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华文明探源成果公布:考古实证中华5000年文明非神话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8-5-30 07:51 编辑

中华文明探源成果公布:考古实证中华5000年文明非神话

媒体:
http://m.news.cctv.com/2018/0/28/ARTI2ke5ap95a16df1AXREAB180528.shtml
http://news.cctv.com/2018/05/28/ARTIK661VFzHOQCNED3IFmet180528.shtml

考古所官网的报道:
http://www.kaogu.cn/cn/xueshudongtai/xueshudongtai/xueshudongtai/2018/0528/62083.html

发布时间:2018-05-28    文章出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作者:    点击率:922
                 “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发布会现场



  5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成果。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教育部教材局巡视员申继亮,以及两位项目的首席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也出席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项目于2001年被正式提出,简称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2001-2003年,实施了探源工程预研究。2004-2015年,探源工程由科技部批复,国家文物局负责组织,依托“十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十一五”和“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已实施4个阶段的研究工作,2016年中华文明探源工程4期完成结项。

  截至目前,探源工程在以下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

  1 首先,以考古资料实证了中华大地5000年文明

  探源工程研究团队认为,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2 其次,丰富了对人类文明起源的认知

  基于90年来中国田野考古学成果的科学总结,经过多学科联合攻关研究,探源工程研究团队从社会分工、阶级分化、中心城市和强制性权力等方面,提出了中国进入文明社会的突出特征。

  3 第三,对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有了总体认识。

  探源工程实证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兼容并蓄、绵延不断”的总体特征。探源研究表明,多元一体文化现象背后的各地方社会,在其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阶段,在各自的环境基础、经济内容、社会运作机制以及宗教和社会意识等方面,也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别,呈现出多元格局,并在长期交流互动中相互促进、取长补短、兼收并蓄,最终融汇凝聚出以二里头文化为代表的文明核心,开启了夏商周三代文明。中华文明的起源和早期发展是一个多元一体的过程。

  中华文明在自身发展过程中,广泛吸收了外来文明的影响。源自西亚、中亚等地区的小麦栽培技术、黄牛和绵羊等家畜的饲养以及青铜冶炼技术逐步融入中华文明之中,并改造生发出崭新的面貌。

  中华文明在起源与早期发展阶段形成的多元一体格局、兼容革新能力,成为了其长期生长的起点,从中孕育出的共同文化积淀、心理认同、礼制传统,奠定了中华文明绵延不断发展的基础。

  关强表示,下一步,国家文物局将积极与科技部等部门协商,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后续研究工作列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专项,尽快完成指南的编制、发布,精心组织实施。并积极配合教育部和相关部门,加强成果整理与宣传。同时,继续对相关重要遗址有重点地进行系统考古发掘和有效保护,积极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全力做好良渚等重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各项准备工作,充分发挥古遗址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延伸阅读:文明曙光、满天星斗

  多年来,随着探源工程的不断深入,浙江余杭良渚、辽宁牛河梁、山西襄汾陶寺、陕西神木石峁……一项项重要考古发现让我们日益清晰地看到史前文化中透露出的文明曙光,也越来越真切地触摸到早期中华文明脉动的韵律。

  1

  2006年6月,长期负责良渚项目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发现一条良渚时期的南北河沟,他敏锐地预判这里可能是围绕莫角山遗址的古城墙。历经一年多的调查钻探,一座尘封地下5000多年、面积300多万平方米的古城重见天日。城外还有长达35000米的大型水利工程,兼具防洪排灌功能。

       
       
       
        良渚遗址出土文物



  其实,在追寻文明的曙光时,良渚一直吸引着考古人的目光。早在1977年,考古学家苏秉琦面对遗址感叹:“我看这里就是古代的杭州。”如今,一幅气度恢宏的都邑画卷徐徐展开:良渚古城巍然屹立,其内有以高耸的莫角山为核心的建筑群,其外水网密布,沟通着处处村邑和千顷稻田,祭坛和墓地散布其间,水利设施环护外围……根据专家估算,良渚大城、水坝、莫角山堆筑土方量约为1200余万立方米,共需3600万人日工,或者1000人连续工作10年左右,此外还需有更多人提供后勤保障。刘斌表示:“良渚社会的复杂化程度及强大的动员能力,说明距今5200年到4500年期间,中国的长江下游地区已经出现初期的国家,进入了早期文明社会。”

