朝鲜族学校英语老师教我们 Z 的发音是 zaed  而不是 zei    这个 zaed 这个音 后来我到汉校后 汉校老师并不那样去说的

我估计是汉族不太习惯发这种音,而且还是一个入声韵


同时  Z 的另一种写法  就是 斜线中间在划一个小点  那个也是小学时学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