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用卫星看风部族天芎部是畲族》


作者:丁丁哥 2018/05/18



风部族风姓的十个分部十分齐全而且非常清晰:“风姓共分为十部:一为天芎部、二为天齐部、三为天乙部、四为合雄部、五为天阳部、六为天阴部、七为侯鸟部、八为候虫部、九为雷雨部、十为天皇部”,由这些分部名称的线索出发,就能比较容易发掘出有用的上古史线索,本篇将从“天芎部”的“芎”字开始,在卫星地图上搜索和研究发现“天芎部”就是现在的畲族:


1、从卫星地图上看,已经非常少见带“芎”字的原始地名。

2、宁夏中卫市有2个可能是原始地名的搜索项,中卫市沙坡头区的“小芎子沟、大芎子沟”,中卫市沙坡头区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西部,宁夏、内蒙古、甘肃三省区交汇处,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镇也有“芎子沟”,另外,甘肃白银市景泰县也有“大芎子沟”,非常奇妙的三同。


3、浙江有几个市有分布:杭州市有一个与“芎”有关,但不是原始地名的“芎田山王”;绍兴市上虞区有35个搜索项,但只有“兰芎山”是原始地名;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有“芎岱栏”和“芎岱村”2个显示项,这是第一处“畲族”与“芎”相关。


4、福建东部的宁德市有较多“畲族”,其寿宁县有“芎坑村”、“屏南县”有“芎竹园”;三明市也是较多“畲族”和很多“畲族村”,其中的“芎竹坞、芎竹墩”是“尤溪畲族自治县”下辖,“尤溪”的“尤”字很值得关注。


5、用“芎”进行全国搜索时,台湾无任何显示项,但单独在台湾范围搜索时,有近千个显示项,主要在西海岸,新竹县最多,有800多项,其中绝大部分是原始地名,比如新竹县的“芎林乡”,该地域原住民的原族名为:“泰雅族、赛夏族”,东海岸只有9个显示项。


结合其它已知的资料,可以看出:


1、从卫星地图上看,“芎”最多与“畲”直接或间接的相关。


2、已知广东汕头市潮州市凤凰山等有一些分布,其可能是走得较散的一些支系。


3、如果都是从华夏在山东的历史原点出发,“畲族”的大迁徙有往西北方向有一小支,而往南有一大支,中间在浙江、福建有较多散落,终点主要在台湾。


4、台湾新竹县等少数民族虽然也与“芎”相关,但估计就是“畲族”,只是族名有所不同。


5、估计出产“川芎”的四川灌县(现在的都江堰市)的“芎”应该也是畲族,“灌”在中原时可能是“斟灌古城”,地望在山东潍坊市寿光市洛城镇斟灌村,相传被尧所灭,但我估计可能还要再早一些,寿光市东南有“灌亭”。


6、如果“芎”的族名也与“穹”及“穷”有关,那可能就是“有穹氏”或“有穷氏”,其痕迹甚至在西藏都不少,比如那曲市班戈县等有上百的“穷”的显示项,但不知是西支还是南支的延伸。


7、“尤溪畲族自治县”的“尤”可能昭示,“天芎部”是蚩尤的族源接驳点,据介绍,“尤溪”原名“沈溪”,宋代尤袤的《梁溪漫志》曰:“王审知据闽,闽人避其讳,沈去水为尤”,据查,“沈”的古写繁体并不是较繁的“瀋”,而是接近现在的“沈”字的,”的第二发音就是“you2”,“沈溪”可能与“沈阳”有所相关联的,这是华夏进入中原之前的经过之地, 而且,陕西渭南市临渭区就有“沋河”,这很像是西行一支的痕迹,虽然这些事不很清楚,但似与蚩尤关联。


畲族的宗教信仰是盘瓠祖先崇拜。


据介绍,畲族99%以上讲近于汉语客家方言的语言,但居住在广东惠阳、海丰、增城、博罗一带的畲族却是讲瑶族“布努”语,这种语言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的语言,在音调上,虽然有不少地方的畲族民歌类似客家的山歌词,但福建宁德地区却存在着完全不同子客家山歌的四种畲族传统的基木音调(福宁调、福鼎调、霞浦调、罗连调),这四种基本调和自称“勉”的瑶族和“布努瑶”的基本调有惊人的类似之处。



畲族生活场景




附:寒浞二十年,寒浞灭掉了斟灌氏和斟鄩氏两大诸侯,除去了夏王朝的左膀右臂,紧接着便兵分三路围攻夏都帝丘,夏王相率城中军民拼死抵抗,终因势单力薄,挡不住寒军...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