  2

  1984年10月31日上午,初冬的辽西山区格外宁静。工地上只听到小铲碰动泥土的沙沙声。这几天人像残件接二连三地出现,让大家充满了期待。人们屏住呼吸,看着考古队员剥离一件特殊的塑件。额头、眼睛、耳朵、嘴……一尊几乎完美的女神头像仰面朝天,微笑欲语。摄影师及时按下快门,记录了女神与子孙们跨越千年的相视一笑。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说,红山女神不仅是红山人的先祖,也是中华民族的共祖 。

       
       
       
        牛河梁红山文化出土文物



  这尊陶人通高55厘米,形象逼真、表情丰富,是目前为止能够完整复原的红山文化晚期最大的整身陶质人像。“陶人所代表的正是活生生的5000年以前我们先祖的形象,为研究当时的社会发展阶段、原始宗教崇拜提供了最直接的考古实证。”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至今谈起这一发现还激动不已,5000多年前的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群……以牛河梁规模宏大的坛庙冢遗址群为中心的红山文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一个实证,这一点越来越成为学界共识。

  3

  “距今约4200年的一个春天,晋南临汾盆地中的陶寺,晨曦微露,面积达280万平方米的陶寺大城一片沉寂。东南城墙外一处特殊建筑内,上层贵族已经陈设好石磬、鼍鼓、俎豆和牺牲,肃穆以待。当春日的朝阳终于从塔儿山顶喷薄而出,霎时间,一道灿烂的阳光从第4道缝隙中精准地射入这特殊的建筑,直达圆心。”

       
       
       
        陶寺遗址出土文物



  山西陶寺遗址发掘领队何驽绘声绘色地讲述根据新发现的“观象台”遗迹复原出的古人“礼天”细节以及“居住在巨型城址宫殿里的王,如何通过祭祀来维持至高无上的权威”。《尚书》有关于尧“观象授时”的记载,这些发现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尧天舜日的礼乐文明。根据陶寺遗址的年代、位置和规模,许多古史和考古学者认为它有可能是文献记载中尧之都城——平阳。“至少可以据此认为,陶寺文化中期已经进入到早期国家的阶段。”何驽对此很有信心。

  4

  “这些口弦琴可能承担着共同的功能——沟通人神天地。”2018年5月21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在发布会上兴奋地宣布,石峁遗址出土了一批骨制口弦琴、管哨和陶制球哨。骨制口弦琴绝对年代距今约4000年,出土数量20余件,系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的弦乐器。

       
        石峁遗址发现4000年前口弦琴 为国内最早弦乐器
       
       
        现代羌族妇女演奏口弦琴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神木县,探源工程专家在这里发现了目前中国新石器时代规模最大,超过400万平方米的三重石构城址(分内城、外城、宫城)、形态接近“金字塔”式的大型人工建筑、贵族墓地等。据孙周勇介绍,石峁遗址发现了数量巨大、品类丰富的遗物,包括陶器、骨器、石器、玉器等。这表明距今约4100年陕北地区也已进入文明社会,丰富了中华文明形成过程的细节。

  5

  此外,安徽含山凌家滩、江苏张家港东山村等遗址也获得重要发现。这些都表明距今5300年左右开始,长江、黄河及西辽河流域的文明化进程进入加速发展时期。在距今5300至4300年期间,一些文化和社会发展较快的地区相继出现了早期国家,“依照历史记忆,可称之为‘古国时代’,尽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一时期已经步入文明社会的门槛,中华文明五千年绝非虚言。”王巍非常坚定地说。

       
       



  新砦遗址位于新密市东23公里刘寨镇新砦村西部,其年代在龙山时代和夏文化之间,距今3800年左右。遗址下层为龙山文化层,中层为新砦期文化层,上层为二里头早期文化层,证明了龙山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确实存在新砦期。新砦城址的发现,对于探索早期夏都、对于判定古城寨城址和二里头遗址的年代与性质、对于研究夏代都城和夏王朝的诞生以及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问题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6

       
       
        乳钉纹铜爵  二里头遗址出土



  距今3700年左右,经过新砦期文化的酝酿,河南偃师的二里头横空出世。位于洛阳东郊的偃师二里头遗址,是夏代后期的都城。在该遗址的中部,发现了内有多座宫殿的宫城。在与此宫城仅一路之隔的区域发现的另一个围墙围绕的区域内,发现了制作铜器和绿松石等高等级物品的作坊,生产的铜器非常精致,仅在较高等级的墓葬中随葬。表明这些高等级物品的生产已经被王权所控制,成为表明持有者等级身份的象征物——礼器。此时,中国的青铜文明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是首次以很官方的形式,表示诸多文化要素的外来起源。以往,我们可以看到,是有证明青铜冶炼技术本土起源的倾向的。

“中华文明在自身发展过程中,广泛吸收了外来文明的影响。源自西亚、中亚等地区的小麦栽培技术、黄牛和绵羊等家畜的饲养以及青铜冶炼技术逐步融入中华文明之中,并改造生发出崭新的面貌。”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光明日报》2018年05月29日04版

http://www.kaogu.cn/cn/xueshudon ... 018/0529/62086.html

探源工程实证中华大地五千年文明
               发布时间:2018-05-29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韵 袁于飞等    点击率:548
                         5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成果。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教育部教材局巡视员申继亮,以及两位项目首席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一同出席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文明的起源、形成和发展,是世界性的课题,历来为国际学术界所关注。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又是其中唯一未曾中断、延续至今的文明。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和发展的研究在世界文明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关于中华文明的一些重要问题,中国学术界还缺乏系统的综合研究,还没有一个较为系统的、为多数人所接受的认识。

          在这种大背景下,2001年,“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项目正式提出,2001年至2003年,开展预研究,2004年至2015年,探源工程由科技部批复,国家文物局负责组织,依托“十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十一五”和“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2016年完成结项。

          五千年文明找到考古实证

          经过16年的努力,探源工程以考古资料实证了中华大地5000年文明。

          探源工程研究团队认为,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良渚遗址、陶寺遗址、石峁遗址等都邑性遗址是研究重点。在持续多年的大规模考古发掘后,这些都邑性遗址均取得了重要成果,成为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证据。

          王巍介绍,在浙江北部的良渚遗址发现了建于距今约5000年前的古城,包括面积近300万平方米的内城,以及面积达800万平方米、相当于20个天安门广场面积的外城;城墙长1800米、宽1500米,墙基宽40到60米。由于古城建于一片沼泽之上,为了防止北边山洪对城的侵害,在建城之前修了一个长3.5公里,宽十几米、高数米的巨型水利工程。良渚遗址中的工程量相当巨大,根据考古发现的情况初步估算,总计1200万立方米。以当时的生产力,“这样的工程量即使动用1万个劳动力也需要10年甚至更长时间。能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人力来进行如此庞大的工程,如果仅仅是一个部落或者一个联盟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是动员了相当广阔地方的人力。”王巍说。

          中原地区也发现了相似情况。在山西陶寺遗址,发现了修建于距今4300年前、面积达280万平方米的巨型城址。城内已有严格的功能分区,有宫殿区、仓储区、手工业作坊区、一般居民区和墓葬区。陕西石峁古城由皇城、内城和外城构成,总面积达400万平方米。这座古城是用石块在丘陵之上垒筑而成,皇城的城墙高达9米,外城的城门建有雄伟高大的垛楼。

          这几座都城不仅规模巨大,而且不同阶层的建筑和墓葬都体现出十分显著的贫富贵贱分化。在城内,权贵阶层的居所往往建在远离一般居住区的高台上,或者建在像历代皇宫那样用围墙隔绝周围的宫城中。贵族的建筑不仅规模巨大,而且制作考究。从这几方面可以说,当时社会已出现严重的阶级分化,出现了最高统治者——王。正如王巍所说:“当时的社会整体上虽然还没有形成王朝,但是已经进入到王朝之前的古国文明阶段。”

          赵辉介绍,探源工程最近十来年最新的发现表明,尽管中国文明的起源、早期形成和发展过程相对独立,但在古国时代的晚期,中华文明和其他文明有了接触,“源于中亚地区的麦类作物,黄牛、绵羊、山羊等家畜品种以及青铜冶金技术,在这个时期陆续进入;而且,其中一部分很快被我们加以改造和提升。比如冶铸技术,形成了具有我们自己特点的技术体系”。

          关强说:“中华文明的主要特征,就是多元一体、兼收并蓄、绵延不断。中华文明早期发展过程是从多元到一体,既有中华大地不同文明之间的兼收并蓄,也有对外界文明的兼收并蓄。所以,我们才能特别自豪地说,世界上唯一绵延不断的文明就是中华文明,5000年来我们都没有断过。”

          教育之光传递文化自信

          值得关注的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的丰硕成果也将出现在全国中小学生的教科书上。

          从重新绘制的“我国原始农耕时代主要遗址图”,到良渚遗址发现的巨型拦洪坝、古城和显示墓主人身份的精美玉器等随葬品,亿万青少年将通过课本的呈现、老师的讲述体悟到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兼容并蓄、绵延不断”的旺盛生命力。

          记者了解到,教育部制定“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进教材工作方案,组织统编《历史》和大学《考古学概论》等大中小学相关教材编写组认真学习理解“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及价值,并与现行教材内容进行比对。目前,初中统编历史教材的修改方案已经确定,统编高中历史教材和高校《考古学概论》则正在编写修订中。

          在已确定的修改方案中,增补哪些内容,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以初中统编历史教材为例,申继亮介绍,其修改内容主要包括3个方面:一是根据工程新成果,增补石峁文化、屈家岭文化、宝墩遗址等过去教科书中没有的知识;二是对原有表述进一步细化,比如细化在良渚遗址中发现的大型水坝、古城遗址等内容;三是更新一批图表,修改补充原来遗址图里没有的,并采用部分新考古照片。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上述调整均遵循3个原则:更加强调原始农耕的发展为中华文明的产生奠定了坚实基础,更加突出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具有多元一体的特征,注意补充工程的考古发现。

          比如,除半坡遗址、良渚遗址、陶寺遗址外,教材还增加东胡林遗址、上山遗址、红山遗址、贾湖遗址等8处遗址,重新绘制“我国原始农耕时代主要遗址图”,更全面呈现西辽河流域、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的文明遗址分布。

          再比如,针对原始农耕的讲授,教材先概述我国原始农业的起源时间、地域分布、兴起和发展的重要标志以及世界地位,后列举浙江浦江上山、河南舞阳贾湖、内蒙古赤峰兴隆洼等原始农耕遗址,通过系统讲授原始农业的发展,明确指出我国是世界上稻、粟和黍等多种栽培植物的起源地。(作者:李韵 袁于飞 邓晖)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5月29日04版)
         

        责编:荼荼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2018年05月29日05: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http://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529/c1013-30019304.html

考古实证:中华文明五千年!(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
本报记者  史一棋

               
                                                                          制图:蔡华伟
                       
          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文明阶段;从社会分工、阶级分化、中心城市、强制性权力等方面,丰富了对人类文明起源的认知;中华文明具有“多元一体、兼容并蓄、绵延不断”的总体特征……
          5月28日,“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简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成果发布会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了相关情况。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
          揭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
          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
          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
          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以考古调查和发掘实例来证明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浙江余杭良渚遗址修建于大约5000年前,古人在修建之前先修了一个长3.5公里、宽十几米的巨型水坝。他表示,经考古勘测,该遗址目前发现最大规模的城址总工程量,初步估算是1200万立方米,这样的工程量如果动用1万个劳动力也需要10年甚至更长时间。“能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人力,来进行这么大规模的工程,如果仅仅是一个部落或者一个联盟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是动员了相当广阔地方的人力。”
          “中华文明实际是在黄河、长江和西辽河流域等地理范围内展开并结成的一个巨大丛体。”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说,“这个丛体内部,各地方文明都在各自发展。在彼此竞争、相对独立的发展过程中,又相互交流、借鉴,逐渐显现出‘一体化’趋势,并于中原地区出现了一个兼收并蓄的核心,我们将之概括为‘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
          研究表明,多元一体文化现象背后的各地方社会,在其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阶段,在各自的环境基础、经济内容、社会运作机制以及宗教和社会意识等方面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别,呈现出多元格局,并在长期交流互动中相互促进、取长补短、兼收并蓄,最终融汇凝聚出以二里头文化为代表的文明核心,开启了夏商周三代文明。
          专家认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多元一体”也奠定了夏商周三代文明的基础,成为中华民族和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成的原因和源头。
          探源工程的工作也揭示了大量有趣的文明细节,佐证着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特征:利用DNA技术得知,今日常见的小麦、黄牛、绵羊皆是“移民”而来;从多处早期矿冶遗址推断,中原地区的青铜冶炼技术源自中亚地区,但在勤劳智慧的先民手中发扬光大,发展成为日后独一无二、光辉灿烂的青铜文化……
          “中华文明在起源与早期发展阶段形成的多元一体格局、兼容革新能力,成为其长期生长的起点,从中孕育出的共同文化积淀、心理认同、礼制传统,奠定了中华文明绵延不断发展的基础。”关强说。
          以调查发掘为主要手段——
          采取多学科交叉研究方式,填补世界文明史空白
          据关强介绍,“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是以考古调查发掘为获取相关资料的主要手段,以现代科学技术为支撑,采取多学科交叉研究的方式,揭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的重大科研项目。2004—2015年,由科技部批复,国家文物局负责组织,依托“十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十一五”和“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已实施4个阶段的研究工作;2016年,“中华文明探源工程”4期完成结项。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团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牵头,联合国内近70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地方考古研究机构参与。
          为了保障项目顺利实施,国家文物局与科技部调动了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各项学术资源,融合了不同学科的理论与方法,深度发掘了不同学科的潜力,还创新了组织管理方式。首先是建立探源工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科技部、文物局、教育部、财政部、广电总局、中科院、社科院、中国科协等8个部门和单位组成,探索多学科、多部门联动的学术研究管理机制。其次是成立了专家委员会,在学术层面为项目顶层设计提供咨询,把握项目的研究方向。第三是设立了项目执行组和秘书处,强化组织协调机制,项目下设的各课题实行双组长负责制,由考古学和自然科学的学者共同牵头。第四是项目引入了第三方评估咨询机制,发挥外部机构的监督、咨询作用,保证项目顺利推进。
          目前,“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团队累计发表学术论文900余篇,其中以外文或发表在国外学术期刊上的论文近400篇,出版专著80余部,培养博硕士研究生及博士后200余人,实现了预先设定的多项目标,并逐步探索出了一条多学科联合研究古代社会的道路。
          王巍在发布会上说:“探源工程实施的十几年里,我们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在几个重要的、距今5500—3500年的都邑性遗址开展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发掘。这些遗址分别是:浙江余杭良渚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和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
          “中华文明的起源和早期发展是一段没有被文字直接记载下来的历史。”赵辉说,“到今天,我们已经可以对这段历史进行描述,从而填补了历史上这一关键时段的空白。中华文明的起源和早期发展也是世界人类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的工作还填补了世界文明史上的空白。”
          加强成果整理与宣传——
          相关成果编入中小学教科书,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为了在青年群体中更好地普及“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相关成果将编入中小学教科书。教育部教材局巡视员申继亮表示,现在初中用的历史教科书对照“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修改方案已经确定,内容也基本确定下来了,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根据项目新成果,增补了一些知识,如石峁文化、屈家岭文化、宝墩遗址等;二是根据项目新成果,在原有的表述基础上进一步细化;三是根据项目新成果,更新教科书里的一些图表。目前,初中教科书已经修订完毕,高中历史必修教科书关于中国史这部分也已编完,高校的《考古学概论》教材也做了适当调整。
          下一步,国家文物局将积极与科技部等部门协商,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后续研究工作列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专项,尽快完成指南的编制、发布,精心组织实施,并积极配合教育部和相关部门,加强成果整理与宣传;同时继续对相关重要遗址有重点地进行系统考古发掘和有效保护,积极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全力做好良渚等重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各项准备工作,充分发挥古遗址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29日 06 版)
                (责编:曹昆)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探文明之源 寻民族之魂——解码“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成果

http://www.kaogu.cn/cn/xueshudon ... 018/0529/62104.html

发布时间:2018-05-29    文章出处:新华社    作者:施雨岑 王思北等    点击率:591
                         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灿如星河,绵延闪耀。我们引以为傲的文明长河,发端于何时何处?延绵不绝的5000年传承,经历过怎样的起承转合?这些牵系根脉的问题,曾让一代代学者兀兀穷年、接续探索。

          28日,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牵头,联合近70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地方考古研究机构共同参与的“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简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发布成果,揭开中华文明源头的神秘面纱,书写华夏儿女共同的“家谱”。

          擦亮中华文明“满天星斗”

          发展水平相近的众多文明,散布在中国的四面八方,犹如天上群星之星罗棋布——已故的中国考古学界泰斗苏秉琦先生多年前就曾提出中华文明初始时期的“满天星斗”说。

          多年来,探源工程专家聚焦良渚、陶寺、石峁、二里头等都邑性遗址,以田野考古工作为中心,并将实验室“搬”到了考古工地,擦亮已经沉睡数千年的文明“星斗”,也为实证5000年中华文明提供重要证据。

          在浙江良渚遗址,发现了建于距今约5000年前,面积近300万平方米的内城和更大规模的外城。为了防止古城遭到洪水的侵害,在古城以北的山前地带,良渚人堆砌起巨型水坝,其工程量在全世界同时期的建筑中首屈一指。

          在山西陶寺遗址和陕西石峁遗址,分别发现了面积在280万乃至400万平方米的巨型城址。这些城址内社会分化严重,高等级建筑周围有高高的围墙围绕。这一时期,墓葬中反映的阶级分化非常明显,小墓一无所有,或者仅有一两件武器或陶器;大型墓葬随葬品可达到上百件,不仅制作精美,而且表明等级身份。

          “像这样的社会,显然不再是原来我们认为的部落联盟,应该已经进入到国家阶段。”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说,“所以我们觉得,中原地区在这个时期已经进入到初级文明阶段。”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表示,基于90年来中国田野考古学成果的科学总结,经过多学科联合攻关研究,探源工程研究团队还从社会分工、阶级分化、中心城市和强制性权力等方面,提出了中国进入文明社会的突出特征。

          探知多民族国家生生不息的力量

          何时、如何、有何、为何——探源工程的研究自始至终贯穿着这几个关键词。“我们并不仅仅是要解决中华文明何时形成、是否确有5000年历史这样的问题,还要追问中华文明如何发展、又为什么这样发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王巍说。

          经过多年研究,专家们对中华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的过程进行了梗概式描述。

          ——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

          ——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

          ——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中华文明实际是在黄河、长江和西辽河流域等地理范围内展开并结成的一个巨大丛体。”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说,“这个丛体内部,各地方文明都在各自发展。在彼此竞争、相对独立的发展过程中,又相互交流、借鉴,逐渐显现出‘一体化’趋势,并于中原地区出现了一个兼收并蓄的核心,我们将之概括为‘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

          专家认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多元一体”也奠定了日后夏商周三代文明的基础,成为中华民族和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成的远因和源头。

          探源工程的工作也揭示了大量有趣的文明细节,佐证着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特征:利用DNA技术得知,今日常见的小麦、黄牛、绵羊皆是“移民”而来;从多处早期矿冶遗址推断,中原地区的青铜冶炼技术源自中亚地区,但在勤劳智慧的先民手中发扬光大,发展成为日后独一无二、光辉灿烂的青铜文化……

          “中华文明在起源与早期发展阶段形成的多元一体格局、兼容革新能力,成为了其长期生长的起点,从中孕育出的共同文化积淀、心理认同、礼制传统,奠定了中华文明绵延不断发展的基础。”关强说。

          照亮中华民族文明发展的辉煌之路

          2009年8月,国际学术期刊《科学》为探源工程刊出专号,吸引了国际学术界的目光。

          “中国新石器时代是被考古学远远低估的时期。”国际考古学泰斗科林·伦福儒评价说,中华文明探源研究,是中国学术界为丰富发展人类历史的整体认识所作出的应有贡献。

          没有多学科深度融合的研究实力,就没有探源工程的世界性成果。在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看来,探源工程取得的成绩与我国人文社会学科和自然科学近年来的长足进展密切相关。测年技术、遥感技术和DNA技术在探源工程实施过程中得到了大量应用,为探源工程中的关键结论提供了重要支撑。

          探源工程4期业已结项,华夏儿女探寻5000年历史源流的目光依然热切。

          专家们的工作并未完结。在赵辉看来,中华文明探源这个课题将是一个非常长期、需要继续付出努力的研究任务。

          在河南二里头遗址所在地,老乡们期盼着二里头遗址博物馆的建成。几十年来在此发掘出土的遗物,将向世人展现这片土地曾经的恢弘景象。

          在浙江良渚遗址核心区,瓶窑镇长命中心小学的孩子们好奇地向讲解员发问,感受着5000年前中华文明的奇妙样态,惊叹于祖先高超的智慧。

          在未来,伴随着探源工程的成果陆续写入中小学生教材,中华文明5000年灿烂的星光,将在每一个幼小心灵中撒下文化自信的种子。“历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科,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培养民族自尊、增强文化自信意义重大。”教育部教材局巡视员申继亮表示,将及时增补教材内容,不断更新和充实历史考古和研究成果。(作者:施雨岑 王思北 冯源)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5月28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介绍情况。中国网 张若梦 摄

中国网5月28日讯 28日,国新办就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成果举行发布会,会上,有记者问及,针对国际上质疑夏朝存在的声音,是否有新的佐证。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表示,考古研究认为,二里头时期是一个新的、可叫做王国文明的历史阶段,且在考古学文化面貌上,二里头整体上和商文化不同。而对照文献记载,商王朝前有一个夏王朝,因此,二里头文化最有可能就是夏王朝的遗存。

考古工作发现,二里头遗址约有十座宫殿,集中在一个区域,在使用一段后,周围建起了围墙,围绕成一个十万平方米的宫城。宫城内的宫殿有中轴线,建筑左右对称,前后几进院落,这样的制度是后来几千年我国古代宫室制度的发端。在宫城南,发现了一个用围墙围着的、青铜器和绿松石等高等级器物的手工业制作作坊,表明作坊的设立是有规划的,由王权直接控制。

王巍介绍,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时期,有一系列重要的发明。如原来的武器、工具、玉石器开始大型化、仪仗化,甚至有一米左右长的牙璋。后来在四川盆地的三星堆、岭南地区的香港,甚至越南北部,都发现了制作非常精致的大型牙璋。

二里头还发明了一系列政治理念,包括和等级身份相联系的一整套青铜容器,主要以酒器为主。青铜器的数量的等级差异的政治性发明,源头就在二里头。

“这种政治性发明,包括仪仗用具分布的范围,高领玉璧等器物,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都说明二里头文化有很高的辐射能力,这些既不是工具也不是武器的器物的流通,是包含中原王朝政治的理念,礼仪的制度的。”王巍解释。
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时代,即距今3800-3500左右,中国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对的中心。这个现象发生的年代,在商王朝之前,区域又是在伊洛河流域。从时间、空间、规模、对全国的影响力来看,就是一个王朝的气象。

所以,我们认为二里头时期应该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可以叫做王国文明的阶段。而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文献非常一致地记载,夏人是主要活动在这个区域的。对照文献的记载,二里头文化最有可能就是夏王朝的遗存。中国的王朝文明的开始,最大的指向就是夏王朝。

王巍指出,虽然有观点认为,二里头遗址下限已进入到商纪年的范围,但二里头遗址的宫殿方向是北偏西,其他被确认的商代都城建筑方向却是北偏东,说明二里头与商的宫室制度有明显不同。从考古学文化面貌,二里头整体上和商文化的面貌不同。

“虽然还未发现确凿的文字证据,但不能因此妨碍我们对时间、空间、规模、性质以及所代表的历史与政治阶段进行考察。我们会继续做工作,期待有新的发现。”王巍表示。
夏朝是不是真实地存在过——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王巍
2018年5月28日04时50分来源:光明日报

王巍说,被认为最有可能是夏代晚期都城的二里头遗址,是我们考古研究所1959年发现并持续发掘到现在的。作为夏商周断代工程的一个重要项目,我们在探源研究中接着对二里头遗址保持持续的关注。

按照文献记载,在商王朝之前有一个夏王朝,在司马迁的《史记·殷本纪》前有一个《夏本纪》,从它记述的内容来看,跟前面《五帝本纪》详尽程度有很大差别,和后来的《殷本纪》有很多接近的方面。所以,搞文献史学的人多数认为《夏本纪》是比较可信的。但是对考古学研究而言,就需要寻找证据来进行考古学自己的研究。

1959年我们研究所的徐旭生先生在河南洛阳盆地的偃师发现了二里头遗址,之后我们所对这个遗址进行了持续的工作。1970年代,在二里头遗址先后发现了两座大型宫殿遗址,面积在1万平方米左右。1980年代又发现了青铜容器的铸造作坊遗址。

探源工程以来,项目组把它作为一个研究重点。科学系统的考古工作发现,二里头遗址不仅仅只有两座宫殿,而是由多座宫殿,大约有十来座左右,集中在一个区域,而且在使用一段之后,周围又建起了围墙,围绕成一个十万平方米的宫城。这个宫城内的宫殿有中轴线,建筑左右对称,前后几进院落,这样的制度是后来几千年我们国家古代宫室制度的发端。我们在宫城南边,只有一路之隔的地方,还发现了另一个用围墙围着的区域里,是青铜器和绿松石这样高等级器物的手工业制作作坊,这表明这些作坊的设立是有规划的,是由王权直接控制的。

我们发现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时期,有一系列重要的发明。比如原来的武器,或者是工具、玉石器,在这时候开始大型化、仪仗化了。比如牙璋,甚至有一米左右长的牙璋。牙璋原来可能只是一个工具,发展到二里头以后显然没有实用功能了。但是它的制作非常精致。二里头还发明了一系列政治理念,包括一整套青铜容器,主要是酒器为主,和等级身份相联系。后来是商周时期能不能用青铜器,青铜器的数量的等级差异的政治性发明,源头就在二里头。这种政治性发明,包括仪仗用具分布的范围,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原来觉得,牙璋扩散到在长江流域中下游地区还可以理解,但是后来在四川盆地的三星堆、岭南地区的香港,甚至越南北部,都发现了制作非常精致的大型牙璋。另外,包括高领玉璧等器物,都说明二里头文化有很高的辐射能力。这些既不是工具也不是武器的器物的流通,是包含中原王朝政治的理念,礼仪的制度的。它的时代,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时代,精确测年是距今3800-3500左右,主要兴盛的年代是在距今3700、3600这个阶段,在整个中国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对的中心。这个现象发生的年代,是在商王朝之前,它的区域又是在伊洛河流域。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文献记载,非常一致地记载夏人是主要活动在这个区域的,这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从时间、空间、规模,从它对全国的影响力,用我们的话说,这些现象就是一个王朝的气象。

和文献的记载对照,二里头文化最有可能就是夏王朝的遗存。当然,现在还没有发现确凿的文字证据。但是不能因为没有发现确凿的文字,就妨碍我们对时间、空间、规模、性质以及所代表的历史与政治阶段进行考察。所以,我们认为二里头时期应该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可以叫做王国文明的阶段。中国的王朝文明的开始,如果你觉得文献不是无稽之谈,如果你承认文献记载的时空范围,跟事实有可能比较吻合的话,我们觉得最大的指向就是指向夏王朝。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做工作,我们也期待着有新的发现。

内容来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有两点比较注意;

还看到一篇探源工程,现在找不到了。是关于陶寺的文字,这也是官方的。这个官方在2015年已发布过,这次又提及。另一个是二里头与商的宫室制度有明显不同。
关于“有观点认为,二里头遗址下限已进入到商纪年的范围”——这个很好理解吧,二里头作为夏都邑之后,仍然是一个聚落在存在,记得刘莉以及众多学者书中说过这点。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5-30 09:57 编辑

还是我一直的观点,如果一个人作为一个分子人类学的研究者,如果连夏的存在都犹豫——那么,他要是能研究出真实的分子人类学上的历史人群,那绝对是见了鬼了!
有没有跟埃及文明比较的专业文章?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八代贫农根正苗
远山劲松傲然孤独千秋万代一统浆糊
跟古埃及不能比,认怂。
O3a3c* (M134+, M117-)
11# 一统浆糊 刘斌等人最近关于良渚的几篇文章都在跟古埃及比吧。
12# hercules 。。反讽么,貌似国内学者强调包括良渚在内的古文明建造的大型公共设施并不亚于古埃及,然后国内的诸多古文明拥有更大的城址。如果良渚包括外城的8平方公里坐实的话,古埃及很难找到同一规格的
12# hercules 。。反讽么,貌似国内学者强调包括良渚在内的古文明建造的大型公共设施并不亚于古埃及,然后国内的诸多古文明拥有更大的城址。如果良渚包括外城的8平方公里坐实的话,古埃及很难找到同一规格的
猫人 发表于 2018-5-30 17:19
一座金字塔的工作量就可秒杀的东西。
O3a3c* (M134+, M117-)
一座金字塔的工作量就可秒杀的东西。
hercules 发表于 2018-5-30 19:01
我觉得不至于吧。。良渚光莫角山就达到200多万方的工作量,小金字塔不算,大金字塔工作量和这个差不多。包括水利设施在内良渚达到1000多万方的工程量。另外,城址算上外郭比古埃及大了几个层次。
QQ图片20180530225408.png
QQ图片20180530230519.png
文章自己都说了,是金字塔之前最大的单体建筑工程。不但石方量,工程难度也没法比。一个是土堆的,一个是石头垒的。土是就近就可以挖,石头要开采,切割搬运堆砌,而且还比你高得多。难度系数不是一个级别的。金字塔往往二三十年就造成,良渚古城以及宫殿区,是不是同时造出来的还不一定。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17# hercules 也许吧。。难度有差异,大金字塔也是200多万方,工程量确实是差不多。
11# 一统浆糊 刘斌等人最近关于良渚的几篇文章都在跟古埃及比吧。
猫人 发表于 2018-5-30 17:11
原文请出示。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八代贫农根正苗
远山劲松傲然孤独千秋万代一统浆糊
跟古埃及不能比,认怂。
hercules 发表于 2018-5-30 12:20
不管能不能比都要认真作这方面的工作。否则就是自说自话。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八代贫农根正苗
远山劲松傲然孤独千秋万代一统浆糊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